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十二集 海誓篇 第一章 北海掌門   
  
第十二集 海誓篇 第一章 北海掌門

沒有路,黑夜中的泥沼在腳下無休無止地向著前方延伸,小蛋背著常彥梧正在這片泥沼上飛速逃亡。盡管看不到身後有敵人追來,但他相信,就在不遠處,敵人已銜尾追來,隨時都會對他們發起攻擊。

常彥梧急促粗重的呼吸一口口噴在小蛋的脖後,慘澹若金的臉上,一顆顆黃豆大小的冷汗不停淌落,一雙爆出青筋的大手,狠狠抓拍著小蛋的肩膀。

他艱難地回頭望了眼,喘著粗氣道:「這樣不行,他們遲早會追上來。可惜你不會禦劍,要不然咱們早巳飛出千兒八百里的,讓這班龜孫子瞪眼抓瞎。」

小蛋沒有吭聲,他的體力已近透支,惟恐一開口就會把最後一口真氣也泄去。驀地,他眼前一黑,一口氣沒接上來,身子重重砸落到泥沼上,連帶著常彥梧都成了滾地葫蘆。

常彥梧痛得一記悶哼,面現怒色,剛想破口大罵,猛地轉怒為喜,盯著身下的泥沼興奮道:「傻兒子,咱們有救啦。」

小蛋趴在濕糊糊的泥地媯L力動彈,呼呼喘著粗氣,連回應的力氣也沒了。

常彥梧伸手摘下兩根空心草莖,掐頭去尾,拿了一根給小蛋道:「快含在嘴堙C」

小蛋眼睛一亮,省悟到乾爹的用意。他用嘴銜住草莖,奮起最後一絲余力抱住常彥梧,緩緩將身軀沉入到泥沼堙C很快,汙泥沒過了頭頂,只剩下兩根草莖還有小半截裸露在外,送來彌足珍貴的新鮮空氣。

過了大約六個時辰,小蛋才帶著常彥梧從泥沼下鑽了出來。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忽然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卻是看見對方的模樣十足像只泥猴子,全身汙泥,又黑又臭。

常彥梧每笑一聲,都會扯動傷口,偏偏又忍耐不住,只好一邊大笑一邊呻吟,指著小蛋道:「這下可好,就算那班龜孫子迎面撞上你,怕也認不出來了。」

小蛋也跟著乾爹呵呵地笑著,一邊用髒兮兮的泥手抹去臉上的汙跡,一邊道:「你傷得重,還是忍著點別笑了。」

常彥梧翻著大白眼,道:「這點小傷算個屁!再說,要是沒有老子指點,就你那樣傻呼呼埋頭跑,早被人家逮住了。小王八羔子,虧了有我。如果哪天老子不在了,我看你怎麼活?」

小蛋聽了臭罵也不生氣,笑呵呵撓撓腦袋道:「不會的,我還要給你養老呢。」

常彥梧極是得意地笑著,眯著眼道:「就你那傻樣,老子還能靠你養老?不把老子氣死,老子就要天天拜佛了。」

小蛋紅了臉,卻突然驚愕地發現常彥梧的身體像煙一般飄散開來,輕飄飄地往天上飛升,迅速地遠去。

他大驚之下拼命縱身,想追上常彥梧,可身子竟沉甸甸地怎麼也飛不起來,眼睜睜瞧著那道熟悉的身影化為云淡如煙,越去越遠,在黑夜堮}徐擴散、消失。那張熟悉的葫蘆臉上掛著笑容,終於也變得漸漸模糊……

「乾爹,乾爹!」小蛋用盡全身力氣聲嘶力竭地抬頭大喊道。然而夜空里寂寥空曠,已看不見常彥梧的身影。

無邊的黑暗籠罩在小蛋的周身,冰冷的風吹過,激得他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才察覺混沌天地堙A只剩下自己一人孤單寂寥……

「乾爹,醒一醒,醒一醒!你怎麼做噩夢了?」

小蛋怔了怔,迷糊糊地聽出好像是霸下在叫自己。他睜開如鉛般沉重的眼皮,察覺到枕頭邊已淚濕了一大片,這才曉得方才果然是個噩夢。

霸下探過小腦袋來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的臉,關切道:「乾爹,你已躺了整整兩天,還老是亂說胡話,怎麼叫也不醒。」

