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梵孤篇 第二章 以毒攻毒   
  
梵孤篇 第二章 以毒攻毒

猛聽窗外有人陰冷低笑道:“好一對狗男女,就差私定終身了。不妨讓葉某來做個月老,到閻王殿上拜天地吧!”歐陽霓花容劇變,失聲驚呼:“義父!”纖手一搭上劍柄又立即垂下。

“呼—”從窗外扔進了一團黑乎乎的東西,重重拋落在樓板上,正是歐陽景遠的尸體,他胸膛凹陷、七竅流血,面孔猙獰扭曲,已然氣絕身亡。

葉無青高大的身影鬼魅般飄入,低哼道:“虧你還有臉叫我義父。若當日如願害死了小蛋,只怕下一個要殺的便是葉某吧?”歐陽霓迅速定下心神,一面輕舒靈覺查探松壑樓左右的動靜,一面欠身禮道:“義父,霓兒之所以如此對小蛋並無私心,只想他被正道逼得無處存身,為您稍出一口惡氣。

“倘若他在走投無路之下幡然醒悟,誠心認錯重返忘情宮,那更是霓兒所願。”葉無青冷笑道:“如此說來,老夫非但誤會了你,反應向你道謝才對了?”歐陽霓曉得葉無青城府極深,絕非自己三言兩語能夠說服,暗暗思忖著下一步的對策,口中卻道:“霓兒不敢。我本不該將此事向義父隱瞞,只是不願讓人誤解霓兒是在獻媚邀功,才沒有實說。”葉無青“哦”了聲,說道:“好一張顛倒黑白的伶牙俐齒,老夫過去著實小看了你。你騙得小蛋逃下宿夜峰,又殺了守衛嫁禍尹雪瑤,原來都是為了老夫?”歐陽霓一驚,說道:“此事絕非霓兒所為,請義父明察,切莫受人挑撥離間!”葉無青臉色愈冷,道:“歐陽霓,你處心積慮挑撥老夫和小蛋,厲害得狠啊!“短短幾年,你從一個籍籍無名的明駝堡小姐一躍登天,成了忘情宮四大長老之一,權傾西域。即使這樣你尚不知足,居然打起了老夫的主意!”歐陽霓嬌軀劇顫,泫然欲泣道:“您莫非要我以死相謝,才肯相信霓兒?”葉無青冷然道:“你會自盡?葉某倒真要拭目以待了。不要讓老夫等得太久!”屈翠楓見事態危急,叫道:“葉無青,要不是歐陽姑娘在覆舟山舍生忘死相救,哪有你今日風光?你卻聽信小人,一意要置她于死地。似你這般絕情無義,蠻不講理的人,屈某還是頭一回見著!”葉無青冷哼道:“你說對了,葉某就是絕情無義、蠻不講理,那又如何?”任憑屈翠楓機智百出、舌燦蓮花,對葉無青卻全然無用武之地,心中哀道:“才出龍潭又入虎口,今日之事惟有拼死一搏了!”當下不再言語,全力凝聚真氣,等待時機突襲葉無青。

但他的細微神色變化又焉能逃過對方眼睛?葉無青佯裝不覺,注視著歐陽霓淒婉欲絕的臉龐,無動于衷道:“怎麼,要等老夫幫忙?”歐陽霓顫聲道:“義父,您既不肯體諒霓兒一片苦心,只管取我的性命去。”葉無青神情里露出一絲厭惡之色,冷哼道:“你當我會憐香惜玉麼?”舉步逼向門前,抬右掌朝歐陽霓的眉心拍落。

“呼—”歐陽霓低垂的袖口里猛然迸射出一蓬暗紅光芒,如一朵翻滾的血云,挾著刺鼻的腥味,鋪天蓋地往葉無青周身飛卷。

葉無青早有防備,掌到半途遽地橫掃,袖袂頓時鼓脹如球,罡風激蕩,騰起一股若有若無的紫氣,將撲襲而來的那蓬血云迅即卷飛。

“叮叮叮—”清脆激響不絕于耳,被袖風震散的赤蠍釘四下迸濺,沒入牆內。

歐陽霓貝齒一咬,袖口里再激射出一束寒光,纖手一揮,抄住短劍“朱顏”直挑葉無青胸口,左手立掌如刀,隱隱泛起一團紅光,閃電般切向葉無青右肋。

葉無青赤手空拳,側身閃過歐陽霓的玉掌,左手屈指一彈,“叮”的一聲激偏朱顏短劍,怒笑道:“好!你還有什麼三腳貓本事,盡管使出來罷!”歐陽霓充耳不聞,朱顏短劍上下翻飛,招招不離葉無青全身要害,端的是狠辣無比。

