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萬劫篇 第三章 道高一尺   
  
萬劫篇 第三章 道高一尺

“砰!”一聲爆鳴,飛臨萬劫天君頭頂的十八顆大至善佛珠齊齊四濺拋飛,竟被他身不動,手不抬輕描淡寫地遠遠震開。

一正大師凜然收珠,實料不到自己的佛門至寶居然教人輕而易舉地給破解了。

丁原縱聲譏笑道:“萬劫小兒,你用來用去也就天擇芒、山外青山這幾式老掉牙的手段,莫非黔驢技窮,不得不兜底大甩賣了?”

一正大師聞言驀地省悟道:“老魔是以莫大的神通驅動血霧震飛了我的佛珠,卻非當真沒有出招。”再一轉念,方才小蛋遇險時距離更近的丁原、曾山和盛年竟全都沒有出手救援,顯然早已度知這少年身負絕學,當可化險為夷,反而是自己倉促祭出大至善佛珠,顯得有點兒沉不住氣了。

萬劫天君為人極是陰沉,偏偏就受不了丁原的譏諷,眼中寒光一閃道:“丁原小兒,老夫這便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雙手在胸前隱隱虛合,全身赤芒驟亮低喝道:“起!”右掌掌心間升起一團絢爛紅光,倏忽幻化成一條六七寸長的凶龍,張牙舞爪高亢長吟,煥放出騰騰血霧。

他的左手猶如輕撫寵物般摸了摸凶龍的頭頂,龍首上的一對凶目登時迸射出懾人的金色光芒,一聲冷笑道:“畫龍點睛,橫掃六合,去!”雙指一並直指丁原。

曾山瞧得有趣,大笑道:“萬劫老兒,我看京師有名的泥人張,手藝也不如你!”

霸下嗤之以鼻道:“少見多怪,不過是一條用魔罡血煞凝煉的假龍,有啥希罕?”

正當眾人都以為萬劫天君要驅使凶獸攻擊丁原之際,他掌心的紅龍已騰身飛空,急遽壯大數十倍,一擺龍首,竟出人意料之外地撲向人群中的淡嗔師太。

淡嗔師太暗吃一驚,又恐紅龍波及到身旁同道,大喝道:“閃開!”左袖一揮,祭出團碧光繚繞的仙寶,卻是她潛心煉化兩甲子有余的“碧玉麒麟”。

碧玉麒麟升到半空,已擴展如一頭雄獅大小,毫無畏懼地迎上紅龍。

一紅一碧兩道光束狹路相逢,“轟”的一記正面硬撼,震得周遭血霧波蕩,狂風大作。紅龍厲聲長嘯,再一擺尾“啪”的抽中碧玉麒麟背脊。

碧玉麒麟負痛嘶吼,翻翻滾滾向側旁飛跌,竟是一招之下已見勝負。

紅龍擊退麒麟,氣勢大壯,咆哮探抓依照主人意念催動撲襲淡嗔師太。

淡嗔師太心疼仙寶受損,怒斥道:“好孽障!”反手亮劍,直剖龍腹。

在她兩側的姬欖、羅礁亦雙劍齊出,分刺紅龍兩眼。更遠些的翠霞、云林高手或飛身救援,或祭起法寶,同仇敵愾殺將上來。

“砰砰砰!”紅龍連受幾下重擊,身上光鱗散落,血氣迸飛,卻凶悍不減,一爪拽飛淡嗔師太的仙劍,龍角橫掃險險將羅礁開膛剖肚。

萬劫天君見眾人忙作一團也奈何不得,冷哼道:“一群烏合之眾,也敢挑釁老夫!”

話音未落,斜刺里一束幽藍色的電光橫空出世,挾著排山倒海的聲威直襲紅龍。

紅龍感到威脅,回首噴出一道疾電。“叮!”劍華勢如破竹,將疾電一崩而散,鋒芒所向已迫至紅龍額頭。

紅龍一聲大吼,擺頭伸爪鎖拿光劍。就聽一記如切腐竹的脆響,龍爪生生斷落,光劍去勢不止,“吭”的插進紅龍右眼,沒入三寸。

紅龍發出一記聲嘶力竭的淒厲吼叫,身軀猛烈一抖,從頭顱內迸射開一團眩目的藍色冰光,頃刻將全身封凍成冰雕一般。

但聽“轟”地炸響,紅龍由頭至尾土崩瓦解,碎裂成片片冰屑,飄散在淒迷的血霧中。

幽藍光劍振聲龍吟,飛轉長空,收入丁原右掌掌心不見。

萬劫天君厲電般的目光射向丁原,森然道:“大梵仙羽,好的很!”

