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越秀篇 第二章 心比天高   
  
越秀篇 第二章 心比天高

歐陽修宏連遭致命重創,直直墜進瀑流,往崖下的深潭里急遽沉落。

他的胸骨悉數折斷、深深塌陷,五髒六腑被那兩束匪夷所思的金色光飆轟得碎裂移位,好像成了一個漏風的燈籠,體內的血液四下飆濺。

糊里胡塗間,他身子一緊,似被人從深灘中拽了出來。

昏沉沉不知過了多久,歐陽修宏背心一熱,漸漸有絲暖意彌漫周身,令他精神稍振,“哇”地連吐數口,也分不出是淤血還是積水。

他依稀感到自己被人橫抱在身前,耳畔呼呼風聲飛掠,似在飛速行進之中。上半身的經脈已完全扭曲斷裂,而丹田內辛苦修煉了上百年的魔功也已蕩然無存,全憑按在自己後背上的那只手源源不絕地輸入真氣,接續著心脈。

他自忖無親無故、仇家遍地,這時候還會有誰出手救自己?歐陽修宏很想睜開眼睛瞧瞧到底是誰,可眼皮沉重如鉛怎麼也張不開,每吸一口氣,折斷的骨頭就如利刃般狠狠戳著肺腑,疼得他幾欲昏厥。

忽然風聲一停,歐陽修宏隱約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道:“歐陽谷主。”

歐陽修宏一驚,用盡吃奶的力氣將眼睛睜開一條縫,叫道:“是你!”

眼前的那張臉正不停地搖晃旋轉,只是這救自己的人卻是他無論如何也料想不到的。

小蛋在林間的一株青松前盤腿坐下,將歐陽修宏血肉模糊、千瘡百孔的身軀攬在懷中,繼續灌注著真氣:“恐怕我救不了你。”

歐陽修宏慘笑道:“我知道,老子的五髒六腑全數報銷,就要元神歸位了!”他驀地記起一事,拼命嘶聲道:“楊摯是死在屈翠楓和歐陽霓的手上,也是他們打傷了老子!”

小蛋臉上殊無驚異之色,微微點了點頭,輕聲道:“我都聽見了。”

原來那日他得顧彥岱的線報,便悄然潛上宿夜峰,暗中尋訪歐陽霓的蹤跡,近日又隨她來到越秀山,正巧撞上屈翠楓與她私會的一幕。

歐陽修宏怔了怔,口中往外翻湧著血泡:“小子,做人太老實沒好下場……老子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他們……有沒有發現你?”

小蛋搖頭道:“我想應該沒有,我用了十三虛無的遁法,直接從潭下遁出。”

歐陽修宏松了口氣,臉上露出怨毒的獰笑:“那就好。你別急著露面,等到他們下手要害蘇芷玉的當口再突然現身,捉賊拿贓,打那小賤人一個措手不及!”

小蛋不置可否:“多謝歐陽谷主的提醒,您還有什麼未了的心願?”

歐陽修宏彷佛回光返照般,眼里爆射出懾人凶光,喘息道:“我要屈翠楓身敗名裂,我要歐陽霓死無葬身之地!你一定要狠下心,不然死的就是你!”

小蛋見歐陽修宏彌留之際仍不忘害人之念,實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嗯”了聲沒說話。

歐陽修宏卻變得愈加興奮,滿臉通紅,上氣不接下氣地笑道:“賤人,妳勾搭上那小白臉就把老子給害了。嘿嘿,早晚有一天,他也同樣會死在妳的手上,老子什麼仇都給報了……”

他已陷入極度的幻覺錯亂中,聲嘶力竭地揮舞著血淋淋的獨臂,然後呼吼聲戛然而止,一只左手無力地垂落在凹癟的胸膛上,頭一偏,竟是氣絕身亡。

小蛋已將自己的手掌從歐陽修宏的背心上移開,親眼目睹這作惡多端的老魔就這樣魂歸黃泉,心里百感交集。

歐陽修宏死了,不僅屈箭南夫婦的血海深仇得報,連帶著農神醫的大仇也一並有了了結。可他現在的心情卻無論如何也高興不起來,心里反升起一股無端的惆悵。

歐陽霓、屈翠楓連手擊殺歐陽修宏的景象從腦海里閃過,有一股失落與感傷久久地盤踞心頭不散,更如鉛石一般壓得他難以呼吸。

他失神地在歐陽修宏的尸體前坐下,倚在背後的樹干上半天不動。

困惑自己數月的楊摯遇害之謎終于水落石出,然而,凶手偏偏真的就是歐陽霓和屈翠楓!