葉無青並不出劍,只以一雙肉掌周旋,譏嘲道:“你以為我不清楚,這幾個月來你買通守衛每日出入寶閣,暗中偷學閣中珍藏的諸般秘籍麼?可笑僅得了點兒皮毛,就妄圖在老夫面前賣弄,恁的不自量力!”說話間,兩人短兵相接已激戰過二十余回合,歐陽霓劍招漸顯散亂,在屋中如走馬燈一般苦苦游斗,慢慢地守多攻少,落入下風。

葉無青不慌不忙,好似貓捉老鼠,一步步壓縮歐陽霓騰挪的空間,將她迫向牆角,左手虛晃,右掌一記勢大力沉的溜火神掌,朝中宮直進。

歐陽霓避無可避,面露驚惶,匆忙之間揮劍飛刺葉無青掌心。

“鏗”的一聲,葉無青手腕一翻劈斬在劍上,卻似萬鈞重錘掄空,將朱顏短劍毫不著力地朝外彈飛。

歐陽霓驀地惶色盡消,一聲清嘯,右手五指或屈或舒,吞吐閃爍,罩向葉無青胸前。

葉無青掌力走空,胸口真氣一滯,暗訝道:“這丫頭何時學會了那老瘋子的獨門指法?”他口中低低一嘿,銅爐魔氣澎湃洶湧,一舉沖散經脈淤塞,側身使出“炫意神指”,“嗤嗤”的罡風銳嘯,直點歐陽霓右腕脈門。

歐陽霓俏臉陡地紅光大盛,眸子中暴射出駭人寒光,五指疾迸成掌,“砰”的一聲悶響,葉無青的炫意指力瞬即幻滅,她掌勢不停,長驅直入。

葉無青殊無詫異,嘿笑道:“你不再裝了麼?”錯步進身,一掌擊出。

原來盡管歐陽霓這些年來韜光養晦,百般遮掩自己的功力進境,可要想完全騙過葉無青無異于癡人說夢。

只不過葉無青素來老謀深算,始終佯裝不覺罷了。

眼瞧著兩人的手掌就要對上,他驀地一記長笑,掌勁化剛為柔,施展出忘情八法中的“纏”字訣,一條胳膊如巨蟒旋動,順勢繞上歐陽霓藕臂,運上八成的銅爐魔氣一緊一絞。

“啵啵—”魔氣激撞聲如爆竹四濺,歐陽霓看似嬌柔的玉臂竟是紋絲不動,汩汩流動著詭異的殷紅色光暈,與葉無青斗了個平分秋色。

葉無青連運“振”字訣,猛攻歐陽霓,迫出的銅爐魔氣卻似迎頭撞在了一堵銅牆鐵壁之上。宛若萬馬奔騰的潮汐一次次沖上沙灘,又被岸邊佇立的礁石狠狠挫退。

值此生死關頭,歐陽霓終于亮出了她藏拙已久的真實實力。兼具一執大師和歐陽修宏這正魔兩大翹楚人物畢生功力的她,又豈甘在葉無青掌下束手就擒?她好不容易反鎖住葉無青左臂,更不容對方重振旗鼓,當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千載良機,蓄勢多時的左掌如天雷奔日,全力拍出。

