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南荒篇 第八章 浴血南荒   
  
南荒篇 第八章 浴血南荒

楊摯急叫道:“小心!這里頭有咱們各派門下的弟子!”

百流道人嘿嘿笑道:“不錯,這百多人里,少說有三成是你們七大劍派門下!倘若諸位答應立即退出南荒紛爭,咱們自可相安無事。如若不然,就讓你們嘗一嘗同門相殘的滋味!”

“卑鄙之極!”鍾南山怒不可遏地痛罵,卻對蜂擁而來的無魂客束手無策。

不僅是他,觀止真人、停云真人和楊摯等人,亦盡皆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這些黑衣人失魂落魄,是滅盤聖祖的傀儡,殺起人來六親不認,不出手迎擊,無疑唯有死路一條。

然而一旦交戰,自己定須拼盡全力方能自保,只是刀槍無眼,誰又敢保證他一劍刺死刺傷的黑衣人,不會是自己同門?

就在千鈞一發之際,突聽一悅耳嗓音徐徐道:“滅盤聖祖,如果再不停下這群黑衣人,我便讓他們在彈指間全數倒下。”

聽著這聲音,無論是雷不羈這面的南荒群豪,還是楊摯等正道名宿,無不將心上懸著的石頭放下,暗暗欣喜:“她終于露面了!”

一位水衣女子,卓然立在大廳中央。

她是何時來的?又從何處進入大廳?竟連滅盤聖祖亦是懵然無知,只見女子秀容清麗,風華絕代,皎若太陽升朝霞,灼若芙蕖出綠波,明眸善睞,顧盼生姿,那翩若驚鴻的一瞥,就連上百無魂客亦心有所動,茫然相望。

她是誰?滅盤聖祖一愣神,問出聲來:“這娘們是誰?”

那水衣女子朱唇盈盈,含笑道:“晚輩南海蘇芷玉。”

蘇芷玉!

滅盤聖祖的眼睛緩緩凝縮,懾人的寒光從縫隙中迸射而出,直射水衣女子的秀顏,呵呵笑道:“敢情妳就是天一閣主?可惜啊可惜,老子不是被嚇大的!”

蘇芷玉微微頷首,在滅盤聖祖銳利冰寒的眼神迫視下,向對方報以溫婉一笑:“芷玉素來不會嚇人。”

“砰、砰!”

如應斯語,無魂客的隊伍中突然爆出兩團濃密的紫色煙霧,潮水般迅速將上百黑衣人席卷而入。

百流道人面色大變,提氣高呼:“屏息!煙霧有毒!”

可惜這些黑衣人神志已為懾魂大法所奪,反應遠比常人慢,再經負責指揮的四大天尊周轉下令,早已錯過了稍縱即逝的屏氣機會。

“撲通!撲通!”

煙霧翻騰中,黑衣人猶如被收割的燕麥,接二連三乃,成排成列的倒了下去,兀自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突如其來的異變將所有人驚呆了,他們怔怔望著不斷倒下的黑衣人,不明白其中道理。楊摯又喜又憂,急問道:“蘇仙子,這紫煙會否致命?”

蘇芷玉淡雅若仙地淺淺微笑:“楊掌門盡可寬懷,這只是令他們昏睡的迷魂煙霧,絕不會有性命之虞。”

說話間紫霧初散,百多黑衣人橫七豎八倒滿一地,卻還有一個好端端站在原地。

百流道人心念急轉,惱羞成怒:“好小子,是你搞鬼!”他飛身拔出背後仙劍,朝著那唯一站著的黑衣人撲襲而去。

苦心經營大半年的百多黑衣客初次上陣,本以為可以一鳴驚人,就此叱咤天陸,沒料到轉眼毀于一旦,百流道人心頭疼惜憤怒,可想而知。

仙劍注滿八成大無妄魔氣往黑衣人刺落,百流道人立意要把這壞了大事的內鬼大卸八塊。

這一劍含恨而發勢不可擋,黑衣人亦不願正面硬撼,身形一飄一縱,避開鋒芒,背後仙劍悠長鏑鳴彈鞘而出,在空中畫出一道絢爛雪光,劈斬向百流道人的仙劍。

“鏗!”

