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仙羽篇 第九章 死為鬼雄   
  
仙羽篇 第九章 死為鬼雄

三人心神飛馳,在山崖上靜立良久,忽地背後一陣清風拂來,草木簌簌作響。

小蛋一回頭,驚訝地看見十數名身著袈裟的僧侶,正禦風飄落到崖上。

這些僧人大多白眉銀髯,年事已高,但一個個精神矍鑠,目光湛然,身負極上乘的修為。

當先一名老僧濃眉豹眼,氣勢威猛,左手握著一柄碗口粗細的碩大金杵,右手輕撚一串佛珠,身披大紅袈裟,龍行虎步,不怒自威,小蛋卻不認得。

這老僧金杵一頓,在地上撞出“吭”的金石激響,朝著丁原的背影躬身合十道:“阿彌陀佛,自昔日蓬萊仙會一別二十年,丁施主風采更勝,可喜可賀。”

丁原早察覺到身後來人,聽到老僧發話,他並不回頭,負起雙手冷冷道:“此地距云林禪寺不下兩百里,大師緣何率眾而來?”

老僧對丁原的倨傲態度似並不以為意,說話的語氣里反帶著一絲恭謹歉遜。

“令師淡言真人因敝寺之過,仙逝于此,我云林禪寺上下均深感歉仄。故而凡有本寺僧侶出門,必會繞此一行,祭拜令師英靈,以稍贖敝寺罪業。”

丁原“哦”了聲,便不再言語。

羅羽杉悄悄向小蛋傳音入密道:“這位老僧,便是云林禪寺四大神僧之一的一正大師。他身後的諸位大師,我也不盡認得,但俱應是寺內長老耆宿一流的人物。”

小蛋一驚,別人還則罷了,一正大師號稱正道北斗,自一執大師圓寂後,實乃云林四大神僧里碩果僅存的翹楚宿老,素來嫉惡如仇,譽滿仙林,當下欠身施禮道:“晚輩常寞,拜見一正大師及諸位長老。”

他本對“常寞”這名字頗為感冒,但干爹去後,更無子嗣,感懷之下,覺得自己還是姓“常”為好,至于叫什麼卻也無所謂。

一正大師在丁原那里吃了個軟釘子,也曉得他是因先師之死,不能對云林禪寺盡數釋懷,自感歉疚故此亦不動怒。否則以他的身分地位和烈火一般的性情,豈能容得一個晚輩後生在自己跟前大剌剌地不理不睬?

但丁原不說話,場面未免有些尷尬。小蛋這一開口,正適時地為他解圍,一正大師心中也不禁暗生好感,側轉目光:“小施主的名字,老衲已從無涯方丈口中聽聞,尚未當面謝過常公子安葬我一執師兄的大恩。”

小蛋遜謝道:“不敢,不知大師和諸位長老這是要去往哪里?”

也難怪他會詫異,眼前這些老僧無論任何一位放諸天陸正道上,俱是一等一響當當的人物,可謂寺中的大半菁華都云集在此,這般興師動眾地大舉出山,也只有二十多年前六大劍派圍剿魔教的云夢大澤一戰中,曾經有過。

一正大師稍稍遲疑,但很快便回答道:“實不相瞞,我等此行與翠霞派盛掌門也大有關系。”

他這話,其實有多一半是說給一旁丁原聽的。

果然丁原嘿然道:“大師此言何意,難不成我盛師兄又冒犯了貴寺的虎威?”

如一正大師所料,丁原對云林禪寺眾僧從來都是少有好臉色。當日他獲悉恩師死訊後,曾日夜兼程趕至云林,在寺門前孤身挑戰,與跟前的一正大師激戰一場,打得這老僧俯首認輸,此事轟動仙林,廣為人知。

再後來云夢大澤圍剿魔教之役中,丁原又以六道神劍破去一執大師的神功,若非盛年和羅牛苦苦相勸,險些以雪原仙劍手刃強敵,惹下天大的禍亂。

所幸在一年後,他因仙靈朱果火毒發作,身陷云林禪寺,因緣巧合得悟大乘佛境,又見一執大師眾僧確有悔意,這才化干戈為玉帛,徹底放棄了尋仇雪恨的念頭。

但丁原畢竟自幼生性激揚張狂,睚眦必報,既不似盛年那般胸襟廣闊,也無羅牛的憨厚寬容,雖因近天道,我行我素的不羈性情大斂,可要就此與云林禪寺冰釋前嫌,毫無芥蒂,卻終究不能。