小蛋長長吐了口氣,昏沉沉地想起自己昏迷前的情景,一股撕心裂肺的劇痛遍布全身,雙手情不自禁抓緊了身下的床單,指節「喀喇喇」地作響,腦中只剩一片空白。

他用牙齒狠狠咬了咬下唇,疼得渾身一顫,口中一縷殷紅的血流淌到枕上,他卻恍若不覺,哀道:「我本以為自己身患聖淫蟲絕症,會令乾爹白發人送黑發人,傷心難受。

「可誰能料想,他竟先一步走了,我再也不用擔心他會一個人為我悲傷難過……」

回想起常彥梧臨終前的模樣,胸口被一團東西死死堵緊,連呼吸也都變得困難,熱淚重又無聲無息地奪眶而出。

「淚眼模糊中,小蛋記起不知曾聽誰說超過這樣一句古話:「子欲養而親不待」,當時猶如春風過耳,全體會不到其中深蘊的悲慟意味,此時此刻重新讀來,千般悲痛,萬番悔恨,竟已盡數凝聚在這短短的七個字堙C

忽然冰室的門輕輕被人推開,尹雪瑤手捧一個包裹進來,走到床前道:「你醒了?這是常彥梧身上的遺物,你清點一下,看看有沒有少了什麼?」

小蛋坐起身,默默接過包裹,放在腿上打開,堶捷瓣C八糟收著不下百余件物品,多是常彥梧生前偷雞摸狗時用的小玩藝兒,其中還包括一對點金神筆。

小蛋怔了怔,說道:「我乾爹已過世了,你怎麼可以連他老人家的遺體也不放過?」他這一開口,才發覺到自己的嗓子居然已經在睡夢堻菾蚺F,說話時,喉嚨媯S如有無數枚小針狠狠紮刺,疼得一根根青筋蹦起。

尹雪瑤卻裝作沒聽清小蛋在說什麼,問道:「你務必仔細查看,說不定就能從媕Y找到有關貫海冰劍的線索。」

小蛋木然注視包裹良久,然後一聲不吭地將它重新系好,起身下床。

尹雪瑤黛眉一蹙,曉得小蛋是不滿自己搜查了(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更新最快)常彥梧的遺體,看著他住冰室外走去,問道:「你要去看常彥梧?你知道他的遺體擺放在哪兒麼?」

小蛋沉默片刻後說道:「包裹里不會有你想找的東西,我要把它放回乾爹身邊。」

尹雪瑤望著小蛋推門而出的背影,先是愣了一愣,隨即目光中的怒意漸漸消退,揚聲道:「你乾爹在冰倫廳,我帶你去見他。」身法一展,已追到小蛋身後。

霸下趴在小蛋肩頭說道:「乾爹,歐陽姑娘來看過你三次,她坐了一會兒便走了,現在多半是在轉輪冰池媕禷芊C」

小蛋聽霸下這麼一說,情知歐陽霓的傷勢當已無大礙,抑郁的心情稍稍寬。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冰倫廳,只見這堣w被政設為靈堂,絲毫看不出前兩日血戰的痕跡。在大廳四周,九百九十九盞長明燈亮如白晝,一口新打造的冰棺端端正正擺放在正中,後頭的幾案上供奉著常彥梧的靈位和香燭。

馮彥海等人跪坐兩廂,正在為常彥梧守靈,卻是一個個沒精打采地合目假寐,直聽到腳步微響,尹雪瑤和小蛋走進廳來,才忙不迭挺直起腰,裝出一臉悲痛肅穆的神情。

有幾個還假惺惺地揉了揉眼睛,暗暗地一使勁將眼眶按得通紅,看上去就像剛剛痛哭過一場。

崔彥峨一身白衣跪在冰棺前,不停地將一張張冥紙丟入身前的火盆堙A有兩張飄到了盆外的冰面上,瞬間熄滅了,她卻未曾發覺。

說起來這些冥紙香燭,都是小蛋在來北海前從市集上購得。當時是想用來祭拜北海仙翁,不曾料到而今這些冥紙竟是燒給了常彥梧。

小蛋走到崔彥峨身邊跪下,朝著常彥梧的冰棺砰砰砰叩了九個頭,抬起身時業已淚流滿面,雙腿前原本平滑如鏡的冰面上,被他的額頭生生砸出了一個深陷入內的凹坑,晶瑩的冰屑碎末上閃著縷縷血光。

一滴滴熱淚墜落到冰面,旋即化作白茫茫的霜氣,如冰棺堥漱H的生命,一旦逝去了就永遠不可能再回來。

崔彥峨停下手中的冥紙,望著他低聲說道:「再去看你乾爹一眼吧。」

小蛋想對崔彥峨說上一聲謝謝,可嗓子口被一股又酸又麻的熱流噎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好向她點點頭,雙腿跪行到冰棺前。

