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天一篇 第八章 坐井觀天   
  
天一篇 第八章 坐井觀天

最後一縷霞光從海天間斂去,夜幕籠罩在歧茗仙山上。小蛋收功睜眼,張開雙臂長長地舒展了一個懶腰。

視線所及,芊芊正笑盈盈地站在竹亭外,脆生生的聲音道:“你醒了,可真太好了!”

小蛋打量天色,茫然問道:“芊芊姑娘,妳就一直站在外頭守著我嗎?”

芊芊頷首道:“樊婆婆怕你用功過度,便叫我留下照看。小蛋,你感覺如何?”

小蛋站起身,覺得腳下還有些打飄,顯然想完全恢複絕非一兩天之功,口中卻回答道:“我很好,丁叔呢?”

芊芊道:“他還在昏睡,樊婆婆不准人去打擾。聽說一兩日內就能蘇醒。”

小蛋放下心來,芊芊又道:“忘記告訴你一件事,丁寂三天前已上山自首,眼下正軟禁在觀天井中。我好幾回想和你說,但你都望著那些劍圖入神,總沒機會。”

小蛋聽到丁寂也已來到歧茗仙山,精神一振問道:“我能去探望他嗎?”

芊芊道:“當然可以。不過──只怕你到了觀天井也見不到他。”

兩人離了竹亭,由芊芊指引著往觀天井行去。

小蛋心亂如麻,一會兒想著丁寂的公案,一會兒想著四相幻鏡失落之事,不覺間已行到山麓中的一片花叢前。

這片花叢占地過畝,位于天一閣後山,當中有一個深陷的坑穴正往外冒著紫霧。

芊芊在坑穴前駐步,向下揚聲喚道:“小寂,有朋友來看你啦,猜猜他是誰?”

觀天井下,不消一刻便響起丁寂輕快的笑聲道:“還用猜?一定是小蛋!”

小蛋對他的料事如神早已習以為常,但聽丁寂語氣輕快且毫無郁悶之情,仍禁不住地思忖道:“難得小寂如此樂觀豁達,當真是天塌下來也不當回事。”

芊芊卻哼了聲道:“我看你還能笑多久?今早鶴老魔闖入仙山要索取化功神訣真本,逼得閣主和眾位長老擺下海天劍陣與他拼死一搏。若不是你爹及時趕到,蘇閣主她便要祭出元神與鶴老魔同歸于盡!”

丁寂罕見地一陣沉默,又道:“鶴老魔居然跑來歧茗山鬧事?我爹怎麼樣了,我娘來了沒有?”他情知倘若丁原有性命之憂,蘇芷玉定會據實相告,無論如何也會讓自己見父親最後一面。所以按照芊芊方才說的情形,丁原應該不會有事。

芊芊聞言,歎口氣道:“你爹傷重未醒,姬仙子正和閣主一同看護。”

丁寂在井底仰望著濃密紫霧,心里頹然想道:“這時我要是再擅自出井,該又給爹娘和玉姨添亂了。”

小蛋望不見丁寂,這才懂得芊芊先前之意,朝井下叫道:“小寂!”

丁寂在許久之後才應聲道:“小蛋,你們怎麼都不問我,為什麼要將化功神訣泄漏給鶴老魔?”

小蛋回答道:“也許,你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丁寂自嘲地笑了笑,說道:“這兩天我一個人待在井底下,想了很多。打從我出生開始到現在一直過得一帆風順,幾乎不知道這天下間還有什麼是不能的事。雖然偶爾也會吃點苦頭,不過最後也總能想辦法脫身;就算吃點小虧,也絕沒讓人真的占過便宜。”

芊芊點點頭道:“比起你爹來,你這日子實在過得太舒服。”

丁寂卻歎了口氣,接著道:“所以今日我活該有此一劫,怨不得任何人。只是沒想到給玉姨和我爹娘帶來這麼大的麻煩,更對不住天一閣。”

卻突然聽小蛋徐徐道:“其實你想過沒有,你最對不住的,是你自己!”

丁寂一怔,有些惘然地問道:“我對不起自己?”