雙劍交擊,百流道人身軀一顫,震落在地,攻勢盡消。

黑衣人飛彈而起,直飄出三丈六尺,方卸去了對方沛然莫禦的罡風劍氣,冉冉落回地上。

楊摯背後,衛慧驚喜交集地失聲喚道:“小蛋!”

黑衣人,正是小蛋。

那晚他夜探漓渡仙境偶遇蘇芷玉,便得著解藥為屈翠楓恢複了功力。其後兩人依照蘇芷玉定下的計策,在昨日半夜潛出曉和園,混入無魂客中,李代桃僵換過身分。

原本這樣的喬裝絕難久瞞,可恰巧黑衣客的臉上都被油彩塗抹,面目難辨,兼且這些人猶如行尸走肉,根本不會關心身旁同伴是誰。

如此一來,居然讓小蛋和屈翠楓輕松蒙混過關,隨著大隊來到滴水石林。

剛才蘇芷玉一發話,小蛋、屈翠楓便在人群里引爆早已准備妥當的迷神煙霧,放倒了黑衣客。

只是屈翠楓比小蛋機靈,跟著那些人一塊兒倒了下去,沒成為百流道人的泄憤獵物。

而另一方面,蘇芷玉將小蛋與屈翠楓安排停妥後,便離開漓渡仙境,悄然尋上正派眾人,將滅盤聖祖以及晉連密議的陰謀合盤托出。

換成另一個人,修為再高,也未必能讓四家掌門耆宿完全信任,好在蘇芷玉身為海外三大聖地之一的南海天一閣閣主,地位超然,甚而隱隱居于天陸正道七大劍派掌門之上。

經過一番商議,楊摯等人最終依著蘇芷玉的建議,同意與雷不羈合作,于是蘇芷玉連夜趕往滴水石林尋到雷不羈,才有了後來的一場好戲,而晉連聰明反被聰明誤,自始至終都被蒙在鼓里,最後鬧了個身敗名裂的下場。

此刻用忍廳中,無論正道宿老、南荒群豪,無不對蘇芷玉心悅誠服,就連平素極為自負的觀止真人,亦不得不在心中慨歎。

“普天之下,也只有這丫頭能有此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手段!當年她能棄暗投明接掌天一閣,是我正道之福。”

觀止真人對于蘇芷玉的父親是天陸大魔頭蘇真這一節,依舊不能釋然。但和蘇芷玉間以往的諸般不滿,卻也終于盡數放下,煙消云散。

小蛋聽到衛慧呼喊,向她點頭示意,伸手抹去臉上油彩,露出本來容貌。

百流道人盯著小蛋的臉龐,咬牙切齒道:“又是你!”

他現在最懊喪的,莫過于滅盤聖祖不聽勸告,執意要留下小蛋性命,作為將來與葉無青討價還價的本錢。

當日在漓渡仙境中一刀將這小子宰了,哪會有今日的禍害?

但聽饕心碧嫗和鸞衣蝶齊齊發出一聲痛哼,錯身而過。

饕心碧嫗的左腿上捱了一記逍遙金鈴,流血不止,作為交換,她的碧鴛雙飛索也抽斷了鸞衣蝶的左臂,兩人各吃一虧,平分秋色。

而在另一邊捉對厮殺的停雪真人卻漸漸不敵,觀止真人心懸同門安危,起身道:“停雪師妹,先退下歇息,待貧道上前討教!”

停雪真人暗道:“方才伍端出戰大勝而歸,我若就此退下,豈非丟了師門顏面?”當下充耳不聞,竭力反攻,稍稍扭轉頹勢。

滅盤聖祖眼睜睜看著無魂客土崩瓦解,心里早已將蘇芷玉的祖宗十八代罵了底朝天。

三大弟子中,除了宮無極好歹贏了一陣隨即鎩羽而歸,饕心碧嫗和靳珂均都纏斗不休,遲遲拿不下對手,滅盤聖祖當即火往上冒,道:“格老子的一幫飯桶,還得老子我親自出馬!”

滅盤聖祖雙掌一錯,往雷不羈撲去。

雷不羈修為雖高,卻非滅盤聖祖之敵,蘇芷玉心知如此,反手亮出盈雪仙劍正欲攔截,不料百流道人已先一步欺身近前,冷喝道:“丫頭,妳我不死不休!”

