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十二集 海誓篇 第五章 海天之誓   
  
第十二集 海誓篇 第五章 海天之誓

當禁錮折磨了小蛋近二十年的靈泉仙流終於破繭重生後,他自己也如同鳳凰湼盤,踏上了天道嶄新的境界。

因著常彥梧之死而體悟提升的仙心,這一刻會同體內早已積蓄的強大真元,終將小蛋送上忘情之境,從此真正成為天陸仙林的一流高手,即使較之葉無青、鬼鋒等人亦僅差一線。

當然,天道無涯,仙海無垠,小蛋的前方依舊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

或許仍舊會面臨生離死別;或許仍舊會經曆九死一生、百戰喋血。

畢竟,天道從無坦途。

這時羅羽杉見小蛋垂首出神,以為他覺察到什麼不妥,不由又擔心起來,花容一緊,問道:「怎麼,還有哪堣ㄤ峈A麼?」

小蛋不願再提聖淫蟲精氣之事令得羅羽杉擔憂,搖了搖頭道:「不是,我在奇怪,為何自爆丹田後非但沒死,反倒覺得神清氣爽,真元壯大了很多?」

羅羽杉聞言心堣@寬,展顏淺笑道:「那豈不是很好?你若想不通其中道理,索性就別再想了。等下回咱們遇見丁師叔再向他請教。」

小蛋點點頭,念及體內陰魂不散的聖淫蟲精氣,又是心頭一黯。不曉得是否有命再見到丁叔和盛大叔、羅大叔他們?

他忽然像是發現到了什麼,輕輕咂動了兩下舌頭。

羅羽杉此刻一顆芳心已毫無保留地牽系在小蛋身上,見此不由得詫異道:「你的嘴堥傷了麼?」

小蛋搖搖頭道:「不是,我是突然感到嘴巴埵酗@股甜津津的味道,像是剛才吃了什麼,卻又說不上來。」

羅羽杉大羞,不依地在他懷里扭動嬌軀,低聲道:「你壞死了,怎也學人家油嘴滑舌?」

小蛋愣了愣,道:「是真的。奇怪,是什麼東西呢?」他凝目四處尋找,終於看見自己原先倚靠的冰壁上方有一處下凹的破裂縫隙,應是他用腦袋撞開的。打從堶掬S出一截卷曲的明黃色物體,像是一條盤起的長蟲。

他驚異之下揚手凌空一攝,那卷物事晃了晃落入了掌心,居然是大半截中空莖管,被撞碎的豁口上,還凝著一小滴深黃色的黏稠液汁,氣味和小蛋嘴堛漱@模一樣。

「這東西多半是隨著雪崩一塊兒墜落下來,被掩埋在了冰窟堙A卻又教我無意間撞裂。我先前昏迷時,堶惇y出的汁液剛好滴進嘴堙A稀婼k塗地便喝了下去,也不曉得是否有毒。」

想到這堙A小蛋又試著運轉了一圈體內真氣,並未發現絲毫異狀,隨即啞然失笑:「就算有毒,我本也沒多少天可活了,白操心它作甚?」

羅羽杉知小蛋適才並非有意調笑自己,羞意漸去,也凝目打量這半截奇異的莖管。可任她家學淵源,又受蘇芷玉數年傾力敦誨,也不識此物,驚愕道:「這是什麼東西?」

小蛋怕她又要擔心自己中毒,順手將莖管收入懷中,道:「我也不清楚,等出去後再請教曾婆婆吧,也不知他們現下怎樣了?」

孰知胸口一沉,只覺得羅羽杉滾燙的俏臉又貼緊在他的衣衫上,只低低地「嗯」了一聲,便不再言語。

小蛋一呆,低聲喚道:「羅姑娘,羅姑娘——」又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燙如火炭。

原來羅羽杉本就傷重未愈,經過方才的大喜大悲和劇烈運動,嬌軀再受冰窟堛煽H氣侵蝕,頓時不堪承負,發起了高燒。如今心神一松,再也堅持不住,倚靠在小蛋的懷堜昏欲睡。

可小蛋身上並未攜帶療傷的靈藥,雖猜想羅羽杉身為南海天一閣的弟子,多半會隨身帶著師門的冰蓮朱丹,但總不好意思將手伸到她衣衫堨h摸索。當下左掌一貼羅羽杉後心,一股精純的真氣汩汩綿綿注入她的體內。

