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天一篇 第四章 天一生水   
  
天一篇 第四章 天一生水

屈翠楓離開滴水石林的第三天晚上,蘇芷玉攜著小蛋和年旃作別,回轉南海。

這一日禦劍海上,遙遙望到遠方天際云蒸霞蔚、紫霧繚繞,一座縹緲仙山赫然懸浮于萬頃碧波之上,有如世外仙境。

小蛋目不暇給心馳神搖,情知自己和蘇芷玉業已來到傳說中的南海歧茗山。

天一生水,故有仙人築閣于海上。依據《天陸山海志》中記載:“南海碧波中有一仙山歧茗,空懸海上萬尺,為云霓托起不著于水。山逾方圓數十里,高過千仞,遍目紅楓如火且終年如春,乃人間僅有之勝境。”

“歧茗山,天一閣──”小蛋眺望遠方仙山,心底默默念道。念及這里曾是佳人隱世虔修三年之地,胸中更多了一番百感交集的況味縈繞。

忽然,海面上亮起一束柔和的橙色劍光掠至二人面前凝定,現出一條婀娜身影,卻是位風姿卓越的藍衣少女。她收起仙劍向蘇芷玉欠身施禮道:“芊芊恭迎閣主回山。”

蘇芷玉微笑道:“師妹不必多禮,這些日門中可有發生什麼大事?”

芊芊顯然與蘇芷玉極是熟絡,抿唇笑道:“閣主今日回山,可不是最大的喜事嗎?”

蘇芷玉莞爾道:“沒事就好。這位小蛋兄弟中了腐血劇毒,我攜他回山療傷。”

芊芊向小蛋頷首示意,躬身道:“小妹尚有巡山重任在身,便不陪閣主回轉天一閣了。”說著又促狹一笑道:“反正山上的路您比我還熟,閉著眼也能摸著。”

當下兩人別過芊芊,上得歧茗山。蘇芷玉道:“小蛋,你可知道這位芊芊師妹,還是你丁叔在二十多年前親自引薦上天一閣的?”

她一邊和小蛋沿著山徑上行,一邊將當年丁原為襄助花魄之體的芊芊修鑄肉身,如何以詭計騙取甘心衍,捉去四翼赤兔從而順利盜得七瓣冰蓮的往事說了一遍,唇角不知不覺間蕩漾起一抹溫馨笑容。

最後說道:“你丁叔此舉卻惹惱了葉婆婆,險些就要動手懲戒。好在後來說清了采取冰蓮的原委,葉婆婆感念你丁叔急公好義之心不怒反喜,非但以七瓣冰蓮相贈,還命我安師叔收了芊芊作關門弟子。”

小蛋聽得津津有味,心道:“丁叔年輕時可也真夠膽大妄為,連天一閣都敢招惹。換作是我,可想不到去作弄那位甘仙子。”

他正想得出神,蘇芷玉又道:“小蛋,我今次攜你回山,為的也是采取七瓣冰蓮花心煉制靈丹,好為你化解體內的腐毒。”

小蛋道:“我的毒解不解並不打緊,只是一直放不下衛姑娘和楊掌門的血案。”

蘇芷玉道:“這樁案子我已有眉目,只是在滴水石林人多口雜不便明言。小蛋,你只管靜心養傷,其它的事盡管放心。”

小蛋一喜道:“玉姨,妳真的已經找到線索了嗎?”

蘇芷玉點點頭道:“不過你先得告訴玉姨,九雷動天引到底在誰手上?”

小蛋一凜,只覺得蘇芷玉柔和清澈的目光像是能直射到自己心底,猶豫道:“玉姨,這事我會查清楚,三十天內定給您一個交代!”

蘇芷玉和藹地凝視著他,輕輕道:“其實你不說玉姨也能猜到,是歐陽姑娘嗎?”

