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越秀篇 第六章 八面來風   
  
越秀篇 第六章 八面來風

屈翠楓一馬當先,迎到玉華苑外的天階盡頭。在他左右,伍端、關寒兩大長老目光炯炯、面色凝重,一眾越秀劍派的高手在後呈扇形排開,一個個群情激奮、摩拳擦掌。

只一炷香的工夫,天階上便出現了十數余道打扮各異的身影,在兩名越秀派巡山弟子的引領下往玉華苑而來。

走在最前頭的白衣飄飄、挺如雪松,赫然便是鬼鋒。

此人早在四年前便曾孤身拜山挑戰,將當時的越秀劍派掌門屈箭南打成重傷,臥榻休養年余方得複原。只因雙方乃一對一的公平決斗,越秀劍派技不如人也無話可說,只能眼睜睜瞧著鬼鋒揚長而去,又悲又憤。

不想事隔數年,他居然變本加厲率著一群魔道人物再上越秀,豈能不令伍端關寒等人驚怒交集,如臨大敵?更可惱的是,眼下為了小蛋的事,接天峰上已然山雨欲來風滿樓,這些魔道人物不早不晚偏挑此際拜山,分明是要趁火打劫!

在鬼鋒身後並肩行著數人,最左邊的是位器宇軒昂、豪勇魁梧的黃衣男子,雙目菁華內斂、眉宇晶瑩如玉,一看即知是個紮手人物。

在黃衣男子身側的是位青衫駝背老者,貌不驚人,三綹白髯灑落胸前,手里拄著根非金非玉的墨色長杆,杆頂上架著一只羅盤,上面有枚銀針骨碌碌地轉動不停,模樣酷似四處游方的風水先生。

最右邊是一位穿著皂袍的中年男子,面冠如玉,瀟灑不群,雙手負後神情冷漠,兩道目光似有似無地從屈翠楓等人臉上一掠而過,彷佛寒鋒出鞘。

再往後,還有十余個形形色色或男或女的魔道人物相擁而行,看上去沒一個是好惹的主。即使單打獨斗其中任何一位,伍端與關寒亦不敢輕言穩操勝券。

鬼鋒走上最後一級天階後,竟不止步,好似壓根沒看見挺身佇立在前的屈翠楓,腳下不停往他身上撞來。

屈翠楓劍眉一挑,不由自主地後退數步,手按墨玉扇,沉聲喝道:“諸位留步!”

鬼鋒這才收住身形,而身後十多位同行的北海魔道高手亦邁過天階,齊齊站定。

屈翠楓恍然醒悟道:“他方才不願停步未必真有惡意,只是不願站在天階下矮我一頭墮了身分。嘿嘿,可就算讓你站上天階,又能如何?”

這時,那位黃袍男子聲若洪鍾道:“對面站著的可是小屈掌門?在下藍關雪,今日與鬼鋒兄、林先生、司徒老哥還有眾位北海同道前來拜訪,打擾各位尚請海涵。”

屈翠楓聽了,心里大是不悅:“屈掌門就是屈掌門,偏偏故意加個小字,這家伙擺明了是想羞辱我,不把我看在眼里!”

但除了鬼鋒的名字,其它幾個人的名頭他卻一個也沒聽說過,不由得偷偷回望向伍端和關寒。奈何這二老亦是同樣的神色茫然,向他搖了搖頭。

忽地人影一晃,從皂袍男子背後閃出一人,滿臉皺紋、須發雪白,頭頂紮了根沖天小辮笑容可掬,卻是個不足三尺高的侏儒。

他雙手托著一份拜山帖,一晃眼掠到屈翠楓身前,舉過頭高叫道:“屈掌門接帖!”

關寒見這侏儒的身法飄忽莫測,較之越秀劍派的“白駒過隙”直有過之而無不及,不禁暗自凜然,傳音入密道:“翠楓,留神。”

屈翠楓一陣躊躇,唯恐對方心懷叵測令自己在人前出上大丑,可轉念一想,這侏儒已將拜帖送到眼前,焉有膽怯不接之理?

