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大澤篇 第三章 用毒宗師   
  
大澤篇 第三章 用毒宗師

但見她輕移玉趾在澤地中行了一圈,猶如在自家庭院中一般,熟練地采擷下五味草藥摘揀乾淨吞食入腹,雙目微合須臾,臉上的毒氣逐漸消退。

蔣百里冷眼旁觀,起初有些繃緊的面部肌肉反而放松了下來。

他心道:“這丫頭心思靈巧,可到底年輕功底淺薄了點兒。想那”蘭蘊藻“、”鍾離子“雖是解毒靈藥,但對化解佛座小紅蓮和白露蕨的毒性,並無多大裨益,至多能稍稍起到活血安神、抑制暈眩的效用。”

正暗自得意間,尹雪瑤已將第二道毒藥配好,送到了他的面前。

蔣百里定睛察看,不禁大皺眉頭。尹雪瑤配制的藥物同樣甚為簡單,僅是一味南華草草莖加上些許撚碎的醉苓花粉,以及幾縷在云夢大澤里司空見慣的黃芽草虯須,混合在一起盡管毒性巨大,解起來倒也不難。

難的是他左右盤算,要化解這三件毒物的藥性,無論如何總須用到五種以上的草藥。不消問,顯然尹雪瑤不願在這一環節上輸給自己,甯可令對手輕易過關,也要迫使他同樣用上至少五味的藥草。

蔣百里思量道:“說不得,五中取四,舍棄下其中一種。以我的體質和功力,量不會有礙。”

他沉吟再三,決定舍棄本用以中和藥性的碧掌蓮。如此一來,解藥的藥性會稍顯霸道猛烈,但自忖還能抗得過去。

于是蔣百里先吞服下尹雪瑤遞來的毒藥,隨即照方抓藥,就地用離合棗、血棘刺、忘魂花和金剛麻四味藥材消解毒性。

這些東西落入肚腹,立時攪起滔天巨浪。蔣百里只感胃部抽搐如萬根鋼針撚刺,一口腥膿的毒血“哇”地噴濺出口,直疼得面色蒼白、冷汗涔涔,硬緊咬著牙關不發出一記呻吟,苦苦抵抗體內強烈的痛楚。

過了許久,痛感漸弱,他的肌膚上卻起了一粒粒半透明的淡紅色水疹,形狀極是惡心。

蔣百里明白這是自己用藥稍欠中和,以至于藥性爆發得過于猛烈,造成體表症狀之故。過上幾日這些水疹自會消除,也無需放在心上。

他打定主意,最後這一場比試,自己必須配制出一劑能干脆利落、一舉結束尹雪瑤的毒藥。否則縱是稍後能化解毒性,自己響當當的“毒醫”美名,往後卻不免打了折扣。

厲無怨目不轉睛注視著蔣百里的一舉一動,恨不能沖上去手起掌落將這老匹夫就地正法,心頭卻也忍不住好奇雙方接下來會給對方出怎樣的難題。

他想得出神,卻未留意到腋下挾持的晏殊秀眉越皺越緊,額頭滲出一滴滴晶瑩的汗珠,臉色慘白甚是痛楚,苦忍著咬牙不發出呻吟聲。

突然蔣百里眼前一亮,看到不遠處汙穢混濁的泥水中,正有條小指長的灰褐色小蟲緩緩蠕動。他精神一振,暗喜道:“真是天助我也!”

原來這條小蟲名為“褐頂雪”,顧名思義,在牠的頭頂上長有幾圈細小的白色紋路,猶如雪後的凍土。

依照《天陸魔物志》記載,褐頂雪僅屬二流毒蟲,但取其內丹以清水稀釋後,再泡入大澤內俯首可見的尋歡草,即刻成為致命劇毒。

惟一的解救之方便是在一炷香內行男女房事,將滲入精血中的毒素迫入對方體內,方可保得平安無事,可另一人的性命卻是神仙無救。

蔣百里三步並作兩步,探手戴上貂皮套用雙指夾起褐頂雪,心中得意道:“就算毒不死這丫頭,也要她當眾出丑,從此無臉作人!”