丁原對視老魔,瀟灑自如地笑道:“閣下的末日將至,當然好的很!”心里卻暗歎道:“這老魔果然今不如昔,至多只剩下當年一戰的五成道行。不然激戰至今,咱們這邊的人少說也要倒下一半。”

盛年闊步騰空,偉岸如山,右手寬闊厚重的石中劍鏗然鏑鳴,遙指萬劫天君,宏聲說道:“請多賜教!”

他那黑亮的臉膛上紅光一閃,石中劍緩緩推出,絕強的劍氣凝如洪潮,引而不發,全不知他的劍鋒下一刻會刺向何處。只這一式“一諾千金”便令得他無愧于正道翹楚大派的掌門身分!

萬劫天君卓立不動,一束束對面迫來的凜冽劍氣在他身周盤旋激蕩,撕裂開迷離血霧。

他的神識鎖定盛年劍鋒,寒著臉說道:“老夫在此僻居二十年,先是曾山,後是一慟那老和尚,如今又是你們。這般三番兩次挑釁于我,實是自尋死路!”

盛年心念堅穩沉靜,絲毫不受萬劫天君射來的眼神影響,全身翠霞真氣浩蕩奔騰,化作一股充斥天地的浩然之氣,盡注石中劍中,無儔無倫。

他凜然答道:“盛某光明磊落,問心無愧,死又何懼?閣下倒行逆施,視人命如草芥,最終落得孤家寡人,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生又何歡?”

眾人轟然喝采道:“盛掌門說得好!”

小蛋更是覺得熱血沸騰,凝望盛年雄偉英姿,腦海里閃念道:“大丈夫生于天地,理應如此!”

石中劍寸寸進逼,隨著盛年堅定沉著的步履迫至萬劫天君胸前六尺。萬劫天君居然仍舊不出手招架,更不朝後飄飛躲閃,嘴角含著一抹輕蔑冷笑盯著劍鋒不語。

喝采聲陡然停歇,場內鴉雀無聲,喧鬧轉為死寂,不過短短一瞬,卻平添了三分風雨欲來的緊張氣氛,更教每人都有透不過氣的錯覺。

五尺、四尺、三尺─盛年的面色愈發凝重,自他創出“一諾千金”以來,從未有人能夠在劍鋒迫近至三尺之處,還能揮灑自如,毫無反應!

但他劍勢已臻滿盈,絕不可就此收招,否則萬劫天君趁虛而入,自己非是死即傷。

兩尺、一尺五寸??萬劫天君一聲長笑,身影忽然像霧氣一般渙散消隱,石中劍“吭”地挑空,盛年眼中已無敵手影蹤!

眾人驚呼聲里,他臨危不亂,更不收劍抽身,反而藉助一諾千金石破天驚的爆發之勢,身劍合一朝前飛掠,全不問萬劫天君下一刻會從何處現身。

血霧一蕩,萬劫天君遽然出現在原地,目送電掠而去的盛年,嘿然道:“好應變!”

需知方才盛年若收招疾退,則劍招走空後的巨大反挫之力勢必回蕩氣血,令他身手凝滯。此刻萬劫天君再從背後掩襲,當真有死無生。故而千鈞一發之際他索性徹底釋放劍勢,合身前沖,反令老魔始料不及。

這一記交手兔起鶻落,生死一線,人人都不由捏了把冷汗。盛年回身抱劍,臉上波瀾不驚,緩緩道:“血遁大法!”

萬劫天君嘿嘿笑道:“一巧破萬鈞,這般淺顯的道理你也不懂麼?”

眾人聽他頤指氣使,譏笑盛年,均都心頭有氣,但對老魔孤身對撼兩派數十頂尖高手的風范,亦不得不生出欽佩。

惟獨霸下不以為然道:“老魔臭美得很,明明自己招架不住盛掌門的劍招,只得落荒而逃,還要往自己臉上貼金。我瞧往後別叫”萬劫天君“了,改個名字叫”萬賴天狗“豈不貼切得多?”