當下全神戒備,緩緩伸出雙手接住拜帖,結果卻是毫無異常。

那侏儒朝屈翠楓古怪地笑了笑,兩手松開拜帖,飄身退回北海群雄的數組中。因他個子太矮,沒入人群里竟是見不著了。

屈翠楓面頰微熱,打開拜帖觀瞧。但見帖上墨跡方干,一手龍飛鳳舞的字體令他自愧不如。而拜帖的內容倒也顯得客氣,落款處洋洋灑灑列明了今次前來拜訪的十四位北海魔道人物的姓名,卻是按照姓氏筆劃排列,也看不出以誰為首。

屈翠楓將拜帖遞給關寒,心里冷笑道:“他們這是在先禮後兵了,當我越秀好欺負麼?”朗聲問道:“諸位北海高人駕臨越秀,不知有何見教?”

藍關雪道:“小屈掌門莫要誤會,咱們此次前來貴山拜訪並無惡意,不過是陪著鬼鋒兄來轉上一圈,順道也好領略大好的天陸風光。”

關寒面沉似水,竭力壓下怒氣道:“接天峰乃敝派千年傳承的清修聖地,諸位若是想游山玩水,還請往別處。”

就聽人群里那侏儒的聲音笑嘻嘻道:“咱們這一路過來,不知聽多少人說起越秀”山色甲東南,靈秀冠三山“。好不容易從北海苦寒之地萬里迢迢趕到了越秀山,貴派又何忍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的綽號“金嗓子”,素來都是飯可以不吃話不能不說,而且一定要大說特說。

伍端低哼道:“鬼鋒,你是打定主意,要率著這群魔道妖人來我越秀鬧事?”

他的話音剛落,面前一花,已多了個愁眉苦臉的禿頂老者。伍端下意識往後一退,暗自提防道:“閣下意欲何為?”

禿頂老者唉聲歎氣道:“伍長老說我們出身魔道那也沒錯,可罵咱們是妖人便大大不該了。你瞧,我除了腦袋上的頭發比你少了兩根外,既沒生角也沒長尾巴,怎麼就莫名其妙變成了”妖“呢?”

身後一個文士打扮的男子笑道:“云林禪寺的無涯方丈,不也是頭頂寸發不生麼,難道他也是妖?貴派將他畢恭畢敬地請進玉華苑,又是什麼道理呢?”

此人卻是風塵五仙之一的“巴豆酸乳”竇文軒,順著那禿頂老者萬事休的語意借題發揮。

伍端暗道:“這些邪魔歪道能一口叫出老夫身分,又曉得無涯大師蒞臨越秀的消息,顯然早將本派的底細打探得一清二楚,乃是有備而來!”

屈翠楓見伍端被對方的一通胡攪蠻纏說得啞口無言,心中竟有一絲快感,心道:“他平日一本正經,動不動便訓斥屈某,今天也吃一記被人教訓的滋味。”

關寒不欲與這些人再做口舌之爭,冷然道:“鬼鋒,你劃下道來,敝派無不奉陪!”

鬼鋒搖頭道:“我是受蘇閣主之請前來越秀與她會面,沒想跟你們動手。”

原來兩個多月前,蘇芷玉曾離開歧茗山數十日,便是悄然前往北海尋找鬼鋒,請他出面為小蛋作證。無奈鬼鋒行蹤飄忽,蘇芷玉倉促間也難以尋見,便徑自到了小雪湖拜會風塵五仙,請他們出面相幫。

藍關雪聽聞小蛋有難,當即找到同為北海會盟總召集人的司徒三絕和林籌二人,發動起數百名北海同道,終在極北處尋到鬼鋒。

鬼鋒聞訊後更不遲疑,慨然應允蘇芷玉之請,這才有了北海群雄拜山的一幕。

關寒一愣,就聽屈翠楓冷笑道:“胡說八道,我玉姨是什麼人,仙子一般的超卓人物,她會與你這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交往?”

他口中說得強硬,心下卻是驚疑不定,猜不透蘇芷玉為何要邀來鬼鋒。需知當日歐陽霓並未將小蛋轉交九雷動天引的內情悉數說出,也難怪屈翠楓不曉。

金嗓子搖頭晃腦道:“屈掌門,你這話說得就欠妥當了。蘇閣主怎麼就不能和咱們這些人交往?聽說令尊在世時,不也和天南地北的魔道人物素有往來麼?更何況蘇閣主的生父蘇真,那可是天陸上的第一號大魔頭。有誰聽說過蘇芷玉當了天一閣主,就連老子也不認了?”

屈翠楓一時語塞,只好調轉話題:“就算是我玉姨請你來,距離會期尚有兩天,恕敝派不能提前接待。請諸位先行回轉,待到正日再來拜山。”

鬼鋒冷冷道:“我們提前上山與蘇閣主相約無關,是想要見上小蛋一面!”

