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驚蟄篇 第十章 恩斷義絕   
  
驚蟄篇 第十章 恩斷義絕

小蛋抬頭直迎葉無青銳利目光,再道:“求師父饒過他們!”

葉無青陰沉道:“有膽敢叛逆者,殺無赦。今日正午,已將他們盡數處決!”

小蛋幾乎以為自己聽錯,如遭雷擊般怔然半晌,低低道:“他們??都死了?”

葉無青面色鐵青地望著小蛋,頷首道:“兩百三十四人,一個不多、一個不少。”

自己終究來晚了一步,恍恍惚惚地,小蛋覺得自己眼前像是被一層殷紅的血水遮掩住了視線,隱隱約約能看到的,只有師父那張木無表情的臉。

驀地,他俯下身軀,向高坐在上的葉無青恭恭敬敬叩了九個頭,每一記都擲地有聲。

然後,他站起身,轉頭一言不發地朝著門外走去。

身後傳來葉無青的怒喝道:“常寞,你要去哪里?”

小蛋沒有回頭,沉聲道:“弟子已是無用之身,這就下山離宮,請師父珍重!”

葉無青的怒氣終于發作,或是感覺意外、或是再次感覺被叛的憤怒,他重重一拍扶手,“喀喇喇”堅硬的紅木碎為齏粉,峻聲道:“你敢!”

柳翩仙等人再也坐不住,不約而同起身跪拜道:“求宮主息怒!”

葉無青語氣略微緩和了些,說道:“常寞,為師對你如何?”

小蛋道:“師父一直待我很好,弟子銘感于心。”

葉無青點點頭,道:“那你為什麼要離宮?”

小蛋道:“這些年在弟子心中,始終有兩位截然不同的師父。一個是鐵骨錚錚、追求天道的魔道豪雄,一個是玩弄權術、視人命如草芥的忘情宮宮主。我不知自己到底該相信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您?”

葉無青呆了呆,低沉的語氣道:“一直以來,在你心里就是這樣看待為師的?”

任誰都聽得出葉無青已瀕臨發作的邊緣,可偏生小蛋好像一點也沒察覺到師父正竭力克制著自己的怒氣,回答道:“弟子告辭!”

葉無青緊盯著小蛋的背影忍住沒動,似乎還想給他最後一次回頭求饒的機會。

奈何小蛋竟是毫不領情,步履緩慢而堅定地向克己軒外邁去。

歐陽霓看了眼葉無青,顫聲道:“小蛋,你別走好不好?”

小蛋向她感激地笑笑,什麼也沒說,腳步卻已經踏向了門外。

克己軒內鴉雀無聲,每個人都在緊張地注視著這場突如其來的師徒決裂。誰都不曉得,以葉無青的陰鷲深沉和小蛋的固執硬挺,將會是怎樣的結局?

葉無青的眼神變得複雜而冰冷,在小蛋左腳即將跨出門的一刻,他驀然喝令道:“來人!”

門外守值的趙樸應聲而入。

葉無青一指小蛋,吩咐道:“將這逆徒拿下,囚入黑石窟聽候發落!”

兀自跪地在為小蛋求情的五大派掌門急忙叫道:“宮主,求您高抬貴手,饒過寞少這一遭!”

葉無青望著毫無反應的小蛋,心頭掠過一抹失望,就像壓根沒聽到眾人的懇求,厲喝道:“趙樸,你也要抗命麼?”

趙樸一震,忙躬身領命,轉向小蛋道:“寞少,請您見諒!”運勁于指飛點小蛋諸處經脈,將他的一身功力盡數封了。

小蛋沒有半分掙紮抵抗,任由趙樸施為,看得葉無青越發憤恨,揮揮手道:“押下去!”

歐陽霓急切道:“小蛋,你認個錯又如何?”

小蛋搖搖頭,昂首走出克己軒,更不向葉無青多看一眼!