他最不願見的事終究還是被自己證實了,許多以前想不明白的問題此刻亦紛紛迎刃而解。可奇怪的是,他比真相未明前更加矛盾痛苦,沒有絲毫解脫的快感。

小蛋注視著歐陽修宏扭曲僵直的尸身,心里苦笑道:“我為什麼要懷疑歐陽姑娘,為什麼要跟她來越秀山?其實……我該笨到底,也許會比現在快活許多。”

無意中,他的視線掃過歐陽修宏胸前那個觸目驚心的血窟窿,眼前不禁回放起從屈翠楓懷中激射出那兩束不可一世的金色光飆,詫異莫名。

他隱隱覺得這兩束金色光飆與鶴仙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腦子里卻亂作一團不願再深思,失笑道:“我還是先安葬了歐陽谷主再說。”

他站起身來就地挖坑,想藉此暫時拋開剛才發生的一切。

坑很快就挖好了,小蛋將歐陽修宏的尸體小心翼翼地放入,再將土往他的身上堆去。含著潮濕腥味的泥土慢慢遮掩了歐陽修宏癲狂猙獰的面容,小蛋將青銅魔杖也一並放了進去,堆起一個小小的墳頭後,已是身心俱疲。

日頭緩緩西斜,殷紅的夕陽透過濃密的樹蔭照射進林中,將墳頭染得一片血色。

小蛋擦去手上的泥濘,想道:“歐陽谷主,我不給你立碑了,免得尸骨難安。希望九泉之下,你能悔悟生前種種,來世多行善事。”

默禱完畢,他正要重新坐下盤算稍後的行止,驀地靈台生出警兆,感覺到林外有人。

小蛋心頭一緊:“莫非是屈大哥和歐陽姑娘找來了?”他無暇細想,縱身隱匿到背後的一株青松之上,往警兆傳來的方向望去。

但見晚霞映照下,一名黑衣女子緩步走近,低聲道:“咱們就在這兒歇上兩個時辰,等夜深再上玉華苑暗探。”

在她肩上趴著一只形似烏龜的神獸“咦”道:“瞧,那兒會是誰的墳?”

黑衣女子飛落到墳前,俯身抓起墳頭的一把黃土瞧了瞧,頓時眸中露出警色,往四下巡視道:“小心,這座墳是剛立的!”

小蛋在樹上見到這一人一龍大喜過望,飄然躍下,低聲喚道:“曾婆婆,小龍!”

那黑衣女子聽到樹上有異響,玉手已按住劍柄,待聽清是小蛋的聲音,冷豔的玉容上不由掠過一抹喜色,卻又立刻繃緊臉,將頭扭到一邊不理。

但她肩頭的霸下早已一溜煙撞進小蛋的懷里,欣喜叫道:“干爹!”

小蛋雙手捧住霸下,眼眶里一陣酸熱,澀道:“能見到你們真是太好了!”

尹雪瑤沒回頭,冷冷道:“口是心非,你只顧著找羅羽杉,哪有工夫惦記我們?”

小蛋攜著霸下走到黑衣女子的背後,說道:“不是,我也一樣在想你們。”

尹雪瑤的神色緩和不少,但仍不肯轉過身,漠然道:“那你為何不去北海找我?”

小蛋怔了怔道:“北海?我怎麼就沒想到您會回北海?”

尹雪瑤哼道:“你也學會跟我演戲了?我受了那麼重的傷,不回北極仙府的輪轉池中閉關療養,還能到哪里去?”

小蛋驚愕道:“曾婆婆,您受了重傷?我真不知道!”

尹雪瑤怒道:“還不是拜你那位歐陽姑娘和葉無青所賜?要不是小龍舍命施展天雷地火轟開一條血路,我的性命早已交代在忘情宮中!”

她想著自己這大半年來險死還生,飽受傷痛折磨,好不容易捱到傷勢稍愈,便匆匆回返天陸尋找小蛋下落,偏偏這小子還像個沒事人般裝瘋賣傻。

一時間,種種委屈苦楚湧上心頭,尹雪瑤氣不打一處來:“除了羅羽杉,你還知道什麼!”

