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蓬萊篇(完結篇) 第一章 恩怨渺渺   
  
蓬萊篇(完結篇) 第一章 恩怨渺渺

本集簡介

一代梟雄葉無青身隕劍毀,恩怨本應隨之盡散,然而身中忘情水毒的歐陽霓卻因此失卻生機,求救無門下反將毒傳至農冰衣身上,打算趁其登上蓬萊仙島求藥之際,連同屈翠峰殺人奪藥……

挾著四相幻鏡之威,屈翠峰與聞訊趕至的小蛋等人大打出手,卻誤打誤撞闖入仙島核心絕境“神魔之眼”,引動千古氤氳精華噴湧而出,一發不可收拾,眼看天陸九州即將沉倫,斷非人力可以挽回,小蛋竟縱身跳入了神魔之眼──仙羽幻鏡最終篇,精采迭起,高潮不斷,您絕不可錯過!

“師父!”小蛋的手甫搭上葉無青右腕脈門,心中就是一涼。葉無青的心脈在楚望天摧枯拉朽的掌力轟擊之下已盡皆碎裂,縱然神醫農百草再生亦是束手無策。

葉無青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伴隨著胸口劇烈的起伏,嘴角不停地逸出殷紅色的血沫,目光渙散氣若游絲,身軀癱軟無力地仰倒在小蛋的懷抱里,卻強打精神不以為意地笑道:“想不到……你還當我是師父!”

小蛋眼眶發熱,竭力忍住淚,說道:“我不是一個好徒弟!”

葉無青唇角的笑意似乎更濃了,道:“你一定猜不到我為何會放過歐陽霓!因為我真希望她能嫁禍成功,讓你再體會一次淪為正道公敵的滋味,最後不得不回來求我。可惜……葉某終究違拗不過天意!”

小蛋心如刀絞,千言萬語卻不知從何處說起。

葉無青的呼吸明顯地越來越急促,顫抖的手試圖反握住小蛋的胳膊,然而這個平日里輕而易舉的動作,此時此刻竟顯得異常的艱難。

一縷英雄末路的悲涼油然升起,但很快又被他與生俱來的傲性所吞沒,他一咬牙抓住小蛋左臂,喘息道:“葉某縱橫一世,死又何懼!我只問你,是否願意重歸老夫門下?”

小蛋目中的淚水再無法遏止,終于奔湧而出,毫不猶豫地跪倒在葉無青的身前,“咚咚咚咚——”連叩九頭。

葉無青倚靠在亂石堆起的廢墟上,縱聲大笑道:“好,好……入門五年,今日你終于肯誠心誠意地向我叩頭……去吧,不要悔。”

小蛋這一陣用力,絞得經脈欲裂痛徹骨髓,眼前“劈劈啪啪”金星亂冒險些一頭栽倒在地,“哇”的一聲,又一口鮮血噴出。

嗡嗡耳鳴里,葉無青狂傲的笑聲漸漸轉輕而至微不可聞。小蛋顧不得擦拭唇角血跡,定睛望去。

只見葉無青雙目微合,面帶笑意,業已在大笑聲中溘然逝去。

小蛋愣了愣,有那樣的一刹那,他幾乎以為自己正置身在一個虛無縹緲的噩夢中,但身上火辣辣的傷痛卻又無情地破滅了他最後的希望。

“鏗——”焚淚沉灰劍驀地一記悲愴顫鳴,裂作數段,落在葉無青的腳邊。

人死燈滅,身隕劍毀,無論在世時他曾如何地叱吒風云、睥睨天陸,在走完轟烈的一生後,終歸于無聲無息。

淚水潸然而下,小蛋的心像是一下子被掏空,不甘地將丹田僅存的微弱真氣拼命渡入葉無青體內,卻如泥牛入海毫無反應。

他真的去了!曾幾何時,在自己的心目中,葉無青就如同一個不死魔神,永遠也不會被人打敗,永遠也不會真的倒下去。

小蛋不願收回那只按在葉無青胸前的右手,拼盡全力壓榨著自己的真氣,暗自祈求奇跡的出現。心底,有個聲音在不甘地呼喚,似在希冀,似在拒絕……

終于,丹田真氣油盡燈枯,伴隨著天旋地轉,他忽地失去了所有的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小蛋慢慢地抬起生澀沉重的眼皮,午後耀眼的陽光透過頭頂濃密的枝葉刺進他的眼里,遠處隱隱有人聲喧囂。