場中頓時響起哄堂大笑,使得剛才緊張壓抑的氛圍也為之一緩。曾山一挑姆指,贊道:“小龜說得妙啊,這名號果然又響

亮又好記,比他原先的名字好聽多了!“

萬劫天君沒想到霸下居然言詞如此犀利刻薄,心中殺機大熾,右肩幾無征兆地微微一振,胳膊“嗚”地暴漲飛伸,如血虹經天,張開一只巨靈魔爪朝著小蛋插落。

小蛋聽霸下出言譏諷老魔,便知對方睚眦必報,不刻即要出手報複,早已暗暗澄念運氣,蓄勢以待。

眼看萬劫天君的右爪宛若一片血云般幕天席地蓋落,他心頭出奇的甯靜,只回想著適才盛年動靜結合的那式劍招,雪戀仙劍斜斜上指,仍是一招“擎天柱石”。

萬劫天君見小蛋第二次使出“擎天柱石”,心下冷笑道:“這傻小子妄圖螳臂擋車,老夫正好殺他立威!”已對劍招的諸般變化了然于胸,五指收攏,欲連人帶劍一並捏得粉身碎骨,稍瀉滿腔殺機。

孰知雪戀仙劍甫一舉過頭頂,旋即凝鑄不動,汩汩劍氣內斂流轉,峙若山岳。

盛年眼睛發亮,擊節叫道:“好!”卻是小蛋借“擎天柱石”之形,蘊“一諾千金”之神,而且比盛年來得更加乾淨徹底,索性將劍勢靜到極致,更不變動分毫。

萬劫天君無論如何也預料不到小蛋居然還有這手,爪上的所有後招變化全數落空,眨眼間主客易位,一爪捏空。

小蛋靈台清晰地映射出魔爪軌跡,在萬劫天君五指將合未合的剎那,手腕旋動,雪戀仙劍劃過一道輕盈迅靈的雪白光芒,“吭”地切中魔爪尾指。

萬劫天君被這一靜一疾的時間差打得措手不及,盡管仙魔金身足可捱下一劍無礙,但覺顏面盡失,立時惱怒,拇指如一方盤石般按向小蛋頭頂。

小蛋藉仙劍反彈之力朝後飄退,左手揮出金蠍魔鞭,“鏗”地纏住老魔拇指。

萬劫天君一催魔氣,欲將魔鞭震碎。未曾想氣勁到處,竟與小蛋的銅爐聖淫仙流水乳交融,一兜一轉反向外瀉。

他驚咦一聲,指尖勁力驟增數倍,化作一股沛然莫禦的驚濤順勢迫入魔鞭。小蛋的“周而複始”吃不住如此強橫的沖擊,低哼飄飛,金蠍魔鞭翩若驚鴻翻卷而回。

不待萬劫天君乘勝追擊,丁原揚聲道:“萬賴天狗,你的對手是我!”身如游龍,劍氣飛騰,已從另一側攻向萬劫天君。

萬劫天君沒拾掇下小蛋,正自懊惱,聞言陰冷一笑道:“你也配!”右臂回收,左手在胸前連轉數圈,立時生成一道數丈狂飆,撲向丁原。

這一場場龍爭虎斗看得眾人心旌搖蕩,眼花撩亂,更沒想到一路上少言寡語,木訥低調的小蛋與萬劫天君接連兩次正面硬

撼,非但沒有吃虧受傷,反教老魔防不勝防,無可奈何。

再看丁原褚衣光劍,睥睨四海的神威雄姿,不約而同地感慨道:“江山代有才人出,二十年前一個丁原已撼動天陸,而今這個小蛋又橫空出世,驚豔當場。莫非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我輩均已垂垂老矣?”

正這時丁原已迎上狂飆,手起劍落將它一劈兩半,穿花繞柳從中掠過,劍招由剛猛驟轉輕靈,只見紫色劍芒翻飛旋舞,隨著他矯若游龍的身姿飛凌萬劫天君頭頂之上,幻化出層層光花,渾若天成,無懈可擊。

只有盛年、一正大師等人少數的絕頂高手才看清,丁原在彈指之間竟一氣攻出六十四劍,合成一圈太極般的光幕,猶如天羅地網將萬劫天君緊裹在內,無論對方如何趨避躲閃,也都逃不過他這鬼斧神工的仙劍一擊。

盛年不由自主記起了:丁原留在後山思悟洞內的那六十四只譬如神來之筆的足印,再與眼前的劍招對照印證,一縷明悟湧上心頭。

他又驚又喜道:“丁師弟的這式劍法獨樹一幟,實乃登峰造極之作。這二十年來,他的修為已漸轉精純飄逸。我雖身為師兄,亦遠有不如!”

思忖間萬劫天君右手屈指連彈,“叮叮叮叮”一連激出六十四束天擇芒,宛若一蓬蓬光彩奪目的煙火在他身周怒綻,劍光血芒交相輝映,奇網網收集整理教人已看不清究竟誰在主攻,誰在固守?

