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天一篇 第十章 一世守望   
  
天一篇 第十章 一世守望

遠處的小蛋措手不及,欲待攔阻時,已鞭長莫及。

豈料“呼”地一聲,底下湧出的紫霧竟將楚兒一下從井內彈起,高高拋飛到空中。

小蛋掠出金蠍魔鞭一卷楚兒腰肢,將她穩穩接落:“師姐!”

楚兒渾若未聞,掙開金蠍魔鞭又向觀天井沖去。

底下的丁寂盡管目不能視,但已大致猜到上方情形,急道:“我又沒死,妳干嘛那麼急著跳井殉情?”但話一出口,他和楚兒卻齊齊愣住了。

丁寂趕緊干咳幾聲,掩飾住尷尬道:“觀天井下的紫霧里有玉姨設下的法陣,妳不明其道是進不來的。”

楚兒呆了呆,側目望向小蛋。

小蛋先是心里疑惑:“這法陣又不是我設的,師姐望著我干什麼?”隨即他醒悟過來,忙搖頭道:“不成,這樣只會拖累小寂。”

楚兒怒道:“膽小鬼!”曉得小蛋無論如何都不會答應用星門將她送入井下,一時盯著井口冒出的紫霧束手無策。

丁寂聽上頭沒了動靜,松口氣道:“這就對了,別一哭二鬧三上吊的,那不像是妳。”

楚兒銀牙暗咬道:“你放心,我想通了。冤有頭,債有主,我這就去找蘇閣主!”

丁寂苦笑道:“一人做事一人當,妳還不明白這道理嗎?”

楚兒道:“我不管你有多少歪理,我只求蘇閣主將咱們關在一起。她若不肯,我便守在天一閣外!”

話音方落,忽聽蘇芷玉和聲道:“楚兒姑娘,妳要找我?”

楚兒一驚轉身,望見飄然若仙的蘇芷玉正含笑看著自己,適才的勇氣霎時消失得無影無蹤,怔怔佇立道:“我、我??”

蘇芷玉溫婉淺笑道:“是丁原托我來見姑娘。妳能不顧一切地闖上天一閣,不枉小寂在此坐井觀天。”

楚兒萬沒料到蘇芷玉對著自己非但沒有責備訓斥,反似像在和她喁喁談心般親切溫柔,一腔激憤發作不得,喃喃道:“蘇閣主,您都聽見了?”

蘇芷玉不置可否地微笑道:“很抱歉,我無法答應妳的要求。”

楚兒把頭一抬,正色道:“為什麼?”

蘇芷玉不以為忤,徐徐道:“妳以為只要自己在井下陪著小寂幽禁,就算同甘共苦了?”

她搖了搖頭,悠悠道:“原來妳還不明白,小寂為何甘冒大不韙為妳換來卷心竹。他是想要妳的感激嗎?是想讓妳和他就此在井下幽居終生嗎?楚兒姑娘,妳真該好好地想想,他為何要這麼做?”

楚兒呆立半晌,喃喃道:“他一直都對我很好??為了能令我快樂,他總是費盡心機地想辦法,然後毫不猶豫地去做,但偏偏還老是裝出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來氣我。”

蘇芷玉和顏悅色道:“真正喜歡上一個人便會竭盡所能地令她快樂,卻絕不去想是否有回報。小寂正是如此,他為了妳心甘情願永囚井底,他唯一的心願,便是希望妳能恢複容顏好好活著。難道,妳想再次親手毀去他用自由作為代價換來的心願嗎?”

楚兒心潮起伏,悚然一凜,情不自禁地搖首道:“不,我不要──”

蘇芷玉點到為止不再多言,柔聲道:“丁原托我轉告姑娘,東海就是妳的家,不妨學一學那些鷗鳥,飛得再遠再高,累了倦了也會記得歸巢。”

她向小蛋悄然招手,兩人輕輕退出花叢,將楚兒獨自留在了觀天井邊。

楚兒望著他們離去,癡癡站著一動不動,細細思索著蘇芷玉的話。

不知過了多久,丁寂干咳一聲問道:“楚兒,妳還在嗎?”

