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飛花逐月第三卷 第十二章 弱女情思   
  
第三卷 第十二章 弱女情思


就要隱入廢樓的葉林聽到身後緊追而來的冰劍不及他想,隨手就把提著的胡堂主甩擋了上去,然後猛然改變方向折往一邊。

一聲慘哼,胡堂主被冰劍穿胸而過挨著剛改變身形的葉林臉頰閃電飛過沒入厚實的樓牆之中。葉林看著牆上的劍柄末端纏繞著的鮮紅血絲嚇的額頭冷汗直冒,剛才自己如果再晚上一秒鍾就會被冰劍穿顱而過。

“還愣什麼!等著送死啊!”葉林身旁閃出個身形修長的女子,雙柳發髻,雪白絲巾遮面,對著嚇的呆住的葉林不屑的說道,兩眼冷冷的盯著牆壁上的冰劍。

“走!”蒙面女子極速的說著,運功抓起地上的胡堂主,左手向已經飛馳而上的林浩撒出無數籃芒,和葉林向後飛閃。

一陣脆響後,遠逝的黑夜中傳來一句嬌怒的話音,“林浩我會記住你的!”

林浩站在廢樓內看著空中飄著的一縷被自己六脈劍氣掃下的青絲,嘴角翹起,微微說道,“記住我最好,下次就沒這麼便宜了。”說完轉身夜鷹般飄回了正准備飛身上來的林雅婷身邊。

劉瑩急忙湊上來拉著林浩問道,“你有沒有受傷?”

“嘻嘻∼我怎麼會受傷呢!我可是很厲害的!”林浩笑嘻嘻的說道。

“哼!以後不許這樣一個人沖上去,如果里面有。。。。”林雅婷氣惱帶關心的說,但還沒說完就被林浩打斷了。

林浩拉著林雅婷的手,纏道,“不是還有姐姐的嘛,我怕什麼!我以後一定不會這樣了,姐姐∼!”說完猛然在林雅婷嬌俏的粉臉上啄了一口,高興的說道,“姐姐,你高才的樣子好漂亮啊!”

林雅婷俏臉通紅,偷看了劉瑩一眼,伸手擰著林浩,嗔道,“要死了你!”

林浩大喊疼痛,一臉委屈的說,“人家說的是實話嘛!不信你可以問瑩姐姐!”

劉瑩一邊白了他一眼,心里酸酸的說道,“活該!不過雅婷你剛才真的是好漂亮,特別是拿劍的樣子。還有那把冰劍好漂亮的,你是怎麼做出來的?回去一定要教教我!”

林浩拐著二女的胳膊,享受的聞著她們身上不同的馨香,一臉舒服的說道,“我們走吧,已經很晚了,明天還要早起呢。”

三人踏著厚重的積雪向來路走著,天上又開始飄起了大大的雪花。今年的天氣比往年都要冷,雪每次都下的好大。

寒冬的深夜,路上幾乎已經看不到人了,連出租車也很難找到一輛,只有巡邏的警車在街上不停的轉悠著。雪越下越大,路上剛走過的腳印很快就會被飛雪填平,林浩發出內力把撒下的雪花滑向三人的兩邊,情景非常的奇異。

“哇!好美!我要練到什麼時候才能像你一樣?”劉瑩迎臉看著在自己頭頂一尺開外就向兩邊飛散的雪花,羨慕的問道。

林浩笑笑對他說道,“有我呢,你還費什麼勁!”然後對一旁的林雅婷說,“這個‘靈教’是什麼玩意,都沒有聽說過。不會像金老先生書里的明教一樣吧?呵呵,我要是像張無忌一樣做個教主多好玩啊!”剛說完就遭到了二女的白眼。

“他們怎麼知道你有張四分之一的地圖?”林雅婷尋思的問道。另一邊的劉瑩好奇的問道,“什麼地圖,是藏寶圖?!”

林浩伸手抓了一下腦袋,自己從剛才就開始想這個問題了,從得到圖起除了兩位姐姐根本就沒人知道這事,但這個‘靈教’的護法卻是怎麼知道的,一切都透著詭異的氣息。

想了半天頭都大了一圈,林浩吸了口涼氣,道,“不知道!以後一定要小心了,他們還會再來找我的。”然後對還看著自己的劉瑩說道,“我回去再給姐姐說是怎麼回事。”

林雅婷接著說道,“雅靜也快要回來了,等她回來後我們一起商量一下怎麼辦,這群人真是太討厭了,我們也不是好惹的。”林雅婷可是個外柔內剛的人,誰要是把她惹火了就自己向上帝祈禱吧。

“姐姐,從明天開始你把別的武功都教給我吧。”林浩不好意思的說道,從今天晚上遇到兩個高手後,林浩真正有了再學武功的念頭,雖然自己有信心戰勝他們,但卻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情。

林雅婷撩了下秀發,白了林浩一眼,說道,“你不是不學嗎?學這種東西多累啊!”

