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魔動天下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十六章 療傷   
  
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十六章 療傷

不到一刻,秦琅就又匆匆的走了回來,手中拿著兩只小小的玉瓶,一青一白,他將青色的瓶子遞給了秦意楠道:“這個瓶子里就是花髓。”

秦意楠接過了瓶子,實在不怎麼相信這個小小的青色玉瓶,里面裝著的,就是起死回生的靈藥,如今既然無法,也只能冒險一試,正所謂是死馬當活馬醫了,但一想到把秦皓昕比作了死馬,終究不大好,畢竟他沒有死。

“怎麼用?”秦意楠把玩著小巧的瓶子問道。

秦琅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想了想解釋道:“小楠子,實不瞞你,我也不知道這個能不能救他,畢竟我不懂得醫道,但這花髓,卻能讓他全身的傷,在兩個小時內表面上完全恢複,我這里還有一顆我自己煉制的丸藥,給他服下,若是能夠醒來,那是最好,若是不能,你也別怪二叔!”

秦意楠知道,他的這個二叔,平時把他的藥看得比他的命還要重要,如今既然肯拿出來救人,可見他畢竟也是有誠心的,于是點頭道:“二叔放心,若是果真無法讓他清醒過來,也是這孩子命苦,我不怨誰,只怨我自己,你放心,等過了這幾天,我就設法讓人給你去尋找草藥,如何?”確實,這事得怨他自己,怨不得別人。

秦琅點了點頭道:“好——這花髓,乃是傳說中花仙子得罪了西王母後,被貶凡塵,化為玉池金蓮,附玉而生,逢金而長,據說得百年才開花一次,花若蓮花,呈罕見的綠色,花大如碗,開花僅一個小時左右,在開花期間,花芯中流出嫣紅色的液體,如同是血,這就是花髓。只要逮到這個機遇,把這液體用玉瓶盛之,塗抹在傷口,無論多深多重的傷,都可在極短的時間內,完全的愈合,且不留絲毫的疤痕。”

秦意楠聞言,總覺得他話中似乎還有未盡之意,心中不禁忐忑,想了想又道:“也就是說,這花髓只能夠愈合傷口,並不能起到別的作用?”

秦琅尷尬的訕笑道:“古書上是這麼記載的,有沒有效果,還不知道,試試吧!”說到這里,他又忍不住古怪的笑了一下。

秦意楠見他這個樣子,心中幾乎敢確定這花髓確實有問題,不放心的問道:“二叔,你是不是還有什麼瞞著我?”

“這個……沒有!”秦琅忙將頭搖得如同是博浪鼓,連聲說“沒有”。

“那你剛才為什麼說,在兩個小時內,表面上完全恢複?”秦意楠輕易的抓住了他的語病,問道。

“這個——小楠子,實話告訴你,花髓雖然神奇,但也只是起一個輔導的作用……”說到這里,秦琅忍不住扯著自己的頭發,不安的在房里走來走去,片刻後才道,“我該怎麼向你說?”

“二叔有話直說就是,我既然答應了給你找藥,就絕對不會反悔!”秦意楠斬釘截鐵的說道。

“我相信你,你是秦家的家主,自然不會出言反爾,我說的不是這個,而是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向你解釋。這麼說吧,這花髓,就像是一種媒介,塗抹在傷口上後,傷口就會迅速的愈合,那是立竿見影的效果,但這並非是藥效的功能,而是它只是利用傷口旁邊以及里面完整的肌膚組合,來修補表面受創的肌膚。等于就是你借了這家銀行的錢,卻到另外一家銀行去貸款,再來還這家銀行的錢,表面上來看,這家銀行的錢你已經還清楚了,但實際上,對你來說,還是一樣,你畢竟還借著一筆錢。”秦琅羅羅嗦嗦的說了一大堆廢話,自以為是解釋得夠清楚了。

而秦意楠確實也是聽明白了一些,至少他明白了他這個二叔的意思,就是把花髓塗抹在秦皓昕的傷口上,表面上傷口會完全的愈合,但里面的傷,實際上並沒有好。想到這里,心中頓時有種受騙的感覺,問道:“那這花髓又有什麼用?還不是一樣?做表面文章嗎?”心想你還把這個當什麼寶貝?

秦琅瞪著眼睛,卻不知道該怎麼說,他知道這花髓鐵定有用,但也一樣沒有把握讓秦皓昕醒過來,他剛才把大話說滿了,而他畢竟不懂醫理,只懂藥理,因此秦意楠發問,素來以羅嗦聞名的他竟然說不出了話來,想了片刻後終于不耐煩的道:“好了好了,說有什麼用?先給他用了,你就知道了!”他一邊說著,一邊竟然親自走到床邊,去扶秦皓昕,又吩咐站在旁邊的蘭語和唐振山道,“你們兩個,過來幫忙,家里有浴桶沒有?”

