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仙武異能 仙羽幻鏡蓬萊篇(完結篇) 第六章 往世今生   
  
蓬萊篇(完結篇) 第六章 往世今生

如此十余日過去,小蛋的傷勢漸漸痊愈,下床走動已不成問題。

這天下午衛驚蟄和農冰衣要下山替盛年買酒,順路前去探望住在翠霞山腳下的衛母。小蛋歇得悶了,便與羅羽杉相攜同往散心,再加上素喜熱鬧的小寂和楚兒,一行六人浩浩蕩蕩從紫竹林啟程,往山下進發。

眾人先到鎮上為盛年打了六壇好酒,由衛驚蟄、小寂和小蛋三人一手拎上一壇,順著大街便來到衛母在山下所開茶館,一路之上卻不知吸引了多少行人的目光。

到了茶館,眾人拜見過衛母,挽起袖子就充當起臨時伙計。六個人管帳的管帳,泡茶的泡茶,跑堂的跑堂,忙得不亦樂乎。

想那羅羽杉、楚兒、農冰衣無不是人間絕色,如今卻在茶館里客串起伙計,尋常茶客幾曾見過這等陣仗?不消多時,一傳十,十傳百,將衛母的小茶館坐得滿滿當當,來得稍晚點兒的客人就只能在門外排隊,紛紛伸長脖子往里張望。

丁寂見狀用手肘捅了捅正忙著抹桌子的小蛋,低笑道:“不如將來咱們合伙開個酒樓吧!你瞧,准賺得盆滿缽溢。”

衛驚蟄和農冰衣則幫著衛母在後堂生火沏茶。

衛母瞧著農冰衣俏臉上被煙火薰得黑一道白一道的模樣,又是好笑又是心疼,彎腰用絹帕替她擦拭道:“冰兒,這等添柴生火的粗活交給驚蟄做就是了,你還是到前頭幫羅姑娘她們管帳吧。”

農冰衣笑道:“沒關系,這活可比開爐煉丹輕松多了。”

衛驚蟄也笑道:“娘,有我和農姑姑在這兒照應著,你就休息會兒吧。”

衛母望著兒子和農冰衣老懷暢慰,答應道:“好,好,我這就到前頭看看。”

待母親去了前堂,衛驚蟄見左右無人,一邊將一根柴火丟入大灶中,一邊裝作漫不經心地問道:“姑姑,這些天你為何經常一個人坐在那兒發呆?在山上時人多,我也不方便問,卻總覺得你有事瞞著我。”

農冰衣一驚,極力裝作若無其事道:“我哪有?你莫要胡思亂猜。”

衛驚蟄搖搖頭,道:“不對,你心里一定有事。如果你不肯說,我便從此寸步不離地跟著你,直到你告訴我為止。”

農冰衣拿著柴火的手一顫,險些被大灶里竄出的火苗燙著,不耐煩道:“我說沒有便是沒有,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的?”

衛驚蟄緩緩道:“你瞞不了我,更不該瞞我。如果你還記得當日咱們一同立下的誓言就會明白,不論發生任何事,我都願意與你一起承擔。你不想我擔心,不想我受累,卻不知道越是這樣越會教我難受。莫非,直到今天你還當我是外人麼?”

聽衛驚蟄侃侃而談剖明心跡,農冰衣再也按捺不住強忍的淚水,悲戚道:“你為什麼要逼我?正因為你是我最親近的人,我才不願說出。你知道麼,也許我已沒有幾個月可活了?”

衛驚蟄大吃一驚,努力保持鎮定安慰道:“怎會呢?你先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聞言,農冰衣珠淚潤濕衣衫,說道:“那天歐陽霓將我擒去,是為了向我討化解她身上忘情水毒的解藥。我不肯松口,她竟劃破手腕將體內毒血強灌進我的嘴里……”

衛驚蟄心下一緊,道:“這麼說,如今你的體內也中了忘情水毒?”

