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十一集 北海篇 第四章 方丈仙島   
  
第十一集 北海篇 第四章 方丈仙島

丁寂一臉漫不經心的笑意,毫不示弱地對視倪姥姥道:「我說,陪姥姥你下棋,只怕比要男人生孩子還要難些。」

倪姥姥瞪視丁寂良久,緩緩頷首道:「好,說得好!」話音未落,「唰」地一響,一蓬青色鞭影自她肋下斜斜掠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卷向酒仙子。

眾人都以為倪姥姥被丁寂激怒,勢必要向他下手。故此藍關雪等人均都暗中全神戒備,防范她突然暴起出手傷了丁寂。

哪曾想到倪姥姥聲東擊西,眼睛盯著丁寂,卻從肋下揮出定魄鞭,打向酒仙子。

酒仙子猝不及防,間不容發中閃身飛躲,左臂上仍是捱著了一鞭。

「啪」地脆響,衣袖破裂,白皙的肌膚上泛起一道殷紅血痕。

草道人見五妹受傷,睚眦欲裂,怒喝道:「好妖婆,看打!」手中快意拂塵蓄勢多時,猶如穿心利刃繃得筆直,直刺倪姥姥咽喉。

倪姥姥冷哼道:「手下敗將,也敢猖狂!」腋下一振,猛然探出另一條臂膀,手持一柄銀色鯊嘴剪絞向拂塵。

兩人轉眼斗了二十余個回合,草道人漸漸不敵。

藍關雪看二弟要吃虧,當下跨上一步,招呼道:「老二,你退下休息,讓我來會會她!」也不用背後的魚龍百戰刀,右掌徐徐拍出一股狂飆。

倪姥姥「咦」了聲,道:「你是這些人的老大?還有點斤兩。」一邊說話,一邊舉杖相迎。兩力交接,一記悶響,各自往後退了兩步。

藍關雪吐了口濁氣,凜然道:「若非她損折了兩成真元,我絕非其對手!」

倪姥姥左手一翻,取出柄晶瑩剔透的兩尺冰錐,疾挑藍關雪胸口道:「叫你的兄弟一塊兒上,免得浪費。」

藍關雪反手掣出魚龍百戰刀,「叮」地劈中冰錐,側身揮左掌切向倪姥姥右肋。

倪姥姥的定魄鞭揚起,幻化重重光圈,層層疊疊鎖向藍關雪左腕。

藍關雪變招撤身,口中一記長嘯振徹云霄,魚龍百戰刀「嗡嗡」鏑鳴,騰起一團團湛藍色冷焰,挾一溜耀眼光芒排山倒海般斬落。

這時眾人已撤到圈外觀戰,只見藍關雪手握魚龍百戰刀,光焰騰騰猶如天神再世,神威凜凜氣吞山河,與倪姥姥的余生杖、鯊嘴剪、定魄鞭和刺骨錐斗在一處,直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三十多招過去仍然難分軒輊。

草道人報仇心切,冷喝道:「老虔婆,看打!」縱身躍入戰團,與藍關雪聯手夾攻。倪姥姥渾然不懼,再亮出一柄戮心鉤。

三人你來我往,如走馬燈般斗得好生熱鬧。

倪姥姥雖略略落入下風,但絲毫不顯敗象。

竇文軒和酒肉僧見狀,一持蟠龍金帶,一握玄鐵木魚,也加入了戰團。

倪姥姥重壓之下仍攻守有度,分毫不亂,又亮出第六只手,運起一把鎖情叉與鯊嘴剪相輔相成,專以對付快意拂塵和蟠龍金帶這兩件軟兵器。

丁寂在旁看得眼花撩亂,暗贊道:「偌大的天陸,不知埋藏了多少奇人異士。如果我沒來過北海,又怎曉得天下還有個藍關雪?

