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大澤篇 第八章 龍鳳靈笛   
  
大澤篇 第八章 龍鳳靈笛

鶴仙人黑洞洞的瞳孔遽然收縮,身影乍地一分為二,飛掠向雍輿情和容雪楓。

烏天怒眼中精光一閃,喃喃低語道:“身外化身,這魔頭惱羞成怒要動真格了!”

說著話,場中三人幻化出千百道眼花撩亂的身影,翻翻滾滾斗在一處,一招一式快逾電光石火,讓人目不暇接,偏又動作段落分明、有板有眼。

三人經過剛才兩次出手試探,于彼此修為均心中了然,此刻短兵相接更不留半分情面,你來我往,各展絕藝,登時殺得天昏地暗、難分難解。

十余個照面一過,雙方不約而同加重出手力度,一時間罡風四濺,光瀾跌宕,漫天的殺氣不住嗤嗤狂嘯著,逼得圍觀眾人不得不連連後退,急運真氣護體。

靜姑娘站在小蛋身旁目不轉睛凝視戰局,以她如今的修為,竟也只能勉強看清場內三人的打斗招式,可往往上一招還沒反應過來,雙方已然在彈指間又連拆了三四招,快到令她感覺透不過氣來。

容雪楓的嫡傳弟子尚且如此,更遑論普通的魔教教眾。

起初三招兩式還能依稀辨清雍、容兩大長老和鶴仙人的身影,到後來眼前流光亂舞,直看得他們頭昏腦脹,胸口一陣陣郁悶欲嘔,卻又舍不得將視線轉開。

三十個回合過後,三人拼出真火,出手越來越快,偌大的太元殿中,到處是飛舞趨避的打斗身影,數百支火把在奔湧的狂風中忽明忽暗,更增雙方對戰聲勢。

雍輿情和容雪楓漸落下風,十招里最多只能攻出三招,感覺越加的吃力。

兩人幽居地宮近四甲子,不僅已將魔教的諸般絕學修煉到爐火純青之境,近年來參悟天道星圖更是大有心得,一身造詣實已臻至超凡入聖的境界,在招式比拼上較之鶴仙人不遑多讓。

奈何對方是散仙之體,在功力上強出太多,迫得雍、容二人只能揚長避短,以迅捷身法苦苦游斗周旋,不敢輕易與鶴仙人正面硬撼。

鶴仙人亦正是看出這點,招式大開大闔步步進逼,不斷壓縮兩人閃展騰挪的有限空間,逐漸將她們又逼回大殿中央。

在場不少魔教高手都看出了其中奧妙,一顆顆心俱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靜姑娘的兩只手心里亦是攥滿了冷汗,緊張得幾乎忘記呼吸,既盼師父與師叔能大顯神威,力挫強敵,卻又害怕事與願違,眼見她們喋血倒地。

