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南荒篇 第九章 冥輪老祖   
  
南荒篇 第九章 冥輪老祖

男弟子見小蛋雙掌推來,兩眼一閉,以為必死無疑。

誰料想小蛋的掌風打在身上,不僅沒將他轟得吐血碎骨,反而似一團柔和的水波托體,不但慢慢卸去滅盤聖祖的魔氣,去勢亦陡地轉慢。

小蛋見他從“有容乃大”心訣中化出的掌力果然有效,心中亦是歡喜。

待到男弟子的身軀撞到近前,小蛋雙掌往對方腰間一推一托,動作猶如行云流水。

男弟子毫發無傷地落回地上,呆望著往後瀉勁的小蛋。

小蛋長長吐了口濁氣,心道:“這老魔的功力委實高過我太多,多半尚在盛大叔、羅大叔之上,不曉得較之年老祖如何?”

他正想著,目光一轉卻不見了滅盤聖祖的影蹤,心一沉,道:“不好,他進石窟了!”

“年老祖正在洞里閉關!”

男弟子臉色大變,說著便往里沖,小蛋一把抓住他,騰身拔劍已進了石窟,傳聲道:“去找人來幫忙!”

小蛋和冥輪老祖素昧平生,談不上有何交情,但早有耳聞年旃是丁原的生死之交,兼之現下眾人同仇敵愾,于情于理,無論如何小蛋也不能坐視不管。

進得石窟光線驟暗,早已失了滅盤聖祖的蹤影。

小蛋一邊加緊戒備一邊仗劍疾行,只盼能趕在滅盤聖祖尋到年旃之前,截下對方。

雖然那男弟子沒明確說年旃為何閉關,但從如今的情形而言,小蛋不問可知,定是死關無疑。

所謂死關,通常是修煉者為破解大劫,而進到神游太虛、心歸空明的無我無物之境,形同假死一般。

這時候,即便天塌地陷,也萬難醒轉,而些微外物干擾,便會令閉死關的修煉者受到驚擾而走火入魔,爆精散神。

正是這個原因,石窟內預先設下了三道禁制,以防有人惡意闖關。

奈何這些禁制阻擋一般人可以,卻萬萬攔不住滅盤聖祖的腳步。

小蛋追進約莫十余丈,突聽前方黑暗中傳來隆隆撞擊聲,亮起一蓬蓬亮麗光華。

小蛋心頭一定,知道滅盤聖祖尚未來得及破開所有禁制,他定睛望去,只見滅盤聖祖巨大的身軀立在一道灰蒙蒙的光網前,揮拳猛轟。

每拳擊出,網上的光彩便黯淡渙散幾分,看樣子至多再有三五下,禁制方即告破。

“住手!”

小蛋體內真氣鼓蕩充盈,闊步執劍往滅盤聖祖迎了過去。

滅盤聖祖回過身來,惱火地一聳紅眉,罵道:“王八羔子,你陰魂不散纏上老子了?”

小蛋的步履頓時變緩,只覺一蓬洶湧剛暴的絕強殺氣隨著話音迫面而來,顯然滅盤聖祖當真火了。

小蛋並不多言,仙劍斜斜前指,破開迎面撲襲的殺氣,腳步緩慢而堅實,一步步往滅盤聖祖近前邁去。

滅盤聖祖以“修羅煞神功”催發“破膽魔罡”兀自不能動搖小蛋心神分毫,不禁詫異道:“小娃兒,你跟葉無青學了幾年?”

小蛋在對方強橫的氣勢壓迫下緊守靈台,一步步迫至滅盤聖祖身前五丈,忽地停身立劍,峙若亭岳:“前輩,何苦與年老祖過不去?”

滅盤聖祖望著小蛋立身之處,心下禁不住又開始罵娘。

小蛋站立的地方,剛好是滅盤聖祖“破膽魔罡”的腹地,亦正是他手中雪戀仙劍保持防守態勢的最佳距離。

兩人對峙須臾,滅盤聖祖按捺不住:“再這麼跟他耗下去,老子還混什麼?”

