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魔動天下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十九章 對峙   
  
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十九章 對峙

且說蘭語又打了電話給黃天衍,秦皓昕根本不管他打電話給誰,他也不在意這些,在蘭語匆匆的掛了電話,忙又走到他身邊,苦笑道:“小少爺,你先到床上躺著好不,你這麼赤只腳,要是著了涼,可不是鬧著玩的!”

秦皓昕並不覺得冷,這房里的暖氣開得頗高,赤足踩在地上,涼涼的很是舒服,再來他已經醒來,雖然全身都感到痛楚無力,卻也不想再躺到床上去,因此輕笑道:“沒什麼的,我不覺得冷!”

蘭語對他根本就無奈,再來也摸不透他的脾氣,既然他不願意到床上去躺著,唯一的辦法就是給他找雙鞋子,于是忙走了出去,把秦意楠一雙平時不怎麼穿的拖鞋拿了進來,笑道:“既然這樣,你就先穿雙拖鞋吧,要不——老爺會罵我的!”

秦皓昕眼見著她楚楚動人的樣子,實在不忍拂了她的好意,只得穿上,笑道:“怎麼,他常罵你嗎?”一邊說著,一邊順勢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這個倒不是,老爺人很好的。”蘭語見他相問,忙回道,想了想又解釋道,“我從小兒是孤兒,也不知道父母是誰,是老爺把我養大的。”

“哦?”秦皓昕忍不住輕輕的“哦”了一聲,想著原來她竟然是孤兒,倒不知道,但隨即想到自己的身世,他不是孤兒,有父有母,但結果呢?當初母親的病並不是什麼大病,如今醫學發達,要是想救,根本不成問題,主要是母親自己也不願意活下去了,那樣的日子,委實是太苦,只有一個字形容——生不如死!

卻說兩人正說著話,接到電話的秦意楠卻已經匆匆的趕了過來,一進房門,見秦皓昕正坐在沙發上和蘭語說著話兒,看其樣子,似乎已經大好,頓時幾天來的憂郁擔心,全都拋到了九霄云外,心中欣喜無比,忙走了進來,蘭語見著他,含笑躬身施禮道:“老爺!小少爺醒了。”

“恩!”秦意楠點了點頭笑道,“蘭語,這幾天辛苦你了,你去吩咐廚房,把上次我帶回來的野山參,熬些參湯過來,再准備一些清淡點的菜,熬一些粥,小少爺想必也餓了。”

蘭語答應了一聲,就匆匆的走了出去。秦皓昕目送著蘭語出去後,才看了秦意楠一眼,卻沒有說話,秦意楠眼見他坐著絲毫也沒有要動的樣子,也不在意,走到他面前,訕訕笑道:“皓昕,你終于醒了,這些日子,可把我給急死了!”

“急死?”秦皓昕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忍不住諷刺的笑了起來,片刻後才道,“你擔心我會死?”

秦意楠早就知道他對他有成見,甚至是仇視,但想到畢竟是他虧欠他們母子太多,他所受的種種折磨,可以說都是他間接或者直接造成的,楊念丹的死,可以說也是他逼死的。沒有誰能夠要求你將一個人折磨了二十年,還逼死了他的親生母親,人家還得對你“感恩徒戴”的,因此秦皓昕雖然對他的態度極不客氣,但卻還是陪著小心的笑道:“是啊,對不起,我不知道……”他一邊說著,一邊忍不住去抓秦皓昕的手。

秦皓昕聽到他說“對不起”,不僅怒氣上升,他不知道什麼?他不知道他的寶貝兒子以及他的大老婆、二老婆這些年是怎麼對付他們母子的?當即一把甩開了他的手,站了起來,怒道:“你不知道大少爺會打我?這時候假惺惺的說是著急?哼——比這重的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次了,也沒見你在意過,現在卻又何必?”

“皓昕……”秦意楠一時無語,想說什麼,卻不知道從何說起,片刻後走到他面前,低聲道,“好了,我知道你生我的氣,我也都知道,都是我的錯,你放心,我以後一定好好的補償你……”像這般低聲下氣的對人說話,他可還真的第一次,委實不知道該如何措辭達意。

“補償——”秦皓昕不聽這句話還可以,一聽之下,頓時覺得如同是被一柄利劍刺穿了心髒,痛得他幾乎站立不住,冷笑道,“補償,倒不知道你如何補償?你能夠讓我媽媽活過來,讓她親耳聽到你說一聲‘對不起’?我媽媽真是瞎了眼,居然愛上了你這麼一個薄情寡義的人。”

“皓昕——對不起!”秦意楠痛苦而無奈的搖頭,楊念丹已經死了,別的事情,還可挽回一二,但人死不能複生,只怕他與秦皓昕之間的隔閡,在這個方面,是再也彌補不了。

“不要叫我皓昕,我不配,我只不過是一個小雜種而已!”秦皓昕倔強的抬起頭來,有意激怒他,倒要看看,他對他的所謂的歉意,到底有多少?

