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驚蟄篇 第五章 劍聖遺跡   
  
驚蟄篇 第五章 劍聖遺跡

衛驚蟄一愣神間,楚望天如同一頭被激狂的凶獸,渾身散發出駭人的殺氣,騰身向正要關門的馬五哥撲去。

那馬五哥不過是個尋常的山野村夫,雖會幾手打獵的本事,可又如何能是楚望天的對手?好在他身手尚屬矯健,聽得風動,下意識地往後一縮。

“哧啦!”楚望天一把扯下他身上穿的衣衫,惡狠狠甩手震碎。身後的衛驚蟄已然趕到,探手抓向楚望天右腕道:“楚老爺子!”

楚望天像是又完全不認得衛驚蟄一般,振臂彈開衛驚蟄的右手,探爪插向馬五哥咽喉,臉上現出可怖的獰笑道:“我捏死你!”

衛驚蟄又驚又奇道:“好端端的這老魔怎地又發起瘋來,將馬五哥當成惡鬼?”

他揉身從狹小的門縫間閃過,擋在馬五哥身前一掌拍向楚望天左爪,運上定心咒低喝道:“楚老宮主,這里沒有惡鬼,不要妄殺好人!”

孰料楚望天這一抓,無意中已用上了他平日捏泥人的手法,手肘一沉避過衛驚蟄右掌,直向面前這年輕人的胸口落下。

虧得衛驚蟄這一喝,令他心神微震,手上動作稍稍一緩。衛驚蟄迅即側身橫左掌,“啪”地推開了他的魔爪。

楚望天混濁迷亂的眼神里,透著凜冽殺機,越過衛驚蟄的肩膀望向屋里滿臉煞白不知所措的馬五哥,低吼道:“讓開,我要殺了惡鬼!”

衛驚蟄不經意里看到一塊落在門坎上的赭色衣片,正是被楚望天震碎的那件馬五哥身上衣衫所留。

他腦海里靈光一閃:“原來楚老魔口口聲聲所稱的”惡鬼“,就是我丁師叔!他雖喪失了記憶,可潛意識里,卻將丁師叔平素穿著的赭衫牢記不忘,以至于見到馬五哥身上披著的赭色大褂,陡然凶性大發。”

可蹊蹺的是自己分明也穿著與丁原一般無二的赭色衣衫,楚望天為何不將他看作“惡鬼”,而是莫名其妙地找上了馬五哥?

只是這老魔神志不清,種種荒誕不經的怪異之舉,已無法用常理度之,恐怕連他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時候馬五哥家的人已紛紛聞聲驚起,來得最快的卻還是農冰衣。

她匆匆一瞥,當即猜知了事情的原委,花容一變道:“小衛留神,楚老魔又要發狂了!”

聽著這話,馬五嫂扯開嗓子叫道:“來人吶,那老瘋子又發病啦!”

衛驚蟄暗叫糟糕,只見楚望天充耳不聞,抄起門邊掛著的一柄斧頭,往自己身上劈來:“閃開,我要殺了惡鬼!”

衛驚蟄見楚老魔心神迷亂之下,這一斧大開大闔竟是威力驚人,不由暗暗駭異,卻不能閃身躲避,亮出屋里的馬五哥夫婦。

急切間,他已來不及掣出背後負著的任情仙劍,只能赤手空拳迎向老魔的利斧。

“哧──”斧鋒劃過衛驚蟄左臂,拉開一條三寸多長的血槽。

衛驚蟄忍痛反手拔出仙劍,“鏗”地架住斧頭道:“楚老宮主,你看清楚了,他是剛才招待咱們吃喝住宿的馬五哥,不是什麼惡鬼!”

楚望天壓根就沒聽衛驚蟄在說什麼,目中凶光越來越濃烈瘋狂,埋身沉肩撞向衛驚蟄胸口道:“滾開!”