小蛋心中歉疚,低聲道:“曾婆婆,對不起,是我連累了妳。”

尹雪瑤怒氣未消,冷笑道:“你說得倒輕巧,我若給歐陽霓害死了又找誰去喊冤?只怕真到那個時候,你這傻瓜還被她嬌滴滴地蒙在鼓里!”

小蛋心里一疼,歎了口氣:“她誣陷我也就罷了,為何還要害妳?”

尹雪瑤冷冷道:“她放走了你,若不找個人背黑鍋,葉無青豈肯善罷罷休?也只有你這笨蛋才會稀里胡塗地就跟她出逃,落入陷阱中尚不自知。”

小蛋一愣,就聽尹雪瑤接著道:“你以為歐陽霓會如此好心?她是算定葉無青不會殺你,才故意幫你逃走,從此徹底與忘情宮決裂。你當她是朋友,她卻當你是塊絆腳石。”

他靜靜聽完,澀聲道:“我不懂,難道一個忘情宮宮主的寶座就會讓她變成這樣?”

尹雪瑤徐徐道:“歐陽霓心比天高,偏偏命比紙薄,出身在西域魔道的一家無名小派中,又身為女子,不用盡心機鏟除異己,她如何能夠出人頭地?”

霸下深以為然:“曾婆婆說得不錯。她明白自己幼年未遇名師,這輩子十有八九無望登仙,唯有一門心思鑽營權勢,往上攀爬。不然才幾年工夫,她怎能從一個不起眼的小輩一躍躋身忘情宮的四大長老之列,還拜了葉無青作干爹?”

尹雪瑤漠然道:“其實不用我多說,你心里也清楚楊摯遇害的事是她有意嫁禍于你。你一天不死,她便一天寢食難安!”

小蛋心潮起伏,難以自抑,回想起與歐陽霓在忘情宮初識,其後攜手戈壁大漠共闖獨尊谷,再到劫後重逢邂逅一執大師,乃至在北海風雨同舟的過去種種,恍然就像一場如真似幻的大夢。

他並不在意歐陽霓屢次陷害自己,卻無法坐視她與屈翠楓合謀殺害楊摯,甚至要密謀暗算蘇芷玉。

原來人心會變得那樣可怕,為了某種欲望可以不惜一切,然而,即使索求到想要的所有,又能如何?

“我真的不懂人心險惡麼?”小蛋不禁捫心自問,經曆過那麼多的是非恩怨後,他早已遍嘗人間的炎涼事態,卻為何始終不能消去那顆坦誠的待人之心?

霸下見小蛋望著墳塚陷入沉思,好奇問道:“干爹,這墳是你挖的,里面是誰?”

小蛋心不在焉地回答道:“是歐陽谷主。他想藉楊掌門遇害的真相要挾屈大哥和歐陽姑娘,反被這兩人所殺。”

霸下解氣道:“活該,這老家伙死有余辜,歐陽霓和屈翠楓總算辦了件好事!”

尹雪瑤冰雪睿智,豈會聽不出其中玄機,接口問道:“楊摯的事,屈翠楓也有分?”

小蛋不語,尹雪瑤已知自己所料不錯,瓊鼻微嗤道:“一個為了當忘情宮主背叛朋友,一個為了做越秀掌門忤逆弒上。這兩位堪稱豺狼虎豹、天生一對。”

霸下道:“說不定衛姑娘的死也是屈翠楓干的,這小子喜新厭舊繼而殺人滅口,什麼壞事干不出來?丟盡他爹娘的臉面。”

小蛋搖頭道:“屈大哥和衛姑娘極是恩愛,在南荒時形影不離、出雙入對,而衛姑娘又懷了身孕,屈大哥說什麼也不可能對她猝下殺手。這事必定另有隱情。”

尹雪瑤嘿然道:“你既知道屈翠楓和衛慧形影不離,難分難舍。當日衛慧被害,為什麼屈翠楓不在左近,這其中難道沒有蹊蹺?”

霸下道:“對,無論如何,楊摯和衛慧的死,屈翠楓與歐陽霓兩人都逃不了干系。咱們趕緊找到蘇閣主,將真相和盤托出,還我干爹一個清白!”

