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仙羽篇 第二章 紅楓忘機   
  
仙羽篇 第二章 紅楓忘機

“嗶啵、嗶啵──”腥膿的綠涎擊在烏犀怒甲上冒起絲絲青煙,小蛋身形不退反進,右腕旋動雪戀仙劍,“噗”地一道雪光閃過,將一條凶猛噬來的魔蚓連頭斬落,水缸般大小的截口,登時濺起一串墨綠色的毒血,四下飛灑。

“呼──”被仙劍斬下的魔蚓頭顱斜飛數丈,居然沒有斷氣,反張開血盆大口朝丁寂的背心齧去。

丁寂自恃體內有父母先天遺傳的九轉金丹與靈朱仙果菁華,不懼萬毒,反手一拳擊中魔蚓的腦門。

那魔蚓負痛怪嘯,遠遠飛彈,“叭嗒”一聲落在地上,脖頸下的傷口“嗤嗤”作響,竟又生出一截兩丈多長的軀體來。

那邊另半截失去頭顱的魔蚓身體,在半空中瘋狂扭動,傷口綠氣直冒,迅速化出一顆新的腦袋,目放凶光朝著小蛋不依不饒地撲去。

小蛋怔了怔,雖說有些魔物能夠斷肢再生,自行修複軀體,可像這樣砍掉了腦袋還能重新再長,且一個變成一雙,越殺越多的,他尚是破天荒頭回見著。

只聽尹雪瑤揚聲道:“這些魔蚓不會飛,咱們往上方走!”

她嬌軀一拔,倏地抬升五丈,底下的魔蚓已構不著,卻兀自不停噴射綠涎。

猛然頭頂一黑,“嗚嗚”風嘯,一只渾身羽毛猶如棘刺的大鳥似小山般地壓下,一對粗壯的火紅色鋼爪,罩著尹雪瑤的面門插落。

尹雪瑤擰身橫劍,“鏗”地一記清脆金石乍響,海枯石爛劍切中大鳥一根碗口粗的鋼爪,濺起點點火星,卻只在牠的爪上劈出一道淺淺的紅色凹痕,連血絲都沒留下。

那大鳥吃了小虧卻暴怒狂唳,尖銳的聲音直要刺破人的耳膜,舒張開長達十丈的火紅巨翼迅猛搧動,一蓬雄渾湍急的罡風磅@席卷,將尹雪瑤的身形狠狠刮落數丈,左右搖擺如陷在強勁的渦流中,不能自主。

尹雪瑤看清了那大鳥的模樣,但見牠全身披滿彤紅色的羽毛,堅硬逾鐵,一根根倒卷而起,如帶鉤的棘刺一般,任是仙劍魔兵也劈斬不入,一雙暗紅的眼睛賽過銅鈴,電光四射,煞是懾人,心一沉道:“他們竟把『饗魄鵰』也召來了!”

原來這饗魄鵰乃北海獨有之物,碩大無倫,凶悍萬分,素喜吸吮人獸腦髓精血,故此得名。尋常的修仙煉氣之士遇著牠惟有禦劍逃遁,只求萬幸能保得一命。

幸虧饗魄鵰一貫僻居漩厄洋附近,極少遷移他處,又時常獨居,只在發情時才雌雄同穴數日,隨後迅即分飛,因此尚不成為北海大害。卻不料方丈仙島上居然豢養了此等凶禽,實已抵得過千百好手。

她一閃念間,又一頭饗魄鵰從旁掠過,修長強健的鐵翅橫掃腰肢。尹雪瑤仙劍一翻一按,“叮”地壓在掠來的羽翼上,立時被一股巨力拋起,往後斜斜飄蕩。

“嗤嗤”連聲,底下的幾條北極魔蚓看出便宜,異口同向,朝著尹雪瑤射出綠涎。

尹雪瑤右臂發麻,胸口氣血翻騰不休,只得勉力提氣往上飛縱。不防上方那頭饗魄鵰正俯沖而下,犀利堅硬的巨喙直啄她的後腦。

尹雪瑤急揮左袖,朝鵰喙卷去,心下卻也清楚,饗魄鵰數千斤的軀體從上俯沖而下,氣勢何等驚人,絕非長袖一拂可以化解。但事到臨頭,亦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啪!”袖袂纏上鵰喙,被饗魄鵰猛一甩頭“喀喇”扯裂。

尹雪瑤借力飛蕩,堪堪躲過啄下的巨喙,可一只鋼爪又當頭襲到。

“鏗!”小蛋飛身趕至,擋在尹雪瑤的嬌軀前,雪戀仙劍一式“擎天柱石”點中爪心。尹雪瑤心頭一動道:“如果這一下沒有接住,插落的鋼爪勢必將他撕成碎片,我卻不會受傷。”