衛驚蟄出左掌運勁抵住他的肩頭,“砰”地悶響,手掌就像撞在一塊轟落的大石上針紮般刺痛,腳下站立不穩,朝後踉蹌退出兩步。

農冰衣見勢不妙,急切道:“楚老魔,你看看地上有沒有那惡鬼的影子?”

楚望天愣了愣,借著屋里亮著的油燈瞧了瞧,懵然回答道:“有!”

農冰衣緊接著道:“那就不對了,誰都曉得鬼都是沒有影子的!”

楚望天皺起眉頭,看著馬五哥和他腳下的人影,似乎在思忖農冰衣的話語。

院外腳步紛踏,莊上的村民舉著火把陸續聞訊趕來,黑壓壓擠滿大半個院子。

黃昏曾見過的那個馬老三高聲叫道:“五嫂,沒傷著家里人吧?大家伙兒抄家伙,先把這會使妖法的老瘋子放倒了再說!”

眾村民群起回應,有拿鋤頭的、有拿獵叉的,還有拿著砍柴刀的,一個個擼胳膊挽袖子沖了上來。

農冰衣急忙揚聲攔阻道:“都別動,讓我和小衛來處理!”

楚望天聽著背後喧鬧,扭回頭來掃過群情洶湧的眾多村民,眼睛里的凶狠暴戾之色又漸漸濃盛,卻是發現了人群里又有幾個穿著赭色衣裳的村民。

他像是一下子想通了什麼,沖著農冰衣傻呵呵地笑了笑道:“妳說得對,那是人,不是惡鬼,他有影子。真的惡鬼在這里!”

說著猛然縱身撲向人群。

農冰衣立時明白自己弄巧成拙。

那麼多人擠在一處,將地上的人影盡數遮掩。楚望天順著自己的說法放過了馬五哥,卻又找上了人群里的赭衣村民。

院里的村民仗著人多勢眾,竟不知害怕,叫嚷著揮舞手里的鐵器,往楚望天砸去。農冰衣趕忙施展燕行身法,凌空截住楚望天,揚手掣出慧心短劍,點向楚望天胸口。

楚望天看也不看,隨手用斧頭一斬,“叮”的脆響,慧心短劍險些脫手,無力地滑落一邊。

農冰衣禁受不住斧上湧來的雄渾勁力,嬌軀生生墜落,芳心里不禁後悔道:“我怎麼忘了先前在楚老魔的酒菜里,偷偷下些”有氣無力散“?”

眼看一干村民便要遭受無妄之災,突聽衛驚蟄朗聲喝道:“楚望天,我知道真正的惡鬼在哪里!”

楚望天應聲煞住去勢,在半空中擰身回頭問道:“哪里?”

農冰衣心中一凜,已猜到衛驚蟄的用意,欲要阻止,可看著滿院子的村民又竭力忍住。

就見衛驚蟄灑然步入院中,從容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梁道:“在這里!”

楚望天呆了下,跟著搖頭道:“你騙我,惡鬼身上背的是把紫顏色的竹劍。”

衛驚蟄聞言啼笑皆非,這老魔什麼都忘了,偏是將丁原所負的“雪原仙劍”記得一清二楚,難怪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找自己的麻煩。

他腦筋急轉道:“你說的是我的那柄紫竹仙劍麼,早被我換酒喝啦!”

楚望天依舊搖頭道:“還是不對,你有影子,不是惡鬼。”

衛驚蟄笑道:“這你就不懂了,大凡道行高深的惡鬼,都會重新煉出影子。”

楚望天沉吟不語,注視衛驚蟄的眼光里卻徐徐露出懾人的敵意與殺機,驀然厲嘯一聲,甩手將斧頭向他面門狠狠擲去。

衛驚蟄縱劍輕點,“叮”地激飛斧頭,高聲道:“楚老魔,這兒地方太小施展不開。你有沒有膽子跟我去別的地方大戰三百合?”

楚望天懸浮半空,眼睛里凶光閃爍不定,不假思索道:“你說去哪?”

