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十二集 海誓篇 第二章 赤琉飛娛   
  
第十二集 海誓篇 第二章 赤琉飛娛

第二章赤琉飛娛

大廳堜狾野堨齊刷刷聚在小蛋身上,一時鴉雀無聲。

小蛋並未留神尹雪瑤和馮彥海等人之間交談,直至廳中靜謐良久,他才察覺到眾人都一眨不眨地盯著自己,奇道:「你們都看著我干什麼?」

霸下趴在他的肩膀上,懶洋洋地回答道:「方才尹婆婆指定由你繼任北海門的掌門,這些家伙聽了全傻在了那兒。」

小蛋聞言也傻了,瞧瞧尹雪瑤,又望望馮彥海等人複雜的眼神,搖頭道:「我不行的。」

尹雪瑤淡淡道:「你不必妄自菲薄。他們幾個若有誰不服,便站出來和你比上幾招,讓大夥兒看看到底誰更有資格做這北海門的掌門。」

崔彥峨心傷常彥梧之死,此際竟心如死灰,全無爭狠斗勝之念,又是愛屋及烏,於小蛋大有好感,率先贊同道:「小蛋仁厚磊落,由他來出任掌門最合適不過。」

魏彥雄聽到「仁厚磊落」四字心堣@動,思忖道:「這傻小子跟他乾爹不同,素來老實厚道,從不見他害過人。他做了掌門,總強過馮彥海。」

於是他立刻出聲支援道:「三姐都這麼說了,如果還有誰反對,便先問問我魏老四答不答應!」側臉故意瞥了眼馮彥海。

花彥娘心知這北海門的掌門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輪到自己頭上,尹雪瑤舉薦小蛋卻正合她的心意,當下咯咯脆笑道:「小蛋,恭喜你成了本門的新任掌門人,往後對你六姨可要多加照應啊。」

顧彥賽與顧彥岱交換了一個眼神,也一起表態道:「我們兄弟願奉小蛋為掌門!」

尹雪瑤本以為閂己提小由小蛋接任掌門,勢必會引起北海六鬼的激烈反彈,卻沒料到崔彥峨等人居然齊聲應和,簡直就是不費吹灰之力,不由心下暗奇:「沒想到這小蛋的人緣倒是不錯。」目光轉向馮彥海。

馮彥海聽得眾人一個個都已明確表態,自己縱然不服不忿,亦是細胳膊擰不過大腿,況且這少年畢竟屢次救過自己的性命,於心中多少也存有感激。

他不等尹雪瑤開口,把心一橫走到小蛋近前,單膝跪地敬拜道:「參見新掌門!」

魏彥雄未曾料到馮彥海會來這麼一手,被他搶了先,頓感懊喪,趕緊搶上索性雙膝跪地拜服道:「掌門人金安!」

顧氏兄弟、崔彥峨和花彥娘見狀,亦紛紛拜倒。

小蛋想要阻止已來不及,望著跪了一地的師叔師姑,苦道:「你們這是做什麼?我自己是一團亂七八糟,哪能做什麼掌門?都快請起來。」

馮彥海暗道:「既然大家要做戲,乾脆就把戲做足。這小子倒也有點自知之明,曉得自己渾渾噩噩根本做不來掌門。不過,咱北海門的掌門人身分不過就是個擺設,出了極地仙府,大家一拍兩散,誰還理他掌門不掌門?」

見小蛋來扶,他反運氣沉身,跪立不動道:「你不答應,我等就長跪不起!」

顧彥岱暗罵馮彥海無恥,臉上卻誠懇道:「不錯,這掌門人之位非賢侄莫屬!」

小蛋無奈,心道:「這些人多半是看在我乾爹去世的分上,才甘心將掌門讓給我做。可他們哪媥撅o我已命不長久?這掌門即便想當,也當不了幾天。」

他雙手一扶馮彥海,歎了口氣道:「馮大伯,我如何當得起您的大禮,快起來。」

馮彥海只覺雙臂上一股柔和的大力湧到,令他身不中己地站了起來,竟連稍許的抵抗亦是不能,暗自驚異道:「這小子如何弄出的一身好修為了看來咱們老說常彥梧收了個傻兒子,卻是錯了。」