農冰衣點了點頭,哽噎道:“她是想用這方法迫我說出解藥的配方,卻不曉得,其實我對忘情水的化解之方也僅是略懂皮毛。除了我爺爺,誰也不清楚該如何解毒,可惜他老人家早已去世多年——”

衛驚蟄如遭五雷轟頂,但情知假如此刻自己稍露慌亂絕望,那農冰衣便更加難以支持,于是深吸一口氣道:“天無絕人之路,當年雷霆雷老前輩不也曾被忘情水所傷,後來仰仗一身精純修為迫毒成功?”

農冰衣淒然道:“那是不同的。雷老爺子在第一時間用渾厚的功力將忘情水毒壓住,令它無法深入。可我喝下了歐陽霓的毒血,令劇毒迅速進到五髒六腑,想要依靠外力迫出已是絕無可能。”

衛驚蟄的心涼了半截,尋思道:“自農老爺子和布衣大師逝後,農姑姑儼然已是天陸第一名醫。如果她也對身上的忘情水毒生出絕望之情,恐怕當世沒有第二個人再能救得!”

但想歸想,于衛驚蟄卻又如何能夠甘心認命?他一面急思對策,一面撫慰道:“相信我,那麼多風雨咱們都闖了過來,這次也一定能夠化險為夷!老天爺絕不會如此無情,將我們的希望生生奪走……”話到後來,他的虎目也變得濕潤。

正在這時,就聽門外霸下興高采烈的聲音問道:“小衛,水燒開了沒有?趕緊送一壺到前頭來!”

衛驚蟄強忍悲痛應了一聲,用袖口為農冰衣拭乾眼淚,低聲道:“記住,你一定要振作起來。只要堅持,就有希望!”

農冰衣含淚點頭,竭力從唇邊露出一絲微笑道:“放心吧,別忘了我是誰的孫女。”

當下兩人守口如瓶,只當什麼也沒發生過,勉強又工作了一個多時辰,待到日落西山,眾人方才告別衛母,拎著買來的好酒回返紫竹林。

翌日清晨,小蛋起了個大早。只因昨晚盛年通知下來,趁著眾人齊聚翠霞山的難得機會,正可一同祭拜淡言真人。

等他出了屋,就瞧見盛年、丁原、羅牛和蘇芷玉、姬雪雁、小寂等人都已早早守在了紫竹軒外。不一刻羅羽杉和楚兒略作梳妝,亦是一身縞素趕來會齊。

可左等右等,仍舊不見衛驚蟄和農冰衣的身影,倒是曾山從後山趕了過來。

小寂皺眉道:“怪事,昨晚吃過飯就不見了他們兩個,跑哪里去了?”

姬雪雁道:“要不大伙兒分頭再去找找?”

盛年抬頭望了望天色,搖頭道:“不必等了,咱們先行祭拜!”

丁原朝著羅牛掃了眼,傳音入密道:“聽這口氣回頭驚蟄少不了要挨一頓嚴斥。”

羅牛同樣傳音入密回答道:“也難怪盛師兄會生氣,昨晚就通知不到驚蟄,今早還是沒見他的人影,可有點兒過火。”

丁原心里一笑道:“要放在平時,以盛師兄的豁達,也不會對驚蟄如何。可今早大家伙兒要祭拜老道士。人都到齊,偏偏他和冰兒缺席,這可不應該!”

當下眾人來到淡言真人墓前,盛年、羅牛、丁原師兄弟三人並肩佇立,其後是秦柔、蘇芷玉和姬雪雁,至于小蛋、羅羽杉、丁寂、楚兒幾個則肅立在更後一排。

曾山卻沒那麼多計較,悠哉悠哉往墓邊青石上一坐,抬起二郎腿在旁觀瞧。

待到眾人祭拜完畢,他方才走到墓前雙手抱拳躬身念叨道:“淡言師侄,說不得我老人家也得在你墳前拜上一拜,誰叫你在里面我在外面呢?