衛驚蟄道:“何必問那麼多,盡管隨我來就是!”

一收任情仙劍,禦風飄身出了院牆,他遙遙向農冰衣傳音入密道:“農姑姑,我先將他引開再謀脫身,妳留下安撫村民。”

農冰衣豈肯讓衛驚蟄孤身面對楚望天?

一咬牙,她道:“你別想扔下我!”足尖點地追著衛驚蟄而去。

她甫一起身,“呼”地一聲,楚望天的身形已如風般從側旁掠過,先一步追躡著衛驚蟄的背影向莊外飛去。

眾村民見狀擔心農、衛二人吃虧,也不曉得誰喊了一嗓子,齊齊拿著手里的家伙奔出院子,在地上緊跟不舍。奈何衛驚蟄三人的身法何等迅捷,方一出了老馬莊,眾村民便失去了他們的蹤影,兀自不肯罷休地四處找尋。

衛驚蟄見楚望天中計追來,心下道:“我需將他引得越遠越好,免得這老魔回過頭來又找老馬莊村民的麻煩。”

想到這里他全速向東而行,卻覺察到農冰衣也跟了過來,不由苦笑想道:“她總是不聽我的。沒辦法,誰讓她是我姑姑呢?”

行出一段,前方釣叟嶺的那道山梁赫然在望,衛驚蟄心道:“就是這里了,待與楚老魔周旋一番後再設法哄他安靜下來。

實在不行,便往山梁下的云層里一跳,而後再藉用此間地勢脫身。“

計議已定,他雙臂一振飄落在山梁之上,望著楚望天道:“就這里吧!”

楚望天更不多話,猶如一頭碩大的蒼鷲從夜空里俯沖而下,左手雙指直插衛驚蟄二目。

衛驚蟄偏頭埋身,任情仙劍使出“碧瀾三十六式”中的一招“百轉千流”反削楚望天左腕,左手又是一記“流光映霞掌”

輕拍對方小腹。

楚望天雙指一屈一彈“叮”地將仙劍激偏,右手大袖鼓蕩如風,飛卷衛驚蟄左掌。

衛驚蟄自知彼此功力相差懸殊,不宜與對方硬拼,錯步收掌閃開袖風,楚望天的左手大拇指一翹,快逾飛電朝他眉心按下。

兩人在石梁上噤聲酣斗,眨眼已是十數個回合。

楚望天須發戟張、神情猙獰凶惡,顯是將衛驚蟄真的視作了自己心中的那個“惡鬼”,手上灌注十成的銅爐魔氣,呼呼破空,有若雷鳴滾滾,朝著衛驚蟄發起暴風驟雨般的猛攻。

衛驚蟄臨危不亂、心凝如鏡,施展出翠霞派傳承千年的諸般曠世絕學,不求有功、但求無過,任情仙劍緊守門戶,與對方全力周旋。

饒是他被譽為翠霞派年輕一代弟子中的最傑出人物,終究難以敵住位列昔日天陸魔道十大高手之一的忘情宮宮主楚望天,十個照面一過,便逐漸落入下風。

農冰衣站在石梁一頭緊張觀戰,見衛驚蟄險象環生,幾無還手之力,芳心不禁又急又憂。她雖有意從旁襄助,奈何修為相差太遠,貿然上前助陣非但幫不了衛驚蟄半點,反會分了他的心神,令形勢越加凶險。

她幾次想抽空使出“有氣無力散”暗算楚望天,可這老魔的功力委實驚人,雙掌揮舞開來,罡風迭蕩,呼呼如雷,潑水不進,憑自己的這點修為,實難近身。

正自焦灼忐忑間,戰團中響起“砰”地一記悶響,卻是楚望天抓住對方一個稍縱即逝的破綻,逼得衛驚蟄硬對了一掌。衛驚蟄吃不住楚望天洶湧澎湃的溜火掌力,身形搖搖晃晃往後連退數步。

楚望天趁勢猛攻,驚濤駭浪般的攻勢壓得衛驚蟄難以透過氣來,欲要抽身而出亦是不能。

農冰衣情急喊道:“楚老魔,惡鬼早已逃遠了,你還不去追?”

