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南荒篇 第三章 同門師伯   
  
南荒篇 第三章 同門師伯

小蛋默然。

他不願附和商傑的揣測,卻又難以辯駁,心中思量道:“這些黑衣人的神態舉止頗似中了懾魂大法,卻又不盡相同。

“一來他們個個身手了得,懾魂大法或可制得住一時,但絕難長時間控制;再則方才激戰時似乎並沒有人隱匿一旁暗中操控,這些黑衣人的一舉一動完全出乎自身意識,較之身中懾魂大法亦更勝一籌。

“南荒與北海相距十萬八千里,方丈仙島又已淪陷,應排除嫌疑,可誰還會此邪術?”

他轉念又想:“能不動聲色地搜羅訓練出這多黑衣高手,勢必要有極為強大的實力作後盾,也難怪觀止真人他們會懷疑上冥輪老祖。

“但年老祖閉關多年,理應無暇運籌,這道理觀止真人和楊掌門豈會不曉?是了,他們十有八九是想藉此找找年老祖麻煩,或可迫其出面,代為揪出幕後真凶。”

只聽商傑又道:“我也需趕緊前往石林稟報雷老大。小兄弟,你可要與我同行?”

小蛋搖頭道:“我就不去石林了。商二叔,咱們就此別過,你一路保重。”

商傑面露失望之色,頷首道:“好吧,小兄弟他日若得空閑,定要來雙星堡作客,我和家兄掃榻以待。”他將去雙星堡的路徑說了,與小蛋拱手而別後,禦起日月飛輪離去。

等商傑行出數里之外,小蛋隱形匿蹤悄悄綴在他身後,以防商傑路遇不測。商傑一心趕路並無察覺,翌日晌午,小蛋目送他進入石林後,方才禦劍向西而去。

小蛋漫無目的,便信馬由缰,行到中午時分。

前頭不遠的茶馬古道旁搭了座涼棚,有十好幾個貨商正在歇腳用飯,外頭還圈了數十頭騾馬,馱滿了來自內地的貨物,再往後,還有幾間簡陋的草廬,應是住屋。

小蛋收了仙劍落下身形,略作調息,往涼棚走去。

掌櫃的是個四五十歲的粗壯漢子,滿臉虯髯,兩鬢微白,由于長年勞作,後背有些弓起,肩上搭了塊汗巾,忙著炒菜。

跑堂的是個年輕小伙兒,看上去比小蛋也大不了幾歲,古銅色的臉膛步履矯健輕快,一嗓子吆喝起來,如春雷初綻,分外宏亮。

在涼棚口上坐著的是管帳收錢的老板娘,面容娟秀滿面春風,幾根春蔥似的玉指,劈哩啪啦在算盤上飛快撥打,猶如蝶飛花落,異常好看。

小蛋心里想:“這該是一家子了,雖然生活貧苦了些,但也其樂融融。”

那跑堂的小伙兒笑呵呵迎上:“這位公子,您是用飯還是喝茶?”

小蛋隨意在涼棚里的長凳上落座,回答道:“給我來一大碗熱茶就好。”

小伙兒唱喏道:“這位公子要熱茶一碗!”

沒片刻茶水端了上來,小伙兒又殷勤問道:“公子,要不要來些山里特產的干果?”

“不必了。”小蛋搖頭,端起茶碗喝了口。

沒想到在這荒山野嶺窮鄉僻壤之地,居然也有上等的好茶,入口生津,清香怡人,令人精神一爽。

左右無事,小蛋便獨自一人慢悠悠地喝著香茶,看著一家三口忙忙碌碌招待著來客,心里感到甚為溫馨,也就不忙著離去。

忽然他心頭一動,目光有意無意往涼棚外的茶馬古道上瞥了眼,伸手入袖取了塊碎銀,朝鄰座的一個貨商招呼道:“這位大哥,您的斗笠能不能賣給我?”