「而那個倪姥姥的修為別說遠高于昔日的天陸九妖,就算在魔道十大高手中,也絕對能位列前茅,可以前卻是聞所未聞!」

他正思忖間,藍關雪等人已各占一方,遙相呼應,將倪姥姥圍困在中央,一步步往里壓迫收縮,終于占了上風。

酒仙子匆匆包紮過傷處,偷眼打量司徒三絕等人,唯恐他們出手襄助倪姥姥。待見這些人神色悠然,站在圈外負手旁觀,全無出手之意,心里一定,揚聲叫道:「老妖婆就要支撐不住了,大伙兒再加把勁啊!」

倪姥姥一聲怒笑,道:「老身怎會輸給你們?」驀然挺背硬接了草道人一記拂塵橫掃,借勢激飛而起,脫出包圍。

草道人臉色一變,叫道:「快,老虔婆要用烏云蔽日妖法!」搶身追上半空。

倪姥姥冷笑道:「現在才曉得害怕麼?」鯊嘴剪一揮,將草道人生生迫退,張開嘴「呼」地噴吐出一團濃黑的煙霧,瞬間彌漫擴散到十丈方圓。

眾人眼前一黑,趕忙舒展靈覺尋找倪姥姥的蹤跡。不料靈覺甫出便如泥牛入海,全無回音。一個個刹那間都成了兩眼一摸黑的睜眼瞎。

藍關雪處變不驚,縱聲喝道:「快退出黑霧!」聲音甫落,心頭警兆乍生。他無暇細想,憑藉多年累積的經驗,回手一刀劈出。

「叮!」戮心鉤與魚龍百戰刀鏗然激撞,綻出一串火花。藍關雪剛轉過身,欲待還擊,倪姥姥神出鬼沒的身形已一沾即走,重新隱入滾滾黑霧里。

緊接著聽見酒肉僧和竇文軒先後悶哼,顯是被倪姥姥偷襲得手,吃了不小的虧。

丁寂和酒仙子原本站在圈外,可倪姥姥口中不停噴吐濃霧,一眨眼將兩人也裹挾了進去。就聽草道人大喝道:「大伙兒聚到大哥身邊,結成陣勢!」

眾人聞言紛紛循著藍關雪發出的長嘯聲靠近過去,奈何濃霧里東西不辨,倪姥姥如魚得水,轉眼已把風塵五仙沖得七零八落,狼狽不堪。

丁寂暗道:「難怪司徒三絕等人對倪姥姥如此忌憚,這老妖婆實在不好對付!」忽地靈機一動,想起空痕大師與天殤琴一起贈給自己的水晶宮鎮宮至寶天羅萬象囊,急忙澄靜心神,念動真言,從袖里將它祭出。

「呼——」地一聲,天羅萬象囊在黑霧里劃過一道異彩,升騰到丁寂頭頂,煥放出絢麗光芒。周圍的黑霧翻翻滾滾,趨之若鹜,被它飛速吸入囊中。不一會兒的工夫,霧氣漸淡,露出綽綽人影。

倪姥姥寒聲喝道:「臭小子,竟敢破我神功大法!」一道灰色身影閃到近前,定魄鞭、鎖情叉一長一短,一剛一柔,直攻丁寂。

丁寂施展穿花繞柳身法避開定魄鞭,雪朱仙劍輕點鎖情叉,想借力飛退。

不料倪姥姥早料定他有此招,手腕一翻「咯啷」鎖住仙劍,刺骨錐快逾奔雷直插丁寂胸口。丁寂正要用二十二字拳招架,竇文軒斜度里披頭散發地殺到,揮舞蟠龍金帶,纏上刺骨錐,往身前一帶。