尹雪瑤盯著褐頂雪苦苦沉思,眼神中露出一絲茫然,好像不明白對方為何要用這種第二流的毒蟲來考校自己。

蔣百里見狀更是得意,隨手摘了一綹尋歡草轉回身道:“妳若是害怕,現在認輸也還來得及。否則待會兒的滋味可不大好受啊。”

突然聽得霸下叫道:“老鬼,你別耍賴!明明說好是摘取澤中的草藥比試,你抓了條毛毛蟲來算什麼名堂?”

蔣百里一愣,隨即強辯道:“笑話,對老夫而言,這方圓百丈內的一草一木、一蟲一獸,莫不是藥,有何區別?草藥草藥,自是草與藥皆可。”

霸下瞪圓小眼睛還想跟他理論一番,尹雪瑤眉宇一挑,吩咐道:“小蛋,進屋取一碗清水給他。”

蔣百里連忙回絕道:“不用,這事蔣某自己會做。妳如不放心,自可跟著監視。”

尹雪瑤冷笑,“你誤會了,我是嫌牠太髒太惡心,需先用清水洗淨。”

蔣百里道:“我又不是讓妳生吞活蟲,惡心什麼?”

尹雪瑤不答,徑直走進屋內。蔣百里搶先一步,從缸里舀起兩碗清水。

尹雪瑤站在灶台邊動也不動地望著他,其它人均站在門外沒有跟進來。

他心下獰笑道:“臭丫頭,老夫看妳怎麼解!”

正欲將褐頂雪放入碗內,突聽尹雪瑤揚聲道:“且慢,我要檢查一下,誰曉得你有沒有在碗里玩花樣?”

蔣百里大為不耐煩,但想著自己馬上便能大獲全勝,叫對手死得難看,卻不必為了點小事節外生枝,鼻子里不悅哼了聲,隱忍下來。

尹雪瑤走到近前,將小指浸入水中略作攪動,然後送到鼻下聞了聞,再仔細察看了一番手指的色澤,又試過另一碗水方才頷首道:“請吧。”

蔣百里監視著尹雪瑤的一舉一動,忽然隱隱覺得不妥,可到底哪里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裘絨草的後勁未消,他的腦子里兀自感到輕微的脹痛,不自覺用手指輕揉太陽穴,好教自己時刻保持清醒。

他將褐頂雪放入碗中,用水清洗乾淨,碗里的水迅即變得汙濁不堪。

這時候房門口擠滿了人,那些地位稍低的弟子只好站在屋外,探頭透過門窗往里張望,誰也不願錯過最後這場關乎生死的毒功斗法,連彼此尚且敵對的立場也暫時忘了。

蔣百里將濕淋淋拼命蠕動身子的褐頂雪從水里撈了上來,捺著性子道:“很乾淨了,妳該滿意了吧?”取出一柄隨身攜帶的小匕首,熟練地剖開褐頂雪,挑出內丹浸入另一碗水中。水的顏色很快變成粉紅,再用匕首一攪,“汩汩”冒出透明水泡,空氣里飄蕩起一股醉人的甜香。

蔣百里將尋歡草折斷放入毒水中,等草上的顏色也漸漸被染紅後,掌心又暗運純陽魔氣,一股熱力直透碗底,毒水迅即沸騰,蒸騰起縷縷輕煙。

直到整碗水都被蒸干,蔣百里才收功,一語雙關道:“丫頭,小心東西燙嘴。”

尹雪瑤神情冷漠道:“承蒙關照。”

她的蘭花纖指拿起被褐頂雪內丹浸泡過的尋歡草,鎮定自若地送入口中,姿勢優雅,看得眾人心頭盡皆一蕩。

尋歡草甫一入口,尹雪瑤的玉頰便燃起一片迷人的酡紅,跟著彷似全身的雪膚都燒了起來,一雙妙目更是變得水汪汪,說不盡的嫵媚動人。

不一刻數根尋歡草悉數入腹,尹雪瑤的朱唇里不自禁地發出細細嬌喘,眼波流動直要滴出水來。她猛咬一口舌尖,努力維持著一縷神志清明,低聲說道:“小蛋,快扶我出屋。”身子一晃便朝後倒,已然渾身酥軟乏力。

