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梵孤篇 第四章 梵孤藏寶   
  
梵孤篇 第四章 梵孤藏寶

衛驚蟄右手的衣袖破損大半,胳膊上被藍霜魔劍劍氣劃出一道殷紅血痕,臉色稍顯蒼白,泰然自若道:“承讓!”宮無極左肩血紅一片,臉上顏色由紅而紫,由紫而青,恨恨盯著衛驚蟄,滿是不甘與嫉妒。

農冰衣大松一口氣,輕笑道:“宮無極,輸了可不准耍賴,那老妖婦在哪里?”宮無極在眾目睽睽之下,敗于一個翠霞派年輕弟子手中,正堵著一口惡氣無處發作,聞言不禁殺機大熾,怒笑道:“找閻王爺去問罷!”“嗡—”宮無極腰間系的血色琥珀顫鳴飛騰,倏地幻化成一頭魔鷹直撲農冰衣。

衛驚蟄大吃一驚,欲待救援已然不及,禁不住大喝道:“無恥!”天穹神劍暴漲出絢麗光芒,一式“擲地有聲”直劈宮無極眉心。

宮無極眼見對方排山倒海的劍光洶湧迫來,不禁心下一寒,藍霜魔劍在身前交錯上揚,往天穹神劍迎去。

“鏗!”一記切金斷玉的激鳴,天穹神劍摧枯拉朽般,將兩柄藍霜魔劍生生削斷,雄渾壯闊的劍光毫無凝滯,直搗黃龍。

宮無極驚得肝膽欲裂,生死一瞬間拼命抽身飛退。

“哧”的一聲,青色劍芒從身前一掠而過,錦袍應聲破裂,一條殷紅血線迸現,只差一指便是開膛剖肚之災。

“砰!”斜刺里驀地一束精光飛掠,與魔鷹迎頭相撞,爆出一蓬光瀾。

魔鷹慘唳高飛,掙紮著飛向主人,顯然吃虧不小。那束精光倏忽而還,越過眾人頭頂重新飛回茶館中,落在桌上,赫然便是那酣睡老者的酒葫蘆!農冰衣躲過一劫,轉眼從人縫里望去,欣喜叫道:“凌老爺子,是你!”那老者哈哈一笑,拿起酒葫蘆走出道:“小丫頭眼力不錯,小衛的劍法更是了得!”談禹等人暗叫一聲慚愧,他們和凌云霄也算舊識,只因這老爺子躲在角落里背對眾人伏案裝醉,大伙兒竟沒留意。早曉得有此老在,十個宮無極也不怕!那邊四夫人、九夫人扶住宮無極,七夫人、八夫人忙著為他裹傷,大夫人率著其它幾位劍拔弩張地守著,惟恐漠北群豪趁火打劫,低聲問道:“怎麼辦?那糟老頭只怕是冰宮宮主凌云霄,咱們可惹不起—”宮無極忍痛收回血色琥珀,看著一雙斷劍痛徹心腑,聽大夫人兀自在耳邊嘮叨,忍無可忍喝斥道:“你有完沒完,我又不是瞎子!”凌云霄在宮無極身前站定,見那些妻妾目含驚懼、如臨大敵,啞然失笑道:“別怕,你們還不配凌某出手。

宮無極,麻煩你帶句話給令師,就說凌某很想會會他的化血輪,叫他最近幾天千萬要好生休息,莫讓老朽失望。”宮無極心一定,曉得這條性命是保住了,硬起頭皮道:“凌老宮主的話,宮某一定帶到,但願你也不會讓家師失望!”凌云霄仰天長笑,聲震四野,直將隆隆雷聲也壓將下去。他猛一拂袖,大喝道:“去吧!”宮無極猝不及防,登時立足不穩,連連後退,突然後背一軟已靠到金驁虎的身上,心中又驚又駭,勉強穩住心神對農冰衣說道:“你想找我師妹,往梵孤山去就是,宮某恭候大駕!”說罷再向凌云霄一抱拳道:“後會有期!”畢虎目送宮無極一行耀武揚威而來,垂頭喪氣而去,尚嫌不解氣道:“凌老頭,那小子差點害了農丫頭,就這麼放走未免太便宜他了!”凌云霄微笑道:“凌某懶得搭理他,給點教訓也就夠了。”眾人重回茶館落座敘話,農冰衣故意落在後頭,小聲道:“小衛,你沒事吧?”衛驚蟄瞥了瞥胳膊上的血痕,搖頭道:“一點皮肉外傷,過兩天就好。”農冰衣放下心來,向他盈盈一笑,礙于茶館人多不再多說,拉著他坐到身邊。

守殘真人看到凌云霄現身驚走宮無極,暗暗皺眉道:“這老魔頭竟也來了南荒,梵孤山之行憑空又多了一個強手!”經宮無極這一鬧,他已無心在茶館里逗留,望了望外面的雨勢道:“走吧!”漠北群豪對此只當不見,圍著凌云霄和農、衛二人坐下,招呼著茶館老板收拾桌椅,重上酒菜。畢虎眨巴著小綠豆眼問道:“小衛,你從哪兒得來這麼一柄神劍?”衛驚蟄也不隱瞞,將他與農冰衣為楚望天所迫,誤入劍聖俞寬故居的事簡略說了。