丁原劍勢窮盡,余韻不絕,陡然振劍長嘯,身前劍華散盡,終露崢嶸。雪原仙劍煥放出絢麗光芒,凝成無堅不摧的疾電,直刺萬劫天君胸口。

萬劫天君一凜道:“這是一劍,還是六十四劍?”原來丁原這看似簡簡單單直來直往的一劍當中,竟將方才六十四劍的所有變化與神韻菁華融為一爐,連老魔也要生出無可匹敵之感。

萬劫天君無暇多想,掌刀疾劈丁原小腹,竟是以攻對攻,全不防守。

旁觀的眾人無一不是正道一等一的高手,設身處地之下,均覺得舍此之外,再無他方能夠破解丁原這式完全無從招架的劍招。

然而丁原早料到對方會自恃不壞金身,以命搏命,幾乎是在萬劫天君豎掌的同時,雪原仙劍驀地幻化成六十四束紫芒,如驚濤駭浪席卷而去。騰出右手捏指成拳,一式“山”字訣固若盤石,直攖其鋒。

“砰!”

拳掌交擊,丁原身形飛蕩,“嘿”地從口中逸出一抹熱血,身上的都天伏魔大光明符光芒驟亮,消散掌勁。

“嗤嗤嗤嗤─”六十四束劍芒無分先後刺中萬劫天君,爆裂開蓬蓬血光。老魔身影劇晃,身上現出千瘡百孔,煞是可怖。

丁原面色蒼白,揚手收攝仙劍,微微喘息道:“萬賴天狗,這招”忘一歸真式“滋味如何?權且算作當年的一點利息!”

萬劫天君全身血光大熾,頭頂霧氣絲絲升騰,徐徐平複著傷口,說道:“這招雖是老夫落了下風,但閣下的傷恐怕還要來得更重些。”

他的言詞中少有的用上“閣下”這樣的敬稱,顯是震撼于丁原的這式“忘一歸真”。話音落畢,全身傷處已盡數複原,好似從未受傷一樣。

曾山見獵心癢道:“萬賴天狗,我等你半炷香,咱們再來打過。”

萬劫天君冷笑道:“你們既要用車輪戰對付老夫,又何必假惺惺留下半炷香給我?不妨全都上來,老夫又有何懼?”說罷振身而起,如一蓬血風直拂向眾人。

淡嗔師太、無痛大師等人齊齊出手攔截,可萬劫天君的身法委實快得匪夷所思,諸般仙劍佛杖一一落空,瞠乎其後。

萬劫天君身形毫無凝滯,竟視群雄如無物,單刀直入,已闖進重圍。

無痛大師心念一閃,驚叫道:“不好,快保護方丈!”

但萬劫天君的速度直比他的聲音還快三分,沒等話音落下,已欺身到無涯方丈近前,抬手抓向胸前袈裟,獰笑道:“跟我走!”

無涯方丈閉合的雙目陡然一睜,雙手握起懷中云林三寶之一的碧玉禪杖往上一格。萬劫天君的右手五指輕輕搭住禪杖,向外一推道:“撤手!”

無涯方丈只覺一股澎湃魔氣往自己身上壓來,五髒六腑的傷勢齊齊迸發,若不松手退後,待到碧玉禪杖反撞在胸口上,斷無僥幸。

但這碧玉禪杖乃云林禪寺方丈信物,焉能輕易拱手讓人?況且失去禪杖,在萬劫天君連綿不絕的後招猛攻之下,自己更無力支撐。

他當機立斷,雙臂骨節喀喇喇爆響,強壓內傷運起十成的般若神功,再將碧玉禪杖往外推格。

“砰!”禪杖倒撞在無涯方丈胸膛上,近處的人幾可聽到他胸骨斷裂的聲響。

無涯方丈張口噴出一道血箭,雙手兀自死死抓緊禪杖不放,面色慘淡若金,神情卻鎮定慈和,澀聲道:“阿彌陀佛─”

萬劫天君也不禁欽佩這老僧的硬氣,哼道:“而今西天佛祖也搭救不得!”右手松開禪杖,揪住無涯方丈的胸襟。

“砰砰”兩記悶響,背上卻已捱了無痛、無怨二僧的禪杖重擊。

他恍若不覺,一提無涯方丈的身子,嘿笑道:“云林方丈,原來亦不過爾爾!”

眾僧睚眦欲裂,卻投鼠忌器,圍在萬劫天君四周,不敢輕舉妄動。

一正大師怒喝道:“萬劫老魔,快放下敝寺方丈,與老衲一決生死!”

