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萬劫篇 第十章 九光滅魂   
  
萬劫篇 第十章 九光滅魂

柳翩仙走不是,不走也不是,窘迫至極,強笑道:“寞少,我們─”

小蛋“嗯”了聲,替他解開經脈禁制,說道:“柳門主請便。”

柳翩仙呆呆看著他,沒想道小蛋這麼輕易就放過自己。

尹雪瑤反手將柳翩仙的佩劍遞還道:“閣下的劍可要收好了。”

柳翩仙剛伸手想接,猛記起云青霞的慘狀,嚇得急忙縮手。

尹雪瑤冷漠的櫻唇角上逸出一絲笑意道:“柳門主反應真夠快的。放心,上面的”烏云壓頂“已被我洗去。”

柳翩仙訕訕接劍,道:“多謝仙子高抬貴手。”

霸下問道:“曾婆婆,那老妖婦的左臂不要緊吧?”

尹雪瑤傲然道:“當然不要緊,只要切下來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小蛋一驚道:“那她的左手豈不廢了?”

尹雪瑤冷笑道:“誰讓她不肯領你的情?這烏云壓頂之毒最霸道不過,以她的功力勉強能將毒氣攔截在腕門以下,可手上骨肉在一盞茶內卻會盡皆壞死。屆時就算她迫出毒氣,一只手也沒用了。”

柳翩仙聽得不由後怕,幸虧自己見機及時,不然這條老命是如何丟在尹雪瑤的手里的都不知道。

霸下忽然說道:“竇崖主,你夫人的面色很不好啊。”

柳翩仙一省,不等小蛋開口,忙取出解藥交給竇憲道:“只要早中晚連服三帖,余毒即可拔除。”

小蛋問道:“竇崖主,你們怎會來的云夢大澤?”

竇憲微一躊躇,回答道:“令師伯厲無怨日前叛逃出宮,我們夫婦奉了滕、席兩大長老的手諭前來追捕。”

竇夫人怒哼道:“你還叫他們長老?”

竇憲一聲苦笑,道:“這麼多年都叫慣啦,哪那麼快就能改了?”

小蛋一愣道:“厲師伯叛逃?”

柳翩仙忙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厲副宮主早成了滕、席兩個老家伙的眼中釘,肉中刺,不逃也會給害死。”

竇憲看不慣他的嘴臉,譏諷道:“不錯,厲副宮主哪有柳門主那般機靈?”

柳翩仙厚起臉道:“竇兄,適才小弟多有冒犯,你可別往心里去。”

竇憲面上一冷,沒有理睬,竇夫人索性轉過頭去。

柳翩仙碰了釘子,臉上微微一紅道:“小弟也是情非得已,不然還得死在賢伉儷的前頭。”

朱長老走上前來,也勸解道:“竇崖主,雖說柳門主下毒暗算了尊夫人,可您手下的弟子,咱們可一個都沒動。”

竇夫人冷笑道:“這麼說,你們都是好人了?”

柳翩仙苦澀一笑道:“好人談不上,同病相憐倒有一拼。云霞四仙回去,還不曉得會如何編排我們?”

尹雪瑤道:“那四個瘋婆子怎麼和忘情宮勾搭到一塊兒了?”

竇憲道:“葉宮主和寞少成功逃脫後,那兩個老賊用盡手段招攬來一撥退隱多年的老魔,云霞四仙便是其中之一。她們私下窺覷愚夫婦的”風林火山陣“,與滕、席二人一拍即合,趁我們遠離盤火崖,脅迫柳門主投毒,妄圖迫取陣訣。”

柳翩仙聞聽竇憲用了“脅迫”二字,曉得有了回轉余地,也大歎苦處道:“咱們仙鴛門的使毒秘籍不也被”毒醫“蔣百里給看上了?此次云夢大澤之行,我費盡心機才躲開他,不想還是教云霞四仙給算計了去。”

還說著話,就聽遠處有人道:“竇賢弟,你怎麼受傷了?”

小蛋抬眼望去,說話之人自己倒也認得,正是同為西域五大派之一的積雷窟窟主白顯,與竇憲私交甚篤。

竇憲方才拚命發嘯就是求他來援,可等了半天也不見動靜。如今塵埃落定,白顯卻若無其事地現身,其中蹊蹺他心知肚明,漠然道:“白兄來得好快,我還在擔心你也遭人毒手。”

白顯明白竇憲已看破自己的把戲,哈哈笑道:“愚兄剛剛收到靈鴿傳報,厲無怨已被蔣百里一行圍困在距此一百二十里外的幾間茅廬內,正要趕來給你們送信。”

小蛋詫異道:“厲師伯出了什麼事?”

