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魔動天下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三章   
  
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三章

第一次秦皓昕當場就傻了眼,愣著不知所措,但心中卻是怒火高燃,他們可以凌辱折磨他,可以隨意的毒打他,但絕對不能就這麼作踐他,他拼命的反抗掙紮著,最後以死相逼,才讓秦皓云放棄了意圖,但他卻並沒有就這麼放過他,而是找著種種借口開始對他拳腳相加,秦皓昕不敢抵抗,只能默默承受,像今天這種情況,若非是秦皓云被秦皓月叫走,還不知道又會玩出什麼花樣來。

想到這里,秦皓昕忙匆匆的收拾了屋子,然後就快步走了出去,能不見著秦皓云,就盡量的避開他。秦皓華最多還只是把他吊起來鞭打,而秦皓云卻會玩著新鮮花樣的折磨他,比如說罰跪,讓他跪在推拉式門凸凹的槽口上,那玩意比古代的跪鐵鏈還要殘酷,有一次他被迫跪了兩個小時,痛得幾乎暈過去,後來他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走出秦皓云的房間的,似乎,他是半爬著出來的,他腿上的淤青足足一個多月都沒有能夠消退,每走一步路,都覺得膝蓋處的骨頭痛得幾乎要裂開。

秦皓云住在了云霞閣,秦家家大業大,雖然在世界各地都有他們的房產,比如在歐洲,秦家就買下了好幾座古堡,至于另外的房產,更是不計其數,但他的主宅,卻在中國,利用幾乎無人能夠比擬的龐大的經濟實力,當然,秦家在軍方也有著龐大的影響力,弄到了偌大的地皮,建下了園林式的住宅房。整的家園大得幾乎離譜,偌大的園子,一幢幢造型別致的樓台水榭,掩映在湖光山水中,顯得美倫美渙,穿過云霞閣,拐過議事廳,再過兩幢樓才到藏書樓,秦皓昕今天還有一本書沒有抄完,得加緊時間才是,至于秦皓云,既然秦意楠回來了,他應該沒有時間再找他的麻煩,至少今天不會有時間找他的麻煩了。秦皓昕在心中想著。

經過議事廳的時候,他本能的向里看了看,當然是什麼也看不到的,但在議事廳門口的廣場上,卻停著一架軍用的直升飛機,想來秦意楠回來得很急,竟然是直接用軍用飛機回來的,平時他並不喜歡如此的招搖。

雖然奇怪,但不關他的事,他也絕對沒有資格過問秦家家主的任何事情,于是他匆匆的趕往了藏書樓。

當然,他不知道,在議事廳里,一個關于著他的提議,正在召開。

卻說秦皓云和秦皓月匆匆忙忙的趕到了議事廳,卻見大總管與秦意楠的四個貼身保鏢都在,還有就是秦意楠的隨行醫生黃天衍,秦皓華和秦皓辰卻比他們倆早一步到了議事廳,這個時候都垂手站立著,只是不見秦意楠。

秦皓華畢竟是長子,國子臉,臥蠶眉,身高大概有一米九,肌肉發達,臉上的線條剛毅無比,如同斧鑿石刻,一眼看過去,就知道這人絕對不是善良之輩,他平時脾氣暴躁,性格粗獷,家中的下人是人人畏懼,在整個秦家中,除了秦意楠與幾個長輩外,還沒有人是他放在眼中的,但他卻對秦皓月寵愛非常,甚至比秦意楠更是喜歡這個小妹,平時只要秦皓月開了口,就算她要天上的月亮星星,他也會想辦法給她弄過來,秦皓月有一輛寶藍色的跑車,就是他在德國給她訂制的,至于價格,不問自知,那是普通人努力一輩子也無法爭取到的天文數字。

秦皓辰與秦皓云到底是親兄弟,相貌甚是相似,都英俊挺拔,秦家的子孫,個個都是出色異常的。

“黃醫師,大家都到齊了,你有什麼話也可以說了?我父親呢?”秦皓華發問道。

黃天衍四十出頭,身材中等,臉面白淨,額頭上有著深深的皺紋,鼻子上架著金絲眼鏡,一付知識分子的樣子,但他醫術超絕,自小就在秦家長大,從學校畢業後,就一直為秦家服務。秦家每隔三年,就從各地的孤兒院領養一批優秀的孩童,然後花費大量的金錢供其讀書識字,等到學業有成,就得給秦家打一輩子的工,等于是賣身給了秦家,因為秦家家業太大,實在不可能事事都靠自己人做,必須要找出優秀的人才來承擔各個崗位的工作。