那貨商愣了愣,小蛋已將碎銀塞入了他的手里。貨商略一掂量,足有二兩多重,在集市上買十頂這樣的斗笠也夠了。

貨商生恐小蛋變卦,急忙取下斗笠:“斗笠給你,錢我可不客氣收下了。”

小蛋一笑,接過斗笠戴上,又將帽沿往下壓了壓,將大半面容隱去。

古道上,嫋嫋行來一位素衣少女,容顏秀麗,風姿卓越,讓人看的眼前一亮。她的步履不疾不徐,可一眨眼便進了涼棚。

素衣少女妙目輕輕掃過涼棚里的一眾客商,嫣然笑道:“老板娘,今天的生意可真好。”

老板娘笑應道:“托福托福,勉強混口飯吃唄。”

那小伙兒道:“這位姑娘,您要點些什麼?小店的東西雖有些粗陋,卻也算乾淨。”

素衣少女搖搖頭,道:“我在找人,沒和這人見面之前,就算是山珍海味也無心享用。”

旁邊坐著的一個客商插話:“不知姑娘想找的是誰?或許小可能幫上忙。”

素衣少女微笑道:“這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倒無需勞煩您幫忙了。”

小蛋聞言一怔,暗自驚訝道:“莫非她已認出我來了?”

他正猶豫是否要摘下斗笠與素衣少女相見,老板娘唇角的笑容不知何時已消失得無影無蹤,淡淡道:“若姑娘是為找人而來,請恕我們幫不上忙。”

素衣少女笑吟吟道:“那可不一定。”少女秋波流轉,往里頭那個兀自在運刀切菜的中年漢子看去:“萬二伯,侄女兒給您見禮了。”

中年漢子神情木訥,一邊麻利地切菜,一邊道:“姑娘認錯人了,我不姓萬。”

小蛋心下驚奇道:“敢情她是為這中年大漢而來,為何對方又不肯相認?”

素衣少女道:“萬二伯勿要誤會,晚輩歐陽霓奉義父之命,特來請您出山。”

中年漢子穩穩運刀,搖首道:“姑娘,我不認得妳,更不曉得妳義父是誰。我在這兒過得挺好,也不想出山去開館子。”

歐陽霓莞爾:“萬二伯真會說笑,侄女兒的義父便是令師弟忘情宮宮主葉無青,您與他豈會不識?”

小蛋一震:“這人竟是我的二師伯?”

他曾經聽厲無怨說起,師祖楚望天收過四大弟子,其中三弟子郝無行盛年早夭,喪命在丁原手下,二弟子萬如海則與一位出身正道的女子相戀,叛師私奔,不知所終。

想到此處,小蛋忍不住悄悄向中年漢子又多望了一眼。

中年漢子放下刀,將竹板上的菜倒入油鍋里翻炒起來,漠然道:“葉無青?不認識。”

歐陽霓也不多話,從袖袂里取出一封信箋,揚手甩向中年漢子:“這是我義父的親筆書信,請萬二伯垂閱。”

宛如有一只無形的手托著,那封薄薄的書信平穩緩慢地飄至中年漢子身前,不偏不倚飄落在切菜的竹板上。

中年男子眼皮也不抬一下,道:“我不認得字,更不敢拆看別人的信件。”

歐陽霓懇切道:“萬二伯,侄女兒既然不遠萬里奉義父之命前來請您出山,自不會認錯了人。您若對我義父或忘情宮有何舊怨,盡可說明,只求莫要為難侄女兒。”

老板娘歎了口氣,道:“歐陽姑娘,不是我們為難妳,而是妳難為我們。妳??的確認錯人了。我當家的只是個尋常山野村夫,除了會燒手菜,連大字都不識幾個,就更別提我這婦道人家了。”

“看來侄女兒人輕言微,是請不動萬二伯了。”歐陽霓幽幽一歎,往後退了一步,似要離開,突然輕笑道:“萬大哥,小妹得罪了!”

她左手玉指微屈迅捷無比,扣向那小伙兒右腕脈門。

小蛋看得一愕,道:“這不是師祖教我的捏泥神指麼?什麼時候她也學會了?”

那小伙兒大吃一驚,急忙抬肘出掌招架,孰料歐陽霓的藕臂一擺,不知怎地便讓過他的右掌,兩根玉指輕輕巧巧搭住小伙兒脈門:“萬大哥,你的溜火神掌頗見火候,是令尊所傳吧?”

那小伙兒欲待運勁掙脫,猛從歐陽霓指尖透過一股雄渾氣勁,勝他何止三兩倍之多?小伙兒憋得滿臉通紅,也沒能甩脫歐陽霓柔若無骨的玉手。

中年漢子見愛子受制于人,沉聲喝道:“姑娘,妳到底想怎麼樣?”