“干爹!”霸下欣喜的呼喊傳入小蛋的耳際,他感覺到一個小小的身體迫不及待地躍上肩膀把頭湊到臉頰邊,那種久違的溫暖感覺讓他心頭一酸。

耳中便聽到小鮮嬌滴滴的喝斥聲:“你就學不會小心點?毛手毛腳的把人弄得疼死了!”

霸下嘿嘿道:“笑死我了,我毛手毛腳?莫非你忘了自己才是條毛毛蟲變的?”

小鮮嗔道:“臭王八,不准賴在我爹身上!”雙手一揚,兩束銀絲直逼霸下。

霸下縱身閃躲,大怒道:“你要有種,咱們到外邊去放對厮殺!”

它一邊說著一邊偷眼觀瞧小蛋,卻見他神情木然,對自己和小鮮之間的戰爭恍若未聞,不由得大感沮喪,道:“干爹,你心情很不好麼?”

小蛋的視線怔怔盯著上方搖曳的枝葉,半晌後心不在焉地問道:“你想聽我說什麼?”

霸下搖頭晃腦道:“如今外面人人都在傳說你大展神威,連弑楚望天、葉無青兩大魔頭,到底是真是假?”

小蛋道:“你既然曉得它是傳聞,又何必問我?”

霸下被噎得說不出話來,一直坐在草地上默不作聲的尹雪瑤冷哼道:“講的人多了,假的也會成真。”

小蛋淡淡一笑,笑容中藏著無法述說的苦澀和落寞,輕輕問道:“我師父和師祖的遺體呢?”

小鮮搶先答道:“被靈水族的人轉交給了忘情宮,也是他們發現你的,聽說,當時爹爹的模樣要多嚇人有多嚇人。”

小蛋聽到葉無青和楚望天的遺體已由忘情宮領回,心下稍慰,訝異道:“靈水族?”

小鮮飛到小蛋的頭頂,繪聲繪影地將靈水族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接著道:“後來水仙子夫婦一路破解“百玄搖魄陣”禁制,逼得司馬夫人出面迎戰。不到一百招,水仙子就打得她落花流水,無奈撤去法陣,答應和解。”

小蛋道:“這麼說,盛大叔、年老祖他們都沒事?”

小鮮差點將衛驚蟄重傷的消息脫口而出,好在尹雪瑤先一步道:“司馬夫人已答應將各家的失寶歸還,目下眾人正在靈水宮里觀摩辜翱天飛升前在九間石室中留下的遺刻。”

霸下插嘴道:“對了,今天一早盛掌門來探望過,見你還沒醒,坐了會兒才走。”

小蛋一怔,問道:“盛大叔也回來了?”

霸下道:“是啊,小衛受了重傷,農仙子昨晚又突然失蹤……”

小蛋一下子彈身坐起,追問道:“你說什麼,小衛和農仙子怎麼了?”

尹雪瑤瞪了霸下一眼,回答道:“小衛的傷已不礙事,靜養一段日子便能完全複原。至于農姑娘……聽說她昨晚到湖邊洗手後就一直沒見回轉,眼下仍無消息。”

霸下自知失言,趕忙安慰道:“干爹不必擔心,多半有人請農仙子去療傷了。”

小蛋沒有回答,暗自試了試體內真氣流轉的狀況,雖然經脈兀自隱隱作痛,但緩步行走倒也不成問題,無疑是靈泉仙流起了效用。

他緩緩站起身,尹雪瑤眼明手快探臂攙扶,問道:“你要去哪兒?”

小蛋放眼向西眺望,回答道:“我要去祭拜師父!”

霸下道:“不成,萬一忘情宮的人真把你當作殺死楚望天和葉無青的凶手,那咱們這不是送羊入虎口麼?”

