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南荒篇 第四章 漓渡仙境   
  
南荒篇 第四章 漓渡仙境

歐陽霓和小蛋送走萬如海一家,重新回涼棚里坐下,小蛋才開口道歉道:“對不起,歐陽姑娘,我又讓妳為難了。”

歐陽霓幽幽道:“再難的事情我也為你做過了,這又算得了什麼?”

小蛋想到當日歐陽霓冒險從黑石窟救出他的舊事,心下愈發歉疚。

歐陽霓忽然展顏笑道:“說起來,我也有一件事對不住你。那日我將你送出忘情宮,不想剛一回去,尚未來得及通知尹仙子和小龍,黑石窟的事已被人發覺。

“義父斷定是尹仙子所為,盛怒之下要抓她和小龍歸案,我也束手無策,欲救不及。”

小蛋悵然搖頭:“這是天意,我想曾婆婆和小龍也不會怪妳。”

歐陽霓道:“沒想到咱們兩個會在這兒重逢。我正為另一件義父交辦的差使犯難,生恐人單力薄有負所托。小蛋,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小蛋打心眼里不願再蹚忘情宮的渾水,可歐陽霓當面相請,方才又為他放過了萬如海一家三口,著實欠了不小的人情,此刻實難開口拒絕。

“好,只要不是回忘情宮,無論到哪兒我都陪妳去。”

歐陽霓喜道:“你肯我陪去就再好不過了,就算說僵了動手,我也不怕他們了。”

兩人相攜離去,禦劍往東行了大約一個多時辰,歐陽霓忽地一收仙劍。

“快到了!”

小蛋隨她降下身形,改作禦風飛行,飄落在一座林木蔥郁的高聳云峰之上。

歐陽霓沿峰而下,道:“我要拜見的此間主人隱居多年,世上幾乎無人知曉他的身分,據說性情古怪暴虐,動輒發火殺人,所以你務必聽從我的吩咐行事,更不要擅自開口,多管閑事。”

小蛋望了望,他數日前曾經從這座云峰上飛過,當時並未太過留意,誰想此峰之中居然隱居著一位世外高人。

到了半山腰,歐陽霓在一座深不見底的洞穴前停住身形,回頭叮囑:“跟緊我,千萬不要隨意走動。”說罷,舉步小心翼翼地往洞穴內行去。

小蛋亦步亦趨跟在歐陽霓身後,尋思道:“這位世外高人果然性情古怪,偏偏挑選了這麼個暗無天日的山洞隱居,想必是不願別人找到他。”

七拐八彎地走了有一頓飯工夫,前方赫然出現一道細小的瀑布,瀑流後嶙峋黝黑的山岩依稀可見,長滿了濕漉漉的深綠色苔蘚。

歐陽霓朝著水瀑盈盈一禮:“晚輩歐陽霓,奉忘情宮葉宮主之命,求見滅盤聖祖!”

小蛋這時候才曉得此間主人的名號,暗暗道:“久聞南荒是冥輪老祖年旃的天下,這位偏偏自號”聖祖“,硬是壓下冥輪老祖一頭。”

隔了老半晌,洞穴深處響起一個陰冷的聲音:“歐陽長老萬里迢迢前來敝境,路上多有辛苦。請──”

歐陽霓微微一笑,握住小蛋的右手,縱身往瀑布內投去。

小蛋一驚心道:“這麼快的速度豈非要一頭撞在山岩上?”頓覺眼前一花,水聲叮咚,四周景物全消,乍然亮起一團刺眼的白光。

只一眨眼,白光倏地消失,就聽先前那陰冷的聲音問道:“歐陽長老,這娃兒是誰?”

顯然此人生性陰沉倨傲,只是礙于歐陽霓的身分,才盡量將口氣放得溫和稍許,但對著小蛋就沒那麼客氣了。

小蛋定睛打量,只見面前是一座聳入云霄的白玉門樓,上書“漓渡仙境”四字。門樓兩側的台階上,侍立著數十名面無表情的黑衣勁裝守衛,一個個神足精滿,殺氣騰騰。

說話之人站在台階正中的最上一級,身穿灰白綢緞寬袍,面容蒼老峻寒,前半頭謝頂,後腦勺上稀疏的白發紮成了一條小辮子,垂到脖子下。

歐陽霓施禮,道:“這位是我義父的衣缽弟子常寞,此次陪同前來。”

老者眼睛里寒光一閃,緊盯歐陽霓:“常寞?他不是叛出忘情宮了麼?”