小蛋手疾眼快攬住尹雪瑤的纖腰,只覺她的身上燙得怕人。

尹雪瑤無力地倚靠在小蛋懷中,任由他攜著自己出了廚房,強打精神低低吩咐道:“往左六丈七尺,有一朵白色小花,將它的花芯摘下。”

小蛋也不多話,趕緊照著尹雪瑤的指點取了花芯。尹雪瑤手抬到一半,檀口連吐嬌喘,又頹然垂落。

小蛋見狀無暇多想,將花芯送入她的口中。尹雪瑤朝他微微一笑,卻把小蛋也看得一呆。

蔣百里跟到門外,也不加阻止,看著尹雪瑤指點著小蛋又摘取三味藥草服了。

他心里思忖道:“這四種花草雖能抑制尋歡草的淫毒,但對加入褐頂雪內丹後的混合奇毒,卻並無明顯功效,至多能延緩片刻而已。嘿嘿,她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不用多久,好戲便要上演。”

然而他左等右等,始終不見尹雪瑤再有進一步惡化的跡象,不由焦灼道:“奇怪,難道那”冰蠶九變“的功夫還能克制淫毒?”

他正驚疑不定,就聽尹雪瑤喘息道:“蔣毒醫,一炷香已過,這次輪到我了。”

蔣百里驚駭莫名道:“這丫頭早知道褐頂雪內丹與尋歡草混合的效用,為何卻故作不知?可即便如此,她又是怎樣支撐過一炷香的?”

他霍然發覺自己的腦筋遠沒平日靈光,明明意識到其中必有蹊蹺,可怎麼也想不出問題到底出在了哪里。

尹雪瑤徐徐道:“你在奇怪我為何還沒爆精而亡?很簡單,我已解了尋歡草之毒。”

蔣百里搖頭道:“這不是答案,這味毒中還有褐頂雪的內丹,妳本該是無法化解的。”

尹雪瑤唇角泛起一抹不屑,輕輕道:“不錯,還有褐頂雪內丹。可如果它的毒性早在稀釋進清水前就被我消解了呢?”

蔣百里一震,想起尹雪瑤在廚房中的舉手投足、每個動作,最終目光射向她的那根纖指,一字一頓道:“妳往第一碗水里放了鹽?”

他終于醒悟為何尹雪瑤將手指伸入碗中檢驗的時候,自己會感到不妥。

一個使毒的行家,絕不會輕易將手指放進可能存在劇毒的水中檢測,通常用的只會是指甲。一旦有異,便可立即剪去那截指甲,阻止毒氣蔓延。

尹雪瑤無視對方殺人般的眼神,笑意不改道:“你總算明白過來了。”

蔣百里疑惑道:“不對,我曾特意留神過妳的手指,但我並未發現有絲毫異常。”

尹雪瑤悠悠道:“那只怪你笨,連這點障眼法也看不出來。本來我也不該使用這招,可你有言在先,這兒方圓百丈內的一草一木莫不可以作藥,那麼尋常的一點兒細鹽教我化入肌膚,再溶進水里,想必也不能算作違規。”

蔣百里啞口無言,霸下在旁不解道:“那一點兒細鹽就能解了褐頂雪的毒性麼?”

尹雪瑤回答道:“解是解不了的,卻可以讓褐頂雪將毒素盡數吐出。碗里的水清洗過後已變得混濁,蔣先生眼力再好卻也瞧不出破綻。”

厲無怨介入道:“蔣百里,你是立刻低頭認輸,還是要再比下去?”

蔣百里自以為得意的三劑毒藥沒能把尹雪瑤怎麼樣,銳氣不由大為受挫,心里也開始打起了鼓。

霸下見勢立刻道:“當然是認輸為妙,畢竟性命攸關,丟臉算什麼?”