小鮮點頭應道:“我們說不定還得在梵孤山上再待幾日,不如等你傷好了再去,到時候就算鬧僵了要動手,咱們也不怕他們。

小蛋搖頭道:“我只是去給師父上一炷香,不會有事。”

小鮮和霸下對視一眼又不約而同地一齊望向尹雪瑤,希望她出聲勸解。

豈料尹雪瑤只淡淡地道:“走吧,我陪你一起去!”

霸下嚇一跳,忍不住埋怨道:“明知道凶多吉少,干嘛還要去送死?”

尹雪瑤漠然道:“反對有用麼?現在硬不讓這小子去,難道他不會一個人偷偷跑去?一起去,大不了被人一鍋端了!誰不想去,只管留下就是。”

小蛋心中溫暖,情不自禁轉頭望向尹雪瑤那張近在咫尺的冷豔俏臉,微微一笑向她點頭示謝。

一行禦風越過小月湖,負責警戒的灰霜營衛士見是小蛋和尹雪瑤到來,並不加阻攔,逕自引向臨時搭建的靈堂。

只見這座靈堂因地就宜,座落在小山坡上,周圍芳草如茵、翠柏環繞,一條流向小月湖的溪水從側旁潺潺流過,清可監人。

靈堂中忘情宮此來南荒的眾多高手、柳翩仙等西域各派魔門的首腦,各依身分,披掛縞素默跪兩旁,正中一張新做的供桌上香煙繚繞,供奉著楚望天與葉無青的靈牌。兩人的遺體業已入棺,並排停放在靈堂中央。

守在門口的姜赫瞧見小蛋,眼里閃過一縷異光,似是詫異似是戒備,沉聲道:“有貴客到——”

靈堂里的人似有意似無意,不約而同低垂著頭,沒有回應。

小蛋走入靈堂,在葉無青的棺前跪下。他的遺體顯然已經處理過,面容栩栩如生,宛若沉沉睡去了一般。

尹雪瑤遲疑了一下,也在小蛋身旁跪了下來,卻暗自留神著四周動靜,以防有人突然對小蛋發難。

霸下和小鮮瞪大眼睛,四處搜尋歐陽霓和屈翠楓的蹤影,奇怪的是這兩人居然有默契地齊齊失蹤,並不在靈堂眾人中。

小蛋默默叩禮,沉澱了多時的酸楚、悲慟,頓時又翻江倒海地湧上來,堵得他胸口幾欲窒息,想哭卻又哭不出來。

往昔的恩恩怨怨譬如這靈堂里彌漫飄散的香煙,隨著葉無青的逝去盡皆風消云散,渺渺了了,只留下埋葬在心底深處那一抹刻骨銘心的傷感與失落,于往後的漫長歲月中曆久彌新,緩緩積澱。

恍恍惚惚里,他彷佛聽到葉無青臨逝前狂傲快意的笑聲,不知不覺中,熱淚盈眶沾濕衣襟,一雙撐地的手,指尖已狠狠深陷入泥。

突然,姜山暴喝一聲道:“常寞,楚老宮主和葉宮主都是怎麼死的?”

小蛋的思緒猛地回到現實,將自己如何與楚望天拼得兩敗俱傷,葉無青又是如何臨死一擊、弑師複仇的經過毫無隱瞞地敘述了一遍。

靈堂里無人出聲,所有人都聽得呆了。又或許,人人都在衡量、判斷他話里的真假?楚望天恢複神智暗算葉無青,小蛋為師報仇火拼師祖……

這一切似乎難以想像,更令人無法相信,卻偏偏自小蛋口中說出。

姜山面色低沉,拂視過眾人,出聲問:“各位對常寞的話有何看法?”

眾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過了大半晌才聽簡長老苦笑了聲,竟是問道:“誰能給我一個不相信他的理由?”

竇憲接道:“小蛋從不說謊,竇某敢用性命為寞少擔保!”

見有人帶頭,柳翩仙、孟翔等人亦紛紛說道:“屬下願為寞少擔保!”

姜山點點頭,說道:“常寞,你都聽見了?大家伙兒都信你。若是換作別人,嘿嘿——今日休想活著走出靈堂半步!”

小蛋萬沒想到自己能如此輕松過關,眾人對他的話竟是深信不疑,愣了半晌才低低地答道:“是!”

