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驚蟄篇 第八章 我意七訣   
  
驚蟄篇 第八章 我意七訣

蘇真夫婦又在谷中逗留了數日,待衛驚蟄傷勢漸好,方始離去。

而衛驚蟄、農冰衣兩人九死一生、心意又得明,越發珍惜這段彼此獨處的日子,反倒不急于立刻離谷。

衛驚蟄依照俞寬留書指點,從荷花池下取出驚魂令,還有一套煉化使用的心訣。

這“驚魂令”看上去像是一塊並不起眼的烏黑色鐵牌,約莫巴掌大小、下寬上窄,正反兩面均鐫刻有符咒圖文,乃傳自洪荒的上古至寶。

而衛驚蟄得自俞寬墓中的“天穹神劍”更是一柄曠世神兵,破罡削金如切腐竹,遠勝于他先前折損的“任情仙劍”。

送走蘇真夫婦的當日,衛驚蟄便開始潛心參悟劍聖俞寬所創的“我意七訣”。

所謂“我意”,俞寬在薄絹上開宗明義地解釋道:“”心中有意,劍上無招“,是為無敵之訣。”

因故,那七道心訣與其說是舉世絕倫的劍招,還不如說是超凡入聖、繼往開來的七式劍意心法,依此分作“離訣”、“聚訣”、“去訣”、“歸訣”、“忘訣”、“虛訣”和“無意之訣”。

每一式心訣都配有玄奧莫測的文字說明,少則幾百字,多逾數千字,一旁還畫著若干匪夷所思的圖形,有山水有人物,篇幅卻次第減少。到最後一幅“無意之訣”時僅剩下漆黑的一團墨跡,四周卻大片大片的留白。

如果是別人乍見此等秘籍法門,多半會看得云里霧里了無頭緒。好在衛驚蟄自幼在紫竹軒門下修煉,乃師盛年秉承老道士淡言真人在世時的授徒之法,素不注重按部就班的死傳硬學,而是講求心悟,忌諱亦步亦趨地模仿照搬。

因此衛驚蟄從六歲時,就熟諳“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的道理,于翠霞派諸般絕學,多是憑借自己的悟性與毅力自行揣摩修煉,而絕不照走前人,甚而是恩師之路。

這一來,冥冥之中暗合俞寬傳功授法之意,較之一般人無形里不知少走多少彎路。

饒是這般,衛驚蟄對著這些全無章法可循的心訣,仍是一連苦悟數日,不見進展。

這一日他參悟“離訣”,折騰得頭昏腦脹不得要領,被農冰衣硬拉到荷花池邊散心。

農冰衣拾起幾顆小石子,漫不經心地往池里拋去,安慰道:“小衛,你也別太心急。大凡舉世無雙的心法絕學,必有深奧過人之處,豈是三五天就能悟通徹的?倘若如此,這心訣多半就一錢不值了。”

衛驚蟄搖頭道:“這道理我自然明白,可幾天來總覺得自己隱隱約約已經觸摸到了離訣暗藏的真意,但欲待仔細參悟時,偏又沒了頭緒。如果過了明天還無法有所突破,咱們不妨離谷他去。畢竟我傷勢好了七七八八,也不能總待在這兒。”

農冰衣聞言生出不舍,默然無語地將手中剩余的小石子“嘩”地拋入池中。

幾圈漣漪在水面上徐徐散開,衛驚蟄驀地如遭雷擊怔怔盯著碧波出神,好像這小石子不僅落在了荷花池里,同時也濺落在他的心中。

他遽然站起,目光依舊須臾不離地注視著水面,臉上漸漸露出欣喜之色,喃喃說道:“我懂了,我懂了──”

農冰衣用胳膊肘捅了捅衛驚蟄肋下,驚奇道:“喂,你懂了什麼?”

衛驚蟄指著尚未散盡的漣漪,道:“妳看這水聚散無常,離合不定,豈非是人生的一大寫照?所謂”我意七訣“,歸根結底便是七式心境之訣。無形無招,惟悟于心。

“所以俞劍聖特意在心訣旁配上相應畫面,譬如離訣旁的幾幅圖卷,無不是在暗喻別離之傷,相思之苦。只有領略到這等心境,方能尋到心訣真諦!”