關寒搖頭道:“實不相瞞,小蛋確在玉華苑中。但他身負敝派前任掌門的血案,前夜又唆使尹雪瑤暗算屈掌門,現正待兩日後的公審。眼下這般狀況,諸位還是不見為好,免得節外生枝。”

鬼鋒臉上並未現出意外之色,淡淡道:“莫非你們是怕我們借機救走小蛋?”

屈翠楓對這位曾經重傷乃父的魔道絕頂高手自無好感,嘿然道:“當然不怕,但也不得不防有人居心叵測,興風作浪。”

司徒三絕徐徐道:“屈掌門,倘若我果真有心劫走小蛋,你們想攔也攔不了。”

關寒明知這些人極不好對付,仍不禁火往上撞,怒喝道:“好啊,老夫正想領教!”

一身青衣的林籌,泰然自若地輕輕擺手道:“關長老息怒,有道是強龍不壓地頭蛇,咱們再是狂妄也不敢在越秀山上妄動刀兵。”

關寒聽他說得客氣,怒火稍消道:“既然如此,還請諸位盡快下山。”話一出口才醒悟過來:“哎喲,這魔頭說話好生陰毒。

他明捧暗損把咱們越秀劍派比作地頭蛇,卻自詡是北海來的強龍,一點也不吃虧。“

林籌笑道:“老朽有個不情之請,希望能單獨見上小蛋一面。我保證不和他多說一句話,只要確認他現下仍是安然無恙,我調頭就走,和諸位同道一起退到山下。”

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林籌客客氣氣地軟語相求,關寒倒不好繃著臉拒絕,轉首往屈翠楓望去。屈翠楓一面盤算著,一面問道:“你怕敝派會暗算小蛋?”

林籌搖頭道:“越秀派乃正道名門,而屈掌門又是小蛋的知交好友,老朽豈會相疑?只是聽說尹仙子前夜受了重傷,我等忝為北海故舊,終須瞧上一眼才心安。”

屈翠楓情知不讓林籌進到玉華苑見上小蛋一面,這些人斷然不肯離去。若真動起手來,接天峰金頂之上勢必會血流成河,死傷無數。

他輕拍墨玉扇道:“好,我答應你。但你只能在門外觀瞧,一炷香內必須離開。”

林籌毫不猶豫地點頭道:“就這麼說定了,多謝屈掌門成全!”

屈翠楓本想請關寒領著林籌入內探視,卻擔心此老過于耿直,會中了對方的奸計,想來想去還是自己跟著最為妥當,于是道:“請隨屈某入苑。”

他往關、伍二人悄悄丟了個眼色,暗示他們留神監視著鬼鋒等人,並引林籌進了玉華苑。

兩人來到玉華苑里,而林籌卻是不慌不忙地在院中悠然踱步,一支墨色長竿“咄咄咄”地這兒敲敲那里戳戳,自顧自欣賞起房前屋後的景致來了,口中兀自不忘嘖嘖贊道:“好院子,幽靜雅致,借山形引清泉,全無斧鑿之痕,實是大家手筆,若是能在屋後再種上一排翠竹那就更妙了。”

屈翠楓聽他稱贊自己的居所並不領情,催促道:“你是來探視,還是來觀光的?”

林籌一怔,笑道:“老朽僻居北海,終日與冰天雪地為伴,難得見到這般雋秀鍾靈的幽雅小院,一時欣喜忘形了。”

他加快步履,繞回屋前,遵照承諾遠遠站在離窗戶數丈外的樹下,朝著屋里揚聲道:“小蛋兄弟,老朽來看你了!”

小蛋聞聲走到窗口,愕然道:“林老先生,您怎麼來了這兒?”

林籌笑道:“不但我,連鬼鋒、藍關雪他們也都來了,正在外面等候。”

小蛋聽到鬼鋒的名字心頭一動,林籌已問道:“尹仙子的傷勢如何?”

小蛋回答道:“她已經沒事了。”卻在奇怪為何鬼鋒等人沒有一同前來。

林籌點點頭,取出一只黑色的小瓷瓶道:“這里頭有幾顆老夫秘煉的丹丸,頗具生精補血之效,請轉交尹仙子服用。”

屈翠楓搶在他將瓷瓶拋出前,急聲喝道:“且慢,我要看一看這瓷瓶里的藥丸。”

林籌不以為忤,搖搖頭道:“屈掌門也太過謹慎了。”拔開瓶塞,將五六顆乳白色的小藥丸倒在掌心里,問道:“屈掌門可要服一顆以證藥效?”