歐陽霓不慌不忙道:“童天尊有所不知,少宮主日前業已幡然悔悟,求得了義父的諒解,重歸門牆。此次他前來漓渡仙境拜見滅盤聖祖,亦是義父之意。”

童天尊“哦”了聲,面色稍顯緩和,道:“既然這樣,就請兩位跟著老朽走。”他轉身在前引路。

歐陽霓與小蛋並肩攜行,低聲道:“這位童天尊乃滅盤聖祖座下的四大天尊之一,專事鎮守漓渡仙境山門,是聖祖最得力的心腹。”

她故意不用傳音入密,好讓前頭走著的童天尊聽見,不著痕跡恭維了對方一番。

果然,童天尊聞言哈哈一笑,道:“老朽不過是個替聖祖把守山門的下人,哪及得上歐陽長老年輕有為,前途無量?”

小蛋心中的疑云越來越濃。

起先他答應陪歐陽霓前來,只當對方是位隱士,可瞧眼下情景,這位滅盤聖祖非但擁有眾多精銳部屬,且對忘情宮的事情也甚是清楚,怎麼看都不像是位不問世事的主。

三人走進山門,前方豁然開朗,現出一大片亭台樓閣,水榭廊坊,比起小蛋當日在云闕宮所見的景狀,亦毫不遜色,他暗暗稱奇。

“剛才在那洞穴里轉悠,還奇怪這位滅盤聖祖為何選了個黑不隆咚的山洞住,敢情這里頭別有洞天,難怪有仙境之稱。”

沒容小蛋多想,童天尊已在一排宏偉的殿宇前駐步,道:“委屈兩位要陪老朽乘一段錦車了。”他揚手一揮,不遠處一駕早已備妥的鑲金大車駛到了近前。

這駕鑲金大車由八頭形似獵豹的魔獸牽引,一名車夫端坐在前頭的車轅旁,手里執了根細長烏黑的軟鞭,另一名侍者從車轅另一側跳下,替三人拉開車門。

童天尊等小蛋和歐陽霓在車廂里坐好,才彎身入內坐在了對面的軟座上。

侍者將車門關好,又將車廂兩側的窗戶密閉,里頭一顆夜明珠亮了起來,白光溫潤柔和,令車廂中絲毫不覺幽暗。

歐陽霓情知童天尊此舉並非為了禮敬賓客,而是不願她和小蛋看到漓渡仙境內的種種情景和諸般布置,卻也不出言說破。

小蛋倒也沒想那麼多,但也覺得這里的主人處處故弄玄虛,引人頗多猜測,而歐陽霓口中所說葉無青交代的差使,也不知到底是什麼?

錦車疾馳十分平穩,坐在車廂里的人沒有察覺半點顛簸,卻均自默然不語,好不容易錦車停下,侍者打開車門,童天尊率先下車,道:“兩位,到了!”

小蛋隨歐陽霓下了鑲金錦車,舉目望去,才發現大車已駛入一座大殿里。

歐陽霓道:“小蛋,你在此稍候,我先隨童天尊前往晉見滅盤聖祖。”

小蛋猜想歐陽霓多半要向滅盤聖祖轉達葉無青的一些密語,他不便在場,也不以為意,頷首道:“好,我就在這兒等妳。”

歐陽霓向小蛋歉然一笑,和那位童天尊穿過大殿,朝里頭走去。車夫揚鞭虛打口中呼喝,錦車輪子咕嚕嚕轉動,跟著也出了大殿。

殿中一時只剩下小蛋獨自一人,百無聊賴地等待歐陽霓回轉。

等了約莫一炷香時分,童天尊從殿里出來:“常少宮主,歐陽長老正和聖祖密談,恐你在此久候,托老朽引你下去休息。”

小蛋卻沒有動,童天尊一怔,從袖口里取出一塊信紙迭成的方勝,遞給小蛋:“這是歐陽長老親筆寫的便條,少宮主一看便知。”