小蛋彷佛也沒料到自己會脫口而出駁斥丁寂,愣了下後才說道:“沒錯!因為,人只要活著,就該有所擔當。”

無論丁寂如何巧舌能辯,此刻卻無法反駁一向溫和木訥的小蛋半句,因為他很無奈地發現,自己被小蛋說中了一個從未想過的問題。

試想這些年來,自己遍游天陸百無禁忌,即使遇到危難也總能福星高照,屢屢化險為夷。無數次惹惱正魔兩道高手,雖暴跳如雷卻對自己無可奈何。

然而,倘若自己背後不是有位號稱天陸第一人,又與各派交情深厚的爹爹撐腰,他還能這樣肆意妄為卻從不用擔心後果嗎?

不錯,自己凡事只講問心無愧,可何曾想過“擔當”二字?

在東海他將平沙島鬧得天翻地覆,把晉連戲弄得灰頭土臉。但明知鬧事的就是自己,晉連和平沙劍派到底也沒敢前往長離島尋仇,卻將一股怨氣撒在同去平沙島的小蛋和楚兒頭上。如果沒有丁原,晉連會放過自己嗎?

後來覆舟山一戰,自己為襄助小蛋與楚兒公然庇護葉無青,將正道各派的掌門宿老騙得團團亂轉、啼笑皆非。假如不是看在丁原的面上,停濤真人、周陌煙乃至屈箭南,這些位仙林的正道泰斗會放手不管、不予追究嗎?

及至年前,他先不假思索將天一閣的不傳之秘向金嗓子等人和盤托出,其後更泄漏給鶴仙人以換取卷心竹,便果真沒考慮過後果嗎?

念及至此,丁寂額頭滲出涔涔冷汗,驚覺道:“我一直不願活在爹爹的庇護之下,可做事卻又將他當作了靠山。我在外面闖禍結仇,卻從未擔心過有人報複,不正是覺得自己是爹爹的兒子,誰又敢找我丁寂的麻煩?

“我總以為爹爹從沒過問我的作為,更不曾出手幫我了結恩怨。但我怎麼就沒想過,就算他不出頭,別人也不敢對我輕舉妄動!不然單憑我救葉無青這一樁事,早已成了正道公敵。”

他幡然醒悟道:“剛才芊芊也說,比起爹爹來我的日子太舒服。而這背後的原因,其實不是我修為有多高,更不是我如何機智多變,實在是因為我運氣太好,有位別人不敢招惹的爹!”

他在井下自顧想得出神,芊芊忍不住問道:“小寂,你什麼時候變啞巴了?”

丁寂一省,先前的輕松自在蕩然無存,悶聲道:“小蛋,你說得有道理。我是個沒有擔當的人。”

芊芊見丁寂自責反是不忍,寬慰道:“你這不是主動來天一閣負荊請罪了嗎?”

丁寂道:“其實,前兩日我還能若無其事地坐在這里觀天,一點也不擔心天一閣會嚴懲我,那是因為玉姨是天一閣閣主,她不會做對不起我爹的事!可現在,我知道我真的錯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接著問道:“小蛋,你還當我是朋友嗎?”

小蛋答道:“當然!”

丁寂一笑道:“很好!”抬手彈指,往井口上方射出一物道:“請你將此物轉交楚兒,我便可別無牽掛。”

小蛋心頭一震,從丁寂的話里隱約感覺到了什麼,探手接住來物,攤在掌心竟是一根卷心竹。

一瞬間,他明白了丁寂的心意,慨然點頭道:“放心,我一定帶到!”

丁寂扯嘴笑了笑,鄭重道:“拜托了。芊芊,煩妳轉告我娘親不必前來探望──反正,她來了也見不到我。”

芊芊感覺丁寂有點不對勁,忙勸道:“小寂,你千萬別胡思亂想。”

丁寂笑道:“我是有很多事情要想,可不是胡思亂想。小蛋,謝謝你。從今往後,我得干一些對得起自己也對得起別人的事才好。”

小蛋收起卷心竹,點頭道:“我相信你。”

丁寂打了個哈欠道:“你們回去吧,我也該洗洗睡了。”卻不說井底無水無床,如何洗了睡。

小蛋想笑可笑不出來,只好道:“保重!”