但葉無青是何等人物,很快便察覺到,歐陽霓的功力雖然霸道強橫,不輸于當世頂尖高手,卻失之于駁雜生硬,遠未到運用自如的爐火純青之境。

就好比是無根之水,縱然勢頭再猛再強,卻無絲毫氣勁變化可言,更無法持久,只需對峙片刻,待銳氣一消,便只能任人魚肉。

他心下冷笑,左肩微聳,抬手一記溜火神掌直攖其鋒,屋里的溫度驟然上升,周圍的空氣也好似被他灼烈剛猛的掌風給燃著了一樣。

“砰!”雙掌相交,歐陽霓的嬌軀猶如風中百合劇顫不已,卻因左臂被纏無法退步卸勁,實打實地硬接下對方這摧枯拉朽的一掌。

她“嚶嚀”低哼,玉容血色褪盡,死死抵住葉無青的鐵掌,勉力支撐,“呼”的一聲,右半邊的袖袂禁不住溜火掌力的烤灼,率先燒了起來。

葉無青面沉似水,毫無憐憫之情,不斷催動溜火掌力欲將歐陽霓耗得筋疲力盡、委頓成擒,卻並不著急要立馬取了她的性命。

豈料歐陽霓左手食指上黑光暴漲,葉無青的銅爐魔氣頓時一泄如注。

歐陽霓見他中計,心下大喜道:“翠楓,快—”話還沒有說完,她卻突然花容慘變,晶瑩無暇的雪膚轉瞬泛起一層淡青色妖豔光暈。

一股冰冷透骨的寒流,順著汩汩奔流的銅爐魔氣湧入她的體內,彈指間沿著左臂已攀升到肩膀,所過之處麻癢難當,勝似百爪撓心。

歐陽霓霍然想起一事,禁不住魂飛九霄,忙不迭撤回玉掌,失聲叫道:“忘情水!”葉無青縱聲笑道:“自作孽,不可活!”左臂疾振,將歐陽霓飛甩而出。

屈翠楓先前瞧見歐陽霓兵行險招制住葉無青,欣喜之下意由心生,一束耀眼金芒自胸襟內迸射而出,正欲結果這魔頭的性命。

哪想戰局急轉直下,歐陽霓暗算不成,反中了葉無青的忘情水毒,朝著自己飛跌過來,眼看就要迎上自己轟出的那道金芒。

他大吃一驚,只得拼命將射出的金芒往上猛地一送。那渾圓雄厚的金芒,在即將轟中歐陽霓嬌軀的一瞬驟然改向,從她身上呼嘯而過,“砰”的一聲洞穿樓頂。

方圓十數丈的磚木瓦礫被碾成齏粉,轟然迸散,濃厚嗆鼻的粉塵彌漫四周,這松壑樓好似要坍塌了。

因他對這金芒的駕馭遠未到得心應手的境界,如此強運改向,直激得全身經脈激蕩,傷口迸裂、血流不止。

尚未回過神來,歐陽霓的身軀已重重摔落懷中,屈翠楓給撞得翻身滾落下床,眼前金星亂冒,喉嚨一甜,“噗”的一聲噴出一口血箭,險險昏死。

葉無青如影隨形欺至近前,屈指彈出一縷亮銀水線,射入屈翠楓嘴中。

屈翠楓驚駭莫名,竭力運氣想將忘情水毒從嗓子里逼出,卻哪里能夠?隨即真氣一散,手足酥軟,身上又癢又麻,痛不欲生,忍不住呻吟出聲。

葉無青悠然佇立,打量著匍匐在腳下勉力掙紮的歐陽霓和屈翠楓,淡淡道:“滋味不錯吧?張嘴!”跟著,他取出一顆丹丸,用小手指甲一分為二,分別彈射進兩人口中。

屈翠楓麻癢漸止,便似發了場大病般渾身無力,粗聲喘氣像是要把肺抽空了。

歐陽霓從地上坐起,秀容低垂,讓人看不到她的神情,小聲道:“多謝義父慈悲!”葉無青鼻子里重重一哼,說道:“這半顆解藥可保忘情水毒在半年中不再發作。過了這個期限,老夫是否還有這份慈悲之心,就要看你們的造化了。”屈翠楓心頭一寒,已明白葉無青的險惡用意。他年紀雖輕,但家學淵源,于仙林故事所知甚多,自然曉得當年蓬萊仙會上,丁原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令楚望天作繭自縛,身受忘情水毒反噬,束手就擒之事。

以楚老魔近三甲子的功力尚不能當,何況是自己和歐陽霓?一旦劇毒發作,當真是生不如死,想自我了斷都有心無力。

他正在思忖之際,歐陽霓已顫聲道:“霓兒願為義父赴湯蹈火,肝腦塗地,永無二心。若違今日之誓,甘受五雷轟頂,萬劫不複!”葉無青點點頭,目光移轉到屈翠楓的身上,稍含戲謔的口氣道:“屈大掌門?”屈翠楓油然湧起一股強烈羞憤,恨不得立時起身與葉無青拼個你死我活,總好過日後任他擺布奴役,他想到激動處,撐在樓板上的手不由自主微微顫抖起來。

歐陽霓伸過手來輕輕按住他的手背,柔聲道:“屈公子,你也趕緊發個誓吧。我義父氣宇寬宏,絕不會計較咱們方才的無禮冒犯。”屈翠楓略略冷靜,尋思道:“大丈夫能屈能伸,既然歐陽姑娘都能委曲求全,我又何吝于向他假意低頭?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才能報仇,才能有揚眉吐氣的一天!”一時間怒火緩緩平歇。