冰棺堙A常彥梧的面容難得地安靜而端莊,唇角兀自含笑,身上的衣衫被崔彥峨拾掇得整整齊齊,雙手平放在小腹上。

「從此後,乾爹再不會對著我指手畫腳了……」

小蛋咬著牙不讓自己哭出聲,淚珠一顆顆似斷了線般落在常彥梧發青的臉龐上,聽到崔彥峨在身後說道:「這兒沒法弄到壽衣,只能將就些,委屈你乾爹了。好在常師弟生性豁達,想來黃泉之下也不會計較這個……」

說到這堙A她也泣不成聲,哭倒在冰面上。

馮彥海等人與常彥梧雖沒多大交情,但聽著崔彥峨淒慘的哭聲也覺得難受。花彥娘走上前去摟住崔彥峨的肩頭勸慰道:「三姐,先別哭,傷了身體可不劃算,咱們還沒把正事辦完呢。」

崔彥峨一省,止住悲聲道:「小蛋,褚老二已被咱們亂刃分尸,正等你來親手挖出他的心肺,祭你乾爹在天之靈!」

馮彥海的全家大半也是死在褚彥烈手中,對他早已恨之入骨,聞言起身道:「我這就去將他的尸體拖上來。」

魏彥雄、顧氏兄弟幾個都跪得腰酸腿疼,也急忙起身,一邊偷偷地舒活筋骨一邊跟著去了。

小蛋將包裹小心翼翼地輕放到常彥梧的身邊,默禱道:「你一個人睡在這兒,一定寂寞得很。也許不消多久,我便又可以來陪你了。」

他內心深處竟猛然覺得生無可戀,於隨時可能降臨的死亡不但再無半點害怕,更多了幾分期待。

這時馮彥海等人已從廳外將褚彥烈的尸體搬了進來,「砰」地摔在常彥梧的靈前。

小蛋望著褚彥烈已然支離破碎的尸體,心媊控o一陣疲憊和空虛。

仇人雖死,可乾爹卻是無法活轉了,即便殺死凶手一百回、一千回,又有何用?

他曾無數次暗中憧憬過,待諸事了卻,便要像從前那般與乾爹在一起,一老一少攜手闖蕩天涯,浪跡四海。

有時會干些偷雞摸狗的糗事;有時會被人狼狽不堪地追殺;有時便安靜地坐在乾爹身旁,聽他得意洋洋吹噓也許從未有過的輝煌與風光,而後發出會心的一笑。

這一切,都已不可能了……

乾爹已死,小蛋亦將由於聖淫蟲精氣發作而成為一個千夫所指的惡魔,直至撲倒街頭,化作腐土。

天地日月,亙古永琚A冷眼旁觀著芸芸眾生熙熙攘攘,為名所來,為利而去,似紅塵堣@群群匆匆過客,渺小而可笑地將有限的光陰白白浪費在你爭我奪中。

電光石火間,一種對人生的感悟湧上心頭,小蛋的腦海媗亃o空明而甯靜,彷佛脫離了滿腔的悲憤與痛苦,思緒掙開樊籠,激揚在太虛幻境中,豁然參透生死之事,別離之慟。

「轟——」一幅幅天道星圖紛遝而來,在他的心中如潮澎湃,激蕩奔湧,令他禁不住渾然忘我地仰天長嘯,將所有的感悟與悲歡悉數宣泄在嘯聲中。

馮彥海等人面面相覷,均自詫異:「這傻小子莫非傷心過度,發瘋了麼?」

嘯聲久久不絕,如驚雷盈動回蕩在冰倫廳中,自悲傷苦悶而慷慨激越,最終變得空靈平和,回響在萬里天宇之上。廳內的九百九十九盞長明燈「噗啦啦」脆響,忽明忽暗的光華照耀在小蛋身上。

