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十集 翠霞篇 第十章 福禍自種   
  
第十集 翠霞篇 第十章 福禍自種

日上三竿,眾人紛紛辭行下山。待越秀、燕山、云林禪寺三家掌門離去後,盛年又將丁原和羅牛等人親送出紫竹林,三人依依惜別。

丁原與羅牛並肩前行,到得翠霞山門外。丁原看看天色,笑道:“阿牛,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咱們就在此地分手罷,待我從北海歸來後再聚。”

羅牛點點頭,道:“多加保重,早日回來。”

丁原在他胸口輕輕一捶,目光有意無意拂過羅牛身後默立的羅羽杉,道:“走啦!”禦劍騰空。

姬雪雁、常彥梧、歐陽霓和楚兒亦飄身而起,追了上去。

小蛋看著羅羽杉,卻見她似乎不經意地將頭掉轉向另一邊,強忍住心底惆悵,說道:“羅大叔,您多保重。”

羅牛雖覺得小蛋和羅羽杉之間彼此生分了許多,話少得有些異常,卻也沒想得太多,頷首道:“一路順風。”

小蛋勉強笑笑,祭起雪戀仙劍,光華一閃,追著丁原和干爹的身影去了。

羅羽杉悄悄抬頭,視線追隨云霄里那抹迅速去遠的劍光,只覺天地從此無色。

過了許久,丁原等人的身影早已消逝在層云深處,羅牛這才收回目光,問道:“羽杉,要不要回天雷山莊住幾天?妳娘和小虎都很惦記妳!”

羅羽杉魂不守舍地搖搖頭,低聲道:“我這就回南海了,爹爹珍重,代我向娘親和小虎問好。”

羅牛也不勉強,說道:“路上小心,也替我向妳師父問好。”

羅羽杉應了,羅牛一揮手,攜著屈翠楓禦劍西行,倏忽去遠。

羅羽杉佇立在原地,看著父親熟悉的背影徐徐遠去,難耐心中酸楚,眼淚如珍珠般滴落。

也不知過了多久,驀然聽見山門前守值的翠霞派弟子喝道:“什麼人?”數道身影齊齊掠起,竟似有人要強闖翠霞。

羅羽杉一驚,抬首仰望,赫然見是鬼鋒去而複返,飄立空中,冷冷道:“我來找小蛋。”

羅羽杉聞言心頭一跳,驚異道:“難不成他改變了主意,還要找小蛋決斗?”

那幾名翠霞派弟子也是一怔,各按仙劍虎視眈眈注視著鬼鋒。其中一人道:“請問尊駕高姓大名?”

鬼鋒漠然哼了聲,道:“少啰嗦,小蛋到底在不在?”

羅羽杉見一眾翠霞派弟子憤然變色,急忙騰身迎上,向鬼鋒盈盈施禮道:“鬼先生,小蛋已經走了。”

鬼鋒眉頭微皺,道:“走了?妳可知他去了哪里?”

羅羽杉回答道:“他已去了北海。不知鬼先生找小蛋有什麼事?”

鬼鋒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還是來遲了一步。是生是死,就看他的造化了。”

羅羽杉不由心弦猛顫,強扼驚駭之情,問道:“鬼先生,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鬼鋒打量羅羽杉,似乎從她焦灼關切的神情里瞧出了什麼,說道:“也沒什麼,只是那里早已被人設下天羅地網,目標是將北海八鬼一網打盡。

“我原本曾打算提醒小蛋,可與丁原會面後,我心神動蕩,竟一時忘了這事。待走到半道上記起,便匆匆趕回,誰曉得還是遲了。”

羅羽杉越聽越是心驚,問道:“誰要對付北海八??仙?”

鬼鋒淡淡道:“我告訴妳的已經很多了。總之,是個極厲害的人物,甚至連我也不願與他為敵。”

羅羽杉面色蒼白,想起小蛋此行與丁原、姬雪雁在一起,方才稍稍定了定神。

鬼鋒道:“我再試著往北追一程罷。”說罷振劍欲起。

羅羽杉一咬貝齒,道:“鬼先生,我跟你一起去!”

