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十集 翠霞篇 第九章 萬劫不死   
  
第十集 翠霞篇 第九章 萬劫不死

小蛋走後,盛年拂袖將屋門虛掩,低聲道:“小蛋從來不會說謊。”

無涯方丈道:“老衲信得過。剛才他所描述的那些細節,絕無可能憑空捏造。”

盛年目光一動,道:“方丈,你覺得依照小蛋的描繪,一執大師是中了什麼邪功?”

無涯方丈沉思良久,道:“敝寺秘藏的《波若業書》第七篇,有記載一種邪術,名為『銷魂真印』。

“一旦中招,傷者表面並無任何痕跡,但不出三日便會神志喪失,成為施術者的另一分身,與俗話所說的『借尸還魂』頗有幾分相似。”

盛年點頭道:“不瞞方丈,敝派的典藏里也有類似的記載。不過,這種邪功非散仙一流不能施展,這也解釋了以一執大師的超凡修為,為何還會著道。”

他皺起眉頭,道:“方丈注意到小蛋曾提及一執大師眼眸里映射出另一個人的身影?這正是中了銷魂真印後的症狀之一,而那人才是真正的凶手。”

無涯方丈對視著盛年的眼睛,一字一頓重複道:“天上地下,惟我獨尊;千秋百世,萬劫不死!”

屋里突然安靜得近乎壓抑,空氣沉悶而凝滯,像千鈞巨石壓在了兩人的心口。

盛年神情似悲似怒,徐徐道:“當年我與丁師弟他們舍命下潛龍淵,一場惡戰九死一生,親眼目睹一慟大師以金書玉牒將他封印,雙雙融入血海,消失無蹤??”說著時,胸中酸痛,卻是記起了悲壯戰死的愛侶墨晶。

當年他束發出家,也是源于此禍而看破塵緣。事隔多年,念及伊人,卻依舊不能釋懷。

抑郁之下,盛年一掌拍開座邊酒壇,咕嘟咕嘟鯨吞一口,火辣辣的感覺直刺腸胃,這才好受了一點。

無涯方丈自然聽說過這段舊事,卻無從安慰,待盛年放下酒壇,說道:“由此說來,他的確有可能還活著。”

盛年皺眉道:“在下不敢輕易斷言,可臥靈山淡家村??”他猛又灌了口酒,臉膛變得亮紅,沉聲道:“十七年前,那里曾發生過一件血案,全村百姓一夜間俱都暴死,幾乎無一幸免。每個人肌膚都泛靛青色,七竅流血。”

無涯方丈驚訝道:“盛掌門曾經到過臥靈山?”

盛年一歎,道:“非但我去過,羅師弟、丁師弟他們都曾去過。這是本門的一個絕大秘密,如今時隔多年,盛某也無需隱瞞。當年家師淡言真人仙逝後,先掌門淡一真人曾以無上法力,將他的魂魄投胎轉生到淡家村。”

無涯方丈驚愕道:“竟有此事?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盛年道:“每年我們師兄弟三人都會在祭拜過家師後,前往淡家村探望。可到了第三年上,赫然發現那里已成一座死村。

我們掘地三尺,翻遍整座村莊,獨獨不見轉世後的恩師遺體。”

無涯方丈忙問道:“後來盛掌門是否有繼續找尋?”

盛年苦澀一笑,道:“我們師兄弟三個整整找了五年,才慢慢死心。淡一師伯羽化登仙前曾留下四句偈語道:『去就去了,來就來了;何須尋他,何須彷徨?』“初時,我以為是指他自己,後來用心咀嚼參悟,多半說的還是家師。想來,他在飛天前,早已算到會有此劫。”

無涯方丈慨歎道:“這麼說來,如今轉世後的令師,仍有活著的可能?”

盛年點了點頭,喝了口烈酒道:“但願如此,只是茫茫人海,卻教我何處去找?”

他說到這里,念及師恩,已是虎目映淚。

無涯方丈黯然無語。畢竟當年淡言真人之死,云林禪寺難辭其咎。更曾激得丁原單槍匹馬堵住山門,要為恩師報仇,一時轟動天下。

他唏噓道:“盛掌門不必太過煩惱。在佛家而言,萬事皆需憑緣,因果早種,非我等凡夫俗子所能企及。也許,冥冥中早有天意。也說不定,哪一天轉世後的令師就會突然現身??”