小蛋又將崔彥峨幾人一一扶起,尹雪瑤冷眼旁觀並不阻止。待所有人都重新起身,方才說道:「奸啦,從現在起小蛋便是咱們北海門新任門主,他自己也已答應了。」

小蛋一怔道:「曾婆婆,我什麼時候答應啦?」

尹雪瑤笑盈盈道:「剛才馮彥海說得很明白,你若不答應,他便跪著不起。你既將馮彥海扶了起來,自然是同意了接任掌門。」

小蛋呆了足足半晌,竟想不出一句反駁之詞來。

尹雪瑤接著輕描淡寫道:「你不是想救丁寂?恰好我知道太虛觀在哪兒。但這太虛觀和方丈仙島,卻涉及到本門的一個絕大秘密。除了掌門人之外,我是誰都不能說的。」

小蛋明知尹雪瑤址在要脅自己,但內在砧板上憑誰都沒轍,尋思道:「小寂十有八九是真的失陷正方丈仙島上,我既得知了這消息,拼著性命也要將他救出。

「這掌門二字,不過是個稱呼,反正也不會有多少日子了,答應也是無妨。大不了回頭再將它讓給曾婆婆,總好過僵在這堙C」

但究竟為何尹雪瑤要一力舉薦自己接任掌門,小蛋卻是百思不得其解。

尹雪瑤見小蛋埋頭不再說話,知他心中已經答應,微笑道:「很好,待此間事了,我便陪你前往太虛觀,解救咱們北海門新任掌門人的好友。」

小蛋聽她口口聲聲不離「掌門」二字,不將這頂帽子扣實在自己頭上誓不甘休,無奈道:「我這模樣,哪有半分像掌門的?」

他眼角余光一轉,忽地發現到歐陽霓不知何時已靜靜站立在廳口,卻不進來。歐陽霓的面色仍嫌蒼白憔悴,有些傭懶地倚靠在門邊,正唇角含笑地看著小蛋。

「歐陽姑娘,你什麼時候來的,為何不進來?」小蛋問道。

歐陽霓聞言這才邁步入廳,腳下有些虛浮,顯然傷勢還未痊愈:「我已到了一會兒,見你們正在商議大事,便沒進來。常公子,恭喜你。常五叔地下有知,也可含笑九泉了。」

小蛋一聲苦笑,剛想說「我這是趕鴨子上架」,猛地醒覺道:「我既答應做了這北海門門主,可不能再說這樣的話。」

尹雪瑤見計議已定,說道:「小蛋,你既接任掌門,就應以本門千年基業為己任,揭開貫海冰劍之秘,重振北海門聲威。所有北海門人,包括我在內,定當助你一臂之力,共襄盛舉。」

此言一出,人人心中均恍然大悟:「敢情她這般用心將小蛋推上掌門寶座,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到底還是沖著貫海冰劍而來!」

這道理北海六鬼想得通透,小蛋也同樣明白,只是想道:「我乾爹他們為了一柄不知是否存在的貫海冰劍勞祿一生,到頭來連性命也丟了……就算得到貫海冰劍又如何?命沒了,多少把劍也換不回來。」

馮彥海瞧小蛋默不作聲,心生誤會道:「好小子,得了便宜便賣乖,真把自己當作掌門人啦。這會兒居然學會了裝聾作啞,和尹雪瑤一唱一和唬弄咱們。」

不防尹雪瑤也正朝著他看來,不緊不慢地說道:「馮彥海,你身為冷師侄的大弟子,自應做出表率。為了本門中興大計,想必不會對新任掌門藏私吧?」

馮彥海又驚又怕,若非忌憚尹雪瑤出神入化的毒技,他翻臉的心都已有了。但如今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只好垂首恭敬答道:「這是自然,弟子定將所知的秘密原原本本毫無保留地說與新掌門知曉。不過——」

他瞟過魏彥雄等人,說道:「其他幾位師弟師妹,我卻管不到了。」

他短短瞬間已打定主意,准備胡亂編上幾句瞎話蒙混過關。料來魏彥雄等等人同此心,也絕不會將掌握的秘密說出。屆時尹雪瑤和小蛋找不到貫海冰劍,大可往這些個師弟妹身上一推,天王老子也拿自己沒辦法。

