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萬劫篇 第二章 血海鏖戰   
  
萬劫篇 第二章 血海鏖戰

雖身處險境,時間緊迫,一正大師仍被曾山說得啼笑皆非道:“曾老施主說笑了,以您的修為尚且沖不出云柱,老衲的微末拳勁又如何能夠?”

小蛋打量云柱,心里困惑道:“剛才曾老爺子驅動霧罡如臂使指,運用自如,卻又為何難以從云柱里脫困,難不成其中另有蹊蹺?”

只聽霸下不服叫道:“曾老頭,要是我干爹有法救你出來,你拜不拜他為師?”

曾山在里頭愣了愣,嘖嘖稱奇道:“小烏龜也會說話,莫非是龍子霸下?你干爹是誰,能有那麼大神通?我倒不信了。”

霸下怒道:“你才是烏龜!”聲音一低說道:“干爹,用你的十三虛無遁術試試!”

小蛋點點頭,默運心訣催動銅爐聖淫仙流,振腕出劍,“嗡”地劈開一扇星門,隨即心念鎖定云柱深處,掠身而入。

孰知剛一躍入,猛覺迎面一蓬沛然莫禦的邪異力量湧到,猶如當頭一棒重重敲在他的腦袋上,一時氣血亂竄,滿眼金星,“轟”的一聲拋飛出來。

一正大師手疾眼快,趕緊大袖舒展,卷住小蛋腰際,將他拉回身前。

小蛋頭暈目眩,半天才回過神來,暗凜道:“好厲害,連無塵遁術都穿越不過!”

曾山瞧見小蛋失手,拊掌大笑道:“傻小子,沒摔暈吧?小烏龜,你可服了?”

霸下焉肯服軟,怒哼道:“好心沒好報,沒見我干爹是為了救你出來麼?”

曾山悠然自得道:“實話告訴你們吧,倘使我老人家想出來,早十幾年就出來啦。這五道血煞罡柱是萬劫老兒送的大禮,若非我全力逆運當中的這根柱子,維持著現今局面,它們早已沖破地表,方圓三千里雞犬不留,生靈塗炭,化為一片赤地。”

一正大師盤算道:“合我們五人之力將云柱一一擊破,想來也非全無可能,可一旦損毀其中之一,打破了曾老施主苦苦維持的微妙平衡,其它四道血煞罡柱勢必會失控爆發,只消有一小部分流毒人間,便要禍害無窮。

“為今之計,只有先誅滅了萬劫天君,再聯合古井下眾多同道的力量,同時出手,或可有望化解。”

曾山似乎猜到了一正大師的念頭,笑呵呵道:“老和尚,我勸你們別在這兒浪費工夫了。不如把小蛋留下陪我聊天,你們趕緊去辦正事罷!”

小蛋腦海里兀自暈暈乎乎,盯著急旋的五道血煞罡柱模模糊糊想到了什麼,卻又晃來晃去地無法把握,冥思得出神,也沒聽清曾山的話。

無痛大師見狀以為他受了內傷,關切道:“小施主,你有什麼地方不對勁麼?”

小蛋搖搖頭,道:“我在想怎樣解決這些血煞罡柱,救出曾老爺子。”

曾山哈哈大笑道:“小伙子心地倒好,可惜我老人家十幾年下來都對它沒轍。這會兒辰光,你又能想到什麼法子?”

霸下不忿道:“你年紀大了腦筋不靈,怎麼能跟我干爹比?”

曾山也不生氣,反饒有興致地調侃道:“小烏龜,照我看來小蛋也沒你厲害。說不定你吹上一口大氣,就能教這些血煞罡柱全都乖乖地停下來。”

小蛋眼睛一亮,說道:“完全停下來也許有困難,但讓它們轉得慢些卻有可能。”

一正大師喜道:“果真如此,咱們便能將血煞罡柱各個擊破,卻不虞它失去控制。”

曾山歎道:“難、難,除非五根云柱同時變慢,不然還是要出問題。”

小蛋想通了關節,腦袋也不暈了,心道:“剛才我既能打開星門躍了進去,就說明十三虛無遁術並非全然失效,只因功力不足難以穿透罡柱,才半途夭折。假如有這三位高僧襄助,未可不能辦到!”

于是說道:“三位大師可否助晚輩一臂之力?我想用”時電“心訣遲滯血煞罡柱運轉,卻恐修為淺薄不能奏效。”

無痛大師問道:“小施主,你有幾分把握?”出了岔子可不是好玩的。

曾山好奇插嘴道:“時電心訣是什麼功夫?我老人家怎麼從沒聽過?”