“嘻嘻∼有姐姐陪著怎麼會累呢。”林浩後臉皮的功夫可是一流的,但這只是針對漂亮的MM才會顯露出的功夫。

林雅婷沒有理他,對劉瑩說道,“瑩姐,你也學點吧。不然到時你出了事,這個小壞蛋還不知道怎麼鬧騰呢。”

劉瑩被林雅婷說的俏臉發燙,但也很是向往,問道,“我現在還能練嗎?書上不是說要從小練起的嗎?”

林雅婷還沒說話,林浩就笑眯眯的搶這說道,“沒事,有我呢!以後我們天天晚上練功就可以了。”一句話把二女說的連耳根都紅了起來,她們當然知道林浩說的是什麼功法了。

“瑩姐姐現在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再挑幾樣適合她的武功雖然不能練成高手但應付一般的危險還是沒問題的。”剛說完耳邊就傳來了林雅婷的嬌哼聲,但卻是傳音,一邊的劉瑩聽不到的。林浩知道自己的話把姐姐的醋罐子又打破了,乖乖的不在說話,沉默是金嘛!

這一晚劉瑩住在了林雅婷在H市的新家,和林雅婷睡一個房間,林浩學的很乖沒有去去打擾她們,自己拿著林雅婷給寫的‘玄月劍決’回房間刻苦去了。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林浩瘋狂的練著存在光盤上的武功,只要是適合自己並且感覺還不錯的林浩就會練習,但也都是大概記住功法和招式放在以後慢慢融會貫通。畢竟練武這種事情不能貪快,不然很容易走火入魔的。

劉瑩這一星期內在林雅婷的幫助下打通了周身的一些經脈,學會了‘迎風柳步’。在林雅婷這樣的超級高手指導下‘逐月心法’也有了飛速的進程,照這種速度一個月後就能進入第一重‘明月初現’的境界,但要更進一步就要看劉瑩的資質和造化了。

林家的‘逐月心法’可說是武功心法中的極品,一共六重境界,分別為‘明月初現’‘心境月明’‘月明星耀’‘明月無心’‘圓月初成’‘清心明月’但卻異常難練,需要從小練起。林家從祖上也就‘逐月心法’的創始人林雨輝練到了最後‘清心明月’的境界。到林雅婷姐弟這一代在林浩‘玄天禦女功法’的幫助下,‘清心明月’才算重現林家,姐弟三人都進入了‘清心明月’,只是林浩的功力和兩個姐姐比起來尚淺而已。

星期天,已經陰沉了整整一個星期的天空終于晴朗開來,太陽暖洋洋的露出了久違的笑臉,地上的積雪以慢的難以形容的速度消融著。

校園里又熱鬧了起來,男士們都帶著自己的女朋友笑語風聲的向校外走著,女孩更是精心打扮了一翻,一個多星期的寒冷天氣使她們幾乎足不出戶的在學校悶了一星期,今天一定要開心的逛上一天。

林浩興沖沖的走在前往孫秀秀宿舍樓下的路上,這幾天只顧著練功幾乎都沒時間來陪這位柔弱的美女,只是一天通上兩次電話,在電話里聽的出孫秀秀很想見自己。趁著今天休息,大姐林雅婷去花店里忙活,劉瑩也回家看她母親去了,林浩早早起來就向學校趕來,事先也沒有打電話,想給她個驚喜。

來到樓下林浩撥了孫秀秀的手機,得到的回答卻是用戶已關機,就接著撥通了寢室的電話。是一個聲音聽著還不錯的女孩接的,說孫秀秀一大早就去H市東郊的‘慈云寺’了,她們還以為是和林浩一起去的呢。

林浩簡單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出了校門打車去慈云寺找孫秀秀了。一路上林浩坐在車後面想著孫秀秀怎麼會自己一個人跑那麼遠,難道是為了她母親。聽秀秀說她的母親生病了,在G市住院,但自己幾次都要陪她去看她的媽媽都被阻止了。

H市的慈云寺建于清代的乾隆年間,一直以來除了文化大革命時期香火都非常的鼎旺,幾乎天天都有很多來這里燒香還原。

穿過古舊的慈云寺大門,不算太大的庭院正中擺放著一尊百年古鼎,里面插滿了手指粗細的佛香,清煙縹緲,整座寺院幾乎都繚繞焚香的馨氣。

林浩夾雜在眾人中間緩慢的向里走著,可能是今天天氣不錯寺院里一下來很多還原的老人,很多都手里拿著三支粗長的佛香。林浩游目四處的找著孫秀秀的身影,經過發香的和尚處隨口問道,“多少錢一支?”

