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飛花逐月第三卷 第十九章 玄冰初現   
  
第三卷 第十九章 玄冰初現


崖低的大霧慢慢的消散開來,雖然現在已經是下午兩點時分但谷底還是昏沉沉的,偶爾可以感覺到一絲的光線。

李菲菲拉著林浩坐在昨晚他為自己精心鋪制的‘軟床’上,把剩下的一點‘冰參’塞入林浩的口中,幽幽的說道,“也不知道這點管用不管用?”

“呵呵,當然管用。”林浩這時的心情已經不能用言語來形容,看著李菲菲滿臉關心容樣美的心里直冒泡。

“還沒看夠,快點運功調息。我們還要早點上去呢,也不知道曉晴現在怎麼樣了?”李菲菲見林浩兩眼放光的直盯著自己瞧,臉上浮起兩片紅云擔心的說著。

“哼∼!一對狗男女,今天這里就是你們葬身之地!”

林浩和李菲菲驚異的看著從另一邊山谷走來的一人,大步流星很快到了兩人身前三丈處停了下來,血紅的雙目冷冷的盯著林浩,仇恨和嫉妒交織在一起,恨恨的說道,“師妹,你就是為了他!”

“李淼?”林浩緩緩的輕聲說道。

“小子,我今天非宰了你不可。”李淼咬牙切齒的說道,身後又疾步走上來了四人,看樣子也是峨嵋的弟子。

李菲菲看到李淼就想起了自己肚子里還沒成型就已經死去的孩子,冷冷的說道,“李淼!不許你再這樣叫我!從今天起我李菲菲再也不是峨嵋派的弟子了。”

李淼氣的兩道濃重的臥蠶雙眉倒豎而起,幾天來嫉妒和怨恨的火焰已經淹沒了整個頭腦,根本沒有考慮峨嵋如果少了李菲菲緊靠‘秀川山莊’的那點微薄收入連將近百人的生活都顧不住。

林浩在李菲菲身後沒有說話半閉雙目快速的調息著,這種時候能恢複多少是多少,只要過了今天自己非滅了峨嵋不行,從小到現在還沒受過這種窩囊氣呢。

“哈哈∼!”李淼一陣的慘笑,苦澀的說道,“李菲菲你竟然為了這個男人連師門都背叛了,你忘了從你被師傅帶回來後我是怎麼對你的,十幾年來我換回來的卻是什麼!”

“你。。。”李菲菲正要說話時卻被身後的林浩阻止了,小聲的說道,“菲姐姐,不要理他。我剛才幫你運功調息的行功步驟你還記得嗎?那是‘玄冰決’的行功路線,我現在把心法口訣說給你聽,能記多少是多少,等會就用玄冰勁和他們打。”

李菲菲沒再吭聲看著李淼正在回憶著過去的一切,心里卻認真的記著林浩說給自己的心法口訣。從調息醒來後,李菲菲就感到自己身體里流動著一股比原來精純幾倍的功力,經過林浩解釋後才知道自己竟然練成了傳說中的玄冰勁氣。在林浩的自己調息引導下,行功線路早就熟印腦中,現在缺的只是運用口訣罷了。

李淼身後幾人聽著其漫長的回憶都露出了不耐的表情,說實話對于他這次假公濟私的行為派的有很多人都不滿,李菲菲可是峨嵋上下有很多年輕弟子傾慕對象。雖然對李淼不滿但因為他是掌門都不敢說什麼,很多人把嫉妒和仇恨都加在了林浩的身上,所以幾人見到林浩後真是越看越氣,恨不得現在就上去把林浩給宰了。

“掌門師兄,那個小子好像在說什麼?”一個二十五歲左右,身著阿迪達斯運動裝的男子來到李淼身邊小聲的提醒著,也不知道是真的看到林浩在說話還是聽不下去了。

李淼隨之望去,剛好看到己經記完口訣的李菲菲回頭對林浩的溫柔一笑,嫉火騰的一下冒了三丈多高,自己說了半天人家根本就沒當回事,怒吼道,“小子,你給我出來!!”