小蛋難以置信地望著蘇芷玉,只見她嫣然一笑道:“看樣子我是猜中啦。”

她理了理鬢角邊被海風吹亂的發絲,悠悠道:“在用忍廳,我見你言及九雷動天引下落時幾次欲言又止,就算准你一定知道此物下落。而且這個人一定和你交往密切,所以你不願輕易指證,甯可自己先扛下來再說。”

她接著又道:“但這個人絕不是翠楓,因為他就在石林,你隨時可以找他求證。可是直到翠楓離去,你都沒私下找過他。

同樣的道理也令我猜知,拿走你九雷動天引的那個人,並不在石林一眾正魔兩道的人物中,很可能得手後即已遠揚,又或藏在暗處不肯露面。“

兩人說著山路一轉,前方豁然開朗,一條山澗自高處飛流而下,天一閣的飄逸輪廓在叢叢繁花楓木後隱約可見。

蘇芷玉繼續分析道:“我又想到,九雷動天引是羅夫人所贈,你斷不會隨意送給別人,十有八九是用它代作信物。

“恰好數月前,你丁叔和雪姨曾至天一閣作客,偶爾說起了北海之行的經曆。記得當時在方丈仙島你決定隨丁原、羽杉一同回返天陸,並未再回轉北極仙府對不對?”

小蛋不由自主地點了下頭,蘇芷玉輕笑道:“可那時候歐陽姑娘正在北極仙府養傷,日後獨自南下多有凶險,你也放心不下。何況,她還在苦等你的音訊,自不能不告而別。故而你就委托鬼鋒前往傳信,並請他護送歐陽姑娘南歸,是嗎?”

小蛋深吸一口氣,心下佩服得五體投地,恭敬回答道:“是。”

蘇芷玉悠然道:“接下來的問題就再簡單不過,你唯恐歐陽姑娘信不過鬼鋒,不肯隨他離開,便將九雷動天引作為信物交給了他。所以這件魔寶經鬼鋒之手,最後落在了歐陽姑娘手中。聯系到我前頭的猜測,它的來龍去脈也就變得一清二楚了。”

小蛋無從辯駁,沉默片刻後說道:“可??我不相信是她做的!”

蘇芷玉微笑道:“小蛋,你願意相信我嗎?”

小蛋心亂如麻,鼓足勇氣問道:“可我也有可能在說謊!”

蘇芷玉唇角笑意浮現,徐徐道:“因為我相信你,更相信楊掌門最後說出的秘密。”

小蛋無從作答,蘇芷玉卻不再解釋,抬首道:“啊,快到天一閣的山門了。”

她頓了頓道:“小蛋,你不是敝閣弟子,又身為男子,不宜住在天一閣中。在歧茗山頂有一座你丁叔早年搭建的小亭,便委屈你暫住在那兒了。”

小蛋忙搖頭道:“沒關系,我只要有個地方就成。”眼看要進山門,他趕忙又問道:“玉姨,您還要去找小寂嗎?”

蘇芷玉輕拍小蛋的肩頭,駐足道:“好孩子。小寂不會有事,我向你保證。”

小蛋看著她嬌柔纖秀的身影,實難相信就是這樣一位天仙化人般的女子,要一力肩負起如許的重擔與磨難,卻永遠都是那般的舉重若輕、從容優雅。

當晚一場小規模的洗塵宴後,蘇芷玉因忙于門中俗務,便托巡山歸來的芊芊將小蛋送上峰頂小亭。

芊芊離去後,偌大的山頂就留下小蛋獨自一人,顯得格外空曠冷清。

小蛋佇立亭中,舉頭仰望那輪載波于蒼茫云海中的月牙,好似一葉扁舟孤掛云帆,在寥闊無垠的夜幕里也不知會駛向何方。

他默立半晌。忽然覺得天大地大,可自己卻像那浮沉云海的彎月般無所歸依,不知彼岸究竟藏在何方,不知自己還要走多遠?

不經意地,他的視線被小亭四邊竹柱上鐫刻的小詩所吸引,輕輕念出聲來:“隔海相守,千般不舍;云渺萬里,無時或忘;心有靈犀,豈在朝暮;與子偕老,皓發秋霜!”一闕念完,小蛋久久無語,竟是癡了。

不知又是多久,他發現在自己站立的竹亭憑欄上,還有幾行工整的字跡,好像是用釵子在竹上一筆筆地用心刻畫而出。

借著月色,小蛋很快便看清楚這上面寫的竟是:“江上春山遠,山下暮云長。相留相送,時見雙燕語風檣。滿目飛花萬點,回首故人千里,把酒沃愁腸。回雁峰前路,煙樹正蒼蒼──”

詞的後半闕被刻在竹欄的背面,但小蛋已無須探身去瞧那接下來的是什麼,一行行詞闕便如清泉般從心底汩汩湧出:“漏聲殘,燈焰短,馬蹄香。浮云飛絮,一身將影向瀟湘。多少風前月下,迤邐天涯海角,魂夢亦淒涼。又是春將暮,無語對斜陽。”

這詞、這字他怎能忘記?半年多前從北海回返,羅羽杉一路上都在教他念誦這首詩詞,而後一遍遍、不厭其煩地向他解釋其中的字意與韻味。

他的記性素來都不是很好,連背誦干爹教的最簡單的幾句北海門心法,都會顛三倒四、辭不達意老半天,直至氣得他老人家行將抱頭吐血方才作罷。

可唯獨這樣一首詞,他卻牢牢地刻在心里,隨時隨地可以倒背如流。真不曉得常彥梧倘若地下有知,是會咬牙切齒還是感慨萬千?