他默不作聲地隨著芊芊離開觀天井,行出一段,芊芊道:“小蛋,你先回竹亭吧,我還要去見過丁夫人。”

小蛋與她點頭作別,芊芊徑自往天一閣而去。

靜室里,蘇芷玉和姬雪雁仍守在榻邊,芊芊便將自己與小蛋探視丁寂的事向兩人說了。

當聽到丁寂請芊芊轉告自己不必前去探望,姬雪雁露出又是歡喜又是憂傷的神情,輕輕道:“這孩子??總算是要長大了。”

芊芊問道:“姬仙子,您真的不打算去看望小寂了?”

姬雪雁微笑道:“不去了,他知道我在他身邊,已經夠了。”

芊芊望著丁原熟睡的面容,遲疑地問道:“那??明日一早是否還要審問小寂,不等他醒轉嗎?”

蘇芷玉沉靜的語音斬釘截鐵道:“不必等。”

姬雪雁心一顫,從蘇芷玉的眼神中彷佛讀懂了更多內容,卻什麼也沒說。

翌日午後,丁原被窗外照入的明媚春光刺醒,悠悠地睜開雙目。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姬雪雁那張嘴角含笑的臉龐,眉宇間卻蘊含著幾不可察覺的淡淡憂愁與焦灼。

發現丁原醒轉,姬雪雁臉上的憂色倏忽隱沒,展顏微笑道:“你醒了?”

丁原點點頭,隨即皺起劍眉嘿了聲道:“這個鶴老魔,委實有兩手。我有多少年,沒像今天這樣老老實實地躺在床上不能動彈了?”

姬雪雁微怒道:“你還好意思吹,動不動就祭出元神找人拼命,想嚇死我嗎?”

丁原不以為意地一笑,不意牽動胸口的傷處,低哼道:“是他先招惹上我的。”

姬雪雁注視丁原憔悴蒼白的俊挺面容,歎道:“我懂,你這麼做是因為小寂和玉兒。咱們退隱長離島已有二十年了,我還是第一次見你動了真怒。”

丁原沒有說話,吃力地抬起指頭輕按在姬雪雁的手背上,眼神里滿是柔情與歉疚。

姬雪雁反手握住丁原冰涼的手指,低聲道:“答應我,以後你再不可如此沖動。就算有都天大光明符護體,可畢竟血肉之軀,終究難保萬一。我們曾經有過的約定,你永遠都不准耍賴食言。”

丁原感受著妻子纖手上傳來的柔情,望著她嬌豔不減的俏顏,微微笑道:“是,我下回再想跟人玩命時,一定先提醒自己妳剛才的話。”

姬雪雁一繃俏臉,哼道:“這麼快你就想有下回?口是心非的家伙!”

丁原驀地想起一事,唇角笑意收斂道:“有小寂的消息嗎?”

姬雪雁點點頭又搖搖頭,回答道:“他四天前便到了歧茗山,向天一閣請罪。眼下玉兒和天一閣的諸位長老正在商議如何發落小寂,已經一個上午了,仍舊沒有消息??”

她的身軀情不自禁地微微顫抖道:“我??害怕,害怕小寂就此毀了──”

丁原緊了緊妻子的纖手,緩緩道:“如果他畏罪不敢來南海,那才是真的毀了。”

姬雪雁黯然神傷道:“都是我不好,平日太寵愛他,才讓他養成今日無法無天的性情,闖下大禍。”

丁原安慰道:“無法無天也不是錯,我年輕時惹的禍事還少嗎?差點連翠霞山都轟了。經一事長一智,年輕人,不嘗點苦頭怎會長大?”

姬雪雁兀自難以釋懷道:“我好不容易才忍著沒問玉兒,小寂私自傳授化功神訣給外人,依照天一閣的門規到底會受何種懲戒?”

丁原沉默須臾,答非所問道:“妳還記得潛龍淵之戰後的第二年春天嗎?咱們剛剛定居長離島,便迎來了第一位意想不到的訪客。”

姬雪雁一怔,不知丁原為何忽然提起將近二十年前的往事,頷首道:“是安閣主!”