屈翠楓哼了聲,沒搭理他。林籌將藥丸重新裝回瓷瓶中,揚手扔向窗內道:“接著!”

小蛋探手接住,謝過林籌。屈翠楓道:“人見了,藥送了,你可以放心了吧?”

林籌倒也爽快,朝屋里拱手作別:“小蛋兄弟,我先回去了。咱們後天見。”

他說走就走,絕不拖泥帶水,反倒是屈翠楓在後頭亦步亦趨跟著出玉華苑。

兩人回到苑外的天階前,守候的人竟又多了一倍,原來年旃率著一眾南荒豪雄業已趕至。

那邊,伍端、關寒正有一句沒一句的和這位威震四海的魔道霸主攀談,而底下的人則更是熱鬧。隨同年旃前來的極白蟬唐森遇上金嗓子,大有相見恨晚之意,兩人口若懸河,你一言我一語,把個接天金頂鬧得沸反盈天。

屈翠楓瞧見年旃,尚未開口已有三分懼怕,素知這老魔凶狠霸道、油鹽不進,遠比那些位正道耆宿名家難對付多了。

他走上前去,畢恭畢敬地見禮道:“年老祖,您當真來了,還需多加保重身體才好。”

年旃不以為然道:“這點傷打什麼緊?小蛋的事,老子能不管麼?”

屈翠楓聽他一開口就力挺小蛋,不禁又怕又怒,強顏歡笑道:“晚輩也不信這兩樁血案真是小蛋所為,無奈鐵證如山,我也無法為他開脫。但願玉姨能找出線索,查明真相,無論此案是否與小蛋有關,都能還敝派一個公道。”

他的話軟中帶硬,更不著痕跡地捧出蘇芷玉。年旃年老成精,如何會聽不出來,哈哈一笑道:“好小子,長進了,說起話來滴水不漏,有點兒掌門味道了。”

屈翠楓明白年旃是在譏誚自己油腔滑調,苦笑道:“師門不幸,翠楓以一介後進之身甫當此重任,不能不誠惶誠恐、如履薄冰,還請年老祖見諒。”

年旃怔了怔,嘿然道:“成,我看你比屈箭南當年還強出不少。”

這時林籌說道:“屈掌門,老朽既已探望過小蛋兄弟和尹仙子,便依約告辭了。”

屈翠楓巴不得這群瘟神趕快離開,抱拳道:“諸位好走,恕屈某不送。”

伍端心想自己當日隨楊摯去滴水石林,為雷不羈等人奉為上賓招待備周,更曾盡心盡力襄助他安排了楊摯的後事。

如今年旃駕到,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人家站在門外喝西北風,便說道:“年老祖,請入內小歇。今日中午由敝派作東,為諸位接風洗塵。”

金嗓子還沒走遠,耳朵又尖,故意扯著脖子,大歎道:“咱們是妖,他們就是人麼?一樣的妖人,憑什麼他們有好酒好菜的招待,咱們就只能吃閉門羹?”

屈翠楓心下慍怒,佯裝不聞,一言不發。

孰知年旃卻搖頭道:“不用那麼麻煩。老夫今日上山只是先認個門,立馬就走。”

屈翠楓正是求之不得,嘴里卻挽留道:“這如何使得,丁師叔曉得了定會埋怨晚輩。”

年旃道:“得啦,你少跟老夫客套。我若住進去,回頭不知要有多少王八羔子會在背後對你指指點點,老子還沒這份閑心和他們計較。”

屈翠楓歎了口氣道:“別人指指點點也沒什麼,可總有人以為我是存心和小蛋過不去,卻著實冤枉了晚輩。我真不曉得小蛋哪來這麼大的面子,累得您都抱病而來,還有那些莫名其妙的北海魔道,怎麼都爭先恐後要替他賣命?”

年旃不以為然道:“你錯了。面子是靠自己掙的,可不是旁人給的。你想讓別人為自己賣命,就先想想自己有沒有為人家拼過命。”

屈翠楓不無尷尬地點頭道:“多謝年老祖提點,晚輩受教了。”躬身目送年旃等人下山而去。

他身旁的關寒忽然低聲道:“奇怪,他既來了,為何連門也不進便退走了呢?什麼時候年老魔變得這樣好說話了?”

