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大澤篇 第二章 毒海爭鋒   
  
大澤篇 第二章 毒海爭鋒

等了許久,小蛋也沒有再見到風雪崖的身影出現,連紫瞳魔燈也悄無聲息地消失不見,四周迷離的霧光漸漸散去,呈露出清冷荒涼的大澤景象。

霸下彈彈舌頭,左右張望道:“老家伙走了麼?”

尹雪瑤凝神舒展靈覺搜索片刻,而後如釋重負地長出口氣道:“他竟真的走了。”

霸下立刻興奮起來,笑道:“這老家伙還不錯,守信用,不聲不響就退走了,連魔陣也一起收了。”轉眼卻見小蛋默立一旁,不由驚道:“干爹,你沒事吧?”

小蛋搖搖頭道:“我沒事,可惜風教主的紫瞳魔燈卻被毀了。”

尹雪瑤道:“你放心,憑風老魔的手段,那盞紫瞳魔燈終能修複。不然的話,他豈會這麼痛快就放過我們?”

一行人還說著話,就聽見遠處未散盡的光霧里,遙遙傳來柳翩仙的喊聲道:“寞少──”

霸下提氣回應道:“我們在這兒,快來!”語音未落,只見柳翩仙、白顯和竇憲夫婦率著一眾門人部屬聞聲趕了過來,雖說模樣多少有點狼狽,所幸均無大礙,臉上充滿了劫後余生的欣喜與不得其解的迷惑。

眾人會合一處稍作寒喧,霸下伶牙俐齒將風雪崖如何退走的經過敘述了遍,其間免不了要添油加醋,將小蛋大吹特吹了一番。

柳翩仙等人聽得瞠目結舌,待說到風雪崖認輸撤陣,竇夫人由衷贊歎道:“此人修為高強,神出鬼沒卻能言出不二,不愧是一等一的梟雄。今夜要不是有寞少在,咱們只怕凶多吉少,沒人能活著走出云夢大澤。”

白顯和柳翩仙更加相信葉無青有小蛋相助是如虎添翼,心中愈發打定了倒戈的念頭,惟恐竇夫人把好話說盡,爭先恐後地恭維起來。

竇憲翻了一記白眼,截斷他們道:“寞少,咱們還是盡快判定方位,趕去解救厲副宮主。被風雪崖這一耽擱,也不曉得是否還來得及。”

小蛋頷首道:“對,咱們還是趕緊找人吧。”

他生性低調,說話總不免帶著商量的味道,可此刻對白顯而言,卻好比是聽到天王老子下了鈞令,急忙辨明方位道:“啟稟寞少,咱們偏得不算太多,大約往西再走上三十多里就能趕到。”

當下眾人不再多言,仍由白顯在前引路,加緊腳程向西趕去。

行出一陣後前方漸漸亮起一簇簇火光,眾人紛紛收住身形朝著光亮處眺望。只見幾座頗是雅致的茅廬四周,團團圍著二、三十號人馬。從衣飾分辨,多為無離派與洗玉宗的高手,不少人身上染血,似乎受傷不輕。

一個身著黑色長衫、面色蒼白的中年文士,手搖羽扇佇立在茅廬前,一雙陰沉深邃的眼睛望著左首的屋子里,眸中不住閃過森冷的寒光,直教人不寒而栗。

在他左右分立著一男一女兩位魔道高手,均是目不轉睛地盯著屋內。

左邊那老者國字臉、手握一對細長金鉤、神清氣足,正是無離派的掌門孟翔。

右邊的女子貌美如花,右手握著柄三尺長、形似飛鳳的明黃色玉杖,悠然自得地在左掌掌心上輕輕拍打,自是以媚功和追躡術享譽西域仙林的洗玉宗宗主云夫人。

小蛋一干人聲勢甚為浩大,又未加隱跡匿蹤,孟翔等人自然早已察覺。

起初他們都當是自己一方的援兵應援而至,俱都不以為意,及至近前,方才注意到人群里的小蛋和尹雪瑤。

那黑衣中年文士卻是連小蛋也不認得,兀自以為是柳翩仙等人半路上邀來的幫手,皺皺眉道:“柳門主,你們為何直到現在才趕來?”

