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第十二集 海誓篇 第六章 以毒攻毒   
  
第十二集 海誓篇 第六章 以毒攻毒

尹雪瑤停住身形,向對面的兩名道僮略施一禮,道:「小妹姓段,旁邊這位是我的兄弟,今次特來拜訪貴觀觀主。」

小蛋一怔,心道曾婆婆怎地說自己姓段?再一轉念,猛的明白,段是短的諧音,自己姓常,她便姓段。

左首那道僮年紀略長,看上去地位似乎也比同伴高些,稽首還禮道:「不知兩位要見敝觀觀主有何見教?」

尹雪瑤早編好了說辭,想也不想便回答道:「我們姐弟本是慕名而來,希望和貴觀的霧流道長談一筆交易。」

不料左首的道僮生硬道:「段仙子只怕弄錯了。敝觀乃清靜修行之地,從不與人談什麼交易。您若想做買賣,可以前往七千里外的南陲小鎮上。」

尹雪瑤卻毫不感意外,裝出詫異的模樣道:「莫非我走錯了地方,這不是太虛觀?」

左首道僮道:「這里當然是太虛觀,但從不和人做生意。」

尹雪瑤不甘道:「可我分明聽人說起,只要出得起價錢,就能通過貴觀從老板那兒買到曠世絕學的秘笈。難道是那人騙了我?」

左首道僮道:「多半是這樣了。段仙子,請回罷!」

尹雪瑤驀然眼眶一紅,望著小蛋,泫然欲泣。

「好兄弟,我們不遠萬里九死一生地尋到太虛觀,本以為能換得絕世劍法替爹娘報仇,沒想到還沒進觀就被兩位小道長拒之門外……

「看來這血海深仇咱們這輩子都是報不了啦,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你自己回家吧,姐姐不陪你了!」說著舉掌往額頭拍落。

小蛋明知她在演戲,也只能假戲真做,急抬手架住尹雪瑤的手腕,驚叫道:「姐!」

兩名道僮相互對視了一眼之後,還是左邊那年紀稍長的說道:「段仙子,你若自盡在咱們觀門外,豈不是敝觀的罪孽?天下之大,也未必只有從敝觀才能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尹雪瑤知道有門,暗自欣喜,臉上卻愈加哀傷道:「可我還能到哪埵A找到願意將自家珍貴絕學傾囊相傳的人?小道長,求你了!」

就聽左首那個道僮歎了口氣,道:「好吧,段仙子請稍等片刻,小道進去稟報觀主。假如他老人家閉門不見,咱們也沒法子。」

尹雪瑤含淚喜笑,感謝道:「有勞兩位小道長,我們姐弟若能報得父母大仇,定會記得兩位的大恩大德!」

左首那道僮見尹雪瑤梨花帶雨,又苦苦地哀求自己,禁不住真的動了同情之念,頷首道:「我盡力而為就是。」留下同伴監視兩人,進入觀內。

過了半頓飯的工夫,他重新出來,臉上帶著喜色。

尹雪瑤見狀心中一定,知道大功告成了。果然,那道僮說道:「敝觀主已同意接見二位,請隨小道來。」

尹雪瑤自然又是一番感謝,直讓那道僮覺得自己委實是天底下最為俠義之人。

三人進了太虛觀,由道僮引到一問雅致靜謐的客廳中。

只見一名雪袍老道神情倨傲,高坐在正中,身後侍立著一對小道僮,一男一女至多十五六歲年紀,猶如金童玉女般。

這雪袍老道明明曉得有人進來,卻眼皮也不抬一下,自顧自品茶。

那道僮面色恭謹,施禮道:「啟稟觀主,段仙子姐弟二人帶到。」

雪袍老道慢條斯理地放下杯盞,手輕輕一揮。那道僮躬身退出客廳,走過尹雪瑤身邊時用極低的聲音道:「觀主心腸最軟,你不妨多多哀求。」

小蛋心道:「這小道士心地倒也不錯。」忽發現雪袍老道眼睛堨芒一閃,目送那道僮出了客廳,猛地恍然大悟道:「他的話音雖低,那老道修為精湛,豈有聽不到的道理?那是在拍觀主的馬屁了。」

