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仙羽篇 第一章 天羅地網   
  
仙羽篇 第一章 天羅地網

“沖進去!”隨著飛流道人一聲令下,三名白衣道士掣出仙劍,帶頭闖入暖云閣。

他們原本和方才中毒倒斃的兩名同伴同屬一組,剛好可以組成一座五行劍陣。如今死了兩個,劍陣瞬時土崩瓦解,但聽得飛流道人的號令,仍是毫不猶豫地沖進了暖云閣,不敢有絲毫遲疑。

三人一入廳門,鼻子里卻猛地聞到一股微甜的奇異氣味,這才發覺空氣里不知何時飄起一蓬若有若無的淡紫色煙霧。

想那尹雪瑤布下的“紫夢仙蘿”是何等的厲害,連赤琉飛蜈那般凶悍的北海魔物,亦是當者立斃,這三名尋常白衣道士又如何當得?

只聽聞“撲通、撲通、撲通”三人紛紛軟倒在地,面色醬紫,身軀只抽搐了兩下,連哼都來不及哼一聲即已斃命。

後頭的一眾白衣道士見狀,大驚失色之下,不約而同地停下了前沖的身形。

只這稍一耽擱,小蛋的雪戀仙劍振臂虛劈,在面前打開一扇星門,已施展“十三虛無”的遁術,與尹雪瑤、丁寂和霸下齊齊消失在星門之後。

“呼──”星門乍現,三人一龍彈射而出,堪堪飄落在暖云閣東北院牆外的一排赤身力士身後,與小蛋事先預測的位置幾不差分毫。

這群赤身力士約有十余個,每人手里都提著只用藍色厚布蒙起的鐵籠,正目不轉睛地監視著院牆內的狀況,任誰也料不到小蛋等人竟會神不知鬼不覺地穿越數十丈距離,出現在他們的身後。

待他們驚覺身後有異,倉促回頭,已被小蛋、丁寂、尹雪瑤和霸下如切瓜砍菜般盡數打翻在地,想報警亦是不及。

丁寂扯落一只鐵籠上蒙著的藍布,輕笑道:“讓我瞧瞧,籠子里藏的是什麼寶貝?”

藍布扯開,只見鐵籠中密密麻麻擠滿了三十余只銀灰色的蜘蛛,每一只都有嬰兒的拳頭大小,一雙薄如蟬翼的淡綠色翅膀收在肋間,模樣異常的猙獰惡心。

耳中只聽得尹雪瑤的低喝聲道:“快躲!”

話音未落,外圈七八只見著光亮的銀灰色蜘蛛,突然噴出一束束粘乎乎的灰白色蛛絲,快逾閃電“嗤嗤”有聲,朝著丁寂激射而至。

丁寂本想揮袖蕩開,電光石火間猛轉念道:“尹仙子要我『快躲』而不是『快擋』,雖一字之差但其中必有道理!”

當下使出“穿花繞柳身法”中的“飛絮”一式,身軀舒展升騰,斜斜朝後飄出,于間不容發中躲開了蛛絲。

那數縷蛛絲沒打著丁寂,力盡而墜,擊中了數丈外一名躺倒在地的赤身力士身上。這赤身力士被制住了經脈,身不能動,口不能言,神智卻十分清醒。眼見蛛絲落到自己胸前,頓時驚駭欲絕,喉嚨拼命扯動,奈何發不出一絲聲音。

“嗤──”蛛絲粘著處,赤身力士胸前裸露的古銅色肌膚頃刻潰爛化膿,冒出一股極為難聞的酸臭氣味,熏得眾人腦袋一暈。再看這赤身力士,全身發綠,已氣絕身亡,肌肉和五髒六腑兀自不停地腐爛。

霸下探著小腦袋問道:“這是什麼鬼玩意兒?”暗忖自己有龍甲護體,未必就怕了這毒物,但也不願真格去試上一試。

尹雪瑤漠然注視著那灘赤身力士化成的膿水,回答道:“雪炎蛛,赤琉飛蜈見了牠,也得躲。咱們趕緊離開這兒!”

