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天一篇 第二章 萬金一默   
  
天一篇 第二章 萬金一默

楊摯聲嘶力竭的吼聲,劃破了滴水石林寂靜的夜空,令得眾人霍然一震。

第一位趕到現場的便是天一閣閣主蘇芷玉,然而,她所見到的是躺倒在冰冷泥地上的兩具尸體,四周空無一人。

很快雷不羈夫婦、唐森、商傑還有停云真人、觀止真人,以及正魔兩道的眾多高手都陸續趕至,目睹眼前的慘狀盡皆呆住了。

伍端望著楊摯的尸體直發懵,如同一下子蒼老了十年,不住地喃喃自語道:“這是怎麼回事,是誰殺了楊掌門,是誰?”

停云真人安慰道:“伍老請節哀順變。楊掌門不幸遇害乃我仙林同道之殤,咱們定將此案查個水落石出,揪出凶手為楊掌門報仇!”

觀止真人小心地翻轉過楊摯尸身,從他背上的傷口里輕輕起出一物,借著月光觀瞧道:“就是這東西令得楊掌門一記致命!”

唐森見多識廣,禁不住失聲道:“這不是魔教上一代護法,雷霆那老家伙所用的九雷動天引嗎?為何會出現在這兒?”

觀止真人一聲冷笑道:“據我所知,雷霆早已將九雷動天引傳給了義女秦柔,也就是魔教前任教主羅牛的妻子。”

伍端目光一寒道:“這麼說,敝掌門和衛姑娘遇害的事情與羅夫人有關?”

蘇芷玉徐徐搖頭:“伍長老有所不知,九雷動天引早在四年前羅夫人已親手轉贈他人。如今,它的主人已非羅夫人。”

商傑詫異道:“那蘇仙子可知??如今這九雷動天引是誰在用它?”

蘇芷玉幽幽一歎,輕聲道:“羅夫人所贈之人便是小蛋。”

商傑驚愕叫道:“這怎麼可能?幾天前我還和小蛋一起救了楊掌門的性命,當時這位衛姑娘也在。他又怎會反過頭來殺害楊掌門和衛姑娘?”

鍾南山正為自己門中又出丑聞而頭疼,這時偏巧越秀劍派也鬧出掌門遇害的一樁大事,令他更覺心煩,冷哼道:“你沒瞧見那衛姑娘身懷六甲,說不定就是小蛋干的好事。

“他始亂終棄殺了衛姑娘,卻教楊掌門發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再害死了傷重未愈的楊掌門,又有何不可?”

他卻不知這段推理與真相幾乎毫無差異,唯一搞錯的卻是至關重要的真正凶手。

商傑的這條命蒙小蛋救過,也得楊摯和伍端從宮無極的魔掌下搭救,對這幾人均都感恩莫名。孰料偏是這樁血案出在楊摯和小蛋身上,讓他又急又惱沒了主張,一跺腳道:“我絕不相信這是小蛋干的。蘇仙子,妳倒說句話啊!”

蘇芷玉從觀止真人手里接過九雷動天引打量片刻,答道:“事實未明,芷玉也不能妄言。當務之急還需先找到小蛋,向他當面求證。”

可小蛋早在楊摯遇害前便突然從養傷的廂房里失蹤,雷不羈派出尋找的十幾撥人馬至今未歸,誰又曉得他去了哪里?

商傑卻是眼睛一亮,一拍巴掌叫道:“不錯,咱們得先找到小蛋才能搞清楚真相。我這就去找他!”

觀止真人嘿然道:“商二堡主,我勸你不要白費力氣了。只怕他此刻早已畏罪潛逃,遠揚千里了,哪里可能再公然露面?”

商傑怒道:“你胡說什麼?小蛋絕不是這樣的人,商某敢用性命擔保。”

觀止真人幾時教一個魔頭當眾斥責過,也生出怒氣:“你認識他才幾天,就敢拿性命擔保?你可曉得他是誰的弟子,以前都干過什麼好事?萬一楊掌門和衛姑娘果真是他所殺,商二堡主又有幾顆腦袋可以拿來擔保?”

