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驚蟄篇 第三章 魔宮少主   
  
驚蟄篇 第三章 魔宮少主

劭嶸同樣是神情茫然,任由愛子搖晃自己的胳膊,望著師父想問又是不敢。

席魎驀地縱聲大笑,笑聲里充滿著怨毒與悲憤,緩緩道:“還問什麼?我們所有人都被一個人算計了。葉無青!時至今日老夫不得不佩服你,連童崢也甘作你的走狗,我和滕皓不自量力,死得不冤!”

這時他已全明白,包括這樁親事在內,全部都是葉無青一早設下的陷阱。非但童崢已教葉無青收買,恐怕連從中牽線搭橋的大媒人宋爽,也是對方的人。

可笑自己和滕皓懵然不覺,一頭撞進羅網,還自鳴得意地以為結下了童崢這般的大援,即使失去楚望天作靠山,一樣也能扳倒葉無青。

想到楚望天,席魎彷佛在絕境中尋覓到最後一線生機,大吼道:“老宮主,葉無青勾結外人出賣忘情宮,又在您眼皮底下殺害了滕長老,委實罪不可赦!”

他的吼聲震得大殿里嗡嗡回響,楚望天卻依舊一副茫茫然的模樣,自顧自道:“無青啊,他在哪里?老夫不是命他閉關修煉忘情八法麼,怎麼跑出來了?”

席魎急道:“他就在您的面前,還唆使不老峰的童崢殺死了滕長老!”

楚望天好像有點明白發生什麼事了,“哦”了聲道:“他殺人了嗎,誰被他殺了?”

席魎也顧不得細想楚望天的話,大聲叫道:“他剛殺了滕長老!”

楚望天皺起眉想了想,須臾說道:“無青是個好孩子,他要殺的人一定該死。滕長老??殺的好,殺的好!無青不殺,我替他殺。對了,他還要殺誰,你快告訴我──”

眾人都聽愣住了,厲無怨惟恐席魎還要興風作浪,搶先喝道:“席魎,你還不趕緊束手就擒,向老宮主和葉師弟領罪!”

席魎面死如灰,心里怕到了極點,聽得厲無怨的喝斥就如傻了一樣。

葉無青也沒料到楚望天出去轉了圈回來,居然會變得如此配合。

但眼下大局未定,實不宜讓他留在長生殿中礙手礙腳,于是吩咐道:“厲師兄,你先侍奉恩師前往內府歇息,好生招待衛公子和農姑娘。”

厲無怨領會到師弟的用意,躬身道:“師父,您老人家累了吧,弟子帶您下去休息。”

誰知楚望天一甩頭道:“不要,這里熱鬧,我喜歡看新娘子。”

厲無怨呆了呆,見師父在大庭廣眾之下說話猶如一個智商不滿六歲的孩童,不免有些尷尬,又不曉得該如何將他勸走。

農冰衣見狀,心想:“我和小衛本來只是將楚老魔送返忘情宮,誰知道這麼巧,正撞上這群人內訌,自相殘殺。這出狗咬狗的鬧劇也沒啥看頭,還是眼不見為淨。”

想到此處,她悄悄向衛驚蟄使了個眼色。

恰巧衛驚蟄也無心在這是非之地久留,當下道:“楚老宮主,你不是說要帶咱們去看什麼好玩的東西麼?”

楚望天聞言立馬把看新娘子的事拋到了九霄云外,興高采烈道:“對啊,咱們這就去!”猛蹙眉苦思道:“咦,我的那些泥人跑哪兒去了?”

其實楚望天捏的那些泥人,早被他自己一一砸碎尸骨無存,可厲無怨急于引他離開大殿,便道:“師父,我帶您去找泥人。”

楚望天大喜,一手抓著衛驚蟄一手拉住農冰衣道:“走,跟我來!”

旁邊熟悉楚望天的人暗暗稱奇,不曉得農冰衣和衛驚蟄使了什麼法子,能讓他對這二人如此熟絡親熱。

小蛋見衛驚蟄和農冰衣要隨楚望天出殿,卻擔心兩人一去不回就此失之交臂,忙邁步出人群招呼道:“衛大哥,農姑姑!”

衛驚蟄和農冰衣聽著這聲音覺得耳熟,一怔回頭便見一個陌生的年輕人朝著自己走了過來,可怎麼也想不起在哪里見過。

小蛋一邊走一邊伸手去抹自己的臉,口中說道:“我是小蛋啊!”