小蛋道:“這是晚輩悟自天道星圖中的一門功法,能讓一定范圍內的時間遲緩。”

曾山聽得愈發心癢難熬,催促道:“真有這般神奇麼,你快使出來給我瞧瞧!”

一正大師拂視過無痛、無苦二僧,見他們均沒再提出異議,沉聲道:“小施主,敝寺有一門”接引靈山“的秘技,能將各人的真氣毫無阻滯地相互傳輸運用,或許可以幫上你的忙。”

小蛋喜道:“那就勞煩三位大師了!”

一正大師點點頭,無痛、無苦上前半步,各出右掌抵住他背心兩側。

一正大師微合雙目,低喝道:“苦海接引,得見靈山!”雙掌一抬按在小蛋背上,立時騰起兩團金煌煌的光霧。

小蛋心神一凝,靈台晉升空明,將三位高僧連手傳入自己體內的精純佛門真氣流轉融合,猶如破堤的洪水般浩浩蕩蕩直注雪戀仙劍。

想這三位云林禪寺的卓絕高僧合在一處的修為遠超過七甲子,那是何等的無匹無儔?

頃刻間雪戀仙劍龍吟響徹,一團浩瀚絢爛的雪白光華遽然噴薄,照亮整片血紅色的幽暗天地,奔騰的劍氣激得霧罡驚瑟,隆隆咆哮。

小蛋淵渟岳峙,佇立不動,承受著驚人的氣機沖擊,將全身氣勢提升滿盈,心頭恰似萬里星空,再無一絲塵埃。

鎖定正中那道血煞罡柱,默念時電心訣,仙劍驚鴻般脫手飛出,卷裹起一束沛然莫禦的絕強光芒,凌空電射。

“啵”的一記脆響,雪戀仙劍好似泥牛入海,隱沒在血煞罡柱中,沒了動靜。

無痛大師一怔,正要出聲問詢,突然見到那云柱自里而外煥放出一蓬璀璨的星光,順著罡霧旋轉的脈絡迅速擴散,轉眼便傳遞到了周圍的四道血煞罡柱上。

彈指間,五道云柱不約而同地減緩了轉速,像是被束縛住的凶獸不甘地呼號,卻又無可奈何地拖曳著沉重的軀體步履蹣跚,無力掙脫。

三僧驚喜交集,揮動杵杖竭盡全力,縱身往正中的云柱轟去,與曾山里應外合。

“轟─”

血煞罡柱的中部登時被炸開一道巨大的豁口,光瀾四濺中猛地劇烈扭動,朝外爆裂開來,散碎的霧罡“嗤嗤”迸流,猶如驚濤駭浪騰起一蓬血紅云團。

外圈四道血煞罡柱驟失掣肘,齊齊膨脹狂湧,卻被時電星華死死鎖住,舉步維艱。

眾人不敢稍歇,再接再厲,又將這四道云柱盡數擊碎,卻也累得精疲力竭,頭頂水霧騰騰,籲籲急喘,直如經曆了一場漫長艱辛的酣戰。

這時云柱炸裂後的強大氣流才徹底爆發出來,銳嘯流竄,席卷四野。

小蛋不由拋飛而起,眼中一片血茫茫的光華亂舞,什麼也看不清楚,耳里“轟轟”滾蕩著驚天動地的爆響,像是要把頭也炸開。

半晌過後,血霧緩緩趨于平穩,虛空中轟鳴回響,凜冽的煞氣四處流溢,漸漸彙入蒼茫無垠的血海之中,視野里的景物也慢慢清晰起來。

忽聽曾山的聲音得意大笑道:“哈哈,萬劫老兒,你瞧見沒有,我老人家出來啦!”

身影一晃,他左手倒提雪戀仙劍掠至小蛋近前,右手親熱地大力一拍道:“真有你的,這下可幫了我大忙。你方才用的那

手時??時電心訣也教給我好不好,要不咱們交換,你想跟我學什麼?“

小蛋此刻方有機會仔細打量眼前的這位正道泰斗,但見他面色紅潤,肌膚晶瑩如玉,沒有一絲的皺紋,滿頭亂糟糟的黑發烏光發亮,頷下的胡須也不曉得有多少年沒修剪過,直垂到小肚子前。

上身穿了件破破爛爛的粗布衣衫,足下蹬的靴子也破了好幾個大洞,露出里頭黑乎乎的腳趾丫來。

若非親眼目睹他神乎其神的身手,任誰也猜不到此人竟是名震天下的散仙曾山。

霸下總算抓到揚眉吐氣的機會,急忙道:“干爹,別說,除非他磕頭拜你為師。”