盛年道:“所以,我一定要再去次淡家村,到小蛋所說的百年古井下探上一探。不弄個水落石出,絕不罷手。”

無涯方丈一震,道:“你是懷疑∣∣”

盛年默默頷首,將剩余的烈酒一口灌盡,道:“最怕的,就是家師的轉世之身,被那魔頭據為己有!”說到這里,他的眉頭皺了皺,卻是無意間咬破了嘴唇。

無涯方丈慨然道:“令師之事,敝寺深為愧疚。老衲責無旁貸,便隨盛掌門前往淡家村探個究竟。”

盛年道:“大師不必如此,畢竟這些僅僅是在下的一些揣測。”

無涯方丈微笑道:“盛掌門,你莫要忘了,敝寺的一慟、一執兩位師叔皆因此而死,老衲身為方丈,焉能袖手旁觀?”

盛年心下感激,抱拳道:“在下謝過大師!”

無涯方丈問道:“盛掌門,此事要不要告訴你的兩位師弟?”

盛年沉吟了一下,道:“咱們不過是先去探查一番,就不必告訴他們了。”

無涯方丈明白盛年用意,是擔心此行凶多吉少,不願無端再把別人牽扯進來。假如那魔頭真的沒死,去再多的人恐怕也都沒用。

他既決意隨盛年同行,業已將生死置之度外,說道:“好,待老衲回寺主持過一執師叔的大禮,咱們便悄悄動身。”

盛年道:“就這麼說。不過,咱們還是要預先留下書信,寫明內情。若當真一去不回,也不至于讓門下亂作一團。”

無涯方丈曉得他說得委婉,其實這書信就是遺囑,灑然一笑,道:“老衲省得,多謝盛掌門提醒。”

兩人再商量了一會兒細節,窗外天色漸明,一縷晨曦透入屋中。

盛年舒展身軀,笑道:“又是一夜無眠。”起身推窗開門。

衛驚蟄迎上前道:“師父,香燭祭品都准備停當。羅師叔和丁師叔正在等您。”

當下盛年進入林內,與兩位師弟並排肅立在淡言真人的墳前。

丁原居右,羅牛居左,盛年站在正中,手持香火恭恭敬敬跪拜下身,沉聲道:“師父,今日我和羅師弟、丁師弟又一起來祭拜,您若有知,想必也會欣慰∣∣”

語至此處,聲音哽咽,與丁原、羅牛連叩九頭,久久俯身不起。

在外圈默立的眾人,包括從碧瀾山莊回返的楊摯、周陌煙,一瞬間無不在心頭泛起同樣的念頭。

“當世能讓他們師兄弟三個一起下拜的,也惟有長眠于此墳里的淡言真人!”

墳前的師兄弟三人各有所思,心情激蕩,想到的卻還是那些銘刻肺腑、永遠也難以忘懷的師門舊事。

盛年記起自己昔日蒙受不白之冤,九刃穿身以證清白。是墳塚里的恩師奪過自己手中的石中劍,連穿兩刃,代他受刑。

羅牛想到的是師父祭出元神,拼死救護自己沖出重圍,因油盡燈枯長逝于無名荒崗之上,令他永世抱憾。

而丁原回憶起的,竟是老道士一字字曆數自己的十大罪狀,將他逐出門牆的一幕。

當自己憤然仰天,吼出一聲“我不服”時,怎也料想不到那竟是他和老道士生前的最後一面。

雖然已是很久,但周圍的人誰也沒有上前去打擾,甚至有意識地保持著肅靜,連呼吸都放到最低。

驀地腳步紛遝,眾人忍不住回首相望,卻見兩名巡山的翠霞派守值弟子,押著一位面蒙薄紗的少女行來。

常彥梧低咦道:“楚兒姑娘?”

姬欖瞧了瞧兀自跪拜在墳前的盛年、羅牛和丁原,皺起眉頭走上前去,低聲道:“怎麼回事?”

這兩名弟子剛好是碧瀾山莊門下,忙稟報道:“師伯,這小妖女闖上山來,說要見丁師叔。”

姬欖眉頭皺的更緊了,他功透雙目業已認出楚兒,心里油然翻起舊恨,冷冷道:“丁原沒空,有事就和老夫說。”

楚兒漠然道:“我等他。”

姬欖嘿了聲道:“妳可曉得老夫是誰?”

楚兒一言不發,將臉扭開,竟將姬欖干撂在那里。

好在這時小蛋和衛驚蟄走了過來,說道:“楚兒師姐,妳不是回東海了麼?小寂呢,他沒來嗎?”

楚兒看到小蛋,柔聲回答道:“我就是為丁寂的事而來。”

姬欖一驚,他是小寂的外公,自然不能(手機小說網wap,16K,Cn更新最快)不關心,所謂後輩子孫無小事,自己的面子倒是無所謂,搶先問道:“小寂怎麼了?”

