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飛花逐月第三卷 第四章 柔情蜜意   
  
第三卷 第四章 柔情蜜意


“嘻嘻~,姐姐好漂亮啊~!”林浩答非所問的說著,眼前羞中帶嗔的劉瑩真是誘人無比。

“哼~!”劉瑩嬌哼一聲,不滿的打開林浩要來抱自己的手,“到底是誰的?”原來劉瑩在浴室沖完澡後,自己的衣服有點濕了,看到里面掛著件女式的浴衣就穿著出來了。

林浩見蒙混不過去了,就‘老實’的說道,“是我大姐的!沒想到姐姐穿上會這麼漂亮!”

劉瑩臉上透過一絲喜悅,“真的?”

“當然了!姐姐現在的樣子比什麼時候都漂亮,呵呵~!”林浩當然知道該怎麼回答,說完伸出了雙臂將嬌柔的劉瑩摟進了懷里,埋頭在其懷里聞著身上淡淡的體香。

劉瑩溫順的任林浩雙手慢慢的游動著,時時發出忍不住的**,渾身酥軟沒有了一點力氣。“姐姐~~”林浩享受的喃喃喊著,在劉瑩胸前貪婪的吸吮著。

“恩~~”劉瑩有點發顫的身子,生出激烈的反應,連一絲回應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用誘人的鼻音應了一聲。

林浩起身抱起劉瑩進了臥室,雙手簡練而迅速的退去了自己和劉瑩身上的束縛,愛不釋手的揉撫著身下的嬌軀。

“啊~”隨著一聲疼痛的**,林浩進入了劉瑩的身體。看著劉瑩緊皺秀眉,痛苦的咬著櫻唇,眼角擠出的晶瑩,林浩停下了動作憐惜的愛撫著。。。。。。。。。。。

這時的屋外,滿天的繁星已經被片片烏云遮蓋,從天上落下了絲絲的細雨,輕輕的敲打在玻璃上有節奏的發出細微的響聲。

寂靜的臥室在停頓了一段時間後又傳出了聲聲不堪承受的**,隨著房間里溫度的不斷高漲時高時低的伴隨著林浩舒服而享受的喘息聲。

好一個消魂的雨夜~!劉瑩在這夜真正成為了林浩的嬌妻,沒有一絲的後悔,有的只是絲絲的甘甜和道不盡的幸福。

***********************************************

北京,國家安全局,武盟總部。

不算大的會議室里燈火通明,盟主張劍皺著眉頭運功將身邊的煙霧逼開,看著兩邊人在激烈的爭辯著,這個會已經開了有3個小時了,盟里的長老們也吵了快3個小時。

看著再吵下去也沒有結果的眾人,張劍不耐的喊道,“好了,都別吵了。”威嚴雄厚的聲音瞬間將眾人喧鬧的聲音壓了下去。

“盟主,我還是主張將林浩那個小子抓起來再說,他是最大的嫌疑者。”一六十開外但須發卻異常黑亮的老者轟鳴的說道。他就是在天龍門選出的武盟長老,丁萌~!身兼天龍門數種絕跡,功力在盟里僅次于張劍和外出執行任務的“鬼蝶”。

“哼,假公濟私!”武當掌門玄真,手里夾著一根煙不屑的說道,“林浩既然敢說出吳飛云的下落,就證明人不可能是他殺的。”

“放屁~!”

“丁萌!別人怕你我可不怕,嘴里給我放乾淨些。”玄真一臉鐵青的瞪著丁萌說道。如果不是張劍在上面坐著,玄真早就拔劍而出了。

“住口~!看看你們當著這些弟子們象什麼?沒有一點長老的樣子!一切都到此為止,等‘鬼蝶’回來後再做決定。還有丁長老,你先把我交代你的事情辦好。這件事你就不要插手了,我會給你們天龍門一個滿意的答複的。散會~!”

張劍說完後一個凌厲的眼神看的丁萌把想抗議的話咽進了肚子里,“釋長老,您等一下。”張劍叫住了少林寺在武盟的長老,釋永天。

等眾人都走後,張劍頹唐的坐在沙發上問道,“還沒有消息嗎?”