歐陽霓悠然道:“侄女兒只求萬二伯先看過我義父的書信。”

中年漢子一咬牙,撕開信封,展信匆匆閱過。

信是葉無青的親筆,內容甚為簡單,略略述過忘情宮近年的驚變,言道宮中人才凋零,師門頗多艱難,望萬如海不計前嫌,攜全家回歸宿業峰,一可奉養年老癡呆的恩師于膝下,二來也能師兄弟重聚一堂,複興大業。

將信看完,萬如海道:“感謝葉師弟的好意,可惜萬某心灰意冷無意于仙林恩怨,一身修為也早已擱下,只好辜負所期了。”

歐陽霓從容道:“侄女兒身為晚輩,本不該為難萬二伯。奈何義父鈞命在身,不敢不盡心力。方才侄女兒偷襲得手拿住了萬大哥,未免勝之不武。我想再斗膽向萬二伯討教幾招絕學,若然不敵,亦可對義父有所交代。”

萬如海畢竟是楚望天親手調教的嫡傳弟子,豈能聽不出這話的意思?

若要歐陽霓放回愛子,惟有出手與她一拼,勝了自然無話可說,萬一落敗,便得隨著少女前往忘情宮,面見葉無青。

他心念急轉:“看這丫頭適才擒住山兒的招式,身手恁的不弱。但她終究年輕,又非葉師弟親傳弟子,量也未曾領悟本門至高絕學。我只需小心周旋,占著功力上的便宜,理應有八成勝算。”

于是萬如海點頭道:“好,萬某就接姑娘幾招!”

他一把扯下肩膀上的汗巾,挺直腰杆,闊步走出涼棚。

瞬間,萬如海猶如脫胎換骨變了個人般,背不駝了,木訥的神情也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雙眸里蘊藏的湛湛精芒,和沉穩如山的身法氣宇。

歐陽霓微微一笑,松開萬重山,蓮步輕移步出涼棚,欠身道:“侄女兒斗膽冒犯了。”

萬如海哼了聲,道:“好說,姑娘若要用劍也無妨,萬某憑一雙肉掌接下就是!”

他早年為與愛妻相戀不容于師門,只得離宮私奔隱姓埋名,可二十多年前還是被楚望天找上門來。虧得丁原仗義相救,不然夫婦二人連帶當時尚是胎兒的萬重山,早已成了楚望天掌下的亡魂。

其後,萬如海遠走南荒,在茶馬古道上開了一家酒肆聊以度日,不願再卷入師門的是是非非。可今日歐陽霓這一來,卻又將他們夫妻苦心維系的安甯生活打碎,想不出手都不行。

那些客商已用過酒飯,瞧見店老板要跟一位弱不禁風的少女動手,人人都想看場熱鬧,于是全都湧到涼棚口,探著脖子觀望。

小蛋被這些人擋在身後,尋思道:“就算歐陽姑娘學會了師祖的捏泥神指,也未必能敵得過萬師伯。他們兩個無論誰受傷都不好,我可不能袖手旁觀。”

他正欲起身勸架,驀地想道:“我已和師父決裂,實不宜再插手過問忘情宮的事情。況且一個是我師伯,一個是我朋友,貿然出手幫哪個都不妥。”

他正猶豫間,歐陽霓檀口輕叱,玉掌當胸拍向萬如海。

萬如海有意在掌力上先壓她一頭,又不想就此傷了歐陽霓難以向葉無青交代,于是用上六成的掌勁,呼喝拍出。

“砰!”

雙掌交擊,歐陽霓的身影如柳絮般順勢飄飛,居高臨下,一爪插落。

萬如海身軀一晃,被對方掌上湧來的強勁魔氣震得氣血浮動,心下驚愕:“這丫頭的功力忒的渾厚!”

他不敢托大,將掌力增至八成,振臂橫擋,腳步一錯,往東奔走。

歐陽霓的玉指剎那轉剛為柔,在萬如海的掌上行云流水般拂過。

萬如海手掌一麻掌力渙散,一條胳膊不由自主垂了下來。

“萬二伯小心了!”