眼瞧他身形一沉,尹雪瑤探手抓住小蛋後腰上纏著的金蠍魔鞭,彈指射出一枚“冰爆彈”,“砰”地在空中爆裂,寒霧四起,彌漫出一股刺鼻氣味,熏得饗魄鵰一陣暈眩,呼呼閃動雙翼驅散毒霧。

尹雪瑤趁機攜著小蛋往後飛退,脫出饗魄鵰鋼爪籠罩的范圍,卻聽丁寂縱聲叫道:“退入紅楓林里!”

尹雪瑤見上有一雌一雄兩頭饗魄鵰如附體之蛆緊追不舍,下有數十條北極魔蚓引頸吐涎,張網以待,遠處更有聲聲警訊頻頻響起,彷佛天羅地網將三人重重圍困,任有搬山移海的神通亦要一籌莫展,于是暗自一咬銀牙,往紅楓林內投去。

那頭雌饗魄鵰一爪撲空,兀自不肯罷休,尖聲長唳探出鐵喙追啄尹雪瑤後心。

小蛋聽到背後雌鵰的唳聲正飛速迫近,從牠口中噴出的熱氣,如夏日的炎風一股股拂在自己的身上,當下反手祭起九雷動天引,一道電光奔襲而出。

“鐺!”饗魄鵰一心追噬兩人,全無防備,被九雷動天引正中頸項,數十片鐵羽爆裂橫飛,脖子上泛起一抹碧色血痕,若非電光石火間本能地縮頸避讓了一下,這一記便要穿喉而過,命喪黃泉。

饒是如此,亦疼得牠嘶聲慘唳,一個翻轉升空遠逃。

雄鵰見雌鵰受傷,不由勃然大怒,張揚雙翅遮蔽天日,如一團火紅雷電直撲小蛋。

兩人一禽之間的距離迅速拉近,眼看雄鵰的鋼爪只差咫尺之遙,猛地身影一閃,小蛋和尹雪瑤已雙雙掠入紅楓林內,失去了蹤影。

那雄鵰見楓林就在身下,當即硬生生地煞住癌沖之勢,忙不迭振翅飛起,再看一邊的丁寂和霸下,業已擺脫另兩頭饗魄鵰的追噬,沒入林中。

雄鵰憋了一肚子的怒火無處發泄,繞著楓林上空來回盤旋,振聲暴唳向小蛋發出挑釁,卻不敢動真格撲入紅楓林里。

正這時遠處響起一陣急促嘹亮的鍾鳴,雄鵰不甘地向楓林中長唳兩聲,展開雙翼與同伴往鍾聲傳來的方向急速飛去。下方數十條北極魔蚓似也聽見鍾鳴召喚,退入地底,只留下楓林外一堆堆凸起的小丘和未散的毒煙。

小蛋飄然落入紅楓林中,收了九雷動天引凝思打量四周。

一株株楓木看似雜亂無章地靜靜佇立,偶爾有風帶起“沙沙”的輕響,清幽怡人,飄逸著充沛的天地靈氣。可奇的是,這般雅致空幽的楓林內居然不見飛鳥,甚而連一聲鳥鳴也聽聞不到。

尹雪瑤抬頭眺望,繁茂的枝葉遮掩住天宇,令得林中的光線分外幽暗,暗自警醒道:“島上分明是三月春暖之際,這兒的楓葉卻長得依舊茂盛似火,一如金秋時節,其中定有古怪。”

她心下起疑,便不敢輕舉妄動,左顧右盼卻找不到丁寂和霸下的影蹤。

尹雪瑤心頭的疑云更甚,心想:“適才我落入林中時,曾特意看了眼丁寂下落的方位,相距不過十余丈,為何一進到楓林里竟陡然失去了聯系?”

她正想著,身旁的小蛋突然縱聲長嘯,嘯音雄渾空靈,剛柔並濟,如一條游龍扶搖直上,一時罡風激蕩,落葉飛卷,在兩人周身旋起一圈豔紅風柱。

足足過了半盞茶工夫,嘯聲不見衰竭,反而漸轉雄壯清亮,于鏗鏘之音中不含絲毫霸道暴戾之氣,猶如一曲大江東去的雄勁長歌。

尹雪瑤心生佩服,臉上卻不以為然道:“亂嚷嚷什麼,像殺豬一樣,難聽死了。”

小蛋一笑止住嘯聲,枝頭的楓葉始“簌簌”飄落,彷佛下了一陣花雨。

尹雪瑤道:“按理說丁寂和小龍聽到你的嘯音,就算不能趕過來會合,也該發嘯響應,讓我們知曉他們所在的方位。你這嘯音十里之外都能聽見,他們豈有充耳不聞之理,除非??”