百流道人運足十成的大無妄神功,仙劍光芒暴漲,蘇芷玉只得凝身接招,與百流道人戰在一起。

想那百流道人乃鶴仙人最為得力的座下首徒,功力尤在蘇芷玉之上,此際含恨出手,攻勢洶湧不絕,急切間纏得她無法分身救援。

童天尊看兩位首腦均已交上手,當即縱聲叫道:“殺啊!”率先往小蛋撲去。

但他還沒到小蛋身前,地上躺著的黑衣人中毫無征兆地躍起一人,沖著他背心就是一掌拍落:“老魔看招!”

童天尊大駭,拼命擰身躲閃,“砰”地一掌印在他背心左側,連帶肩骨也給擊得粉碎。

他忍疼扭頭一瞧,屈翠楓掣出墨玉扇又往他咽喉襲到,他暴跳如雷:“王八羔子暗箭傷人,老子活劈了你!”

右手翻腕取出一柄烏黑魔鞭,就往墨玉扇上磕去。

屈翠楓沒想到童天尊捱了他養精蓄銳的一掌居然仍有此豪勇,不禁心頭一凜,撤扇緊守門戶,與對方周旋游斗。

衛慧喜悅無限地喊道:“翠楓,是你!”她不顧自己有孕在身,執碧玉細竹上前助陣,兩人與童天尊打了個難分軒輊。

這時用忍廳里到處亂戰成一團,最倒黴的,當數唐森。

宮無極的九房妻妾早就盯上了他,戰端一開便一個合圍,將這胖大多嘴的和尚困在正中,劈頭蓋臉一通狂攻。

虧得唐森修為較之他的口才毫不遜色,一邊與紅粉兵團打斗糾纏,一邊猶有余暇,大呼小叫地嘮叨不停。

而在南荒群豪中局面最為險惡的,當屬雷不羈。他身為年旃之下掌管南荒魔道的第一人,責無旁貸地對上了滅盤聖祖。

滅盤聖祖也不用魔兵,只赤手空拳與雷不羈的混元兜率傘過招。但他的拳上如雷霆萬鈞之重,每一招攻出,拳頭上都會迸出一蓬紅蒙蒙的灼霧,隱隱含著血腥腐蝕之息,讓人稍吸一口,便覺手腳酸軟。

雷不羈面對強敵渾然無懼,攻守之間章法有度,渾若天成,與滅盤聖祖爭鋒相對毫不怯讓,端的不負雷公威名。

滅盤聖祖一面打斗,一面留心廳中戰局,尋思道:“他奶奶的,老子千算萬算,沒算到南海天一閣會出手攪局,得趕緊收拾了雷不羈,不然年老鬼一露面可有麻煩。”

想到此處,滅盤聖祖拳勢驀地一變,一記記暴戾雄渾的拳風在半空中“轟轟”炸開,迸濺出團團血腥熱浪,使出了他的得意絕活“血雷十六爆”。

雷不羈漸感力不從心,只得一步步收縮混元兜率傘的防禦空間,在身周織起一圈密不透風的藍色光團,不敢有絲毫懈怠。

血雷一波波轟擊在混元兜率傘上,滋味煞是不好受,雷不羈勉強又支撐了二十余個回合,頭頂真氣直冒,汗濕重衣,好似置身于蒸籠之中。

小蛋剛好擊退了兩名漓渡仙境的嘍啰,遠遠瞧見雷不羈正咬牙苦戰,當即施展出穿花繞柳身法,欲穿過半座大廳上前襄助。

可他離雷不羈尚有十多丈時,猛聽側旁宮無極陰惻惻笑道:“小子,咱們又見面了!”

藍霜魔劍顫鳴飛空,直掠小蛋後腰。

原來宮無極先前敗在伍端劍下,只受了些皮外傷,于身手並無大礙。戰局一起,他便連傷五人,大出了口惡氣,正打算如何尋個機會暗算伍端尋回場子,不意碰上了小蛋。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宮無極當下便把暗算伍端的計劃暫且丟到一旁,一策魔劍,從側後方掩襲而上。

小蛋聽著背後銳風呼嘯,靈台已清晰照出藍霜魔劍破空軌跡,他也不回身,反手彈指射出兩束聖淫蟲絲,“叮叮”微響纏住魔劍,心念催動忘情八法中的“振”字訣,手腕一抖一牽,藍霜魔劍劇顫偏斜,從小蛋身側劃過。

宮無極沒料到小蛋躲閃得如此從容利落,愣了愣,道:“看劍!”