小蛋目睹那赤身力士的死狀淒慘,暗道若非三人出其不意將這群赤身力士轉眼制服,容得他們放出雪炎蛛來,後果實在令人不寒而栗。

尹雪瑤在前引路,低聲道:“咱們先找個地方藏身,等風頭過去再查尋灩光潭。”

三人修為均高,兼之對手的注意力大半集中在暖云閣左近,一時半刻尚不及重新調防,故此在云闕宮中隱形匿蹤而行,如入無人之境。

不一刻,潛入到距離暖云閣三百丈開外的一座幽靜園林內,將兩名守值的小道僮制住,挾入書齋內一問,才知這座“纖塵小築”乃飛流道人的駐駕之地,眾人無巧不巧居然闖進了他的老巢。

丁寂點昏兩名小道僮,說道:“這兒不錯,咱們可以歇一會兒了。就讓飛流道人在外面瞎折騰吧,最好將整座云闕宮都掘地三尺,搞個天翻地覆,咱們先在他的纖塵小築里玩玩。”

小蛋站在書齋窗台前,默運“森羅萬象”心訣在園內巡視了一轉,發現最近的守值道僮也在二十丈外,且隔了兩道門禁,于是收回靈覺道:“奇怪,剛才在暖云閣內,飛流道人為何不直接放出雪炎蛛攻擊咱們?”

丁寂神色一動,卻沒開口。

尹雪瑤看了他一眼,道:“這恐怕是鶴仙人的授意。雪炎蛛絲稍一碰觸,便毒發無救。也許鶴仙人在沒得著小寂消除戾氣的運功心訣前,還舍不得讓他死!”

話音未落,突然屋內三人靈台生出警兆,耳中就聽“喀喇喇”一陣轟鳴,書齋上方的屋頂驟然破裂,磚瓦橫飛,煙塵四起,一串“嗤嗤嗤嗤”密集的破空聲隨即響起,從塌落的房頂上,激射下數十枚閃著碧芒的毒針。

尹雪瑤眼捷手快,雙袖飛舞,卷起大半的毒針一蕩一引,反打向來處。

“叮叮叮叮──”從房頂上射落一束青銅色劍光,將毒針盡數激飛。飛流道人身劍合一,從天而降,揚聲喝道:“大膽小賊,這回看你們再往哪兒逃?”

小蛋不由疑道:“為何這麼快他就發現了我們?”反手掣出雪戀仙劍,使出一式“擎天柱石”,劍尖上挑,以攻對攻迎向飛流道人。

“砰砰砰砰!”書齋的四壁窗門陡然被人踹開,二十多名白衣道士洶湧闖入,五人一組布成劍陣,將尹雪瑤和丁寂圍在正中。

“鏗!”小蛋人在空中,與飛流道人雙劍一交,光花迸閃,劍氣卷蕩,均自感到右臂微微酸麻,暗暗吃驚對方修為不弱。

飛流道人身形翻騰,居高臨下,禦動松痕古劍幻出層層真假莫辨的光瀾,排山倒海般宣泄而下。

所謂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沒有。僅僅一個回合,小蛋已覺察出對方的修為已超出雪流道人半籌,更遠高于天流、霧流這干方丈仙島的一流高手。

但他自出道以來,雖屢遭強敵,常常被動挨打,但從來心中毫無驚慌畏懼之情。

此刻催動三氣合一,也不管對方哪一劍是佯攻,哪一劍是真劈,雪戀仙劍光芒大盛,徑自刺向飛流道人小肮,正是天照九劍中的一式“披荊斬棘”。

飛流道人低咦一聲,慍怒道:“這小子怎麼盡使些拼命招式?”

他不曉得小蛋有烏犀怒甲護體,即便捱上一兩記松痕古劍也無大礙,出于對自身安全的考慮,他只得中途變招,振腕疾劈,“鏗”地激響,兩人又對了一劍,仍舊平分秋色,難見伯仲。