衛驚蟄眼睛一亮,抓住小蛋的雙手上下打量,笑道:“你怎麼打扮成這樣?乍一眼我還當自己認錯人了呢!”

小蛋笑了笑,回答道:“我奉師父之命扮成赴宴的賓客,一早混進了宮中。”

農冰衣瞅見霸下,朝牠招手道:“小東西,還不快來見過姑奶奶!”

霸下先眼睛一瞪,旋即腦袋里飛速盤算過兩者間的輩分,頹然發現農冰衣果然是自己的“干姑奶奶”,不甘心地咕噥道:“妳當自己很老麼?”

這邊在敘舊,那旁劭嶸望了望跪在滕皓尸身前悲痛不已的親家公和新兒媳,遲疑道:“師父,這門親事可怎麼辦?”

童崢不以為然道:“那就看勁翰的意思了。他若舍不得這女娃兒,咱們便將她娶回家去,想來葉宮主也不會計較。不然反正還沒拜堂成親,咱們拍屁股走人就是。”

葉無青暗道:“這老家伙當著人家的面殺了人家的親爺爺,還敢讓她和自己的徒孫成親,實在夠囂張。”微微一笑道:“劭賢侄,你意下如何?”

劭勁翰猶豫半晌,看著滕昱梨花帶雨的花容月貌,端的是我見猶憐、割舍不下,可娶一個仇人之女為妻,又不免荒唐。

滕昱一咬牙,斬釘截鐵道:“殺了我吧,我死也不會嫁給他!”

葉無青心中一定,他方才多少有些擔憂劭勁翰為美色所迷,執意要娶滕昱,自己礙于童崢勢必不能反對,日後養虎為患,終會是個麻煩。滕昱這一出口拒絕,正合了他的心意,稍後便可無所顧忌地斬草除根,以絕後患。

沒曾想滕昱此舉大投童崢的胃口,他哈哈一笑道:“好孩子,有骨氣!勁翰,你將這女娃兒討回家作媳婦兒也挺好!”

葉無青微微色變,突聽有人怒吼道:“好小子,原來又是你在裝神弄鬼!”

一道胖大無倫的身影凌空飛騰,惡狠狠撲向正與衛、農二人寒暄的小蛋。

這半路殺出之人正是云霞四仙中的老三云青霞。當日云夢大澤一戰她中了尹雪瑤的狡計,平白丟了條胳膊,實為平生第一奇恥大辱。

剛才小蛋抹去易容裝束與衛驚蟄、農冰衣相見,因臉上油彩花糊遮掩,兼之云青霞沒將眼前的“小蛋”和那晚的“寞少”

聯想到一處,故此雖覺得眼熟,卻一時不敢認定,直到此際才醒悟了過來。

小蛋閃身躲過,瞥一眼云青霞空蕩蕩的右袖,也沒還手。

云青霞狀若瘋虎,不依不饒又是一掌拍向小蛋,咬牙切齒道:“你還我胳膊!”

衛驚蟄上前一步舉掌招架,“啪”地接下云青霞的攻招。云青霞手腕發麻,身不由己往後退了一步,感到這年輕人的掌力雄厚醇正,暗自一凜,喝道:“小子,你是誰人門下,干什麼來多管閑事?”

衛驚蟄與云青霞硬撼一掌,身軀淵渟岳峙、晃也不晃,從容自若道:“在下翠霞派弟子衛驚蟄,這位前輩有話好說。”

小蛋驚喜交集,道:“才半年沒見,衛大哥竟已參悟了忘情之境。”

那邊云青霞還沒開口,後頭云紅霞一聲怪笑道:“好啊,想以多欺少麼?先卸下這小子的一條右臂,咱們再說不遲!”

說罷一抖“暮云朝霞帶”,點向小蛋咽喉。

她一出手,旁邊的云紫霞、云綠霞更不客氣,兩條軟綢如毒龍出穴,分纏小蛋雙臂。

小蛋施展穿花繞柳身法,翻飛如云,在奼紫嫣紅的軟綢間閃展騰挪,並不還手。

云青霞拔出“披肝瀝膽匕”,合身撲向小蛋,獰笑道:“小子,我跟你拼了!”

小蛋見她一心要取自己性命,全然不顧自身門戶大開破綻百出,奈何不願再傷了對方,彈指射出聖淫蟲絲,將披肝瀝膽匕帶偏。

竇憲夫婦恨極云霞四仙,見小蛋只躲不攻,振聲請纓道:“寞少,讓我們夫妻倆來收拾這四個不識好歹的老妖婆!”