小蛋謝過之後將方勝展開,果見便條上是歐陽霓的親筆所書,請他隨童天尊暫往精舍歇息,勿以她為念。

字跡十分工整自然,不像是受人脅迫而為,小蛋便將信收入懷中:“有勞童天尊。”

兩人到了大殿門口,上了那輛守在殿外的鑲金錦車。行出一段後,錦車停下,侍者打開車門,童天尊端坐不動道:“常少宮主,請在此稍息,等歐陽長老回來。”

小蛋下了車,發現他置身在一座金壁輝煌的樓閣之中,腳下柔軟嫣紅的地毯分外醒目,四壁上懸掛著美輪美奐的宮燈,廳里的家具擺設亦極為考究,彷佛進到了皇帝老兒的後宮里一般。

錦車迅速原路返回,消失在樓閣前的大門外,兩名體態妖嬈容貌嬌媚的少女款款迎來,屈膝跪拜。

“奴婢恭迎公子!”

小蛋只瞧了兩個少女一眼便不敢多看。

她們身上穿的是一襲幾乎透明的藕荷色薄紗衣裙,不僅胴體若隱若現撩人遐思,連胸口挺茁的雙峰也猶抱琵琶半遮面地裸露大半,一雙粉嫩小巧的蓮足上更是鞋子都不穿。

小蛋定了定神,一邊觀瞧大廳里的陳設,一邊問道:“請問這是什麼地方?”

左邊那臉蛋略圓的少女,用險些能化成蜜糖水的嗓音膩笑道:“這是”逍遙宮“啊!”

圓臉少女與身旁同伴一左一右地摟住小蛋胳膊,將大半的嬌軀都壓了上來。小蛋只覺一陣香風撲鼻,溫香軟玉在抱,兩雙水汪汪的眼睛一左一右飽含風情,滿是期待地注視著他。

小蛋何時經曆過這般香豔陣仗?他登時面紅耳赤手足無措。

四條潤滑嬌嫩猶如靈蛇般的藕臂,熟練地攀上小蛋的脖子,猛聽兩個少女齊齊“啊”了一聲,如遭電擊似地從小蛋身上彈起,滿臉駭然地望著他道:“公子?”

卻是小蛋暗運聖淫蟲精氣將自己的肌膚在一瞬間變得冷如玄冰,生生將兩個少女驚退。

“早知會碰上這樣的事情,還不如留在那殿里等候歐陽姑娘。”小蛋心下後悔,他澄靜心神,道:“兩位姑娘,我只想在這兒等人,不敢領受盛情。”

兩名少女微覺詫異地對視一眼,似乎在埋怨小蛋不識風情。

左邊圓臉少女無奈道:“如此公子請入內歇息。”

這回小蛋有了前車之鑒,盡量和兩名少女保持著三步距離,由她們引著穿過大廳。

廳後是一間寬敞豪華的暖閣,十余名窈窕少女酥胸半裸,伴著樂曲翩翩起舞,樂聲異常淫靡,少女的舞姿更是極盡挑逗之能。

七八個模樣各異、衣冠不整的男子或躺或坐,在席間津津有味的欣賞著歌舞。每個人身旁都各有一兩位佳麗陪伴,或相擁相抱,或飲酒調笑,高聲喧嘩,旁若無人。

其中一個男子小蛋覺得眼熟,略一回憶,才想起這人乃是越秀劍派的弟子,當日在覆舟山曾參與過圍捕葉無青之役,被自己用“盈虛如一”懾住心神後,由屈翠楓領走。

當時看著還是英姿颯爽,凜然正氣,沒想到身入此間竟也丑態畢露,小蛋看得皺眉不已,扭頭往前。

繞過暖閣,三人來到一座大廳前,里面人聲鼎沸,光線幽暗。

大廳中央有一座高逾三尺的巨大軟榻,榻上一對渾身赤裸的男女翻云覆雨,交戰正酣,擺出種種匪夷所思的交媾姿勢,肆意發出淫蕩之音。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軟榻四周居然有不少男女在聚精會神地圍觀,有些個甚至迫不及待地模仿起榻上男女的姿態,與懷中的少女裸身大戰,瞧那心無旁騖的模樣,絕對比修煉師門絕學還要認真用功三分。

小蛋心中苦笑:“這位滅盤聖祖款待賓客,就用這樣熱情過頭的方式?這哪是什麼漓渡仙境,分明就是一座淫窟??怪了,這些位賓客均非常人,何以如此輕易就為美色所擄,深陷欲海?”

