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魔動天下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一章   
  
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一章

特別申明:主角名為秦皓昕,他的三個哥哥,分別為大哥:秦皓華;二哥:秦皓云;三哥秦皓辰;小妹秦皓月,請讀者注意,以免混淆。

“小雜種,過來!”一個冷硬的聲音叫道,聲音的主人是個英俊的年青人,大概二十左右,身上穿著一身松松垮垮的的白色休閑服,腳上穿著同種顏色的運動鞋,一米八以上的個子,由于運動得當,身材保持得非常完美。明眼人只要看上他第一眼,就絕對知道,這人必定有著不同尋常的身份,非富即貴,因為他身上穿著那看似不起眼的休閑服裝,竟然是用防彈布料做成的。這種衣服,正是法國某家公司獨家制造,而且,還只給有數的幾個老顧客定制,因此,這種衣服就成了上流社會中的某種標志,沒錢的人,別說是穿,恐怕是連聽說也沒有聽說過。而一般的商賈,也沒有誰會無聊到花上一筆巨資,只是去買一件衣服,畢竟,錢還是要辛苦賺來的。

所以,穿這種衣服,那就代表著一種身份。可這年輕人卻說出了和他身份絕對不相稱的語言。秦皓云靠在沙發上,把腳擱在了紅木茶幾上,看著垂手站在門口的一個穿著下人服飾的少年冷冷的道,每次見著這少年,他心中就沒來由的生氣。

“是!”少年低低的應了一聲,快步跑到了他的面前,恭敬的躬身行禮道。

“給我捶捶腿,打了一天的球,累死了!”秦皓云懶懶的靠在了沙發上,指著大腿說道。

“是!”那少年還只是低低的答應了一聲,然後就跪在地上,輕輕的給他捶腿。

那少年才捶了幾下了,門口就傳來一陣清脆的叫聲:“二哥、二哥,快換衣服,父親回來了!大哥叫我通知你趕緊去議事廳相見。”隨著話語,一個十八九歲,豔麗無比的少女跑了進來,她身上穿著一身淡藍色的短裙,露出了雪白渾圓的小腿肚,纖細的小蠻腰上面是兩只高挺的玉峰,豐滿得將衣服撐得鼓鼓的,鴨蛋臉兒,雪白柔嫩的皮膚,水杏眼轉盼生輝,微微上翹的小鼻子下面是櫻桃小口,粉嫩的紅唇如同是初開的玫瑰,誘人得緊,而在她巧笑之間,左邊的臉上有一顆深深的酒窩,有著說不出的嫵媚,雖然還沒有完全長成,但一個小美人坯子卻已經出來了。

秦皓云揉了揉耳朵,搖頭笑道:“小妹,你也不小了,淑女一點,別大呼小叫的,好不?這種事,讓下人過來說上一聲就是了,怎麼還勞動你大小姐了?”

原來,這漂亮的小美人兒正是秦皓云唯一的妹妹秦皓月。

秦皓月聞言,忍不住氣得跺了跺腳道:“二哥,人家好心來通知你,你還數落人家,快去換衣服,走吧——我們一起過去。”

秦皓云歎了口氣,搖頭道:“老頭子回來,又沒有好日子過了。”他一邊說著,一邊抬腳對著跪在地上給他捶腿的那個少年重重的踢了過去,口中忍不住就罵道:“賤種,和你娘一樣的下賤!”

那少年毫無防備之心,被他一腳踢在了胸口,頓時摔到在地上,卻什麼也不敢說,忙掙紮著爬了起來,依然恭敬的跪在地上,但秦皓云似乎還不解氣,一把扯過他的頭發,冷冷的問道:“說——你娘是不是下賤!”