竇憲道:“據說他是中了蔣百里的奇毒,惟有云夢大澤中出產的”九炎草“才能醫治。咱們也是算准了這點才追了過來。”

小蛋大吃一驚道:“對不住,我要先走一步!”

竇憲夫婦悄悄對視一眼,彼此莫逆于心,自告奮勇道:“寞少,愚夫婦願為馬前小卒,替您開道!”

小蛋怔了怔道:“二位身負重傷,還是休養要緊。”

竇夫人道:“寞少以德報怨,救了我們夫妻的性命,這點小傷何足掛齒?除非您看不起我們兩個。”

竇憲也道:“寞少有所不知,除了蔣百里外,無離派的孟翔、洗玉宗的云夫人也都在左近。若由我們出面游說,或可令他

們棄暗投明,免去一場兵戈。那時單單一個蔣百里毒技再強,也不足為慮。“

尹雪瑤聽他們一再推崇蔣百里的用毒手段,心下起了爭雄之念,卻也不急著說出。

柳翩仙腦筋一轉也做了決定,說道:“好,咱們大伙兒一起去救出厲副宮主!”

竇夫人兀自對柳翩仙暗算自己的事耿耿于懷,白了他一眼道:“這有你什麼事?”

白顯搖頭道:“賢妹的話未免有些斗氣。自從席、滕二賊執掌忘情宮以來,咱們誰不是人人自危,朝不保夕?而今虧得有寞少仗義出頭,白某不才也願附驥尾!”

尹雪瑤冷眼旁觀,心道:“又是一個見風使舵的老狐狸!”

她卻不知小蛋剛才孤身單劍,力挫云霞四仙的驚豔表現,已深深震撼了在場的每一個人。再聯想到葉無青隨時可能出山複仇,此刻若不識相倒戈過來,又更待何時?

霸下不耐煩道:“干爹,咱們快走罷,別去晚了什麼都見不著。”

小蛋掃了眼地上一眾盤火崖弟子尸體,不覺慘然,說道:“柳門主,請你留下幾個人將他們好生安葬。”

他的話說得和氣,可聽在柳翩仙耳里此際不啻是玉旨綸音,趕緊道:“是,在下這就安排。”

尹雪瑤也不耐多看柳翩仙阿諛嘴臉,一拂衣袖道:“小蛋,咱們走吧!”立意要搶先會會毒醫蔣百里。

眾人禦起仙劍,浩浩蕩蕩往東而去,只留下仙鴛門的朱長老率著幾名弟子處理善後,安葬尸體。

無邊無際的黑暗中,低壓的亂云如同魔獸般翻滾咆哮,腥臭的瘴氣吞噬了整片大澤。不見星光,詭異的靜謐里時不時從遠處傳來一兩聲夜獸出沒的呼嚎。

竇憲夫婦相互護持禦劍急進,勉力支撐了五十余里終究力不從心,漸漸掉隊。

但這夫妻二人十分要強,更不肯向白顯、柳翩仙等人求助,硬咬著牙在後苦追。

七十里一過,兩人和大隊的距離越拉越大,前方幾名仙鴛門弟子的身影幾乎微不可見,竇憲心中禁不住苦笑道:“落草的鳳凰不如雞,而今我們夫妻居然連柳翩仙的門人都比不上了。”

忽然前頭人影一閃,卻是小蛋折轉回來,催禦著雪戀仙劍迎向二人。

竇憲心頭一暖,已明其意,既感激,又有些羞愧地低聲招呼道:“寞少─”

小蛋淡然笑了笑,挽住竇憲胳膊暗催真氣道:“竇崖主,我想向您和夫人打聽一下忘情宮的近況,咱們不妨一邊走一邊聊。”

竇夫人明白小蛋這麼說是給自己台階下,否則大可徑自詢問前面的白顯、柳翩仙等人,又何必舍近求遠?當下道:“寞少只管垂詢,咱們定當知無不言。”

果不出她所料,小蛋對忘情宮的事其實並不甚關心,想了想還是問道:“楚望天楚老宮主─也就是我師祖,可還安好?”

竇夫人遲疑道:“寞少,實不相瞞,自打令師葉宮主被逐後,老宮主便深居不出,我們也好久沒得著他的消息了。”

竇憲接著道:“不過席、滕這兩個老賊對老宮主倚若靠山,想來也不敢為難。若非如此,厲副宮主早反了。”

竇夫人忿忿不平道:“光憑這兩個老混蛋的斤兩,又焉能懾服住西域各派?還不是仰仗楚老宮主的名頭狐假虎威,肆無忌憚?”