當下趙樸引著小蛋往黑石窟行去。他故意走得極慢,留心聽著身後的動靜,萬一葉無青改變主意,也能夠隨時命人追上。

然而直到兩人走到黑石窟前,葉無青也沒有派人追來。

即便這樣,趙樸對小蛋也不敢有些許的怠慢,又親自將他送入黑石窟。

這黑石窟本是忘情宮關押重犯的囚牢,葉無青複辟後,將里頭押著的囚犯殺的殺、放的放,如今已顯得頗為冷清。

趙樸引著小蛋到了最里一間的囚牢門口停下,命守衛打開牢門,躬身道:“寞少,委屈你在這兒待上兩天。”

小蛋往牢里一看,約莫丈許方圓的斗室里擺了一張石床,壁上插了盞小油燈,四面皆是厚重的石壁,上頭生滿綠幽幽的苔蘚,一片幽暗不見天光,連通風口也沒一個,但收拾得還挺乾淨。

他也不以為意,邁步走進牢房,聽趙樸在身後道:“寞少!”

小蛋回過頭來,見趙樸略微猶豫了下壓低了聲音道:“你還需要些什麼,我設法讓人盡快送進來。”

小蛋搖頭謝道:“不用,這兒很不錯。”

趙樸點點頭,背對那守衛,忽地用傳音入密道:“寞少,你夠膽量,多保重!”

小蛋頗為意外地望向趙樸,朝他微微一笑沒有說話。“匡當!”牢門被重重關上,趙樸和守衛的腳步聲在空寂幽長的夾道里漸去漸遠。

小蛋在石床上坐了下來,沒有點燈,牢房里一片漆黑無聲。

也許,這回師父是對自己動真怒了。記得上回他私下襄助楚兒脫逃、犯下重罪,葉無青是出人意料地將自己罰入玄黃洞天面壁一年,由此陰差陽錯邂逅丁原,獲取了四相幻鏡。

可是這一回卻是將自己鎖入牢籠,自己更無法預料要在這間陰暗狹小的囚室中待多久?

幸好他素來都是隨遇而安,對眼前的處境既無驚恐,也無怨懟,在床上坐了一會兒,左右無事,索性盤腿打坐起來。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小蛋隱約聽見牢房的大門被人輕輕推開。

他怔了怔收功,張開眼睛往門口瞧去,借著夾道里透進來的昏黃光線,依稀看清站在面前的人竟是歐陽霓。

歐陽霓正用一雙如水妙目注視著他,幽幽笑道:“小蛋,你倒也沉得住氣,卻教我擔心死了。”

小蛋下了床問道:“妳怎地來了,是師父的意思麼?”

歐陽霓搖搖頭回答道:“我是背著義父來的,恐怕他現下還在生你的氣。”

小蛋苦笑聲道:“這是自然,他沒立刻下令殺了我,已算好的了。”

歐陽霓道:“不會,連瞎子都看得出義父有多器重你。他這麼做,不過是希望你能認錯服軟。小蛋,你又何苦這般倔強?”

小蛋沉默片刻,轉開話題道:“小龍和曾婆婆是否知曉了我的事?”

歐陽霓道:“義父下令嚴密封鎖有關此事的消息,只說你今日下午突然接到他的口諭離宮辦差,外面的人都還不曉得。”

小蛋“哦”了聲,歐陽霓接著道:“義父遮掩此事也是為你留下余地,盼你能及早醒悟悔改。”

小蛋道:“歐陽姑娘,謝謝妳來看我,趁著沒被師父發覺,趕緊離開這里罷!小龍和曾婆婆那兒,拜托妳多加照料。”

歐陽霓久久地凝視他,眼神幽深而迷離。

驀地她向前走近兩步,低聲道:“小蛋,跟我走,我送你出宮!”

小蛋大吃一驚,問道:“妳要送我出宮?”

歐陽霓點點頭道:“如果你一天不肯向義父俯首認罪,他就一天不會放過你。難不成你想今後一輩子,都待在這間暗無天日的囚室里麼?”

