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魔動天下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六章   
  
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六章

眼看著秦皓華等人都已經走了出去,秦皓昕看著黃天衍,臉上露出了詢問之色,但他還是沒有開口問什麼。

黃天衍知道他想要問什麼,當即解釋道:“老爺出了點意外,中了劇毒,需要一個他嫡親的子嗣,用本身的血液做引子,而他們選擇了你……”

秦皓昕微微點了點頭,口中忍不住重複了一下道:“嫡親的子嗣?”

“是的,剛才我已經給你驗過血,證實了你確實是老爺親生的。”黃天衍也不知道該怎麼向他說這件事情,其實,這一切都很簡單,如果秦意楠當年不那麼固執,就算心中懷疑,也只需要招個醫生進來,驗下血就成,但他沒有,他驕傲的固執讓這個孩子以及那個女人一生淒苦,真不知道是怎麼造下的這份孽,為什麼沒有外國人的血統,他的眼眸是碧綠色的?

“或者——我應該稱你一聲小少爺?”黃天衍忍不住笑了一下。

秦皓昕搖頭道:“你的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你稱我一聲小雜種,我不會在意,但這少爺兩個字,你會讓我死無葬身之地。手術開始吧,別浪費時間了,手術過後,我能活多久?”他很是聰明的知道,若非到生死存亡的關頭,秦皓華等人絕對不會同意讓這個醫生給他驗血來證明他的身份,他們已經習慣性的把他踩在腳底下蹂躪。

“大概兩年吧!”黃天衍老實的告訴了他答案。

秦皓昕沒有再問什麼,只是點了點頭,示意他開始動手,黃天衍令他的一個助手扶著秦意楠坐了起來,同時也示意秦皓昕在他的對面盤膝坐下,然後他分別給他們兩人注射了麻醉劑,雖然他知道秦意楠是不會醒過來的,但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給他也注射了麻醉劑,做為一名醫生,任何時候,都絕對馬虎不得,細心和醫術,是作為一個優秀的醫生必須具備的重要條件。

秦皓昕感覺到自己的雙臂,好象失去了知覺,然後黃天衍取過一把鋒利的手術刀來,抓過他的手腕,分別在兩邊的手腕上,一邊一刀,割開了手上的大動脈,沒有等鮮血流出,他立刻取出了兩根軟管,熟練的插進了血管中,然後又取出幾根銀針,刺在了他身上的幾處穴道上。這才又如法炮制,也用手術刀割開了秦意楠的動脈,然後用那兩根軟管的另一頭,插進了秦意楠的動脈中,讓他們手掌抵著手掌的坐著,黃天衍又取過幾根銀針,分別刺進了兩人的幾處穴道中,秦皓昕連頭上,也被刺進了好幾根銀針。

銀針刺進身體,他並沒有疼痛的感覺,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他卻覺得心痛如絞,他是他親生的,那麼母親豈不死得太怨了?他痛苦卑賤在這里活了二十年,今天終于體現了一下出生在秦家的價值,他成了秦家家主的救命恩人,用他本身的鮮血,用他的身體,來換取他的活命?他這條命,是他給的,如今他要收回去,本來他也無話可說,但為什麼是他?秦家的那些少爺們不也一樣可以嗎?他該享受的權利,一樣都沒有享受得到;那麼今天這個義務,是否也不該由他來履行。

由于是麻醉的效果,他感覺不到絲毫的肉體的痛苦,但他卻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他的血液,正從他的左手動脈流向了秦意楠,而秦意楠的血液,卻從他的右手進入到他的身體,血液的對流之中,他能夠感覺到,他的血液中似乎含著一種冰冷邪惡的東西,冷冷的環繞在了他的全身,他情不自禁的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他的生命,正在快速的流逝,流向這個制造了他、同時也給他帶來了災難的男人,若是有選擇,他一定不願意救他,在他的心中,他和是樂意見著他的死亡,他是他的殺母仇人,而非他的親生父親,他沒有給予他應有的關愛,自然也無法要求他尊敬和孝順于他。

黃天衍感覺到了他的不對勁,忙取過一根銀針,插進了他頭頂的百彙穴中,秦皓昕頓時只覺得一陣昏眩,刹那間腦海中一片空白,他心理明白,但卻不能夠思考,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漸漸的,黃天衍看到秦意楠原本死灰一般的臉上出現了正常的紅暈,而秦皓昕的臉上,卻並沒有出現中毒後應有的黑灰色的死氣,反而呈現出玉質般晶瑩的光澤,如同原本枯萎的植物,得到了雨水的滋潤,煥發出了新的生命力。他心中覺得奇怪,但眼見他的精神卻是越來越是不濟,腦袋軟軟的掛著,若非有唐振山扶著他,只怕他連坐也坐不起來。