三人邊聊邊行,百余里一晃而過,不知不覺已追上了大隊。竇憲非但沒覺得半分疲憊,反而感到胸口有一股暖洋洋的柔和氣流越來越強,令諸經百骸如沐溫泉極是愜意,傷勢較之先前竟也好轉了許多。

他情知是小蛋不念舊惡,正為自己渡氣療傷,心下百感交集道:“我以前總以為這少年傻憨憨不成氣候,也從沒把他真正當作過葉宮主的關門弟子,委實大錯特錯!單就這份寬厚坦蕩的心地,當世又有幾人可及?”

他雖身為西域魔道翹楚,但也是性情中人,與柳翩仙等人的狡詐虛偽殊不相同。此刻對小蛋的欽佩感激之念一起,當即暗暗下定決心,所謂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日後定不能再負小蛋分毫。

他正想著,突然前方的柳翩仙等人不約而同停了下來。尹雪瑤美目顧盼四周,低聲道:“不對,按道理咱們早該到了。”

竇夫人問道:“會不會是咱們走錯了方向,不知不覺偏離了茅廬?”

白顯一直在前負責引路,聞言搖頭道:“應該不會。”

柳翩仙疑云大起,說道:“白兄,別是你有意和咱們開玩笑吧?”

白顯怫然道:“柳門主,你的話里含沙射影,莫非是信不過白某?”

柳翩仙嘿然一笑偏過頭去,道:“那白兄如何解釋咱們禦風行出一百五十余里,卻還沒有見到你所說的茅廬?”

竇憲歎了口氣道:“只可惜夜黑風高,烏云壓空,無法借用天星辨明眼下方位。”

霸下不自禁地抬眼往遠處的夜空中望去,忽然“咦”了聲道:“干爹你快瞧啊,那兒有一顆紫色的星星!”

小蛋舉目觀望,果然瞧見在極遠的夜幕下,依稀閃爍著一顆色彩妖豔的紫星。

就聽身旁竇憲等人紛紛驚異道:“快看,東面也有一顆!”、“西南有一顆!”、“正北方好像也有!”、“還有一顆在咱們的頭頂上─”

七嘴八舌間眾人竟在夜空中接連發現了九顆紫色星辰,分布天心與四面八方。

驀地有陣風刮過,暗紅色的夜霧從四下向眾人飄立的地方湧來,有如一層層在夜色里輕輕蕩漾的透明薄紗。

霸下詫異道:“怎麼一下子就起霧了,好熱啊!”

牠這一說,小蛋等人也立時感覺到了濃烈的熱意,像是遽然墜入了一座丹爐里。

尹雪瑤深幽的眸中閃動著警覺的寒光,說道:“情形不對,咱們好像中了埋伏。”

柳翩仙環顧高懸夜空的紫色星辰,猛然失聲道:“紫瞳魔燈,這是紫瞳魔燈!”

此言一出,竇憲夫婦、白顯乃至一眾身後的門人弟子盡皆面色大變。

霸下奇道:“紫瞳魔燈是什麼玩意兒,為何讓你們緊張成這般模樣?”

白顯深吸一口氣平複心緒道:“如果我猜得沒錯,附近必有魔教一流高手隱伏,甚至就是魔教風教主本人!他以九盞紫瞳魔燈布下九光滅魂陣,自是要把我們一網打盡!”

竇夫人道:“也難怪,咱們這麼多人浩浩蕩蕩開進云夢大澤,在人家的一畝三分地上橫沖直撞如入無人之境,魔教豈有不怒之理?”

柳翩仙運氣揚聲向著虛空中道:“對面可是聖教風教主親臨?在下西域仙鴛門門主柳翩仙,與諸位同道不告而至多有(手機小說站更新最快)唐突,卻絕無與貴教為敵之意,尚請風教主海涵。”

話音傳出數十里方圓清晰可聞,但等了良久仍不見有人響應。

霸下不耐道:“什麼聖教鬼教好大的架子,就會裝神弄鬼點上幾盞破燈嚇唬人。”

突聽黑暗中遙遙響起一記冰寒的冷笑道:“罵得好,風某受教了!”

白顯駭然道:“果真是風雪崖來了,這回咱們可要有大麻煩!”