只不過感念于迫死恩師淡言真人的元凶─云林禪寺四大神僧之一的一慟大師最終幡然悔悟,焚元爆精,挾玉牒金書與萬劫天君同歸于盡的壯烈舉動,他才按住性子對一正大師不理不睬,形同陌路。

否則的話,就不只對其冷冷淡淡這般簡單了。

幾名老僧見一正大師百般忍讓,丁原卻照舊出言無狀,毫不客氣,不由得微微變色,生出不忿。

但敝寺的師叔在前,實不宜僭越發作,只得硬生生忍住,各自鼻孔里低低一哼,以示心中怒意。

一正大師恍若不覺,和聲道:“丁施主誤會了,我等此行前往臥靈山淡家死村,正是為了接應敝寺的無涯方丈和貴師兄盛年盛掌門。”

此言一出,丁原和小蛋不約而同地大吃一驚,閃念道:“怎又是臥靈山?”

丁原關切師兄安危,也顧不得和一正大師頂嘴了,急問道:“他們去那兒做什麼?”

一正大師道:“這事說來話長,似乎無涯方丈還是應了盛掌門的提議,方才結伴前去臥靈山。他臨行前曾留下一封密函,交給了敝派的無怨師侄,丁施主看過此函後,自會知曉其中原委。”

一正身後的無怨大師聞言出列,從懷中取出一封蠟封已啟的書信,雙手托給丁原道:“丁施主,這便是掌門師兄留下的密函。”

丁原道了聲“多謝”,接過書信,從封套里抽出信箋抖開,一目十行匆匆掃視。

他僅看了開頭的幾句,面色已然微變。

原來無涯方丈在這封書信里,原原本本敘述了自己前往紫竹軒,向小蛋了解了一執大師遇害經過,又與盛年密談,猜度到萬劫天君很可能未死的驚人消息,故而決定與盛年悄悄前往臥靈山打探端的。

因自忖此行凶險萬分,未雨綢繆,特留下密函,若十日不歸,則由無怨大師代理方丈之位,火速召集闔寺高手,並請出一正大師,銳身擋難,除魔衛道。

甯可拼盡云林禪寺最後一名精英,亦要誅滅魔頭,保得天陸蒼生承平。

信的末尾洋洋灑灑還寫了一大段東西,卻是無涯方丈在交代後事,因涉及云林禪寺的隱私,丁原也不便細讀,將密函重新套入信封里,肅容躬身道:“適才在下多有失禮,尚請諸位寬宥。”雙手將信奉還。

無怨大師收回密函,微笑道:“丁施主客氣了,貧僧愧不敢當。”

昔日丁原被困承天壇,他為其醫治仙靈朱果火毒,並請來了天陸神醫農百草。雖最終沒能醫好丁原的毒傷,但兩人也曾有過一段密切交往,關系比云林其它諸僧都親近的多。

也是了解丁原恩怨分明的大丈夫本色,對他適才的傲慢無禮,猶如春風縈耳,毫不掛懷。

丁原心潮起伏,思量道:“難怪一正大師不肯明說,要將無涯方丈的書信交由我閱覽,這事委實太過駭人聽聞。倘使盛師兄不幸言中,萬劫天君又卷土重來,天陸一場浩劫便近在眼前!”

再念及北海之行,又激出了一個道行尚在赫連宜之上的鶴仙人,這一南一北二魔齊出,日後不知要掀起多少的血雨腥風?

他暗暗吸了一口山風,平複下心緒道:“無涯方丈和盛師兄離寺有多少天了?”

無怨大師道:“到今日剛好滿十一天。貧僧一早未見方丈師兄歸來,便依照他的囑咐拆開密函,這才曉得其中原由。當即召來敝寺的諸位長老,並請出正在閉關參禪的一正師叔,商議對策。”

丁原點點頭,不消說,這些老僧商議的結果,就是按照無涯方丈的留言囑托,盡起寺內精銳,前往臥靈山除魔。光這份視死如歸的襟懷,便令人欽佩。

想到自己剛才對一正大師冷言冷語,不由生愧,暗自道:“這些老和尚雖說有些迂腐固執,但也不是壞人。我對他們的成見,也未免太深了點兒。”

他粗略一算,憑盛年和無涯方丈的腳程,從云林禪寺到臥靈山,根本不需一天的工夫。換而言之,如果不是遇到了重大的凶險,他們早該回來了,再不濟,也應設法傳書,以免寺內眾僧惦念。

一想到這里,丁原登時心急如焚,轉念道:“別說盛師兄如今生死未卜,單就萬劫天君重出天陸,我也要查個水落石出!”