尹雪瑤見馮彥海低頭垂手,目光狡黠,她淡淡道:「你們都應該聽冷師侄說起過,本門有一項幾乎失傳的絕學叫做讀心術……

「冷師侄不會,你們的師祖也不會,偏巧,我會。如果有誰心存僥幸,企圖敷衍了事,不妨試試可否瞞得過我。」

馮彥海噤若寒蟬,暗叫糟糕,更不敢再和尹雪瑤的眼光接觸一下。魏彥雄等人或幸災樂禍,或急思對策,亦都三緘其口,大廳婺辰w可聞。

尹雪瑤也不繼續追問馮彥海,只微微含笑注視著眾人,似是胸有成竹,不怕北海六鬼不一一低頭,老老實寶交代出貫海冰劍的秘密。

忽然聽小蛋說道:「曾婆婆,你不必問馮大伯他們了,不過是一些毫無規律的數字,我全部告訴你就是。況且我乾爹已去世,他老人家掌握的那部分秘密再也無人知道,哪怕把其他的都湊齊了,依舊沒用。」

馮彥海自不知去年靈泉山莊一戰,小蛋以「盈虛如一」心法,在無意中由冰流道人嘴堮M問出了那部分有關貫海冰劍的奇異數字,他納悶不已。

這小子素來不會說謊,難不成常老五早就暗中傳給了他?不對啊,若是如此,他又為何說自己並不曉得常老五所知的那份秘密?

尹雪瑤凝望小蛋不語,自是在用讀心術判斷此言的真偽。小蛋坦然無愧,也就任由她察探,視線並不回避。

須臾之後,尹雪瑤的櫻唇泛起一縷笑容,輕輕道:「有沒有用咱們終須試上一試,焉可輕言放棄?只是你的這些叔姨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真不知該如何打發?」

北海六鬼心頭一寒。推己及彼,盡皆想到倘若是自己得到了貫海冰劍的秘密,也斷不容許還有第二個人分享。眼下小蛋既已獲得幾人心底之秘,自己便已無絲毫的利用價值可言,惟有殺了乾淨。

盡管尹雪瑤笑靨如花,似乎沒半分動手的意思,但親睹過她兩日前談笑之間以無影之毒連誅強敵,有誰還敢大意?

顧彥岱、顧彥竇心意相通,偷偷瞄了眼歐陽霓,盤算道:「實在不行,就將這丫頭扣為人質,設法脫身。」

倒是崔彥峨心感常彥梧之死,已暗暗決定終老極地仙府,陪伴五弟的靈柩一世,聽了尹雪瑤之言倒不覺得如何驚惶。

小蛋似全然不曉得這些人在想什麼,沉思片刻後說道:「曾婆婆,乾爹生前說過,冷仙翁並未將本門真正的高明絕學傳授給八位弟子,以致他們的修為始終未能踏入上乘境界。

「我想請您將本門的高深絕學傳給幾位叔姨,往後大家伙兒齊心協力,自不會再受旁人欺侮,更不必為了爭搶本門絕學明爭暗斗,傷了和氣。」

聽了這話,馮彥海等人都呆住了,連尹雪瑤的臉上也露出驚詫之色,繼而明眸堸{過一抹喜色,暗道:「用本門的一干絕學秘笈將他們羈絆在這兒,倒是個不錯的法子。這些人雖說修為粗淺,卻很肯動腦子,經過一番調教,也許能勉強替小蛋做個幫手。」

想到這埵o已改變了主意,頷首道:「你是掌門人,怎麼說就怎麼辦吧。」

北海六鬼見不僅能保住性命,反而能得學夢寐以求多年的本門精深絕學,無不大喜過望,慢慢地覺得有小蛋這麼一個掌門也還不錯,齊齊躬身謝道:「多謝掌門人,多謝師姑祖!」

自承認小蛋接掌北海門以來,無疑以這一聲「掌門」叫得最為心甘情願。

歐陽霓道:「常公子,你何時前往太虛觀,我跟你們一起去吧。」

尹雪瑤心中另有打算,並不願歐陽霓隨行,婉拒道:「歐陽姑娘,你的傷勢未愈,身子還虛弱得很,不妨留在仙府休養。雪流道人和褚彥烈等人盡已伏誅,當無人再清楚仙府的所在和府中設置,這兒暫時還算安全。」