驀然就聽身側的小蛋低叫道:“不好!”身形乍起飛撲向大殿中央的戰團。

與此同時,對面的烏天怒也發出一聲厲嘯,一持那柄烏金魔戟,不約而同縱身撲上。

“砰砰砰──”眾人尚未明白是怎麼回事,場中人影乍分,已見輸贏。

雍輿情站在東北角上,左手袖袂盡數撕裂,一縷鮮血順著肩膀往下流淌,臉上的面紗業已不翼而飛,露出蒼白姣好的秀麗面容。

在她的斜對角站著的是另一位魔教長老容雪楓,她的衣衫雖然完好無損,右肋卻挨了鶴仙人一掌,傷勢遠較師姐為重,滿頭的長發披散垂腰,遮掩了從唇角和鼻子里滲出的絲絲血跡。

烏天怒的烏金魔戟已然扭曲如蚯蚓,他勉力拄地支撐著身體站住西北角,虎口綻開,熱血沿著戟柄一滴滴向下垂落,胸口劇烈起伏,不住粗聲喘息著。

小蛋的情形似乎是四人里最好的一個,除了臉色有點發白,身上並無傷痕,空著兩只手凝神調息,肌膚上烏犀怒甲泛起的暗紅光芒徐徐消隱。

鶴仙人收住分身佇立在正中,背心的道袍被人撕下一片有氣無力地耷拉到腰上,一只左手低垂在身側冒出絲絲金煙,手腕上呈現出的一個血紅斑點隨之緩緩褪淡。他的青銅金絲拂塵斜抱在懷中,焦黑可怖的臉上不見喜怒,可心中卻對前一刻的功敗垂成懊喪之極。

適才他拼著硬捱一記雍輿情的無極乾坤指和容雪楓的赤魔殘玉爪,眼瞧就要將這兩人置之于死地。偏偏烏天怒和小蛋從斜刺里殺出,不約而同擺出玉石俱焚的玩命架式對他前後夾擊。

他無奈之下只得閃身趨避,出手的角度與火候也由此產生了細微的偏差,眼睜睜讓煮熟的鴨子又給飛走了。

雖說烏天怒和小蛋亦在他的反擊之下吃虧不小,可雍輿情和容雪楓卻逃脫大劫,焉能不教鶴仙人惱怒怨恨?

他一時怒極,陰沉低笑道:“很好,是你先出手壞了規矩,就別怨貧道不守信諾!”

他沒有指名道姓,小蛋也知道鶴仙人說的正是自己,苦笑了聲道:“隨便你!”

雍輿情死里逃生,心中殊無喜悅之情,更明白就算加上小蛋和烏天怒,站在場中的四個人依舊不是鶴仙人的對手。

倘若大殿內的百多魔教教眾亦一並加入戰團,仗著人多勢眾,或可事有轉機,可此戰過後勢必血流成河,死傷無數,令得魔教元氣大傷,又豈是她所願見?

她暗自歎了口氣,出言勸道:“小蛋,你和烏護法都退下罷,莫要枉自送命。”

小蛋聞言一怔,烏天怒喘息稍定後道:“在下願與兩位長老同進共退,誓死護教!”

容雪楓明白雍輿情的用意,她眉宇一挑,厲聲喝道:“我師姐的話你也不聽了?”

烏天怒把心一橫,咬牙道:“一過今日但教烏某不死,屆時再向兩位長老負荊請罪!”

小蛋心中贊了聲:“好漢子!”

他一言不發站在那里,早打定主意絕不能讓雍輿情和容雪楓獨斗鶴仙人,至多今日將自己的這條性命交代在太元殿上。

鶴仙人修為遠遠高出四人,最先調息完畢,嘿嘿笑道:“那貧道便成全你們!”

他的聲音還沒傳到烏天怒的耳朵里,金絲拂塵已煥動寒光飛掃而出。

烏天怒自知功力遠有不及,忙撤身提戟斜挑向金絲拂塵,火候線路都拿捏得異常巧妙精准,不負魔教四大護法的“獒神”

之名。

不料青銅拂塵陡然綻開,千絲萬縷的淡金色塵絲猶如無孔不入的觸須纏住戟頭。

烏天怒虎口一麻再次開裂,烏金魔戟不由自主脫手飛出。他失了魔兵臨危不亂,雙拳一晃改以“天獒吞日十八式”挺身而上。

小蛋惟恐烏天怒吃虧,穿花繞柳身法一展欺向鶴仙人,雪戀仙劍彈鞘而出,化作一溜銀白光線刺向對方眉心,正是天照九劍中最為迅猛快捷的“雷厲風行”。

鶴仙人手腕一抖,從烏天怒手中繳來的烏金魔戟“嗚嗚”風響拍向小蛋頭頂。

乍看之下這像是兩敗俱傷的打法,但青銅金絲拂塵再加上烏金魔戟的長度,已經遠遠超過了雪戀仙劍,小蛋的劍鋒還沒刺到鶴仙人的面前,腦袋便要先開了花。

小蛋身形不退反進,仙劍鏗然鳴動,轉向上挑,瞬間化作一式“擎天柱石”。

鶴仙人一愣心道:“這傻小子居然想和我硬拼,看來真是不要命了!”