姬雪雁聞言也微微色變,走近問道:“楚兒姑娘,小寂出了什麼事?”

楚兒從袖口里取出一封信箋,遞向姬雪雁。

姬雪雁接過,匆匆掃過,歎口氣道:“這孩子∣∣”

姬欖站在旁邊眼光拂視過信箋,只見上面是丁寂的字跡,草草寫道:“北海一行,不日即歸,勿告旁人;若一月之後仍不見我歸還,請將此信交與家父∣∣小寂。”

再看落款的日期,距離今日已過去了一個月零一天。

姬欖疑惑道:“雪兒,小寂去北海做什麼?”

姬雪雁搖頭道:“我不知道。”

姬欖正遲疑著要不要再問楚兒,卻聽丁原緩步走近道:“我猜他是去取樣東西,卻不願告訴咱們。”

姬雪雁問道:“是什麼?”

農冰衣道:“我聽爺爺說過,那里有一種卷心竹,有生肌養顏、白骨生肉的奇效。”

楚兒的心陡然一顫,默默將頭垂下。

眾人看了看遮蓋在她臉上隨風飄揚的面紗,立刻明白了小寂前往北海的真實意圖。

姬欖暗自慍怒道:“這孩子,竟為了一個仇敵孤身涉險,真是昏頭了。不曉得雪兒是如何管教的!”

姬雪雁怔怔盯著信箋上的日期,喃喃道:“一個月??他也該回來了。”

常彥梧曾久居北海,自不肯放過這出頭露臉的機會,說道:“假如禦劍飛行,不算尋找的時間,到北海一個來回也就十多天的工夫罷?”

農冰衣狠狠瞪了他一眼,見姬雪雁面色越發焦灼,安慰道:“也許小寂還沒找到卷心竹,所以耽擱了歸期。”

姬欖終于忍不住怒道:“好端端去北海做什麼!”

常彥梧一聽不樂意了,兩眼一翻,道:“北海怎麼了,怎麼就不能去了?”

姬欖本就心情不好,再被他一頂,火氣就要發作。

盛年見勢搶先道:“常兄,在下對北海素來只有隱約耳聞,並不熟悉,可否請你為大伙兒介紹一下?”

常彥梧捋捋胡子,道:“既然盛兄相問,老夫自然知無不言。此去北海禦劍也需六七天,如果碰上天氣糟糕,走上十天也不一定。整個北海方圓數萬里,直達北極冰天,和天陸中土的面積也差不了多少。”

姬雪雁憂道:“偌大的地方,譬如大海撈針,咱們這可到哪兒去找他?”

常彥梧歎道:“丁夫人說得不錯。怕就怕,咱們現在去找,也已經晚了。”

楚兒腦海里靈光一閃,豁然醒悟到小寂留書的目的。他並非是指望萬一遇險丁原可以前往救援,而是希望他爹爹能體會自己的心意,將卷心竹尋到,好治愈自己臉上的傷。

一念至此,心神俱震,恨不能馬上就飛往北海尋到小寂。

只聽常彥梧繼續說道:“北海上漂浮的冰山數以萬計,今年在這兒,明年就不曉得漂去了哪里。到處冰天雪地,荒無人煙,卻又藏龍臥虎,隱匿著許多世外高手,聽說還有散仙也在那兒隱居修煉。”

農冰衣聽他搖頭晃腦說什麼世外高手,本想頂他一下,可心懸小寂,也沒了這個興致,問道:“有沒有知名的門派?”

常彥梧哼道:“妳當那兒是天陸中土,動不動就走門串家,自報名號?那里各門各派都是深居簡出,潛心修煉,老死不相往來。

“就像咱們北海八仙,在那里待了幾十年,也沒見過幾個外人。也正因為如此,才少有人來,令它幾乎與世隔絕。所謂的北地冰原和它一比,根本不值一提。”

羅牛犯愁道:“這麼一來,咱們到哪兒去找小寂?”

丁原道:“不要緊,他是為找卷心竹去的,這就是最好的線索。”

姬雪雁道:“丁原,咱們這就動身去找小寂。”

丁原道:“別急,咱們這兒還有一個現成的向導。常兄,你說對不對?”

常彥梧聽丁原點自己的名,心頭敲鼓,幾分得意幾分擔憂,道:“他不會是藉這機會搶老子的貫海冰劍罷?”臉上卻作出爽快笑容,說道:“沒問題,我別的做不了,要說到北海指路,還不是小菜一碟?”