他右手五指捏攥成拳,低吼一聲:“看打!”

滅盤聖祖身影如同一蓬綠浪,挾起凶猛罡風,往小蛋胸口一拳轟落。

小蛋見滅盤聖祖拳上血芒吞吐,紅霧蒸騰,不敢輕易直攖其鋒,身形一轉,雪戀仙劍使出“雷厲風行”,往對方拳眼刺去。

滅盤聖祖大手一張,有恃無恐就往劍刃上抓落,只消指尖搭到劍刃之上,勁力吐出間就可教小蛋吃不了兜著走,至不濟也得將劍蕩到一邊,露出空門。

小蛋身經百戰,更曾與鶴仙人、萬劫天君這些絕世魔頭放對厮殺,滅盤聖祖手指一張,他立明其意,雪戀仙劍化“雷厲”

為“風行”,驀地幻出重重真假莫測的雪色光影,往老魔爪上罩落。

滅盤聖祖低咦一聲,道:“葉無青啥時搗騰出的這招劍法?”

也難怪他會錯認,需知他兩百余年深居不出,更無從知曉盛年的天照九劍,聽說小蛋是葉無青的徒弟,就只當小蛋用的是忘情宮絕學。

而忘情宮中具才情自創劍招的,除了癡呆的楚望天,也只剩下葉無青一人而已,故此滅盤聖祖方有此一問。

問歸問,滅盤聖祖手上可沒閑著,魔爪一縮,右臂陡振,大袖拂向仙劍。

小蛋無暇回答對方的問話,他緊盯著滅盤聖祖的招式變化。

老魔大袖甫起,雪戀仙劍也隨即發生變化,小蛋的身軀牽動劍鋒,匪夷所思的一偏,連人帶劍一往無前地迫近滅盤聖祖懷里,正是一式“吾身獨往”。

老魔大感意外,怒喝一聲,支起左掌,往小蛋眉心劈落。

小蛋暗運“金光聚頂”,身體猛地往後一彈,挺腰站直,仙劍轉作一式“破甲沉戈”,照著滅盤聖祖小腹切下。

“嗚──”

老魔的左掌從小蛋鼻尖前不到寸許之處呼嘯掠空,紅蒙蒙的掌風如驚濤拍岸,拂中他的面門。

小蛋臉上神光一閃,烏犀怒甲與金光聚頂同時發動,將對手的掌風化于無形。

饒是這樣,小蛋的頭腦亦是一震,往後退出三步。雪戀仙劍“嗤啦”脆響,破開滅盤聖祖的護體魔罡,在大袍上劃開一道口子。

滅盤聖祖一時大意,給小蛋取巧得手,登時惱羞成怒,咆哮道:“仙人板板的,老子油炸了你!”

他右手一探,從左邊袖里掏出一只尺許方圓的血紅色魔球,頂心上微微下凹,留有五個指孔,剛好讓老魔的指頭扣上。

這魔球似金鐵鑄煉,表面滿是半寸來長的犀利尖錐,底端有一團拳頭大小的銀色光斑,仿似怒目圓睜的魔眼,內里暗藏金屬小球,揮舞起來激撞鏑鳴,尖銳刺耳,惑人心神。

適才滅盤聖祖和雷不羈動手,也沒亮出這只“吞天食地化血輪”,此戰若傳揚出去,必定令小蛋日後身價倍增,赫然屹立于天陸仙林頂尖高手之列。

小蛋見老魔亮了兵器,一咬牙關,道:“無論如何,只要能拖延到強援趕至,我便大功告成。”

他想明白此點,心頭清澈一片,雪戀仙劍突然變得重逾萬鈞,緩緩朝外遞出,卻是用上了“一諾千金”。

要是換作旁人,即令修為高過老魔的鶴仙人或萬劫天君,面對盛年猶如神來之筆的這招“一諾千金”,勢必也要靜候時機,察明劍路。

可滅盤聖祖盛怒之下渾然不顧,仗著功力遠強過小蛋,揮動化血輪,氣吞山河般朝著雪戀仙劍轟落。

然而“一諾千金”實乃當世以慢制快的第一劍招,化血輪剛舉起,雪戀仙劍頓生感應,如水銀瀉地般往滅盤聖祖左胸刺落。

滅盤聖祖一驚:“老子這一輪就算把這小子腦袋砸個稀巴爛,可自個兒的元神也得歸位,不合算!”

