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魔動天下第二卷 人間掙紮 第七章 掙紮   
  
第二卷 人間掙紮 第七章 掙紮

看著秦皓昕熟睡的臉,秦意楠頓時思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靜,秦家自古以來,就一直流傳著一個秘密,當碧瞳在秦家出現的時候,就是魔主降臨人間之時,大地將被一片浩劫取代,這也就是他在秦皓昕一出身的時候,就憤怒的原因。

他不怎麼相信他是魔鬼的轉世,他更相信他不是他的骨肉,但躲避了二十年,他還是沒有躲避得了,事實已經明擺在了眼前,現代的科學,有力的證實了他們之間的血脈相連。

那個燃燒著紫色火焰,佛祖說——是魔鬼的本身的少年,又用異樣的現象來證實了他的不同尋常。

現在是一個科學法制的社會,他也不相信有什麼魔鬼的存在,但看到他的眸子,就覺得心理不自在,這些年,他把他貶為奴隸,他不忍心親手殺他,就是希望他早死了事,卻怎麼也沒有想到,他還是動了惻隱之心,同時造化弄人,他竟然中毒,竟然用他的血,救了自己的命,證實他的他的親生骨肉。

秦家沒有外國人的血統,為什麼他的眸子是碧綠色的,難道他真的是魔鬼?

忍不住用手握著臉,秦意楠幾乎就要痛苦的呻吟出聲,怎麼會這樣?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殺了他——他是魔鬼,他會給秦家帶來災難,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佛祖說——當碧瞳在秦家出現的時候,就是魔主降臨人間的時候。

二千年多年來,秦家稟承祖訓,從不娶外族女子,為的就是擔心碧瞳出現在秦家的,沒有西方人的血統,在一個法制科學的現在,碧瞳還是出現了,一切都如同佛祖的預言,不可避免,如今殺了他,趁著他還沒成魔的時候。

秦意楠看著秦皓昕熟睡的臉,在睡夢中,他的眉頭依然微微的蹙著,似乎並不舒心。

他為什麼要降生在他們這樣的人家,科學證明,這世界上是沒有什麼神佛之說的,但秦家的佛法無邊,那明明就是超自然的力量,秦家之所以能夠維持了二千多年,也是靠著佛法無邊的龐大力量,換句話說,他們是在佛祖的庇護下,才能夠一脈相承,沒有淹沒在滾滾的曆史潮流中……

“殺了他!”一個聲音在秦意楠心底高聲的呐喊著。

稟承佛祖的意願,對于魔鬼的轉世,絕對不能姑息——今天不殺他,將來他就會禍害秦家,更會禍害整個人類,甚至殺神弑佛。

想到這里,看看秦皓昕熟睡的樣子,現在,他要殺他,幾乎是易如反掌。秦意楠慢慢的走到他的床前,伸手抓過旁邊的一只枕頭來,一咬牙,對著他的頭狠狠的蒙了下去。

秦皓昕本就覺得疲憊,後來又被黃天衍注射了一針,睡得正熟,在睡夢中,他陡然覺得臉上好象是被什麼東西蓋住,呼吸困難,如同是沒埋在了土中,胸口氣悶,本能的拼命掙紮。

秦意楠能夠感覺到他求生的渴望,他蹬著腿,揮舞著手,但他掙脫不了,因為他正用盡全身的力氣,死命的捂住他的頭部。

秦皓昕感覺不到絲毫的空氣,如同是被埋在了黑暗的泥土中,這情景,好象有些熟悉——千年、萬年、千萬年之前,他清楚的看到他被活埋在了地下,他的魂魄,也在飄蕩著,又回到了地獄。有黑色的火焰焚燒著他的全身,好痛好痛,他的心、他的肺、他的五髒六腑,都在火焰的焚燒中,他卻還沒有死亡,為什麼?

朦朧之中,他聽到有人得意的大笑,抬頭之間,正是如來佛祖,他寬厚的嘴唇不斷的開閡,他肥厚的臉上寫滿了得意,他看到他的痛苦而興奮。

他是佛祖啊,慈悲為懷的佛祖,竟然是如此的虛偽嗎?他難道就是用這種高壓殘酷的手段,來排除異己的嗎?

秦皓昕如今正徘徊在生與死的邊緣,想到這里,頓時大怒,一股陰寒的氣息,迅速的游走全身,原本燃燒著的黑色火焰,也變成了明亮的紫色——

如來,你等著!

