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魔動天下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七章   
  
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七章

秦皓昕昏昏沉沉,似睡似醒,只覺得全身火熱,如同置身在烈火中燒烤,一會兒又感覺好象全身冰冷,似乎墜入冰窟,如此翻轉到了半夜,才朦朧著睡去,但沒過多久,他就聽到了一聲低沉的咆哮之聲,不禁嚇了一跳,慌得從夢中驚醒過來,本能的叫道:“大狼!”在半夜里,大狼都是挨在他的身邊的,他伸手摸去,卻並沒有摸到熟悉的大狼溫暖的皮毛。

他抬起頭來,卻看到了恐怖的一幕,半夜,一輪圓月,掛在了天空,夜涼如水,原本清朗的月光顯得有些蒼白,大狼正趴在地上,低低的咆哮著,月光低下,大狼似乎痛苦的扭動著身體,原本金黃色的毛皮正在褪去,漸漸的顯示出一個人的模糊影子來。

“我一定是在做夢!”秦皓昕揉了揉眼睛,再次努力的睜開了,但沒錯,大狼已經在原地消失了,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光著上身的魁梧男人,而他的下身,也只圍著一塊毛皮類的東西。

“吼——”那魁梧男子走到了他面前,半蹲了下來,秦皓昕心中卻不覺得害怕,他知道他的前身就是大狼,大狼一直對他極好,自然也不會傷害于他。

“你是……大狼?”秦皓昕艱難的咽了一下口水,低聲問道,他大概要死了,見著了妖怪,而且還是一個狗怪,他在心中諷刺的想著,雖然他並不怎麼害怕這個妖怪。

“是的,我還有一個名字,叫亞奴,但你若是喜歡,依然可以叫我大狼。”魁梧男子亞奴道。

秦皓昕習慣性的摸了一下他的臉,卻沒有摸到他喜歡的溫暖柔和的皮毛,心中微微失望,片刻後才問道:“那你是什麼?狗——還是人?或者,我是在做夢,等到我醒過來,發現你還是大狼?”說實話,他還是不怎麼相信眼前的這一切,一條狗,怎麼就變成了人,子不語怪力亂神,如今是一個法制科學的社會,文明的人類早就證明了這世界上是沒有妖怪存在的。

所謂的妖、怪,只存在于小說之中,(強烈鄙視偶自己,貌似偶正在碼小說,所以,喜歡的朋友看看就成,小說中有妖怪那是屬于正常的,歡迎砸磚!)現實的世界,哪來那麼多的怪?

“這個?很難解釋!”亞奴笑了一下,蹲在了他身邊道,“你聽說過獸人嗎?”

秦皓昕想了想道:“好象在什麼書中看到過,但記不得了,我這腦袋,今天不怎麼好使。”說到這里,他忍不住錘了錘自己的頭頂,然後又問道,“真的有獸人嗎?”

“沒錯!”亞奴點了點頭道,“我就是獸人,確切點說,我是狼人,別把我當成狗,早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們狼人,血族,以及狐族,還有一些別的小種族的獸人們,和你們人類生活在一起,但不知道那個該死的上帝,我們有什麼地方招惹了他,創造了該死的教廷,對我們大肆捕殺,把我們稱之為一切邪惡的本源,原本,人類在各個種族中,算是弱小的群體,別說和我們這些以斗爭力稱著狼人沒法相提並論,就連一些小的獸人種族,你們也不是對手,而血族則是所有種族最最的強悍的。但人類卻是上帝的寵兒,信奉上帝者的人類,在上帝的庇護下漸漸的強大,而我們在教廷的不斷追殺中,早就已經沒落,我們只能生活在陰暗的角落里,隨時都得提防著教廷的捕殺,人類把我們所有的一切,全都抹殺,曆史中沒有我們的任何記載,我們獸人們,以及不容于教廷的黑暗魔法師們組成了一個黑暗聯盟,只是為了在教廷的捕殺下,爭奪一點生存的空間。”

秦皓昕聽得似懂非懂,如同在聽天方夜談,遲疑了片刻,終于壓不下心中的好奇,小心的問道:“你所說的血族,是不是就是書中說的吸血鬼的東西?”

