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魔動天下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十章   
  
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十章

看著他們離開,秦皓昕慢慢的靠在了冰冷的牆壁上坐了下來,但頭腦里還是昏昏沉沉,感覺全身骨骼關節處都酸痛無比,當即合上眼睛,閉目養神,但鐵鏈將他牢牢鎖住,勒得他肌膚生痛,極是不舒服。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感覺到腹中實在饑餓,又醒了過來,看時,日已西斜,這才想起,他一天都沒有吃過東西,而饑餓倒也罷了,最最主要的是,他感覺到口中干渴,喉嚨里幾乎要冒出火來,不——是真個身上都要冒火了,他感覺到他全身火熱,身體內如同是有一把邪火正在燃燒著。

起先他還能夠忍受一二,但越來越是熱的感覺,正在燃燒著他的生命,他再也忍不住,痛苦的呻吟出聲,也許是聽到了他的呻吟,一只健壯的銀灰色的獵犬跑了進來,看著他蜷縮在地上,當即走了過去,伸出舌頭舔了舔他的臉,他和這些狗朝夕相處,已經有五年之久,除了它們開始時對他的排斥外,如今卻都能夠接受他這個異類,狗畢竟不是人,他們並不會因為他的身份而鄙視他。

“水……銀虎,我要水!”秦皓昕呻吟著叫道,這只銀灰色的獵犬叫做銀虎,是除了原本的大狼以外,最最凶悍的一只狗。

銀虎久經訓練,聽懂了他的話,當即跑了出去,不到片刻,又叼了一只盆子走了進來,盆子里原本盛滿了水,但這個時候,卻已經潑散的所剩無幾,銀虎將盆子送他了他面前,秦皓昕哪里還顧得了肮髒,忙將頭神進了盤子,狠狠的喝了一口,冷水順著食道流進了胃里,頓時一陣清涼的感覺,散遍全身,他如同是得了甘露一般,忙一口氣將盆子里的水全部喝干,然後才狼狽的看著銀虎苦笑道:“謝謝!”

銀虎習慣性的舔了舔他的臉,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斷喝道:“小雜種,你在干什麼?”

秦皓昕嚇了一跳,卻見著雷勝正一臉凶橫的站在了他面前,剛才銀虎擋住了他的視線,他竟然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進來的。

銀虎見著了飼養員,低低的嗚咽了一聲,然後夾著尾巴,跑了出去。

“說——大狼呢?”雷勝扯起他的頭發,問道。

“不知道!”秦皓昕簡短的回了他三個字,他就知道,他們一定是找不到大狼的,也早在心中做好了思想准備,就是挨他們一頓拳腳,還能把他怎麼了?

“啪!”雷勝脾氣暴躁,揚手就是一個耳光抽在了他的臉上,秦皓昕痛得呻吟了一聲,卻不再說話。

雷勝揚手還要打,卻被正走了進來的廖越一把抓住了手臂,他把眼睛得銅鈴般大,惡狠狠的罵道:“廖越,你今天是怎麼了,老是回護著這小雜種。”

廖越和他本是來喂狗的,今天他們偷偷的找了一天,該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卻就是沒有見著大狼的影子,幸好今天秦皓華出去有事,不在家,還沒有時間追究,但眼見著雷勝責打秦皓昕,他卻並非是什麼慈悲心腸,只是想著大少爺要是知道了大狼跑丟了,必定要把他叫過去問話,如今他們私下將他打傷,只怕在大少爺面前無法交代,如果是大少爺下令打人,那就與他們無關。而最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卻是,今天他在尋找大狼的時候,卻聽得臥龍山莊的一個下人說,好象老爺已經證實了這小雜種也是他的親生骨肉,大有可能要承認他的身份,他們都知道,只要老爺一旦承認了他的身份,他就是秦家高貴的小少爺,如今雖然只是偶有傳聞,但在目前的這種情況下,還是不要得罪他為好。

“打死了他也沒用,還是等明天大少爺回來了,再做定奪!”廖越沖著雷勝搖頭道,“我們先把別的狗喂了,等明天大少爺一回來,就趕緊稟報吧,至于大狼的失蹤,到底是否與他有關,也等大少爺來問話就是。”

秦皓昕看著他們招呼著所有的獵犬都出去吃食,頓時腹中的饑餓感覺更甚,這肚子餓,如同是一股邪火,你不想著它還好,一旦想到了,就再也按奈不住,但他卻也知道,大概他還得再餓上一天時間,餓飯對他來說,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這次跑了大狼,還不知道秦皓華要怎麼處罰他。