尹雪瑤不以為然:“你想得太簡單了。歐陽修宏已死于非命,無法出面作證,咱們的話不過是一面之辭。就算歐陽修宏不死,他臭名遠揚又是正道死敵,又有幾個人肯相信這魔頭的話?”

霸下不忿道:“不是還有咱們和干爹麼?難道蘇閣主還信不過我干爹?”

尹雪瑤道:“如果蘇閣主信不過小蛋,還會為他出頭以自己的身家性命做保麼?只可惜小蛋身為最大嫌凶,任何指證效力都要大打折扣。”

小蛋道:“曾婆婆,你們不必替我擔心,這事總會有辦法的。”

尹雪瑤沒好氣地道:“我干什麼要替你擔心?再說,你能想出什麼辦法,再有三天就是會期,你還能穩坐釣魚台?”

小蛋淡淡道:“我干爹說過:”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遲早都會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霸下搖頭道:“要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至少要先保證自己別被越秀劍派的人亂刃分尸、砍成十七八段!”

小蛋笑了笑道:“不會,越秀是名門正派,絕不至于亂來。”

霸下苦笑道:“干爹,你別忘了如今越秀劍派的掌門是誰?屈翠楓和歐陽霓會放過你麼?”

尹雪瑤冷冷道:“小龍,別跟他廢話了,你跟他講什麼都是白搭。是死是活由他自找,咱們又何苦?”

當下聊過離別經曆後,兩人一龍便在林中小歇。小蛋先前為歐陽修宏接續心脈,著實耗損了不少真氣,此刻倦意上身、抱元守一,沒多久就進入物我兩忘的空明之境中。

約莫過了兩個多時辰,林內已是萬籟俱寂、伸手不見五指,濃重的夜霧如波濤般輕輕漾動,隨著夏夜清涼的山嵐彌漫飄蕩。

尹雪瑤忽然起身,望了望兀自盤腿靜修的小蛋,低聲道:“小龍,我去辦點事。”

霸下錯愕道:“曾婆婆,妳不會是想先下手為強,摸上玉華苑將屈翠楓那小子給干掉吧?”

尹雪瑤哼道:“我哪有那麼傻?屈翠楓若是死了,小蛋的黑鍋這輩子就算背定了。”

她一閃身,禦風而起,倏然消隱在茫茫夜色里,卻是悄然往山下掠去。

霸下實在搞不懂尹雪瑤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卻隱隱預感到屈翠楓多半要倒黴了。牠瞟了眼正打坐的小蛋,喃喃道:“干爹呀,你可真好福氣,有人幫你著急,還有人幫你出頭,真不錯。”

卻說屈翠楓突施奇招,將歐陽修宏打落懸崖,與歐陽霓順著飛瀑而下欲找尋這老魔的尸體。可兩人在潭里尋了半晌還是一無所獲,只得又回到岸上。

歐陽霓擰干發上的水漬,細細嬌喘道:“難道這老魔沒死,又讓他給逃了?”

屈翠楓望著碧波蕩漾的潭水,悶悶不樂道:“不可能,他的胸口已被我打穿,全身經脈俱斷,即使能苟延殘喘片刻,也絕無余力禦風逃遁。也許他是被潭下的潛流沖進岩石縫隙中,又被水草遮掩住,咱們才沒能發現他的尸體。”

歐陽霓點點頭,但依稀覺得自己似乎遺漏了某件極為重要的事情,卻又想不起來,長籲一口氣道:“但願不要節外生枝。

你沒受傷吧?“

她等了許久卻並未聽見屈翠楓的回答,驀然察覺對方的視線正須臾不離地打量自己。

歐陽霓一怔,垂首只見一身濕透的薄衣緊貼在自己的嬌軀上,映襯出玲瓏曲線,里頭玉光瑩瑩的肌膚若隱若現、撩人遐思。

而胸前一片衣襟在適才的激斗中被歐陽修宏撕裂,露出了貼身的紅色肚兜,一對挺茁玉峰伴著嬌喘如波浪般起伏不定,實在風光撩人。

歐陽霓登時面如霞燒,又羞又惱地急忙轉過身去整理衣衫,低聲道:“你怎麼不回答我的話?”

屈翠楓如夢方醒,自知失禮,趕緊尷尬地掩飾道:“我在想,是否再下潭查探?”

歐陽霓俏臉更紅,聲如蚊蚋道:“沒想到你也會使壞,你看得還不夠麼?”