他迫不得已,回輪自保,手中勝逾奔雷的化血輪說收就收,不見半點凝滯生硬,倏地回砸劍鋒。

小蛋自不願與老魔硬拼,仙劍一轉點在化血輪上,“叮”地趁勢收回身前,心頭驚疑。

“怎麼還不見有人進來幫忙?”

他和滅盤聖祖在石窟里打得天翻地覆,石窟外也早已殺得血流成河,昏天黑地。兩方的高手意識到此戰的關鍵著落在滅盤聖祖能否先一步殺了年旃,故此不約而同往石窟方向靠近。

一方要拼死往里沖,另一方的人則死命抵擋,一時間雙方竟成僵持之局,斗得如火如荼。

小蛋沉下心來,與滅盤聖祖在石窟內激戰十余個回合,手上仙劍逐漸吃不住老魔化血輪上不斷增強的勁力,胳膊漸感麻痹。

好在老魔左拳轟出的血霧雖含有劇烈腐毒,但小蛋有聖淫蟲精氣和烏犀怒甲雙重防禦,倒也不懼。

可石窟雖說頗為寬敞,卻略顯低矮,更遠極不上洞外的廣闊。小蛋的身法不免大受影響,許多次明明可以施展穿花繞柳躲過化血輪轟擊,卻顧忌到回旋空間有限,只能咬牙硬挺不退。

滅盤聖祖絕非大老粗,頓時看出便宜,化血輪大開大闔,一步步將小蛋往石窟狹窄處迫去,藉以壓縮對方游走趨避的空間。

小蛋心頭雪亮,無奈面對滅盤聖祖一浪高過一浪的狂攻,腳下除了步步後退之外,竟是別無他方可想。

又戰了八九個照面,小蛋身後猛然一硬,背心已頂到石壁。

滅盤聖祖哈哈笑道:“龜兒子的,你認栽吧!”

化血輪虎虎生風,如泰山壓頂般連連轟落。

小蛋被逼進角落,再沒有半分余地閃躲,甚至連頭頂上方都是厚重堅實的山岩。

他心知要糟,雪戀仙劍與化血輪“鏗鏗”交擊,一口氣連接七下,頓時兩眼發黑,全身骨骼發出爆裂聲。

此刻的小蛋只知道,多擋一輪是一輪,多拖一刻是一刻!

滅盤聖祖大是不耐煩,道:“老子忍了兩百來年,好不容易熬出了頭,你個乳臭未干的小子來擋什麼道?臭小子,老子送你回姥姥家!”

化血輪猛力轟落,左手又是一拳“血雷十八爆”,擊向小蛋心口。

滅盤聖祖的拳路,小蛋看得清清楚楚,可他連接了對方七輪,幾近油盡燈枯奇#書*網收集整理,哪還有余力硬接這至剛至猛的血雷十八爆?