柳翩仙並不回答,轉首壓低聲音向小蛋介紹道:“寞少,此人便是毒醫蔣百里。”

蔣百里見柳翩仙不理會自己,反而對小蛋神態恭謹,不由奇怪,就聽身旁的孟翔也微含驚訝地對自己低聲道:“蔣神醫,這少年是葉無青的關門弟子常寞,據說一身修為頗為古怪,當日就是他護著葉無青殺出忘情宮的。”

蔣百里“哦”了聲,心里愈發不快道:“這個柳翩仙在搞什麼名堂,居然跟在葉無青一個小弟子的後面畢恭畢敬。”

但很快他就發現不對勁了,不僅是一個柳翩仙,同行的竇憲夫婦和白顯,亦都不著痕跡地垂手緊跟在小蛋身後,擺明是惟他馬首是瞻。

更令蔣百里不解的是,原本和他們一起的云霞四仙,卻不見了蹤影。

云夫人身為女子,與竇夫人素為帕交,這時親熱喚著對方未出嫁前的閨名道:“宛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誰把妳和竇大哥傷得那麼重?”

竇夫人沉靜道:“這事稍後說也不遲。云姐,現下我們三家都已棄暗投明,重新皈依到葉宮主麾下,不知妳和孟掌門有何打算?”

此言一出,有如平地驚雷,將對面的人聽得全都呆住了。

孟翔半晌沒回過神來,怔怔盯著竇夫人難以置信地問道:“什麼,你們又叛投了葉無青?”

白顯笑容可掬地糾正道:“不是叛投,而是棄暗投明,咱們本就是葉宮主的部屬嘛。”

雙方劍拔弩張,氣氛驟然緊張起來,蔣百里卻居之若素,不動聲色,彷佛憑他一人之力就足以吃定這群叛逆,他頗不以為然地冷哼道:“原來是班軟骨頭。”

小蛋微微提高嗓音,朝著茅廬里說道:“厲師伯,你還好麼?”

“吱呀──”茅廬的門被打開,厲無怨高大的身影佇立在門內,往日桀驁張狂的面容,此刻顯得異常憔悴委頓,身上數道傷痕不知是深是淺。他右手拄劍在地,左手尚挾持著一位容顏端麗的婦人。

這婦人面寒如霜,對自己的處境毫無驚恐慌張之情,緊緊抿起朱唇,倔強地任厲無怨發力架著她,硬忍著不吭一聲。

厲無怨說道:“我很好。常寞,你怎麼來了?”

小蛋答道:“我們在半路上遇見了柳門主他們,得知師伯受困于此。”

厲無怨點點頭,猙厲凶惡的臉稍顯松弛道:“很好,你這趟可來得正是時候。”

蔣百里嘿然道:“厲無怨,你以為一個小娃兒就能救你?”

厲無怨輕蔑道:“姓蔣的,厲某在此是為等桑土公回來,否則你們這點人馬也未必能攔得住我!”

小蛋大吃一驚,目光落在那婦人身上道:“厲師伯,這兒是桑真人隱居的茅廬?”

厲無怨頷首道:“不錯,我手里抓著的便是紫練妖姬晏殊!”

小蛋急忙說道:“厲師伯,桑真人是我的朋友,您能不能暫且先放了晏仙子?”

厲無怨道:“你不必擔心,等桑土公取來九炎草,我自然會放了她。”

原來厲無怨身中寒石膏之毒,為尋解藥深入云夢大澤數日。可他在大澤中兜兜轉轉,卻怎也找不到九炎草的蹤跡,正自焦灼間,無巧不巧轉到了桑土公與晏殊隱居的茅廬左近。

他大喜過望,突施冷箭擒下晏殊。桑土公空有一身土遁奇技,無奈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不得已只好答應替厲無怨摘取九炎草。

可桑土公前腳剛走沒多久,毒醫蔣百里便率著追兵趕到,將茅廬合圍。幾番較量之下厲無怨拼命死守,孟翔和云夫人又各懷鬼胎不願傾盡全力,雙方便形成僵持之局。

晏殊冷笑道:“厲無怨,他既答應了你,就斷不會食言!”