“你……”秦意楠聽他提到這個小雜種,不禁勃然大怒,揚手一個耳光,就要像他臉上打去,但目光接觸到他那碧綠色的眸子滿含的不屈與諷刺,再想想這些日子以來,他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樣子,頓時手高高的舉在了半空中,這個巴掌,卻是怎麼也打不下去。片刻後他終于狠狠的收回手來,怒道,“皓昕,你怨我我不說什麼,但這句‘小雜種’,你罵的不光是我,還有你媽媽!”

秦皓昕見他居然能夠忍耐得住,心中也覺得微微詫異,但口中卻依然諷刺道:“我媽媽早就習慣了,這些年來,秦家上上下下,都是如此稱呼我的,難道老爺不知道嗎?罵你——誰敢,你可是堂堂正正的秦家家主。”他言下之意,再明白不過,秦家上上下下,這般叫了他二十年,自然也就是等于辱罵了他二十年。

秦意楠焉有不知道他話中含義的?心中雖然惱怒,但又不忍心對他怎麼了,當即只得壓下心中的怒氣,勉強笑道:“好了,皓昕,昨日種種,就當昨日死,從現在起,一切從新開始吧,你也別和我賭氣,你剛剛醒來,還是以保養身體為是。”他口中一邊說著,一邊向站在一邊的唐振山使了個眼色。

唐振山原本也沒有想到,一向逆來順受的秦皓昕,骨子里卻是如此的桀驁不羈,連秦皓華也從來不敢在秦意楠面前頂撞一個字,他居然敢如此的放肆,眼見秦意楠向他使眼色,于是忙走了過去,躬身笑道:“小少爺,老爺說得對,縱然有天大的委屈,有就算了,畢竟你們是父子啊,血濃于水。這些日子,老爺為了你,可委實也急壞了。老爺也知道你受了很多苦,他一定會好好的補償你的,如果你想要什麼,都可以對老爺說。”

秦皓昕沉吟了一會兒,又見秦意楠滿臉的期盼,心中忍不住冷笑,難道他們以為,他母親的性命,他二十年的非人生活,就是幾個錢能夠彌補的?想到這里,當即淡淡的開口道:“我也不要什麼,只要老爺答應我一個要求就成了!”

秦意楠聞言大喜道:“你說,無論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你!”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老爺你是秦家的家主,可不能出言反爾?”秦皓昕聞言,冷笑的意味更重。

秦意楠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他嘴角微微噙著的笑意,心中沒來由的升起了一股寒意,他竟然有些畏懼這個才二十歲的少年,但既然話已經說出了口,也不便反悔,點頭道:“你說就是!”

“有兩個要求,你可以選擇其一。”秦皓昕笑得冷漠,“第一,殺了你另外的三位少爺以及那位大小姐,把秦家家主的位置傳給我!”

秦意楠聞言,忍不住踉蹌的向後退了一大步,身子搖搖欲墜,而唐振山一向掛在臉上的笑容被一種說不出的表情所取代,臉色蒼白無比,張大了口,卻說不出一句話來,任誰也沒有想到,他會提出這麼一個狂妄與殘忍的要求——殺了他的親兄弟,傳家主之位,是他的野心還是一時的戲語。

秦皓昕繞有興趣的看著他們的表情,淡然的說出的第二個要求:“第二個要求,簡單得多,你放我離開秦家,你給我生命,我也還了你一條命,你我算是兩清,不存在誰欠誰什麼,從此以後,各不相干。”

秦意楠盯著他足足有兩分種時間左右,然後吩咐唐振山道:“振山,你先出去,我想和皓昕單獨談談。”

唐振山這個時候還無法從剛才的震驚中恢複過來,聞言呆了片刻,回過神來後,遲疑的看了秦意楠一眼,眼見他沖他點了點頭,才轉身退了出去。

房間里就剩在了秦意楠和秦皓昕父子兩人後,一時之間,卻誰都沒有說話,良久過後,秦意楠終于打破了這份郁悶的沉寂,道:“你給我的兩個選擇,我一個都不選!”


上篇: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十八章 蘇醒    下篇:第一卷 淒慘童年 第二十章 刁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