小蛋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道:“這也沒什麼,反正離開了這兒我也無處可去。”

歐陽霓急道:“莫非你不想找回羅姑娘了?”

小蛋心頭一震,就聽歐陽霓語速快得幾乎不容他有分毫思考的工夫,飛快說道:“我剛才進牢時已制住了黑石窟守衛,趁著此刻夜色大黑,咱們有八成以上的把握能夠成功脫逃。”

小蛋心下感動,問道:“我走了,那妳怎麼辦?”

歐陽霓歎了口氣道:“有你這句話,就不枉我今夜冒著大險助你離開。放心罷,我已有周密安排,絕不會被義父發現。”

小蛋對歐陽霓的智計向來佩服,想了想道:“好,咱們走。不過離開忘情宮前須得先和小龍、曾婆婆會合。萬一師父察覺我逃脫,遷怒于他們,可就糟了。”

歐陽霓聽小蛋答應隨自己離開,心情一松,道:“你每多在宮里逗留一刻,被發覺的危險就大上一分。這事莫如交給我罷!

別擔心,我送你出宮,然後立即回頭通知他們離開。對了,這方圓幾百里內有什麼地方是你既熟悉、又可保證安全的會合地點呢?“

小蛋略一思忖道:“宿業峰朝北三百里外有座小鎮,我就在鎮外的白樺林里等。”

歐陽霓頷首道:“好。我聽說過那鎮子,咱們走!”先一步飄身出了囚室,在夾道里往外張望了下,回頭朝小蛋一招手。

小蛋躍出囚室,只見夾道盡頭有兩名護衛背天面地臥倒不動,自是遭了歐陽霓的暗算。

歐陽霓一邊在前引路一邊道:“他們都中了我的迷香,天亮前絕醒不過來。”

兩人出了黑石窟,隱形匿蹤往宮外行去。忘情宮布防雖嚴,但一則小蛋與歐陽霓均負有上乘修為,二來對宮內守衛的布置甚為熟悉,小心翼翼避過各處明樁暗哨,自後山禦風離去。

歐陽霓將小蛋送出三十余里,脫出了忘情宮的警戒網,停下身形道:“小蛋,我這就回去通知尹仙子和小龍。咱們後會有期!”

小蛋點頭道:“多謝歐陽姑娘,妳自己也要多小心。”

歐陽霓嫣然一笑道:“我不會有事的,珍重!”一掠身,朝著忘情宮方向回轉而去。

小蛋目送歐陽霓的身影在夜色里消失不見,眺望著巍峨聳立在黑夜中的宿業峰,默默心道:“我這次離去,只怕再不會回來了。”

不自禁地,他的心底里升起一抹悵意,更想到此後也許沒有機會再見葉無青,回顧兩人間的種種前塵過往,頓時百感交集,心潮起伏。

當年第一次上宿業峰時,自己只是一個修為低微、名不見經傳的懵懂少年,不過是為了解救羅羽杉,才迫不得已履行承諾,拜在了葉無青的座下,既不心甘、也非情願。

可無論宮中的日子多麼寂寞難熬,他也沒有想過要主動離開,惟一的例外,便是為了救助楚兒擺脫她與蒙遜的婚事,方才抗命下了一回宿業峰,卻又很快回轉請罪,被關入玄黃洞天面壁。

後來葉無青被丁原重創,席魎和滕皓趁勢背叛,逼宮作亂欲置其于死地。他激于義憤,舍生忘死救下葉無青,背著師父遠揚千里上覆舟山求醫。

而在這期間,自己的師兄蒙遜、師姐楚兒,亦因為不同的原因或死或離,只剩下他獨自一人還守在師父身旁。

這一回,是他第三次從宿業峰離去,身邊沒有楚兒,也沒了師父,而且未來的歲月里,也已不可能再回來。

這樣的別離,令得他有些不舍有些落寞,畢竟自己曾經在忘情宮中度過了三年多的光陰。

他一個人靜靜地默立良久,最後在心中低低道:“師父,再見了!”收拾心緒,振作精神禦風往北飛去。

然而小蛋在那小鎮外的白樺林里直等到翌日中午,仍舊不見尹雪瑤和霸下趕來會合,不禁擔憂道:“莫非出了意外,又或是走錯了路沒找到白樺林?”