眾人一陣贊歎,石璣娘娘道:“我要是你,上手就用天穹神劍將這混帳的一對魔劍削斷,何必和他勞心勞力地苦斗,還傷了自己的胳膊。”衛驚蟄微微一笑沒有回答,身邊的農冰衣撇撇嘴,調侃道:“他啊,就是個濫好人。”談禹問道:“凌老宮主,上回咱們碰面,我也沒見你帶著這個酒葫蘆啊?”凌云霄仰脖送了口酒,說道:“這是老朽一位朋友送的,好東西啊,是用千年九株葫煉制。”農冰衣眼珠一轉,拊掌笑道:“我知道了,就是那位“舍不去,一世多情”!”原來二十多年前,丁原為尋找殺害靈空庵九玄師太的真凶,攜農冰衣深入北地冰原,恰逢凌云霄于百丈冰崖約戰菊梨島島主藍幽顰。當晚三人把酒夜話,凌云霄酒興所至,豪邁高歌,其中便有這一句“舍不去,一世多情”。

農冰衣此時提起這句歌詞,自是在暗指以九株寶葫慨然相贈之人,便是那位菊梨島的藍婆婆,而在場眾人中,除了她也惟有凌云霄能夠聽得明白。

凌云霄呵呵一笑,感慨道:“光陰似箭,一眨眼就是二十多年。記得咱們冰原邂逅時,丁原還是個半大小子,而今已成為名揚四海的天陸第一人。你也不再是從前的那個小黃毛丫頭,卻不知何時請老朽喝一杯喜酒?”說著,有意無意地瞥了衛驚蟄一眼,唇角泛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農冰衣頓時敗下陣來,偃旗息鼓地假裝聽不懂,乖乖地喝酒吃菜。

畢虎問道:“凌老頭,你大老遠跑到南荒來,也是為了想發財?”凌云霄一笑,搖頭道:“我對發財並無多大興趣,卻很想見一見魔聖遺跡。”農冰衣好奇道:“好像梵孤山有魔聖藏寶的消息一出,大家伙兒都像著了魔似地拼命往南荒趕,惟恐落到了後頭。這魔聖寶藏就真有那麼吸引人麼?”凌云霄道:“想要說清梵孤寶藏有多吸引人,就得先從他的主人魔聖辜翱天談起。六百多年前,他可是與劍聖俞寬一魔一正稱雄天陸的兩大仙林泰斗。

“若俞寬是逸士、隱士,這位辜魔聖便是斗士、狂士。兩人的性格南轅北轍、冰火不容,由此也決定了他們日後的行事方式和遭遇大相徑庭。”畢虎眨巴眨巴眼,道:“聽說辜翱天年少時也是個流浪兒,倒和丁小哥有些相似。”凌云霄道:“他比丁原更不幸,九歲時為偷兩個燒餅,被店鋪里養的狗咬傷了左腿,從此便成了一個瘸子。

即使根骨資質再好,又有哪家門下願意收個殘廢?”農冰衣疑惑道:“那他如何能修成一身絕世魔功,與劍聖俞寬並列于世?”凌云霄歎道:“也許是老天爺一心想成全此人,在他十二歲的那年居然時來運轉,讓他在無意中得著一冊《長春真言書》。

“這原是中州金丹門始祖長春子所傳的修道法訣,後因金丹門得罪魔教,最終為其剿滅,秘籍也軼落于世。

不想陰差陽錯,讓辜翱天給得著了。”巫魁一撇嘴道:“這麼個小門派,傳下的秘籍能希罕到哪兒去?”凌云霄道:“對別人來說或許是這樣,可對辜翱天卻絕不能以常理度之。他花了短短七年工夫,便無師自通將《長春真言書》參悟透徹,只是火候稍欠,始終無法突破“觀微”之境。”談禹贊道:“只用七年,全憑一己之力參悟到入室境界,很了不起啊。”凌云霄點頭道:“是啊,可辜翱天卻對自己的進境很不滿意。他知道即便再照著金丹門心法苦修上二十年,成就也十分有限,于是打起別的主意。

“他找上了越州玄妙觀觀主法本道人,要求借閱《盤印心鑒》十日,事後將一冊手抄的《長春真言書》副本相贈,作為交換條件。”鄧楠笑道:“這辜翱天真是異想天開,不知法本道人答應了沒有?”凌云霄道:“法本道人垂涎《長春真言書》,又不舍得將本門的秘籍傳給一個來路不明的瘸腿少年。