楚望天置若罔聞,灰暗的眸子里閃動著令人心寒的光芒,緊緊盯著衛驚蟄獰笑道:“你敢害我,看我掐死你!”合身凝爪撞向對方懷中。

原來他已完全失去理智,只恍恍惚惚覺得衛驚蟄的一招一式異常熟稔,激起了他潛意識中所有的仇恨與厭惡,更隱隱約約夾帶著一絲莫名的畏懼,心中恨不能一抓將對面的這個“惡鬼”撕成碎片,從此徹底從自己的噩夢里抹除。

故而這時不論農冰衣再說什麼,他都不會理踩,一門心思要置衛驚蟄于死地。

衛驚蟄雖敗不亂,任情仙劍劍路陡變,化為雄渾質樸的一招以攻對攻,劈向楚望天頭頂,全然不顧對手襲來的魔爪,正是天照九劍中的一式“披荊斬棘”。

楚望天雖神志不清,但也明白自己的腦袋無論如何也捱不起對方仙劍的剛猛一斬,急忙身軀往左橫移數尺,抬爪扣向衛驚蟄右腕。

衛驚蟄借機緩過一口氣,心無旁騖,催發天照九劍縱橫睥睨,轉守為攻,居然慢慢扳回了些許頹勢。

楚望天有好幾次眼看就要得手,俱都被衛驚蟄奮不顧身、以命搏命的劍招迫得不得不回掌自保,接二連三之下,他禁不住惱羞成怒,口中發出鏗鏘刺耳的“天唱魔音”,好似一浪高過一浪的長江大河,不斷沖擊撼動衛驚蟄靈台。

衛驚蟄被天唱魔音震得頭暈心煩,勉力凝聚翠微真氣護住心脈,咬牙與老魔糾纏鏖斗。七、八個回合一過,他的頭頂已冒起冉冉青煙,粗重的呼吸聲連站在石梁另一端的農冰衣亦清晰可聞,手中的任情仙劍漸漸招式凝滯散亂,顧此失彼。

他一邊苦戰,一邊急忖道:“看來楚老魔已認定我是那個”惡鬼“,想用花言巧語哄住他,不啻勢必登天。再打下去,不出十招我就得傷在這老魔掌下!得尋個機會趕快脫身而出。只要隱形匿蹤躲入到山梁下方的云霧里,以老魔如今的錯亂神志,絕難再找到我。”

可這事想起來容易,做起來卻絕不簡單。他此刻已盡落下風,身軀完全被籠罩在楚望天剛猛無儔的掌勢之內,想要說走就走,無疑是癡人說夢。

虧得衛驚蟄年紀雖輕,但這些年經盛年傾力栽培,自己又是走南闖北、身經百戰,更曾有幸親身參與兩甲子一度的蓬萊仙會,其心智修為俱可堪稱同輩中的翹楚。

他略一盤算已有定計,奮力架開楚望天左掌,揚聲招呼道:“農姑姑,妳快往下走,我隨後就到!”