原來她也來過這里,只是玉姨沒有說。小蛋怔怔想著,不明白是什麼原因眼眶驀地有點濕潤,小心翼翼地撫過憑欄上娟秀玲瓏的字跡,心頭又是酸楚又是溫馨。

多少風前月下,迤邐天涯海角,魂夢亦淒涼。又是春將暮,無語對斜陽──今夜的風前月下,此地的天涯海角,春色匆匆,自己卻無夢無語,錯過斜陽。

月光將他孤零零的影子悄然拖曳在小亭地上,婆娑的竹影隨風搖曳,似是在對他喁喁細語。

天有荒,地有老;海會枯,石會爛──但他,無論如何也要再見她一面,即便後一刻,自己必須面對死亡!

思憶綿長,熱淚有殤。小蛋不禁低頭凝視,腕上系著的那褪色紅繩結,不只圈起了他的腕,也縛住了他的心。

熱血沸騰猶如萬馬奔馳,一腔積郁已久的豪情如噴發的火山洶湧而生,化作劈開寂寥蒼穹的雄壯嘯聲扶搖云霄,乘風迎浪地飛縱向海天一線外。

他在宣泄,他在感悟。吐不盡的落寞意,訴不完的相思苦,此刻盡皆融為滾滾長嘯,如同腳下那浩蕩無涯的滔滔南海大潮,在銀色的玉華照耀下遠去。

這嘯聲足足響了近半個時辰尚無衰竭,引得天一閣眾人側目翹首。正在與幾位門中長老議事的蘇芷玉,聞到嘯音亦禁不住愕然聆聽,輕輕歎息道:“這孩子??”

其後十余日,小蛋便寄居于竹亭療養毒傷,卻不啻是度日如年。

楊摯、衛慧的血案,萬劫天君的出現和羅羽杉的下落,還有尹雪瑤與小龍的生死安危,無不日夜纏繞在他的心頭。只是礙于蘇芷玉的盛情,他著實不便貿然下山離去。

每天閑暇無事,他就參悟那首小詩里蘊藏的精妙劍法,有一招沒一招地學著聊以度日,而每每問及蘇芷玉自己何時能離開天一閣時,得到的回答卻總是“快了”。

再到後來上山探視的人換作了甘心衍和芊芊,小蛋一問才知蘇芷玉又下山了。

他當即便想離開,不料甘心衍卻繃著臉道:“閣主行前有交代,你體內的腐毒仍需多日靜養方可全部拔除。如果執意下山,便須先闖過敝閣的海天劍陣。”

小蛋唯有干瞪眼,卻明白蘇芷玉的良苦用心其實遠不止毒傷未愈那麼簡單。

好不容易他又在竹亭熬了幾日,體內的腐毒已化解得七七八八,大致無礙于修為。

小蛋無所事事,又將丁原和蘇芷玉刻在竹柱上的小詩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尋思道:“蘇閣主雖是一番好意,可我也不能老是待在山頂等她回來。今晚我就走,先上宿夜峰找歐陽姑娘詢問九雷動天引之事,然後再作下一步的定奪。”

但他心知肚明,假如自己將欲待離去的事情直言相告,甘心衍等人定會不允。如果執意強闖,盡管天一閣不會當真擺下海天劍陣來攔截自己,可終究會傷了眾人的一片好意。

他略作思忖便決定道:“我不妨留下短箋,然後等天黑後再悄悄離開。”

可亭內並未備有紙筆,若是學丁原那般將留言刻在竹柱上,又恐難以惹人矚目。他沉吟再三,最終掣出雪戀仙劍蹲下身子在腳旁的泥地上書寫起來。

等寫完留言,小蛋抬頭吐氣又是一怔。原來亭中石桌的背面,能依稀看到上頭彎彎繞繞縱橫交錯,被人畫了許多雜亂無章的線條。

他心下疑惑道:“這又是誰畫的,難道是羅姑娘?”

