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魔動天下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九章   
  
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九章

亞奴呆了呆,片刻後才答道:“這個我不清楚,你們東方人有許多玩意,都不是我們能夠了解的,但我曾聽得我們的大長老說過,以前魔法寶典中記載了一種空間魔法,能夠利用本身的魔法元素,開辟另一個小空間來儲藏物品,這個空間是絕對的空間領域,若非是魔法師本人,任何人也休想打開,所以是不用怕小偷的,而且可以隨時開啟取物或者收藏,方便得緊,但如今空間魔法好象已經失傳了。這個鐲子,大概就是你們東方人煉制的寶貝,開通另一個空間的鑰匙吧,當然,這是我的猜測,做不了准。”

秦皓昕聽得模糊,今天這所有的一切,都超過了他以前的知識范圍,他需要花費一點時間來好好的消化,隨即按奈不住好奇,問道:“那,這里面的東西,你是怎麼弄來的?這麼多寶貝?”想來大概都來路不正,當然,這句話他是不會問出口的,他是狼人,用中國人的話說,那是妖怪,你還能夠指望著妖怪遵循人類的法則不成?

“這里面有些東西,是原本那個老道士的,還有一些則是我們大長老的,更多的,都是我們那個大盟主的,那個大盟主,還有好些玩意都鎖在了瑞士銀行的保險箱里,這里面的,只是他平時喜歡的一小部分,那老家伙,就是喜歡這些玩意,想來這次,可以讓他心痛得半死。”啞奴說到這里,忍不住頓了頓,若是可以,總有一天,他要把那個該死是大盟主踩在腳底下,讓他的心髒停止跳動,永遠也不會有心痛的感受。

秦皓昕聽到這里,忍不住莞爾,這里面的東西,還真是來路不正。

“天不早了,你休息吧,我也要走了,要是有緣,將來也許還能再見。”亞奴爽朗的笑了一笑,跟他告別。

秦皓昕無奈的看了看手上的鐲子,心想著他要這些珍寶干什麼,他又不能夠出去,在這里,錢是派不上什麼用處的,只怕一旦讓人知道了,匹夫無罪,懷璧自罪,他的日子更是難過,更何況他只剩下了兩年的生命,再見——恐怕是一句空話。但如今既然已經還不了,也只能隨他去,因此笑著點了點頭道:“謝謝你送我的禮物,你若是要走,就快走吧,天亮了,就走不了了。”

“你可以把鐲子隱藏起來,秦皓華那個混蛋就看不到了。”亞奴又囑咐,忍不住伸出舌頭想要添他,但想到他已經現出了人形,就得遵循人類的游戲規則,兩個大男人揉抱在一起親吻,只怕有點——“那個”了。但他又不放心,問道:“我走了,秦皓華會不會為難你?”

“總要問幾句的吧?”秦皓昕皺了皺眉頭,笑道,“也不會把我怎麼了,最多打我一頓了事,他也不至于為了這點小事就殺了我,你不必擔心我,去吧!”

亞奴點頭,想到秦皓華總不會那麼殘忍,為了一條狗就要了他的命,何況如今他把魔法寶典送了給他,只要給他時間,以他的聰明才智,在這里自保應該沒有問題,倒也委實不用擔心他,他在秦家雖然活得夠苦,但比起外界的你虞爾詐,這里還是算安全的,至少他在這里兩年,都沒有被黑暗聯盟的人找到,也沒有教廷的人來麻煩,更沒有碰到所謂的東方修真者。想到這里,他當即走了出去,眼見外面夜涼如水,頓時想到,這已經是深秋季節了,轉過身來,卻見秦皓昕正在向他搖手作別。

他不再多說什麼,身子一躍,迎著月光,沖天而起,他心中卻忍不住想到,這樣做到底是對還是錯,把黑暗聯盟的鎮派至寶,送給了一個東方男子,但傳說中,當碧眸在神秘的東方出現,就是魔主從新降臨人間的時候,他會帶領所有的黑暗生物走向光明,碧綠色的眸子在西方雖然少,但並非沒有,而東方,如今交通發達,各種人種混雜,出現碧綠色的眼眸,也是正常,卻不知道何時,黑暗生物才能夠走向光明,能夠自由的在陽光下呼吸空氣?