小蛋人在空中一擺手道:“不用,我自己能應付。”

一旁的農冰衣本擔心小蛋寡不敵眾,傷在了這四個窮凶極惡的老妖婆手上,已動了出手相幫之念。她的修為雖然較之云霞四仙遠有不如,但從旁使點暗算手段卻是拿手一絕。

當年云林禪寺的幾位“無”字輩高僧,也都曾在這上面栽過跟頭。

但她聽小蛋一口謝絕竇憲夫婦,似乎胸有成竹,又見葉無青等人盡皆袖手旁觀,頓時改變了主意,暗忖:“人家師父都不著急,我何必先出一頭?”

可小蛋的話語落在云霞四仙的耳朵里,不啻成了滿是不屑的譏嘲,禁不住勃然大怒面色鐵青,各自亮出披肝瀝膽匕,不要命般圍著小蛋狂攻。

另一邊席魎在先前與厲無怨的一戰中真氣消耗不少,經過一段調息這時已漸漸恢複。他見眾人的注意力都被小蛋和云霞四仙所吸引,眼角余光略一張望,選定了一扇窗戶作為突圍的路徑,不聲不響往殿角退去。

哪料席魎稍有異動,葉無青已是一聲冷笑道:“席長老,你想不告而別麼?”

席魎心一沉,揚聲招呼道:“大伙兒分頭突圍,留待他日東山再起!”身形一振,如勁矢般朝殿角的那扇窗戶激射而去。

厲無怨口中斥喝,揚手甩出一束烏光,照著席魎背心轟去,卻是祭出了“黑血令”。

席魎被迫回身出掌,“砰”地震飛黑血令,身形稍稍一滯。

姜山、簡丹趁機捷足先登,封住席魎的退路,嘿然道:“哪里去?”

席魎人在空中猛向左折,欲要變幻脫逃的方向。厲無怨收起黑血令,如附骨之蛆般追至席魎身後,一掌往他腦後劈落。

席魎身陷三大高手重圍之中,自知插翅難飛,心中發狠道:“左右是個死,不如豁出老命大干一場,殺一個夠本,殺兩個有賺!”飄身避開厲無怨的溜火神掌,擺出玉石俱焚的亡命架式朝姜山沖去。

所謂“橫的怕傻的,傻的怕不要命的”。席魎這一拼命,反把姜山等人震住。他們已然勝券在握,自然不願再跟窮途末路的席魎拼個魚死網破,故此各自緊守門戶,只封住對方各處突圍的角度線路,並不急于要他性命。

此刻大殿中一干滕、席二人的死黨見大勢已去,也分作了兩撥。一部分站在原地,眼睜睜瞧著席魎苦戰,腦袋里打起了倒戈的主意;另一些則自忖投降也是死路一條,索性誓死一搏,往大殿外沖去。

葉無青冷眼旁觀,也不阻止。

身旁的姜赫厲聲喝道:“殺,凡有抵抗者片甲不留!”

竇憲帶頭往鍾鼎迎去,竇夫人生恐夫君吃虧,一晃軟鞭拂塵擰身夾擊。其它人各自找尋對手,在大殿中殺成一團。

來赴宴的數百賓客不約而同往殿牆退去,讓出偌大的空場。其中不乏有些與滕皓、席魎相交多年的舊識,然而此時此景,還有誰敢不要命了,去蹚這淌渾水?

劭勁翰晃身趕到滕昱身前,壓低聲音道:“快,我掩護你們趁亂快走!”

滕昱眼神里閃過一絲感激,卻慘然搖了搖頭道:“你如果真的在乎我,便記著將來替我和爺爺報仇!”言畢身子一軟,倒在滕皓的尸體上。

劭勁翰呆了呆,一把抱起滕昱,可惜嬌人嘴角溢血,業已氣絕,黯淡的眼眸中兀自深藏著怨與恨。

滕遠程接連目睹自己的弟弟、父親和愛女慘死,腦袋里直發懵,宛若正經曆著一場匪夷所思的噩夢,卻怎麼也蘇醒不過來。

劭嶸扶住愛子的肩頭,安慰道:“罷了,勁翰!是她命薄,怨不得旁人。”

劭勁翰腦海里混亂一團,滕昱最後的遺言像魔咒般,不停在他耳邊回蕩道:“你如果真的在乎我,便記著將來替我和爺爺報仇!”