可如此一來,也等於用話擠兌住了雪袍老道,無形中還是在暗幫尹雪瑤和小蛋。

盡管小蛋此行並非真為尋求什麼絕學而來,可仍不禁感念這道僮的善意。

尹雪瑤等了半晌不見雪袍老道發話,暗自慍怒道:「好你個牛鼻子,稍後定讓你曉得我的厲害。」

她作出一副誠惶誠恐的神情,小聲問道:「您就是霧流道長麼?」

雪袍老道好像直到這刻才發現兩人的存在,頷首道:「貧道正是,段仙子想用什麼和敝觀交易?」

尹雪瑤道:「普通的物事恐不入道長的法眼,我們想只有用它和您交易了。」說著玉指往小蛋肩上的霸下一指。

霸下大吃一驚,剛想出聲抗議又記起先前尹雪瑤的警告,生生忍住。

霧流道人的眸中爆出一團寒光,目不轉睛地打量霸下許久,道:「一只骨瘦如柴的小烏龜,能換什麼?」

霸下口不能言,心堳o破口大罵道:「你這老雜毛才是烏龜!」

尹雪瑤道:「以道長的眼光,定能看出它是龍子霸下。我們不敢貪多,只求貴觀能賜下一套『大周天劍法』。」

霧流道人「哦」了聲,問道:「段仙子怎知敝觀藏有『大周天劍法』的秘笈?」

尹雪瑤胸有成竹地回答道:「我們姐弟是受了一位姓司徒的先生指點。」

霧流道人目光一閃,又握起杯盞道:「可是司徒三絕?」

尹雪瑤猶豫了下,道:「他未曾告訴我們真名,也不知是不是道長說的這人。」

司徒三絕的名字自然是她從鬼鋒的口中知曉,移花接木地用在了這堙C

可尹雪瑤畢竟閉關修煉冰蠶九變多年,實不清楚司徒三絕早已身陷知綠谷,如何還能分身出來,指點所謂的段家姐弟?

霧流道人不動聲色,道:「想來就是他了。若是旁人引薦,貧道或許會斟酌再三,但兩位既然是司徒三絕引薦來的,我自無推托之理。」

尹雪瑤面露喜色,道:「這麼說,道長您是答應了?」

霧流道人點點頭,起身道:「兩位請稍坐片刻,貧道去取契約。」

他率著兩名小道僮前腳剛走,霸下立馬怒道:「你敢把我賣給那臭老道?」

尹雪瑤淡然道:「賣了你又如何?還能落得耳根清靜。」

小蛋暗舒靈覺,知道外面無人監聽,便問道:「曾婆婆,咱們真要跟他做交易麼?」

尹雪瑤道:「當然是假的。依照鬼鋒的說法,太虛觀只是方丈仙島的一個門面,絕不可能將大量的秘笈藏在觀中。這些東西多半還是放在島上。咱們假意進行交易,再暗中跟蹤去取秘笈的人,自然會找到正主。」

霸下聽了仍是不服不忿,嘀咕道:「那你也不能把我給賣了啊。」

廳外腳步聲響,先前離開的兩名小道僮各端了一個托盤進來。

一個上面放的是茶水,另一個上面則擺了幾碟糕點。

那男道僮彬彬有禮道:「觀主正去取契約,惟恐兩位久候,特命我們奉上茶點。」

尹雪瑤接過杯盞,感激道:「道長實在客氣,讓我們姐弟消受不起。」

男道僮將另一杯茶雙手奉給小蛋,說道:「兩位請慢用。這是敝觀專以待客的『煞人香』,有甯神補氣之效。」

尹雪瑤端起茶盞,似在輕吹上面的茶末,掩住朱唇傳音入密道:「這是迷藥,將我的解藥含入口中,然後將茶喝去小半,跟著我裝昏迷。」

小蛋一驚道:「敵情我們已教霧流道人看出破綻了?若非曾婆婆是使毒的大行家,咱們不免要茶來嘴咽,毒來肚吞,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驀地嘴堣@苦,卻是尹雪瑤借飲茶之際用袍袖掩住了他的臉面,將一顆黑色的丹藥塞入了小蛋口中。