竇夫人不咸不淡道:“就是,反正蔣毒醫的臉面早一百年都丟光了,如今再丟一回也無所謂。”

蔣百里聽得心頭火起,盤算道:“我現下收手,厲無怨他們也斷不肯善罷罷休,孟、云二人更會生出異心。哼,老夫難道真的會比不上這麼 一個小丫頭?”

他穩住心神道:“倘若蔣某贏了又當如何?”

尹雪瑤彷佛早料到他會有此一問,說道:“別人我不管,這里的事我絕不再插手。”

蔣百里居然沒意識到,他的話中已流露出對尹雪瑤極深的忌憚,聞聽對方許諾,急忙轉腳敲釘道:“好,咱們一言為定!”

柳翩仙看不過眼,說道:“尹仙子,妳也該提點要求,不然豈非太便宜他了?”

尹雪瑤泰然道:“不必,他要是輸了,連這條命都是我的。我不覺得他會真的占便宜。”

蔣百里心頭一寒,沉臉道:“丫頭,別說大話,咱們手上見真章!”

尹雪瑤語氣轉柔道:“小蛋,你再扶著我走一圈。”

小蛋點點頭,攙扶著尹雪瑤往澤地里行去。尹雪瑤慵懶的嬌軀完全倚靠在小蛋的身上,眼神專注地在大澤中來回巡視,一圈下來手上只多了兩樣草藥,一根形如鐵條通體烏黑;另一蓬毛茸茸猶如綿絮,卻是藍色的。

蔣百里一呆,照他的預料,尹雪瑤必定會在最後一次出手機會上大做文章,難為自己。但尹雪瑤挑出的這兩樣草藥,卻依舊平淡無奇。

那通體烏黑的烏山櫸木枝雖是劇毒之物,可對他這樣的用毒高手來說,想要化解並不困難。

至于藍色的蒲絮那更是普通,一般只用來催化毒性,好令藥性發揮得淋漓盡致。他只消化解了烏山櫸木之毒,幾簇蒲絮便成無源之水,殊不足畏。

尹雪瑤將烏山櫸木枝和蒲絮在雙掌間輕輕一搓,登時碾成粉末混在了一處,問道:“蔣先生,你可要用清水送服?”

蔣百里遲遲沒有動作,狐疑道:“這就是妳配制的第三副毒藥?”

尹雪瑤道:“真正的用毒高手好似廚子做菜,用的材料越簡單,方越見功力,這道理何需我再來說明?”

柳翩仙本身也算西域魔道的使毒高手,聞言也不禁暗自點頭。

蔣百里無端又讓尹雪瑤當眾教誨了一通,老臉一熱,尷尬道:“丫頭,蔣某縱橫西域仙林的時候,妳爺爺還不曉得在哪兒等著轉世投胎呢,倒有模有樣指責起我來了?”

他這麼說,自是被尹雪瑤的容貌所惑,從一開始就生出輕敵之念。

小蛋聞言不由得反替蔣百里暗捏了把汗。他與尹雪瑤朝夕相處,早對這位曾婆婆的脾氣了如指掌。倘若尹雪瑤橫眉冷目,未必是心里真的生氣。可要是無端變得和顏悅色,甚而嘴角含笑,那就該當心是不是會倒黴了。

只聽尹雪瑤笑吟吟問道:“既然如此,蔣毒醫可有看出其中玄機?”

蔣百里一凜,心道:“這帖藥果真有蹊蹺!”陡地他心頭一亮,暗罵道:“好毒的丫頭,好毒的手段!”更不言語,伸手抓過一把藥末送入嘴里,咽了下去。

尹雪瑤見狀,隨手將掌心里剩下的藥末灑散,微露驚異道:“難道你想明白了?”

蔣百里哼了聲,從澤地中撿取了若干藥草稍作處理吞食入肚,峻聲道:“裘絨草、黃芽虯須再加上烏山櫸木枝,毒中生毒,中者立斃,妳當真欺蔣某無知麼?”

尹雪瑤道:“所以閣下就選用了紫合貝、高升蓮、雪蠹片這三種藥材?委實高明。”

蔣百里竟沒聽出對方隱藏的譏嘲,問道:“那這場比試是誰輸了?”