“想當年你拼死殺出云林禪寺,只留得一具肉身送返翠霞,葬在紫竹林間。盛年、丁原、阿牛這三個小子又接二連三給逐出師門,以至于想找個守墳的人都沒有,好淒涼啊——”

說著曾山竟是呵呵一笑,轉首指向身後眾人道:“可今天你瞧見沒有?連帶你的徒子徒孫,男男女女大大小小足足站了三排,可謂是子孫滿堂桃李芬芳。

“更況且非但盛年、阿牛、丁原他們三個各自成就一番功業,名重仙林、傲視群倫,連他們的下一輩都已卓然**,享譽四海。我老人家看在眼里,也替你高興——”

他的表情似喜似悲,接著又道:“如今正魔兩道所有人都將你的關門弟子捧成是天陸第一人,風頭之勁當世無人能及。可我老人家卻很是不以為然。要沒有你這個師父嘔心瀝血將他教誨**,丁原那小子不知早被扔到哪個角落里去當小混混了,哪會有眼下的風光?”

他再一指羅牛道:“至于阿牛,任誰見了他傻呵呵的模樣都會搖頭。

唯獨你把他當塊寶,不僅傾囊傳授翠霞絕學,最後更是拿命為他擋災!後來他成了魔教教主,跺一跺腳半個天陸直顫,一身藝業更是教人瞠目結舌。若非你慧眼識珠因材施教,他也就給埋沒了——”

說著曾山的手指頭點向了盛年道:“你的開山大弟子繼承了紫竹軒衣缽,甚而成了咱們翠霞派的當家人,一言九鼎好不威風!可在你身上,也同樣留有當日在平沙島上為這小子插下的兩道劍疤。古往今來,為弟子受刑,在你之前我老人家當真聞所未聞!”

他的一番話滔滔不絕,卻激起眾人心底舊情,一時間泣聲四起,連素來好勝要強的丁原也紅了眼睛。

由盛年帶頭,羅牛、丁原、秦柔、姬雪雁、蘇芷玉,再到後面的羅羽杉、小蛋、丁寂、楚兒……眾人齊刷刷重又跪下,向逝去的老道士深深拜倒。

曾山恍若不見,唏噓道:“老道士啊老道士,在我曾山心里,你才是不折不扣的天下第一人!功夫不到可以練,本事不行可以學,唯獨這份俯仰天地的磊落胸懷,那是練不出也學不來的——”說罷放開喉嚨大哭三聲,撇下眾人不管地禦風去了。

直到日上三竿,大家伙兒才相攜離去,只剩盛年還留在墳前沒動。

小蛋剛要走,卻被盛年叫住。兩人席地而坐,盛年說道:“有一件事瞞了你很久,我想如今也到了你應該了解的時候。”

盛年接著道:“當年恩師祭出元神拼死護送羅師弟闖出云林禪寺,終因傷勢過重撒手人寰,可他的元神並未散去,而是被先掌門淡一真人以莫大神通收回翠霞,最後轉世投胎到臥靈山淡家村中。”

小蛋聽得心頭猛跳,好不容易才忍住沒有插嘴。盛年打量了他一眼,繼續說道:“十月懷胎後,這轉世嬰兒順利出生。就在他降臨人世的第一天,淡一真人率著我們師兄弟三人還有驚蟄,一齊來到淡家村探望。當時驚蟄便把數年前恩師贈送給他的一塊玉佩,重又掛回到這嬰兒的脖子上……”

小蛋一陣激動,喃喃道:“你說那嬰兒是……”

盛年點了點頭,道:“後來淡家村一夜劇變,連特地在此守護的曾師叔祖也突然失蹤,你的下落也從此成謎。天幸在北海時,丁師弟偶然發現了你的身世秘密,我們方才曉得你不僅幸免于難,而且早已和咱們師兄弟三人結下了匪淺的淵源。”

話出自盛年之口,于小蛋而言絕無不信的道理。包括靈泉仙流在內,以往一系列的身世疑竇,此際也隨著謎底的揭開豁然開朗。只是,這一切未免來得太突然。

盛年拍拍小蛋肩膀,又徐徐地說道:“其實,真正第一個認出你的,該是大黑才對。可惜它不會說話,險些令我們和你失之交臂。這次我和羅師弟、丁師弟商量數日,終究決定將真相向你和盤托出,只希望你能冷靜對待。”

小蛋呆了半晌,忍不住轉過頭望向淡言真人的墳塚,心里升起一種極為古怪的滋味,不曉得墳內墳外,哪個才是真正的老道士?