藍霜魔劍一個虛晃,他卻從底下飛起一腳,陰狠無比地踹向小蛋腹下。

這點小動作焉能瞞得過如今的小蛋?小蛋身形驀地翻轉,頭上腳下施展一式“擎天柱石”,雪戀仙劍往宮無極右腳斬落。

宮無極嚇得急忙收腿,藍霜魔劍猛劈小蛋身前,小蛋身子倒懸空中,看似避無可避,冷不丁“鏗”地脆鳴,一陣金光晃動,金蠍魔鞭已然出手,不偏不倚擊在藍霜魔劍劍鋒上。

攻勢冰融雪消,宮無極暗暗叫苦:“這臭小子居然比伍端更難纏,早曉得這樣,還不如先把伍端做了。”

但後悔也已晚了,小蛋倒掛的雙腳使出一式“踏雪尋梅”,以足代掌施展“大寒七式”,往宮無極踢去,只是他足下踏的絕非白雪,而是對方那張跟雪差不多煞白的面門。

宮無極劍招用老,不得不飛速退身躲閃,豈知身後一股勁風襲到,“嗤啦”一聲,背上衣衫盡裂,血流如注,脊椎骨也險些教襲來的罡鋒削斷。

他負痛慘叫,余光一瞥,方知傷了他的乃是一柄飛旋如電的墨玉扇。

墨玉扇出其不意重創宮無極,毫無凝滯倒轉而回,落在了屈翠楓手中。

他的對手本是童天尊,但伍端唯恐屈翠楓有失,未免對不起已然仙逝的越秀派上兩代掌門在天之靈,當下不顧久戰力疲,加入戰團接下童天尊。

衛慧騰出手,長籲一口氣,美目流轉間,瞧見與小蛋激斗的宮無極,不禁羞憤道:“翠楓,就是那魔頭幾天前要害我,虧得小蛋相救我才幸免于難!”

屈翠楓得脫魔窟,連傷兩大魔頭,既露臉又出氣,眼下心情正好,聞言微笑道:“誰敢欺負妳?看我為妳報仇!”

他心頭默運“周而複始”心訣,瞅准宮無極無暇旁顧的良機,果然一擊得手。

天曉得宮無極交了什麼楣運,他的一身修為雖不敢說獨步南荒,但放諸于天陸仙林,亦絕不遜色于大派掌門。

可連日來不僅兩次受挫在小蛋手中,更莫名其妙讓屈翠楓以悟自天道星圖的奇學打得血肉翻卷,經脈幾斷,氣沮之下,哪里還敢繼續接戰?

趁小蛋和屈翠楓尚未合圍,他忙不迭腳底抹油跑了。

屈翠楓也不以為意,笑吟吟低問道:“怎樣,這下妳可滿意?”

衛慧見屈翠楓為她含憤一言便重傷宮無極,心中歡喜無限,更摻雜著幾多驕傲,玉頰微紅無聲地點了點頭。

就在宮無極負傷遁逃的同時,十多丈外的雷不羈亦發出了一聲痛吼,被滅盤聖祖的血雷十八爆遠遠擊飛,委頓在地,“哇”

地噴出深紅色淤血。

滅盤聖祖再也不看雷不羈半眼,一邊舒展靈覺搜索年旃隱身處,一邊往用忍廳後橫沖直撞呼嘯而去:“年老鬼,老子找你來啦!”

小蛋一個縱身扶起雷不羈,將他抱到廳角忙著輸氣療傷。

雷不羈嘴里一口口不停往外嗆著血,喘道:“快、快擋住??他!”