三人繼續前行,隨著兩名少女進到一條長廊。

長廊兩側都是珠簾低垂的精舍,里頭此起彼伏傳來驚心動魄的婉轉鶯啼,間或夾雜著男子舒暢高吭的喘息嘶吼。

他足不點地穿過兩旁精舍,長廊一拐,來到一座靜謐的庭院中。

院子里空無一人,空氣里飄蕩著一股淡淡的香氣,聞著甚為舒適,好像一股曼妙的醉意直通頭頂,令人飄飄欲仙。

小蛋心下疑惑,側目四望。

含著奇異香氣的煙霧,是從庭院四面的各處廂房里飄出,透過一扇沒關的窗戶,小蛋見到一個坦胸露乳的中年男子無限愜意地躺在一張軟椅上,手里執著根細長煙杆吞云吐霧。

中年男子身旁跪侍著一名少女,不停用火媒點燃煙窩里塞著的白色粉末,似乎十分享受那股讓人欲仙欲死的香氣。

圓臉少女察覺小蛋步履稍有停頓,立刻推薦道:“這是仙境特產的”歡仙散“,非但對功力精進大有裨益,且能教人忘記憂愁,如墜仙境,公子可要試試?”

小蛋抑制住心中對漓渡仙境的極度反感,搖頭道:“不必。”

圓臉少女見小蛋油鹽不浸,不由有些犯愁,驀地眼睛一亮,道:“奴婢再帶公子去個地方,一定會讓您喜歡。”

三轉兩轉,兩名少女又將小蛋引到一座露天溫泉前。

池中碧波蕩漾,水汽騰騰,十多個男男女女身上毫無遮攔,泡在溫潤柔滑的水中嬉戲沐浴,有個刀疤男子格外生猛,竟左擁右抱連馭三女,看來是此道高手。

瓜子臉少女瞥了眼小蛋,含羞帶媚地低聲道:“公子可要奴婢們服侍著更衣沐浴?”

小蛋歎了口氣,道:“怎麼會有人能在光天化日底下做這種事?”

瓜子臉少女急忙道:“那咱們去”頤翠館“吧,那兒每一棟精舍都很幽靜,不用擔心會有人打擾。”

面對兩位妙齡少女一次次毫無緣由的投懷送抱,小蛋大感吃不消,耷拉著眼皮掩飾心中尷尬,道:“有沒有安靜點的地方,讓我一個待著?實在不行,回原來的大殿也成。”

圓臉少女泫然欲泣:“莫非奴婢不入公子法眼?”

小蛋苦笑道:“和妳們沒關系,我只想等個朋友。”

瓜子臉少女幽幽道:“”未央閣“、”云雨廳“、”忘憂精舍“還有”玉華池“公子都不滿意,奴婢也真不曉得該請你去哪兒了。”

小蛋瞧著她為難,只得安慰道:“沒事,我隨便走走就好。”

圓臉少女想了想,道:“看來,只好請公子前往”曉和園“暫且歇息了。”