一個穿著乾淨,面目慈善的老僧說道,“一共要買三支,九十八元。”

“靠,搶劫啊!”林浩托口而出,說完後立即後悔起來。因為身邊聽到自己說話的老人們都憤怒的看著自己,似是在責怪自己對佛祖不敬,再看賣香的老僧兩眼圓瞪像要馬上和自己理論。林浩見式不對趕快閃入了人群中去,還是找孫秀秀要緊。

終于在慈云寺的正殿的堂前找到了正在誠心拜佛的孫秀秀,林浩立在門口沒有上前打擾,靜靜的看著雙手合十閉目祈禱的秀秀,不算太長的秀發梳了個馬尾髻,虔誠的樣子空靈清秀給人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

孫秀秀拜完後,起身從一邊坐著的老僧手里接過兩樣荷包一樣的東西,然後在其身前的公德箱里投入了五十元錢。剛要轉身就被身後一人的慘叫聲驚嚇了一跳,只見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左手緊緊的抓著鮮血直流的右手,疼的臉色慘白。

林浩笑眯眯的看著,心道,“敢動我老婆的錢,活得不耐煩了。”這時很多人都圍了上去問是怎麼回事,一邊的孫秀秀也看到了正在大殿門口看著自己的林浩,立刻面露欣喜的來到了林浩身邊,問道,“你怎麼來這里了?”

“嘻嘻∼我可是跟我老婆來的。”林浩說著拉起孫秀秀向大殿外走去,走了半天沒見孫秀秀說話,奇怪的扭頭問道,“你怎麼不說話?秀秀你怎麼了?”

孫秀秀淚眼欲滴的看了他一眼,忍住沒有掉下來,喃喃的說道,“你還是去找劉老師吧,被她看見了會不高興的。”

林浩這才明白孫秀秀以為自己是和劉瑩一起來的,憐惜的把孫秀秀拉到身前,溫柔的說道,“我的傻老婆,我是說我是和我老婆孫秀秀一起來的,你都想到那去了。”

“我。。。”孫秀秀聽完後臉上露出笑容,難為情的說道,“誰是你老婆了?不要亂說!”然後情怯的說道,“其實能和你多在一起一天我已經很開心了,我不奢望和你永遠在一起的。”說完眼角掛出了一滴晶瑩的淚珠,想說什麼卻又忍住了。

林浩憋在心中的郁悶終于爆發了,有點惱怒的說道,“你到底是怎麼了?有什麼事不能和我說嗎?我隨不一定能辦到但我會全力去幫你的!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讓我很難受,秀秀你不要再這樣了好不好?有什麼事你說出來啊!”

孫秀秀被林浩惱怒的樣子嚇得呆了,從認識林浩到現在他從沒對自己發過火,眼淚一滴滴的掉了下來,有前言萬語想要傾訴卻沒辦法說出來,心里像刀紮一樣。

看著孫秀秀把俏麗的嘴唇都咬出了血絲,林浩心疼異常一把把她摟進了懷里,柔聲說道,“是我不好,以後不會再這樣了。只要你每天都開心,我什麼都不想再知道了。”

孫秀秀迎頭淚眼朦朧的看著林浩,閉眼吻了上去,在內心己經掙紮後自己做出了一個決定。也就是這個決定,使日後的林浩闖少林,戰群雄,血澗靈教四大使者,無人敢掃其鋒芒。

良久,兩人被周圍的責罵聲從情迷的熱吻中分開,林浩傲視一周不理眾人的聲討拉著已經羞的俏臉通紅的孫秀秀徑直出了慈云寺。

走出不遠林浩停下看著臉上還是緋紅不退的孫秀秀,色咪咪的說道,“剛才的香吻好甜啊,我們找時間再來一次好嗎?”

孫秀秀羞的臉都埋在了胸前,不敢抬頭看林浩。過了一會兒,抬起俏臉怯怯的說道,“你真的不生氣了嗎?”

“呵呵,我什麼時候生氣了!”

孫秀秀聽後低聲說道,“你剛才真的嚇死我了。”然後從口袋里拿出了剛才老僧給自己的兩個荷包一樣的東西,遞給林浩了一個說道,“我求了兩個平安苻,一個你的一個我媽媽的。”

林浩珍惜的拿著裝進了內衣口袋里,說道,“我會一直帶著它的。”

這一天林浩都陪著孫秀秀,幾乎逛遍了全市的名勝古跡。孫秀秀則是小嬌妻般的依偎在林浩身邊,從出生到現在都沒有像今天這麼的快樂過。

林浩知道自己心中的這個結始終都沒有打開,自己會想辦法把它解開的但不是現在,自己是不會讓心愛的人離開自己身邊的。


上篇:第三卷 第十一章 凝月寒霜    下篇:第三卷 第十三章 美女交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