萬劫天君搖搖頭道:“想要這和尚活命,就統統給老夫滾回地上。”

丁原眉宇一揚,道:“一命換一命,不如你放了無涯方丈,由丁某替他作人質!”

萬劫天君哈哈笑道:“你的身分夠了,可惜詭計多端,老夫信不過。”

曾山吹胡子瞪眼道:“萬賴天狗,我老人家再老實不過了,由我換回大和尚如何?”

萬劫天君冷然道:“老夫沒心思說笑,我數到三,你們滾是不滾?”

眾人均感棘手,有默契地將目光轉向了盛年。

盛年深吸口氣,一字一頓道:“我來換回無涯大師!”甩手將石中劍拋向丁原,垂臂邁步走向萬劫天君。

萬劫天君冷笑不語,尋思道:“等他走近,我再一並成擒。有這兩大派的掌門在握,還用擔心這些人不低頭服軟麼?”

他正盤算著如何能在三招兩式間出其不意擒下盛年,猛聽無涯方丈大喝道:“除魔衛道,勿以貧僧為念!”雙手奮力將碧玉禪杖往後扔出,一頭撞向老魔。

萬劫天君大吃一驚,自不能讓到手的人質這般死去,怒罵道:“老頑固!”掌心吐勁一震無涯方丈經脈。

無涯方丈登時真氣全消,額頭軟綿綿撞在他的胸口上,“咚”的悶響,卻如同隔靴搔癢一般。

突然兩人腳下銀光迸濺,小蛋從星門里一躍而出,探左手扣住萬劫天君右腕,雪戀仙劍斜挑老魔小腹。

萬劫天君一怔,他留意到了盛年、丁原、一正大師和曾山的動靜,甚至沒放過淡嗔師太、無痛大師等人的一舉一動,卻獨獨漏下了小蛋。

這一下肘腋生變直令他措手不及,左掌一按拍向仙劍,右臂魔氣到處紅光如潮。

“叮!”雪戀仙劍承受不住萬劫天君雄渾掌力,激飛而出。可右腕一緊,業已教小蛋扣住,頓時魔氣汩汩外泄,不可抑制。

萬劫天君心念急轉,驚怒道:“臭小子,找死!”迫不得已故技重施,催動體內魔氣猛噬小蛋,逼他松手。

小蛋臉上血光大盛,一咬牙硬是撐著右手不放,左手已攬住無涯大師後腰往懷里一帶。萬劫天君的掌勁正急遽外泄,當下變招不及,人質已被小蛋硬生生奪了過去。這才省悟到對方仙劍那般輕易脫手,實是預謀在先。

他察覺上當,不禁羞怒交加,更含著一股對小蛋無比怨毒,一聲冷喝左手疾往無涯方丈背心抓落,口中噴出一束血紅劍芒,直取小蛋眉心。

誰都沒想到會有此變,紛紛呼喝出手,奈何鞭長莫及,眼睜睜看著小蛋與無涯方丈命懸一線,卻無力解救。

小蛋對襲來的劍芒置若罔聞,身形一側,左手後帶,將無涯方丈護到背後。肩膀上的霸下小嘴一吐,打出團天雷地火,“轟”地接下劍芒。

可萬劫天君的左手卻化作掌刀“啵”地劈在小蛋右胸之上,頓時濺起一串流光。摧枯拉朽的掌力連破烏犀怒甲和有容乃大兩道防護,直迫內腑。

小蛋眼前一黑,口中“哇”地噴灑熱血,如斷線風箏般飛跌,可左臂兀自牢牢護著無涯大師。

萬劫天君功敗垂成,剛想再施展“血魘魔爪”從小蛋手里奪回人質,可無痛大師與盛年已然奮不顧身地攻到,一杖一掌左右開弓。

萬劫天君頻頻受挫,怒不可遏,厲聲長嘯雙掌齊出,“砰砰”兩響,無痛大師與盛年雙雙踉蹌後退,各自從嘴角流下一縷鮮血。

就這一耽擱,曾山和丁原已迎上小蛋。曾山接過無涯方丈,急問道:“這娃兒如何了?”原來他方才一拉無涯方丈,小蛋卻依舊死抱不放,竟已失去了知覺。

丁原抱住小蛋,右手一按他背心大椎穴,目光閃動道:“還有救!”

曾山大松一口氣,瞪著萬劫天君大罵道:“狗急跳牆,我老人家今日偏要痛打你這只落水狗!”

萬劫天君被兩派高手重重圍住,暗恨道:“終有一日,我要將這傻小子挫骨揚灰!”

上篇:萬劫篇 第二章 血海鏖戰    下篇:萬劫篇 第四章 魔焰囂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