商傑腦門青筋蹦跳,正要和觀止真人干上,雷不羈先一步沉聲道:“諸位無須爭執,蘇仙子說得有道理,咱們這便四下派人搜尋小蛋行蹤。”

雷不羈這一開口,商傑也不好再多說,狠狠瞪視觀止真人一眼道:“好,商某這就去找回小蛋兄弟,定要替他將這冤屈洗刷乾淨!”說罷禦風徑自而去。

商傑含怒出了滴水石林,也不曉得自己該往哪個方向找人,干脆信馬由缰一路北上。

他找找停停走出了好幾百里,在天色漸亮時前方出現一座小鎮。

商傑精神一振思忖道:“老子也走累了,不妨先到鎮上找碗水喝,順帶再打聽一下小蛋兄弟的下落。”他收住身形,沿著大街往鎮里走去。

一邊走,楊摯一邊找尋茶館酒鋪。只是天色尚早,路上連行人都沒幾個,且店鋪大多尚未開張,想找個地方歇腳打聽著實不易。

忽地,他發現街邊有一家酒鋪已開門營業,可一進門除了倒在地上的伙計便再無旁人。

商傑愣了愣叫道:“小二、小二!他奶奶的天都亮了,你還睡不醒?”

連喊了幾聲,那伙計躺在地上毫無反應。商傑頓覺不對勁,上前將他扶起,掌心一股魔氣輸入對方背心的大椎穴中。

那伙計喉結動了幾動,茫然睜開眼道:“我這是在哪里,過奈何橋了嗎?”

商傑沒好氣地道:“去你娘的奈何橋!難不成老子還是牛頭馬面?我問你,你小子怎麼放著好好的床鋪不睡,大冷天的躺在地上?”

伙計悚然一省,臉色轉白的顫聲道:“是鬼,是那鬼干的!”

商傑大奇,拽了那伙計起身道:“你說清楚點,誰是鬼了?”

那伙計兀自心有余悸,語無倫次地將昨晚發生之事說了。

商傑聽得驚喜交集,又問過兩人的長相衣著,已確認是小蛋無疑。至于另外一個青衣少年是誰,他此刻也無心多問,便迫不及待的道:“他們兩個喝完酒,往哪個方向去了?”

伙計苦著臉道:“我站在那兒,身上突然一冷就睡了過去,實在不曉得他們去哪兒。”

商傑略感失望,抬頭看到桌上小蛋留下的一塊碎銀,將它塞進伙計手里,惡狠狠地警告道:“這事你不准和任何人說起,連掌櫃都不許講!回頭老子還會來找你,萬一你走漏風聲,看老子怎麼收拾你!”

他不理戰戰兢兢的伙計,快步出了酒鋪往街道兩頭張望,心中略一沉吟,足不點地朝著來時路上回轉,速度卻放慢許多,時刻留意著兩旁動靜。

約莫行出五六里地,果然遠遠看見路旁的一片榆樹林邊坐著一人。商傑定睛打瞧,不是小蛋卻又是誰?

他三步並作兩步趕了過去,大聲招呼道:“小兄弟,你可讓我一通好找!”

小蛋短短幾里路已走得氣喘心急、兩腿乏力,正不得已坐在林邊歇息,聽到商傑聲音不由喜道:“商二叔,你怎會找到我的?”

商傑走到小蛋近前,笑道:“昨晚滴水石林可鬧翻天了,現今不知有多少人正在四處找你,卻教老子??你商二叔先找到了!”

小蛋笑道:“為了我的事,麻煩商二叔和大家了。”

商傑收斂笑容,搖頭道:“咱們找你可不單為了這一樁事。昨晚衛姑娘和楊掌門在滴水石林雙雙遇害,有人懷疑是你所為。”

小蛋驚異道:“什麼,衛姑娘和楊掌門遇害?又為何懷疑是我?”

商傑回答道:“因為有人在楊摯的致命傷口里尋到一枚九雷動天引,據說那是四年前羅夫人贈給你的禮物。”

小蛋心頭劇震,喉嚨有些發澀的道:“九雷動天引??在楊掌門的遺體上?怎麼可能?”