他耐著性子等到天黑,尹雪瑤和霸下依然聲息皆無。小蛋心中越發不安,隱隱覺得兩人必定是出事了。

他在一株白樺樹上給尹雪瑤和霸下留下記號,而後徑自禦劍返轉宿業峰。

到得宿業峰前,小蛋收起仙劍,悄然潛入宮中打探歐陽霓和尹雪瑤、霸下的消息。

可一整晚下來,非但沒找到尹雪瑤和霸下,連歐陽霓的蹤影也未能尋著。

小蛋冒險抓了個灰霜營的鐵衛聞訊,恰好此人乃趙樸部下,對他甚是欽佩敬重,這才一五一十將昨晚宮中的變故說了。

原來昨夜小蛋離去後,不知怎地便被人發現黑石窟出了狀況,一干牢里的守衛盡皆中毒慘死,無一活口。葉無青隨即便下令緝拿尹雪瑤和霸下審訊,結果引發了拒捕後的一場混戰。

尹雪瑤倚仗出神入化的毒技和霸下的荼陽火罡,連傷十數人後殺出重圍不知所終。按這位灰霜營鐵衛的猜測,他們能夠如此輕易的逃脫,多少也有負責圍捕的忘情宮守衛看在小蛋面上,出工不出力,暗中縱容的緣故。

至于歐陽霓則是今日一早就奉命出宮巡視安撫西域各派,同行的還有灰霜營的兩隊鐵衛,也就難怪小蛋尋她不見。

小蛋聽完暗暗叫苦,沒想到事情會演變到這般地步。尹雪瑤和霸下為了躲避忘情宮追殺,勢必會隱身化形,天下之大,卻教自己往哪里找尋?

他不敢在宮中多作停留,謝過那名灰霜營鐵衛離了宿業峰。盡管明知尹雪瑤和霸下前往那鎮外白樺林的可能微乎其微,小蛋還是抱著一線希冀,回到林中又等了整整一日一夜。

到了第三天頭上,小蛋終于放棄。他明白再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左思右想,莫如離開此地前往各處打聽。

他折轉向東,待出了涼州地界後便是在忘情宮的勢力范圍之外,無須再顧忌葉無青派出的偵騎。

如此又游轉數日,小蛋經漢州進入到中州境內,距離翠霞山已是不遠。

他尋到翠霞山下的那家酒肆,向衛驚蟄娘親打探盛年等人的消息。偏偏衛母所知有限,只聽說盛年和幾位翠霞派各支的首座均不在山,至于去了哪里便不清楚了。而尹雪瑤和霸下的消息,衛母更是連聽都沒聽到過。

小蛋微感失望,便改變了上翠霞山求見盛年的念頭,轉向南行。

這一日他行到臥靈山左近,心血來潮下禦風入山,往淡家村而去,暗自尋思道:“說不定,小龍和曾婆婆會在村里等我。

更說不定羅姑娘她也──“

想到羅羽杉,小蛋的心一下子熱起來,不由得加速趕路,不消多時便遙遙望見了座落在山坳間的淡家村。

可令他失望的是整座村子里空空蕩蕩,不見一個人影。他來回轉了三圈,也沒有發現尹雪瑤或是羅羽杉可能留下的蛛絲馬跡。

天將黃昏,小蛋回到村口的大墳塚。在當年盛年等人親手立下的石碑周圍,上次來時清理乾淨的雜草此際重又長滿墳頭。

他細心地拔淨荒草,祭拜過後,又到父母生前的故宅里靜坐了個多時辰,這才來到那口百年古井前。

荒涼的打谷場上,曆盡滄桑的古井兀自默默佇立,看著月色下清冷的景象,誰能想到數月前就在這口井下,曾經爆發過一場驚天動地,乃至關系到天陸存亡運數的大戰?