他咬牙指天發誓道:“屈某願為葉宮主馬首是瞻,竭盡犬馬之勞。如有食言,定當萬刃穿心,以證今日之誓!”心中卻暗自道:“我只答應為你效力,可沒說異日不能殺你。但教屈某一息尚存,必報今日之辱!”葉無青心中冷笑道:“這小子畢竟臉皮薄了點,不像那丫頭發起毒誓來當喝水,卻也是一樣的翻臉不認人。”不過眼下兩人的性命全都操諸己手,他也不以為意,頷首道:“都站起來!”歐陽霓曉得葉無青暫時饒過了他們,扶著屈翠楓起身道:“多謝義父開恩!”葉無青也不看他們,向著窗外傳喚道:“姜赫!”守在松壑樓下的姜赫聞聲從窗口掠入屋中,躬身施禮道:“宮主有何吩咐?”歐陽霓這才醒悟,難怪松壑樓里打得天翻地覆,卻一直沒有手下進來探視,敢情有這煞神在外頭擋著,那些尋常明駝堡弟子又有哪個是他的對手?葉無青問道:“人都殺光了麼,有沒有漏網之魚?”姜赫道:“啟稟宮主,全府上下連帶歐陽景遠無一人逃脫,否則惟屬下是問!”葉無青淡淡道:“此地不宜久留,放把火燒了,我們走。”饒是歐陽霓聽聞此言,亦是心里一疼。沒想到葉無青的手段毒辣至此,她苦心經營的一片基業,就在他輕描淡寫的只字詞組中付諸一炬。

她強按恨意,稱頌道:“義父說得極是,經過今晚,此府已無隱密可言。與其留著教人順藤摸瓜,不如燒成白地,了無後患。”葉無青陰沉著臉不置可否,大袖一拂道:“走吧!”一馬當先離了松壑樓。

歐陽霓攜著屈翠楓在後跟隨,回頭就見姜赫正在府內四處點火,頃刻間宅院里火光沖天,映紅半邊夜空。

四人一路西行,這一日便抵達宿夜峰下。副宮主厲無怨得到消息率宮中高手下山來迎,接了葉無青等人回到忘情苑接風洗塵。

酒宴上歐陽霓仍被安排坐在簡長老的下手,與姜赫並列,席間誰也不提那晚發生的事。

當夜屈翠楓便被安置在從前蒙遜住過的府邸里養傷,此後一連半個多月,葉無青都未曾召見,好似將他徹底遺忘了一樣。

屈翠楓也樂得清靜,整日足不出戶,潛心養傷,日子過得倒也逍遙自在。只是體內的忘情水毒,始終猶如一塊千鈞巨石壓在心底,似道催命符咒般令他時時驚心。

偏偏打從回到忘情宮起,歐陽霓竟一次也沒來探視過他。屈翠楓也曾向身邊侍奉的丫鬟打聽過她的消息,卻都推說不知。

這日晚間他沐浴過後回到房里,百無聊賴尋了本閑書在燈下翻看,卻是心不在焉,滿腦子都在思忖脫身之策。他正想得出神時,忽聽屋外歐陽霓的聲音道:“翠楓!”屈翠楓一喜,急忙起身開門道:“歐陽,我還當葉無青將你軟禁了呢!”歐陽霓手捧一件寶藍色長衫,走進屋內,微微一笑道:“怎會,那他豈不是便宜了我?回宮後的第二天一早我就奉命下山了,直到今日天黑才趕了回來。”屈翠楓關上門,奇道:“他命你去做什麼,要這麼久?”歐陽霓幽幽一歎,輕聲道:“你又何必多問,知道了只會更加不高興。”屈翠楓心一沉,咬牙慍怒道:“這老賊,早晚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歐陽霓苦笑道:“你錯了,眼下咱們非但不能盼著他死,更不能讓旁人傷了他一根毫毛。一旦葉無青命喪黃泉,你我的下場只會更加淒慘。”屈翠楓恨恨一錘桌子,說道:“莫非除了葉無青手里的解藥,咱們就別無他法?”歐陽霓搖頭道:“忘情水的煉制方法乃魔宮絕密,自從出過滕皓、席魎叛亂的事情後,葉無青對藥方的管控愈發嚴密,除了他再無第二人知曉內情。”屈翠楓一陣氣餒,頹然坐回椅子里,喃喃道:“不要緊,天無絕人之路,一定會有辦法!”奈何這話明顯底氣不足,別說安慰歐陽霓,連他自己都不抱太大指望。