黃天衍是這樣的一個人,而大總管唐振山也一樣,所不同的是,唐振山的父親就曾經是秦家的大總管,他算是子承父業,從小他最大的願望就是像父親一樣,做秦家的大總管,因此父親在五年前告老退了下去後,十二個大總管中,他是最出色的,自然而已就繼承了父親的職位,才得以陪侍在秦意楠身邊。

唐振山和黃天衍年齡相仿,生得一張彌勒佛般的笑臉,任何時候,他的臉上都掛著笑容,給人一種和藹可親的感覺。

黃天衍聽到秦皓華發問,心中突兀的打了個鼓兒,對于這個秦家的大少爺,不知道為什麼,他心中也有幾成忌憚,想了想,組織了一下措辭,他開口道:“大少爺,實不相瞞,我們這次在南非出了點問題,你也看到了,老爺隨行的二十個保鏢,就回來了四個,其余的,都光榮的殉職了。”說到這里,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當時他正在英國開會,並沒有親臨其境,等到他接到電話,趕去的時候,秦意楠已經帶領眾人殺出了重圍,退到了安全之地,對方大概有三百多人,全都是荷槍實彈,重武力包裝,而他們卻只有二十幾個人,若非秦意楠本身就是難得一見的武術高手,只怕這次就真的栽在了南非那個小地方。但可以想象一下,二十多人對抗三百多人,這是怎樣的實力懸殊?當年秦始皇以武統一了六國,五千年的文化傳承,本身就得有一定的力量才行,在曆年的改朝換代中一脈相承到今天,那就是秦家本身從祖上流傳下來的武功絕學,讓它沒有在滾滾的曆史浪潮中湮滅。秦家的子孫可以不學無術,但必須要擁有著在絕處保命的本領,財產、名譽都是假的,只要人活著,一切都可以再來,秦家人都深深的知道這個道理。至于這次,是什麼人下的手,如今卻還在調查中,秦家這幾天風頭太鍵,遭人妒忌在所難免,有人刺殺也在情理之中。

秦皓華忍不住重重的捏了一下拳頭,手指的關節發出“劈啪”聲響:“知道誰干的?為什麼不通知我們?”

黃天衍皺起了眉頭,原本頭上的皺紋就更深了許多,想了想終于道:“不通知少爺們並非我的本意,而是老爺的主意,主要原因是老爺雖然帶人殺出了重圍,但還是出了點事情,被人暗算了,如今情況極是危險,所以我才急著找幾個少爺商量對策!”

“父親怎麼了?”秦皓云忍不住急問道。

“你們到門口去守著!”黃天衍打發走了幾個保鏢後,又對他們說道,“你們隨我來!”

議事廳的後面有一個小小的休息室,一張柔軟的大床上,如今正靜靜的躺著一個五十左右的中年人,這人相貌頗為英俊,雖然已經是五十開外,但如果單從外表上,幾乎懷疑他只有三十多歲,盡管他現在雙目緊閉,臉上更是一如死灰,但那挺直的懸膽鼻子,厚薄得當的嘴唇,以及飛入兩鬢劍眉,刻畫出了他曾經的霸氣與高傲,人的氣質,那是與生俱就的,再加上後天的培養,秦家的家主,給人的感覺,只要看上一眼,就知道他絕對不普通。

“父親!”秦皓華忍不住就要撲上去,還是第一次,見到父親如此無奈的躺在了床上。

“為什麼會這樣?父親怎麼了?”秦皓云急問道,語氣中的焦急,甚至比秦皓華更有過之,他到不是惺惺作態,而是真的著急,因為照目前的這種狀態,要是秦意楠有個三長兩短的,秦皓華就是理所當然下一任的秦家家主,秦皓云表面上看起來雖然荒唐,但並不代表著他就沒有野心,而他畢竟是二夫人所生,在本質上,已經輸了秦皓華一籌,而秦皓華又是長子,從目前的種種狀態來看,父親有意把下一任的家主之位傳給他,但天有不測風云,若是再有個十年二十年的時間,他自信有把握改變這一切,就算父親不更改初衷,他也有了充足的時間去准備奪位,他是一個絕對不甘心居于人下的人。

黃天衍再次的看了他們一眼,終于道:“這次老爺在外遭人暗算,雖然眾保鏢拼命殺了出來,但老爺卻不慎中了一種我們都不了解的劇毒,我研究了一下,大概這應該是南非某個土族所造的劇毒,但卻又加入了一些我們完全不知道的東西,剛開始的時候,老爺自己有覺察到了不對勁,所以立刻把我招了過去,但我也慚愧得很,對這種劇毒,一無所知。因此,老爺自己運功護住了心脈,而我又用了十八根銀針暫時控制了毒素的繼續擴散,瞞著所有人急著趕回來,就是找眾位少爺商量對策。你們也知道,要是讓外界知道了老爺在南非出了事,只怕立刻就要人心不穩。”


上篇: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二章    下篇: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四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