曾山眨巴眨巴眼,笑吟吟道:“你這小烏龜倒也有趣,不知多少兩銀子能賣?聽說王八湯大補,正好調理調理。”

霸下勃然大怒,正欲反唇相譏,一正大師與無痛、無苦二僧飄身而至,合十道:“曾老施主,別來無恙,老衲見禮了。”

曾山一擺手道:“別說這麼多客套話,快跟我去找萬劫老兒算帳去!”甩手將雪戀仙劍拋給小蛋,一晃身鑽進了血道。

四人跟著曾山一路疾行,見他時而放緩腳步,口中念念有辭,不知叨咕什麼;時而東張西望,卻又想也不想地揀了條岔道蹩了進去,好像渾不擔心會迷路。

霸下忍不住道:“曾老頭,你到底認不認路,怎像只沒頭蒼蠅領著咱們亂撞?”

曾山不以為然道:“看在你腦袋小見識少的份上,我老人家再教你個乖,有沒有聽說過”天眼“神通?就眼前這點迷魂陣,簡直是小菜一碟。”

說著話三拐兩拐,血道前方依稀傳來激蕩的罡風呼嘯,似有人正在不遠處激斗。

曾山回頭笑道:“如何,咱們這不是找著正主了麼?”

霸下心下雖是倍感佩服,嘴上卻不肯認輸,哼道:“瞎貓碰到死耗子總也有的。”

五人再轉過一條岔道,霍然看到前頭血霧騰騰,兩道人影錯身而過,旋即相距十丈遙遙對峙。

稍遠處站著淡嗔師太、姬欖等人,盡皆目不轉睛關注著場內的戰況。

小蛋舉目望去,見左首一人褚衣紫劍,矯若天龍,正是丁原。

在他對面飄立著一條渾身泛著詭異血芒的光影,面容年輕冷峻,心口印有一簇嬰兒拳頭大小的金色光輝,熠熠閃爍,目光里透著說不出的邪異,教人只看上一眼便寒徹骨髓。

光影的體內散發出一蓬蓬有若實質的煞氣,化作冉冉暗紅色的光霧徐徐擴散,籠罩周身。

小蛋心頭一震,霍然驚覺此人恁的熟悉,竟與當日自己從一慟大師癲狂瘋魔的眼眸中所見到的那道詭異身影,一模一樣,無端感到一縷寒意!

就聽身旁無痛大師欣喜叫道:“無涯師兄!”卻是在人群里發現了正盤膝運功的無涯方丈和盛年。

兩人均面色蒼白憔悴,似乎傷勢頗重,好在瞧這情形暫無性命之憂,令得他心里懸了老半天的一塊石頭終于能稍稍放下。

原來先前異變突生之際,丁原迅即祭出都天伏魔大光明符,乳白色的光芒排山倒海朝身後卷湧,驅散迷離亂舞的血霧,將姬欖等人包容在內,絲毫未受影響。

無奈血道崩塌得太快,後半截的十余名云林高僧連帶小蛋,尚不及罩入都天伏魔大光明符中便為血霧黑洞吞沒,失去了蹤影。

待異變過後,眾人重整旗鼓,在丁原率領下直闖迷陣,卻遇見了同樣失陷在血道中多日的盛年與無涯方丈,隨即一鼓作氣直搗黃龍,尋著了正主。

卻說翠霞派眾人乍見曾山,無不大喜過望,齊聲叫道:“曾師叔!”、“曾師叔祖!”

曾山高聲喊道:“萬劫老兒,上回咱們還未分出勝負,你就施展詭計將我困入血煞罡柱內。今日我老人家脫困而出,正好接著再打!”

他也不管丁原樂不樂意有人插手,擼胳膊挽袖子雙手在胸前一揉一搓,將一蓬血霧瞬間凝鑄成尺許的赤紅光團,如擲雪球般振臂朝萬劫天君轟去,在空中不斷急速吸納著周遭的幽冥血霧,越漲越大,隱隱發出滾雷之聲。

萬劫天君不屑冷哼道:“米粒之光,也敢與日月爭輝?”左手屈指彈出一束紅色電光,正是他昔日睥睨天陸的獨門絕技“天擇芒”。

可一指彈出,萬劫天君便頓感不妥,神識搜索之下,竟覺察不到曾山的存在,而他的身影卻還好端端地站在原處!