羅羽杉昏沉沉中感到自己像沐浴在溫泉裹,驅散了體內的寒意,全身懶洋洋地甚是受用,連傷痛也減輕了許多。她勉力睜開眼睛,看見小蛋正為自己運功療傷,心中甜蜜道:「你別太累著自己,我的傷不打緊。」

小蛋只覺自己將真氣輸入羅羽杉體內後,丹田毫無匱乏跡象,反似能越用越多,無窮無盡,也暗暗稱奇,微笑道:「我沒事,你身上可有冰蓮朱丹?」

羅羽杉點了點頭,吃力地從袖口堥出小瓷瓶,卻怎也拔不開。

小蛋接過,用拇指頂開瓶塞,倒了一顆在她的櫻桃小口中。靈丹化作一股清涼甜潤的津液,順喉而下,羅羽杉的精神為之稍振。

小蛋安慰道:「你再休息一會兒,回頭咱們再設法出去。」

羅羽杉嫣然一笑道:「這里挺好的。就咱們兩個,沒人打擾,我反而舍不得離開了。」

小蛋將瓷瓶放回羅羽杉的衣袖堙A點頭道:「好,我便在這兒陪你。」

羅羽杉玉頰一紅,微微羞赧道:「我這麼想,是不是有點兒太自私了?那位尹仙子還有鬼鋒先生和小龍在外面找不著咱們,一定很著急……」

她遲疑了一下,聲音如蚊蚋般又道:「還有那位歐陽姑娘,她……她也很著緊你。」

小蛋怔了怔,不明白羅羽杉為何會突然提起歐陽霓,便順著她的話說道:「是啊,歐陽姑娘對我關懷備至,又屢有救命之恩。其實她孤苦伶仃的一個人,很是可憐,往後需得更關心她些才是……你說呢?」