秦意楠感覺到秦皓昕已經不再掙紮,只當他已經死亡,心中一悸,頓時痛澈心扉,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大力,從秦皓昕的身上傳來,他毫無防備,頓時就被推了開去。

秦皓昕口鼻從新接觸到空氣,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神志也漸漸的清醒,慢慢的掙紮著坐了起來,卻發現自己手腳綿軟,沒有一絲力氣,他靠在床上,怔怔的看著站在眼前的秦意楠,看著他還抓在手中的“凶器”枕頭。

一瞬間,他什麼都明白了。

“你……要殺我?”秦皓昕問道,他的聲音沙啞,淒涼如同是半夜鬼哭,有著聲嘶力竭的蒼涼,又像是冤魂來自地獄的不甘。

秦意楠只是呆呆的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看著他——他才想起,他是他的親骨肉,他用他的鮮血,救了他的命,他們是真正的血脈相連了——他怎麼會要殺他?

“不……”他本能的搖頭,看了看手中的那個枕頭“凶器”,如同是看到了手中抓著一條毒蛇,慌不迭的扔了出去。

秦皓昕閉上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氣,不再說一句話,他竟然要殺他?

為什麼?他到底有什麼地方,在這個家中就容不下他,秦皓華兄弟對他的殘酷折磨,這一切到底是什麼,難道就是那個佛祖留下的預言——連他如今一腳都已經踏進了棺材,僅僅剩下了兩年的命,他們都還等不及?

秦意楠踉蹌的退後了兩步,跌坐在了沙發上,他今天一定是著了魔了,他竟然想要殺了他,這……怎麼可能?他是他的親骨肉啊,他剛才到底做了什麼?

茫然的目光掃過秦皓昕因為痛苦而蒼白的臉色,他也閉上眼睛,一任眼中滾燙的液體,在臉上肆意的流淌。

時間一如既往的維持著公平,流逝著千年不變的規律,夜過去,黎明還是慢慢的來臨。

蘭語走了走來,正好看到秦意楠坐在沙發上,淚流滿面,而秦皓昕躺在床上,臉色蒼白如死,頓時大驚,叫道:“老爺,你怎麼了?”

秦意楠被她一叫,如夢初醒一般,抬頭看了她一眼,問道:“什麼時候了?”

“快要七點了!”蘭語小心的回答道。

秦皓昕從那以後,也一直沒有睡覺,聞眼睜開眼來,看了蘭語一眼,慢慢的從床上爬了起來,然後對秦意楠道:“老爺有事,請先去忙吧!”

“哦……”秦意楠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片刻才道,“也好,你先好好的養病。”說著慢慢轉身走了出去,這個時候,他也確實不知道如何和他相處,既然他不提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也就裝著什麼都不知道。

為什麼會這樣,他是他的親骨肉——造化弄人。

佛祖說——碧瞳就是魔鬼的化身,做為佛的信徒,他理應斬妖除魔,可是,他怎能殺他?

一路之上,秦意楠神思恍惚,順步走著,也沒有個固定的目標,不想迎面撞向了一人,雙方忙都急急站住,定睛看時,不是別人,正是秦皓華。

“父親,你怎麼了,莫不成病了?”秦皓華眼見秦意楠神思恍惚,雙目紅腫,臉上淚痕尤在,心中大驚,從小到大,他幾乎就是他心中的神,這個平時決策天下的風云人物,居然會弄成這等狼狽樣子,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因此他急急的攔住了他問道。

秦意楠讓他這麼一叫,不禁呆呆的看著他,眼見秦皓華身材魁梧,意氣風發,再想想秦皓昕躺在床上的那份無奈,頓時汗流浹背,同樣都他的骨肉,卻因為際遇不同,有了如此大的差別,他雖然和秦皓昕只有短暫的交往,也知道他天賦極高,比起他的這些孩子,尤又略勝,若非那個古來的佛祖預言,若非當年他的一念之差,他也和他們一樣了。

他有三個孩子,為什麼他們都不願意用自己的血來救他,最後要用秦皓昕的血……

罷了罷了,如今他只知道,他是他的親骨肉,就算他是魔鬼的本身,就算他最後要成魔——顛覆三界,屠戮人間,殺神弑佛,他認了,誰讓他是他的兒啊!他的身上,流淌著秦家的血液,要是佛祖真的有靈,就不該如此戲謔人間的感情。

如果佛祖是故意如此,那麼,他秦意楠甘願沉淪,他放不下人間的七情六欲,參透不了佛法無邊,死後下地獄,他認了。

一念到此,秦意楠心中大定,瞬間覺得神清氣爽,深深的吸了一口早晨清新的空氣,將昨天的煩惱,一並掃除,然後問秦皓華道:“皓華,找我有事嗎?”


上篇:第二卷 人間掙紮 第六章 懷疑    下篇:第二卷 人間掙紮 第八章 魔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