尹雪瑤暗松一口氣,慶幸道:“看來人傻點也不全是壞事,雖然有時候會因為老實而吃虧,但至少到關鍵的時候還有點用。”

姜山又問道:“那麼,葉宮主是否還留下了其他遺言?”

小蛋想了想,回答道:“沒有了。”

姜山皺眉道:“難道葉宮主沒有對你說起過,有關他的後事安排?”

在他想來,葉無青終身未娶膝下無子,所收的三大弟子中蒙遜戰死忘情宮,楚兒抗婚遠走他鄉,而今只剩下眼前的這個小蛋。既然臨終前將他重新收歸門下,那忘情宮宮主的寶座十有八九也是屬意于他,故才有此一問。

孰知小蛋仍是搖頭道:“沒有。”

靈堂里的人聞言無不心中感歎,尤其柳翩仙、白顯這些西域各大魔門的首腦更是暗叫可惜,若由小蛋接掌忘情宮,往後他們的日子或可好過很多。

其實姜山心中也是存著類似的念頭,只是小蛋不配合,卻教他好不為難,失望無奈之下,尋思道:“眼下人多口雜,老夫也不便明說。莫如先將喪事辦了,待厲副宮主到後再作計議。”

念及于此頷首說道:“那好,你先換上孝衣為葉宮主守靈,其他的事稍後再說。”

到得傍晚時分,小蛋惦記衛驚蟄的傷勢和農冰衣的消息,向姜山告了假攜著尹雪瑤、霸下、小鮮離了忘情宮營地,回返湖東。

他剛到東岸,驀地林中白衣一晃,歐陽霓現出身影,輕聲喚道:“小蛋!”

霸下立刻擋在小蛋身前罵道:“你居然還有臉來找我干爹,嫌自己做的事情不夠壞麼?”

歐陽霓不理霸下,臉上不慍不怒道:“我有事要和你說。”

尹雪瑤冷冷道:“有什麼事就在這里說。”

歐陽霓一笑道:“小蛋,如果你想知道農冰衣的下落就隨我來。”

小蛋一凜,毫不猶豫道:“好!”

歐陽霓站著沒動,說道:“只准你一個人跟來,其他人都得留在這里。”

沒等小蛋回答,小鮮已叫道:“不成,這女人心狠手辣詭計多端,你絕不能答應她!”

霸下恨恨地道:“哪跟她那麼多廢話?先將她拿下,不怕她不乖乖交出農仙子。”

歐陽霓悠然道:“農冰衣已被我下了劇毒,最多撐不過一個時辰。你們看著辦吧。”

小蛋知歐陽霓外柔內剛,素來說得到辦得到,只怕此刻農冰衣的性命業已危如朝露,斷然道:“曾婆婆,我跟她去,接了農姑姑就回來。”

尹雪瑤點點頭,森寒清澈的目光凝在歐陽霓的俏臉上,徐徐道:“你聽好了,我們會在這里等到天黑。你最好別玩什麼花招,否則我發誓,一定抓到你,讓你嘗遍人間酷刑欲死不能!”

歐陽霓盈盈一笑,道:“尹仙子不必如此擔心,難道你害怕我會真的傷他?”

當下歐陽霓在前,小蛋在後往南面的深林中行去。走出一段,小蛋氣虛血湧,已跟不上歐陽霓的步伐,只咬牙在後強撐。

歐陽霓恍若未覺,反加快了腳步,折而向東。小蛋踉踉蹌蹌又跟出數里,終于支撐不住,一聲低哼咽下口沖到喉嚨的熱血,伸手抓住身旁的一株古木才沒摔倒。

歐陽霓轉過身,眼眸里像是隔了一層難以言喻的霧氣,默然凝望著他。

小蛋喘息須臾,暗運神功疏通氣血,感覺稍稍好受了些,說道:“我沒事。”

歐陽霓歎道:“就在這里吧,在見到農冰衣之前,有幾句話我要問你。

你要老老實實地回答我。”

小蛋站直身軀,點了下頭。歐陽霓卻又遲疑了片刻,才輕聲問道:“在你心里,是不是恨我入骨?”