農冰衣嬌笑道:“這麼說來,你還得好好感謝我丟的那幾顆小石頭。”

當下衛驚蟄回到小廳內取出薄絹,對照著圖文重新參悟“離訣”精髓。

這一次心意合上書卷上暗蘊的意境,不出其然地水到渠成,完全融入到心訣之中,渾然忘卻身外之事。

此後數日衛驚蟄心無旁騖全力修煉“我意七訣”。可不久他便發現,雖然自己已逐漸領悟到“離訣”精髓,但真要施展時仍舊稍嫌生澀凝滯,反倒是稍後參悟的“聚訣”運用起來甚是得心應手,揮灑自如。

他略加思索,便即醒悟到這套“我意七訣”的主旨無疑在于心意合一。自己和農冰衣劫後余生、兩情相契,正是心緒舒暢甜蜜之際,又如何能真切體味到別離之苦,分手之慟?如此一來這式“離訣”的威力未免大打折扣。

相形之下,他對“聚訣”、“歸訣”的參悟卻變得異常順暢,這自是心境使然,非人力可以強求。

好在衛驚蟄生性豁達,曉得自己眼下的心境委實不適合強修“離訣”、“去訣”這般必須以悲苦淒涼心態相應的法門,故而僅將薄絹上的相關圖文牢記于心,並不恃強參悟。

這日晚間兩人閑聊了一陣,便在靜室中各自用功。

衛驚蟄進展甚快,已開始修煉“忘訣”的精義。依照劍聖俞寬在薄絹上的提點,欲要完全領會“忘訣”真髓,將其威力在實戰中盡數發揮,參悟者最好已然臻至忘情之境,方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衛驚蟄經多年苦修,早已突破坐照之境,距離忘情境界亦不過咫尺之遙。但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修仙之士窮畢生之力,也未能勘破這“忘情”一關,一如當年威震正魔兩道的天陸九妖,亦不過僅有寥寥數人能夠最終晉升上忘情之境,而最後臻至大乘境界的只紅袍老妖一人而已。

衛驚蟄一面翻看“忘訣”心法,一面體悟字里行間蘊含的深奧玄機,自知修為尚有欠缺,也不急于求成。

那邊農冰衣對仙心修煉的興趣,遠不如醫術來得濃烈,安靜了不到半個時辰,便又左顧右盼起來,只是不願打擾了衛驚蟄的靜修,才硬忍著沒發出聲音。

不覺一輪彎月悄然爬上屋外的樹梢,杏樹林內一片恬靜清幽,偶有陣陣夜風吹動窗紙,發出“簌簌”地微響。

忽然一記雄渾高亢的嘯音不速而至,轉瞬打破了屋里的靜謐。

農冰衣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望著窗外黑漆漆的杏樹林上空,低呼道:“楚望天!”

衛驚蟄合起薄絹,神情鎮靜地走到窗前道:“不錯,是楚老魔去而複返了。”

農冰衣走到他身邊,竭力平複心緒道:“他怎麼又回來了?早知如此,那天便該請蘇真將這老魔留下。”

衛驚蟄苦笑道:“他不是正常人,偏偏誤打誤撞又把咱們逮個正著。”

農冰衣蹙眉擔憂道:“聽這老魔的嘯聲,他的傷勢已然複原。蘇真和水仙子此刻應在萬里之外,再幫不到咱們。”

話音未落楚望天的嘯聲一頓,化作“天唱魔音”洶湧澎湃迫面而來。

農冰衣緊張道:“老魔又開始發狂了,咱們該怎麼辦?”

衛驚蟄心知自己的傷勢雖說已好了十之七八,可要憑借幾式尚未完全領悟的“我意七訣”與楚望天正面交鋒,即使有農冰衣從旁襄助也絕無勝機。

兩人如若貿然出谷迎敵,就等于是白白送死。可待在這里一任楚老魔用天唱魔音狂轟亂炸,又無異于坐以待斃,著實有些進退維谷。

驀地他心念一動,拉著農冰衣回到蒲團前盤腿坐下道:“農姑姑,妳還記得我們被困在情塚石棺內的事麼?”

農冰衣淺嗔薄怒道:“我當然記得,這要命的當口你提這做什麼?”

衛驚蟄微微一笑,拽著農冰衣在自己對面落坐道:“那時為了給我療傷,咱們在石棺中運用”周而複始“心訣將彼此的真氣連為一體,同心協力終度難關。今日我們不妨再來一次,和楚老魔的天唱魔音斗上一斗!”