他是當年下到潛龍淵與萬劫天君浴血決戰的六人之一,對這老魔的厲害再是清楚不過。

雖說經曆潛龍淵一戰,萬劫天君勢必元氣大傷,又遭玉牒金書封印,這才不得不蟄伏于臥靈山休養生息。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僅看他格殺一執大師,即可想見這魔頭絕非易與。

以盛年和無涯方丈連手之能,當世罕有人能匹敵,無奈若是真碰上了萬劫天君,再多幾個無涯方丈怕也是白搭。

丁原不由想到,早在翠霞山祭拜老道士時,盛年即已從小蛋口中得知了此事,卻始終裝作若無其事,守口如瓶,自是不願別人知曉後也去冒險。

他心下苦笑道:“我這師兄什麼都好,偏是喜歡把所有的事都扛在自己身上,連自家兄弟也不肯明說。”

其實,假如這事換作是他自己,相信也會作出同樣的抉擇,甯願獨自一人赴湯蹈火,也絕不肯牽累旁人。也許,嚴格地說,紫竹軒門下,自老道士起,人人如是!

苦笑過後,丁原決心已下,說道:“一正大師,諸位請回,此事交由丁某就是!”

一正大師豹眼中精光乍現,對視丁原道:“莫非丁施主看不起老衲?”

丁原搖頭道:“在下不敢!”

一正大師呵呵一笑道:“這就是了,盡避我等修為遠不如丁施主。但舍身赴難的決心,卻殊不遜色于施主。丁施主能做到,老衲與眾位師侄一樣能做到。”

丁原聽一正大師言語鏗鏘,知絕難勸其回頭,一點頭道:“好,有大師這句話,在下與貴寺的種種恩怨糾葛,自此一筆勾銷!”

無怨大師由衷欣慰,合十道:“善哉,善哉,多謝丁施主寬宏大量,盡棄前嫌。”

丁原抱拳還禮,心想:“這老和尚卻是在抬舉我了。說到寬宏大量,我遠不及盛師兄,更比不上阿牛的仁厚博大。”

但既然臥靈山淡家死村很可能有萬劫天君複出肆虐,小蛋和羅羽杉就不便再前往冒險了。

丁原沉吟片刻,說道:“小蛋,羽杉,你們先回轉天雷山莊,若能見著阿牛和小寂,就告訴他們不必前往臥靈山。暫留莊中,等我們回返。”

小蛋聽見丁原與眾僧的交談,雖沒插話,但也曉得定有非常之重大事件發生,十有八九淡家死村內蘊藏著極大的凶險。

他毫不猶豫地一搖頭道:“我要和您一起去。”

丁原眉宇一揚,緩緩道:“我也不瞞你,淡家死村極可能會有萬劫天君現身。你盛大叔和無涯大師已去了十余日,或許凶多吉少。

“你即使沒聽說過這老魔的名頭,單聽他的稱號,也該知道此人的道行著實匪夷所思。若不想你丁叔有後顧之憂,就老老實實地和羽杉一起留下!”

小蛋淡淡笑了笑,道:“丁叔,您忘了剛才教我的那兩句話是什麼嗎?”

丁原一怔,轉目望向印染著老道士鮮血的岩石。

小蛋不再言語,但從他雙目射出的堅定眼神里,已表明了再清楚不過的答案。

他側目朝羅羽杉瞧去,尚未開口,聽她輕聲說道:“你去哪里,我便跟到哪里。”

她的話音越說越小,到最後簡直需要功聚雙耳才能聽清,而一張俏臉亦漲得通紅,幾乎是鼓起了最大的勇氣,方才能當眾直言表白。

小蛋心底湧動著暖流,無聲里,原本氣氛凝重的山崗之上,卻多了一份溫馨之意。

眾人計議已定,在山崖上略作停留,祭過淡言真人,隨即啟程趕往臥靈山。

一路無話,天將黃昏時,一行人抵達臥靈山前。

暮色低垂,青山隱隱,小蛋心頭感慨萬千,默默念道:“這里便是曾經生我養我的家園了,直到今日我才終于歸來。”

丁原駕輕就熟,率著眾人改用禦風,越過兩道山梁,前方山坳中露出一片村落。此際本該是農夫鋤田歸家,戶戶炊煙嫋嫋生火做飯的時候,可整座山村冷冷清清,死寂無聲,聽不到任何雞鳴犬吠之聲。

一正大師跟在丁原身後,見他熟門熟路地穿過村外一片樹林,落到村口的黃土路上,似乎對周圍環境十分熟稔,禁不住訝異道:“丁施主來過淡家死村?”