這種感覺玄之又玄,但已不容他多想,但聽“砰”的巨響,那團光球與天擇芒激撞一處,齊齊支離破碎,憑空掀起一蓬蓬滔天光瀾激流。

驀然間從爆裂的光球里掠出一道人影,右腕一抖凝成一束翠色光劍,夭矯奔騰,全無花巧虛招地刺向萬劫天君胸口,實已到了大拙不工,返璞歸真的純青化境。

萬劫天君凜然道:“身外化身!”間不容發中身形後仰飛退,雙手一抬一拍“啪”地夾住光劍,犀利的劍氣卻已沿著臂膀破體而入,令得他的光影一陣劇晃。

萬劫天君一聲長嘯,兩掌間驟然迸出一團妖豔奪目的血紅光芒,似水如煙侵入光劍。

“喀喇喇”一串脆響聲里,曾山的光劍寸寸碎裂,化為紅碧兩色的輕煙飄散,身形從萬劫天君上方掠過,一折一轉飄落在地。

遠處佇立的那道分身“呼”的幻作一縷飛煙,迅速收入他的肉軀內消失不見。

他朝著萬劫天君哈哈一笑道:“我這手”瞞天過海大法“還使得吧?”

萬劫天君緩緩停直身子,魔氣游走雙臂驅散體內殘余的劍氣,眸中掠過一抹殺機道:“雕蟲小技,不足掛齒。”

曾山笑嘻嘻道:“死鴨子嘴殼硬,明明吃了苦頭,偏還不肯認輸。”

丁原揚聲道:“曾老頭,凡事總有個先來後到,你可不能倚老賣老。”

他和曾山盡管在年紀上差了十萬八千里,卻十分的投緣,見此老無恙歸來,心下也極是歡喜,但嘴巴上仍舊半分不饒。

曾山也不以為忤,道:“我老人家來這都有十幾年了,你能有我早?”

丁原嘿然道:“照你這麼說,早在二十年前我就跟這老魔交手過,豈不更早?”

淡嗔師太峻聲道:“對付這種窮凶極惡的老魔,根本不必講什麼單打獨斗的規矩!”

萬劫天君眼神蔑然掃過淡嗔師太,低嘿道:“小道姑,妳這話,老夫記下了!”

淡嗔師太只覺對方目光中遽然爆射出一簇森寒的邪力,像劍刃般直穿自己心底,頓時靈台劇顫,險險心神失守,忙抱元守一回敬道:“貧道怕你不成?”

她說出第一個字的時候嗓音嘶啞模糊,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可等到“不成”兩字出口,聲音迅即平和清晰,混濁波動的眸子亦恢複清明。

正在這工夫,忽聽小蛋沉聲問道:“萬劫天君,淡家村的滅族血案可是閣下所為?”

萬劫天君聞聲望去,這才留意到一正大師身旁的這個少年,卻無論如何也料想不到,他就是十七年前淡家村慘案里惟一的幸存者。

暗自訝異道:“這小娃兒至多二十來歲,居然已臻忘情之境,實屬少見。今日無一弱手,那曾老頭和丁原更是難纏,需得有一場苦戰!”

他冷冷笑道:“死了幾百號人又有什麼大不了的,這筆帳老夫認了!”

小蛋緊盯萬劫天君妖豔英俊的臉龐,深吸一口氣抑制下熊熊燃起的怒火,徐徐道:“閣下自號天君,卻殊無慈悲好生之德。

螻蟻雖小,尚是生靈,何況幾百村民?“

一正大師低頌佛號道:“善哉,善哉,小施主此言大見我佛慈悲之心。”

萬劫天君漠然道:“你們一老一少,一拉一彈均都迂腐不堪。所謂物盡其用,這般庸碌無為的山野匹夫,能為本天君療傷修煉所用,已是他們極大的造化!”

只聽有人朗聲道:“原來在天君眼中,數百黎庶的性命竟與砂土無異。盛某不才,欲再向閣下領教一二!”言詞鏗鏘有力,凜然生威。

一邊說著話,盛年已長身而起,步出人群與丁原並肩佇立,炯炯虎目直射萬劫天君。

原來他的傷勢遠較無涯方丈為輕,只因連日來真氣耗損劇烈,方稍顯萎靡。此刻略經調息靜養,一身功力又恢複過半,正聽到萬劫天君大放厥詞,義憤之下禁不住挺身而出,向老魔發起挑戰。

無痛、無苦眾僧見此情景,盡皆不由暗歎道:“久聞盛年天生豪勇,冠蓋當世,著實名不虛傳,這身子竟像鐵打的一樣!”

丁原說道:“盛師兄,你功力未複,這一戰還是交給小弟罷!”

盛年悠然一笑,問道:“丁師弟,咱們有多少年沒有並肩迎敵了?”

短短一語,便激起丁原萬千豪情,更感受到一股濃濃兄弟溫暖,亦是灑脫輕笑道:“約莫二十年了罷,上一次咱們對著的,也是這老魔!”