小蛋含住解藥,有恃無恐地喝了兩口煞人香,然後就等著尹雪瑤倒地。

「匡啷!」尹雪瑤手上的杯盞松落碎地,身子一晃花容失色道:「這茶——」她緩緩地軟倒在座椅堙C

小蛋見狀有樣學樣,惟恐自己神色扮得不像露出端倪,只叫了聲:「姐——」腦袋往旁邊一垂,也閉上了眼睛。

霸下早看到尹雪瑤將解藥送到小蛋口中,見乾爹昏迷也不驚惶,反暗笑道:「真是近墨者黑,近朱者赤。我乾爹那麼老實的一個人,認識尹婆婆才幾天,就學會騙人了。既然要騙,那就大家一起騙吧!」

它「哎喲」大叫,沖著兩名道僮喝問道:「你們在這茶堜韙F什麼東西?」

那女道僮咯咯嬌笑道:「我們什麼也沒放啊。不過這茶既叫做『煞人香』,喝下去豈有不倒的道理?咱們早有提醒,要怪就怪他們兩個沒聽明白。」

這時廳外一聲冷笑,霧流道人走了進來,不屑地掃過昏倒在座椅上的尹雪瑤和小蛋,哼了聲道:「就這點道行,也敢來太虛觀搗亂?」

他走上兩步,正要運指禁制小蛋的經脈,不意聽見身後兩名道僮「啊」了一聲,「撲通、撲通」先後倒地,口吐白沫,神情痛苦。

霧流道人凜然一驚,猛感到胸口一陣強烈噁心,頭暈目眩,四肢酸軟無力,便要步兩名弟子的後塵往後軟倒。

好在他的修為遠勝過那兩名小道僮,急忙運氣驅毒,護持心脈。

一旁假裝昏迷的尹雪瑤突然從座椅媦u起,運指如風在霧流道人背上連點數記。霧流道人猝不及防,只覺背上一麻,剛剛凝聚起來的真氣立時渙散,身子也跟著軟倒在地,「嘿」地嗆出一口氣味刺鼻的白沫。

小蛋見尹雪瑤得手,趕緊起身側耳聽了聽廳外的動靜,隨即將廳門關上。

霧流道人驚駭變色,強忍住又一口湧到嘴邊的酸水,叫道:「你們——」

尹雪瑤俯身一掌虛按在霧流道人心口上,警告道:「道長最好安分點兒,否則第一個吃虧的是你自己。」

霧流道人驚疑不定地望著尹雪瑤,問道:「你怎麼沒有中毒?」

尹雪瑤從口中吐出那顆黑色的丹藥,冷道:「這等不入流的迷藥,也好意思拿出來暗算我?」

她剛才喝了口煞人香,眼角余光果然看到那兩名小道僮臉上微微露出了喜色,當下施出了袖內暗藏的「聞香三步癲」。

此毒無色無形,惟帶有一絲淡淡的麝香氣息,乃最厲害不過的迷藥。霧流道人自以為得手,渾沒料到尹雪瑤會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待察覺不妙時,已然中招。

他這時才明白自己今日撞見了極難纏的對手,竭力鎮定心神道:「你們究竟是什麼人,想要干什麼?」

尹雪瑤微笑道:「我們是誰,道長無需知道。只想麻煩閣下送咱們上方丈仙島。」

霧流道人臉色一變,心道:「這兩人果然是有為而來!」

他起初以為尹雪瑤和小蛋暗算自己,乃是為了強索各家絕學的秘笈,心里並未太過驚慌。等尹雪瑤此時說明了真實來意後,才感到事情棘手。

他雖貴為太虛觀觀主,可也僅是外表光鮮,無甚實權。而擅自攜帶外人進入仙島,乃十大禁忌之一。一旦被查出,非但太虛觀觀主做不成,還要遭受生不如死的酷刑懲罰,想一想都教人不寒而栗。