“叮!”烏金魔戟的月牙刃正撞在劍鋒上,爆出一簇火花。小蛋不等鶴仙人催動魔氣攻來,手腕迅即一翻,仙劍微微一顫令月牙刃走偏,烏金魔戟順著劍身下滑,發出刺耳的金石磨擦聲。

小蛋左手一探抓住戟柄,暗運“周而複始”往鶴仙人體內攻去。

鶴仙人立時生出感應,豈肯重蹈覆轍?大無妄神功勃然渲湧,狠狠一震魔戟。

哪知小蛋的周而複始一發即收,左臂運起“有容乃大”心訣接下鶴仙人迫入的魔氣,手上再用忘情八法中的“彈”字訣,一轉一振將烏金魔戟劈手奪還。

這幾手攻守轉換僅是一眨眼的工夫即已完成,小蛋連用“穿花繞柳身法”、“天照九劍”、“天道星圖”、“忘情八法”等四大曠世絕學,並將其融會貫通一氣呵成的使出,連鶴仙人也被打得措手不及,失了烏金魔戟。

此刻甚至小蛋自己也沒有意識到,在鶴仙人驚世駭俗的強橫實力壓迫下,他終于不再像以前一般見招拆招,而是任意揮灑,猶如掙脫缰繩的駿馬,從此踏進了一片嶄新境界。

然而鶴仙人的大無妄魔氣終究雄渾無比,饒是他施展“有容乃大”化去大半,仍有三成勁力勢如破竹直透胸口。

他低低一哼往後撤步,強抑下振蕩的氣血,將烏金魔戟倒轉向烏天怒。

烏天怒暗叫一聲慚愧,趕忙伸手接過,抖擻起精神再向鶴仙人悍不畏死地攻去。

那邊鶴仙人教小蛋莫名其妙奪去烏金魔戟,不禁羞惱交集,提左臂正欲施展“鶴唳九天掌”,將這屢次壞事的臭小子徹底解決,冷不防背後絢光爆漲兩束勁風如芒在脊,護體魔罡感應到前所未有的凌厲殺氣。

只見雍輿情與容雪楓各持一支不足兩尺長的短笛,一左一右,分別從後掩襲而至。

這對短笛非金非玉,晶瑩通透的笛身上分別繪有金紅色的龍鳳圖紋,熠熠生輝,其上的圖紋好似活的一樣,頂端笛孔中噴薄出濃烈光焰炫人雙目,而這兩支短笛所發出的光焰卻又微有差異。

雍輿情手中所執的那支短笛焰色幽藍,寒若玄冰。容雪楓的短笛正好相反,彤紅色的光焰向四周散放出熾如岩漿的熱浪,教人如墜銅爐。

鶴仙人反手用左掌在兩支短笛上幾乎不分先後地“啪啪”一拍,順勢滑步側閃轉過身來,手上“嗤嗤”作響冒起紅藍兩色輕煙,左半邊冰晶瑩瑩仿似被冰封,右半邊亮紅如霞,又像是剛從煉爐里拿起的生鐵,詭異之至。

他低咦一聲,語氣中充滿詫異之情,凝掌不發望著雍、容二人道:“敢情五百年前失落的”冰龍火鳳藏靈笛“,最終還是落入了魔教手中!”