想到這里,他忍不住閉上了眼睛,不去想著饑餓這一會事,幸好剛才銀虎給他送了點水來,否則他恐怕還真的就撐不下去了。

時間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是公平的,夜幕降臨在大地,秦皓昕卻越來越的感覺到自己全身的不舒服,先是腹痛,痛得他幾乎在地上打滾,他知道他病了,而這病的主要根源,可能就是因為他和秦意楠換血造成的後遺症,幸好他一天都沒有吃東西,因此雖然痛得幾乎感覺腸子都結成了一塊,但卻並沒有腹瀉,到了下半夜,他越發覺得不支,頭開始如同有幾千幾萬根針在不斷的紮著,兩眼發花,口干舌燥,他想要大聲的叫喚,卻發現喉嚨沙啞,已經叫不出來,偏偏那個賊老天還和他作對,半夜里刮起了大風,然後隨著風來的就是雨,深秋的季節,風雨是冰冷刺骨的,狗窩沒有門窗,雖然有個房子可以擋擋風雨,但卻擋不住冰冷的寒氣,秦皓昕躺在了水泥地上,感覺一股陰冷的寒氣,刺進全身,他忍不住顫抖了一下,痛苦的閉上了眼睛,這樣的日子,他還要維持多久?

放棄掙紮吧,讓生命就這樣的消失,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他感覺到意識開始漸漸的模糊,漸漸的離他遠去。

他要死了嗎?

但秦皓華從來都不是這麼仁慈的人,他回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當他聽到廖越和雷勝兩人稟告說“大狼不見了!”頓時就忍不住火冒三丈,大狼絕對是一只優秀的獵犬,這年頭,好的狗就如同是絕色的美人,已經越來越是稀少,有時候甚至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雖然他有一個堪稱為絕色的老婆,但若是讓他在大狼和老婆中挑選其一,他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大狼。

因為女人,在他眼中,廉價得如同是路邊的野草,只要有錢,何處找不到美人相伴?

在廖越和雷勝隱晦的話語中,他知道大狼那天晚上是和秦皓昕在一起的,而他也知道,那只狗和那個“小雜種”極是投緣,投緣到他都有點妒忌,他花錢買下的狗,卻把另外一人當作了主人,只怕任何人心理都不好受,因此,大狼的失蹤,秦皓昕就算不完全知情,應該也知道個大概,想到這里,他匆匆忙忙的帶著一肚子的火氣到了狗窩里,卻見著了秦皓昕被五花大綁著蜷縮在地上,卻已經昏迷不醒,當即冷冷的吩咐手下的幾個跟隨下人道:“給我取冰水過來,潑醒他!”

一桶夾著冰的冷水對著秦皓昕當頭潑下,秦皓昕如同受到了刺激一樣,機靈靈的打了個寒顫,醒了過來,努力的抬起了頭來,卻看到了秦皓華一臉怒氣的站在他面前,頓時嚇了一跳,忙又低下頭去。

“給我把他吊起來!”秦皓華冷冷的吩咐道。

他的幾個跟隨的下人立刻從地上架起了秦皓昕,鐵鏈是現成的,把他從地上吊了起來,秦皓昕依然一言不發,任憑他們施為,如同那粗糙的鐵鏈不是鎖住他一般。

“說——大狼在哪里?”秦皓華的惡狠狠的問道。

“大少爺!”秦皓昕掙紮了一下,全身的重量就靠兩只手腕吊著,而手腕上本就有傷,如今被鐵鏈一勒,再次破裂,鮮血直流,痛楚可想而知,他聲音沙啞著道,“我確實不知道大狼去了哪里!”

“那天晚上你和它在一起,它跑了你都不知道?”秦皓華怒氣上升,每次只要看到他那碧綠色的眸子,心中就忍不住生氣,他也不知道什麼緣故,總想看著他痛苦的掙紮,他才感到滿足。

秦皓昕不再說話,他知道,今天這頓皮肉之苦,只怕是在所難免,就算他怎麼解釋,秦皓華也不會聽的,更何況,他也不想多作解釋,喉嚨口如同是被火燒過一樣的疼痛,每說一個字,他都覺得費力。

但是,他的沉默更是激起了秦皓華的怒氣,忍不住吩咐下人道:“給我取鞭子過來,重重的打,我倒要看看,他的骨頭有多硬。”

雷勝忙答應了一聲,眼中閃過一絲殘忍的凶光,不到片刻,就取了一根平時訓狗用的皮鞭過來,看著秦皓華,等著他下令。

上篇: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九章    下篇: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十一章 鞭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