小蛋愣了愣,沒想到歐陽霓竟會問這個,沉思了會兒回答道:“其實談不上恨,只是個人很不喜歡你的一些做法,也許傷心和失望比較多一點。”

歐陽霓唇角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說道:“這麼說,我居然連恨都不值得你恨一下。”頓了一頓,她接著問道:“那你可曾喜歡過我?”

小蛋緩緩道:“你曾經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卻從未有過其他念頭。”

歐陽霓平靜道:“難道你心底自始至終就只有羅羽杉一個,沒喜歡過別人?”

小蛋靠住粗壯的樹干,忍受著渾身經脈火辣辣的痛楚,一字一頓道:“我能有她,心里已經很滿足。除了她以外,我心中再不能有別人。”

歐陽霓看著小蛋臉上的那縷堅定神情,莫名其妙地心頭妒火升騰,而更多的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挫敗感。

從一開始,自己便想方設法地給這個傻小子機會,希望他能迷戀上自己,可最後得到的居然是這樣一個回答。這對于素以美貌聰慧自負的她而言,無疑是莫大的失敗與羞辱。

她抬起下巴,嘴邊露出譏笑道:“再不能有別人?如今羅羽杉說不定正躺在萬劫天君的溫柔鄉中,這也很讓你滿足麼?”

小蛋憔悴的臉龐上登時湧起一股罕有的怒意與痛苦,沉聲喝道:“住口!”

歐陽霓一怔,繼而咯咯笑道:“你憑什麼要我住口?我淪落到今天這般田地,有大半都是因為你!不錯,我是慫恿過屈翠楓,要他嫁禍給你,可我有什麼辦法呢?在那之前,我給過你太多機會,希望你能喜歡我!”

她彷佛要將隱藏壓抑在心底的所有不平都傾吐一快,繼續說道:“你不要說你不明白我的心意。你不妨回憶一下,在亭林鎮外的小溪邊,在北極仙府中,你怎麼可以在那樣的情形下對我無動于衷?直到重返忘情宮,我仍對你抱著一線希望,但你還是不肯正眼打量我一下!”

她越說越怒,眼中射出駭人的光芒道:“是你先害得我心灰意冷,否則,我又何苦鋌而走險害你、嫁禍你?最後反被葉無青——”

她說到這里猛地住口,歎了口氣道:“罷了,如今再說這些還有什麼用呢?”

小蛋靜靜聽完,不由苦笑道:“對不起,看來是我先讓你傷心和失望了!無論如何,謝謝你告訴我這些,讓我徹底明白了許多事。”

歐陽霓呆了呆,許久後幽幽歎了口氣道:“你想不想找回農冰衣?”

小蛋委實想不明白歐陽霓今日找自己到底所為何事,卻也不願多問,只說道:“她在哪里?”

歐陽霓笑了笑,神情中不經意地逸出一絲失落,回答道:“只要你肯答應我一件事,很快就能見到她。”

小蛋點頭道:“只要我能辦到。”

歐陽霓從袖口里取出一個白色的小瓷瓶,拔開瓶塞道:“借我一小瓶你的血。”

小蛋看著她纖手中握著的小瓷瓶,越發地困惑。在他想來,歐陽霓用農冰衣作人質要脅自己,所提出的交換條件定然異常苛刻,哪知為的僅僅是自己的一小瓶鮮血,實在教人難以想像。

歐陽霓悠悠道:“怎麼,難道你連身上的幾滴血也舍不得給我?”

小蛋一言不發,反手拔出雪戀仙劍,凝念斂息收起烏犀怒甲,電光掠過,一溜血珠迸濺,再經真氣一催,似長了眼睛般地射落進瓶口。

歐陽霓心頭一陣激動,小心翼翼地合上瓶塞,說道:“農冰衣就藏在距此不到三里的東面一座石穴里,外面有藤蔓遮掩,拉開就成。我說她活不過一個時辰,其實是騙你的。對了,你一身縞素是怎麼回事?”

小蛋怔了怔,說道:“原來你還不曉得,師父昨夜已不幸仙逝。”

上篇:梵孤篇 第6-10章    下篇:蓬萊篇(完結篇) 第二章 誰種因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