丁原道:“她為了恭祝咱們的喬遷之喜,還特意帶來一件賀禮──那就是准允我將化功神訣作為家傳絕學授與嫡親子孫,開了南海天一閣千年不破的特例。”

其實丁原明白,安孜晴這麼做更大的原因是出于對自己和蘇芷玉的愧疚,故而藉化功神訣聊作補償,但這塊心靈深處的傷痛,他卻從不願意去觸及。

他繼續說道:“安閣主曾有明言,化功神訣只可傳男不可傳女,只可傳子不可傳婿,更不得錄于文字代代相授。如有違規者,須押至天一閣按門規嚴懲。”

姬雪雁心弦一陣悸動,顫聲道:“天一閣的門規又是怎麼說的?”

丁原的臉上閃過一抹痛色,一字字道:“廢黜修為,永世不得離開南海。”

姬雪雁眼前一黑,全身的力量像是一下子被抽空,軟軟地靠倒在椅子里,喃喃重複道:“廢黜修為,永世不得離開南海──”

她痛苦地閉起眼睛,淚水抑制不住從眸中流下。盡管早就做好最壞的准備,但聽到丁原如實相告,她仍舊難以自抑,哽咽道:“可小寂,他才只有二十多歲,我、我??”

剎那間,她醒悟到丁原為何甫遇鶴仙人,便滿腔怒火地祭起平亂訣欲與對方玉石俱焚──他是想藉此永絕天一閣的後患,更是想稍贖愛子的罪衍。

可鶴仙人終究還是逃之夭夭,落在他手里的化功神訣隨時都有外傳的可能。而天一閣亦不得不在此後漫長的歲月里,時時刻刻提防著這老魔卷土重來。

她還能說什麼呢?她還能做什麼呢?姬雪雁的心絞成一團亂麻,幾乎要擰出血來。

終于,她痛哭出聲,淚水順著面頰潤濕了蓋在丁原身上的被褥。

丁原竭力保持鎮靜道:“雪兒,別哭。咱們的兒子還不是孬種。至少,他沒有逃避。作為他的母親,妳該為他驕傲才對。”

姬雪雁聞言突然意識到,此時此刻埋藏在丁原心中的痛楚絕不亞于自己,她實不能再令傷重的丈夫分心,當即強忍傷悲含笑帶淚道:“你知道的,我一直都為他驕傲。”

丁原忽地若有所覺,往門口望去,就聽靜室外蘇芷玉的聲音問道:“是我,可以進來嗎?”

姬雪雁趕忙拭去淚痕,起身開門道:“妳怎麼變得客氣起來?”

蘇芷玉滿面倦色,強自向姬雪雁微微一笑,目光有意無意地拂視過她略顯彤紅的眼眶,抱歉道:“丁哥哥,雪兒,讓你們久等了。”

姬雪雁呼吸驟頓,聽出了蘇芷玉的言外之意,低聲道:“小寂??他?”

蘇芷玉沉靜回答道:“按照天一閣的門規,擅泄本門絕學者必須廢黜修為,永禁南海。但小寂終非我天一閣門下,且一身修為得自于父母而與敝閣毫不相干,故此天一閣亦不便輕易廢黜了他多年苦修。不過??”

她頓了頓,清澈的眸底漾起一抹若隱若現的波瀾,聲音轉向低沉道:“除非從鶴仙人手中追回化功神訣,徹底杜絕天一閣絕學外傳的可能,否則小寂必須一生一世幽禁南海,在觀天井下聊渡余生。”

姬雪雁嬌軀晃了晃,軟倒在門框上,泛白的櫻唇努力露出一縷微笑道:“這孩子跟他爹一樣,整天就愛東奔西跑讓人操心,這下終于消停了??”說到最後幾字,已聲哽難言匆匆撇過頭去,止不住淚流滿面。

蘇芷玉取出一塊潔白絹帕默默遞向姬雪雁,徐徐道:“雪兒,怪我不好,我對不起妳和丁哥哥。包括樊婆婆在內,所有的天一閣長老都贊成寬恕小寂減免責罰,可我??卻是唯一的反對者。”

姬雪雁怔了怔,握住蘇芷玉遞來的絹帕,苦澀道:“我不怪妳,換作是我也會像妳一樣的堅持。”話雖這樣說,淚水已然禁不住又奪眶而出。

蘇芷玉的明眸也濕潤了,蒙上一層淡淡的水霧將她的感動與痛楚隱沒在後,輕輕笑道:“雪兒,有妳這句話我縱是死了也無憾。”

