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魔動天下第二卷 人間掙紮 第二章 動情   
  
第二卷 人間掙紮 第二章 動情

卻說秦意楠和黃天衍商量著秦皓昕的病情,秦皓昕卻並不知情,他只感覺比較疲憊,于是昏昏沉沉的就睡了過去,等到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落日的余輝映著漫天的流霞,透過寬大的落地窗戶,正好照在了他的床上,他忍不住翻了個身,卻不小心的正好壓到了一條雪白的手臂上,頓時一呆,抬頭看時,卻見蘭語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趴在他旁邊睡著了,如今被他一動之下,驚醒了過來,秦皓昕頗帶歉意的笑道:“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小少爺?”蘭語見他醒了過來,心中甚是高興,一邊揉著眼睛一邊笑道,“你醒了,啊——天都快要黑了,瞧我,怎麼就睡著了?”

秦皓昕眼見她揉著眼睛,一副海棠春睡未醒的樣子,嬌媚之態,盡顯無限,兩腮微紅,如同抹上了胭脂一般,在加上發散衣松,庸懶誘惑之情,已是盡情顯示,只是她自己還沒有注意到而已,秦皓昕看得忍不住就呆了呆,他已經是二十歲的人了,平時少有接觸和他一樣年紀的異性,如今乍看到一個如此漂亮清純的小丫頭,毫不避嫌的睡在了自己身邊,頓時心中升起了一股難以壓制的情欲,幾乎就想伸手抱抱她,但卻偏偏有這個賊心,沒這個賊膽,只是呆呆的看著她出神。當然,他要是知道,在他昏迷的時候,蘭語曾經偷吻過他,只怕他如今也就不會這麼拘禮客氣了。

“小少爺,你盡看著我干什麼?”蘭語被他火辣辣的目光注視著有些不自在,臉微微一紅,低頭笑道。

秦皓昕這才驚覺到自己失態,忙道:“沒什麼,呵呵,我怎麼就睡到這個時候了,天都要晚了。”

蘭語陡然想到剛才自己的話也不妥,她不看著他,怎麼知道他一直盯著她看?但見秦皓昕岔開了話題,忙也順著說道:“是啊,我怎麼也睡著了?”話一出口,她就恨不得咬掉自己是舌頭,想想——自己剛才怎麼就趴在他身邊睡著了?真是個不害羞的丫頭,于是忙又道,“小少爺,你餓了吧,要不要吃點什麼?我去叫廚房准備。”

秦皓昕被她這一提醒,頓時感覺到肚子咕咕的叫,他昏迷好幾天,醒來後又和那個秦大少折騰了好一會子,後來雖然秦意楠給他喝下了一碗參湯,卻也不濟事,聞言忙笑道:“你不說倒還好,一說,還果真餓了。我不挑嘴的,隨便有什麼吃的就可以了,要不,你喜歡吃什麼,就叫廚房做什麼好了。”

蘭語聞言忍不住笑了起來,挺直的小鼻子微微的皺了皺,模樣真是可愛之極,道:“我喜歡吃的,難道你都喜歡吃嗎?”

秦皓昕見著她嬌笑的樣子,再加上她就坐在他的床沿邊,觸手可及,伸出手來,不理會大腦些微的警告,捏了一下她小小的瑤鼻,笑道:“我喜歡不喜歡有什麼要緊,只要你喜歡不就得了,我不吃,你也可以吃啊!更何況,我只要有食物可以果腹就成。”

蘭語聽了,心中沒來由的感到莫名其妙的酸楚,片刻後才道:“這怎麼可以呢?”她曾經聽說過秦皓昕以前的生活遭遇,而且,她也能夠清楚的領略到秦皓昕話中的意思。

秦皓昕正想再說什麼,卻在這個時候,房門被人輕輕的推開了,秦意楠帶著唐振山倆人一起走了進來,見他醒了,秦意楠似乎很是高興,走到床邊笑道:“皓昕,你醒了。”

廢話,難道他還能夠睜著眼睛睡覺?秦皓昕在心中想著,但口中卻故意恭敬的答道:“多謝老爺關心,皓昕已經醒了。”

秦意楠焉有聽不出他那刻意的“恭敬”,當即笑了起來,卻也不說什麼,蘭語一見秦意楠和唐振山進來,不敢再坐在他身邊說笑,忙恭敬的站在了一邊,秦意楠若有所思的看了蘭語一眼,小丫頭心中有鬼,頓時滿臉飛紅,匆忙道:“老爺,小少爺說有些餓了,蘭語這就去吩咐廚房,准備吃的。”說著也不等秦意楠答應,一溜煙的就跑了出去。

唐振山和秦意楠都不禁莞爾,兩人臉上的揶揄表情,連秦皓昕也忍不住臉上微微一紅,秦意楠本也是情場老手,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的七不離八,當即在他身邊坐下,笑道:“怎麼?喜歡那個小丫頭?”