當下三人離開玉華池邊,往曉和園行去。看到曉和園是一座占地數千畝的巨型園林時,小蛋懸著的心方始稍稍放下。

園內亭台樓榭小橋流水,花木環繞曲徑通幽,一片波光粼粼的小湖座落其中,兩座曲橋縱橫交錯連接四面。

小蛋在湖邊站定,欣賞著滿園風景,心胸一闊。

這里到處凌空飛著竹制水槽,里頭淡黃色如琥珀般透明醇厚的液體,飄散著誘人酒香。每一處石桌上擺放著琳琅滿目的四季瓜果,各色糕點,任由賓客取用。

那圓臉少女欠身道:“公子可在此暫歇,等候您的朋友。”與瓜子臉少女雙雙離去。

小蛋一回頭,就見三丈外侍立著另一位身著水色長裙的美貌少女,手捧托盤,盤中放著一碟臘封的丹丸,大小有若龍眼,不知有何用處。

遠處,類似的水衣少女遍及園內,卻比別處的侍女規矩許多,只靜靜立著,並不殷勤纏人。

小蛋長籲一口氣,在湖邊的一方岩石上坐下,抱腿遠眺園景,靜候歐陽霓的消息。

不覺天色漸暗,夕陽將湖面渲染得彤紅豔麗,帶著幽香的和風拂過水面,吹起粼粼漣漪,一羽羽倦鳥凌波掠過,脆啼聲聲。

連日來,小蛋徘徊于南荒的窮山惡水間,少有見得此等幽美景致,不禁心曠神怡,沉浸在湖光山色中,直到天色大黑,小蛋才恍然驚覺:“等了這麼久,歐陽姑娘為何還不見音訊?”

小蛋站起身,發現水衣少女還在,于是問道:“這位姑娘,我想求見童天尊。”

水衣少女柔柔含笑,道:“奴婢身分低微,哪有資格晉見天尊?公子不妨先用些瓜果點心,童天尊有暇自會傳見。”

小蛋奔忙了大半天,喉嚨也有點干渴,聞言走到水衣少女身旁的石桌前,挑了一串本該是盛夏方有的荔枝,剝開殼就要往嘴里放。

突然不遠處花樹後有人叫道:“小蛋,你也來了這里?”

小蛋聞聲停手,扭頭望去,闊別半年多的屈翠楓快步走來,滿臉的驚喜。

不等小蛋開口,屈翠楓一把奪過他手中的荔枝丟回桌上,扯住他的胳膊道:“走,咱們找個僻靜的地方好好聊聊!”

小蛋不由自主跟著屈翠楓離開湖邊,鑽進花樹叢中,驚訝道:“屈大哥,你在這兒?”

屈翠楓噤口不答,拉著他一路往深林內走去,不知為何腳步卻顯得有些虛浮,直到僻靜無人處,屈翠楓停下腳步,低聲道:“小蛋,你用靈覺查探一下周圍。”

小蛋一頭霧水,依言將四周巡視了一圈,搖頭道:“沒有人。”

屈翠楓松了口氣,先前滿臉的喜色頃刻收斂,聲音仍放得極低:“還好我碰巧遇見你,不然你此刻已然遭殃。

“在這園內,非但瓜果糕點,美酒蠟丸碰都不能碰,連滿園的樹木花草清香最好也別聞。”

小蛋一凜道:“怎麼,有毒?”

屈翠楓搖頭道:“有沒有毒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和我差不多日子進來的幾個正魔兩道的高手,現下已仙心盡泯,沉淪欲海,每日里醉生夢死,吸食歡仙散。再過些日子,恐怕就要淪為行尸走肉了。”

小蛋越聽越是驚心,忍不住問道:“這是什麼地方,豈有這般待客之道?”

屈翠楓愣了愣,瞅了小蛋半天,忽地啞然失笑:“你還當自己是這兒的貴客?每一個被請進漓渡仙境的仙林人物,無不是失手被擒,或遭受哄騙,嘿嘿,什麼漓渡仙境,分明就是一座人間魔窟!”

小蛋想起歐陽霓,心一沉,道:“糟糕,歐陽姑娘到現在也沒音訊,會不會??”

屈翠楓一怔:“歐陽霓也來了?你們到底是如何進的漓渡仙境?”

小蛋將前因後果簡略說了,卻省去了有關萬如海的一節。

屈翠楓眉頭漸漸皺緊,歎了口氣道:“的確糟糕,十有八九歐陽姑娘也遭了毒手。”

他見小蛋轉身要走,急忙一把拽住:“千萬不要輕舉妄動,你現在去救人也來不及了!”

小蛋經過這些年風雨曆練,亦成熟了許多,他冷靜下來,道:“屈大哥,你怎會來了漓渡仙境?為何身上的功力盡失?”

屈翠楓唏噓道:“一言難盡!我來南荒采藥,卻被一群來路不明、修為奇高的魔道人物莫名其妙抓來,前三天被關在一處石窟里,而後被迫服了一顆藥丸,丹田真氣盡散,稀里胡塗就給送到了這里??”

上篇:南荒篇 第三章 同門師伯    下篇:南荒篇 第五章 深入虎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