“算是吧!”狼人亞奴點頭道,“我們別說這些,我今天現出本身,和你相見,就是准備和你告別的。”

“告別?”秦皓昕吃了一驚,問道,“你要走了?”他一邊說著,一邊掙紮著坐了起來。

“是的,真是一言難盡,我並非是狗,難道還真的要在這狗窩了呆著?當年是為了避禍,如今已經兩年了,我想偷偷的回去看看。”亞奴在秦皓昕的身邊坐了下來道。

秦皓昕心中想著他也是人,確實不應該呆在這簡陋的狗窩里,自己是無可奈何,難道還要別人也陪著他一起受罪?想到這里,忍不住笑道:“你說得也是,想走就走吧,畢竟,你是人,又不是真的狗,這里不是人呆的,沒有人應該有的尊嚴……”說到最後一句,他忍不住就低低的歎息了一聲。

“你說得很是!”亞奴爽朗的笑了一下道,“相處了兩年,臨別之時,送一點小東西給你,我們獸人的生存准則,就是弱肉強食,事實上,你們人類,也是如此,我有些東西,也許能夠讓你不在受秦皓華那個混蛋欺辱,等到你有了足夠的實力,你就可以把他踩在腳下蹂躪,要想好好的活下去,就必須要讓自己變得強大,我的爺爺曾經對我說過,只有擁有強大的實力,才能夠享受美好的生活。我沒有強大的實力,所以我只能像狗一樣躲到東方來苟延殘喘,這次回去,我一定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

秦皓昕一邊聽他說著,一邊心中卻在反複的咀嚼著他剛才的那幾句話——

只有擁有強大的實力,才能夠享受美好的生活。

沒有強大的實力,所以我只能像狗一樣躲到東方來苟延殘喘!

他沒有實力,所以,他活得連狗都不如,實力——如何才能夠獲得實力,他也想努力的去爭取,他曾經試圖的逃跑過,但是他做不到啊!

“不錯,這個世界,就是人吃人的世界!”秦皓昕無奈的歎息了一聲,他還努力什麼,他的生命,已經快要走到盡頭了,還說什麼,兩年的時間,轉眼就過,但人生,不也就彈指一揮間嗎?成敗到頭來,還不都成空?

亞奴沒有在意他的歎息,猛然咬破了手指,一點鮮血滴在了他自己的左手腕上,驀然,一道銀光亮了起來,秦皓昕驚奇的看著他,只見一個漂亮的銀鐲子,出現在了他的手腕上。

“這……是什麼?”秦皓昕驚奇無比,問道。

“這是一只儲物鐲子,是我們長老在你們神秘的東方得到的寶物,三年前,教廷偷襲我們黑暗聯盟,長老英勇戰死,臨去的時候,把這只鐲子送給了我,現在我把它送給你!”亞奴一邊說著,一邊褪下了手上的銀鐲子。

“這個怎麼可以?”秦皓昕忙推辭道,“既然是你們長老送你的東西,我又怎能要?”

亞奴不理他,強行拉過他的左手來,帶在了他的手腕上,然後苦笑道:“你有所不知,我這次回去,凶吉難料,這個鐲子里面有本魔法寶典,那是我們黑暗聯盟的鎮派之寶,但這東西只對你們人類有用,我們獸人是不能用魔法的。三年前,教廷偷襲我們黑暗聯盟,血族戰死無數,掩護狐族先撤退,我們狼人做了第二批的補充,原本說好了,我們牽扯住教廷的人,讓大盟主和一干黑暗魔法師先行突圍,然後前往前往百里之外的另一處基地搬救兵,再殺回來,援救血族和我們狼人,結果,該死是大盟主貪生怕死,在他突圍後,竟然和一干魔法師躲了起來,我們沒有人援助,被教廷圍困了整整三天,最後,血族幾個親王親自帶人突圍,犧牲了三千多血族,尸體壘著尸體,趁著黑夜,只有幾個親王和大伯爵、公爵逃了出去,而我們狼人,大概二千人全部戰死,能夠逃出來的,就我陪著大長老,但大長老雖然殺出了重圍,也受傷太重,終于死去,臨死的時候,把這鐲子給了我。”

秦皓昕聽到這里,忍不住怒道:“你們的那個大盟主該死!”

亞奴點頭道:“沒錯,若非他的黑暗魔法實在是太厲害,我不是他的對手,我早就親手殺了他了。說實話,我當時不甘心啊,那麼多的同類,就這麼白白的死了,若說只是教廷中人圍殺,倒也罷了,我也只怨恨那個該死的上帝。但大盟主如果帶人前去援助,也斷然不會死傷這麼多人,突圍之後,血族的幾個親王帶領著家族中剩下的族人,找隱蔽的地方躲起來療傷,我卻沒有地方可去,于是,憑著敏銳的嗅覺,我偷偷的找到了大盟主,嘿嘿,大盟主他能夠躲過教廷的人,卻不能夠躲得了我,我們狼人的鼻子,那是最靈的。”

上篇: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六章    下篇: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