秦皓昕既不敢回答“是”,也不敢回答“不是”,只得默不作聲,秦意楠越發忍不住笑了起來,道:“振山,你看看吧,年輕人就是臉皮薄。”

秦皓昕被他戲謔到現在,忍不住諷刺道:“難道誰都像你一樣,無情絕義嗎?”

秦意楠聞言,頓時收斂了臉上的笑容,知道他所指的乃是他的母親,楊念丹——已經成了他們之間永遠解除不了的芥蒂。想到這里,忍不住歎息了一聲,道:“你罵的對,我確實是一個無情絕義、無心無肺的混蛋。”

秦皓昕重重的“哼”了一聲,心中開始冷笑,這個時候,才知道後悔,他不嫌太晚了?秦家——秦家的五千年曆史,秦家的家規祖訓,秦家的所以一切,只要他不死,總有一天,他要讓它灰飛煙滅,讓他和大秦皇朝一樣,成為曆史的塵埃。

“振山,你去吩咐廚房,多准備幾樣菜,我今天也在這里吃飯,晚上我想和皓昕好好談談。”秦意楠轉身對唐振山道,只是他恐怕是做夢都沒有想到,二十年來的積怨,已經讓秦皓昕成出了毀掉秦家的心念,否則,他一定會改變他所有的決定。

唐振山答應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自去准備晚飯,而秦皓昕也不反對和他一起吃飯,兩人晚飯過後,秦意楠原本不知道准備給他說什麼的,結果他的大夫人卻派人來請,不得已過去了。秦皓昕自回房間看電視消遣時間,見蘭語正准備了一盆水給泡腳,他也不反對,舒服的將腳泡在了熱水中,任由蘭語給他輕輕的搓洗,突然低頭之見,卻見蘭語穿著一件寬松的裙子,領口開得很低,不小心之下,胸前一段雪白的雪脯,以及那高高股起的渾圓,也時隱時顯,隱隱之間,那一抹暈紅,還會不小心的呈現在他眼前。

秦皓昕從未近過女色,何時受得了這般誘惑,刹那間只覺得口干舌燥,不由自主間連呼吸都有些急促,秦意楠站在門口看了他多時,自然清楚的明白他這個時候心中在想什麼,于是淡淡的開口笑道:“蘭語,以後你就專門侍侯小少爺吧,記著,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小少爺的人了。”

孫子兵法三十六計中有條為“美人計”,秦意楠沒想到他也有用得著的一天。

蘭語聞言不禁大喜,這些日子她一直陪伴在秦皓昕身邊,小丫頭情竇初開,正是詩般情懷懵懂之時,並沒有考慮太多,只想著能夠陪在自己所喜歡的人身邊,就是一種幸福,秦意楠昨天也曾說過,成全她的心事等語,但卻沒有具體的說什麼,如今他公然開口,把她給了秦皓昕,豈不就等于是承諾了她?雖然她也知道,自己只是一個丫頭,不夠資格做秦家少爺的夫人,但只要能夠陪在他身邊,她也就滿足了,因此忙站起來躬身施禮道:“多謝老爺。”

秦皓昕聞言卻呆了呆,他這算什麼意思?送他個美人兒來表示他的歉意,難道這就是他說的補償,難道在他的心中,女人的地位就是用來補償別人和表示歉意的時候送出去的禮物?

“不——我不要。”想到這里,他大感惱怒,憤然道。

蘭語聽了,頓時只覺得如同是被一根針,狠狠的在心上刺了一下,痛得幾乎要呻吟出聲,眼淚在眼眶中滾來滾去,差點就要掉下來。

秦皓昕會拒絕蘭語,連秦意楠都有些意外,但他雖然沒有完全猜中他的心意,但也能夠猜得七七八八了,看著蘭語傷心的樣子,忙笑著安慰道:“小丫頭,放心好了,他也是嘴強而已,我敢保證,他這個時候,心中已經後悔得要咬掉自己的舌頭了!”

他這次可還真的是猜對了,確實,秦皓昕剛才話一出口,就開始後悔了,這麼漂亮的小丫頭不要,要是讓秦大老爺一時生氣,把她送給了秦大少那個粗魯的蠢牛或者送給了秦二少那個色鬼,那可真是可惜了,幾乎就是等于送羊入了虎口,只怕最後連骨頭都不會剩下一根,或者,他們在玩膩了她後,還會再把她轉送他人。在這等豪門大家,這種事情常常發生,沒有身份而有姿色的丫頭,和一件物品實在是沒什麼兩樣,正是用來籠絡人心和相互交流的禮物。




上篇:第二卷 人間掙紮 第一章 邪寒    下篇:第二卷 人間掙紮 第三章 傳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