腳下故意一個踉蹌賣出破綻,引楚望天右掌來攻。

楚望天果然上當,想也不想拍出右掌直斬衛驚蟄脖頸左側。衛驚蟄用出一式“擎天柱石”抱劍指天,劍鋒朝外緊貼身側,迎向楚望天掌緣。

楚望天自不會昏聵到拿自己的肉掌去撞仙劍劍鋒,電光石火里手腕一轉橫拍向仙劍劍葉。

衛驚蟄不驚反喜,將全身功力灌注在任情仙劍之中蓄勢以待。

“砰!”楚望天一掌擊實,拍中劍葉。盡管衛驚蟄早有准備,仍是教對方摧枯拉朽般的渾厚掌力打得眼前一黑金星亂冒,身子不由自主倒飛而出。

他“噗──”地主動逼出一口胸中瘀血,將對方破入體內的銅爐魔氣流轉導引化橫為直,登時身軀沉重如鉛,似一塊巨石般急速往山梁下方墜落。

楚望天渾沒料到衛驚蟄竟敢兵行險招,藉用自己一掌之勢脫出樊籠往山下遁去。

他正自一發愣的工夫,耳中驀聽見農冰衣一聲驚呼道:“小衛!”從石梁那頭不顧一切地飛掠而來。

原來農冰衣並未聽從勸告先行離開,見衛驚蟄吐血飛墜,只當他早預料到自己三、五招內凶多吉少,故此才竭力要騙開她去。此刻心急之下更沒時間多想,仿似全然忘了楚望天正飄立在山梁之上,不顧一切地沖將過來。

楚望天殺得興起,哪里還管農冰衣是誰?

望著山梁彼端有一女子奔來,他想也不想,甩袖拍向農冰衣胸脯。這柔軟輕飄的衣袖此時凝鑄蘊藏上楚老魔三甲子的驚人功力,無異于泰山壓頂重逾萬鈞,一旦拍實了,焉還有農冰衣的命在?

農冰衣只感勁風迫面,一股氣流狠狠嗆入口中,差點將她的喉嚨撐爆。急切間她奮盡全身之力,揮出慧心短劍,挑向楚望天席卷來的大袖。

這一劍若是讓丁原刺中,楚望天的袖袂不毀也得多出個小孔;如果換作衛驚蟄,好歹也能勉強將對方的攻招化解。

可農冰衣雖說家學淵源,劍法習自當年天陸正道十大高手之一的神醫農百草,無奈功力火候委實太弱,慧心短劍方一觸及楚望天的衣袖,便翩若驚鴻,彈射開去。

楚望天的大袖幾乎毫無停頓,排山倒海般繼續向她的嬌軀拍到。

就在農冰衣行將香消玉殞的千鈞一發之際,斜刺里一束劍光橫出,“颼”地飛掠楚望天左肋,卻是衛驚蟄去而複返。

方才他拼著硬接楚望天一掌脫出險境,便欲順勢沉身遁入腳下云層。不意耳中聽到農冰衣驚呼,眼角余光一掃就見她沖上了石梁。

衛驚蟄這一驚非同小可,心知肚明以農冰衣的修為,較之楚望天實是天差地遠,連一個回合都難以接下。

他驚急中硬是煞住去勢,險險一口真氣走岔,卻已顧不得,飄身而回,以圍魏救趙之計掩襲楚望天,只盼能救下農冰衣性命。

楚望天察覺衛驚蟄又回來攪局,當真是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猛一催加銅爐魔氣,大袖回蕩迎向任情仙劍。

“啪!”袖袂擊在仙劍上竟不彈起,而是猶如巨蟒般順著劍刃纏繞而上,鎖向衛驚蟄右腕。與此同時他的左掌崩山裂石,朝著衛驚蟄胸口擊去。

農冰衣驚得芳心欲裂,下意識一閉雙目不敢再看。就聽“砰啪”兩聲幾乎無分先後地響起,她纖腰一緊已被衛驚蟄探臂攬住,嬌軀騰云駕霧般向下飛速墜落。

原來最後關頭衛驚蟄右手逆向運勁猛振,與楚望天大袖上襲來的勁力一順一反,“喀”地一聲,追隨自己二十余年的仙劍任情已被拗斷。

他心中來不及痛惜,振腕將手中半截仙劍擲向楚望天咽喉,左掌與對方掌力一交。

楚望天大袖頓時走空,眼見面前寒光閃動一束犀利鋒芒直刺咽喉。他擰身甩頭,急出右掌“啪”地拍飛斷劍。可任情仙劍的劍鋒仍舊快上半拍,在他肩膀上化出一道血線,遠遠拋飛進山梁下方的濃密云霧里。