淒迷的霧光里,風雪崖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徐徐道:“現在才想到害怕,已是晚了。”

“喀喇喇─”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鳴響起,下方的澤地霍然崩裂開一道深不見底的溝壑,打從里面湧出一團濃烈黑氣,卷裹著無數紫色的雷團朝眾人襲到。

柳翩仙沒想到風雪崖說打就打,凜然叫道:“風教主,快停手,千萬別誤會─”

白顯嘿然道:“別叫了,就算喊破嗓子他也不會聽你的,還是想法子闖出去罷!”當即念動真言從袖內祭起積雷窟至寶“驚雷電絲網”朝下一灑。

半空中一團綠光亮起,驚雷電絲網急遽擴散遮蔽在眾人腳下,擋住了大半的雷團。

尹雪瑤冷喝道:“往東撤!”掣出海枯石爛劍,劈散了兩道雷光,在前開道。

小蛋和霸下護持著竇憲夫婦緊隨其後,柳翩仙和白顯一左一右襄助他抵擋雷團轟襲,指揮著各自門下的弟子往東面闖去。

下方的溝壑不斷延伸開裂,一團團雷光如影隨形狂轟亂炸,很快驚雷電絲網“吱吱”鏑鳴震顫,顯出不支征兆。

柳翩仙這時也顧不得看白顯的笑話了,急忙揚聲叫道:“用天女散花對付紫雷!”

陳長老率著數名仙鴛門弟子雙手連擲,朝下打出一蓬蓬五顏六色的璀璨光花。

“砰砰”轟響中光花爆裂碎散,密如疾雨撞擊向紫雷,雙雙同歸于盡。

竇憲瞧得暗暗心驚,竇夫人嘿然道:“柳門主,敢情你還藏了這麼一手。”

柳翩仙笑了笑道:“如此竇夫人總該相信在下對賢伉儷並無惡意了吧?否則先前只需祭出這些天女散花來,也不用云霞四仙出手苦戰了。”

竇夫人秀眉一挑,不甘示弱道:“那也未必!”

兩人一邊斗嘴一邊後撤,轉眼已退出十多里地,前方陡然生出一座黑沉沉聳入云中的高山,怪石嶙峋雜草叢生,有若一堵天然憑仗攔住了去路。

下方的溝壑伸展至山腳前便驀地止住,空中呼嘯狂舞的奔雷也齊齊消失不見。

眾人稍松一口氣,飄落在一道山梁上打量四周。只見漫山遍野茂密深幽的林木沙沙搖曳,黑暗中不知潛藏了多少凶險危機。

白顯收了驚雷電絲網,微微喘息道:“只怕咱們還在九光滅魂陣里。”

尹雪瑤凝目眺望天際的紫星,說道:“要想破陣,就只有設法毀了九盞紫瞳魔燈。”

柳翩仙歎道:“哪那麼容易,不然這九光滅魂陣也就稱不上魔教的鎮教法陣了。”

白顯氣餒道:“可惜咱們這兒沒人精通奇門遁甲,否則也不至于搞得這般─”

話還沒說完,只聽“鏗”的脆響,小蛋突然掣出雪戀仙劍振腕劈出一扇星門道:“諸位在此稍後,我去去就回!”攜著霸下擰身而入。

尹雪瑤心念急轉,領悟到小蛋的用意,旋即閃身追入星門道:“我和你一起去!”

“呼”的一聲星門閉合消隱,山梁上眾人面面相覷作聲不得,老半天柳翩仙才回過神道:“這是什麼功夫?”

竇夫人剛想說什麼,猛地腳下一陣地動山搖,眼前星移斗轉狂風大作,吹得身子立足不定,如斷線風箏般飄起。

無盡的黑夜里陡然爆閃出團團白光,一道道渾圓急旋的巨大云柱煥放出淡淡的青色光彩,如咆哮飛舞的怒龍憑空生出,向著眾人撲襲而來。

白顯高聲叫道:“趕緊結陣守禦─”話到半途,肆虐的狂風席卷著滾滾灼人熱浪灌進了他的口中,生生將後面的話語逼回肚里,耳畔呼呼風吼如同炸雷逞威,連他本人都聽不清自己在說什麼。

好在此次深入云夢大澤追殺厲無怨的各派弟子,均是精挑細選的精英高手,雖遇險情並不慌亂,各自拔出魔兵在手,飄立空中結成圓陣,目不轉睛地關注著四周激蕩起伏的陣勢變化。

竇夫人抬手從云鬢邊拔下一枚三寸長的朱釵,口中念動真言一聲低喝道:“起!”

那朱釵上驟然亮起耀眼光焰,騰空高飛幻化作一羽碩大無倫的朱雀,披光背霞威武萬狀,引吭發出一聲聲激越長唳,向著狂湧迫近的云柱迎去。

白顯的眼睛里難以抑制地流露出貪婪之色,豔羨道:“朱雀仙釵─敢情賢妹身上還藏有此寶,卻連我也瞞過了!”