姬雪雁隱隱生出不祥之感,只聽丁原嘿然道:“玉兒,妳要是想趁著我養傷的當口偷偷去找鶴仙人拼命,可別怨我不辭而別,先一步尋上鶴老魔的晦氣。”

蘇芷玉被丁原說中心事又是酸楚又是難受,只得道:“好,等你傷好,咱們三個一起去找鶴仙人,追回化功神訣。”

姬雪雁情知昨日一戰先有和光訣禁制鶴仙人在前,繼而天一閣六大高手又以海天劍陣苦戰老魔多時,最終憑借著丁原舍命一擊方才拼了個兩敗俱傷,卻也未能將這魔頭留下。

莫說此戰過後鶴仙人勢必深居不出潛心養傷,令得三人無處找尋。即便僥幸能尋到這老魔,又有幾分把握能將他制服?

她暗暗尋思道:“罷了,誰教我是小寂的娘親?縱然搭上這條性命,也不能眼睜睜瞧著他永世幽居南海!”

她平複心緒,問道:“玉兒,我現下可以去觀天井探望小寂嗎?”

蘇芷玉見姬雪雁如此寬容,心里越覺得歉疚難受,回答道:“我陪妳一起去。”

姬雪雁搖搖頭道:“我認得路,別擔心。雪兒,妳留下照料吧。”

丁原目送愛妻離去,無奈地笑了笑道:“讓她一個人待一會兒,可能心里會好受些。”

蘇芷玉默坐在丁原的榻前沒有出聲,一顆心卻載沉載浮不知該如何安放。

她明白,任憑自己如何睿智聰慧,此刻都顯得那樣蒼白無力。情與理之間的抉擇,為何這樣難?

久久的,靜室里陷入沉寂。一陣風吹過,從窗外飄入片落花殘瓣,無聲無息地落在窗台前幾案上。有多少人生,便似這飄零的花瓣曾經盛開過、曾經燦爛過,終是凋零在風中,不知最後的軌跡會吹向哪里。

蘇芷玉似猛地一省,伸出手搭上丁原右腕的脈搏,輕輕問道:“你為何不說話?”

丁原道:“我在想當年老道士曆數十大罪狀,將我逐出翠霞的時候,我又是憤懣,又是不解,當真委屈到了極點。後來才漸漸明白,老道士內心承受的痛苦與煎熬實是勝我百倍。沒有他毅然將我放逐,就不會有如今的丁原。”

蘇芷玉芳心湧起莫名滋味,搖頭道:“誰人不自私?我明曉得你礙于我的情面,絕不會對天一閣做出任何過激舉動,偏還固執己見嚴懲小寂。”

丁原淡然一笑道:“妳如果自私,就不會這麼做了。玉兒,這天底下難道還有比我更了解妳的人嗎?”

蘇芷玉再也忍不住的哽咽出聲,將臉龐埋入丁原胸口,不讓他看到自己流出的淚水。忽然,她覺得自己是那樣的疲憊,那樣的軟弱,真的累了??

直等到淚珠教丁原身上散發出的熱力熨干,她緩緩抬起頭說道:“我已提請辭去天一閣主,只待尋到鶴仙人索還化功神訣後,便由師尊接掌。”

丁原心頭劇震,難怪發落丁寂的會審整整持續了一個上午,竟是緣于此事。他雖未親眼目睹,但已可想象蘇芷玉提出辭請時,所面對的是何等巨壓!

他霍然醒覺道:“與其說玉兒是在向天一閣請辭,倒更像是在為身後事作出交代──她分明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倘若她不幸香消玉殞,無論是否追回了化功神訣,接任閣主的甘心衍勢必會特赦小寂,以抵贖天一閣對她的虧欠!”

他凝望伊人百感交集,安慰道:“小寂會沒事,我們都要好好活著!”

蘇芷玉淚光里隱隱有了一絲笑意,向著丁原默默頷首,千言萬語盡凝其中。

上篇:天一篇 第七章 一線海天    下篇:天一篇 第九章 只聞其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