倪姥姥厲喝道:「撤手!」定魄鞭回蕩,反卷竇文軒背心,迫他松手退讓。

藍關雪唯恐竇文軒有閃失,飄身趕至道:「老婆子,接我的寶刀!」

魚龍百戰刀光焰烈烈疾劈定魄鞭。倪姥姥亦不敢硬接,先用定魄鞭輕卷刀鋒,隨即揮出戮心鉤鎖死刀身,這才化解了藍關雪的攻招。

酒仙子和酒肉僧瞧出便宜,分從左右欺近,峨月刀、玄鐵木魚疾打倪姥姥雙肋。

倪姥姥面不改色,以鯊嘴剪絞住峨月刀,余生杖架住玄鐵木魚,又將兩人的攻勢盡數化解,卻不防草道人從身後掩襲而至,一聲冷嘯揚拂塵拍向倪姥姥後腦。

倪姥姥同時接住五大高手的圍攻,雖毫發無損,但已十分吃緊。

此刻快意拂塵攻到,她只得再亮出最後一雙手來,各執滅情環、無量尺,一攻一守揮舞而出。

孰知草道人虛晃一槍,拂塵隨著身形陡轉,倏忽繞至倪姥姥身前,冷笑道:「大丈夫恩怨分明,我只要在你臉上添一道疤就夠了!」

「啪!」拂塵風馳電掣,朝著倪姥姥面門拍去。

倪姥姥的滅情環和無量尺雙雙走空,身子又被藍關雪等人糾纏得不能動彈,眼睜睜看著拂塵向面門揮落,無力抵擋。

她仰天怒嘯,正打算拚著魚死網破,祭出元神將風塵五仙與丁寂盡數屠滅,突然眼前一晃,丁寂橫身飛起,一雙辟魔腿堪堪夾定快意拂塵,叫道:「道長且慢!」

草道人一怔,變色道:「小兄弟,你這是什麼意思?」

丁寂抖開鎖情叉,一個倒翻躍出戰團,笑道:「道長,冤家宜解不宜結,都是八十多年前的舊事,干上一架出了口惡氣也就夠了,何必和一個老婆婆斤斤計較?

「況且咱們陷身方丈仙島,說起來和倪姥姥都成了一條船上的人,大家正該同舟共濟,設法脫困才是。這麼窩里斗下去,也沒啥意思。」

草道人哼了聲,道:「小兄弟,你話雖不錯,可我這八十年來的奇恥大辱,難道就這麼算了?」

藍關雪一收魚龍百戰刀,注視倪姥姥道:「閣下修為超絕,我自愧弗如。如果不是咱們人多勢眾,你又剛折損了兩成真元,今日鹿死誰手,猶未可知。就算我等僥幸贏了,也是勝之不武。」

竇文軒、酒肉僧和酒仙子也紛紛收了魔兵,勸道:「二哥,算了罷。

大哥和丁兄弟說得對,咱們這樣報了仇也沒啥光彩,反倒讓旁人看了笑話。」

草道人的拂塵凝在空中,遲遲拿不定主意。

金嗓子走上前來,踮起腳尖伸手將草道人的手臂按下,笑呵呵道:「何必因為舊仇而結新怨,化敵為友豈不快哉?如果今日你真讓倪姥姥臉上掛花,她情急之下,不跟你拼命還能叫倪姥姥?」

說著忽然壓低聲音用大拇指朝身後指指,接著道:「真要打到非你死我活不可的地步,三絕老哥和萬老爺子跟倪姥姥都是幾十年的情分,哪能袖手旁觀?到時候你砍我一刀,我轟你一拳,大伙兒轟轟烈烈成群結隊地去見閻王,你說死得冤不冤?想要投胎再長成現在這樣,那不還得再等二十年嗎?」

他嘰哩咕嚕的一大通,將草道人說得頭大無比,怒道:「放開我,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換作是你,讓人在臉的正中間抽一鞭子,也只當沒事麼?」