小蛋念及雪流、天流諸道強橫的身手,心有余悸道:「這太虛觀和方丈仙島不啻是龍潭虎穴,我救小寂勢在必行,卻又何苦連累別人?尤其歐陽姑娘為了保護我,已險些喪了性命,更不能令她再去冒險。」

一念至此便說道:「歐陽姑娘,曾婆婆,你們都不用去了,我一個人就成。」

尹雪瑤明白小蛋心意,低低一哼,道:「修為剛有點小長進,就想充英雄?沒有我,你尋得到太虛觀?」

小蛋道:「還請曾婆婆指點,又或畫一張草圖給我。」

尹雪瑤冷笑道:「要麼我和你一起去,要麼咱們誰也別去,你自己決定吧。」說罷頭也不回地走出冰倫廳,遙遙傳聲道:「明日一早,我在冰倫廳里等你。」

馮彥海等人互視兩眼,心里均道:「他們這一去不曉得是否有命回來。無論怎樣,先將本門絕學典藏取來總是不錯,這可是小蛋掌門答應過的事。」

這麼一想,幾個人自感理直氣壯,紛紛往廳外追去,只留下崔彥峨沒動。

歐陽霓目送幾人出廳,低聲問道:「小蛋,你真的不想讓我陪著去麼?」

小蛋笑了笑,道:「我又不真的是什麼大掌門,要這麼多人陪著出門?你安心休養就好。」

歐陽霓默默凝視小蛋,幽幽一歎道:「我明白你是為了我好。我去了……只怕拖累你。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小蛋被她看得有些尷尬,微微側轉開臉,卻聽崔彥峨道:「小蛋,明早你便要走了,趕緊過來替你乾爹多燒些紙吧。」

小蛋低低「嗯」了聲,跪在崔彥峨身旁,從她手堭給L一疊冥紙,一張張地揭開輕輕放入火盆中。微藍的火苗在盆中「劈啪」輕響,冒出縷縷黑煙,冥紙很快焚成銀色的灰燼,積滿盆底。

小蛋心中出奇的平靜,望著從火盆媊が_的灰燼,默道:「乾爹,等我

救出小寂,再將四相幻鏡轉托給他,便回來陪伴您老人家。我會給自己再打造一副冰棺,就擺放在您的身邊,今後咱們再也不會分開了。」

濃煙升起,刺得他眼眶媞′O淚水,手中的冥紙燃盡,直燒疼他的指頭兀自不覺……

翌日清晨尹雪瑤回到冰倫廳,兩人稍做交代,辭別眾人,攜著霸下離開極地仙府,往太虛觀而去。

起初一段兩人都在高空禦劍飛行,待往東北方向行出五個多時辰,尹雪瑤引著小蛋徐徐下降,改以禦風之術,距離底下的冰海尚不到百尺。

小蛋情知太虛觀已不會太遠,故此尹雪瑤放低了飛行高度,以方便找尋。

他禦劍飛了將近一個白天,多少也有些累,於是藉著禦風的機會,緩緩調息,養精蓄銳,准備稍後在太虛觀可能面臨的一場惡戰。

尹雪瑤冷眼觀察小蛋禦風的姿態,當真輕若鴻羽,飄若柳絮。

其時天寒地凍,正是西北風最為強勁凜冽的季節,兩人逆風行進理應頗為吃力。可小蛋身法柔和舒展,竟能藉著斜前方刮來的寒風一飄一蕩,倏忽數丈,看似渾不著力。

尹雪瑤不由暗自稱奇:「他施展的這手身法甚是絕妙,較之本門的功夫猶有勝之。聽說他的師父是忘情宮宮主,這一手本事多半是葉無青所傳。魔道三宮果然名不虛傳。」

饒是她智慧聰穎,這一次卻偏偏猜錯了。小蛋施展的,正是丁原傳授的「穿花繞柳身法」中的「風逝」一訣。尹雪瑤僻居北海,兩百多年堙A又有九成的光陰用以閉關修煉,竟末認出。