“是,他們的行蹤非常的隱秘很難發現,直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少人潛進來了。上星期天鷹組的組長在跟蹤途中被殺,他們的武功很強啊。”釋永天惋惜加無奈的說道。

“還要接著查,上面催的很急,要我們不惜一切代價。對方都是高手,一般的特工去了只有送死,所以只有依靠我們了。”張劍慢慢的說著,手里不停的轉動著一柄精致的小劍。

釋永天想了一下,探視的問道,“要不要和靈教接觸一下?”

“我已經和秦雨那老狐狸通過話了,他願意給我們提供消息但不參加行動。還是不要他們動的好,不然會出亂子的。唉,如果多幾個‘鬼蝶’就好了。”

“呵呵,‘鬼蝶’可是多年培養出來的奇才,一個已經很不容易了。”釋永天微微笑了一下說道。

“是啊,我也知道。現在有幾個門派已經有點變質了,但我們還沒有實力清理門戶,還要再等等。如果這次調查的那個林浩沒有任何的問題,就要把他爭取過來,根據消息判定他的武功絕不在我們之下,會是以後整頓門戶的好幫手。我現在已經有點力不從心了,有幾個人天天都在盯著這個位置呢。”張劍語重心長的說著,來自上面和下方的壓力讓他在這幾年間蒼老了許多。畢竟武林不是一般的社會,這可是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警察在他們面前就象透明的一樣,如果這個群體管不好危害是不可想象的。

“好了,你們繼續追查那群人的蹤跡,不能活捉的話,上面有命令,殺!!”

“這。。。好吧。”釋永天皺了皺稀疏的長眉,畢竟自己是佛門中人,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是不願殺生的。

****************************************

中午,晚上的小雨已經變成了緊密的雨線,嘩啦啦的沖刷著地面,房屋外面成了傘的世界。

林浩在被臥里舒服的抱著**過後一直都是柔軟無力嬌軀,盡管昨晚劉瑩交代了要他今早喊她,因為上午還有劉瑩的兩節課呢。但林浩那會讓她去,現在的劉瑩好好的走路都有點問題,林浩心疼的摟在懷里百般的呵護著。

“現在幾點了?”劉瑩懶洋洋躲在林浩懷里問道。

“馬上就要吃午飯了,你想吃什麼?”林浩溫柔的說,忍不住又在劉瑩的額頭吻了一下。

“什麼?”劉瑩猛的坐起身來,緊跟著痛苦的呻吟一聲倒進了林浩的懷里。

下身傳來的疼痛使的劉瑩秀眉鄒在了一起,舉手打起了林浩,嬌嗔道,“都是你害的,已經耽誤了四節課了。”剛說完,一陣動聽的手機鈴聲隱約的傳來,好象是在客廳外面。

“是我的手機,你快去幫我拿來。”劉瑩推著懶懶的林浩著急的說道。

林浩沒辦法起身去了客廳,在浴室里找到了劉瑩的手機,看了一下顯示屏,“劉基?名字聽著怎麼這麼熟悉?”

“哎~劉基是誰啊?”林浩把手機交給劉瑩,躬進暖和的被臥問道。

劉瑩白了他一眼沒有答話,趕快的接了手機,“喂~叔叔~”

“瑩瑩~承嘉沒事了吧?”

“他沒事了。”

“哦,那就好。你今天上午怎麼沒去上課?是不是生病了?”劉瑩的叔叔關心的問道。

劉瑩瞪了一眼又把自己摟住的林浩,不好意思的說道,“我。。我感冒了,有點不舒服。”說完擰了林浩一下。

“看醫生了沒有,我現在去帶你看醫生。”

“啊~不。。不用了已經快好了,我會找個時間把課補上的。”劉瑩趕忙說道。

“有病了,就在家休息。叔叔找人替你,以後有病記著提前跟我說。好了,你休息吧,病好了給叔叔來個電話。”

劉瑩掛了電話,羞惱的又擰了林浩一下,“都怪你~!”