聽到鶴仙人一下便報出短笛的來曆,雍輿情二人也不由得暗暗佩服這魔頭的廣博見聞。

需知這冰龍火鳳藏靈笛乃上古至寶,一雄一雌,天造地設、交相輝映,其靈異之處放眼魔教所有藏珍,亦惟有天殤琴堪可一比。

五百多年前,曾有一天陸奇人左右雙手分持這一對靈笛,于蓬萊仙會上連敗正魔兩道七大高手,一戰成名。

在他的手下敗將中,既不乏正道七大劍派的掌門,更有當時的冰宮宮主尚辟情,令得群雄側目、仙林轟動。

孰知這位天陸奇人在蓬萊仙會上偶露崢嶸後,迅即銷聲匿跡,一雙靈笛亦隨之不知所終。如今時過境遷,雍輿情、容雪楓為拒強敵亮出靈笛,已是無人相識。

然則這對冰龍火鳳藏靈笛盡管威力奇大,卻必須以絕高的功力催動,極耗真元,否則拿在手里和尋常的笛子並無兩樣。

故此雍、容二人雖身懷此寶,一則修為極高罕逢對手,二來幽居聖壇幾無與人過招的機會,卻從不曾當眾亮出過。

容雪楓情知這般耗損真元催發靈笛絕難持久,若不能速戰速決挫敗老魔,待等油盡燈枯無力駕馭靈笛之際,便只剩下任人宰割的分。

她冷喝一聲:“看招!”以笛作劍,使出魔教十六絕技中的一套“亂經訣”,扭身攻向鶴仙人。

雍輿情與她心意相通,靈笛化作判官筆,配以乾坤無極指的招式從旁策應,往鶴仙人的右臂點去,令他不能用金石拂塵對付容雪楓。

鶴仙人一聲長嘯,身上騰起烈烈金色霧光,至此方始拿出全副精神應對雍、容二人。

三人斗在一處,招式轉換如有默契地齊齊放慢,可凶險之處遠勝先前。

雍輿情和容雪楓得龍鳳靈笛之助,如虎添翼,不再畏懼與對方正面硬撼。反倒是鶴仙人頗為忌憚靈笛那股破罡催元的無儔威力,不敢輕易用空手相接。

容雪楓的“亂經訣”神出鬼沒,招招陰狠險毒、出人意料,看似雜亂無章地拿著靈笛亂打一氣,偏又令人防不勝防、顧此失彼,端的是怎一個“亂”字了得。

相形之下,雍輿情的招式簡單樸實了許多,靈笛大拙不工直來直去,古樸中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王道之氣,較之容雪楓的肆意劈殺更教鶴仙人頭疼三分。

兩人一正一奇、一拙一巧相得益彰,兼之同門兩百多年早已修得心有靈犀,招式舒展開來,當真天衣無縫。

鶴仙人為藏靈笛所壓制,束手束腳遠不似剛才那般揮灑自如,索性緊守門戶,一面尋找兩人招式中的破綻,一面耗損對方的真元,靜待時機再發動反擊。

戰局頓時急轉直下,雍、容二人非但挽回頹勢,甚而略占上風,一雙靈笛舞得華光萬丈,將鶴仙人緊緊卷裹在中間不得脫身。

魔教眾人群情激動,忘情喝采叫好,一掃先前大殿內的壓抑氣氛。只是少部分眼光高明的教中高手依稀看出其中隱患,心情不松反緊。

烏天怒緩過元氣,手拄被小蛋搶回的烏金魔戟退到一旁,聚精會神地觀戰,也暗自替雍輿情、容雪楓著急,卻不敢輕舉妄動上前夾擊鶴仙人。

並非他心生懼意不敢上前,而是看出雍、容二人的連手招式渾然天成,譬如一體。

自己不熟兩人的招式路數,更做不到與兩位長老心意相通,若是貿然插足助戰只會適得其反,打亂了雍輿情和容雪楓出手的章法和節奏,白白幫了個倒忙。

他生恐小蛋不明端底上前襄助,悄悄用眼角余光往這少年身上掃過。

但見小蛋靜靜立在一邊,雪戀仙劍低垂在地毫無要助陣的意思,神情鎮定專注凝視場中打斗,顯然也是在等待更加恰當的出手時機。

烏天怒不禁心里一寬道:“這娃兒修為卓絕尚在其次,難得有如此眼光頭腦,可惜不是敝教弟子。”