他不過是一時的氣話,誰知金嗓子竟似當了真,松開草道人,揚起臉笑著道:「要不道長用拂塵狠狠抽我一下出口惡氣,咱們從此不要再提這件事如何?」

草道人怔住了,煩道:「莫名其妙,貧道沒有閑心和你說笑。」

正在僵持的當口,明黃色的云氣一湧,憑空出現一名白袍中年道人,環顧眾人道:「知綠谷中不准私下毆斗,還不各自散去?」

酒肉僧不以為然道:「你是誰,管天管地,還管得了灑家脫褲子放屁?」

白袍道人漠然道:「貧道百流,乃此島島主,你說我是管得還是管不得?」

酒肉僧一驚,笑容更歡道:「管得,自然管得。如此灑家放屁,島主專管吃屁,如此一進一出,倒也陰陽調和、相得益彰——」

他的話音沒落,驀地身前明黃云霧一動,赫然凝成一團滾雷般的圓球,「砰」地擊中酒肉僧胸口。

酒肉僧毫無防備,被打得倒跌出去,口中「哇」地噴出一蓬淤血。

眾人見百流道人身不動,手不抬,竟將酒肉僧傷于無形,無不又驚又怒。

酒仙子和草道人雙雙撲上,喝斥道:「你也捱我一掌試試!」

百流道人巍然不動,輕蔑道:「不知死活!」自酒仙子和草道人腳下陡然升騰起兩卷飛轉的狂飆,將兩人緊緊裹住,拋飛出十數丈方才消停。

風塵五仙記起適才金嗓子所言,盡皆駭然。

藍關雪一沉魚龍百戰刀,朗聲道:「島主身手不凡,藍某也想試上一試!」

百流道人知他「身手不凡」四字實際另有所指,是譏諷自己仰仗這明黃云霧里蘊藏的特異靈氣,方才在瞬間挫敗酒肉僧等人,而不是實打實的修為打拚。

他冷冷一笑,說道:「藍大先生何必忿怒?貧道與諸位是友非敵,並無惡意。要不是閣下那位兄弟滿口胡說八道,貧道也不會出手教訓他。」

藍關雪嘿然道:「是友非敵?你們用盡手段將我們擄到島上,這是哪家的待客之道?」

百流道人淡淡道:「藍大先生誤會了。貧道若想害你們,諸位哪還能好端端地活到現在?

「要知道,此島乃人間仙境,有多少人不得其門而入,也不知有多少人正在羨煞各位。何況,大丈夫生在天地間,做人做事自有道理,只是使用的方法和手段各有不同,各位何必念念不忘、斤斤計較?」

酒肉僧由竇文軒攙扶站定,吐了口血痰笑道:「這麼說,灑家還得感恩戴德?」

百流道人搖頭道:「不必了。實不相瞞,貧道將你們請來,其實是有求于諸位。」

丁寂道:「難道島主也想找咱們化緣?可惜在下窮得叮當響,恐怕要令你失望了。」

「化緣?」百流道人先是愣了愣,隨即省悟過來,冷哼道:「是那個多嘴的金嗓子跟你們說了什麼?」眼角余光瞟過,不知何時司徒三絕、萬事休、倪姥姥和金嗓子四人已悄無聲息地退走。

藍關雪沉聲道:「廢話少說,閣下既然來了,不妨開門見山直說,抓咱們兄弟來究竟意欲何為?」

百流道人點點頭道:「貧道正是要和藍大先生商量此事,請借一步說話。」

藍關雪只覺眼前黃云一卷,身子陡然間像騰云駕霧般輕飄飄地毫不著力,只一瞬間這種異樣感覺又迅速消失,竟已置身在一座涼亭之中。

百流道人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這是知綠谷中的一座小亭,甚是幽靜。有些話貧道只想與藍大先生單獨交談,所以請閣下移步此間。」

見藍關雪一言不發,百流道人微笑道:「既然金老兒已說過了,貧道也無須諱言,敝島確有借重藍大先生之處。不過其中原因,恕我無法奉告。」

藍關雪徐徐道:「島主有通天攝地之能,我這點微不足道的道行,又有何用?」

百流道人道:「閣下自謙了。若論真實修為,貧道至多與藍大先生在伯仲之間,所憑恃的,只是這座島上的「九川十日陣」。

「若藍大先生答應合作,待事成之後,方丈仙島便可任君往來。島上不僅靈氣充沛,而且每過十日才抵得上塵世一天。在此修行一日,不啻有塵世苦煉一月之功。其間好處,閣下日後自會清楚,也不需貧道在此贅言了。」