小蛋歎了口氣,平複內息道:“除非這楓林令他們聽不見我的嘯音。”

尹雪瑤點點頭,接著道:“也許他們也發出過嘯音,咱們卻同樣的聽不到。”

她想了想,俯身撿起一片落葉,指尖輕輕一彈,“啵”地脆響,輕飄飄的楓葉穩穩向前平飛,就好像有一只無形的手在托送著它一般。

然而沒等飛出三丈,那片楓葉遽然消失在了兩人的眼簾里,聲息皆無。

尹雪瑤望著楓葉消失的地方一聲不吭,忽地又從地上撿起一片楓葉,彈指射向天空。這次,楓葉依舊驟然消失在三丈開外處。

她心下驚悸,思忖道:“看來丁寂說的沒錯,紅楓林內暗藏著一座極厲害的法陣,若不諳其法,根本無法脫困。”

她正想著,驀地耳際聽到一陣低沉轟鳴,從遠處傳來,一道道血紅色的驚濤駭浪,自四面八方向著自己和小蛋立足之處卷湧而至。跌蕩起伏的怒潮高逾十丈,直將周遭的楓林淹沒,宛若海嘯洪波磅@,駭人之極。

尹雪瑤悚然一驚,再看頭頂上方風云變色,萬葉齊舞,激蕩起無邊殺氣,似雷霆壓頂不可一世,呼應著漫天血浪傾泄如注,像是要將兩人徹底吞噬碾碎。

小蛋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洶湧襲來的紅潮,說道:“曾婆婆,此地好像不宜久留。”

尹雪瑤正運轉腦筋急思對策,可面對沛然莫禦的法陣攻擊,她空負一身出神入化的毒技,卻全無用武之地,聽得小蛋在旁出聲警告,思緒更亂,嗔怒道:“廢話,前後左右都被封死,咱們往哪里走?”

小蛋被她搶白,也不生氣,眼見四面的血浪已撲襲到三丈開外,映得天地一片赤紅,他低低“嗯”了聲,雪戀仙劍振腕劈落,虛擊腳下,泥地上立時泛起一蓬銀光,已開啟了微土星門。

小蛋左臂一攬尹雪瑤纖腰,縱身躍入,“呼──”地一記低響,星門合起,迅即被鋪天蓋地的赤濤吞沒。

尹雪瑤大喜,尋思道:“我怎忘了這小子會遁土?當日連崩塌的冰窟都攔他不住,又何懼于林中的松軟泥地?哼,他故意不說,多半是想看我驚慌失措出洋相。這小子看似老實,花招卻也不少。”

念及此處,她心底里雖多少生出些慍怒之情,唇角反而悄悄逸出一絲笑意。

小蛋自是不知尹雪瑤短短瞬間已轉過了這多念頭,眼前一亮,攜著她彈出星門,飄落在一座長滿荒蕪雜草的小土丘上。

他立足未定,就聽有一人用蒼老驕橫的語氣嘿然說道:“小娃兒,你叫什麼名字,居然用遁土之術,將貧道的『血沃滄海』化解于無形?”

小蛋一怔,舉目四顧,光禿禿的丘頂不過十丈方圓,空無一人,惟有面前孤單單立著棵歪脖子怪樹,遍體焦黑,斑斑駁駁,粗壯的虯枝朝天戟張,寸葉不生。而說話的聲音,應該就是從樹里發出。

他心一沉,懊喪道:“糟糕,剛才只顧著脫身,卻反而離鶴仙人越來越近了!”

尹雪瑤目視忘機仙樹,傳音入密道:“我出手牽制老魔,你趕緊施展遁術。”

小蛋點頭,一邊悄運真氣一邊回答道:“我叫小蛋,請問閣下可是鶴仙人?”

果然樹中人說道:“你既知貧道之名,還敢在忘機丘撒野,擾我清修,膽子不小哇!”

他的“哇”字甫一出口,尹雪瑤左手一揚擲出三顆暗扣在掌心中的冰爆彈,低喝道:“快出手!”