那少年一直低著頭,看不清楚容貌,這個時候,被他扯著頭發,被迫抬起頭來,出乎意料的,他的相貌,竟然異常的俊美,比起出色如斯秦家兄妹,不但毫不遜色,隱隱甚至還勝過一籌,大而明亮的眼睛,長長的睫毛微微向上卷曲,挺直的鼻梁,弧形優美的唇,再加上完美的臉形,他的臉上,也有著一個酒窩,不過,他從來不笑,所以沒有誰知道而已,精致的五官配在一起,使他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都是俊美絕倫,而他那白皙細致的肌膚,雖然是多年的粗糙生活,也沒有能夠改變多少。一個人的容貌是于生俱就的,後天再怎麼折騰,只要不毀壞了根本,還是改變不了什麼。只是可惜,這麼一個俊美得幾乎讓人妒忌的少年,卻生了一雙碧綠色的眸子,讓他看起來多了一份妖氣與媚惑。

“說——”秦皓云見他不答話,手中不禁又多加了一成力,那少年給他扯得頭發連著頭皮生痛,卻還是咬著牙忍著,一聲不吭。

“好你個小雜種,居然敢跟我倔起來了?”秦皓云心中生怒,揚手一個耳光,對著他臉上重重的打了過去。

“啪!”的一聲脆響,那少年根本不敢反抗躲避,臉上重重的挨了他一巴掌,頓時打得他再次摔在了地上,而嘴角也被打破,一縷鮮血,順著嘴唇迅速的流了下來——秦皓月對此情況好象是司空見慣,也不在意,只是皺眉催促道:“二哥,快點過去吧,大哥在等著呢,等你回來,在教訓他不遲。”

秦皓云聽秦皓月如此說法,無奈的松開了那少年,又對著他踢了一腳道:“給我把房子打掃乾淨了,回來再找你算帳。”

“是!”那少年低聲的答應著,秦皓云兄妹倆這才走了出去。少年目送著他們離開,方才站起身來,抹去了臉上的血汙,開始收拾打掃房屋,心中卻是苦澀無比。

任誰也想不到,秦家幾乎算是富甲天下,但卻容不下他這麼一個人,事實上,他也姓秦,他也和他們這對兄妹一樣,是秦家“皓”字輩嫡系傳人,並且還和那對兄妹是同父異母的嫡親兄弟關系,但可惜,沒有誰會承認他的身份,更沒有人會稱呼一聲他的本名“秦皓昕”,每個人都是很鄙視的稱呼他小雜種,事實上,他在秦家的日子,比任何的一個秦家仆人都不如。

秦家是個大家族,據說乃是秦始皇嬴政的後裔,發展到了現在,有了五千年的曆史,隨著各個朝代的更新,他們卻一直都頑強的生存了下來,並且成了一個龐大的隱世世家。綜合著祖上傳下來的種種經驗,秦家人都知道,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所以,他們懂得了隱藏自己,而把風光讓給一些他們刻意培育出來的傀儡,累積了五千年的財富,他們自然有著別人難以比擬的優越條件,到了現在,交通發達,秦家更是站在了世界的前衛,他們的目光比任何人都看得遠,看得深,他們只在背後操控,控制著整個市場經濟的走向,秦家的家主曾經在一次家族的會議里這麼說過:“世界首富——那是一個耀眼的光環,沒有了這層光輝,他則什麼都不是,秦家不需要世界首富,只需要能夠控制世界就成?”

當然,這句話還是有著某些的誇大,畢竟,和秦家有著同樣的優厚經濟勢力的世家,還大有人在,但能夠和秦家一交上下的,畢竟不多。同時,秦家控制著好些中小國家,擁有著私人軍隊,那卻是不容否定的——秦始皇的後裔,天生的血液中就流淌著不甘寂寞的基因。

秦皓昕今年二十歲,他的父親,不巧正好是秦家的家主秦意楠,那個挾權勢和金錢于一身的大人物,他有三個哥哥,大哥秦皓華,乃是秦意楠的大夫人所生,如今已經是某個大集團的幕後總裁,年方二十八歲,已經開始幫著父親料理家族中的事物,想來下一任的家主之位,那是非他莫屬了,可別小看了這個秦家家主的地位,秦家的家主,在家族中,那是如同帝王一般的地位,無人可以反駁,雖然有名義上的家族議會,但大多情況下,還不都是家主說了算,除非哪一任的家主實在“阿斗”,余下的眾人才敢放肆。