盛年默默注視著他,沒有說話。畢竟這個心結無人能解,除了小蛋自己。

風過竹林,在靜謐中婆娑。陽光穿過紫霧照耀在他的身上,一片片落葉飄下,沾在衣襟流連不去。

忽然,小蛋長長出了一口氣,眼睛里的迷惘漸漸褪淡,低聲問道:“盛大叔,樹上的竹葉落了,同樣的地方來年還會爆出新芽吧?”

盛年一愣,隨即慎重地頷首道:“不錯,去舊維新萬物更替,世上萬物皆如此。”

小蛋笑了笑,輕輕撣落身上的竹葉,悠悠道:“這樣啊,那我還苦惱什麼呢?”

盛年如同禪機應答般油然笑道:“是啊,煩惱本是自己找,何苦追問去與來?”

直到此刻,他徹底醒悟淡一真人羽化登仙前,留下的那句真言的深邃含意——“去就去了,來就來了;何須尋他,何須彷徨?”

沒想到自己師兄弟三人苦思多年不得真解,反被小蛋在須臾間點化。

他如釋重負地仰起頭,透過高空的枝葉望到蔚藍蒼穹,默默禱念,虎淚沾襟。

突聽林中風動,丁寂和楚兒幾乎是足不點地地奔到近前。

盛年一看丁寂神色,便預感到出了大事。果然只聽丁寂叫道:“盛師伯,我知道衛師兄和農姑姑的去向了!”

盛年收拾情懷,站起身道:“別急,慢慢說。”

丁寂道:“我總覺得衛師兄突然失蹤有點不對勁,方才便和楚兒一起又去了山下的茶館向衛嬸嬸打聽。結果衛嬸嬸交給我一封書信,說是昨晚衛師兄特地留下的。若是紫竹軒有人來問,即可轉交于他。”

盛年問道:“書信呢?”

丁寂將已拆封的書信遞給盛年。盛年打開急閱,只見上面衛驚蟄的筆跡草草寫道:“我和農姑姑前去蓬萊仙島求藥,不日即回,切勿掛念。”

盛年的眉宇在不經意間鎖起,自言自語道:“什麼藥,要去蓬萊仙島求?”

這時候羅牛等人亦紛紛聞訊趕至,盡皆感到一頭霧水難明其因。

丁原掂著書信苦笑道:“這師兄弟兩個,一個為了卷心竹去了北海;

另一個居然跑去蓬萊仙島求藥。偏偏誰也不肯事先說明,莫非咱們這些當爹、做師父的,全是擺設累贅?”

丁寂躲在姬雪雁身後朝楚兒低聲道:“完蛋,我爹是要秋後算帳了。

其實比起當年他的膽大妄為,我和衛師兄的事只不過小菜一碟。”

他聲音縱輕,可也滿不過丁原的耳朵,嘿了聲道:“粗粗推算,他們至少已經走了十余個時辰,想要追上已是來不及了。也罷,我即刻啟程趕到蓬萊仙島,去瞧瞧驚蟄和冰衣他們究竟搞什麼鬼?”

霸下見眾人神色凝重,奇道:“蓬萊仙島不是海外三大聖地之一麼,小衛和農仙子不過是去那兒求藥,大家干嘛這麼緊張?”

秦柔道:“蓬萊仙島遠垂海外,全由云霞幻化生成。只有在兩甲子一度的蓬萊仙會時島上才會對外開放數日。若是有人未得允許強闖仙島,從來都是有去無回。”

小鮮不以為然道:“好霸道的規矩,虧它還是海外三大聖地之一。”

蘇芷玉搖頭道:“蓬萊仙島這麼做,多半有它不為外人所知的道理。

咱們不了解內情,不宜多加苛責。”

羅牛道:“我只是搞不懂,是什麼靈藥只有蓬萊仙島才出產,令得驚蟄和農姑娘不遠萬里前去求訪?二十多年前,他們兩人也曾參加過蓬萊仙會,對島上的規矩並非毫不知情。”