藍關雪哈哈一笑,道:「你所謂的合作,不就是要我像倪姥姥那般,每年獻出兩成真元?如此一來,我藍某與豢養的家畜何異,只管吃草擠奶?」

百流道人不動聲色,回答道:「看來藍大先生對敝島多有誤會。貧道剛才已說過,只要答應我們提出的條件,各位便能換取到在方丈仙島隨意隱居清修的權力,天底下不知會有多少人趨之若鹜,歎息自己不夠這個資格。」

藍關雪回轉過身,拱手一禮道:「如此好意,我等敬謝不敏,告辭!」

百流道人的嘴角溢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道:「藍大先生,即便閣下不為自己考慮,也該多替其他幾位兄弟著想吧?」

藍關雪眸中精光爆綻,凝視百流道人的臉龐,一字一頓道:「你威脅我?」

百流道人在藍關雪的眼神迫視下不慌不忙道:「藍大先生乃北海仙林一等一的英雄,當然不肯受制于人。不過做英雄不如做聰明人,聰明人會懂得合則兩利的道理。其實,不過就是一筆生意而已。貧道相信,敝島出的價,沒有人能夠拒絕。藍大先生不妨多斟酌幾日,貧道敬候佳音了。」

說罷云霧一起,將藍關雪重新送回先前站立的那株奇樹底下。

眾人都在原地等候,見到藍關雪歸來,紛紛圍攏上去。

酒仙子最是心急,問道:「大哥,那鬼老道和你說了什麼?」

藍關雪鎮定心神,搖了搖頭道:「也沒說什麼,只教咱們安心在這兒住下去。」

竇文軒道:「這地方風景是不錯,可惜總讓我心里不踏實。」

酒肉僧贊同道:「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咱們還是趕緊想法子,盡快離開這鬼地方。」

草道人嘿然道:「要能走,我早走了。你沒看司徒三絕這些人也是束手無策,只能認命麼?想離開這里,哪那麼容易。」

藍關雪道:「依照百流道人所言,整座方丈仙島都被一座「九川十日陣」籠罩,不破去此陣,咱們插翅難飛。」

酒仙子心有余悸道:「可不是麼?就剛才那個老道,手不動腳不抬,便將四哥打得吐血,他到底是鬼還是人?」

草道人道:「五妹別怕,他的真實修為未必會有多高。他們所依仗的不過是法陣,若能破去,令他們失去依靠,也就不足為懼。」

藍關雪轉目望向站在一邊默不作聲的丁寂,問道:「小兄弟,你好像一直都沒有說話?」

丁寂沉吟道:「我在想這「九川十日陣」的陣眼會藏在哪里?」

他抬起頭,仰視谷頂上空高懸的那十輪紅日,緩緩道:「曾經有一位精通奇門遁甲之術的師長告訴過我,大凡世上的任何一種陣法,無論如何精妙莫測,威力巨大,勢必會有潛藏的罩門。