可是就算自己真的在乎她,舍不得她,又豈能、豈敢為她和滕皓報仇?

忽然聽到背後宋爽說道:“勁翰賢侄,節哀順變。俗話說天涯何處無芳草,大丈夫又何患無妻?回頭宋叔叔再給你找個好的。”

劭勁翰猛回頭瞪著宋爽,生硬道:“不必了,我怕消受不了你的好意!”

話音未落,殿中接連響起姜山與席魎的悶哼。

人影交錯間,姜山退開丈許,手撫左肋的傷口,志得意滿地盯著席魎,嘿然笑道:“席兄,你完蛋了!”

席魎身中厲無怨一掌一腳,背心又被姜山偷襲得手,震斷心脈,生機已絕,全憑一口真元強撐不倒,身子搖搖欲墜。

“老匹夫,席某作鬼也饒不了你!”席魎突然奮盡余力,反手一掌擊在自己眉心上,頓時頭骨碎裂腦漿橫流,自裁而亡。

席魎一死,余黨更無斗志,或降或亡已不成氣候。大殿中只剩下云霞四仙與小蛋、竇憲夫婦和鍾鼎這兩對,尚在舍生忘死地搏殺不休,卻均是困獸猶斗,不足為患。

竇憲夫婦以“風林火山”陣法牢牢困住鍾鼎,不疾不徐、一步步壓縮著對方的空間,獲勝僅是遲早之事。

相形之下,小蛋的情形稍嫌吃緊,在云霞四仙凶猛的攻勢中全力周旋,迭遭險情。可明眼人早已看出他是有所保留,始終不願放手與云霞四仙對攻,所以才會盡落下風。

饒是如此,小蛋仍能維持著不勝不敗之局自保無虞。

云青霞猛地聽見不遠處鍾鼎發出一聲臨死前的淒厲呼吼,忍不住激戰之中忙里偷閑往一旁打量過去。只見鍾鼎的面門被竇夫人的軟鞭打得血肉模糊,眼見不能活了。

她心頭一凜,又羞又惱:“要不是姑奶奶我中了那鬼丫頭的毒計丟了右臂、以致咱們姐妹四人連手的威力大減,焉會拾掇不下這臭小子?”

她一門心思要找小蛋報仇,竟不管不顧四周戰況,竭力催動“妖嬈神功”,舍命狂攻。

若論真實修為,小蛋雖說今非昔比,但在云霞四仙這般戮力同心、拼死猛攻之下,三、五十個照面一過,便已不敵。何況他殊不願再傷及四人,等于自縛手腳,放任云霞四仙毫無顧忌地圍攻自己。

好在他身備烏犀怒甲,又藉“有容乃大”護體,偶爾挨上一兩下,亦不打緊。但如此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地糾纏下去,畢竟不是個法子。

衛驚蟄見各處均已塵埃落定,只有云霞四仙還在悍不畏死地圍攻小蛋,心道:“看樣子小蛋頗想保全這四人,我且助他一臂之力!”

念及于此,他朗聲說道:“四位前輩,在下冒犯了!”

“鏗!”地一聲悠揚悅耳的鏑鳴,心念動處,自他背後劍鞘中彈射出一束柔和璀璨的青色劍光。

衛驚蟄輕舒猿臂握住劍柄,人隨劍走,閃身切入重重光影罡風中,直如水銀泄地般揮灑自如,隨心所欲。

人群中爆發出一陣轟然喝采,卻多半是看熱鬧的外行,惟有如葉無青、童崢這般的宗師級高手雖未開口叫好,但均自在心底暗贊了一聲。

需知他這一式身法不僅是身姿好看,出手的火候、時機亦無一不是恰到好處,非但搶占到令云霞四仙最為難受的位置,且與小蛋遙相呼應,連成一氣。

只見他手中仙劍如鳶飛魚躍在身前一閃,“叮叮叮叮”幾乎不分先後,挑中云霞四仙的軟綢。云霞四仙順勢鎖住仙劍,源源不絕迫出魔氣,立意要將衛驚蟄震得吐血飛跌,仙劍脫手。

不料衛驚蟄腳下猶如落地生根,那柄青色仙劍嗡嗡顫鳴,如水波流動將四人攻來的強橫魔氣悉數卸去,絲毫不為所動。

云紅霞心生焦灼,將功力提升至巔峰,抖腕回扯軟綢,暗自發狠道:“我偏不信合咱們四人之力,還奪不下你小子的仙劍!”