商傑點點頭道:“小蛋兄弟,這兒只有咱們兩個人。你不妨跟商二叔直說,這事到底是不是你干的?如果不是,咱們就回去說個明白。要真要是你干的??”他撓撓自己的亂發,苦笑道:“老子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了。”

小蛋心情激蕩,幾乎沒留神商傑最後兩句說的是什麼。他想到昨日看到衛慧和楊摯還好端端的,今天一早得到的竟是兩人遇害的噩耗,委實黯然神傷。

更讓他感到心驚的是,對方所用的凶器居然是自己的九雷動天引!而這九雷動天引自始至終自己就不曾失落過,除了上次在北海為托鬼鋒傳信,將它轉送給歐陽霓至今未及收回。

他的心底一涼,定了定神道:“商二叔,我跟你回去。咱們馬上走,務必將這件事查個明白!”

商傑見小蛋如此回答,心里定了大半。

當下他攜著小蛋禦劍飛返滴水石林,路上又將自己在凶殺現場的所見所聞詳細說了。

小蛋聽得更加心亂,恨不能立即趕回石林將這事弄個明白。但他的腦海里卻始終縈繞著一塊揮之不去的陰影,不停暗暗自問:“這事跟歐陽姑娘會有關嗎?如果是,我又該如何是好?

“奇怪??她沒理由殺害衛姑娘和楊掌門,更沒有理由嫁禍給我!可不是她,又會是誰?”

這樣毫無頭緒地思量著,小蛋隨著商傑回到滴水石林。他被商傑找回的消息迅即傳開,眾人聞訊齊齊聚集到用忍廳,連養傷的年旃也被驚動。

小蛋站在大廳中央,而兩旁眾人賓主分明各坐一邊,只有年旃大馬金刀地高踞在正中大椅上。蘇芷玉身分超然,在他身旁側坐。

雷不羈咳嗽一聲算是開場,和顏悅色地問道:“小蛋,昨晚你去了哪里?”

小蛋實話實說地道:“一個距離滴水石林約有數百里的小鎮上。”

停云真人皺眉問道:“你受了那麼重的傷,如何能跑到數百里外的鎮上去?”

小蛋沉默了一會兒,情知事關重大不宜隱瞞,便回答道:“是萬劫天君。”

此言一出,大廳里人人悚然動容,私語聲響起一片。

觀止真人怒斥道:“胡說,萬劫天君怎會來滴水石林。就算他來了,又為何偏偏找上你?”

小蛋語塞。莫說當著這麼多人,他無法將自己和萬劫天君昨晚交談的內容敘述出來,即便只對著觀止真人一個也是不能。

他靜默許久,搖搖頭道:“我不能說,總之與楊掌門和衛姑娘遇害的事無關。”

伍端沉聲問道:“為什麼不能說,莫非你心里有鬼?”

商傑見小蛋不說話,忙高聲替他辯駁道:“他沒有說謊,先前我在那鎮上──”

蘇芷玉忽然截斷道:“小蛋是否遇見萬劫天君並非根本,關鍵是那枚九雷動天引從何而來,是否為他所有?”

這話不僅令商傑愕然,連正道各派的耆宿也俱都感到意外。

他們原本擔心蘇芷玉會因為盛年、丁原等人情面,暗中庇護小蛋,可她這一開口就直指血案要害,且是極其不利于小蛋的一樁鐵證。當即令伍端等人放下心來,暗贊道:“不愧是天一閣主,斷無因私廢公之舉。”

唯有年旃心里嘿然發笑道:“這丫頭越來越聰明,都快趕上她那個死鬼老爹了。”

雷不羈順著蘇芷玉的話語問道:“小蛋,九雷動天引是不是你的?”

小蛋一陣遲疑。他將九雷動天引作為信物轉交歐陽霓,唯有鬼鋒知情,這時即便如實托出如此口說無憑之事,實難讓眾人相信。

何況她與衛慧、楊摯遇害的血案究竟是否有關猶未可知,在水落石出前,他亦不願將歐陽霓卷入漩渦之中以免錯冤朋友。

當下他略微思忖,沉聲回答道:“是我的!”

伍端亮紅的臉龐上陰沉似水,追問道:“那它為何會出現在我掌門師侄的尸首上?”

小蛋被他洪鍾般的喝問聲震得兩耳轟鳴,深吸了口氣平靜道:“我也不知道。”

雷不羈昨日蒙小蛋相救,對這少年甚有好感,禁不住為他開脫道:“你好生回憶一下,最近是否有將九雷動天引借給別人或無端遭竊?”