無奈之中,雪戀仙劍橫架化血輪,左掌彈指激射出五道聖淫蟲絲,打在老魔拳上,竭力向旁牽引。

可惜心有余力不足,滅盤聖祖的鐵拳只略微偏了偏,還是結結實實打在了小蛋左胸上。

小蛋“噗”地噴出一口血箭,身體整個陷入石壁內,碎石塌落,即將他掩埋起來。

滅盤聖祖冷笑兩聲,轉身便往那道禁制行去,嘴里不住地吐故納新,流轉魔氣。為了解決小蛋,他亦消耗不小,連化血輪都險些教雪戀仙劍給劈出口子來。

滅盤聖祖在光網前略作調息,揮拳連轟,一連三拳兩輪光花飛濺,灰蒙蒙的光網“嗡嗡”顫鳴,化作縷縷流光渙散開來,露出後頭的通道。

滅盤聖祖大喜,正要提輪入內,驀地心有所覺,回首望去。

塌落的石堆里,煥出一團柔和絢爛的青色光暈,碎石“簌簌”散落,一道渾身鮮血的身影從廢墟里重又站起。

四相幻鏡懸浮低鳴,如瀑般的柔光籠罩住小蛋身軀,一波波的光暈徐徐擴散,照亮石窟。

滅盤聖祖凝望小蛋滿是血汙的臉龐,嘿嘿道:“小子,快死了吧?”

小蛋用雪戀仙劍駐地,身軀微微顫抖,倔強的目光迎上滅盤聖祖,喘息著道:“可還沒死!”

滅盤聖祖輕蔑道:“就你這副模樣,還想再跟老子動手?”

小蛋不答,艱難緩慢地舉起雪戀仙劍,頭頂水霧冉冉蒸騰,渾身散發出淡淡光暈。

四相幻鏡激越鳴響,一束瀑光投落在地,幻生出一道光影分身。同樣地舉著劍,同樣的堅定神情,與滅盤聖祖對視。

滅盤聖祖“咦”了聲,似乎沒有料到四相幻鏡竟有此神通,但仍是滿不在乎地問道:“喜歡找死?”

小蛋哼地嗆出口熱血,身子晃了晃,沒有回答。

“那你現在就給老子去死!”滅盤聖祖大怒,左手彈指射出一束“電光火矢”。

幻鏡投映的分身光芒暴漲,與小蛋心神水乳交融,如為一體,左手一捏劍訣,右手光劍鏗然顫鳴,迸發出幕天席地的驚人劍氣,陡然化作一團青色的弧光,摧枯拉朽地朝著滅盤聖祖轟落。

“砰!”

電光火矢在分身劍華的照耀下黯若螢火,被激蕩浩蕩的劍氣一擊碎作絲絲光縷,飛逸無蹤。

光影去勢愈疾,波瀾壯闊的劍光仿似要撐爆狹隘的石窟,一塊塊碩大的岩石塌落橫飛,堅硬的岩壁上亦教劍氣化出一道道縱橫交錯,觸目驚心的深深裂痕,大地彷佛在這一刻也搖動顫栗起來。

滅盤聖祖的面色在青光的映照下變得扭曲猙獰,往後退了兩步,口中發出一記驚天動地的厲吼,全身迸射出妖豔的殷紅光霧,將修羅煞功提升至九成以上,握在手中的化血輪“鏗鏗”爆響,不安而焦躁地煥放蓬蓬血芒。

“破!”

厲吼聲中,化血輪出手,像一蓬熊熊燃燒的血色雷團,剛猛無鑄地朝著青色光影迎擊而上。

地動山搖的轟鳴響起,光陰好似被一下抽成空白,天地亦在漫天迸濺的奪目光華中黯淡沉淪。

光影分身被化血輪擊得粉碎成束束青色流光,卻依然倔強地沖向滅盤聖祖。

即使支離破碎,即使微若殘燭,也一往無前!

化血輪打穿光影,亦成強弩之末,搖搖欲墜。滅盤聖祖右手法印搖搖一指,心念催發,再次大喝。

“破!”

化血輪驟地一亮,重新轉動奔騰,沖開前方重重飛蕩迸流的罡風劍氣,轟向小蛋,撞破四相幻鏡光幕的保護,狠狠擊在小蛋胸前,將他的身軀第二次轟進石壁。

小蛋只感到一股撕心裂肺的強勁力量擊碎烏犀怒甲,窮凶極惡地迫入體內,甚至連“有容乃大”都無法化解。

這股灼熱而狂暴的魔氣沿著經脈翻江倒海,猶如掠劫過境的兵匪,五髒六腑齊齊生出被切碎一般的錐心劇痛,天昏地暗里,小蛋喉嚨一熱,便什麼都不曉得了。

化血輪飛縱而歸,落回滅盤聖祖的大手中。他的深綠色大袍上亦教凌厲密集的劍氣割裂出成百條裂縫,肌膚往外滲著血絲,臉色徐徐由赤紅而轉蒼白。

雖說他的傷勢遠比小蛋為輕,可體內經脈火辣辣疼痛的滋味也不太好受。

上次負傷,應是兩百多年前的舊事??滅盤聖祖望著塵土飛揚的碎石堆,搖了搖頭。

“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老子。”