也許淡言真人轉世投胎在淡家村的事,關系到翠霞派絕大的機密,無涯方丈雖從盛年口中得知,但並未寫入密函,故此一正大師與云林眾僧尚不知情。

其實莫說他們不曉得內情,即使是羅羽杉身為羅牛的掌珠愛女,亦同樣不知道淡言真人轉世投胎的秘密。放眼天陸,當世能清楚這段密辛的,委實屈指可數。

丁原瞥過一臉似喜似悲、怔怔望著村內的小蛋,回答道:“在下有位故人,曾經在此居住。”說著,舉步向村口左側的一座巨大土丘行去。

眾僧一頭霧水地跟在丁原、小蛋和羅羽杉身後,不曉得他們為何不直接進村,卻先行到了一座無名的土丘前。

這座土丘足有三丈高,上頭長滿荒草,丘前也植了三株紫竹,在夕陽的照耀下熠熠生輝,隨風搖曳。

在紫竹下方,立著一塊石碑,上面的字跡被雜草遮掩,看不甚清。

小蛋心靈福至,不待丁原指點,徑直走到碑前,俯身用手撥開雜草。

但見碑上有兩行黑字,銘刻道:“淡家村全體遇害村民之塚──翠霞盛年、羅牛、丁原攜弟子衛驚蟄敬立。”後頭還鐫刻著立碑的日期,屈指算來距今已有十七年。

被小蛋用手撥開的雜草,忽然“沙沙”地搖顫起來,那漆黑的碑文,似在彰顯著埋葬在墳塚之內數百冤魂的血淚與悲哀。

其中,就有他的父母雙親,還有許許多多的遠親近鄰、兄弟姐妹。

丁原低沉的聲音在他的背後響起。

“當年淡家村血案發生後,我們師兄弟三人和衛師侄一起,將所有遇害村民的遺體收集在一處,埋在了這座土丘里。一共六百七十八口,最小的尚是在繈褓里呱呱啼哭的嬰孩兒,最老的怕已有八十多歲,不分男女老幼,幾無一人幸免。”

他頓了頓,徐徐道:“如今我才知道,這場滅絕人寰的慘案,多半是拜萬劫天君所賜。至于他為何要向淡家村下手,仍然是一個謎團。”

小蛋沉默的背影在暮色里微微顫抖,抓著雜草的右手指尖深扣入肉,爆出手背上一根根躍動的青筋,卻久久沒有說話。

霸下從他懷里探出腦袋,眨巴著眼仰望小蛋臉龐,擔憂道:“干爹,你沒事吧?”

小蛋恍若未聞,伸手一扯,將握著的雜草連根拔起,拋到一旁,然後雙手不停,開始清理墓碑左右的荒草。

羅羽杉悄然走到他的身畔,靜默無語地俯下嬌軀,幫他一起清除茂密的雜草。

一正大師見狀,尋思道:“看來這少年與淡家村大有淵源。但丘上荒草密密麻麻,如他這般一把把清理,不曉得要拔到什麼時候。

“我等為接應無涯方丈和盛掌門而來,實是寸陰必爭,刻不容緩,焉能在這兒耽擱太久?”

可他打量著小蛋的背影,又實不忍出言阻止,于是轉眼望向丁原,盼他出言勸阻。

丁原搖搖頭,似在說不急這一時半刻。

一正大師不禁越發奇怪,以丁原過去那種桀驁不馴的性格,何曾對人如此厚待,呵護有加過?