楚兒恍然驚醒,應聲道:“我在。”

丁寂道:“玉姨的話,我想妳該明白。”

楚兒無奈道:“是的,我明白。丁寂,你放心,我會服食卷心竹。”

丁寂笑道:“我敢保證,妳摘下面紗後的模樣一定會更漂亮。”

楚兒酸楚難言,強忍著淚水道:“女為悅己者容,這一世,我只為你。”

丁寂一怔,心里又是淒涼又是甜蜜,苦笑道:“那樣,豈非太對不起老天爺了?人間本有一絕色,妳卻敝帚自珍舍不得給人看。”

楚兒聽他油嘴滑舌,禁不住莞爾一笑,身子微顫時卻將眼眶中那顆晶瑩的淚珠抖落下來。

她抬手抹去淚水,唇角的笑容兀自蕩漾,沉靜道:“我會懇求蘇閣主恩准,許我在井邊搭一座花架,我要把這里變成世間最美的花園。然後每天我都會陪著你說話當你的眼,告訴你井外的春去秋來,告訴你梨花開了杏花謝了??”

她的聲音低沉,猶如夢幻般地絮語道:“等到許多年後,我還會告訴你,哪天我的發絲中多了一根白發,哪天我的額頭添了一道皺紋,哪天我已變成了一個難看的老太婆──”

丁寂聽得醉了,往日的口若懸河不翼而飛,喃喃道:“妳這,妳這是──”

楚兒笑容更濃,接著他的話道:“我要在這里陪你一生一世。你不是希望我快樂嗎?現在我就告訴你,唯有這樣我才是最快樂的。答應我留下來陪你,好嗎?”

丁寂遲疑著,做著最後徒勞的勸阻道:“這兒是歧茗仙山,妳不是天一閣弟子,無法久留。”

楚兒不以為意道:“蘇閣主為了心中的一份感情苦守南海二十年,豈是不通情理之人?相信我,二十年,二百年,我都等著你出來的一天。萬一我有朝一日走在你的前頭,也要輪回轉世化作這兒的花草鳥兒,繼續陪在你身邊。”

井下的丁寂眨眨眼睛,無端地低罵道:“見鬼,這底下風可真大──”

卻說小蛋隨著蘇芷玉離開觀天井後問道:“玉姨,丁叔醒了?”

蘇芷玉道:“是啊,你想見他?”

小蛋點點頭,蘇芷玉道:“我還得在外面守一會兒,你先去罷。”

小蛋心知她是放心不下楚兒,于是別過蘇芷玉徑自往天一閣行去。

到了天一閣外稍經通稟,一名二代弟子便將他領到丁原休養的靜室外,小聲叮囑道:“盡量別逗留太久,莫讓他太勞神。”

小蛋應了,敲敲虛掩的門道:“丁叔,是我。”

里頭丁原的聲音響應道:“進來罷,我都等你一個中午了。”

小蛋愣了愣,推門而入道:“丁叔,你找我?”

丁原躺在軟榻上,身上被繃帶五花大綁不能動彈,實是多少年沒那麼狼狽過了。

姬雪雁正悉心地將熱粥一口口喂入他的嘴里,空氣中飄蕩著從粥中冒出的藥草清香,屋里顯得異常甯靜。

丁原道:“我聽甘仙子說起你參悟蹈海劍式的事,便想尋你來切磋。”

小蛋撓撓頭道:“那是我在竹亭里閑得發慌,沒事瞎琢磨的,當不得真。”

丁原嘿道:“好小子,跟我還打馬虎眼兒?”驀地語音一沉道:“劍起中平!”

小蛋愣了一下,立馬明白到丁原正在考校自己蹈海劍式的招路。

他想了想,回答道:“遂轉偏鋒。”

丁原緊接著道:“疾走陽平!”

兩人的語速越來越快,到後來小蛋近乎是脫口而出毫無停頓,與丁原的節奏環環相扣嚴絲合縫。

轉眼間就聽丁原提氣喝道:“兩元無極!”

小蛋更無疑慮,應聲說道:“忘一歸真!”

這一前一後正是蹈海劍式的結尾兩劍,亦是丁原殫精竭慮多年,方始徹悟的劍式菁華,在石桌背面並無記載。

小蛋回答完了,才想到最後三劍純屬自己夢里想象所得,正感忐忑之際卻聽丁原舒暢笑道:“好,好,你比我悟得還徹底!”

他忘情一笑牽動傷勢,頓覺痛徹心肺,忙咬牙忍住徐徐調息。

小蛋見狀歉疚道:“我怎能和你比?”

丁原微微喘息道:“我沒和你客套,你也不必跟我謙虛。那最後一劍丁某只想到”造化還一“終是有跡可循。而你索性連這”一“也忘了,劍意直指本心。日後水到渠成橫空出世,天下誰是敵手?”