“浴桶?”唐振山立刻就傻了眼,苦笑道,“二老爺子,現在誰還用這個,你這不是要短嗎?”而蘭語根本就不知道浴桶是什麼玩意?睜大著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盡是不解。

“要浴桶干什麼?”秦意楠也忍不住皺眉問道。

“好了好了,沒有浴桶那就算了,浴池總有吧,准備熱水,我得給這小子沐浴,上藥,記著,水溫要恰到好處,不能太熱,也不能太涼。”秦琅搖了搖頭道,心中想著真是的,若大的秦家,怎麼連浴桶都沒有,還妄稱天下首富,看樣子也是徒負虛名。

當然,要是秦意楠知道他現在心中想什麼,只怕會氣得七竅生煙,也不想想,現在都什麼年代來,誰還像他一樣老土,用浴桶?

而唐振山卻是苦笑不已,這個二老爺子,還真是風趣,他直接說要給秦皓昕沐浴上藥,不就得了,他們自然會去安排,卻偏偏說要什麼浴桶?

“我去准備熱水!”小丫頭蘭語這些日子一直照顧秦皓昕,此時聞言,忙匆匆的走了過後,在床的後面,就有一道暗門,里面就是寬大豪華的浴室。

只不過幾分鍾的時間,蘭語就麻利的准備好了一切,不但放了一浴池熱氣騰騰的熱水,還在水中加了香精、玫瑰花瓣,整個浴室里都是一股子的花香,秦意楠和秦琅一起動手,褪去了秦皓昕身上的衣服,秦琅眼見著秦皓昕身上遍體的傷痕,忍不住口中“嘖嘖”了兩聲道:“什麼人這麼殘忍,把人打成了這樣?”

秦意楠轉過頭去不理他,唐振山忙過來,抱起秦皓昕,走進了里面的浴室,把他放在了浴池里,這個時候秦皓昕依然昏迷不醒,也只能任由他們撮弄。蘭語也不回避,這些日子都是她照顧他,他的身體,早就讓她給看光了,雖然總免不了面紅耳赤,但卻不像第一次那樣拘束與無主了。

秦琅跟隨著走進了浴室里,幸好浴室夠大,五個人在里面,絲毫不顯得擁擠,而他在四處看了看後,終于忍不住贊歎道:“有錢真好啊……洗個澡也如此奢華,又是香精又是花的……”

眾人都不願聽他羅嗦,秦意楠忙打斷他的話道:“二叔,該怎麼用?”他揚了揚手中的小瓶子問道。

秦琅走了過去,伸手探了探水溫,不冷也不熱,泡在里面的感覺一定舒服,他心中突然有些羨慕起秦皓昕來,能夠享受這等花髓香浴,他雖然擁有花髓,卻也只有這麼一小瓶,平時看得比老命還要重要,什麼時候舍得用了?一邊想著,一邊對秦意楠道:“把暖氣的溫度調高一些,得保持一個小時的水溫不冷下去。”

秦意楠點了點頭,唐振山不等他吩咐,忙去調整暖氣,秦琅從秦意楠的手中接過花髓,看了看,又看了一眼那個白色的瓶子,雖然不舍得,但還是把兩個瓶子一起打開,刹那間,一股濃郁的香味,彌漫了整個浴室。別人還可,蘭語正是那花般年華,詩般情懷的時候,見了這般奇異的東西,頓時兩眼放出了亮光,明亮的眼睛如同是黑夜中的明星,一眨不眨的緊緊的盯著秦琅手中的玉瓶,只見秦琅把那青色的裝有花髓的瓶子搖了搖,然後對著另一個白色的瓶子倒了些液體進去,眾人看得明白,那液體果真如同所說,是嫣紅色的,帶著點粘黏。

浴室里的香氣更加濃郁了,秦琅也不說話,將青色小瓶里剩下的花髓,一起都倒進了浴池里,說來奇怪,那原本清澈的水,在接觸到那嫣紅色的花髓後,立刻變成了乳白色,一瞬間,整個浴池的水,如同是變成了牛奶一般。

“就這樣……”秦意楠忍不住問道。

秦琅點了點頭,看著洗臉台上有一只杯子,又看了看蘭語冒著小星星的眼睛,笑道:“傻丫頭,把那個杯子給我取過來。”

蘭語聽了,這才回過神來,忍不住臉上微微一紅,忙取了杯子過來,秦琅看了看她的樣子,笑著打趣道:“是不是很是羨慕?女孩子都喜歡這些香噴噴的玩意,去——拿杯子舀水,不停的澆在他臉上。”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友情推薦《風神》,文筆清新雅致,喜歡的朋友可以看看。

上篇: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十五章 花髓    下篇: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十七章 元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