鬼鋒怔了怔,停住身形看了羅羽杉一眼,淡然道:“走罷。”

兩人更不多說,各禦仙劍風馳電掣般朝北面追了下去,瞬息已是百里。

羅牛卻不曉得愛女突然放棄南下,隨鬼鋒北去。他偕著屈翠楓西歸,不日便返抵天雷山莊。

秦柔和虎子聞訊,率著遼鋒、顧智等人出府相迎。昔日得羅羽杉引薦,寄身天雷山莊避禍的白鹿門門主衛慧也在其列。

眾人相見自有一番歡喜,回客廳落座後,羅牛說起翠霞山的遭遇,大家伙兒也都聽得津津有味。

待說到屈翠楓將長住羅府,虎子登時雀躍道:“好啊,終于有人陪我玩了!”

秦柔將虎子摟在身前,憐愛道:“別胡鬧。你屈大哥是來參悟天道星圖的,哪有空閑跟你瞎折騰?再說不是還有遼大叔、顧大叔和衛姐姐他們陪你玩麼?”

虎子一嘟嘴,悶悶不樂道:“我哪有胡鬧,人家做的可都是正經事。”

眾人不禁莞爾。

衛慧笑道:“等你不做鼻涕蟲了,那才算長大。”

虎子臉一紅,揉揉鼻子道:“上回人家是傷風了嘛,衛姐姐總愛拿這說事。”

眾人又是一陣哄堂大笑。屈翠楓將目光落到衛慧身上。見她一身紫裳,嬌小玲瓏,雖比不得羅羽杉那般秀麗絕俗,但英姿颯爽,落落大方,也別有一番韻味,忍不住又多看了兩眼。

衛慧似有察覺,卻面含淺笑故作不知,只與虎子斗口打趣。

晚飯後眾人閑聊了會兒,陸續散去。羅牛問道:“翠楓,你累不累?”

屈翠楓心知羅牛多半是要傳授自己天道絕學,當即精神一振道:“小侄不累。”

羅牛點頭道:“好,那咱們今晚就去黑冰雪獄,試上一試。”

屈翠楓大喜過望,強自克制心中激動道:“多謝羅叔叔。”

羅牛道:“你不必謝我,我也不曉得你能否成功。參悟天道星圖,修為、悟性、心性乃至天意機緣缺一不可。咱們今晚只是試試,萬一不成也不用灰心,厚積薄發,終有水到渠成之日。”

屈翠楓只當羅牛是例行交代,心下並不以為然。

在他想來,衛驚蟄修為與己相似,不過因為年長幾歲才稍勝一籌,數年前業已成功悟出數幅星圖,換作自己即使不能盡數參悟,但若論聰明機智,自己怎也不會落後于衛驚蟄。

更何況像小蛋那樣修為遠遜于他的人,都能莫名其妙地參悟出天道星圖來,自己又豈有不成功之理?

當下兩人離開客廳,經念祖塔下到黑冰雪獄。

羅牛一路引著他進入寒潭下的石穴,在十二幅天道星圖前站定,道:“天道星圖是上天遺澤,奧妙莫測。我也無法用語言教你,只能靠你自行體悟。”

屈翠楓眼睛里閃動著興奮的光芒,環顧過石壁上鐫刻的一幅幅星圖。想到自己只要把眼前這十二幅天道絕學融會貫通,不僅能輕而易舉誅殺歐陽修宏,為父母報仇;更可藉此叱咤天陸,揚眉吐氣,一顆心立時變得火熱。

羅牛指點道:“翠楓,你可以試著從第一幅『生生不息』開始參悟,我會在旁為你護法。萬一察覺到體內產生不適,千萬不要逞強支撐,趕快收功。我們來日方長,卻不必著急一時。”

說話時,見屈翠楓已兩眼放光緊盯著石刻,顯然已是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似乎並沒把自己的忠告聽進耳去,不由得暗自皺了皺眉頭,問道:“翠楓,羅叔叔的話,你可千萬要用心記下,知道麼?”

屈翠楓凝視著“生生不息”圖刻上密密麻麻的星辰,早已迫不及待,回答道:“我都記住了。羅叔叔,可以開始了麼?”