羅牛道:“我沒事也是閑著,也陪你們一塊去。”

丁原搖頭道:“不必!小寂不會有事的,否則我靈台早該有了不祥感應。”

大伙兒都知丁原修為通神,既如此說,想來小寂真的不會有什麼大事,俱都稍稍將懸起的心放下。

忽聽旁邊的人群里有一越秀弟子道:“怎麼鬼鋒還沒來?”

旁邊有知情的低笑道:“你還不曉得罷,他已被丁原打得夾著尾巴逃回老家去啦,哪里還敢到這兒來找死。”

那越秀弟子不屑道:“敢情這家伙也是個軟蛋,可惜沒殺了他,好為屈師伯出口惡氣。”

他們交頭接耳的聲音雖輕,但也逃不過丁原的耳朵。他眼里寒光乍現,如出鞘利刃射向那兩個弟子,冷笑道:“兩位英勇神武,當日怎不見你們奮勇上前,將鬼鋒留在越秀山?”

兩人被丁原的眼神懾得一寒,沒想到馬屁拍錯了地方,既羞且懼低下頭去。

楊摯見丁原當著自己這個掌門的面,毫不留情地訓斥越秀弟子,心中多少生出不快,暗道:“就算他們話有不妥,你自己因為兒子失蹤窩了一肚子邪火,也不該發泄到我越秀劍派的頭上。”

他干咳了聲,拱手道:“盛掌門,既然鬼鋒已主動毀約,在下也不便在此久留,這就告辭。”

盛年清楚楊摯是和丁原賭氣,含笑還禮道:“楊兄何須如此匆忙?敝派有招待不周之處,尚請見諒。”

這話就等若是婉轉地替丁原道歉,楊摯心氣一平,笑笑道:“盛掌門客氣了。待來日有暇,請到越秀一行,在下掃榻相迎。”

他回過頭望著人群里的屈翠楓,問道:“翠楓,你也跟我一起回山罷,正可祭拜一下你爹娘。”

誰知屈翠楓搖頭道:“我暫時還不想回越秀山。”

楊摯大感意外,問道:“那你打算去哪里?”

屈翠楓遲疑了下,咬牙答道:“那綠袍妖婦雖死,可歐陽修宏仍逍遙在外。不殺他,翠楓枉為人子!”

楊摯釋然笑道:“難得你存有此心,那更該隨我回返越秀,潛心修煉,也好來日手刃強仇,為你父母報仇。”

屈翠楓還是搖頭,低聲道:“弟子想拜入羅叔叔門下,求他賜贈天道絕學,以期早日複仇。”

楊摯面色尷尬,強笑道:“不錯,羅兄的天道星圖乃曠世絕學,若能參悟此功,確能事半功倍。”

羅牛傻了眼,沒想到這事情轉了一圈會繞到自己頭上來。他本就不善言詞,正想著如何回答,屈翠楓已徑自來到面前撲通跪倒,懇求道:“羅叔叔,求你看在我爹娘面上,收小侄為徒!”

楊摯鐵青著臉,在旁一聲不吭。需知改投門派乃各家的大忌,更何況屈翠楓曾是越秀劍派視之為未來掌門人選的傑出弟子?

可轉念想到若非他父母雙亡,自己又應勢接掌了越秀,屈翠楓又何必做此抉擇?心里一聲長歎,別過了臉。

羅牛見屈翠楓跪地相求,忙伸手相扶道:“你快起來,這事咱們慢慢商量。”

屈翠楓運力沉身,語氣低沉倔強道:“求羅叔叔成全!”

羅牛手足無措,看看盛年和丁原,又望了望決意置身事外的楊摯,苦笑道:“我傳你星圖就是,可這個師父,卻萬萬不能的。”

屈翠楓面露喜色,道:“羅叔叔!”語聲顫抖,目中隱現淚光。

羅牛念及他的遭遇和屈箭南夫婦的情誼,也不禁感慨萬千,扶起他道:“只要你肯學,羅叔叔必定傾囊相授。”

姬雪雁上前向羅牛深深一禮,道:“阿牛,我也代箭南謝謝你。想來他九泉之下有知,也會感激你。”

小蛋見屈翠楓有了著落,且羅牛當眾承諾要傳他天道星圖,不由喜慰異常,為他高興,卻又情難自禁,悄悄向站在羅牛身後的羅羽杉望去。

羅羽杉似有所覺,正迎上他的眼神。兩人的視線一觸,又各自迅速轉移望向地面,再不向對方瞧上一眼。

這情形,只有丁原看在眼里,心知肚明。

上篇:第十集 翠霞篇 第八章 連番打擊    下篇:第十集 翠霞篇 第十章 福禍自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