小蛋應聲揮劍,默運“虛空心訣”打開星門,挽起尹雪瑤擰身掠入。

不意眼前一花,一束黑影快逾疾電,“啪”地橫掃在星門之上,寒光迸散,銀星四濺,星門遽然碎裂消退。黑影勢如破竹,又抽向小蛋面門,未到近前,銳利的罡風殺機已如芒在脊,直透心肺。

小蛋一腳踏空,身形卻去勢不止,直挺挺往那束黑影撞去。虧得尹雪瑤手疾眼快,一抬海枯石爛劍“鏗”地切中黑影,震得她喉嚨一甜,嬌軀不由自主倒入小蛋懷中,手中仙劍“嗡嗡”鏑鳴,幾欲飛脫。

那條黑影“唰”地回旋,拍向小蛋頭頂,這才看清竟是一條樹上探出的虯枝。

“砰砰砰!”三顆冰爆彈直到此時方才炸裂,湧向忘機仙樹的銀霧方近樹身,便似潮水般倒卷而回,朝著兩人凶猛反噬。

小蛋曉得銀霧的厲害,忙屏息閉氣,不敢吸入一口,腰間運力一轉,攜著尹雪瑤往左側飄飛,盡量避免和鶴仙人正面硬撼。

虯枝走空,劈落至半道上竟是說停就停,“嗖”地一聲化拍為掃,如影隨形打向小蛋背心,整個變招一氣呵成,令人歎為觀止。

小蛋暗驚道:“這樹枝來得好快!”

左手一推,將尹雪瑤送向側旁,橫身出劍,一式“披荊斬棘”擊在虯枝上,忘情八法中的“振”字訣勁力一吐,借勢朝著側上方彈起。一道樹影嗤嘯地從身下掠過,距腳底只差一線。

鶴仙人“咦”了聲,似對自己接連三招未能令小蛋就范頗感意外,虯枝猛地一弓,像昂然吐信的怪蟒激射而起,直刺小蛋小肮,居然又是一招極為高明的劍法。

小蛋卻是有苦自知,僅僅與虯枝一記側面交擊,他的右臂已被迫入的魔氣絞得人仰馬翻,經脈寸寸欲裂,痛徹肺腑,根本無力再舉劍接招。只是他生性訥言內斂,盡避身處絕境,從外表上也瞧不出一絲一毫痛楚與驚懼。

他急運“生生不息”的天道心訣疏通右臂經脈,騰出左手,屈指飛彈,“啵啵”射出兩束銀絲,纏上虯枝往下一拽,雙腿形如打開的“八”字,身軀借著左臂之力朝上彈起。

虯枝倏地從他胯下穿過,只輕輕一抖,便將堅韌無比的聖淫蟲毒絲碎作齏粉,但小蛋亦匪夷所思地又躲過一劫,卻看得尹雪瑤一顆心險險從嗓子眼里跳出。

小蛋情知鶴仙人的修為,實已到了化腐朽為神奇的返璞歸真之境,任是多麼精妙莫測的招式變化,在對方虯枝簡簡單單地揮灑之間,全不管用。

卻見自己情急之下雙腿一分的怪招,反能化去對方志在必得的絕命殺招,不由心頭一動,思忖道:“丁叔說過,高手過招好比棋手對弈,最講求『料敵機先』。

“我若正經八百地見招拆招,無論如何也逃不過鶴仙人的算計,只有打破常理,反其道而行,教他料不准我出招的規律和變化,才能有一線生機。”

他拿定主意,于是不避不閃,沉腕探左手抓住胯下的虯枝,雙腿一收竟似騎在了上頭,順著數丈長的枯枝往忘機仙樹滑去。

這手委實出乎鶴仙人的意料之外,方才計算妥當的七八種凶狠後招悉數落空,愣了愣,心道:“這傻小子莫非活膩味了?”

虯枝猛甩,欲將小蛋震落。

小蛋眼中天旋地轉,身子似騰云駕霧般翻滾,一陣陣氣血反湧。

倘使換作旁人見事不可為,十有八九會見好就收,趁機松手遠揚。可小蛋隨和的脾氣底下,偏還蘊藏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執拗狠勁。

他倔強道:“你越是想讓我下去,我越不撒手!”兩腿一挺,絞住虯枝,如擰麻花般急速欺近。

所謂“亂拳打死老師父”,小蛋這一下全無招式可言的險招,著實令鶴仙人小吃一驚,不得不驅動第二根虯枝拍向他的後腦,冷喝道:“下去!”