小蛋一震,他剛才為應答丁原,“忘一歸真”四字壓根沒有多想就報出口來,此刻一經提點才發現其中奧妙。難怪丁原會有“日後”之語相期,自是在鼓勵他埋頭苦修以期水到渠成之日。

丁原望著小蛋鎖眉沉思的模樣,心中無比欣慰,暗暗唏噓道:“他不是老道士轉世又會是誰?這般的悟性直教人望塵莫及!

連埋頭苦思冥想的神情都一模一樣。“

他正感慨萬千,小蛋神色一整道:“丁叔,我惹了個大麻煩。”

丁原笑道:“不就是有人用九雷動天引陷害你嗎?這事你玉姨已然提過,有她出面,你還擔心什麼?”

他嘴里在寬慰小蛋,心中卻道:“居然有人敢誣陷老道士,看來我少不得要跑一趟越秀山。若能查明真相還則罷了,否則先鬧他個天翻地覆保全下小蛋再說。有我丁原在,看誰能動他一根毫毛!”

哪知小蛋要說的並非此事,而是想告訴丁原四相幻鏡失落之事。

可丁原這一誤解,他頓時改變了主意,心道:“丁叔重傷在床,還一心想著安慰我。我焉能再給他添亂?”

他將要說的話咽下,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笑了笑道:“別的都沒關系,只要丁叔相信我不是凶手就好。”

兩人又閑聊了一會兒,小蛋記著那弟子的叮囑,起身告辭出屋。

行出天一閣,他心緒難靜,腦海里不停地尋思道:“我昨晚對小寂說,做人理應有所擔當。可說人家容易,自己卻未必能夠做到。眼下玉姨忙得分身乏術,心力憔悴,我怎能心安理得地拖累她,指望她為我查凶平冤?”

他一邊往山上走,一邊繼續想道:“距離越秀山之會還有段日子,我正可下山尋找真相,斷不能再干坐在竹亭里!”

念頭一定,小蛋回到竹亭打坐調息。待到夜深,他在地上留下短信,潛形匿蹤禦風而去。

當他飛出很遠,忍不住回頭望向夜幕之下的歧茗仙山,默默道:“丁叔,玉姨,請原諒我不辭而別!”抖擻精神禦起雪戀仙劍,朝著黑漆漆的大海深處飛去。

如此數日之後,他業已悄然抵達南荒,卻並未前往拜訪年旃,而是只身來到那座與萬劫天君夜會的小鎮上。

他循著當日的記憶找到那家酒肆。黃昏時分,店里的生意格外熱鬧,幾個伙計忙得團團亂轉。

小蛋站在門口觀察了片刻,卻並未發現那個守夜的伙計。

一個店小二迎了上來,笑呵呵道:“公子您往里邊請。”

小蛋搖搖頭道:“我是來找人的。”

小二興趣失了大半,搪塞道:“那您慢慢找,小的先上菜去了。”

小蛋一把拽住店小二,說道:“小哥,我向你打聽個人。”

店小二頗不耐煩地道:“這里人來人往多了,您找誰啊?”

小蛋想起當年干爹問路尋人的拿手絕活,從袖口里掏出一塊碎銀交到店小二手里,說道:“我想找一個店里的伙計。”

小二銀子在手,立刻變得樂于助人,笑道:“公子問的是哪個伙計?”

小蛋道:“是兩個月前在此守夜的一個小伙計。”他將那伙計的樣貌略作描述,才講到一半,店小二已叫道:“您找的是小段吧?奇怪了,這些日子怎地隔三差五都有人來打聽?”

小蛋心頭微凜,問道:“還有誰來問過?”

店小二道:“都是些亂七八糟的粗魯漢子,前後都有三撥了。”

小蛋問道:“他們找到小段了嗎?”

店小二嘿嘿笑道:“全都跑了個空。早兩天小段就不在咱們店里干啦,聽他家里人說是到京城做小買賣去了。”

小蛋心一緊道:“難道有人捷足先登,將小段劫走了?”

他又塞了塊銀子給伙計道:“小段家住哪兒?”

那伙計連得兩塊銀子眉開眼笑,自告奮勇道:“我領公子去找!”

他回頭向店里的掌櫃告了個假,引著小蛋走街串巷,三拐兩拐地來到一戶僻靜的小院前,往里一指道:“就是這兒,里頭住了他一個瞎眼的老娘和兩個兄弟,還有一個姐姐前年嫁到山外去了。”

小蛋點點頭,那小二正欲叫門卻被攔下。只見小蛋目光一掃,低問道:“誰?”