盛年徐徐道:“正因為不明白,我才更擔心——”

其實,衛驚蟄和農冰衣此行前往蓬萊仙島,所要尋求的正是化解忘情水毒的解藥。

二十多年前的蓬萊仙會上,丁原以六道神劍大戰楚望天,最後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將楚老魔釋出的忘情水毒盡數逼回他的體內。結果忘情水毒反噬其主,楚望天毒發之下束手就擒,被丁原交由蓬萊仙島終身幽禁。

這場驚心動魄的激戰,衛驚蟄和農冰衣也曾親眼目睹,時隔多年依舊曆曆在目。

故此衛驚蟄獲悉農冰衣身中忘情水毒後,在回返翠霞山的路上猛然想起這段往事,心頭頓現一線光明。

他暗暗尋思道:“楚老魔為忘情水毒所困被囚蓬萊仙島十數年,解藥亦由丁師叔轉交予仙島掌門云臨真人掌管。如今楚老魔雖死,但忘情水的解藥或許蓬萊仙島仍有留存,何不前往一試?”

雖說這麼多年過去,且楚望天也早已被蓬萊仙島送返忘情宮,忘情水的解藥究竟是否還有留存,任誰也不敢保證。但較之眼下的愁眉不展坐看天意,好歹也是有了一絲希望。

回到山上,衛驚蟄便將此事對農冰衣說出。農冰衣卻沒衛驚蟄這般樂觀,但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更不願掃了他的興致,也就同意了。

當下兩人沒有驚動盛年等人,悄悄下山與衛母告別,留下了一封書信請她轉交前來問訊行蹤的師長親朋,隨即禦劍向東,日夜兼程趕往蓬萊仙島。

盡管衛驚蟄和農冰衣當年都曾跟著盛年參加過蓬萊仙會,但一來年深日久,二來浩瀚之上波濤萬頃,既無路標可以參循亦無行人能夠問詢,故不免又費了一番周折。

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這日清晨兩人便遙遙望見,遠方海平面上漸漸浮現起一蓬色彩絢爛的綺麗云霧,縈繞在滄海上空,無邊無際地向天宇盡頭延伸,初升的旭日照耀在云嵐之上有若霞燒,好一幅壯闊瑰麗的仙境畫卷。

衛驚蟄精神一振,連日的疲乏好似叫撲面而來的清涼海風一掃而空,攜著農冰衣加速催動天穹神劍往云霧飄浮處飛去。

及至近前,但見云蒸霞蔚霧濤跌宕,在陽光下不斷變幻著美輪美奐的色彩,與下方的浩渺煙波交相輝映,委實美到了極點。

兩人在恢宏遼闊的云瀾前凝住身形,農冰衣打量著翻騰的云濤問道:“小衛,你還記得,當年蓬萊仙島的阮仙子開啟云道時,手上所用的法訣麼?”

衛驚蟄苦笑道:“記得也沒用,那是蓬萊仙島的不傳之秘,必須配合相應的真言和功法才能奏效,僅一個似模似樣的法訣,不過是虛有其表。”

說罷他丹田微一提氣,朗聲說道:“在下衛驚蟄,與農姑姑冒昧拜山,事出無奈,望云臨真人賜緣一見!”

他的聲音平和醇正毫不顯霸道,卻藉著深厚的功力在海上遙遙傳將開去,即使遠在數十里外亦能清晰聽聞。

可兩人靜候了足有一炷香,也不見蓬萊仙島中有絲毫的回應。

衛驚蟄並不覺意外,笑了笑道:“看來咱們這兩個不速之客並不受歡迎。”

農冰衣咬著櫻唇,輕輕道:“小衛,實在不行就算了吧,咱們另想他法就是。”

衛驚蟄搖搖頭,說道:“也許是云峰相隔他們沒能聽見。既然來了,就不能半途而廢。哪怕硬闖,也要見上云臨真人一面!”

上篇:蓬萊篇(完結篇) 第五章 六合回春    下篇:蓬萊篇(完結篇) 第七章 斗姆驚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