小蛋匆匆掃視大廳戰況,蘇芷玉對著百流道人已漸占上風,但一時半會尚難取勝,而其它人亦各自陷入血戰,無暇顧及其它。

他欲按雷不羈請求去追滅盤聖祖,可又放心不下,正焦灼猶豫間,卻聽屈翠楓說道:“小蛋,你只管去,這兒交給我們。”

小蛋情知屈翠楓與衛慧連手,應可護住雷不羈性命無虞,于是一點頭道:“有勞屈大哥!”起身提氣往後廳追下。

幾名漓渡仙境的小角色瞧見小蛋年輕,以為有便宜可撿,齊齊上前截擊。誰知他們眼前一花,小蛋已從幾人空隙間一滑而過,轉眼脫出了用忍廳。

小蛋一路循著滅盤聖祖的嘯聲和兩旁倒下的守衛尸體緊追不舍,穿過幾道門戶後,赫然見到一座黑黝黝的石窟。

石窟前,滅盤聖祖的深綠色身影猶如凶神惡煞,正與四名雷不羈和鸞衣蝶門下的弟子激斗。

四名弟子如何是滅盤聖祖的對手?三五回合間,已有兩人倒地斃命,剩下的兩人背對石窟洞口,死戰不退。

見此情景,滅盤聖祖越加相信年旃定是藏身此間,揚聲喝罵:“年老鬼,老子來了這半天,你他奶奶的還不露面,生孩子麼?”

“砰!”

手起掌落,一名女弟子腦漿迸裂,整個頭顱只剩半截。最後僅存的男弟子驚怒交加,揮舞一柄撐開的黃色魔傘,不要命地撲上。

滅盤聖祖滿不在乎地一拳轟在傘面上,如切腐竹將魔傘洞穿,醋缽大的拳頭透過傘面,直擊而入。

眼瞧男弟子就要死于非命,滅盤聖祖“咦”了聲,收拳回頭。

小蛋身劍合一,口中嘯音雄渾剛勁,凌空飛襲向滅盤聖祖的頭頂。

“轟!”

滅盤聖祖雙手抄起兩塊重逾千鈞的碩大山岩,往小蛋身上砸去,卻被雪戀仙劍勢如破竹地碎為齏粉,雪亮的劍芒彈指已迫在眉睫。

滅盤聖祖雙袖一鼓,如充滿氣的氣囊,左右向小蛋拍去。

小蛋乍逢強敵,早將生死勝負拋諸度外,心如明鏡,趨准對手大袖的來路,施展出穿花繞柳身法中的“云駐”訣,身形在半空猛地一挫,速度驟緩。

這下變化令滅盤聖祖始料不及,何況又是在小蛋全速飛劍而來之際?雪戀仙劍點擊在滅盤聖祖鼓脹的袍袖上,激起漫天銳嘯的劍氣罡風。

滅盤聖祖的大袖立時干癟,他忍不住脫口罵道:“龜兒子的好劍法!”

小蛋卻是有苦自知,他連運“穿花繞柳”、“天照九劍”這兩大曠世絕學,卻連老魔的皮毛都沒傷著,更教人心中凜然的是,滅盤聖祖袖上威猛無鑄的魔氣透過仙劍直逼小蛋經脈,居然連烏犀怒甲也無法盡數化解。

他一個倒翻落回地上,暗運“生生不息”疏通右臂淤滯,表面上卻不露半點端倪,氣不喘臉不紅,凝視滅盤聖祖:“前輩的袖法更好。”

滅盤聖祖笑道:“你小子挺識貨啊!”這次,他也不再罵對方龜兒子了,心頭思忖道:“這小子修為還行,三下五除二還解決不了。可老子沒閑心跟他糾纏!”

滅盤聖祖突然側身,右臂暴漲,抓過那男弟子手中殘破的魔傘。

那男弟子猝不及防被拎到了半空,就聽滅盤聖祖嘿嘿笑道:“小子,看爺爺再給你露一手!”他掌心勁力一吐,那男弟子手抓魔傘,騰云駕霧般往小蛋的身上撞來。

如果不幫男弟子消解滅盤聖祖迫入體內的魔勁,男弟子這條命十有八九便要交代??當下小蛋凝定心神,吐氣揚聲,收住仙劍,雙掌緩緩往外推去。

上篇:南荒篇 第七章 滅盤聖祖    下篇:南荒篇 第九章 冥輪老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