他等了半天,卻聽不到羅羽杉的回答,卻發現她臉上的紅暈褪去,嬌軀竟在自己的懷中輕輕顫抖。

小蛋以為羅羽杉的身上又有哪堣ㄤ峈A,忙問道:「你怎麼了?」

羅羽杉勉強撐起身體笑了笑,說道:「我沒事,可能是有點累了。」

小蛋不虞其他,說道:「這兒的空氣越來越稀薄,難怪你會覺得悶。咱們出去吧,等將來有機會再一起報答歐陽姑娘。」

羅羽杉黯淡的目光忽地一亮,問道:「咱們一起?」

小蛋只當她神智迷糊,沒聽清楚自己的話,笑道:「是啊,難道只我出去,把你一個人留在這兒?」

羅羽杉這才省悟到自己剛才誤解了小蛋的話,也不在意小蛋這刻同樣誤會了她的問題,笑盈盈道:「你的另一只手腕上還空著,回頭我再編個繩結戴上好不好?」

小蛋隨口應道:「還是等你傷勢痊愈了吧。」

羅羽杉朱唇含笑,眸中閃爍著喜悅的光芒,心道:「你的兩只手腕上都戴上我的紅繩結,以後別人就不會再有機會啦。」

她一番小女兒家心思自也不便說破,見小蛋起身拔劍,便將藕臂溫順地懷繞在他脖子上,傭懶而幸福的合起雙目。

小蛋收了四相幻鏡,默運「森羅萬象」心法,靈覺舒展而出,透過冰岩將方圓百丈的情形盡收於靈台,暗自選擇好遁行的線路。

甫一起念,龐大渾厚的真氣浩浩蕩蕩直注仙劍,只稍一運勁,面前電光飛掠,星門洞開,比起以前那般需要凝神運氣上半天,端不可同日而語。

他抱著羅羽杉擰身閃入星門,一個起縱已然置身在天災過後的皚皚雪坡之上。

頭頂星光璀璨,已是深夜,咸濕清新的海風拂面而來,令神志一爽。

羅羽杉睜開眼,打量四周,恍若再世為人,淺淺一笑道:「咱們這就出來了麼?」

她的話音方落,由遠及近傳來霸下的叫聲:「乾爹、乾娘——」

說著話數百丈的距離一閃而過,霸下已沖到了兩人眼前。在它身後,尹雪瑤和鬼鋒亦禦風行來。

羅羽杉見有人來,想著自己還在小蛋的懷堙A不禁大羞,可怎也不舍得松開。

小蛋只當羅羽杉傷後虛弱,便用手繼續輕摟著她的腰肢,將大半的分量全壓在了自己的身上,望著霸下欣喜道:「你們都沒事,真是太好了!」

霸下道:「我們正在開挖冰窟找你和乾娘。我剛好見著這兒有一道電光閃起,便猜到是你施展遁術自個兒出來啦。」

這時尹雪瑤和鬼鋒也到了近前站定,小蛋問道:「兩位都沒受傷吧?」

尹雪瑤冷冷瞥了眼小鳥依人般的羅羽杉,淡淡道:「我若受傷了,能指望你麼?」

小蛋只得笑道:「是我問的笨了。曾婆婆的修為爐火純青,這點雪崩自然傷不到您老人家。」

尹雪瑤沒想到他會這麼回答,鼻子堶韝F聲,嘴唇動了動終沒說話,將頭轉過。

其實方才的那場雪崩,她和鬼鋒險些在劫難逃。幸好千鈞一發堥狗[飛娛自亂陣腳,令兩人攜著霸下沖出了冰窟,仰仗著驚世駭俗的身手堪堪躲過從峰頂奔騰而下的雪浪。

而那兩名白衣道士和大半的赤琉飛娛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了,盡皆被冰雪卷裹埋葬。少數幸存的赤琉飛蜈失去控制,兼之魂膽俱喪,很快就一哄而散,逃之夭夭。

待雪崩稍停,尹雪瑤和鬼鋒惦記被掩埋在冰窟內的小蛋和羅羽杉,重又返回雪坡,設法確定了原先冰窟洞口所在的大致位置。

但要挖開厚達數十丈的積雪和已坍塌的冰窟,談何容易?