尹雪瑤道:“我解毒時共計用了九種藥材,除了第一個回合,恰好每輪都比閣下多上了一種。在這點上自然甘拜下風。”

柳翩仙等人大感失望,于內心深處無不期盼尹雪瑤能結束了蔣百里的性命。否則今日讓他走脫,必定後患無窮,需得日夜擔驚受怕此人使毒暗算。

蔣百里見尹雪瑤爽快認輸,得意笑道道:“看來妳已沒有資格再過問此間之事。”

尹雪瑤搖頭道:“你錯了,我本就沒有興趣過問這些閑事,往後更不用插手。”

蔣百里愣了愣,就見尹雪瑤清澈幽深的眸中閃耀著光芒,緩聲道:“不知你是否聽說過”失魂引“?”

蔣百里不明其意,只好點點頭反問道:“當然,那又如何?”

尹雪瑤微微一笑,伸出手如數家珍道:“金剛麻、忘魂花、紫合貝、雪蠹片??嗯,再算上我最後用的那味蒲絮,你難道沒發覺什麼嗎?”

她一邊點數,一邊將相應的手指豎起,等五樣藥物報完,剛好用去整整一只手。

然而蔣百里的臉色已變,額頭竟一瞬間滲滿冷汗,嘴唇微微顫動,似乎在重複默念那五味藥材,再無前一刻的得意。

那邊霸下小聲嘀咕道:“失魂引是什麼,蔣老鬼怎麼被嚇得魂不附體?”

柳翩仙彷似感同身受,澀聲道:“”失魂引“是每一個使毒高手的閻王帖。它的配制方法千變萬化,無一定之規,本身多半沒有毒性,常人誤服了至多病上一場也就沒事。

“可像蔣百里這樣的人吃了,積澱在體內多年的成百上千種毒素頃刻便被激發,如決堤的洪水瞬間沒頂,等于是自己毒死了自己。”

小蛋忙問道:“那還有救麼?”

柳翩仙苦笑道:“該怎麼救?那麼多毒素之間相互作用變化,神仙也扛不住。”

說話間,蔣百里的肌膚已泛起色彩斑斕的水疱,像融雪一樣的朝四周化開,從里頭流淌出深黑色的血水,腥臭欲嘔令人掩鼻。

他渾似不覺,眼神空洞道:“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的──”

尹雪瑤淡然道:“你一心只提防我配制的毒藥,卻沒想到恰恰是自己用以解毒的藥材斷送了自己的性命,這叫做”請君入甕“。”

或許是回光返照,蔣百里的心神剎那間變得空明清晰起來。

他嘶聲道:“我明白了,妳從用冰蠶九變強解毒素的那一刻起,便已經開始算計老夫,妳利用我爭勝斗強之心,誘使我同樣強解裘絨草,導致殘余毒素麻痹頭腦,遠不如平日靈活。”

尹雪瑤道:“你現在真的是什麼都明白了,可惜已經晚了。”

隨著話音,蔣百里腐爛的身軀軟軟傾倒在所有人的面前,腰上那把曾經令西域仙林聞風喪膽的羽扇,自始至終都沒機會出手,勝負已決。

茅廬前的每個人,都將視線從蔣百里幾已辨認不出的腐爛尸體上,緩緩移向尹雪瑤,心里的驚駭難以言喻。較之令人咋舌的毒技,她縝密的心思無疑更令人震撼,甚至是教人不寒而栗。

“哇──”稍稍回過神來的晏殊猛然感到一陣惡心反胃,不由自主地嘔出一口酸水,臉上一片煞白。

眾人的目光不禁被吸引過去,小蛋道:“曾婆婆,妳快瞧瞧晏仙子是怎麼了?”

厲無怨也頗感詫異,心道:“老夫手上並沒使多大的勁兒,這桑土公的婆娘也忒嬌嫩了。”

尹雪瑤站著不動,眼神從晏殊眸中一掃而過,淡淡道:“她是懷孕了。”

上篇:大澤篇 第二章 毒海爭鋒    下篇:大澤篇 第四章 救人保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