林浩笑嘻嘻的親了劉瑩一下,剛才自己聽到劉瑩喊叔叔時才想起,這個劉基就是自己的校長,怪不得會聽著這麼熟悉。

“你想吃什麼?我去給你買?”林浩殷勤的問道。

“什麼都可以,好吃就行。”

林浩起身穿上衣服,為劉瑩蓋好被子,親昵的說,“姐姐老婆,我現在就去買,乖乖在家等我。”

“外面下雨呢,在附近買點就可以了。”劉瑩溫柔的說道。

“呵呵,多謝姐姐關心,我走了。”說完轉身出門了。劉瑩自己躺在床上,眼前電影般的閃著兩人的一切,不自主的甜甜笑著,在想到昨晚的事情更是羞不可盈,俏臉發燙。

想到父母時眉頭又皺在了一起,自己真的不知道父母能不能接受這個比自己小好多的小老公,只有到時再想辦法了,反正不答應也沒辦法,自己已經是。。。。。。。

很快林浩就將飯買了回來,是跑到兩人第一次一起吃飯的‘林香小築’買的,和那次的一模一樣,只是加了一碗滋補身體的魚翅。

劉瑩溫順的讓林浩幫自己穿著衣服,看著他濕淋淋的頭發,心疼道,“你怎麼不知道打傘呢?快去把頭發擦干了,會生病的。”

“呵呵,沒事。”說完輕柔的一把抱起准備下床的劉瑩進了客廳,放在了沙發上,轉身去浴室了。

這頓飯兩人吃的甜美愜意,幸福異常。完後劉瑩躺在林浩懷里看起了電視,兩人說著永遠都聽不煩的情話蜜語。

時間過的好快,雨天的夜晚來的好早。

晚上林浩躺在床上開始教劉瑩配合自己‘玄天禦女功’的運功心法,這樣兩人每次交合就可以達到循環不惜的境界,劉瑩不但可以借此增加功力而且還能修身養顏,達到永保青春。

劉瑩聽後當然高興異常,認真努力的聽記著,僅怕露掉一句。那個女子不想自己更加漂亮,更何況是能保青春不衰的這種奇功。

因為劉瑩沒有練過武功,學習起來要慢的很多,有時候一句口訣林浩要解釋好幾遍。雖然以前林浩教過她一套火云門的內功心法,但那只是一時好奇,過來就忘了。

林浩准備等劉瑩有了一定的功力基礎後,再教她一些步法和適合劉瑩的輕功,盡管打斗還挨不上邊,但是最起碼能保證自身安全,畢竟自己不會時刻都和她在一起。

直到凌晨三點,劉瑩才把全部口訣及運用融會貫通,被林浩擁著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林浩走進了熟悉的教室。

看到林浩的老楊高聲的喊著他,把准備好的書本遞給了林浩後道,“昨天去那了?喝酒找不到你人,是不是又有新目標了?”

“去死!”林浩和老楊笑罵了一會兒,很有眼色的自己找了個位置坐下了,因為老楊女朋友已經坐到了其身邊。

一上午林浩破天荒的沒有睡覺,認真的聽了四堂課,被一邊的陳東亮驚訝的直喊“奇跡”。

到了中午林浩沒有去找劉瑩,被寢室三人拉到外面喝酒了,下午沒課老楊三人都說要大醉一場,慶祝告別單身生活。

看著躺在床上象死豬一樣的三人,林浩笑了笑,其實自己向往的還是這種生活,可惜事與願違。林浩因為下午還有事,喝酒時都把酒水逼出了體外。等三人說足了胡話,都昏昏睡過去後,林浩出門了。

穿過H大小樹林,林浩遠遠的就望到正坐在樹下的孫秀秀。上午自己在教室里就聽說孫秀秀這幾天中午經常一個人在學校圖書樓的樹林後發呆,正好趁中午來看看。

南宮飛的失蹤已經引起了H大的注意,往其家里打電話卻是欠費停機,詢問一圈南宮飛的朋友竟然沒有任何人知道南宮飛家里的確切地址,無奈之下只有報警了。

林浩慢慢的走著,還沒走近就看到一些單身的帥哥在附近不停的游蕩,當然知道都是為了孫秀秀。

“她在哭~!是為了南宮飛嗎?”林浩走近看到孫秀秀正對著幾張寫滿字的信紙低聲哭泣,晶瑩的淚珠一滴滴從眼角落下,把手里的紙張打濕了一片。

林浩正在猶豫是否過去時,樹下的孫秀秀卻發現了他,迅速的把幾張信紙疊好藏入了口袋。

“你怎麼了?有什麼事我可以幫你~!”既然看到了自己,林浩就走了上來,關心的問道。隨手從兜里拿出了紙巾遞給了孫秀秀。

“我沒事,謝謝你~!”孫秀秀停頓了一下接住了紙巾,擦著臉上的淚跡。


上篇:第三卷 第三章 詭異的平靜    下篇:第三卷 第五章 心事各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