一晃眼場中三人已拆至百多招,雍輿情和容雪楓攻勢漸臻鼎盛,將鶴仙人壓得只有招架之功,全無還手之力。

鶴仙人只有倚靠精湛過人的大無妄神功勉力周旋,始能維持著不勝不敗之局,渾身金光蒙蒙,竭力抵禦龍鳳笛冰火靈罡洶湧澎湃的侵襲。

可他心中沒有絲毫慌亂,反而預感到勝負的轉機將至。所謂盈不可久,這就像爬山一樣,大凡攀至巔峰亦正是開始走下坡路的時候。他只需小心捱過這段最為被動的時刻,便可否極泰來、勝券在握。

果然,又是三十多個照面過後,容雪楓步罡踏斗轉到鶴仙人左側,靈笛在胸前劃過半道弧光橫掃向他的左太陽穴,依舊是火中取栗、蠻不講理的奇險招數。

鶴仙人精神一振,暗喜道:“這丫頭的亂經訣雖然千變萬化,卻終有窮盡之時。這一式劍法看似別出心裁,其實不過是從她第七十八手攻招中略作變化演繹而來,瞞得了別人,卻騙不過貧道的眼睛!”

他胸有成竹,金絲拂塵佯作招架,猛地手腕一抖,塵絲繃直如刀劈向容雪楓胸口。

容雪楓這一式亂經訣本為虛招,見對方揮拂塵招架,旋即改掃為敲,擊打鶴仙人左肩。可就在她前招方收後式未生之際,金絲拂塵虛晃一槍突然轉守為攻劈向胸前。

容雪楓凜然道:“不好,這老魔已看破我此招虛實!”藏靈笛回防不及,間不容發里抽身飛退,左掌“啪”地蕩開拂塵。

“哧──”一股勁風從她胸前掠過,僅差毫厘躲過了開膛剖肚之厄,直驚得容雪楓倒出一身冷汗,暗叫僥幸。

鶴仙人趁機連攻容雪楓三招,虧得雍輿情奮不顧身從旁相救,才令她重新緩過一口氣,可兩人辛苦贏得的優勢頃刻蕩然無存。

鶴仙人憑借容雪楓一個不是破綻的破綻扳回劣勢,哪里還肯給對手喘息之機,金絲拂塵上下翻飛幻出重重光影,逐步收複失地,將自己原本被擠壓得只剩彈丸之地的周旋空間,又慢慢擴展到十丈方圓。

此消彼漲之下,容雪楓心生焦灼道:“我終究是不如師姐,她的乾坤無極指一招一式簡單利落、毫無花巧,實已到了返璞歸真的化境,令得老魔想找破綻也無從著手,只能一味恃強硬撼。

“偏偏我的亂經訣看似變化無窮,終是有跡可尋,被對方抓到機會一觸即潰。再這麼打下去重複的招式越來越多,委實凶多吉少。”

盡管這道理容雪楓一清二楚,可如果盡棄亂經訣不用,她與雍輿情的連手招式等若不攻自破,形勢只怕比現在還要險惡三分。故此明知存在極大隱患,容雪楓亦是騎虎難下,惟有咬牙硬撐。

如此一來,她出手之間不免多了幾分猶疑躊躇,無形里同樣的招式威力頓減,使得對面的鶴仙人招架起來愈發得心應手。

四十多個回合轉眼又過,容雪楓和雍輿情的頭頂先後升騰起冉冉水霧,顯是功力臨近透支的征兆。鶴仙人見狀大喜,不停催動魔氣逼迫兩人與青銅金絲拂塵硬接硬架,進一步消耗她們的真元。