歐陽霓擰身輕喝,蓮足幻出重重虛影,湧向萬如海頭頂。

萬如海往後俯身,急出左掌招架,不覺間已運上了九成的銅爐魔氣。

兩人一如曼妙靈鸞,一似威武雄獅,天上地下戰作一團,恁的難分伯仲。

小蛋大感訝異。

在他印象里,歐陽霓這幾年的修為在葉無青的指點下雖有精進,但也絕不可能臻至眼前境地。招式心法或可憑借慧心參悟,功力修為卻何以在短短年許間,有這般驚人提升?

場內萬如海和歐陽霓翻翻滾滾已戰至二十多招,萬如海漸落下風,只覺對方掌力袖風重逾萬鈞,反而是招式除了那套指法之外,無甚出奇之處。

萬如海將銅爐魔氣催至滿盈,兀自難以與歐陽霓硬撼,只得揚長避短,施展出師門諸般精奇妙招與她周旋,原本自以為強勝于對方的功力修為,竟成了最大軟肋。

萬重山母子提心吊膽站在一旁觀戰,眼見萬如海形勢吃緊又幫不上忙,手心里盡皆捏了一把冷汗,作夢也沒想到,這年紀不及萬重山一半大的少女,竟然如此厲害。

斗到酣處,歐陽霓一記嬌喝,袖袂里猛地掠出一道五彩斑斕的絢光,是她得自歐陽修宏的荼陽蟒帶,“呼”的一聲,荼陽蟒帶幻化作一條長逾十丈的碩大火蟒,遍體彩光閃爍,噴云吐霧,駭然之極。

“咄!”

歐陽霓纖纖玉指遙點火蟒,櫻唇低喝一聲,五彩火蟒卷起滔天烈焰,朝著萬如海俯沖下來,口中噴出一團豔麗火球,剎那間遮蔽了方圓十丈的天地。

萬如海深陷火海,無從閃避,凜然大喝一聲,雙掌灌注十成銅爐魔氣,往上迎去。

“轟!”

烈焰滾滾迸散飛濺,天地被渲染得一片火紅,萬如海胸口窒息,低哼一聲,往後踉蹌退步,冷不防背心大椎穴一麻,歐陽霓料敵機先,悄然將他制住。

萬夫人花容失色,惶聲叫道:“歐陽姑娘,掌下留情!”

歐陽霓從容一笑,揮袖收起荼陽蟒帶,玉掌從萬如海背心移開,往後退開三步,躬身道:“萬二伯,侄女兒放肆了!”

萬如海雙掌教荼陽火罡燒灼得焦黑如炭,兩臂經脈熾疼欲裂,情知已無再戰之力,他頹然一搖頭,苦笑道:“我輸了!”

歐陽霓平靜道:“侄女兒只求萬二伯往宿業峰一行。”

萬如海平複心神,說道:“歐陽姑娘,妳義父要找的只是萬某一人,希望妳莫要難為他們母子二人。”

歐陽霓含笑道:“您是我的長輩,又與義父藝出同門,侄女兒自該悉心敬奉,更不敢對伯母和萬大哥稍有怠慢。”

萬如海點點頭,神情已恢複平靜,徐徐道:“那萬某就先謝過歐陽姑娘了!”

當年若不是蒙丁原相救,他們夫妻早已尸骨寒透,如今僥幸又過了二十多年快活日子,已是上蒼開恩垂憐。

今日再死,業已不枉!

話音甫落,萬如海猛地舉起右掌,往自己眉心擊落。

饒是歐陽霓聰慧過人,也萬萬猜不到萬如海居然甯可自絕,亦不願再歸忘情宮。

他這一死,固然是為了表明心跡,斷了葉無青的念想,更是為了保全萬重山母子,勿令他們二人再陷入可怕的紛爭仇殺之中。

萬重山母子同樣措手不及,齊聲驚叫,往萬如海身上撲去。

“呼──”

一道白光從圍觀的人群後飛掠而出,後發先至,堪堪擊中萬如海的手背。

萬如海猝不及防,右掌被這股襲來的大力猛推,掌速加快“啪”地拍在了自己的額頭上。

萬重山母子魂斷膽寒,撲到了萬如海的身上放聲大哭,均以為他已遭不幸,沒想到萬如海茫然垂手,額頭上赫然印著一個殷紅掌印,頭骨卻完好無損,只是腦袋有點發暈。

“怎麼可能?”