羅牛心底一歎,畢竟屈翠楓終非自己的子侄門人,不宜過于嚴厲。又顧念他報仇心切,也就不再多言,回答道:“可以了。”

屈翠楓得羅牛准許,抖擻精神,心無旁騖地觀瞧起石壁上的星圖。他本是信心十足,想在羅牛跟前露上一手,也好令其對自己刮目相看。

孰料圖上印刻的星星數以千計,看似簡單明了,可真要用心琢磨起來,卻是半天不得頭緒。

他起先以為這些星羅密布的小點,是和人體的穴位經脈一一相應,若能串連在一處,便可參悟出一套無上的仙家心法。

可看著看著,屈翠楓便推翻了自己最初的猜想,隱隱約約又覺得這幅“生生不息”的星圖中,更像是蘊藏了一式千變萬化的掌法。

然而順著這條思路揣摩了半天,屈翠楓的腦袋逐漸發脹,只覺心中有千頭萬緒,偏偏無法抓住謗本,漸漸焦躁起來。

羅牛見他胸口起伏劇烈,呼吸漸轉粗重,關切道:“翠楓,你怎樣了,不要強來。”

屈翠楓深吸一口氣,目不轉睛望著星圖,隨口應道:“我沒事。”

恍惚中,石壁上的星辰猛然一亮,彷佛化作一束束鋒利絢爛的劍芒,排山倒海向他迫來,耳中嗡嗡雷鳴,像是要把腦袋炸開般難受。

屈翠楓情不自禁拔出吟風仙劍,揚聲長嘯劈向從四面八方襲來的可怕劍芒。每一劍斬落,眼前都宛若有血光迸閃,聲嘶力竭的淒厲慘叫聲充盈耳際。

羅牛見狀提氣喝道:“翠楓,閉眼!”

屈翠楓心頭一震,不由自主閉起雙目,腦海里的幻象與耳畔的殺伐之音如潮退隱。猛覺背心一暖,羅牛的大手已按在他大椎穴上,真氣汩汩而入。

好半晌屈翠楓才慢慢緩過神來,全身虛脫,遍體冷汗,無力地依靠住石壁大口喘息,彷似剛剛經曆過一場通宵苦斗。

羅牛待他喘息稍定,溫言問道:“翠楓,你感覺如何?”

屈翠楓腦海里兀自昏昏沉沉,像是有驚濤駭浪在不停擊打,勉強站直身軀,咬牙道:“我很好??”

他定睛再向對面石壁上的“生生不息”星圖望去,驀地一陣目眩,胸口惡心欲嘔,身子猶如醉酒,搖搖晃晃便要摔倒。

羅牛手疾眼快,一把托住他的胳膊,道:“走,我們上去。”

屈翠楓掙紮道:“羅叔叔,我(電腦小說網K,Cn更新最快)還可以堅持??”

羅牛不待他說完,搖頭道:“咱們上去再說。”不由分說,將他帶出了黑冰雪獄。

兩人回到地上,夜風吹拂過屈翠楓的面龐,令他神志一清,煩惡感漸漸消褪。

他不甘地回望念祖塔,道:“羅叔叔,方才是小侄心急了。明晚我多加留神,一定不會再出錯。”

羅牛苦笑道:“這不是你的錯,是我太大意了。翠楓,有些事情萬萬強求不得的,否則欲速不達尚在其次,若有閃失反而傷及自身就不好了。我看,參悟星圖的事,咱們還得緩著點。”

屈翠楓聽羅牛話里的意思,是暗指自己火候不足,尚難以參悟天道星圖,且強行修煉多半會有性命之憂。

他心底一沉,問道:“那以羅叔叔之見,小侄還需要磨礪多久?”