竇憲冷冷道:“這枚仙釵一直戴在拙荊的頭上,可說不上有意瞞誰。”

“轟─”高空中朱雀光芒萬丈不可逼視,舒展雙翼從一道云柱中穿越而過。

云柱登時扭曲燃燒,像融化了的鐵水般一串串消融滴淌,化作蒙蒙的水汽。

竇夫人左手捏訣心無旁騖,催動著朱雀一鼓作氣又沖向另一道云柱,所過之處焰光沖天,勢如破竹,一道道云柱土崩瓦解,灰飛煙滅。

然而後方的云柱兀自層出不窮,源源不絕地奔湧而至,像一圈合圍的天羅地網,步步為營,緩緩擠壓著朱雀馳騁的空間。

漸漸地朱雀的光焰開始黯淡,行動也遠不如起初那樣迅猛輕盈。竇夫人面色蒼白,汗水涔涔順著臉頰滴落,苦苦咬牙勉力支撐。

竇憲牽掛妻子傷勢,焦急道:“這樣僵持下去不是辦法,云柱只會越打越多!”

白顯當即立斷道:“與其在這里空等,坐以待斃,還不如放手一搏,咱們沖出去!”

當下眾人各禦魔寶轟向正前方襲來的云柱,一時間天空中流光溢彩,奼紫嫣紅。

隆隆的爆響聲中云柱接踵潰滅,豁然現出一條轉瞬即逝的通道。

白顯見狀大喜,大聲叫道:“快沖過去!”催動驚雷電絲網護持周身,一馬當先往前闖去。

竇憲隨著眾人沖出數丈,猛然驚覺自己的妻子沒有跟來。他急忙回頭尋找,就見竇夫人油盡燈枯,悶哼一聲後,身子無力地朝下栽倒。

竇憲心膽欲裂,不顧一切地撲了上去,大叫道:“宛如─”

千鈞一發之際斜刺里一道身影掠過,柳翩仙揮袖卷住竇夫人腰肢往懷中一帶,縱身迎上竇憲。

竇憲尚且驚魂未定,趕緊扶住愛妻,只聽柳翩仙問道:“竇兄,嫂夫人沒事吧?”

竇憲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柳翩仙會出手救了自己的妻子,愣了愣說道:“還好。”

柳翩仙揮手擲出把天女散花,說道:“小弟在前面開道,兩位跟緊了!”騰身向前沖去,但覺眼前一花,身子騰云駕霧般不由自主地翩飛旋轉,四周青光如潮波瀾洶湧,什麼也看不清楚。

驀地腳下一實,恍惚里已置身在一片密林之中,耳畔猶自回蕩著方才的隆隆轟鳴。

他定睛觀望,漫天的云柱已消失得無影無蹤,頭頂上方繁茂的枝葉遮天蔽日,林中彌漫著濃烈灼熱的紅色霧氣。

竇憲夫婦飄落在他身後,愕然問道:“這是什麼地方?”

彷佛是為了響應他們的問話,幽暗的夜幕後突然湧現出千百道慘綠色鬼魄的影蹤,如輕煙般飄蕩回旋,此起彼伏地發出陣陣厲嚎。

又一陣風吹來,每個人都清晰地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凜冽殺氣,只覺草木皆兵,風聲鶴唳,心底生出縷縷寒意。

白顯眼中的凶光暴閃,注視著飄舞的慘綠鬼魄,緩緩說道:“咱們還在陣內。”

竇憲手持槍盾,護在妻子身前,沉聲道:“堅持住,寞少定能破去紫瞳魔燈。”

白顯嘿然道:“別忘了操縱此陣的是魔教教主風雪崖,豈會眼睜睜看著寞少將紫瞳魔燈一一毀去。”

聽到風雪崖的名字,眾人心頭一沉,才剛燃起的希望,轉眼又變得微弱而遙遠。

請繼續期待 仙羽幻鏡 續集

下集預告:小蛋仗義出手救下遭受云霞四仙圍攻的竇憲夫婦,不僅令盤火崖衷心臣服,同時也讓仙鴛門和積雷窟雙雙倒戈投誠。

然而就在眾人趕往救援厲無怨的途中,卻落入了魔教教主風雪崖設下的九光滅魂陣中,小蛋為解救同伴不得不與這位名震天陸的魔道絕世高手狠狠對上─

上篇:萬劫篇 第九章 魔門內訌    下篇:大澤篇 第一章 魔教教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