正這時,遠方的天幕上亮起十數道色澤不一的絢麗劍華,一晃眼已飛臨村前。

來人自已看到土丘前的丁原、一正大師等人,紛紛收了仙劍飄然降落,竟是翠霞派的一眾耆宿高手,為首的,赫然是翠霞六仙中惟一尚在人世的淡嗔師太。

雖說論資排輩,一正大師尚比翠霞六仙還長上一輩,但對方是翠霞派僅存的宿老人物〈如果不算久已失去音訊的曾山的話〉,他亦不宜托大,率先合十見禮道:“阿彌陀佛,老衲見過諸位施主。”

淡嗔師太還禮道:“原來大師與眾位高僧也都來了,果然是吾道不孤。”

一正大師看到淡嗔師太身後佇立的65 道人、羅礁、姬欖等翠霞各脈的首座,以及眾多長老和下一代的青年俊彥,竟是和云林禪寺一般盡起精銳,暗暗思量道:“十有八九盛掌門行前,也同樣留下了書信,所以他們才來得這麼快。”

他微微一笑道:“莫非諸位施主來此,也是為了萬劫天君之事?”

淡嗔師太頷首道:“正是,既然大師您都來了,我等又豈能甘落人後?”

這廂兩人在攀談,那邊姬欖也找上了女婿問道:“丁原,你怎麼也來了臥靈山?你師兄曾留下書函,要咱們將淡家死村的事傳訊給你跟羅牛,沒想在這兒遇上了。雪兒呢,她去了哪里?你們有沒有找到小寂?”

二十多年前,丁原為了姬雪雁與屈箭南的婚事,曾經與姬欖在翠霞後山狠狠干過一架。但而今時過境遷,不看僧面看佛面,對這位岳丈大人自不能失禮,當下答道:“雪兒前往翠霞找盛師兄了,小寂則是去了天雷山莊。”

姬欖道:“啊,那是咱們走岔了路沒碰上。那不是羽杉麼,妳沒回南海?”

羅羽杉站起身恭敬施禮道:“弟子去了北海,尚未回返天一閣。”

姬欖的視線又掃過小蛋,他對這個少年多少有點瞧不起,但看在舍身從葉無青手中救下羅羽杉的情分上,總算沒有冷眼以對,只暗自皺眉道:“瞧這情形,羽杉情竇初開,居然喜歡上了這小子,甚至一路追去了北海。

“這事可有點棘手,待遇見羅牛後,需得提醒一二。畢竟如今他是葉無青的關門弟子,與本門有化解不開的冤仇,兼之年前他又力抗各派追剿,救了那魔頭,實不宜讓羽杉和他待在一起。”

這時小蛋已將碑前的一片雜草清空,起身正望見羅羽杉用手輕理鬢邊云發,本來宛如白玉般的蔥指上,卻被帶有鋸齒的雜草勒出一縷縷血痕,看了直教人心疼。

他勸阻道:“羅姑娘,我一個人就成,妳歇會兒吧。”

羅羽杉嫣然一笑,道:“不礙事,我幫你。”說著又俯身助他清理雜草。

這一幕看得姬欖直搖頭,抬眼望了望天色道:“丁原,時候不早了,咱們莫要在這兒耽擱,趕緊進村去尋那口百年古井吧。”

丁原沒動,沉聲道:“再等一會兒,天黑了進村也是不遲。”

姬欖當眾被丁原頂回,臉上一熱,心道:“這小子是哪路神仙,教丁原如此維護?”

小蛋對兩人的對答聽得清清楚楚,尋思道:“我可不能讓大伙兒都站在這里等我一個,更不可教丁叔為難。”

他拍拍手上的泥土,直起腰道:“丁叔,我也想先進村瞧瞧。”

丁原心道:“這孩子可比我當年懂事得多,也難怪,誰教他是老道士轉世?”

他一點頭應允道:“好,我先帶你去拜訪當年令尊令堂的故居。”

眾人聽了這話,齊齊一凜,才明白到這少年居然是淡家死村血案的惟一幸存者。

姬欖對自己剛才表現出的不耐煩,亦頗覺慚愧,抱歉道:“小蛋,要不我們陪你留下再多待一會兒。”

小蛋望著那座石碑,只覺上面字字椎心泣血,令胸口翻起層層氣血,咬咬牙道:“不用,咱們走吧。”

說罷,在墳塚前跪下,咚咚咚咚以頭搶地,連叩九下,而後猛地起身,伸袖口一抹額頭上的草末泥土,闊步往村內行去。

青山後照來的斜陽映射在他的身上,讓他的背影顯得異常的沉默挺拔。

上篇:仙羽篇 第八章 生作人傑    下篇:仙羽篇 第十章 百年古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