“唰!”牆角外的樹上枝葉顫晃,一道身影往對面的屋脊上竄去。

小蛋舍下店小二,騰身而起緊追不舍。那人修為雖是不弱,奈何遇上了小蛋,才奔出鎮子便被追近到身後三丈。

小蛋越瞧越覺得前面那人眼熟,揚聲道:“你到底是誰?”

對方自知難以脫身,只得停下身形回頭呼呼喘氣道:“你說我是誰?”

小蛋定睛打量,竟是久違的顧彥岱。他愕然道:“七叔,你怎麼會在這兒?”

顧彥岱沒精打采地道:“左右也瞞不過你,我是奉了歐陽長老之命在此監視。除了我還有老四和老八,咱們三個輪流看守已有一個多月了。”

小蛋這才想起當日在忘情宮時,歐陽霓曾向自己提出,要從北極仙府將北海六鬼召回,沒想卻給派到這兒來了。

他心頭疑竇大起,問道:“歐陽姑娘為何派你們監視這家人?”

顧彥岱道:“她只說要追查一個姓段的小子下落,讓我們看緊他家。一旦那小子回來,就立刻擒去複命。”

小蛋竭力保持鎮定,追問道:“她沒說為何要尋這姓段的酒肆伙計?”

顧彥岱搖頭道:“她行事一向神神秘秘的,從不肯多說。”

小蛋道:“那你剛才見了我跑什麼?”

顧彥岱尷尬道:“這也是歐陽長老的吩咐,不准咱們暴露形跡。萬一讓她曉得,不定會用什麼手段對付咱們兄弟。”

小蛋將信將疑地道:“你們就這麼害怕她?”

顧彥岱哼道:“這丫頭做事可比你毒辣得多,前些日子她還叫老大跑了趟南荒,將一群客商給殺了,沒留下一個活口。”

小蛋心底一寒道:“什麼客商?”

顧彥岱猛覺失口,急忙支吾道:“我也不清楚,這得問馮老大。”

小蛋思緒萬千亂如麻線,暗暗道:“這些客商十有八九是我在萬師伯茶棚里遇見的那些人。歐陽姑娘殺了他們,自是不希望有人泄漏了她私放萬師伯的事情。”

顧彥岱作賊心虛,試探道:“小蛋,我可以走了嗎?”

小蛋恍然醒覺道:“七叔,你有曾婆婆的消息嗎?”

顧彥岱搖搖頭,又不放心地交代道:“小蛋,今天的事你可千萬別說出去,不然我們哥幾個恐怕都活不成了。”

小蛋心不在焉地“哦”了聲,顧彥岱一看左右無人忙抽身而去,心里飛速盤算著如何神不知鬼不覺地將那個引小蛋前來的店小二給做了。

小蛋呆道:“歐陽姑娘怎會曉得這里的事,她為何要尋姓段的伙計?莫非??她果真和楊掌門、衛姑娘的血案有關?”

剎那間,他腦海里一道靈光閃過:“是了,她派馮大伯殺死客商滅口,是不想讓別人知道她曾經遇見過我。這樣我失陷漓渡仙境的事便無人可知,更無法怪罪到她的頭上!”

他想到這里,脊梁骨一陣發涼:“她為什麼要處心積慮地算計我?不會的,她沒道理這麼做。不行,我一定得找她查個明白!”

他一抬頭早瞧不見顧彥岱的蹤影,不由懊悔道:“該死,我居然忘了向七叔打聽歐陽姑娘的行蹤。說不得,只能再上一次宿業峰。”

他舉步欲行,驀地又在心中自問道:“萬一這事真和歐陽姑娘有關,我該怎麼辦?”

他默立多時,恍惚聽到頭頂幾聲鶴唳,一行白鶴正向著北方飛去,在蒼穹中化作一串小小的黑點。

小蛋望著無垠天宇,山外晚霞如火,心緒不禁一舒:“管她怎麼樣,我也該回去看看江南、阿紫他們了。”

他心念微動禦起雪戀仙劍,追尋著那行白鶴的蹤跡,往北飛翔。

身後南風徐送,已是又一年的初夏。

請繼續期待 仙羽幻鏡 續集下集預告:小蛋為查明楊摯與衛慧遇害的真相,悄然離開南海前往南荒探訪。而他苦苦尋找的歐陽霓,卻也在不久之後先一步來到越秀山上私會屈翠楓。

一個是春風得意的新任越秀派掌門,一個是心比天高的魔宮長老,因著一樁血案已將他們的命運緊緊捆縛在了一起。而這一次,他們在暗中鎖定的下一個獵物竟然會是??

上篇:天一篇 第九章 只聞其聲    下篇:越秀篇 第一章 色令智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