霧流道人心念急轉,說道:「好,貧道帶你們上島。先將解藥給我。」

尹雪瑤卻沒有動,冷笑道:「先將我們誘到後面的『百毒園』,利用園中暗設的陣法脫身,再放出毒物偷襲,此計對也不對?」

霧流道人被尹雪瑤說破自己盤算的毒計,又驚又怒,強自硬撐道:「你既信不過貧道,我也無話可說。」

尹雪瑤搖搖頭,眼神塈t著一絲憐憫,道:「看來道長是想再吃點苦頭……」

霧流道人一寒,不曉得尹雪瑤會用何種惡毒的手段對付自己。但想到若放外人上島受到的酷刑,把心一橫,色厲內荏道:「悉聽尊便,貧道若皺一皺眉頭,就不算好漢。」

尹雪瑤運用讀心術將霧流道人的心思瞧得明明白白,尋思道:「不知方丈仙島有何種刑罰,居然讓這老道畏懼至此。我縱嚴刑逼供,也不一定能撬開他的嘴。」

她犯著躊躇,小蛋已在旁蹲下身,看著霧流道人道:「道長,我有一位名叫丁寂的朋友,是否被囚禁在方丈仙島上?」

霧流道人聽尹雪瑤要用刑,心堣]是極怕,不過硬撐著頭皮不敢屈服而已。見小蛋發問,暗自轉念:「我能拖一刻算一刻,待外面的弟子發現情形不對,自會設法解救。」

他故意擰起眉頭,似乎是在努力回憶丁寂這個名字,喃喃道:「丁寂?聽上去頗有些熟悉,是不是一個四十多歲模樣的中年大漢?」

小蛋知他在拖延時間,也不著急,搖頭道:「還要年輕些,只有不到二十歲。」

霧流道人作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道:「是了,我記起來了,最近的確有個二十余歲的年輕人被送到方丈仙島。不過他是不是你要找的人,貧道就不敢保證了。」

霸下怒道:「乾爹,這老道一點兒也不老實,先給他點苦頭嘗嘗。」

小蛋道:「咱們是來找道長打聽小寂下落的,用毒暗算他已是不妥,豈能再用強?」

霧流道人聞言暗喜道:「這小子修為甚高,腦子卻不太靈光。」他念頭尚未轉定,驀地感到腦袋一沉,暈暈乎乎地直想睡了過去,不由又是一凜道:「那妖女用的迷藥好生霸道!」

朦朦朧朧堙A小蛋的聲音彷佛從極遙遠的天外傳來道:「道長可知丁寂被關在什麼地方?」

霧流道人打了個哈欠,順口答道:「他被軟禁在知綠谷堙C」

霸下一愣,詫異道:「這老道怎一下子變得這般配合?」再看霧流道人眼眸混濁,表情麻木,頓時明白了過來,竟是小蛋運用「盈虛如一」的心法,將他的神智完全控制。

小蛋不疾不徐,又向霧流道人詢問了半晌方丈仙島的情況,然後轉頭望向尹雪瑤。

尹雪瑤低聲道:「你問問他,從這兒如何前往方丈仙島?」

小蛋將尹雪瑤的問題向霧流道人重複了一遍,他木然回答道:「這座客廳的後堂有一座傳輸法陣,能直接將人送到云闕宮中。」

小蛋繼續問道:「這秘密太虛觀中除了道長,還有誰清楚?」

霧流道人望著地上昏死過去的兩名小道僮,道:「還有他們兩個。」

尹雪瑤朝小蛋點點頭。小蛋會意,說道:「那便有勞道長為我們帶路了。」

霧流道人的修為本是不弱,奈何先中了尹雪瑤的聞香三步癲,又被她封住經脈,一個大意下才被小蛋用盈虛如一控制了心神,而今欲振乏力,機械地回答道:「是。」身子一起,卻又踉蹌跌倒。