飛流道人暗忖,自己是方丈仙島除百流道人之外的二號人物,占著先手卻一連兩招徒勞無功,頗覺顏面丟盡,當下左手掌如刀般泛起一層蒙蒙碧光,斜斬小蛋後頸。

小蛋鼻子里聞到一股若有若無的腥臭味道,情知對方掌中蘊毒。

但依仗著烏犀怒甲和聖淫蟲的雙重防護在身,也不懼它,有心試一試自己現下的功力進境,吐氣揚聲,翻左掌,一招“大寒七式”中的“蒼山負雪”向上封架。

“砰!”雙掌交擊,小蛋震落于地,順勢往後滑出兩尺,卸去對方掌勁,手上膚色如常,當即放下心來,卻也知道自己的掌力較之飛流道人兀自略遜半籌。

飛流道人瞧出便宜,不待小蛋調勻內息,又是一掌當頭劈落。

小蛋錯步退後,彈指射出一束聖淫蟲絲,纏向飛流道人左腕。

飛流道人見其形詭異,亦不敢大意,掌勢一斂大袖拂出。

“啵!”聖淫蟲絲擊中袖袂也不彈落,緊緊吸附其上迫出一股森寒的毒勁。

飛流道人一愕道:“這是何物?”心念未落,一股寒氣透衣,左臂竟微感麻木,連運轉的真氣都為之一滯。他大駭之下趕忙猛力揮袖,運勁疾振,堪堪將聖淫蟲絲從袖衣上甩脫。

只這一耽擱,小蛋已緩過氣來。

他騰身而起,雪戀仙劍一式“一諾千金”遞向飛流道人胸口,劍勢凝重遲緩,彷似蘊藏著千百變招。看似鋒芒直指對方的胸前,實則劍氣籠罩飛流道人的全身上下,無一不是可攻之處,端的防不勝防。

自小蛋在瀛洲仙島上得丁原指點,悟出快慢緩急之道以來,時至今日終于能夠學以致用,與這一式“一諾千金”融會得天衣無縫,威力倍增。

飛流道人目不轉睛凝視劍鋒,急切間,居然看不出這一劍究竟會攻向何處?眼見雪戀仙劍一寸寸朝身前迫近,他猛然一聲厲嘯向後飛退,左袖凌空攝過一張紅木座椅往劍鋒上擲去。

“砰!”堅硬的紅木座椅尚未欺近三尺之內,即被雪戀仙劍迸發出的螺旋氣勁絞得粉碎,化作漫天飛塵隨風散開。

小蛋劍式突變,仙劍如一束沛然莫禦的雪芒撕裂空氣,朝著飛流道人小肮射去。

飛流道人掌劍齊施,堪堪化解了小蛋的這式“一諾千金”,可雪戀仙劍光華一展,又化作“吾身獨往”,連人帶劍直撞向飛流道人懷中。

飛流道人一個托大失去先手,竟教小蛋連攻兩招,打得手忙腳亂,顧此失彼,不由盡收輕敵之心,用上十成的功力全力周旋,直到十個照面過後才將將穩住頹勢。

那邊的尹雪瑤、丁寂已與一眾白衣道士從屋里斗到了屋外。二十五個道士占住四方,組成一座大五行劍陣,將兩人團團圍住,如走馬燈般惡斗不休。

這二十五個道士的身手與北海八鬼相差無幾,若單打獨斗,任何一個都難以在丁寂或尹雪瑤的手上走過三兩招,可一旦聯成劍陣,卻變得聲勢駭人,當真守如盤石潑水不進,攻似疾風無孔不入。

若不是尹、丁二人各負一身絕學,又有霸下回旋高空,游走襄助,早就敗下陣來。

在更外一圈,數十名赤身力士手提鐵籠,藍布封罩,一個個嚴陣以待,只等有誰突將出來便放出籠中的雪炎蛛,縱大羅金仙也頭疼三分。

丁寂見這些白衣道士五人一組,步罡踏斗,猶如一架巨大的水車轉盤,圍繞著自己和尹雪瑤飛速游動,首尾呼應,殊難擊破,若中規中矩地打斗下去,不知何時才是個結局。

他心念急轉,驀地朗聲笑道:“我要走啦,恕不奉陪!”身形拔地而起,搶在五名道士攻來前沖上高空。

眾道士一愣,為首的一個黑須中年道士斷喝道:“追!”五行大陣銜尾直上,竟舍下尹雪瑤,盡數如影隨形追著丁寂的身影倏地騰到空中。

尹雪瑤也是一楞,可不等她稍得喘息,外圈的赤身力士已打開鐵籠,釋放出數百只雪炎蛛,鋪天蓋地席卷過來。她身形原地一轉,云袖舒展,翩若驚鴻,在周遭布下了一圈“妃子笑”。

粉紅色的煙霧冉冉飄蕩,十數只雪炎蛛首當其沖撞了上去,身軀一顫,圓鼓鼓的肚子頃刻干癟,滲出一滴滴灰白色的膿水,“嘶嘶嘶”蒸騰如霧,卻將空中彌漫的粉煙沖淡了不少。

後排的雪炎蛛又蜂擁而上,只待進入三丈之內的有效射程,便萬絲齊發,要將尹雪瑤變作一頓大餐來享用。

尹雪瑤不停布毒護身,“妃子笑”轉眼告罄,只好改用“紫夢仙蘿”。

可“紫夢仙蘿”的毒性雖不比“妃子笑”遜色,且更能持久,奈何在空中凝聚不散,有效的防護范圍不免大打折扣。

十幾只雪炎蛛瞧出破綻,高高躍過底下懸浮的紫霧,欺至尹雪瑤頭頂上方,“嗤嗤”射出毒絲。

如果換作平時,尹雪瑤要躲過這十多束毒絲自是輕而易舉。

但此刻她身陷數百只雪炎蛛的重圍之中,閃展騰挪的空間已十分有限,只要手上施毒的動作略有停頓,其它雪炎蛛勢必趁虛而入。屆時即便將頭頂的十幾只悉數碾成齏粉,亦得不償失。