然而她魔氣甫一迫出,驀然感覺到軟綢上傳來一股遠比自己強盛數倍的渾厚勁力,虎口一麻,暮云朝霞帶“颼”地脫手而出。

沒等云紅霞明白過來究竟是怎麼回事,緊接著又是“颼颼颼”三聲,云青霞、云紫霞、云綠霞手中的軟綢也步其後塵,一一飛出。

四人手上空空,駭然變色道:“這怎麼可能?”

她們想破腦袋,也猜不出衛驚蟄何以有如此驚人的功力,連奪去她們的四條暮云朝霞帶。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反倒是一邊觀戰的葉無青等人,隱約揣測到衛驚蟄這一記匪夷所思的奪帶手法。

畢竟就算衛驚蟄身為翠霞派第三代弟子中,最為出類拔萃的青年俊彥,也終究年紀有限,決計不可能勝過云霞四仙數百年修為的合力。

只是他巧妙借用仙劍特性,不著痕跡地借力打力,分別牽引云霞四仙中三人迫入仙劍的魔氣,反震另一人的軟綢,出其不意之下,果然一舉奏效。

可這式四兩撥千斤的手法說來簡單,實際運用時卻不能出現分毫差池。否則以云霞四仙的強大功力反噬入體,連葉無青也得吃不了兜著走。

衛驚蟄收去暮云朝霞帶,順手揮劍一引,四條軟綢“呼呼”紛飛又精准無誤地落回云霞四仙手里,凝身微笑道:“得罪了!”

云霞四仙握著失而複得的軟綢,一時也不知該繼續狂攻,還是就此收手為好。

小蛋趁機飄落衛驚蟄身側,一面調勻內息,一面思忖道:“衛大哥剛才這兩手耍得漂亮至極,卻不像是天照九劍中的招式,不知是從哪里新學來的?”

與此同時,葉無青也生出了與小蛋類似的念頭。

不過他卻比自己的弟子顧慮更深一層:“這小子一招挫敗云霞四仙,修為直追乃師盛年。來年與翠霞派的約戰將至,憑白又添一個勁敵。我是否要趁著今日之機,設法將他除去?”

那旁厲無怨可沒想那麼多,向著云霞四仙喝道:“滕皓、席魎均都伏誅,妳們四個若再不識時務,糾纏不清,休怪厲某下令群起攻之,亂刃分尸!”

云紅霞一驚,情知今日無論如何都報不了三妹的斷臂之仇,頭腦慢慢冷靜下來,明白再負隅頑抗,惟有死路一條。

她看看云紫霞等人,四人心意相通齊齊垂下了手。

葉無青見大局已定,吩咐道:“姜赫,將一干叛逆暫且關押,待稍後分別處置。”

姜赫領命,率著一眾親信押送著包括云霞四仙在內的眾多降犯出了大殿。

童崢緩步走到葉無青身前,呵呵一笑道:“葉兄,恭喜你重掌忘情宮!”

葉無青略一欠身道:“童兄客氣了,勁翰賢侄那里還需你多加費心寬解。”

童崢瞅了眼面白如紙的劭勁翰,淡淡道:“老朽省得,有勞葉兄提醒。”

厲無怨忽然大步行到葉無青面前,躬身拜道:“恭迎葉宮主重掌忘情宮!”

柳翩仙、白顯等人見機極快,紛紛拜倒在厲無怨身後,異口同聲道:“恭迎葉宮主重掌忘情宮!”

有這些人帶頭,瞬間血跡未干的大殿內跪倒一片,連帶眾多前來赴宴的賓客亦懾于葉無青如日中天的聲威,不得不跟著拜倒。一時只有楚望天、童崢、衛驚蟄、農冰衣和尹雪瑤寥寥無幾的十數人,兀自站立在原地。

小蛋也沒有跪。

他並不介意向師父磕頭,可內心深處絲毫沒有覺得葉無青重掌忘情宮有何可賀,尤其是他利用的時機以及方式。

正想著,驀地聽見師父說道:“諸位請起,葉某尚有一事宣布!”

眾人起身屏息,就聽葉無青接著道:“即日起,常寞便是我掌門弟子,葉某百年後,就由他接掌忘情宮!”

上篇:驚蟄篇 第二章 喜宴成喪    下篇:驚蟄篇 第四章 重返寞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