衛驚蟄的滋味卻更不好受。他倉促出掌,雖然堪堪封架住楚望天的左掌,可對方沛然莫禦的掌力依舊勢如破竹攻入體內,翻江倒海般將他的經脈絞得寸寸欲碎,自胸口以上真氣轟然渙散一瀉千里。

衛驚蟄這一下傷上加傷,險些痛昏過去,卻清楚自己與農冰衣命懸一線,不容有分毫的喘息遲疑。

他硬是壓住一口幾欲噴薄而出的熱血,拼命凝聚丹田真氣側身摟住農冰衣,趁著楚望天前招已盡、後招未生的須臾空隙,急速沉身往下飛遁。

楚望天對左肩的傷痛恍若不覺,振聲長嘯,如影隨形追著衛驚蟄沖下山梁。可很快他的眼前一暗,已置身在翻滾起伏的浩蕩云海之中,衛驚蟄和農冰衣的身影在下方數丈外一閃而逝,沒了蹤影。

楚望天愣了下,也不曉得舒展靈覺搜索,如一只沒頭蒼蠅般在云濤里四處亂撞。

衛驚蟄感應到來自上方的危險漸漸隱沒,心情一松“哇”地狂噴一口瘀血,攬著農冰衣的手臂一軟,終于昏死了過去。

也不知是過了多少時候,一陣清脆悅耳的鳥鳴聲,慢慢將衛驚蟄從昏迷中喚醒。

他吃力地睜開眼睛,禁不住低低痛哼了聲,卻發現自己正躺在松軟如茵的一片青草上,身旁有一條小溪潺潺流過,溫煦的陽光透過高空的潔白云層,灑落在他的身上。

然後,他便看到了農冰衣那張充滿喜慰的笑靨,心頭莫名地一定。

農冰衣盤坐在他身邊,忽然收起笑容繃緊俏臉道:“伸出左手來!”

衛驚蟄依言抬手,可手臂甫一動,立時疼得渾身直出冷汗,不自禁地皺起眉頭。

農冰衣一面將金針紮入衛驚蟄左手背上的經脈,一面數落道:“就你會逞英雄,都逃了開去,干嘛還不要命地回來送死?”

衛驚蟄扭頭看著她用春蔥般的玉指,靈巧地撚起一枚枚金針,給自己行血疏脈,微笑道:“有妳在,我死不了。”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農冰衣的俏臉驀地一紅,險些紮錯了位置,櫻唇里輕啐道:“你當我是大羅金仙麼?真要有個三長兩短,回頭我該如何向盛大哥他們交代?”

衛驚蟄笑笑不答。

農冰衣替他行完一遍金針,輕舒口氣道:“算你命大,只吐了幾口血就沒事了。不過想要完全複原,還得老老實實養個把月。”

衛驚蟄“哦”了聲道:“我們在這里待了多久了?”

農冰衣回答道:“不算太久,只有兩天三夜而已。你醒了就好,悶也悶死我了。”

衛驚蟄若有所覺地凝目望著農冰衣的玉頰,臉上現出了一縷詫異的神情。

農冰衣羞嗔道:“看什麼看,奇怪?”

她忽地一省,伸手往臉頰上抹去,將頰邊那兩道兀自隱隱可見的淚痕用力擦淨,卻心虛地不敢再看衛驚蟄。

此刻此地,惟有和風拂過,流水靜靜淌過。

又不知多久,衛驚蟄似為了打破尷尬,低聲問道:“這是哪里,楚老魔沒追來吧?”

聽農冰衣嬌哼一聲道:“你自己不會用眼睛看麼?”

衛驚蟄不以為忤地一笑,目光巡梭到一塊溪畔佇立的青石碑上。

但見石碑上有人用鐵器龍飛鳳舞地勾勒三字:“不羨仙”,下方又有五字,赫然是“俞寬、倪妤立”!

上篇:驚蟄篇 第四章 重返寞園    下篇:驚蟄篇 第六章 天穹神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