蔣百里哈哈一笑道:“只怕厲副宮主等不到桑土公回轉的那一刻。”

尹雪瑤聞言冷冷道:“可惜閣下散布的”春風化骨散“再過一百年也不會發作。你自詡毒醫,直到此際還懵然不覺,著實可笑。”

蔣百里面色微變,原來他方才見對方人多勢眾,便暗中使出“春風化骨散”,以期兵不血刃,彈指間克敵取勝,哪知被尹雪瑤一語道破玄機。

尹雪瑤好整以暇地繼續道:“雖說春風化骨散的藥力對功力深厚的一流高手有奇效,但這東西破解起來卻實在太容易,你沒聞到風里有”槿草“的香味麼?”

蔣百里稍一留神,果然嗅到空氣里飄浮著淡淡的槿草香氣,此物正是春風化骨散的克星,小小的一株草葉捏碎在手,當真是百無禁忌。

他皺眉道:“妳是誰,小小年紀居然能解得蔣某的春風化骨散,也算有幾分見識。”

尹雪瑤冷笑道:“好大的口氣,我是什麼人不必要你知道。蔣毒醫既然自負毒技舉世無雙,可敢和小女子當場比試一番?”

任蔣百里如何見多識廣,也無從去猜對面這冷豔少女的真實年齡,更不知道她實乃北海仙林中當之無愧的第一使毒大家。

他瞇起細眼注視尹雪瑤,思忖道:“一個小丫頭,不過湊巧認出了一味春風化骨散而已,就敢跟老夫叫板,我焉會怕她?”

轉念再想,如此一來不但可借機將這壞事的丫頭除去,更可以立威,其它人縱是修為通天,但依仗自己的周身毒技,還怕他們不俯首帖耳?于是緩緩頷首道:“妳說怎麼比?”

尹雪瑤將他的些微神情變化盡皆看在眼里,心道:“好你個蔣百里,膽敢小瞧我,稍後便教你識得姑奶奶的厲害!”

她只口中淡淡道:“蔣毒醫鑽研毒技百余年,想必研創出不少奇毒妙招。恰好我手頭上也有些本門秘制的毒藥,效力同樣不小。”

蔣百里尋思道:“我所料不差,這丫頭不過是仰仗了她師門蔭澤,學了點入門功夫罷了。總歸是年輕氣盛,以為向我挑戰便有機會能出人頭地。但普天之下,有哪門哪派的毒能與老夫相提並論?”

他隨即故作大方道:“好,蔣某就先來領教一下貴派的絕技,咱們三陣定輸贏!”

在他想來,等三個回合較量過後,對面的尹雪瑤即便僥幸不死,也要被自己弄得口吐白沫,瘋瘋癲癲,不是死人也是個廢人。

不想尹雪瑤漠然搖頭道:“你說的辦法雖然不錯,卻只是簡簡單單地較量家底,一點意思也沒有!”

蔣百里一怔,問道:“那依姑娘之見,怎樣的比試才是有意思?”

尹雪瑤一笑,道:“咱們以茅廬百丈方圓為界,就地取材,隨意選取澤中草藥當場配制,相互試毒。同樣比三場,看誰玩不過誰。”

場內無論敵我都是一愣,沒想到尹雪瑤居然如此大膽。

可別說孟翔等人,就連吃過尹雪瑤苦頭的柳翩仙也不看好她。畢竟蔣百里在眾人心中的威望和地位,堪與天陸正道中的神醫農百草相比。

小蛋對尹雪瑤挺身而出、主動挑戰蔣百里之舉也大是訝異,雖說他對這位曾婆婆的信任遠勝諸人,但畢竟是以身試毒,而且對方並非庸手,有誰能擔保自己一定能全身而退?

蔣百里若無其事道:“那是否允許自行解毒?”

尹雪瑤回答道:“當然可以,但解藥同樣必須是就地取材。”

云夫人忽地插口問道:“且慢,要是兩位三輪比試依舊不分勝負,又該如何?”

尹雪瑤慢條斯理道:“那就看誰解毒時用的草藥種類最少。”

蔣百里微一盤算,怎都覺得自己有勝無敗,說道:“就這麼定了。”

尹雪瑤從容道:“主意既然是我出的,便請你先出題。”

蔣百里將羽扇往腰後一插,緩緩道:“如此老夫就不客氣了!”