風堜艙M傳過一陣嗡嗡怪異聲響,間或夾雜著一兩人的高聲喝斥,只是離得遠了,聽得尚不真切。

霸下不喜寒冷,一直將四肢和腦袋縮在殼堙A聽到這聲音,好奇地探出小腦袋瓜張望道:「這是什麼聲音?好像那邊有人?」

尹雪瑤不以為意道:「可能是誰不巧撞上了大群魔物飛蟲,無法脫身。」

小蛋記起來時的路上,乾爹曾介紹過諸般出沒在北海的厲害魔物,興許是鴻蓮高照,自己至今都沒碰上過。聽尹雪瑤這一說,不禁心中一動,道:「咱們過去看看,真要是這樣,若能設法解救那是最好。」

尹雪瑤口中道:「為何你總是喜歡多管閑事?說不定咱們教這班魔物纏上,也自身難保。」但她還是跟著小蛋轉向西北方禦風疾行。

不一刻,望見前方雪峰間有一團碩大斑斕的彤紅色云團凝眾不散,掩住半邊雪坡。

待飛得更近些,兩人才驚訝地發現,那團紅云居然是由成千上萬條肋生四翅的赤色娛蚣形成,密密麻麻鋪天蓋地,好生驚人。

尹雪瑤微微色變,道:「這是『赤琉飛蜈』,平日堣T五成群橫行北海,極為難纏。但這般數以萬計地聚集成群,卻實屬罕見。」

說著話,兩人已發覺方才那一聲聲呼喝是從兩名白衣道士的口中發出。

兩人均飄立在蟲群中,均持著根奇異旗幡,在空中不停搖晃,似是在驅動赤琉飛蟻朝雪坡上的一側冰窟不斷發起沖擊。

從兩道的穿著打扮看去,似和雪流道人同屬一家,但舉手投足間顯示出的修為卻相差頗遠,莫說及不上雪流道人,連霧流的實力也高出他們不少。

在那依稀現出的冰窟洞口,也亮起了一蓬雪白劍光。

那些沖在前頭的赤琉飛娛觸及劍芒,紛紛墜落於地。然而魔蟲的數量委實太多,殺之不盡,除之不絕,任洞中人劍術再高也毫無辦法。

小蛋和尹雪瑤飄落到雪坡對面的一處冰岩之後,那兩名白衣道士一來修為有限,再則正在全神貫注地指揮赤琉飛娛猛攻冰窟,竟未察覺。

突聽左首那名道上向著冰窟內揚聲道:「閣下已山窮水盡,還是投降罷!」

冰窟堛漱H只冷冷一哼,猛然激射出一束白光,風馳電掣般打向勸降的那道人。

然而洞外的赤琉飛娛著實太過密集,「嗤嗤」連聲,那束白光連貫數百只魔蟲,終於力竭而墜,落在遠離白衣道上數丈外的地上,「當啷」一聲脆成數斷,竟是一根從洞內隨手拔出的冰棱。

尹雪瑤秀眉微揚,心中喝彩道:「奸功夫!」

猛聽身旁的小蛋驚咦道:「是鬼鋒!」原來冰棱射出,連傷數百條赤琉飛蜈,令得冰窟前的魔蟲為之一怯,不約而同往後稍稍退開,露出洞口佇立的白衣男子身影。

雖然小蛋和鬼鋒僅見過兩次,但其人其劍給他的印象實在深刻異常,故而一眼即已認出。

尹雪瑤詫異道:「你認識他?」

小蛋點點頭,腦中急思解救之策。

擒賊先擒王,原本制服兩名白衣道人,是解圍的最佳方法,但對方龜縮在赤琉飛娛中央,只怕沒沖到近前就被打成馬蜂窩了。

小蛋有烏犀怒甲護身,當然不懼,可僅憑一人之力,又如何驅得散數萬魔蟲?

忽地靈光一閃,小蛋低聲道:「你們在這兒等我!」放下霸下,反手掣出雪戀仙劍,足尖一點一飄掠出冰岩,向雪坡急馳。

那兩名白衣道士這才驚覺背後有人,尚未來得及出言喝止,小蛋看清兩人飄立的方位,默念心訣真氣流轉,振劍劈開一扇星門。

兩道失聲驚呼中,小蛋的身形一閃,已沒入星門,失去了蹤影。

上篇:第十二集 海誓篇 第一章 北海掌門    下篇:第十二集 海誓篇 第三章 仙島內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