羅牛沉思片刻,權衡一番後本想說“五年”,但迎上屈翠楓炙熱殷切的目光,心里一軟,遲疑道:“可能也就兩三年罷。在這期間,我會盡心輔導。只要你能刻苦修煉,悟道修心,或許也不需要那麼久。”

“兩三年?”屈翠楓失望之色溢于言表,懇求道:“羅叔叔,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方才只是小侄一時疏忽,未必就差多少。”

羅牛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只要你肯用心,兩三年一晃就過。屆時羅叔叔一定會全力助你參悟星圖。”

屈翠楓聽他語氣堅決,知道再強求也不會有用,只得怏怏而回。

自此之後,他便在羅府內常住下來。這般日複一日,屈翠楓開始還能勉強靜下心跟隨羅牛修煉。可時日稍長,心里的煩躁和焦慮卻漸漸衍生,再沉不住性子。

大凡天資聰穎之人,多半會有點恃才傲物。屈翠楓出身名門,少年成名,一路走來可謂順風順水,春風得意。

他滿心期盼能參悟出天道星圖,卻不料初次上陣就栽了偌大的跟頭,心里憤懣窩囊不言而喻。想到兩三年內再無望染指星圖,更是失落。

盡避羅牛等人多有勸慰,但屈翠楓壓根不信自己會不如衛驚蟄,更莫遑論小蛋。可惜僅僅一次失手,羅牛就毫不猶豫地剝奪了自己繼續修煉的資格,未免也太不近人情。

有時候念及此事,他甚至懷疑羅牛是否真有誠意傳授自己星圖。說不准他敝帚自珍,不願天道絕學流入外人之手,卻礙于情面,只能假惺惺地領著自己到黑冰雪獄逛上一圈,又隨便找個借口將自己拒之門外。

這樣的念頭,放在一年前屈翠楓是斷斷不可能生出,更不會懷疑羅牛的人品。

可經過一番人生大變故,又見楊摯心安理得坐上了越秀派掌門的寶座,對著自己假情假意地撫慰一番,就再無表示,屈翠楓已萬難相信任何人。

至于衛驚蟄乃盛年弟子,羅牛傳他天道尚可理解。但一個不知道從哪里撿回來的小蛋,又憑什麼能堂而皇之地進入黑冰雪獄,參悟天道?

屈翠楓思來想去,惟一的答案竟落在了羅羽杉的身上。

看來,羅牛自己笨,卻和那傻小子對上眼了,有意要讓他做自己的乘龍快婿,招贅入府,繼承衣缽,這才不惜血本,大力扶持小蛋,甚至托盛年將天照九劍也傳授給了他。

難怪當日羅羽杉遭擒,小蛋甯願以命相抵,將她換回,敢情早明白自己早晚會給羅牛當女婿!

想通了這一層,屈翠楓禁不住愈發的忿忿不平,不明白為何天底下的好事,竟全都落在一個傻小子頭上。

且不提羅羽杉天仙化人,自己暗中傾慕多年,只不過羞于表白;就是歐陽霓,早先在獨尊谷與自己連手克敵,對他也頗有好感。可這回在翠霞山重逢,竟從頭到尾沒上前主動說過一句話,令人又是不解又是郁悶。

這些事他越想越心煩,連修為進境也大受影響,索性隔三差五跑到街上借酒澆愁,不醉不歸。

這日午後趁羅牛傳授虎子劍法的機會,屈翠楓又坐到酒肆里一通狂飲。

他一邊喝酒,一邊想著煩心事。明明天道星圖近在咫尺,觸手可及,卻恪于羅牛的“好意”不能參悟。如此終日無所事事,不知何時才是個頭。

一連兩壇烈酒落肚,天色已近黃昏。他酒量並不算大,可心中苦悶,又無人可訴,招手又讓伙計上了一壇。

他拍開封泥,顫顫巍巍將酒滿上,倒有大半灑在了碗外。剛一舉起碗,尚未放到唇邊,忽有一只溫暖柔軟的手按住了他的手腕,柔聲道:“屈公子,別再喝了。”

屈翠楓瞇起醉眼,模模糊糊看到一個紫色的身影在面前晃來晃去,打了個酒嗝,道:“妳是誰?有什麼資格管我喝酒?”

那少女將酒碗拿下,道:“我是衛慧,剛巧從門外路過,你已喝得不少了,我進來看看。”

屈翠楓抬手指著衛慧,呵呵笑道:“醉?怎麼可能,我才沒醉,我明白得很。”

衛慧微笑道:“是,你沒醉。屈公子,咱們回家罷。”說著伸手攙扶。

屈翠楓一甩胳膊,怒道:“回什麼家!我哪里有家!誰要妳多管閑事?我現在是落草的鳳凰不如雞。你們一個個表面上佯裝可憐我,對我好,可打心底里卻都嫌棄我,嫌我是個累贅!”