小蛋情知雷不羈在暗中維護自己,心中一暖道:“如果我說了實情,歐陽姑娘就成了疑凶,說不定還會以為這事是我師父在幕後策劃指使。”

他正想著,停云真人已喝問道:“說,衛姑娘和楊掌門他們兩個是不是你殺的?”

小蛋心頭不由自主地一緊,回答道:“不是我。”

觀止真人冷冷一笑道:“鐵證如山你還有什麼可狡辯的?如果不是你,那又是誰?總不會是這九雷動天引自己轟進楊掌門的後心吧?”

小蛋無言以對,靜默了一會兒後緩緩道:“請諸位給我一個月的期限,晚輩定會查出殺害衛姑娘和楊掌門的凶手。”

鍾南山搖頭道:“怕就怕一個月後你已溜之大吉。咱們想要找你,只有上忘情宮。”

觀止真人一拍桌案:“小蛋,事實俱在,不容你不低頭服罪。說,你為何要殺害楊掌門和衛姑娘,是否受了葉無青的暗中指使?”

“啪!”冷不防有人將幾案拍得比觀止真人還響三分,震得大廳嗡嗡回蕩。

眾人愕然望去,只見始終未發一言的年旃滿面怒容、須發皆張。他冷厲的目光拂過右首正道一眾耆宿,罵道:“混蛋,都他奶奶的一堆老糊塗!”

觀止真人勃然變色道:“年旃,你嘴里不清不楚的是在罵誰?”

年旃橫眉冷目的沖他哼道:“老子愛罵誰便罵誰,難道還要先請示過你?就在昨日,這娃兒為了攔住滅盤老賊入洞擾我清修,不顧性命的與他厮殺,被打得頭破血流都不肯讓開半步。

“這樣的少年,會從背後突施冷箭殺死與他無冤無仇的越秀掌門?會當面一劍害了身懷六甲的孕婦性命?說出來哪個會信?老子明知這事蹊蹺,聽人胡說八道亂放屁若還不罵,這日子還不活到狗身上去了?”

幾句話直氣得伍端等人臉上一陣白一陣紅,偏又啞口無言不知該如何辯駁。

觀止真人按捺住怒氣,冷然道:“那依你之見,凶手是誰?”

年旃一翻眼道:“這老子可管不著。總而言之,在我南荒的一畝三分地上,誰想動小蛋一根寒毛,先問問老子的九寶冥輪答不答應!”

停雪真人氣急敗壞的道:“年老魔,你這不是存心攪局庇護凶手嗎?”

年旃滿不在乎道:“是又如何?格老子的你捱上兩下化血輪試試,能活著喘氣就算祖上積德,還能從床上爬起來一連殺了兩個人,當我年旃是傻瓜嗎?”

停云真人搖頭道:“年老祖你這是在強辭奪理。假如小蛋真無力殺害楊掌門和衛姑娘,又為何能在一夜間逃出數百里外?”

商傑叫道:“我早說了,小蛋是被一個青衣人挾持到那小鎮上的。商某找到他時,小蛋兄弟正獨自一人往滴水石林的方向回返,卻連走路也是無力!”

觀止真人嘿嘿笑道:“難保他沒有幫凶,說不准便是葉無青。所謂的青衣人也好,萬劫天君也罷,不過是他為了遮掩事實而編造出的謊話。”

雷不羈哈哈大笑道:“有誰在說謊時會把自己跟萬劫天君牽連在一起?總之你們不信他的話,我信!”

魔道群雄聞聽雷不羈此言,紛紛高聲叫道:“我也信!”、“老子也相信凶手不是小蛋兄弟!”更有人趁亂起哄道:“龜兒子才不相信!”隨即引起一陣哄堂大笑。

小蛋聽著年旃、雷不羈、商傑等人為了保護自己,不惜公然與正道四派的名家宿老翻臉爭執,眼眶不由一熱道:“無論如何這事是因我而起,絕不能累得南荒群豪與正道各派再起紛爭。

“我現下手里無憑無據,說什麼都不管用。盛大叔說過,千金不如一默!我唯有尋找到真憑實據查明真凶,方可洗刷冤枉、為楊掌門和衛姑娘討還公道。”

忽聽商傑問道:“小蛋兄弟,那九雷動天引到底有沒有借給別人又或丟失過,你倒給句痛快話啊!”