兩人雖是北海仙林的頂尖高手,一無稱手的器械,二無挖掘的經驗,進展的極為緩慢,還需時時提防下一次的雪崩。

見著小蛋和羅羽杉安然無恙,連素來孤傲冷峻的鬼鋒,唇角亦掛出一絲笑容,說道:「很好,不必再挖坑了。」

小蛋看到鬼鋒潔白的衣衫上粘滿雪泥冰層,那柄令天陸正魔兩道無數高手為之膽寒的破心雪劍此刻滿是冰霜,心下不由感動。

但他尚未開口,鬼鋒忽然「咦」了聲,眉宇微揚,左掌「呼」地挾起漫天雪霧拍向小蛋:「看掌!」

小蛋一愣,卻無暇多想,身形側轉掩住羅羽杉的嬌軀,雪戀仙劍一式「擲地有聲」破空疾劈,蕩起一蓬雪亮光華。

「砰!」劍氣掌風凌空相交,小蛋的身子一晃順勢往後滑出三尺,吐了口濁氣,愕然望向鬼鋒。

鬼鋒收掌佇立,拂視過小蛋隱隱透著玉光的眉心,頷首道:「不錯,如今你可以向鬼某挑戰了。」

小蛋這才明白鬼鋒是看出自己修為大進,有意試招。他一收雪戀仙劍,赧然道:「當年在翠霞山上我冒昧提出挑戰,實是不知天高地厚。」

尹雪瑤眺望峰頂,說道:「咱們還是先上去,誰能說得准稍後會否還有雪崩?」

於是四人與霸下齊齊登上峰頂。

極目遠眺,四圍冰海蒼茫,黑壓壓的海平面在星光的照耀下泛起一點點銀色的光芒,一片的舒遠靜謐,哪還想得到幾個時辰之前,曾有過一場石破天驚的雪崩,幾乎將幾人活埋。

鬼鋒因連番大戰真氣耗損不少,便在雪峰頂上擇了一處平坦背風的所在自行打坐調息。

霸下卻纏上了尹雪瑤,追在她身後問道:「尹婆婆,你先前布在洞口的紫色藥粉,是用什麼毒物煉制的?實在太厲害了。」

尹雪瑤正盤算著什麼,心不在焉道:「你問這些做什麼?」

霸下笑嘻嘻道:「近水樓台先得月啊。擺著身邊這麼一位用毒的大行家不請教,往後錯過了這村,可就沒那個店了。」

尹雪瑤道:「你如果今後對我恭敬些、聽話些,或許哪天心情好的時候,我會考慮告訴你。」

霸下問道:「那今天晚上你的心情好不好呢?」

尹雪瑤瞟了眼崖邊的小蛋和羅羽杉,沒好氣道:「不好。」

霸下也不氣餒,接著追問道:「那明天你的心情是否會好?」

尹雪瑤聽它東拉西扯,頗覺不耐煩,突然省悟道:「哎喲,這小烏龜是故意纏著我,好讓小蛋和姓羅的女娃兒獨處。它的腦殼雖小,卻滑頭得很。」

她正想著,那邊霸下兀自無休止地在她耳邊問道:「那後天呢,大後天呢,還有大大後天和大大大後天,你的心情會不會好一點點呢?」

小蛋和羅羽杉坐在崖邊,聽著霸下喋喋不休地糾纏尹雪瑤,不禁相顧莞爾。

小蛋源源不絕將真氣輸入羅羽杉體內,讓她不致寒冷。

羅羽杉幽幽一歎,道:「南海的夜晚也是這般的遼闊美麗,卻暖和了許多。」

小蛋知她動了思鄉情思,歉道:「如果不是為了找我,你早已回了南海。」

羅羽杉溫柔一笑,纖手按在他的手背上輕輕一握,道:「可那樣我也就見不著眼前這冰天雪地的奇景啦。」

小蛋心頭一熱,脫口道:「只要你喜歡,我陪你一直看。」

羅羽杉清麗絕俗的秀顏上煥放出醉人的光彩,聲若蚊蚋道:「這可是你說的,不許騙人。」

只在一瞬間,小蛋心頭卻湧上苦澀的滋味,默然道:「我還可以有多少時間這樣陪著她看海?我的未來,連我自己都不清楚,又怎麼可以對她空口許諾?」

但看著羅羽杉充滿期待的俏臉,他卻實不願令身旁的心上人再有一絲憂傷,強笑道:「不會,我一定會記得。」

羅羽杉滿心喜悅,毫不見疑,沉浸在無限的快樂中,只覺得數萬里風霜險死還生,亦是值得。

縱是再苦再險十倍百倍,哪怕付出所有,都業已值得……

兩人不再說話,靜靜地欣賞著月色下的冰海。

濤聲起伏波蕩,羅羽杉漸漸進入夢鄉,唇邊猶漾著一縷甜蜜的笑意。

然而光陰終是在無聲無息堶董t的流逝,東方的天際徐徐露出了魚肚白。

尹雪瑤走到兩人身後,低咳了聲:「天亮了。你是留下來,還是跟我走?」

小蛋一震,彷似從美妙的夢境中醒來,看著羅羽杉熟睡的面容,小聲道:「再等我一小會兒。」他小心翼翼地抱著羅羽杉站起身,走向鬼鋒。

鬼鋒已運功醒轉多時,見小蛋走來,微微蹙眉道:「怎麼,你要將她托付給我?」

小蛋點點頭,道:「我要和曾婆婆去太虛觀,設法營救小寂,羅姑娘便拜托您照料了。」

鬼鋒沒有接,問道:「羅姑娘醒來後不見了你,我如何向她說明?」

小蛋淡淡一笑,道:「您什麼也不用說,她會明白的。」

鬼鋒搖頭,道:「我去救小寂,你留下來照顧她。」

小蛋跟著搖頭,道:「我還想請問你一件事,你知道丁叔他們去哪堣F麼?」

鬼鋒聞書,已猜到小蛋的心思,回答道:「我聽他說起,要前往弦月島尋找丁寂。你是想讓我去傳訊?」

小蛋沒說話,抱著羅羽杉向他深深一躬,久久不起身。

鬼鋒沉默片刻,從他懷中接過羅羽杉,一字一頓道:「好吧,我答應你。」

小蛋的手上一空,就像自己的心也一下被掏空了般,上下無著的難受。

這一放手,還能再見到她麼?她定會怨我,可我又豈能置小寂的生死不顧?