四周登時變得死寂無聲,彷似連大澤上的風吼也已甯歇。人們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將目光聚焦在蔣百里的身上。

只見這位毒醫也不多廢話,繞著茅廬徐徐踱步,看似漫不經心,等他繞完一圈,卻整整耗去了一頓飯工夫,腳下並不就此停頓,又沿原路踱步緩行,只是這次的速度比方才要明顯快了許多。

又走到一半左右,蔣百里驀地停住腳步,俯身小心翼翼地從一叢雜草里摘起一根暗紅色的草莖,用手指撚去上半截,只留下底部的細小根須,如獲至寶地收入袖中,複又向前行去。

霸下好奇問道:“干爹,他摘的這草根是什麼玩意兒?”

小蛋搖搖頭道:“我也不清楚,想來總是劇毒之物。”

旁邊的柳翩仙連忙解釋道:“這草名叫”焰陽草“,在云夢大澤里並不少見。”

霸下不由自主咂巴了下舌頭道:“聽名字這東西吃到肚里一定火辣辣的,我喜歡。”

沒多久,蔣百里又從澤地里取了另外兩味草藥,踱步回到尹雪瑤跟前,將掌心里的三件東西攤開道:“請!”

尹雪瑤並未立刻伸手,問道:“這三種草藥可有服食的先後順序?”

蔣百里的眸中隱隱掠過一點寒光,森然道:“只有一種順序能夠將毒性減至最小,尹仙子可要老夫提醒?”

尹雪瑤微笑道:“不必了。”玉手捏起當中一片指甲大小的黃色小花瓣道:“”玉玲瓏“色澤素淡,本身毒力極小,但配上至熱至火的焰陽草根須,再用”草蟻蘚“作藥引,頃刻間便可化作焚蝕五內的劇毒。”

蔣百里嘿笑道:“這三種藥草的來曆的確並不稀奇,但能否化解才是真功夫。”

尹雪瑤將玉玲瓏花瓣送入唇中,略略咀嚼吞咽入腹,隨後又把焰陽草根須和草蟻蘚一一吞服了下去,肌膚上瞬間泛起火燒般的彤紅。

蔣百里心中驚訝,對面的這丫頭分明清楚按這種順序服食毒性最烈不過,卻為何依然故我?他面容上絲毫不露疑色,只冷然道:“妳可以找草藥解毒了。”

尹雪瑤悠然一笑,說道:“我自幼修煉”冰蠶九變“神功,日夜吸納熔煉北海奇寒精氣。這點兒火毒,根本不需解藥,僅憑體內真氣中蘊藏的寒精即可消融。”

蔣百里對“冰蠶九變”的名字也是首次聽聞,他瞪視尹雪瑤半晌,只見對面這位姿容秀麗的女子,肌膚上紅光漸漸黯淡,從瓊鼻里冉冉逸出兩縷淡淡的赤色煙氣,旋即面色恢複如常,果然沒用一味草藥解毒。

他暗道糟糕,懊惱道:“我怎會如此白白便宜了這丫頭?待會兒不論她出何難題,我都只用一味草藥化解毒性,卻也不免暫時落了下風。”

他一面急思對策,一面伸手一引道:“原來如此,妳請。”

尹雪瑤足不抬,步不移,徑直俯腰從腳下摘起一株青色的小草,上頭凌亂長著七、八片小葉片,說道:“”裘絨草“的毒性盡皆凝于葉面上的小茸毛內,以蔣先生的學識,要解此毒當是手到擒來。”

蔣百里等了片刻,不見尹雪瑤再有其它動作,微感愕然道:“只這一棵草麼?”

尹雪瑤道:“剛才我既已占了心法路數的便宜,勝之不武,也不想再為難你。”

蔣百里有點兒一頭霧水,鬧不明白尹雪瑤為何前倨後恭,突然變得如此懂得尊敬長輩。

他惟恐對方改變主意,伸手接過了裘絨草,摘下葉片放入口中,細細咀嚼吞咽。

尹雪瑤待他連服了三片,出言阻攔道:“夠了,你可以尋藥解毒了。”

蔣百里低哼道:“這點兒小毒還難不倒老夫。”一口把剩下的葉片統統吞下。

這裘絨草味道極怪,吃在嘴里著實不太好受,一股股濃烈的酸意翻江倒海直湧上咽喉,令人惡心欲嘔。藥力隨之行開,他的舌尖微有麻木,頭腦里也像醉酒一般暈眩打轉,隱隱產生麻痹的幻覺。

蔣百里心知肚明,要解裘絨草之毒,最佳的法子莫過于立即服食有清神醒氣之效的馬錢葉,若再輔以車前草則見效更快。

而這兩味草藥明擺著隨手可取,再簡單不過。但,自己又豈能甘于人後?