農冰衣眼睛一亮,旋即憂心忡忡道:“就算咱們兩個的功力合在一起,也遠不是楚老魔的對手,恐怕堅持不了多久。”

衛驚蟄堅定道:“車到山前必有路。天唱魔音極耗真元,楚老魔也未必能夠持久,況且又有天穹神劍和驚魂令兩大仙器庇護,總好過出谷和他蠻干。”

說著話楚望天的天唱魔音漸轉強勁霸道,一記記似滾雷般在兩人耳畔炸響,桌上的杯盞器皿禁不住輕輕跳動顫栗,連屋子都在吱呀作響。

衛驚蟄恍若不覺,存念去思、抱元守一,向著農冰衣微微笑了笑,緩緩合上雙目,丹田內翠微真氣汩汩流轉,身上煥出一蓬淡淡柔和青光,進入忘我之境。

農冰衣見狀亦勉力凝定心神,運功調息,試圖將肆虐呼嘯的天唱魔音屏除在靈台之外。

須臾之後,兩人雙手相握,彼此的真氣依照“周而複始”的心訣法門,潺潺流淌,在他們的體內水乳交融循環往複。

農冰衣登時心神一清,身外的天唱魔音聽上去也不似先前那般震耳欲聾,感受著自己與衛驚蟄同枝連氣、相濡以沫的奇妙境地,唇角不經意露出一絲溫馨微笑。

大約一盞茶後,楚望天的天唱魔音攀升至巔峰,一波波嘯音猶如驚濤駭浪宣泄進屋中。假如不是老魔並不確定兩人所在的具體位置,索性恃強斗狠將天唱魔音覆蓋整座山谷,衛驚蟄與農冰衣的處境不啻還要凶險十分。

縱是這樣,農冰衣畢竟修為偏弱,仙心修為遠不如衛驚蟄那般堅凝穩固、如盤石如山岳,時間稍久,嘯音中充斥的強大魔意慢慢侵入到她靈台之中,雙頰變得一片彤紅,呼吸亦急促起來。

衛驚蟄察覺到農冰衣體內的變化,忙調動真氣助她固守心脈,自身的防禦不免相形見絀,被楚望天一浪高過一浪的魔音不斷沖擊靈台,形勢岌岌可危。

只這一會兒的工夫,好似經年累月般漫長難熬。兩人的頭頂升起冉冉水汽,身軀亦不由自主地隨著魔音的韻律發出顫抖。

然而楚望天的天唱魔音不僅沒有衰竭之勢,反而變本加厲越發犀利狂暴,一時天地間處處激蕩著可怖的嘯聲,宛若惡魔發自地獄的狂嚎。

生死一線之際,“鏗鏗”鏑鳴,衛驚蟄背後負著的天穹神劍與農冰衣袖里藏著的驚魂令雙雙振聲騰空,飛旋至兩人的頭頂。

一青一烏兩團恢宏絢麗的光芒如瀑灑落,將二人包容籠罩,形成一座透明的光罩。

孕育著萬載天地菁華的仙氣靈韻,像溫潤的泉水般環擁二人,汩汩綿綿滲入他們的經脈之中。更奇妙的是,兩人的靈台無比清晰地各自感應到神劍仙令的曼妙靈性,彷佛與它們合二為一更無分彼此。

借著“周而複始”的神奇力量,兩人一劍一令渾然一體,將各自的身心徹底開放,赫然築起一道固若金湯的堅實壁壘。

衛驚蟄與農冰衣的壓力驟減,靈台上壓抑多時的巨石土崩瓦解,恢複清明。

可能俞寬、倪妤夫婦亦料想不到,他們留下的天穹神劍和驚魂令在沉寂數百年後,甫一出世便救了一對青年愛侶的性命,將魔道頂尖高手的暴戾魔音化于無形。

就在一次次對抗天唱魔音的過程里,兩人的仙心不斷成長壯大,從神劍、仙令中傳遞來的蒼茫仙韻,浩蕩靈氣,猶如甘泉玉露不停滋潤著他們的身心。

漸漸地,兩人對身外肆虐咆哮的魔音充耳不聞,滿心恬靜喜悅地沉浸在相扶相持,比翼虛空的奇妙境界中,彷佛彼此攜手已有幾千年。

不知何時魔音漸歇,屋中恢複了平靜。天穹神劍與驚魂令徐徐下降,光芒收斂,悄然歸還劍鞘、袖袂。

衛驚蟄長吐一口濁氣收功睜眼,只覺渾身精疲力竭,衣衫被汗水濕透幾重。

他的骨頭像是散了架般,腦袋里兀自“嗡嗡”震晃不休,眼前的景物飄浮旋轉了老半天才慢慢變得清晰,同時也看到了農冰衣憔悴而滿是笑意的嬌顏。

他的嘴角亦逸出一抹寬慰喜悅的笑容,低聲道:“終于過去了,但願楚老魔就此收手,別再打擾咱們。”