一抖化血輪上的石屑,滅盤聖祖回轉過身,卻立時看到一人大搖大擺地由石窟深處走近。

那張熟悉的臉龐,滅盤聖祖再過兩百年,亦不會忘記。

一身寬松大袍,桀驁而囂張的面龐上赫然有一朵銀白色梅花印記,像是魔神睜開的第三只眼,他魁梧的身形在距離滅盤聖祖三丈之遙的地方停下,莫名融入黑暗中。

兩人久久對望,也不知是誰的臉上先綻開了一縷古怪的笑容,兩人齊聲大笑起來。

洞中人瞇起眼睛打量著滅盤聖祖,舒心而又酣暢地大笑。

“你個龜兒子的,老子以為你兩百年前就死透了,敢情還在活蹦亂跳!”

滅盤聖祖也哈哈笑道:“他奶奶的年老鬼,你果真也有老了的時候!”

洞中人笑容不改,接著罵道:“王八羔子才不會老!這些年你藏哪兒去了,讓老子一陣好找,險些沒把地皮都給揭起三層來。”

滅盤聖祖嘿嘿一笑,道:“老子不是回來找你了麼?聽說你這孫子混得挺滋潤的啊!”

洞中人老臉猛地一繃,罵還道:“你才是孫子!”

滅盤聖祖毫不相讓,立刻反唇相譏:“你個龜孫子!”

兩人越罵越響,越罵越不堪入耳,連話音里都運上了功力,震得石窟嗡嗡顫響。

聲音傳到石窟外,兀自在苦苦血戰的眾人不約而同停下手來,或是欣喜或是詫異地往洞里瞧去。

也沒看清是誰帶的頭,雷不羈夫婦、唐森、商傑,漓渡仙境的一班魔頭,有默契地分成兩列,湧入石窟中,到後來,正道四大劍派的一干掌門耆宿亦忍不住跟進去一望究竟。

蘇芷玉更早一步殺退百流道人,進入石窟,尋到亂石堆下業已奄奄一息的小蛋。

小蛋胸口尚有余溫,心跳雖然緩慢,卻仍算有力。

盡管蘇芷玉未能親眼目睹適才小蛋與滅盤聖祖之間的戰斗,但僅從石窟中大戰後的痕跡看去,亦能猜想一二。

那邊,年旃和滅盤聖祖對罵得越發來勁,惟恐輸了這場口舌之爭,眾人聽得面面相覷,無不啞然。

瞧這兩人熟絡罵戰的情形,實在難以想象這兩人之間曾經發生過怎樣的恩恩怨怨,又為何一定要置對方于死地?

可他們兩個偏就這般旁若無人地罵著,似乎誰也不願先停下來,更不願輸給對方一口氣。

鸞衣蝶怔怔道:“老祖怎麼了?他們不會一口氣罵到天亮吧?”

雷不羈搖搖頭,低聲道:“老祖不願占了滅盤老魔的便宜。”

鸞衣蝶恍然省悟,見蘇芷玉抱起小蛋行了過來,忙問道:“蘇仙子,這孩子有救麼?”

蘇芷玉點點頭,雷不羈和鸞衣蝶當即慨然道:“如果救治這孩子需要藥材,蘇仙子盡管開口。”

蘇芷玉微笑道:“多謝兩位好意。老魔的中氣越來越平穩充實,年老祖要准備出手了。”

上篇:南荒篇 第八章 浴血南荒    下篇:南荒篇 第十章 舊雨新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