天道星圖終了,小蛋的靈台上徐徐浮現起八個大字——「心中忘有,渾然無我」,心中似受敲擊,豁然開朗,刹那間忘卻了所有的存在,完全沉浸在一片空明玄妙的天地之中。

整整過了一盞茶的工夫,嘯聲徐歇,小蛋的意識回到現實,但覺神清氣爽,心平意甯,靈台充盈著一種奇妙的超脫與飄逸之感,不經意堨P心更進一層。

由常彥梧慘死而引發的巨大悲慟,終將他激發向「坐照返空,放下執著」的天道之境,這卻是任誰也不曾預先想到的事。

小蛋輕輕吐出一口濁氣,腦海堣a自鼓蕩著適才的余音,赫然現出「十三虛無」中的「幽嗇」一訣。

癡癡端詳著常彥梧如熟睡了的熟悉面容,小蛋心頭出奇沉靜,雙手扣住棺蓋緩緩合上,似是封住所有的前塵過往。

冰倫廳堣S是一陣沉寂,似乎大家還沒從剛剛的震駭中回過神來,直到顧彥寶咳嗽了一聲,說道:「小蛋,你這就把褚老二的心肝挖出,祭在老五靈前吧!」

顧彥岱從袖口堥出一柄鋒利森寒的匕首,遞向小蛋。小蛋卻並未伸手接過,搖搖頭道:「人死如燈滅,又何必去凌辱糟蹋他的尸體?埋了罷。」

馮彥海一愣,說道:「就算不挖出他的心肝,也該拋尸野外,否則豈非太便宜他了?」

花彥娘瞥了眼小蛋,勸道:「算了,就按小蛋的意思辦罷。終究褚老二跟咱們也是同門一場,也別把事情做得太絕了。」

馮彥海哼了聲,沒有言語,心中卻盤算著如何瞞過小蛋,將褚彥烈的尸體扔進北海喂魚,以泄心頭之恨。

忽聽崔彥峨道:「小蛋,我們在天流道人身上搜到了一封信函,是方丈仙島島主寫給太虛觀觀主霧流道人的。上面提到你一個朋友的名字,你要不要看看?」

小蛋怔了怔道:「我朋友?」從崔彥峨手堭給L了那封書信,打開一瞧媕Y的內容,頓時大吃一驚。

近日在方丈仙島上發生一起囚犯脫逃事件,結果只抓回了丁寂和倪姥姥二人,其他十余名遭幽林不的北海高手,卻盡數僥幸逃逸。

島主百流道人恐這些人向太虛觀發動報複,故此派這天流道人在辦妥極地仙府的差使後,即前往襄助,以備萬全。

崔彥峨道:「我在來此的路上,聽你們不止一回提起丁寂的名字,所以見到這封書信,便留上了心。」

小蛋長籲一口氣,折起信紙道:「謝謝。」心中尋思道:「小寂怎也被方丈仙島擒去?那太虛觀似乎是方丈仙島的分支之一,卻不曉得在哪堙H」他擔心丁寂此刻的安危,久久沉吟不語。

花彥娘道:「咱們雖在北海住過不少年頭,可這太虛觀在哪兒,卻也不甚清楚。」

顧彥竇嘿嘿道:「可惜馮老大一早將褚老二給殺了,不然問他多半知道。」

需知這北海八鬼勾心斗角慣了,顧彥竇醒過神後便不忘在馮彥海的傷口上灑把鹽,挑撥他與小蛋。

馮彥海怒哼道:「難不成就我一個人動手,你們幾個都是看熱鬧的?」

顧彥岱不咸不淡道:「我們還沒動手,你早巳一掌打爛了老二的腦袋,這事可是大伙兒在一旁都瞧見的。」

魏彥雄自知早先向褚彥烈求饒的丑態都被眾同門看在眼堙A此刻急於拉攏顧氏兄弟和小蛋以求自保,應聲道:「馮老大,你明知道褚老二和小蛋有不共戴天之仇,卻為何搶在前頭殺了他,教小蛋失去了親手報仇的機會。」

馮彥海老臉脹得赤紅如血,怒道:「你們幾個不要含血噴人!」

尹雪瑤冷冷道:「很好,北海八鬼剛剛死了兩個,剩下的幾個師兄弟卻又急著狗咬狗了?自冷師侄死後本門再無掌門,門下一班弟子成了烏合之眾,軟弱無能,教外人欺負上門,讓我看著就生氣。」

眾人聞聽她話中的意思,似想再立一名北海門的掌門,都精神一振,暫時停下爭吵。

尤其是馮彥海,身為北海八鬼的老大,自感此事大有希望,一時也忘了家門不幸,附和道:「師姑祖說得極是,咱們北海門亂了這麼多年,正是因為沒有掌門,以至於各自為政,成了一盤散沙。」

魏彥雄已開罪了馮彥海,自不希望這位大師兄一躍成為掌門人,回頭來找自己秋後算帳,急忙說道:「師姑祖德高望重,修為卓絕,這北海門的掌門理應由您老人家來做。換了旁人,弟子第一個就不服!」

尹雪瑤漠然道:「我要做北海門掌門,早一百年就做了,哪媮棌得到你們師父?」

馮彥海一聽,覺得自己的希望又大了幾分,忙說道:「魏老四不明事理,也不想想您老人家是何等人物,哪媟|在乎這區區一個北海門掌門的虛名?」

尹雪瑤暗自一聲冷笑,道:「我提一個人,你們看如何?」

眾人齊齊盯著尹雪瑤,連崔彥峨也抬起了頭,不約而同地問道:「誰?」

尹雪瑤瑪瑙般透明的蔥指向前一指,道:「他!」

上篇:第十一集 北海篇 第十章 錯恨難追    下篇:第十二集 海誓篇 第二章 赤琉飛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