他心生好奇,湊到桌子底下抬頭仰望。這才看清在約莫五六十道亂七八糟的線條左首,還有兩個挺拔剛傲的小字寫道:“蹈海”。

小蛋一看筆跡即知並非羅羽杉所留,不覺略感失望道:“看來這十有八九是丁叔畫的,可他為何會在石桌背面畫下這些古怪的線路?”

他自不知,當年丁原受罰在翠霞山思悟洞內面壁三年,一日與曾山在斗蟋蟀時無意發現到洞內石桌背面居然藏有一張劍訣圖刻,其後幾經磨礪修悟,終于在潛龍淵上重現平亂訣,驚得一眾翠霞耆宿瞠目結舌,從此揚名四海。

如今時過境遷,丁原自不會再像少年時有事沒事去找曾山斗蛐蛐,可從石桌背面發現平亂訣圖刻的事情卻始終令他印象深刻。

而若干年前,也是在這竹亭之中,丁原心血來潮感念于他與蘇芷玉相思之苦、隔海之悵,遽然間牽動靈機會悟天心,隱隱約約揣摩出這一招“蹈海劍式”。

但他生性一向好勝要強,不願在蹈海劍式完全成型前便公諸于眾以免貽笑大方,故此靈光一閃記起少年之事,便效仿創下平亂訣的散矜道人將劍式圖形刻在了石桌背面。

如此心無旁騖地參悟二十余日,劍式已然初具雛形,可丁原也碰上了一個極其棘手的難題,苦思數日仍不得解。

他本是拿得起放得下之人,于是干脆不再沉溺劍式之中,又盤桓兩日後便離開歧茗山。至于私下自創劍招的事情則連蘇芷玉也沒有告知,想留待將來給她個驚喜。

然而事不湊巧,不久後丁原為尋四相幻鏡深陷瀛洲仙島,直至小蛋到來才得以離去。這創研蹈海劍式的事,自然而然也就擱置了多年。不想今日陰差陽錯之下,竟給小蛋在不經意中瞧見,也算是一飲一啄自有因果。

小蛋盯著圖刻琢磨半晌,依稀猜測到這是一式劍法,可好像尚未徹底完成,仍留有許多晦澀難言之處亟待破解。

他看得入神,不知不覺就用右手的雪戀仙劍依圖刻上的劍路演練起來。可沒運上兩劍,劍路便出現凝滯,小蛋凝思許久才又試著往下演練,沒兩下卻又卡住了。

這般停停想想,想想練練。日落西山,天色漸暗,小蛋卻恍若未覺,完全沉浸在這蹈海劍式深邃玄妙的意境之中。

但等他參悟到圖刻上橫向第四根線條之時,手里的雪戀仙劍卻無論如何都運不下去。事實上也正是從這里開始,丁原對蹈海劍式的研創出現了瓶頸,其後每一道線條都需耗費數十個時辰苦思冥想,直至離開時亦只在石桌上多畫了四道。

小蛋當然無從知曉其中蹊蹺,還當自己的領悟出現偏差,望著圖苦想不已。

這時,忽聽背後甘心衍的聲音問道:“小蛋,你在看什麼呢,這般專心?”

小蛋回頭見是甘心衍,笑了笑道:“甘仙子,是妳啊。”

他這些日子與甘心衍處得極熟,但素來對女性以禮自持慣了,即令羅羽杉這般的紅顏知己也始終以“羅姑娘”相稱而不名,故此仍將甘心衍喚作“仙子”。

甘心衍彎身順著小蛋的目光往石桌背面瞧了眼,驚異道:“這是什麼?”