念及盛年曾經向自己說起;我之所至,便是值得」,小蛋深吸一口氣道:「拜托了!」

鬼鋒沒有回答,小蛋已義無反顧地轉過身去,走向尹雪瑤。因為他相信,以鬼鋒的為人,當他重新接過羅羽杉的一刻,即已表示自己將用性命護得這少女的周全。

霸下大搖其頭道:「乾爹,你不等乾娘睡醒麼?」

小蛋搖搖頭,道:「小龍,你也留下吧。有你陪著羅姑娘,她會開心些。」

霸下心媟Q著,這世上惟一能令乾娘開心的,恐怕也只有乾爹你自己了。你走了,留下我又有何用?它猛然靈光一閃,霍然明白,小蛋是預感到此行凶多吉少,有意藉著這個緣由將自己也留了下來。

「不!我跟著乾爹,小命不要也會保護乾爹平平安安地回到乾娘身邊。」霸下堅決道。

小蛋心頭沒來由地一寒,道:「別說這些不吉利的話。」

尹雪瑤盡管始終不發一言在旁等候,彷佛對此全無感應,內心堳o波起潮湧,暗暗思忖。

「我雖說答應幫他去救丁寂,可事實上不過是藉著這個由頭別有所圖。這麼欺騙他,是否應該?他如果知道了我的真正用心,又會否憤而翻臉?」

想到這堙A尹雪瑤不自覺地輕輕搖了搖頭,似是自我的安慰,在心媢鵀菑v道:「不會的,這傻小子從不對人提防,怎會發現我的心思?就算知道了,他那麼好的脾氣,十有八九也不會翻臉,最多自己一個人生會兒悶氣罷了。」

小蛋見尹雪瑤若有所思,說道:「曾婆婆,你還有什麼事要交代麼?」

尹雪瑤微笑道:「不必了,咱們走罷!」逕自禦風而起,說道:「小蛋,我幫你救人,但你也需答應我一件事。」

小蛋騰到空中,問道:「什麼事?」

尹雪瑤遙望遠方初升的朝霞,悠然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真氣流轉,一蕩衣袖,已向東北方向飛去。

小蛋忍不住回頭望向雪崖,鬼鋒和羅羽杉的身影在晨風中不住地變小。

似做了最後的訣別,他狠狠一甩頭,攜著霸下加催真氣,追上了前面的尹雪瑤。

兩人各有所思,一路無語。約莫飛行了兩個時辰,前方的海面上出現一座巍峨的冰山,遙遙見到山坳埵謋萰菑@棟規模龐大的道觀。

尹雪瑤放緩了速度,說道:「前面便是太虛觀了,咱們先混進去。記著,你們兩個只管閉緊嘴巴跟著我,聽我的吩咐行事。」

小蛋自無異議,霸下卻道:「我打噴嚏時能不能張嘴?」

尹雪瑤似笑非笑地看著它,道:「當然可以。不過噴嚏最好打得輕些。」

霸下奇道:「這是為何?」

尹雪瑤輕笑道:「我是提醒你,萬一太過用力,不小心吸入些紫色呀、粉紅色呀這些五顏六色的粉末,未免糟糕。」

霸下打了個激靈,趕緊死死把嘴巴閉上,果然連大氣都不敢呼上一口。

忽地,尹雪瑤收斂笑容,抬眼望向前方。從道觀外的一片雪松林內,騰起兩道白影,倏忽掠至近前,攔住了兩人的去路。

太虛觀的人終於露面了。

上篇:第十二集 海誓篇 第四章 破而後立    下篇:第十二集 海誓篇 第六章 以毒攻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