伍端道:“也許他是看在丁原等人的面上,不想和咱們鬧得太僵。”

屈翠楓搖了搖頭道:“兩位長老太小看年旃了。他粗中有細,此次突然露面實是來警告咱們,在楊師叔祖的血案大白前,不可妄動小蛋一根汗毛。不然別看他剛才又說又笑十分客氣,一翻臉便會六親不認,殺你個血流成河。”

關寒心里一凜,頷首道:“不錯,想必鬼鋒等人打的也是這個主意。”

伍端苦笑道:“這倒好,蘇閣主還未到,這些天南海北的魔道人物卻先來齊全了。再算上已入住玉華苑的無涯方丈,咱們越秀劍派這次也真夠瞧的。”

屈翠楓心道:“如果你們知道魔教教主風雪崖前晚也來了越秀,恐怕更要頭大三分。”臉上一陣遲疑道:“為了越秀劍派的千年基業,咱們或許要委曲求全了。”

關寒斷然道:“不行!我就不信無涯方丈和蘇閣主能妄顧道義,顛倒是非。如果小蛋真是殺害楊掌門的凶手,老夫拼著這條命不要,也要討還個公道!”

三人在天階前又站了會,直到看不見年旃等人的背影,才心情沉重地回返玉華苑。

他們剛到品茗閣坐下,才休息不久,那名巡山弟子又奔進來稟報道:“屈掌門、兩位長老,有件事可不太對勁。”

關寒這兩天已被折騰得見怪不怪,不耐煩道:“是天塌還是地陷了,有什麼不對勁?”

那巡山弟子囁嚅道:“鬼鋒等人退下天階後,便在山門外搭起帳篷來,好像有在此長住的打算。而那位年老祖也有樣學樣,把幾頂帳篷搭在山道的另一邊,還吩咐人下山去買酒菜,說是晚上作東宴請北海──”

“啪!”關寒一掌將自己身側的幾案拍得粉碎,滿臉漲紅地怒吼道:“欺人太甚!”

也難怪他發這麼大的火,被人圍堵山門,素來是正魔兩道各家各派的大忌之一。當年丁原欲為淡言真人報仇雪恨,只身堵在云林禪寺的山門前挑戰,可謂轟動一時。

只因云林禪寺自知理虧,事後並未向丁原尋仇,換作別人,不讓他待在承天壇里念上一百七八十年的金剛經又豈肯善罷罷休?

相形之下,屈翠楓則顯得鎮定許多,甚而私下還盼望鬼鋒、年旃等人鬧得更過火些,正好激起正道各派的義憤,想不偏幫越秀劍派都不成。

他從容問道:“他們是否將山道也封鎖了?”

那巡山弟子回答道:“那倒沒有。弟子曾叫于師弟試著沿山道下行,但那些魔頭卻視而不見,三五成群高聲談笑著相互稱兄道弟,熱鬧得像逛戲園子。”

關寒怒不可遏,額頭青筋暴跳道:“他們分明是存心向咱們挑釁,我去瞧瞧!”

伍端手疾眼快地按住關寒道:“不能去!他們正愁找不著借口鬧事,咱們不可自投羅網,況且人家只是在峰下安營露宿,並未封鎖山道,咱們又憑什麼趕走他們?”

關寒稍稍冷靜了點,想到若真格動手,吃虧的多半還是越秀劍派,不由一下子泄了氣。他正一腔憤怒無處發作時,一名負責給小蛋等人送飯端水的弟子,又神情慌張地走進品茗閣道:“啟稟屈掌門、二位長老,弟子見不到小蛋了!”

屈翠楓大吃一驚,從座椅里彈起喝問道:“他逃走了?”

那名越秀弟子把腦袋晃得如波浪鼓般,結結巴巴地道:“不是,不是──剛才弟子照例去送午飯,可進到庭院里,走了半天就是靠近不了他和無涯方丈住的那兩間屋子,繞來繞去不知怎地,又回到了大門口。”

伍端愕然道:“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有人在院子里布了法陣?”

屈翠楓腦海里靈光一閃,重重坐回椅子上,長歎道:“壞了,咱們上當了!”

他這時才醒悟到為何林籌進了庭院後,並不急著與小蛋會面,而是若無其事地先在外頭轉了一圈。

倘若早曉得此人號稱“獨步八荒”,打死屈翠楓也不會放他進門!

上篇:越秀篇 第五章 垂帳療傷    下篇:越秀篇 第七章 最後一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