小蛋望著商傑一臉迫切焦急的神情,咬牙道:“我不能說!”

商傑急得一跺腳,唉聲歎氣道:“這都到什麼節骨眼上了,你還云里霧里地跟咱們繞彎?”

伍端哼道:“他既不肯說,要嘛是為了庇護某人,要嘛凶手就是他本人!無論如何這事和小蛋總逃脫不了干系,怎麼著他都是本案的第一嫌凶。”

觀止真人鐵青著臉道:“蘇仙子,妳對此事有何見解?”

經他這一問,大家才想起蘇芷玉已很久沒有開口,又紛紛將目光重新聚焦回她身上。

蘇芷玉清澈平和的眼神,不緊不慢地環顧廳中的每一個人。說來也怪,在座宿老梟雄被她這般輕描淡寫地拂視而過,激動生火的心緒都為之一清,先前的沖動怒氣亦不知不覺退淡許多。

只聽她徐徐道:“我昨日曾數次診斷小蛋的傷勢,他體內真氣郁結、經脈損傷嚴重,只宜臥床靜養根本無法與人動手過招。

“如果不是發生了昨夜血案,過得兩日我便要攜他回返南海療傷,好用天一閣特備的靈藥化去化血輪中蘊藏的腐毒。”

眾人靜靜聽著,有些心思縝密的人已從蘇芷玉話語里品出了些許味道。

蘇芷玉頓了頓,繼續說道:“芷玉駑鈍,目前尚無從判斷真凶是否就是小蛋,抑或他另有幫凶,甚而是遭人有意陷害。”

說到這里她溫婉的笑了笑道:“所以,請諸位寬限芷玉三個月的工夫。一來我要帶他前往天一閣治傷,二來也好藉此時限查清真相。假如最後查出凶手果真是小蛋,芷玉定會據實相告。”

她的話說完,用忍廳里忽然變得鴉雀無聲。

過了良久,伍端問道:“蘇仙子,倘若三個月後妳仍未能查明真相又待如何?”

蘇芷玉從容不迫地含笑道:“這倒須讓我先問一問小蛋的意見。”轉首說道:“小蛋,你是否信得過玉姨,敢不敢和我一起和那凶手賭上一賭?”

小蛋見蘇芷玉與自己非親非故,卻將追查真凶為他洗冤的重任毅然攬到自己身上,心中油然淌過一股熱流,毫不猶豫地點頭道:“我當然信得過玉姨!”

蘇芷玉輕輕頷首,視線回轉到伍端身上:“好,萬一三個月後我未能查清真相,諸位便可據此定小蛋之罪,芷玉也與他一同擔當!”

小蛋萬料不到蘇芷玉會出面為自己作擔保,忍不住道:“玉姨,不用??這事我自己來擔當!”

蘇芷玉一笑道:“傻孩子,你玉姨是天一閣閣主,說出的話豈有收回之理?”

小蛋也不知自己該說什麼才能令蘇芷玉把話收回,只一個勁地搖頭。

幾位正道宿老面面相覷,最終將目光全都投向了伍端。

他們可以不買年旃的帳,甚至不惜和這脾氣暴躁、人見人怕的絕世魔頭反目動手,但不能不顧忌蘇芷玉獨一無二的特殊身分。況且,她又當眾立下擔保,任誰都難以多說一句。

伍端沉思好一陣,方才斟詞酌句地道:“三個月後,老朽在越秀山掃榻相待,靜候蘇仙子的佳音。”

蘇芷玉微笑點頭道:“伍長老放心,三個月後芷玉定當攜小蛋一同踐約!”

年旃揚聲笑道:“好啊,倘若三個月後老子沒事做,也要去越秀湊個熱鬧!”

伍端暗自一凜,屆時有這老魔出頭,越秀山上豈能太平,不被攪個天翻地覆已是萬幸。

小蛋卻沒伍端那麼多的想法,他正出神地想:“歐陽姑娘和此案到底有什麼關系?”

上篇:天一篇 第一章 一尸兩命    下篇:天一篇 第三章 越秀掌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