千鈞一發之際猛聽“轟”地一響,尹雪瑤頭頂上宛若有驚雷炸裂,火光沖霄,卻是霸下發動“天雷地火”,將十多只雪炎蛛炸為粉末。

可牠還來不及得意,圈外的赤身力士籠子一開,又放出三百余只雪炎蛛,窮凶極惡地朝著霸下撲去,遠遠望去好似一團銀光閃閃的雪球。

霸下暗叫糟糕,心道:“這下可引火燒身了!”

想起先前那名赤身力士死狀難看,也不敢與數百只雪炎蛛正面硬撼,急忙發出一蓬荼陽光針,“嗤嗤”射落前排數只雪炎蛛,禦動身形繞著戰場上空轉起圈來,也免得被一群蜘蛛包圍,陷入苦戰。

尹雪瑤穩住陣腳,又放出一蓬“紫夢仙蘿”,用袖風蕩散,卷裹周身。

雪炎蛛識得厲害,也不迫近,紛紛噴吐毒絲擊打紫霧。一束束灰白色的毒絲擊在紫色煙霧上“啵啵”爆響,騰起濃烈的腥臭毒瘴。

這時丁寂去而複返,從上方看見尹雪瑤周身紫霧騰騰,毒蛛亂舞,不驚反喜。

他原本打算以迅捷的身法帶動劍陣,令得這群白衣道士疲于奔命,時間一久真氣不繼,難免會露出破綻,再不濟,也能引走部分對手,教這劍陣一分為二。

豈料那指揮劍陣的黑須道士早已得到飛流道人的嚴令,對丁寂志在必得,甯可舍下尹雪瑤不管,也要發動劍陣緊追不舍。

丁寂見此情景,靈機一動,屏起呼吸改以內息流轉,飄然落到距離尹雪瑤不遠處。

那群白衣道士亦步亦趨跟了下來,明明看到四周布滿雪炎蛛,幾無立錐之地,卻也不敢驟然收住身形。

畢竟他們的修為遠未臻至收發自如的上乘境界,能與丁、尹周旋至今,全仰仗了這座變化莫測的五行劍陣。若身形遽然停頓,二十五人難免會有快有慢,以致陣形出現松動。

黑須道士一聲喝令,劍陣生生切入雪炎蛛戰團中,虧得這些毒蛛頗具靈性,對近在咫尺的一眾白衣道士秋毫無犯,這才避免了一場慘烈的自相殘殺。

可他們只顧著保持陣形,卻不防尹雪瑤左袖飛拂,將一蓬“紫夢仙蘿”卷送而出。

兩名白衣道士聞著甜香,一陣天旋地轉,僵斃倒地,東面的劍陣登時現出缺口。

丁寂趁機祭起天殤琴,抱在懷中運轉真氣,指尖連彈,鏗鏘琴音中,一道道赤紅劍芒如平地風雷起,嗚嗚呼嘯,霸氣縱橫,不可一世地激射向另三名白衣道士。

那三個道士失去了兩名同伴,心神俱震,兼正全力抗毒,哪里還抵擋得住魔教至寶天殤琴的攻擊?

“噗噗噗──”赤芒穿胸而過,三道齊齊慘哼,傷口鮮血狂飆,如霧灑散。

數百只雪炎蛛為紫夢仙蘿所阻,久攻不下,正覺得不耐煩,甫一嗅到空氣中飄散的血腥味道,不禁凶性大發,毒絲狂吐,再不辨敵我,朝著左近的白衣道士噬去。

一眾白衣道士猝不及防,剎那間已有五六個人中了雪炎蛛的毒絲,肌膚迅即潰爛流出膿水,驚惶嚎叫著退出戰團。

外圈的赤身力士連聲呼喝,企圖收攏毒蛛。奈何雪炎蛛狂性既起,竟連主人也不認了,一群群地掉頭反噬。赤身力士見勢不妙,急忙灑出一蓬蓬黃色粉末,帶著極為刺鼻的辛辣氣息,方才漸漸將雪炎蛛穩住。