農冰衣蒼白的臉上緩緩重現血色,聲音尤有些虛弱道:“管他呢,咱們只當他是瘋狗狂吠。”

衛驚蟄油然一笑,這才發覺自己還緊緊握著農冰衣的一雙玉手沒有松開。那柔弱無骨的美妙感覺直令人沉醉,教他情不自禁地用手指輕輕撫摸。

農冰衣玉頰飛紅,眼睛里閃爍著羞喜的光芒,卻很快佯裝一本正經的模樣繃緊俏臉道:“你敢對姑姑非禮?”

那嬌俏的神態,動人的聲音直將衛驚蟄的心也融化。他頓時熱血賁張,心神一陣恍惚之中伸手猛一用力,但聽“嚶嚀”低吟,一團柔軟而火熱的嬌軀已倒入懷中,如夢如幻,恍似天上人間。

待衛驚蟄醒覺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嘴唇正重重吻在農冰衣溫潤香甜的櫻桃小口之上。

農冰衣頰如火燒,緊緊閉起一雙明眸,明明對這小子得寸進尺的進犯又窘又怒,可雙手還是不聽話地牢牢環抱住衛驚蟄的虎腰,將彼此的身體毫無間隙的緊貼在一起,感受著愛侶的熱力與**。

這些日子盡管彼此心意已明,兩人依舊相持以禮,未逾越雷池一步,連牽牽手都是極其少有。

但在成功抵抗住楚望天天唱魔音的侵襲後,蘊藏在兩人心底的滾燙熔漿終于突如其來、而又不可抑制地迸發。

光陰停了,夜睡著了,連風也變得溫柔。月亮從窗外探著頭,化作一道彎彎的圓弧,微笑著注視這對逾越世俗禮儀的青年情侶。

在他們的身前,注定將有更多的風暴磨難,但又有誰會懷疑當他們毫無保留地奉獻彼此後,還能有怎樣的藩籬能阻擋住兩人的愛戀?

久久、久久??唇分,一陣銷魂蝕骨的幸福滋味蕩漾在他們的心頭,誰也不願開口,甚至是輕輕的動一下身子,默默享受品味著這世間最濃烈、也最珍貴的情感纏綿,默默感激著上蒼慷慨的恩賜。

其後二十余日,兩人白天打坐修煉,參悟俞寬夫婦所授的神功,入夜便連手抵禦楚望天的天唱魔音。

陰差陽錯里,楚望天就此稀里胡塗成了衛驚蟄與農冰衣得天獨厚的陪練,兩人的修為一日日突飛猛進,對仙心的體悟亦與日俱增。

這一晚大雨滂沱,楚望天照例在山谷上大發淫威,引嘯狂嚎。

衛驚蟄福至心靈,竟于天人感應中一舉祭出元神,跨破“忘情”之境。

後一日,農冰衣亦否極泰來,憑借從“周而複始”心訣中所得的衛驚蟄助力,安然度過土劫,有驚無險地晉入“通幽”境界。

再數日,衛驚蟄徹悟“忘訣”,由此傲然躋身天陸仙林翹楚高手之列。而農冰衣對驚魂令的參悟,亦頗有小成。

當晚兩人又度過楚望天一輪天唱魔音狂轟後,略作商議決定出谷迎戰,憑借我意七訣與驚魂令和老魔周旋一番,設法擺脫楚望天附骨之蛆般的糾纏。

于是翌日整個白天農、衛二人養精蓄銳,全力准備當晚的惡戰。

好不容易等到夜色降臨,兩人祭拜過俞寬夫婦的墳塚,將小屋打掃乾淨,攜手禦風出谷,直上山梁。

楚望天果然還站在山梁之上,好像這一個月來他就壓根沒挪過窩。

兩人在楚望天面前停住身形,農冰衣譏誚道:“楚老魔,這麼多日子你整晚在這兒鬼嚎,累也不累?”