久戰之下,容雪楓顧此失彼再次使出一招緩手,被鶴仙人敏銳的神識逮個正著,青銅金絲拂塵狠狠朝她小腹抽去。

冷不防小蛋從斜刺里殺出,雪戀仙劍不偏不倚切中青銅柄的頂端,順勢一引,塵絲“呼”地從容雪楓左肋旁走空。

小蛋右臂酸麻,跌跌撞撞被拂塵的橫掃之力帶出三步,險些撞在容雪楓身上。

鶴仙人又一次被小蛋壞了好事,端的對他恨之入骨,慍怒道:“這傻小子居然也能瞧出那丫頭招式中的破綻,搶先出手救援,若再假以時日必成心腹大患,莫如趁著今日一並除去!”

他殺心既起,便不容對方再退出圈外,左手劃出一道金色弧光繞向小蛋背心。

小蛋立足未穩,右臂又麻軟無力難以運勁招架,急中生智,借著腳步踉蹌順勢往地上一滾一翻躲過金芒。

這姿勢以一個忘情境界的高手而言,無疑難看狼狽到了極點,其它人多半甯死也想不到這麼一式“懶驢打滾”。可小蛋心里從來沒把自己當成過什麼名家高手,為能死里求生往地上打幾個滾,實是理所當然之事。

好在眾人見此情景皆無嘲笑之意,反為他僥幸脫險而暗松了一口氣。

烏天怒大喝一聲跨步出戟,使出平生絕技“九獒奔日”,烏金魔戟幻化出九重虛實莫辨的凌厲光影,鋪天蓋地湧向鶴仙人。

哪曉得鶴仙人看也不看,徑直探出左手“砰”地一抓,從重重幻影中一把撈起烏金魔戟真身,故技重施往懷中運勁一震一扯道:“撤手!”

烏天怒悶哼一聲,嘴唇溢血,死死抓住戟柄不放,連人帶戟撞向鶴仙人懷里。

鶴仙人一怔,已明其意道:“這小子是瞧出敗局已定,故意犧牲自己妄圖重創貧道!”

他將計就計,手上一個使勁,烏天怒猛地松開烏金魔戟,雙掌撞向鶴仙人小腹。

鶴仙人低嘿道:“找死!”在烏天怒雙掌將至未至的一剎那,猛地退身吸氣,他的小腹登時匪夷所思地深陷下去,卸去大半掌勁。

“砰砰”悶響,烏天怒的雙掌幾近強弩之末擊中鶴仙人腹部,但見他小腹金光大盛驀然彈起,將烏天怒魁梧的身軀生生倒崩而出。

烏天怒腕骨盡碎,掌力倒灌,全身經脈振蕩欲裂,“哇”地噴血吼道:“不壞金身!”

鶴仙人一聲長笑,揮烏金魔戟掃向烏天怒腦袋,立意要將他打個萬朵桃花開。

雍輿情、容雪楓拼死救援,無奈鶴仙人早有預料,用一柄金石拂塵將她們擋在身外,不容兩人越雷池半步。

外圈觀戰的魔教高手,眼見烏天怒要慘死在自己的烏金魔戟下,齊齊失聲驚呼,奈何相距十數丈,著實是鞭長莫及。

小蛋縱身趕上,雪戀仙劍剛欲使出一式“擲地有聲”磕向烏金魔戟,鶴仙人撮唇吐出一束金劍分心就刺,逼他回劍自保。

不料小蛋壓根理都不理,吐氣揚聲一劍劈在烏金魔戟上。“鏗”的一記脆響令得戟鋒一沉,只掃中烏天怒的小腹與右腿。

“轟──”紅光爆閃,將金色飛劍炸得支離破碎。就聽霸下得意洋洋的聲音道:“想傷我干爹?小爺先崩了你!”

上篇:大澤篇 第七章 魔教長老    下篇:大澤篇 第九章 盈虛如一 wap.16k.cn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