萬重山聽父親開口說話,欣喜若狂:“爹,你沒死啊!”

萬如海點頭,苦澀一笑,萬夫人喜極而泣,剛想埋怨丈夫不該舍下他們母子自行了斷,不意瞧見萬如海腳下的茶碗殘片,駭然道:“就是這只碗?”

“不錯,就是這麼一個碗打在我手背上,令我掌力盡散沒死成!”萬如海盯著殘片瞅了須臾,驚異道:“這個碗??不是那位年輕公子的麼?”

今日在涼棚歇腳的客人雖說不少,可大都用的是酒菜面點,用茶碗喝茶的,恰恰只有一個。

萬夫人唯恐丈夫死志未絕,不敢離開半步,催促愛子道:“快,快有請恩公!”

萬重山撒腿便往涼棚里跑,忽見人群一分,那個年輕公子已然走了出來,朝著萬如海躬身施禮:“弟子拜見萬師伯。”

萬如海一愣,歐陽霓卻聽出了小蛋的聲音,欣喜道:“小蛋,原來是你!你頭上戴著這麼一個古怪難看的東西做什麼?”

小蛋取下斗笠,笑了笑,道:“萬師伯,不好意思,打碎了您的一只茶碗。”

萬如海望著小蛋,云里霧里地困惑道:“你??叫我師伯?”

小蛋道:“弟子四年前拜在忘情宮葉宮主門下學藝,與萬師伯同出一門。”

萬如海心一沉,旁邊萬重山急道:“這麼說,你和這位歐陽姑娘是一路的麼?”

無意當眾解釋他和葉無青之間的過往恩怨,小蛋轉首道:“歐陽姑娘,妳一定要帶萬師伯回返忘情宮麼?”

歐陽霓見小蛋頗有要為萬如海出頭之意,盈盈一笑,道:“我不過是奉義父之命來請師伯回宮,哪會想到萬二伯如此剛烈?

“早曉得會鬧出人命來,我豈敢用強相迫?幸好你及時出手,不然義父聞知此事,也斷不會饒過我。”

小蛋心里一松,他最擔心的就是歐陽霓回頭無法向葉無青交差會受責罰,聽她這麼一說,似乎猶有回轉余地。

萬如海定了定神,道:“慚愧,慚愧!為了萬某的事,拖累兩位了。”

需知小蛋出走忘情宮之事他並不清楚,只當倘若放過自己,兩個年輕人都免不了要受葉無青責難。

歐陽霓道:“萬二伯不必介懷,應是侄女兒向您謝罪才對。回宮後我便稟報義父說你們已聽到風聲,早一步搬遷他處,不知下落。

“義父對侄女兒甚為信任,應可推搪得過。不過萬二伯也需盡快搬離此地,以免義父後日另派人來查尋。”

萬如海沒料到歐陽霓如此輕易就放過了自己,也顧不得長輩的身分,朝著她和小蛋便是俯身拜謝:“兩位對我全家的活命之恩,成全之德,萬某沒齒不忘!”

歐陽霓急忙扶起萬如海,嬌笑道:“萬二伯千萬別折煞侄女兒,我可當不起!”

小蛋見雨過天晴,也代萬如海欣慰,可內心里油然生出一縷感慨。“忘情宮就真的那麼可怕麼?非但外人談虎色變避之不及,連萬師伯也甯死不肯回去,情願埋沒在山野之中清貧一生。”

一念至此,小蛋對萬如海的遭遇不免有些同病相憐之感。

可畢竟萬師伯愛妻在旁,未來子孫滿堂,而他孑然一身,飄零四海,苦苦追尋心中之人,卻音訊渺然,生死未卜。

這樣一比,萬如海卻比他幸福太多。

小蛋轉念一想,卻又笑了。何必豔羨旁人?今日老天讓他有機會為她奔波天涯,該甘之如飴,無怨無悔才對。

但求伊人平安無恙,哪怕就此追尋一生,寂寥一生,也是值得。

上篇:南荒篇 第二章 無魂劍士    下篇:南荒篇 第四章 漓渡仙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