可圍困丁、尹二人的五行劍陣已然潰不成軍,丁寂和尹雪瑤借著雪炎蛛自亂陣腳之機,以天殤琴和毒霧開道,飄身遠揚,徑直與小蛋會合。

此際小蛋與飛流道人仍舊斗得難解難分,各自盡顯絕藝,爭奇斗豔。突然小蛋右手仙劍虛晃,左掌一式“踏雪尋梅”拍向飛流道人右肩。

飛流道人暗喜道:“這小子多半打昏了頭,居然舍長就短,與我硬拼掌力!”擰腰側身,左掌碧光熒動,直攖其鋒。

“啪!”雙掌一交,飛流道人頓覺不妥。原來他這一掌如同擊在綿絮之上,軟軟的渾不著力,吐出的掌勁似泥牛入海,盡數被小蛋化去。

小蛋急運“有容乃大”心訣,卸去飛流道人的掌力,左臂一屈一彈,施展出忘情八法中的“振”字訣,借勢舒展身形使出“風逝”一訣,順著激蕩的罡風往後飛退,立時與對方拉開了數丈的距離。

他體內真氣汩汩流轉,雪戀仙劍在身前一記虛劈,“呼”地星門乍現。

飛流道人見小蛋故技重演,眼角余光又打量到丁寂、尹雪瑤和霸下俱都往這邊飛速靠近,胸口一團濁氣一轉一吐,擰身追上,松痕古劍直劈星門。

“砰──”星門劇烈一晃,漫天銀光迸閃,將飛流道人連人帶劍卷裹了進去。他的心神一陣恍惚,隱隱覺得光陰彷似被無限地拉長,偏又說不出有何不妥。

原來小蛋看到丁寂與尹雪瑤好不容易擺脫了劍陣和雪炎蛛的糾纏,趕來與自己會齊,暗喜道:“我得想個法子甩開飛流道人,施展遁術脫身。”

可飛流道人的修為極高,縱以三人連手之力,一時半刻也難以克敵。要是等到那邊的白衣道士和雪炎蛛重新殺上來,那時想脫困便更難了。

他情急之下,計上心來,故意在身前開啟一道“時電”星門,引飛流道人上鉤。

這老道做夢也沒想到看似一模一樣的星門,竟會暗蘊著千變萬化的玄機,果真自投羅網,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尹雪瑤見飛流道人的身手不可思議地放緩數倍,宛如老牛拉車般懸浮在一團流散的銀光中,既覺駭異更感好笑。

雖不知其故,但也不願放過這千載難逢的良機,正待欺身到他背後補上一掌,突聽小蛋叫道:“不要碰他,咱們走!”

“呼!”小蛋振劍再劈開一扇星門,引著丁寂、尹雪瑤和霸下遠遠遁出數十丈外。

霸下定睛觀瞧,前方是一座豔紅如火的楓林,錯愕道:“這是哪兒?”

丁寂看了一眼,苦笑道:“忘機丘,咱們自己跑到鶴仙人隱居的楓林里來了。”

尹雪瑤一驚,隱隱感應到眼前這座深幽靜謐的楓林中,竟充斥著肅殺之聲,只聽霸下小聲嘀咕道:“為什麼咱們躲進飛流道人的老巢沒一會兒,他便帶著人追殺來了,難不成那家伙練成了天眼通?”

丁寂的身上不由自主生出一縷寒意,望向楓林深處緩緩道:“不是飛流道人,而是鶴仙人,他一直都在暗中監視我。”

霸下大奇道:“他為什麼要監視你?”話剛出口,旋即想到丁寂曾說起鶴仙人殫精竭慮謀奪化功神訣的事,不禁搖頭道:“那咱們不是很糟糕,一舉一動都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哪怕遁地三尺也不管用?”

小蛋道:“幸好他沒有親自出手,不然咱們在暖云閣中即已一網成擒。”

丁寂搖頭道:“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露面的。他現下正受??”

他的話沒說到一半,靈台警兆驀地升起,當即無暇細想,足尖點地朝上飛掠。

“轟隆──”腳下猛然隆起數十個高逾一丈的小土丘,從里頭竄出一束束烏黑的電光,口吐綠涎,猶如箭矢般“嗤嗤”挾著勁風朝三人激射,竟是數十條碩大無比的巨型蚯蚓破土而出。

尹雪瑤人在空中,舞劍護持全身,失聲道:“北極魔蚓!”

上篇:第十二集 海誓篇 第十章 雙驕再聚    下篇:仙羽篇 第二章 紅楓忘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