小蛋並不隱瞞,回答道:“是一式劍招,我正在用心參悟。”

甘心衍點點頭,仔細打量了片刻後說道:“這多半是丁原留下的,看上去尚未完成,你也不必多費心思在這上面了。”

小蛋知道甘心衍實乃天一閣自蘇芷玉以下天分最高的一人,若非因為當日用功過急而走火入魔,蹉跎了數十年的寶貴光陰,眼下的修為恐怕尚可在蘇芷玉之上。以她的眼力說出來的話,自然也不會有錯。

奈何他生來執拗,聞言一笑道:“左右無事,我琢磨琢磨也好打發日子。”

甘心衍瞥過地上的留言,暗自一怔道:“這孩子險些就要不告而別,幸好是這式劍法將他留住。”當下頷首道:“也好,你就用心在山上參悟吧。”

此後一連十幾天,小蛋日也想夜也悟,心無旁騖地一頭栽入對蹈海劍式的破解中。甘心衍和芊芊照舊每日輪流上峰頂探視,見他埋頭苦思奇啊書呀網呵的模樣均都搖頭不已。但只要他不再起意離開,索性也由得他去。

到第十六天頭上,最後一道劍路也教小蛋破解完成。他望著後頭的留白,不由悵然若失道:“這就沒有了,好像至少還有三劍啊。”

他不死心,又將石桌背面的圖刻反反複覆看了數十遍,直到確認劍路果真至此戛然而止,才疲倦不堪地籲了口氣,心道:“我這一耽擱又是好多天,明日說什麼都得下山了。如果玉姨和甘仙子她們要怪我,也顧不得了。”

連日來他如癡如醉、不分晝夜地參悟蹈海劍式,已是疲憊不堪,這時心情稍松,不覺間便靠在石鼓凳上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到了後半夜,小蛋驀地感覺自己的眼前緩緩亮了起來,彷佛有成千上萬的璀璨星辰在此起彼落地閃爍旋轉,不停變幻組合著各式各樣奇異的形狀。

須臾之後,所有星辰彙聚成千百道汩汩流動的絢爛星河,圍繞在他左右。

這些星河不斷地盤旋交織、螺旋上升,向著他徐徐收縮,融會成一條條更加波瀾壯闊、燦爛亮麗的大河。隱隱地,小蛋甚至聽到隆隆的江濤拍打奔騰聲。

“喀喇喇──”頭頂上方的虛空遽然開裂,劈下一道亮紫色的閃電。電光剛猛雄勁,猶如天神的戰斧從云霄轟斬。小蛋下意識縮了縮,卻發覺這束紫色電光直劈入身旁環繞的星河中,激起滿天炫目星光後瞬即消失不見。

“喀喇喇──喀喇喇!”紫電變得越來越密集迅猛,可每一道劈落的路徑角度都不盡相同、變化萬千,如一幅壯觀無比的畫面展現在他面前。

他身旁的星河不斷地合並彙聚,顯得越發雄壯廣闊,而銀色的波濤浩浩湯湯起伏不定,在紫色電光的劈擊下迸射出美輪美奐的星芒,如煙火雨花。

“這不是蹈海劍式嗎?”小蛋怔怔盯著紫電劈斬的線路,恍然醒悟道。

他覺得自己正置身在一個不可思議的夢里,那圖刻上的線條盡皆一一鮮活靈動起來,充滿自由桀驁的生命力,偏又蘊藏著無盡的纏綿悱惻。

“喀喇喇!”最後一束圖刻上的線條也化作電光從高空劈閃而下,融入浩蕩星河之中。

剎那間,方才在他眼前已展示過的數十道紫電驀然重現,凝鑄成兩道雄渾的耀眼光飆,就像一雙幕天席地舒展開去的紫色巨型光翼,翱翔在滾滾星河之上。

“轟──”小蛋的腦海發出一記劇震,幻化自萬流歸宗的璀璨星河霍然洶湧澎湃,從四面八方向他席卷而來。

不待小蛋有任何反應,奪目的銀色波濤已將他完全吞沒,幻作一片無垠汪洋,延展向整個虛空。

那雙亮紫色的光翼幾乎就在同一刻再生劇變,如合攏的花瓣水乳交融,形成一團碩大綺麗的光雷,不可一世地從上方轟落,墜向星海。

“轟!”小蛋的腦海里又一次爆開驚天動地的炸響,狠狠撞擊向他的靈台。

他猛然一省,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目。

星海、紫電──所有的幻象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只是,他的腦袋仍在炸疼,身子好像還在大海里搖來晃去不能自己。

他發怔抬頭,天空風清云淡,一輪殘月落向西方海天之下。遠處天際晨曦微露,已是黎明時分。

他了無睡意,反複回味著方才那個奇妙夢境,再看看石桌背面的圖刻,心底漸漸升起一縷明悟,臉上不經意地綻開一抹喜悅笑容。

原來,蹈海劍式的最後三劍是可以這樣運用的。

上篇:天一篇 第三章 越秀掌門    下篇:天一篇 第五章 化功神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