尹雪瑤彈指解開霧流道人的經脈禁制,一把將他從地上提起,掌心暗蘊勁力貼在對方的後心上以防萬一,說道:「小蛋,將那兩個小道僮也帶上。」

小蛋一手一個提起小道僮,跟在尹雪瑤和霧流道人身後,進了後堂。

霧流道人打開了古董架後的一道暗門。

眾人進到堶情A暗門自行關閉,「呼」地一聲四壁上的火燭應聲亮起。

只見方圓三十余丈的暗室堙A孤零零佇立著一座七星法壇,卻是空無一人。

霧流道人邁步走上法壇,尹雪瑤道:「小蛋,脫下他們的道袍,將人留在這里。」

依她的本意,這兩個小道僮留著也是禍患,遠不如一掌斃了的乾淨。但料想小蛋不會同意,又知聞香三步癲的藥力可達七天,兩個小道僮在此無人解救,當不會節外生枝。

小蛋依言除下了兩人的道袍,尹雪瑤道:「你穿上那男道僮的,另一件留給我。」原來她是要扮作這對金童玉女,好隨行在霧流道人身後。

當下兩人換奸衣衫,束上道簪,周身上下收拾得毫無破綻。只是尹雪瑤穿的那件道袍略略短了點兒,但想來也不會引人注目。

小蛋一聲吩咐,霧流道人啟動傳輸法陣,三人站立的法壇下陡然升起一圈耀眼的乳白色光柱,一晃神間猶如騰云駕霧,耳邊「嗚嗚」風響撲面。

須臾之後腳下一實,周圍的光柱徐徐下沉,三人已置身在另一座七星法壇上。

尹雪瑤不著痕跡地挾著霧流道人定睛打量,法壇外是一間空蕩蕩的廳堂,紅燭高燒劈啪作響。

「吱呀」一聲,門開處走進兩名赤身力士,向霧流道人躬身禮道:「參見道長!」

尹雪瑤說道:「我家觀主遭人暗算,中了劇毒,不能開口。你們兩個不必多禮,各自退下。」她的語氣素來冷傲,倒也暗合霧流道人一貫的作風。

兩名赤身力士哪曾預料得到霧流道人會被人控制了心神,形同傀儡?雙雙一禮道:「是!」退出了門外。

尹雪瑤挾著霧流道人在前,小蛋將霸下藏入懷中在後,徑直出了廳堂。

外面的長廊兩頭都被封死,卻也難不倒他們。

霧流道人打開暗門,眾人穿行而過,來到一座大殿堙C殿中守值的道上見是霧流道人,也不疑有他,恭恭敬敬地施禮問安。霧流道人視若無睹,走出大殿。

殿外云氣彌漫,陽光溫煦,清風吹拂堸e來醉人心肺的草木清香。

小蛋低聲問道:「曾婆婆,接下來咱們往哪兒走?」

按照常理,既到了方丈仙島,自應設法混出云闕宮前往知綠谷解救了寂。尹雪瑤卻道:「你問這老道,灩光潭在哪兒?」

小蛋問了,霧流道人的表情卻越發迷惘,搖頭道:「我不曉得。」

尹雪瑤一怔道:「按說灩光潭就在云闕宮內,這老道怎會不清楚?難道已改了名字,還是此處的秘密已被他們有所得知,嚴加封鎖了起來?」

她一時無計,便挾著霧流道人繼續前行,穿廊過閣,進到一座幽靜的花園堙C

尹雪瑤打量四周,正考慮是否將霧流道人就地解決,免成累贅,驀地靈台警兆一起,急忙拉著小蛋引入花叢之後。

但見數丈外有兩名妙齡道姑陪著位年輕人從旁走過,因三人皆背對著自己,尹雪瑤看不到他們的面容,心念一動道:「不如我擒下這三人,再拷問一番。」

她松開霧流道人,潛行匿跡欺近到三人背後,突施冷箭將兩名道姑點倒,隨即立起玉掌向那年輕男子的背上劈落。

不料對方見機極快,甫一察覺背後惡風不善,也不回頭,低喝道:「什麼人?」身形藉著掌風斜斜飄出,反手掣出仙劍向尹雪瑤劈來。

尹雪瑤一驚道:「糟糕,這人身手不弱,我們的形跡怕要暴露!」

她揮袖蕩開仙劍,正要再攻,卻聽小蛋在後叫道:「小寂!」

上篇:第十二集 海誓篇 第五章 海天之誓    下篇:第十二集 海誓篇 第七章 去留之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