「只要能抓住這一點傾力出擊,整座陣勢就會隨之土崩瓦解,消弭無形。」

酒肉僧一拍大腿,道:「小兄弟說得對。奇門遁甲灑家雖然一竅不通,可也曉得天無絕人之路,是陣法就會有陣眼,有陣眼就會有破綻。可是,這該死的陣眼到底在哪兒?」

藍關雪道:「多說無益,我們先將島上的情況摸清楚,同時設法勸動司徒三絕等人,多些人齊心協力,總有機會沖出去。」

草道人道:「怕就怕這些人跟咱們兄弟不是一條心。」

丁寂笑道:「是不是一條心無所謂,只要他們不想天天在島上對著那副臭棋愁眉苦臉,就一定可以說動他們。」

當下六人便在這方丈仙島上暫住了下來,每天都是度日如年一般難熬。

丁寂朝思暮想,絞盡腦汁地找尋著破陣之道。

可一出知綠谷,眾人便如入迷宮,轉上一大圈還是茫茫然回到谷口。

于全島的情形,總是無法探查清楚,更不必說探查「九川十日陣」了。

好在這些日子,大伙兒也不是一無所獲,好歹也在知綠谷里混熟了。

藍關雪和丁寂這才知道,整座山谷里果然軟禁了數十位正魔兩道的仙林高手,其中不乏許多失蹤多年的北海頂尖人物。

時間稍長,丁寂和金嗓子、萬事休等人一來二往,居然也稱兄道弟起來。

唯獨司徒三絕始終是不冷不熱,獨善其身。而倪姥姥跟草道人之間的疙瘩,同樣不易消除,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這一日,丁寂左右無事,便陪金嗓子一起坐在那株奇樹上聊天,一雙腿就懸在司徒三絕的頭頂上晃來蕩去。

話題不知怎地,又轉到了倪姥姥被「化緣」的事上,丁寂忍不住問道:「老金,你們為什麼要心甘情願地讓人折損自己的真元?」

金嗓子罕有地沉默片刻,歎了口氣道:「咱們都這麼熟了,我也不好意思再瞞你。個中緣由,不盡相同。但我和倪大姐、司徒三絕他們卻都是被騙上了賊船,教人拿捏住了把柄,不得不低頭。」

他搖了搖頭,接著道:「當年老夫豔羨方丈仙島的絕學「大無妄神功」,一時心癢難熬,便答應他們用自家的絕活做了交換。此後一發不可收拾,又連著交易了兩次。

「時日一久,竟發現膻中穴附近不知不覺積聚起一股詭異的戾氣,一俟發作就如萬蟻噬心,生不如死。我越是運功抗拒,發作得越是猛烈。不管用什麼辦法,都不能將它化解迫出。」

丁寂驚訝道:「莫非是他們在那些心法絕學里動了手腳?」

金嗓子點點頭,道:「我一怒之下便去找他們算帳,結局就是現在這樣。這股戾氣每隔一兩年便會發作一次,需百流道人賜藥化解,方能保一時平安。你說我能不老老實實待在這兒麼?」

丁寂聽了,沉思須臾,道:「老金,或許我有法子能幫你去除這股胸口戾氣。」

金嗓子一愣,見丁寂年紀甚輕,哪里肯信他有這能耐,可瞧他一本正經的神色,又絕不像是在開玩笑,將信將疑問道:「你先說說看?」

丁寂回答道:「我修煉過一門心法,也許對你有用。」說罷低聲念誦起化功神訣的開篇口訣。

只聽了十多句,金嗓子已雙眼閃光,興奮道:「兄弟,你從哪兒得來的這篇心法,能不能教給我?」

丁寂笑道:「這是南海天一閣的化功神訣,專化體內異氣。昔日家父誤修魔功,引得體內正魔兩氣相互交攻,險些性命不保。這才得天一閣傳授此訣。」

金嗓子呆了呆,喃喃道:「化功神訣,你會南海天一閣的化功神訣!」

他自然清楚,此乃天一閣的不傳之秘,深奧莫測,堪稱巧奪天工。

自己和丁寂素昧平生,只因一起淪落于知綠谷中才彼此結識,對方又如何肯輕易傳授化功神訣?

他正躊躇著是否要拿什麼絕活來作交換,卻聽丁寂繼續說道:「我現在就把口訣全部告訴你。你試著修煉一下,如果見效,不妨再傳給倪姥姥他們幾個。反正你們一貫僻居北海,不會到天陸中土來,也不怕別人曉得了,告我惡狀。」

金嗓子大喜過望,忘形地一把抱起丁寂道:「以後,你就是我的兄弟,我這輩子都忘不了你!」

本站文學作品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後果自負。

上篇:第十一集 北海篇 第三章 藏龍臥虎    下篇:第十一集 北海篇 第五章 八鬼重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