歐陽霓望著默然無語的屈翠楓,歉然道:“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屈翠楓勉強展顏笑了笑,道:“說哪里的話,這全都是老天爺的錯!”歐陽霓將那件寶藍色的長衫放到桌上,說道:“這是你上回借我的,現在原物歸還。”屈翠楓慨然歎道:“短短不到一個月的工夫,我怎麼竟似做了場噩夢!”歐陽霓微微俯身,雙手輕按在他的肩頭,徐徐道:“不要認輸,堅持就有希望!”屈翠楓點點頭,忽然感到歐陽霓濕熱的呼吸正從自己的臉上輕輕拂過,縷縷芬芳如醉人的醇酒直鑽鼻底,沁入心脾。

此時正值盛夏之夜,歐陽霓只穿了件輕盈淡薄的素白衣裙,在火燭映照下,將衣內若隱若現的嬌媚胴體襯得分外動人。

屈翠楓的視線情不自禁落在了她微敞的胸襟,那一道觸目驚心的乳溝登時呈入眼簾,令他心頭蕩漾。

歐陽霓似有發覺,細膩晶瑩的冰肌玉骨緩緩泛起誘人的酡紅,面頰像是燒起來一般,垂首輕嗔,薄怒道:“原來你也會不老實……”這一聲如訴如慕,屈翠楓哪里還把持得定?他早非此道菜鳥,兩手摟住歐陽霓纖腰往懷中一帶,輕輕道:“歐陽,同是天涯淪落人—”熾熱的嘴唇已深深印在她滾燙的櫻桃小口上。

歐陽霓嚶嚀低呼,嬌軀已不由自主軟倒在屈翠楓的腿上,略微的掙紮也化作了火上澆油的挑逗。

屈翠楓血脈賁張,與歐陽霓緊緊糾纏在一起。懷中美人的超卓智慧與魔宮長老的身分,更帶給他與衛慧迥異的征服快感,暫忘去塵世的挫折與痛苦。

他需要她,如同干渴的旅者貪婪地索求著,叩開她的肉體,敲擊她的心扉。

羅衫輕解,玉體橫陳,歐陽霓的矜持在黑夜里融化,熱烈而近乎瘋狂地迎合著,屋里的溫度伴著兩人粗重壓抑的呼吸急遽上升。

“呼—”桌上的燭火滅去,黑暗徹底籠罩了兩人,惟有今宵清幽的月光從窗外默默灑照,窺望著她與他。

巫山云雨,春風幾度?園中枝葉婆娑,夏蟲低吟,應和著從屋里傳出的輕輕呻吟,今夜無人入眠。

彷佛一場夏日的雷雨,突如其來的降臨,奔放傾泄下孕育已久的**。

“你—”就在彼此即將攀上巔峰的一刻,屈翠楓猛然面色大變,竟一下從床上彈起,怔怔望著歐陽霓赤裸的嬌軀,那神情宛若見到了鬼。

歐陽霓心一沉,暗道:“難道他介意我已非處子之軀?”然而屈翠楓臉上的驚詫之色變得越來越強烈,甚或夾雜著一縷恐懼,囁嚅道:“你、你……怎會?”歐陽霓順著他的視線愕然低頭打量,借著窗外照入的月光,只見自己原本如羊脂玉般光滑嬌嫩的肌膚上,不知何時竟生出了一絲絲色彩斑斕的細長條紋,隨著劇烈的喘息不住蠕動擴散,遍布全身。

她發瘋似地從床頭抓過銅鏡,鏡子里一張猶如塗了一層斑駁油彩的陌生臉龐撲面而來,直似一個從地獄中鑽出的厲鬼,丑陋而猙獰。眉心之上,一個殷紅字體觸目驚心,赫然是個“宏”字!“當啷!”銅鏡摔落到地上,歐陽霓頓時呆如木雞,欲火全消。

屈翠楓已緩緩回過神來,卻不敢多看她一眼,低低問道:“是歐陽修宏干的?”歐陽霓像是沒有聽見,呆呆瞧著自己身體上的彩紋慢慢地在消退,又恢複了雪白無瑕的肌膚。

她心中痛恨不已,歐陽修宏為了獨霸自己居然種下無恥奇毒。平日里毫無異常,但在她情欲高漲之時就會悄然發作,此生再不能與任何男子親近。

也許是上天故意開的一個玩笑,歐陽修宏恰恰是死在了她和屈翠楓的手中。能夠消除這奇毒的解藥,也隨之永不可尋。

她該怎麼辦?難道額頭上要永遠背負那張牙舞爪的血色“宏”字,渡過一生?

上篇:梵孤篇 第一章 亡命鴛鴦    下篇:梵孤篇 第三章 風往南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