衛慧看到周圍食客投射來的詫異眼神,知道再讓屈翠楓說下去只會更糟,忙哄孩子似的將他拽起,道:“誰不曉得你是越秀玉鵬,我們佩服仰慕你還來不及呢,哪里會看不起你?”

屈翠楓指指自己的鼻子,道:“真的麼,妳真的仰慕我?”

衛慧見一個原本意氣風發的名門子弟,痛失雙親後竟頹落至此,心里也是憐惜,順著他的話意安慰道:“當然是真的。屈公子,咱們走罷。”

好不容易將屈翠楓送回他自己屋里,衛慧將屈翠楓扶坐到椅子上,剛從桌上取了火石想點起紅燭,冷不防腰上一緊,屈翠楓從後緊緊摟住衛慧的纖腰,將滾燙的面頰貼在她的背上,如同夢囈般說道:“不要走,妳不要走!”

衛慧大窘,恐驚動了院子外的人難堪,只得低聲道:“我不走,你快放手。”

屈翠楓擁著衛慧柔弱無骨的嬌軀,竟是一陣意亂情迷,借著酒勁將她拽到自己腿上一把抱住,更一口吻在玉頸上。

衛慧也不知哪里生出的勁道,猛力一掙脫出屈翠楓的懷抱,心中又驚又羞,隱約還含著一縷說不出的微妙感覺,低嗔道:“屈公子,你再胡來,我可要生氣了。”

屈翠楓呆了呆,忽然傻傻地笑道:“妳果然是在騙我??我知道,妳喜歡的也是那個笨蛋,你們所有人都喜歡他!我爹娘死了,我再也當不成越秀派的掌門,我一錢不值??“羽杉、歐陽霓、丁原、羅牛、盛年∣∣還有顧智、遼鋒,還有妳!你們都莫名其妙地喜歡那傻小子,卻沒人管我,沒人在意我!”

他自顧說得痛快,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什麼,到底該不該說,只一心想把積郁已久的憤懣全數宣泄。

衛慧默默望著他俊朗而憔悴的臉上淚流滿面,神情漸漸柔和,眼神里轉而流露出一縷痛惜與同情,悄然走到屈翠楓的跟前俯下身,輕聲道:“我沒騙你。屈公子,如果你心里苦悶委屈,就哭出來罷??”

屈翠楓的泣聲停頓了下,睜開醉眼發現衛慧的玉容近在眼前,滿是溫柔地注視著自己。朦朧幽暗的光線下,竟是動人心魄。

他伸手握住衛慧的香肩,仰首湊向她的櫻唇。衛慧的嬌軀顫了顫,突然變得僵硬緊張。屈翠楓稍一用力,已吻住了她。

一股沒頂的快感瞬間傳遍全身,衛慧柔軟濕潤的香唇幾令他要爆裂開,更有一種勝利的志滿意足。

剎那中腦海里靈光一閃,已想到了騙過羅牛,偷窺天道星圖的法子,興奮中,他不由吻得更加粗暴狂野,只覺得衛慧的嬌軀越來越軟,越來越熱??

請繼續期待 仙羽幻鏡 續集

下集預告:羅羽杉誤以為歐陽霓已失身于小蛋,萬念俱焚下便打算回返南海,從此在恩師蘇芷玉身邊潛心靜修,藉以忘懷情傷。

不料遇見半途回轉報警的鬼鋒,才曉得小蛋與常彥梧此次北海之行凶險萬分,關切之下便隨同鬼鋒一路北上,但盼能截住小蛋。

小蛋渾不知危機臨近,抵達北海後與丁原一行分道揚鑣,陪著常彥梧與崔彥峨赴三月十五的仙府之約,卻沒想到早有對手張網以待。

此次,他又能順利躲過天災人禍麼?

上篇:第十集 翠霞篇 第九章 萬劫不死    下篇:第十一集 北海篇 第一章 北地英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