盛年點點頭道:“能與好兄弟並肩協力共戰老魔,人生何憾?可惜,阿牛沒來。”

丁原微笑道:“我已命小寂去請,他很快便能趕到,屆時─”

話還沒說話,小蛋已一聲清嘯道:“丁叔,盛大叔,且先讓我一陣!”雪戀仙劍破空虛劈,身形閃遁星門,竟是搶在丁原和盛年之前,率先向老魔發難。

萬劫天君低哼道:“找死!”神識舒展在虛空里搜索小蛋的蹤跡。憑他功參造化的萬載道行,即使對手施展遁術隱身,亦絕難逃過神識的感應。

然而出乎萬劫天君的意料之外,他的神識直擴展到方圓百丈,居然尋不到小蛋的絲毫氣息。這少年彷佛剎那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像憑空蒸發了般。

他正自詫異間,驀地心底警兆突起,頭頂銀光閃動星門乍開,小蛋身劍合一當頭轟落,正是一招倒轉施為的“擎天柱石”。

好在萬劫天君反應極快,又有與曾山“瞞天過海”的前車之鑒,微一仰頭嘬唇“噗”吐出一束赤紅色的劍芒,“叮”的擊中仙劍劍鋒三寸處。

雪戀仙劍“嗡嗡”顫鳴,偏開尺許緊貼著萬劫天君的肩膀滑落,端的驚險到極處。

許多人不由自主“哎喲”出聲,口氣里充滿惋惜之意,又見小蛋仙劍走空,整個人卻還在飛速向萬劫天君沖落,忙高呼提醒道:“小心!”

可場內的打斗如同電光石火,一招招攻守轉換何等迅疾,等眾人叫出聲時,萬劫天君的左掌已按向小蛋胸前。

大伙兒見小蛋胸口門戶大開,躲無可躲,無不大驚失色。有幾位佛門高僧更是垂首合十,低念佛號,不忍看到這少年被萬劫天君一掌轟得灰飛煙滅的慘狀。

一正大師與小蛋一路行來,蒙他恩惠頗多,對這少年的好感也超逾旁人,急忙低喝揮手,祭起一十八顆“大至善珠”,明曉得遠水不解近渴,卻盼著能分開萬劫天君的心神,令得他得掌勢緩上一緩。

小蛋心晉空明,對眾人的驚呼渾然不顧,更無一絲一毫的驚慌失措。

早在出手之前,他業已盤算過萬劫天君種種可能的應對招式,對方變招雖說迅捷凶猛,但也未出他的意料之外。所謂料敵機先,僅此一項即可知他早非昔日吳下阿蒙,隱隱然已具名家宗師的法度氣魄。

就在仙劍偏離的剎那,他亦如萬劫天君一般口中鼓氣一噴。只不過遠沒有對方那般凝光禦劍的神威,嘴巴里激射出來的卻是一蓬銀色毒絲。

那邊肩膀上的霸下與小蛋合作有年,深具默契,早憋足了勁要給老魔玩記狠的,全身赤光一閃轟出一團“天雷地火”直打萬劫天君。

饒是萬劫天君見多識廣,亦不禁大吃一驚道:“這小子明明是人非妖,怎會從口中噴出銀絲?”以他的道行硬捱一記聖淫蟲絲原無大礙,但身為一代天君,焉能讓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乳口小兒擊中面門?

當即左掌在小蛋身上一沾即走,抽身疾退,身法竟比聖淫蟲絲還快上三分,右手一抬凌空虛攝,“呼”的將那團天雷地火抓入掌心,嗤嗤捏碎。

“砰!”小蛋胸口中掌,往後翻飛數丈,腰上一挺便即站定,從嘴里吐出一縷紅蒙蒙的濁氣,臉上血色迅速恢複,竟似沒有受傷。

萬劫天君驚咦一聲,贊道:“好小子,骨頭倒硬!”他那一掌盡管由于倉促退走,擊實的勁道十成里不到兩成,但也足以熔金裂石。小蛋再強,畢竟也是血肉之軀,就算不吐血栽落,也應有所內傷症狀才對。

他卻沒想到,小蛋的烏犀怒甲已將掌力擋下大半,剩下的氣勁雖破入了體內,可也讓恭候多時的“有容乃大”神功悉數化解,未生禍患。

實則小蛋的滋味仍不好受,只是生性堅韌,更不願在老魔面前示弱,故臉上聲色不露,私下卻也在運轉“生生不息”心訣,疏通胸口的些許淤塞。

上篇:萬劫篇 第一章 血路漫漫    下篇:萬劫篇 第三章 道高一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