小蛋更想不到,數十日前他的師姐楚兒和丁寂,也曾經在這口井前靜靜站立過,然後分飛東西,去往不同的方向。

他的手緩緩撫摸過井口凹凸不平的石面,望見如霜月華,灑落在深幽漆黑的井水里,閃動著熠熠的銀光。

他的臉龐便在這粼粼波光里搖晃著,變得蒼老蕭索起來。

忽然他湧出一種沖動,只想縱身躍入這深深的古井之下,在那片浩瀚無涯的汪洋血海里,就此悄悄的老去。

從此,不再有人世間的紛紛擾擾,不再有紅塵里的熙熙攘攘。

他這麼想著,卻突然覺得自己的眼睛像是花了一下,隱隱約約看到底下波光中,有一張熟稔而絕美的容顏一晃而過。

小蛋的心猛地一跳,待到他定睛觀瞧時,伊人的影容渺然無蹤,僅剩著自己孤單的影子,傻傻地看著一口井。

他自失地笑了笑,仰首望著天宇中高懸的冷月,心想道:“我剛才怎會動起遁世出家的念頭?我還有很多事沒有做完,更還沒能找到羅姑娘、曾婆婆和小龍,我怎可以頹唐放棄?”

念及至此,莫名地有一股明悟,如這夜晚的清風皓月,拂照在他的靈台之上。連日的疲乏抑郁、焦灼彷徨,彷佛是被井水徹底沖洗一淨,腦海里前所未有的通明甯靜。

恍惚中,他好像又在井面的波光里看到了羅羽杉的芳影,似亦正在向著自己含情脈脈地無聲訴說著什麼。

豪情洶湧,浩氣蕩胸,小蛋情不自禁向著無邊無際的夜幕仰天長嘯,激昂雄渾的嘯音,如同一只掙脫所有禁錮枷鎖、振翅高飛的雄鷹,自在翱翔于群山之上,已沒有任何力量可再束縛上牠,再令牠蟄伏。

當晚月明如畫,輕風繞云,這個少年長嘯當歌,踏著月色闊步離去。

這一刻,他的身後拋離的不僅是曾經的家鄉,更有一份看不見的沉重過去。

這一刻,他的面前展現的不僅是無限的未來,更有一股激越的壯志情懷。

只是,在小蛋的內心里仍舊無端地隱約覺得,自己似乎正在錯過什麼,並且隨著他腳步的離去,正在變得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其後十數日小蛋一路東行,直抵東海之濱。他在一座小漁村里借宿下來,每日登上碣石遠望滄海,從日出而到月沒。

某一日風雨如晦,海上怒濤如吼激浪奔騰。

小蛋佇立在東海邊,迎著狂暴的風雨,面對著波濤萬頃海天一色的壯麗景象,胸中豪情飛揚,直感到自己仿似也化作了這天地大海的一部分。盡管渺小得微不足道,卻可與日月同輝,與海山同勢!

他由此而受啟發,便在這暴風驟雨滔天怒浪里領悟到“十三虛無”中最後一變,“和光”訣真諦。

次日晌午,雨收日出,一道虹霓橫跨晴空。

小蛋背負雪戀仙劍,舊衣故履孑然西去。此後的日子里,他的足跡所至遍及天陸九州島,海島山川。

請繼續期待 仙羽幻鏡 續集下集預告:小蛋在歐陽霓的襄助下脫離忘情宮,卻也由此和尹雪瑤、霸下失散。他多方尋找卻始終一無所獲,只得獨自浪跡天涯。

然而小蛋並未意識到,當他這一日興之所至行入南荒的時候,一場醞釀已久的風暴亦正席卷而來。

只是這次風暴指向的目標,不再是他,而是另外一位獨尊天南,閉關多年的絕頂魔頭??

上篇:驚蟄篇 第九章 引火燒身    下篇:南荒篇 第一章 浪跡南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