秦皓昕只看到一個淡淡的虛影,隨即亞奴就消失在了空氣中,回想剛才,如同是南柯一夢,但手上的鐲子還在,大狼卻已經不見。閉上了眼睛,他用意念隱去了手上的鐲子,而原本的那份疲憊,再次襲上了心頭,他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他自幼遭遇坎坷,因此心境也比普通人豁達,雖然今天晚上的事情比較的離奇,他也一下子就擁有了無數的財寶,那是普通人做夢也想象不到的,秦家富裕,卻不會有誰荒唐得弄這麼多的玩意放在身邊,但他卻也不怎麼放在心中,在這里,礙于他的身份,再多的寶貝也是枉然,而即使是珍貴如同寶石,若是不能用,它也和普通的石頭沒有什麼區別。

再加上他給秦意楠換血後,精神一直不濟,當即沒過多久,就又沉沉睡了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被人一腳重重的踢在了胸口,頓時痛在在夢中慘叫出來,同時也醒了過來,看時,卻見兩個飼養員正在站他面前,剛才的這一腳,正是其中一人的傑作,眼見外面天色晶亮,卻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當即忙忍痛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垂手站立,也不說話。

“大狼呢?”其中一個飼養員名叫雷勝,脾氣暴躁,性子凶殘,早晨開門喂狗,發現不見了大狼,他知道大狼乃是秦皓華的寶貝,要是出了事情,他們也難辭其咎,立刻和另一個飼養員廖越四處尋找,卻都不見大狼的蹤影,兩人都慌了手腳,想到平時大狼都和秦皓昕在一起,當即忙過來詢問。

“大狼……”秦皓昕知道大狼已經走了,但他卻不能夠說,說了,沒有親眼見到狼人的人,誰會相信?若非他親眼見著了狼人在月光下變身,他也絕對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獸人的存在,當即只能一口咬定“不知道!”心中想著就算他們相信,他也不能說,大狼當他是朋友,臨別時還將貴重的禮物贈送,他又怎麼能為了自己,出賣朋友?那豈不是真的連狗也不如了?再加上他本就厭恨這兩個飼養員,更是懶得和他們多做交談。

雷勝揚手就要打,但廖越卻攔住了他,然後對秦皓昕道:“小雜種,你也是知道的,大狼是大少爺最最喜歡的獵犬,要是真的丟了,我們兩個有不是,只怕你也討不了好,如今我們都還沒有敢告訴大少爺,你想想,大狼每天晚上都和你在一起,它會去哪里?你提供一下線索,要是找到了,大家都好!”所有秦家的下人,都是一概稱他為小雜種,沒有誰會叫他的名字。

秦皓昕早就習慣,雖然聽得刺耳,卻也無可奈何,當即淡淡的道:“我昨天回來的時候,大狼還在,只是我昨天累得很,回來就睡下了,因此實在不知道它去了哪里,既然這樣,還請兩位趕緊去找找,也許是它頑皮,跑出去玩耍了。”他低著頭,睜著眼睛說著瞎話。

“那好,我們再去找找,要是找不到,沒法子,恐怕只能稟告大少爺了!”廖越一邊說著,一邊拉了雷勝就要走。

但雷勝卻沒有他這麼好說話,道:“你等一下,我總覺得這小雜種有些古怪,大狼在這里好好的,怎麼就無辜不見了,這里地方大,大狼不可能會跑得出去,除非有人幫忙,我先把他鎖起來,等找了大狼,再放了他不遲!”他說完之後,就走了出去,不一會兒又折了回來,手中多了一根長長的鎖狗用的鐵鏈子,當即不由分說,就把鐵鏈套在了秦皓昕的脖子上,然後把他的雙手扭到了身後,用鐵鏈子鎖緊,又把鐵鏈的另一頭,綁在了拴狗用的鐵環上,秦皓昕無力反抗,只能任由他擺布,反正這種事情,對他來說,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做壞了事情,或者秦皓華心情不好,毒打他一頓解解水氣,那都是常有的事情,他也習以為常,知道只要不違背他們的意願,他們也不會真的要了他的小命,事實上,他都希望他們給他一個痛快,也免得他這般屈辱的活著受罪,但老天卻似乎總是在和他開玩笑,每次都讓他險死還生,一次又一次痛苦的掙紮在死亡的邊緣,鬼門關的大門卻始終不為他開啟。

或許說——像他這樣的人,連惡鬼夠厭惡?

對于秦皓昕的配合雷勝感到很滿意,心中惡毒的想著,要是找到大狼,倒也罷了,若是找不到,就把這所有的罪名推給他,反正他辯解,也沒有誰會聽他的,只要一口咬定說大狼的失蹤是他搞的鬼,大少爺最多就是責罵他們幾句,或者扣一個月的工錢而已,至少不會因此不要他們,這份工作對他們來說,還是相當重要的,他們可不能丟了這份工作,一家子的大小,都得靠他們來養活。


上篇: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八章    下篇: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十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