二哥是秦皓云,是秦家家主的二夫人所生,不用懷疑,秦家家大業大,作為秦家的家主,多娶幾房老婆,實在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如今,稍微手頭寬裕一點的男人,都在外面弄個金屋藏個嬌什麼的,堂堂秦家家主,難道還養不起幾房夫人?秦皓云如今才二十五歲,雖然手中也有著幾家公司供他打理,但他卻不務正業得很,事實上,只要頂著秦家少爺的身份,一輩子的吃穿花費就不愁了,實在也用不著努力什麼,秦家偌大的家業,就算是想要敗光,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因為一切的運行都上了正軌,想要破壞,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敗家子能夠壞得了的。

三哥秦皓辰,也是二夫人所生,比秦皓云小了兩歲,才二十三歲,如今大學畢業,秦意楠也給了幾家公司讓他打理,事實上,所謂給他幾家公司打理,也就是公司的盈利歸他個人所有,任其花費而已,不用再事事伸手跟家種要錢,公司的一切都上了正軌,也不需要打理什麼。

剛才過來叫秦皓云的那個小姑娘秦皓月,乃是和秦皓星的嫡親的兄妹,也是大夫人所生的,今天才十八歲,因為年齡最小,秦意楠又就只有這麼一個寶貝女兒,自然是似同掌上明珠,平時寵溺異常,是秦家的小公主。

而秦皓昕,卻是秦意楠與三夫人所生,本來,他也應該風光的做秦家的少爺,但從他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就被判上了死刑,並且連累到母親失寵。

秦家祖上有個規定,凡是秦家之人,一律不得娶外族女子為妻,當然,養個小什麼的是允許的,只要不誕下秦家的後代就成,這個規定好象是秦始皇定下的,大概是怕六國中有後代篡奪了秦家江山。當然,秦家的江山早就沒有了,但這條規定,卻一直延續了五千年,如今雖然交通發達,地球就是那麼一個小小的球體而已,但秦家卻依然只娶中原美女,堅決維持祖訓,塞外番邦,不過是蠻夷,怎麼能夠玷汙秦家高貴的血統?

因此,秦家的血統里保持著完好的中華精髓,秦皓昕的母親姓楊,名念丹,原本是一個小學老師,祖上三代,都是做老師的,算是書香門第,清清白白和外國鬼子絕對沾染不上任何的邊,當然,他母親的漂亮是不用說的,閱盡天下美色的秦意楠,眼光挑剔得很,不是人間絕色,他大概連正眼都不會看,三夫人進門以後,自然也受過一段時間的寵愛,但等到秦皓昕出生,這一切卻都變了。

秦皓昕是在一個初冬季節出生的,原本興高采烈的秦意楠從護士手中接過孩子就傻了眼,這個孩子——相貌清秀可愛,但他的眼眸,居然是綠色的。秦家沒有外國人的血統,楊家家世清白,沒有和外國佬有過聯姻什麼的,秦家的孩子絕對不可能沾染上外國佬的血統,黑色的眸子,黃色皮膚那是中國人的象征,如今,這個孩子的眸子,卻出現了在外國人中也不多見的深綠色,那份碧綠,綠得如同是一潭清水,綠得發亮,如同是在諷刺著秦意楠。

沒有外國人的血統,孩子身上卻出現了外國人因有的明顯特征,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這個孩子不是秦意楠的,而是楊念丹給他帶了綠帽子,秦意楠當場就氣得拂袖而去。

三天過後,他沒有聽從家族中任何一個人的勸說,把這個孩子帶去驗血,因為他怕驗血的結果他承受不了,甯可錯殺,也不放過,他下令把三夫人趕到了下人的房間,孩子不用說,也一概淪為奴才,這樣的孩子,沒資格做秦家的少爺,他可不想讓人看笑話。

產後一直沒有經過調養,再加上秦意楠的大夫人還好,二夫人原本一直妒忌她受寵,如今自然免不了落井下石,而下人眼見他們母子失寵,有一干勢利小人,自然免不了就向上作踐起來,楊念丹本是雪做的肌膚花做的腸子,何時受過這等怨氣?從此後竟然一病不起。

而秦皓昕從五歲開始,就被迫做了秦皓星等幾個少爺的侍讀,主要的原因則的這些少爺都有請家教,而這些家教卻比普通的學校里的老師不知道嚴厲了多少倍,功課緊張得很,為了能夠抽出時間來玩,這些少爺們就讓秦皓昕作了侍讀,幫他們完成作業,應付老師。


上篇:作品相關 引子    下篇: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二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