屈翠楓心中一蕩,往日的瀟灑不翼而飛,窘迫道:“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歐陽霓忽地噗哧輕笑,低聲道:“怎麼屈掌門也有像呆頭鵝的時候?”

屈翠楓心頭猛跳,想伸手去搭歐陽霓的香肩卻終是不敢,訕訕笑道:“妳又沒回頭看,怎知我像個呆頭鵝?”

歐陽霓悠然道:“不用看,我也猜得著。屈公子,你能幫我一個忙麼?”

屈翠楓神情一正,道:“但凡是歐陽姑娘差遣,屈某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歐陽霓似是沒料到屈翠楓竟會說得這般鄭重其事,默然片刻後,方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我的外衣破了,想借你身上的舊袍一用,可以麼?”

屈翠楓一聽,當即手腳麻利地褪下衣袍,微笑道:“別說一件衣服,就是屈某的命也可交在姑娘手上,只是這件長袍被我穿過,怕會褻瀆了姑娘。”

歐陽霓反手接過袍服罩在身上,輕輕歎息道:“我哪敢會要你屈大公子的性命?”

屈翠楓正欲開口,突然山頂玉華苑的方向響起悠揚鍾聲,瞬即傳遍整座接天峰。

歐陽霓面色一肅,匆匆系起腰帶,問道:“屈公子,可是貴派在鳴鍾示警?”

屈翠楓凝神聽了會後,搖頭道:“好像有貴賓蒞臨,正用鍾聲召集各支首座。”

歐陽霓驚道:“誰這麼早就到了?莫非是蘇芷玉,又或是盛年?”

屈翠楓答道:“鍾聲里聽不出來,應是這兩人中的一位。”

歐陽霓道:“你趕緊回玉華苑迎客吧,我也需覓地休養一夜。”

屈翠楓雖也急著回去,可聽到這話,心里卻升起一股戀戀不舍的悵意,問道:“歐陽姑娘,妳住哪里?明日有空我便來看妳。”

歐陽霓含笑道:“不用,屈公子只管安心應付蘇芷玉,我自有去處。”

屈翠楓略感失望地“哦”了聲,向歐陽霓一抱拳:“在下告辭!”

他轉身行出數步,忽聽歐陽霓低聲喚道:“屈公子!”

屈翠楓急忙回頭,就見歐陽霓已轉回嬌軀,一雙明眸柔情萬種地凝望著他,徐徐道:“蘇芷玉不好對付,你多當心!”

她這番忽冷忽熱的捉摸不定,卻令屈翠楓心猿意馬、難以自抑,爽朗笑道:“有勞姑娘提醒,屈某定不負所望!”一抖衣袖禦風騰空,自覺心里甜蜜香醇如飲美酒,蘇芷玉也罷盛年也好,盡皆不足為懼。

然而等他回到玉華苑,才發現自己和歐陽霓都猜錯了。此次提前上山的既非蘇芷玉也亦非盛年,而是云林禪寺的無涯方丈。

這時伍端、關寒兩位越秀劍派的長老,已將無涯方丈迎入品茗閣內。眾人分賓主落坐,正在用茶寒暄,見屈翠楓進來齊齊起身相迎。

無涯方丈雙手合十,施禮道:“屈掌門,貧僧不告而至多有打擾了。”

屈翠楓見是無涯方丈親至,亦是暗自一凜。正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當日他接掌越秀劍派掌門之位的就任大典上,這老和尚因淡家村一戰傷勢未愈並未親臨,只托無怨大師送上一份賀禮。

短短不到兩個月的工夫,他卻突然駕臨越秀,而且偏是在蘇芷玉要攜小蛋登門問案的前夕趕至,其意不問自明。

他望過無涯方丈身周,除了四名隨行的小沙彌外,並不見其它云林禪寺的高僧同來,當即躬身還禮道:“大師光臨玉華苑,令我越秀劍派蓬蓽生輝,屈某有失遠迎!”

兩人客套了一番後,便各自落坐。

伍端關切道:“大師,您的傷勢恢複得如何?”

無涯方丈道:“多謝伍長老關懷,貧僧的傷已無大礙,今日冒昧拜訪貴派,實是為了常寞小施主的公案而來。”

屈翠楓聞言,心道:“果然是為了小蛋!”

上篇:越秀篇 第一章 色令智昏    下篇:越秀篇 第三章 功敗垂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