小蛋聽到背後惡風不善,奮聲叫道:“快走!”運起“金光聚頂”神功護住後腦,右手雪戀仙劍一招“吾身獨往”探身刺向樹干,暗道:“只消我再纏住鶴仙人半刻,曾婆婆便有望逃出忘機丘。”

尹雪瑤聞言怒道:“傻小子,我一個人能逃到哪兒去?”身劍合一撲向忘機仙樹,只盼能圍魏救趙,將鶴仙人的心神牽引過來。

孰知鶴仙人不為所動,催禦第三根虯枝卷向尹雪瑤,朝著小蛋展開的攻勢竟不因此遲滯分毫。

“啪!”虯枝抽中海枯石爛劍劍鋒,仙劍脫手飛去,尹雪瑤的右袖衣袂,被一道摧枯拉朽的巨力撕得粉碎,露出晶瑩細膩的藕臂。

與此同時,小蛋的雪戀仙劍亦刺入樹干,“噗”地沒入寸許,猛覺後腦勺一股撕心裂肺的劇痛傳來,滿眼金星,“哇”地一口熱血噴在樹上,已捱了虯枝重重一擊。

他連人帶劍拋飛數丈,周身百骸如散了架般,再凝聚不起一絲真氣,結結實實跌落在土丘上,臉龐朝下一動不動,昏厥過去。

尹雪瑤的情形也好不到哪里,踉踉蹌蹌落回地上,一口濁氣堵住胸臆,半晌緩不過來,耳中轟轟鳴響,似有千軍萬馬從身上踩踏而過,每一腳都踩得她眼前發黑,像要被碾成粉塵,一陣風便能吹散。

奇的是等待許久,忘機仙樹竟再無動靜,三根舒張的虯枝也恢複了原狀。

尹雪瑤猛一提氣,藉助淤血沖湧,破開胸口淤塞,花容慘淡地拂視過小蛋,黯然道:“你為什麼還不動手,把我們兩個一起殺了?”

鶴仙人冷笑道:“殺或不殺,貧道說了算。妳放心,這會兒我還沒想殺你們。”

尹雪瑤眼中一亮,渾似沒聽見鶴仙人說的話,蹣跚走到小蛋身前,想俯身抱起他,卻腳下一軟跌坐在旁。

鶴仙人冷眼旁觀,也不阻止尹雪瑤,忽然問道:“妳??是誰?”

尹雪瑤怔了怔,右手暗藏了一把“銀妝素裹”,雖明知自己素來無往不利的施毒絕技,在對方面前如同調味的胡椒一般,但要就此俯首認命終是不甘。

突聽鶴仙人提聲叫道:“小尹!”

這一聲恰似平地驚雷在尹雪瑤的腦海里炸開,她嬌軀情不自禁地劇顫道:“你、你怎麼知道我的小名?”本待打出的毒粉不禁一緩。

鶴仙人避而不答,良久後恨道:“他甯可讓女兒跟著娘姓,也不教她和貧道同姓。嘿嘿,既然如此,當年又為何厚顏上島,求我收留這娃兒?”

尹雪瑤失手松開毒粉,銀妝素裹灑了一地,她渾若不覺,只呆呆望著忘機仙樹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鶴仙人喃喃自語道:“我是誰?我是誰──”驀地,這蒼老而嘶啞的聲音大笑了起來,充滿憤懣與惆悵,聲響越來越高,就像無數驚雷從忘機丘上滾滾掠過,令尹雪瑤一陣氣急心促,頭腦暈脹。

他遽然止住狂笑,一字一頓地傲聲道:“我是妳爹一生最痛恨的人,我這麼說,妳該知道我是誰了!”

尹雪瑤驚呆了,腦海里混亂一團,失聲道:“你胡說!”

鶴仙人哼道:“看看妳自己的右胳膊彎,那里有道梅花朱紅胎記,妳三歲那年我曾見過。妳的容貌三分像妳娘,卻有七分像爹,連眼神里那讓人發狂的倔強神情,都完全相同。妳不是他的骨血,又會是誰的?”

尹雪瑤深吸一口氣,稍稍恢複了鎮定,搖頭道:“我不想聽,更不會相信你的花言巧語,你休想騙我。”

鶴仙人沉默須臾,開口道:“信不信由妳,不過,我可以講個故事給妳聽。三百多年前,北海仙林出了一個修為超卓的年輕人。沒人曉得他叫什麼名字,因為他對自己的來曆從來絕口不提。”

尹雪瑤無助地捂住耳朵,她不想聽什麼三百年前的故事,卻無奈地發現鶴仙人的聲音字字入耳。

她的玉頰漸轉蒼白,她想否認,卻已明白這個藏在怪樹中的人壓根沒有理由、更不必欺騙自己。自己適才自欺欺人的言語,僅只是負氣頂撞他而已。

上篇:仙羽篇 第一章 天羅地網    下篇:仙羽篇 第三章 百年恩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