楚望天不答,眼睛緊盯著衛驚蟄,閃爍著咄咄逼人的寒光,嗓音低沉而含糊不清地說道:“該了結了,該了結了──”

突地話音戛然而止,楚望天身形毫無征兆地欺近到衛驚蟄右側,一掌拍向他肩頭,迫使對方無法拔劍。

衛驚蟄早領教過楚望天不宣而戰、暴起傷人的手段,眼見楚老魔身影稍一晃動,瞬即錯步退身,心念動處天穹神劍“叮”

地激越鳴響,脫鞘彈出。

他這一退料敵機先,堪堪避過楚望天的溜火神掌,揚手攝過天穹神劍順勢一招“擲地有聲”,往楚老魔眉心劈斬。

楚望天大袖灌注銅爐魔氣,“呼”地蕩向天穹神劍。衛驚蟄手腕微微上挑,“啵”地脆響劍鋒勢如破竹,生生刺穿袖袂。

楚望天渾沒料到對方手中的神劍,居然有如此匪夷所思的威力,急忙沉肘變招。

衛驚蟄劍鋒走偏,只差一線便可劃破楚望天的脈門。他暗叫一聲可惜,步罡踏斗繞至對方身側,天穹神劍一式“破甲沉戈”

直取楚老魔左肋。

楚望天一著不慎,教衛驚蟄憑借天穹神劍的無儔鋒芒打得措手不及,驚怒之下鼓氣長嘯,卻不敢再用肉掌直攖其鋒,施展出悟自捏泥人的精妙手法,五指微屈,反扣仙劍。

衛驚蟄不假思索化“破甲”為“沉戈”,仙劍光芒吞吐,猛切楚望天探出的左腕。

楚望天雙指彈出,“叮”地激偏天穹神劍,側身揮掌攻向衛驚蟄胸口。

衛驚蟄毫無畏懼,吐氣揚聲左掌一式“流光映霞掌”中的“杜鵑啼血”拍出。

“砰!”

兩股強勁雄渾的掌勁迎頭激撞,衛驚蟄低哼飛退,藉以卸去余勁。

楚望天被震得手腕發麻,微微一怔也不去多想“惡鬼”修為突進的緣由,他胸口魔氣一轉,不給衛驚蟄喘息之機,立刻飄身追上舉掌猛攻。

楚望天這一動真格,衛驚蟄形勢登見吃緊。虧得楚老魔對天穹神劍多少心存忌憚,不敢過分逼迫,才令得他勉強維持住不勝不敗之局。

兩人招式均快,一晃眼便是二十多個照面。楚望天體內的魔氣流轉的越加旺盛迅猛,每一掌都崩山碎岳、重逾萬鈞,漸漸在氣勢上壓制住衛驚蟄。

衛驚蟄不慌不忙,忽地一劍斜斜刺向楚望天右胸,既非翠霞派的劍招亦非天照九劍中的絕學,瞧得楚老魔微一愣神,右手屈指彈出。

孰料衛驚蟄手腕靈巧無比地在方寸之間輕盈一轉,三尺劍鋒倏地劃出一道光圈,將楚望天的整只右手隱隱籠罩在內。

楚望天凜然一驚,急忙縮手退身。“唰”地一溜青光掠空,若非他見機極快,一只右手便要教天穹神劍絞成肉泥。

衛驚蟄心晉“聚訣”之境,天穹神劍猶如鬼斧神工,劍意連綿不絕,一招一式好似從靈台中汩汩湧出的清泉,心念所至隨意揮灑,劍招圓潤細密,像一條條交織纏綿的絲線,將楚望天的身影牢牢纏縛在當中。

楚望天連聲怒吼,不斷催動掌力試圖沖破劍光籠罩。可衛驚蟄的劍意猶如浮云流水,飄逸空靈,將“聚”字真義發揮得淋漓盡致,始終不給對方恃強硬撼的機會。

楚望天一掌掌打出,就像擊落在一汪碧潭中,水波乍分即合,乍合即分。

每交手一招,衛驚蟄對“聚訣”的精髓便多體悟一分,到後來興之所至,天穹神劍從心所欲,諸如碧瀾三十六式、天照九劍信手拈來,無不可融入聚訣,劍意相得益彰。

這一番以弱制強,直斗得精采紛呈、別開生面,卻苦了數百年後第一個對上“我意七訣”的楚老魔,在衛驚蟄水銀泄地般的劍勢攻擊下,一時間竟只有招架之功,而毫無還手之力!

上篇:驚蟄篇 第七章 緣定三生    下篇:驚蟄篇 第九章 引火燒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