他竟是站立不動,默運玄功迫毒,頭頂“絲絲”水霧蒸騰,將大半的毒素強逼出體外。而剩余的裘絨草毒素雖可照舊融入血液,但他自身修行百年的抗體已足以抵禦,留在體內壓根不足為患。

他終年與劇毒為伍,日積月累身體中毒素積澱,已比常人多了層天然的最佳防護。

不一刻他長吐了一口毒氣,睜開眼睛雖仍有點兒昏沉沉的感覺,但已無礙動腦。施施然走到一叢火紅色的小花前,停下注視良久,只見那花朵嬌小豔麗,上頭沾滿夜露,水靈靈的十分可愛。

蔣百里取了一朵,細心地把一片片花瓣摘下,觀察再三,撿取了其中色澤最淡的一片,其它的隨手拋了。

而後他彎下身子,就在那紅色小花的旁邊,折下一段銀白色的草莖,指間微一運勁將它從中擰斷,莖管里頓時流出一絲極為粘稠的乳白色液體。蔣百里將它全神貫注地塗抹在花瓣上,宛若在完成一幅水墨畫般。

很快火紅的花瓣顏色變深,乳白色的液體融入花瓣里,一整片都化作了妖麗的醬紫色。

蔣百里待粘液盡數融盡,方自走回尹雪瑤跟前,手掌輕托花瓣道:“請!”

他第二次出手,所用毒材較之第一次少了一件。

惟恐尹雪瑤故技重施,仍以冰蠶九變的魔氣化解,蔣百里此次配制的毒藥藥性非火非寒,但藥力更勝一籌。

尹雪瑤坦然接過,道:“佛座小紅蓮加上白露蕨,幾為無解之毒,看來蔣毒醫一心要置我于死地了。”

蔣百里沉聲道:“蔣某只想領教高明。”

尹雪瑤不緊不慢從蔣百里的手心里輕輕撚起醬紫色的花瓣,微笑道:“何必客氣。此物入口速溶,見血封喉,只怕我根本來不及服下解藥。”

蔣百里不動聲色道:“若非如此,它也稱不上”無解之毒“了。”

尹雪瑤緩步走到蔣百里摘取佛座小紅蓮之處,將那枚花瓣送入檀口,玉容如霜道:“可惜你未必能稱心如願。”

“嚶嚀”一聲毒性驟然發作,她的櫻唇和鼻子里,近乎同時滲出怵目驚心的醬紫色血絲,星眸離亂、瞳孔急擴,藥性之快端的是教人瞠目結舌。

眾人情不自禁的驚呼聲里,尹雪瑤的嬌軀驀然沒入紅花白蕨間的澤地下,轉眼連頭頂也陷沒在汩汩冒泡的泥漿水下。

小蛋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卻看到蔣百里的臉色不悅,腦海里靈光一閃道:“曾婆婆此舉必然大有深意,不然蔣毒醫何必為之色變。”

需知大凡毒蛇出沒之處,七步之內必有解救蛇毒之藥,此乃天地間萬物生克的至理。這佛座小紅蓮和白露蕨生長在泥沼之上,經年累月從中吸食營養,吞吐毒素,令得周圍泥漿亦深具毒性。

尹雪瑤正是要以毒攻毒,利用沉澱在泥澤里的天然抗體,對抗自身所中之毒。

雖然話是這麼說,可尹雪瑤的身子陷入泥沼內足足過了一炷香,也不見動靜,惟有一縷縷若有若無的紫色煙絲,從下面徐徐散發,無影無蹤地融入夜色。

忽然泥漿輕翻,尹雪瑤的身影自澤下慢慢升起,原本的冰肌玉骨,此刻俱都蒙上一層濃豔的醬紫毒氣,連噴出的呼吸里都含著淡淡的紫煙。

上篇:大澤篇 第一章 魔教教主    下篇:大澤篇 第三章 用毒宗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