“他左思右想之後,只答應將《盤印心鑒》借給辜翱天翻閱一個時辰,過後立刻歸還。

“試想一本《盤印心鑒》足足有上萬字,常人莫說一個時辰,十個時辰也未必能記下多少,可辜翱天竟不假思索地一口應允。”凌云霄又喝了口酒,眯著眼睛繼續講道:“一個時辰後,辜翱天果不食言,留下《長春真言書》的副本,飄然離去。他一出玄妙觀即刻回到客棧,取來筆墨,在屋子里將整篇《盤印心鑒》一字不差地默寫了下來!”農冰衣聽得一吐舌道:“好家伙,換作是我,能記下一半就很不錯了。”凌云霄道:“接下來辜翱天花費了三年工夫,潛心參悟《盤印心鑒》,而後又用了兩年多去蕪存菁,將它與金丹門心法融為一爐,修為隨之突飛猛進。到第六年他已突破知著之境,便又盯上了遠在涼州的玄武門。”巫魁撓頭道:“這家伙想干什麼,難道又想找人借書看?”祁老二聽得正過癮,忙道:“老三,別打岔,聽凌老宮主說下去。”凌云霄笑了笑,說道:“這回辜翱天便沒了上次的好運。玄武門門主譚振相非但沒有答應他借閱的要求,反召集門下弟子將辜翱天打成重傷,奪走了他隨身帶來的《長春真言書》和《盤印心鑒》抄本。”石璣娘娘笑道:“還是這譚振相干脆,不似法本道人聰明反被聰明誤。”凌云霄歎道:“可辜翱天又焉能咽得下這口惡氣?他養好了傷,費盡心機投入涼州玄星府作了雜役,兩年時間里暗中將一套“玄星三十六變”的劍法偷學到手。

“而後埋首深山苦攻劍道,五年後終于在“玄星三十六變”的基礎上自創出“翱天十四劍”,修為亦臻至通幽之境。”衛驚蟄默算了下,道:“那時他至多才三十二歲,竟能自創絕學,委實是個天才!”凌云霄糾正道:“不,應該說他是天才里的天才!他悟劍有成,出山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報複玄武門,用了一年半,處心積慮將譚振相以下三十九名玄武門在冊高手一一擊殺,奪了夢寐以求的《玄武心經》揚長而去。”石璣娘娘道:“好狠的手段,殺譚振相一個也就夠了,何苦滅了人家一門?”凌云霄搖搖頭,說道:“比起他後來的所作所為,這不過是牛刀小試而已。後來二十年間,他或登門求借或明搶暗偷,約莫又尋上了七八家魔道門派。

“他的胃口也漸漸大了起來,不僅是諸般心法絕學,各門各派的魔兵仙寶也在劫難逃。”農冰衣“哈”了一聲,瞧著畢虎道:“沒想到這辜翱天還是你的同道前輩。”畢虎翻了翻眼道:“別胡說,自從有了清妹,我老人家早金盆洗手了。”眾人不由莞爾,談禹問道:“他惹了那麼多仇家,便不怕被別人盯上麼?”凌云霄回答道:“一來他的修為已頗為可觀;二來他行蹤飄忽來去不定,就算偶爾失手也能仗著過人機智脫逃而去。更重要的是他開始的這四十多年里,招惹的都是些魔道二三流的門派,真正的魔道高手也懶得去尋他晦氣。”他搖了搖空空如也的酒葫蘆,農冰衣立刻知機接過,招呼道:“老板,裝滿!”凌云霄接著道:“到了五十歲時,他已是大乘級的頂尖高手,可搜羅天下奇寶絕學的怪癖一點沒改,反倒變本加厲開始找上魔道三宮,到後來連正道七大劍派乃至東海靈空庵也未能幸免。

“而且他還有一個人所不及的長處,大凡與他交過手的對手招式,他都能過目不忘,一一牢記,而後反複推敲化為己有。

“到後來,更能用魔教的功夫破去忘情宮的掌法,用越秀劍派的身法化解云林禪寺的瘋魔杖法。”這時老板將酒打來,凌云霄無限舒暢地喝了一口道:“這下終于激怒整個天陸仙林,正魔兩道聯起手來圍剿,把辜翱天打得奄奄一息,卻留了他一條性命。”巫魁困惑道:“這是為何?要換作是我,一掌拍碎了他的腦瓜兒算數。”衛驚蟄微笑道:“想來各門各派失落的秘籍和魔兵仙寶,還需著落在他頭上。”凌云霄拊掌道:“正是!但偏偏第二天夜里,已被折磨得不**形的辜翱天還是逃了,而且這一躲又是三十余年。”畢虎道:“縱虎歸山後患無窮,這下可又夠天陸各家喝上一壺了。”凌云霄道:“畢老弟說對了。三十年後辜翱天重新出山,由南往北橫掃正魔兩道。

“他先是暗中盜走各派的秘籍仙寶,再以此相挾,迫其掌門人公平決戰。結果不言而喻,不到三年,稍有名氣的仙林各家門派都被他掃了個遍,光決斗中戰死的掌門人就有數十位。

“其中還包括碧落劍派、東海水晶宮這樣的天陸翹楚,連當時如日中天的魔教教主鐵金意也險些成了劍下亡魂。虧得老朽的冰宮遠在北地,沒等他找上門來便又有了第二次圍剿。”

上篇:梵孤篇 第三章 風往南來    下篇:梵孤篇 第五章 群魔亂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