又過了大概有半個小時,他眼見秦意楠的臉色已經完全恢複,並且有蘇醒的狀態,知道他體內的毒素基本已經全部清除,當即忙沖他的助手點了點頭,他那助手跟隨他多年,自然知道他的心意,扶住了秦意楠,黃天衍和他同時動手,撥出了插在兩人身上的換血用的軟管。黃天衍親自動手,拔去了秦意楠身上的銀針,而他的助手也在同時,拔去了秦皓昕身上的銀針,在百忙中,黃天衍沒忘了將一顆黑色的藥丸塞在了他的口中,說道:“這顆藥,能保你兩年的命,我會爭取在兩年內,研究出這種毒素的解藥!”

秦皓昕在他拔出了銀針的時候,精神稍稍的恢複了一點,但那黑色的藥丸剛一入口,一股腥臭味撲鼻而來,幾乎當場就嘔吐出來,想要吐出,但它卻已經隨著唾液化開,頓時滿口中都是酸苦之味,說不出的難受,並且一直流進了腸胃中,當即苦澀的搖頭道:“你不用忙了,我根本就不需要解藥。”

說完之後,他只覺得累得不行,他想睡一會兒,他的眼睛都快要睜不開了,知道手術已經結束,也不多言,踉蹌的向門外走去,守在門口的秦家四兄妹,見他出來,都忍不住問道:“手術結束了?”

秦皓昕茫然的點了點頭,秦皓華一把推開了他,匆忙的沖進了秦意楠的房間,其余眾人也沒有一個理他的,忙著趕了進去,似乎惟恐落後了,秦皓昕轉過身來,眼見眾人圍繞在秦意楠身邊,正在包紮傷口,他忍不住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傷口,雖然黃天衍運用銀針給他封住了穴道,一時半刻的,血不會流出來,但那道血痕,卻如同是個諷刺的嘴,這在無情的譏笑著他的無奈。

他閉上了眼睛,鎮定了片刻,強壓下了胃里想要嘔吐的感覺,趔趄的走出了臥龍山莊,回到了秦皓華專門養狗的狗窩里,天色早就全黑了下來,但幸好秦家是不會省幾個電費的,事實上,秦家如此大的規模,為了防止外界的供電不足,他們有著自己的發電機,一路之上,四周皆是燈火輝煌,別以為狗窩就是狹小的一點點,秦皓華的狗窩絕對夠大,外面有個大草坪,平時可以放狗出來溜達,一人來高的木欄柵環繞著,里面是一排排的矮房,總共有二十余間,那才是平時狗休棲的地方,秦皓華總共養了三十一只狗,全部都是優秀的獵犬,他是不喜歡那些小小的太太狗、蝴蝶犬的,他喜歡凶猛的狗。

秦皓昕推開了欄柵的門,這里有專門的獵狗飼養員,因為見他還沒有回來,門沒有鎖上。

門剛剛一推開,一只半人多高的全身披著金黃色長毛的大狗已經向他撲了上來——

“大狼!”秦皓昕抱住了那高大的獵狗,大狼也伸出舌頭,不停的舔著他的臉。

秦皓昕感到臉上一陣麻癢,忍不住笑了出來,道:“大狼,別鬧了,我今天好累,讓我睡會兒。”說著摟著大狼的脖子親了他一口。

大狼並沒有感覺到他有什麼不同,另外的一些狗見著他回來,也討好似的簇擁了上來,秦皓昕一邊撫摩著狗狗們柔軟的毛皮,一邊走到大狼專用的狗窩前,狗窩就是狗窩,再怎麼好也還是狗窩,一個空蕩蕩的矮房子,在最里面的地上,鋪了一些干草,那就是他的棲身之地,秦皓昕走了進去,和衣躺在了干草鋪上,他太累了。

大狼走了過來,嘴里嗚咽了兩聲,用嘴拉了拉他的衣服,秦皓昕抬頭看了看,見放在房子前面的磁盤里有新鮮的烤肉,一動也沒有動過,知道它讓他先吃去,心中不禁一陣感動,搖頭道:“大狼,你去吃吧,我今天不餓,有點累了,想睡一會子,你別吵我!”

大狼見他不吃,又在他身上磨蹭了片刻,眼見秦皓昕微合著眼睛,只是用手搭在它光滑的毛皮上,顯然是累極了,于是也不吵他,自去外面吃食。

上篇: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五章    下篇: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七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