林浩笑嘻嘻的說道,“吼什麼你!你要和我單挑嗎?嘻嘻∼先打贏我老婆再說!”

一句話把李淼五人氣的鼻空冒煙,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樣的男人呢。一人跳了出來,氣的笑了起來,“小子,有本事自己來,躲在女人後面算什麼英雄。”

“呵呵,我本來就不是什麼英雄,你要找英雄打可就找錯人嘍!”來人本想把林浩給激出來,沒想到倒把自己嗆了個半死。

李菲菲被林浩無賴般的樣子逗的心里一樂,緩緩站起身來鳳目掃了眾人一圈,說道,“你們先打贏我再說!”

“師妹!這種人你還幫著他干什麼!”李淼代表其他人吼出了都要問的話。他們那里知道如果不是林浩功力還沒恢複,幾人早就躺在地上了,那還有機會說到現在。

“我願意!他就是再無賴也比你這個卑鄙小人強上百倍,師傅怎麼會把掌門傳給你!不要再廢話了,你們不是要打架嗎?”李菲菲向前走了一步,猶如雪梅般一股冰霜氣息傲然而起。

李淼幾人看著衣服破爛渾身汙垢的李菲菲,沒有一點肮髒的感覺,心道,“怎麼跟換了個人似的,不像以前見到的李菲菲了。”

“她的功力已經被散了,怎麼還出來打?難道有什麼詭計?”李淼尋思著又仔細的看了周圍一圈,肯定沒有什麼埋伏後,對身後的四人說道,“你們去把師妹請回來,不要傷著她了畢竟是我們峨嵋的人。”

四人也是疑惑的提著長劍走到前面卻沒有出手,那個穿運動服的把劍遞給了旁邊的一人向前邁了一步,說道,“師妹,請!”

林浩見了沒好氣的說道,“小子,小心我老婆一會把你打的找不著北!”

“媽的,你給我閉嘴,我等會兒再收拾你。”男子說完使出峨嵋的掌法攻向李菲菲,只用上了一半的功力,因為都以為李菲菲根本是在拖延時間。

李菲菲也使出峨嵋掌法和他戰在了一起,剛開始不知道自己功力深淺使上了全勁,雙掌帶著絲絲白霧快的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後面的李淼幾人都驚訝的把嘴張的老圓,幾天前李菲菲功力被廢是個不爭的事實,今天怎麼會這樣?而且功力高的嚇人!

“嘭!”的一聲,穿運動裝的男子被一掌打飛了出去。

落在地上滾了幾下不動了,只是渾身不停的顫動著冒著絲絲寒氣,口中流出的血跡瞬時結成了冰凌。

李菲菲也被嚇了一跳,看著自己的雙手凝視了好一陣,又回頭看了正在閉眼調息的林浩一眼,然後信心十足的看著其余的三人。

李淼在查看了躺在地上已經要凍僵了的師弟後心中驚駭,自己對其傷勢也無從下手,轉身疑惑的注視著李菲菲,緩緩的說道,“師妹好身手,不知道是那派武功?”剛才自己只顧注意周圍害怕對方使詐,等被李菲菲的武功引起注意時人已經被打飛了。

李菲菲冷哼一聲沒有搭理他,李淼臉綠上了一半,說道,“上∼!”

另外三人撩劍而起,都拿出了看家本事,熒光瞬息將李菲菲淹沒。三人對李菲菲使的峨嵋武學熟悉異常所出劍式招招環套,不給李菲菲有任何出手還擊的機會。

李淼看了一會兒,知道李菲菲除了內力怪異後根本沒有學什麼新的武功,舒了口氣看向一邊正雙目不移的看著李菲菲的林浩。

“哼,老子先把你給解決了!”李淼想完後慢慢從一邊上向林浩繞去。

李淼離林浩只有不到一丈的距離了,見林浩還是注視著李菲菲根本沒有發現自己,心頭暗喜,“小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呼的一聲,李淼碗口大的鐵拳電般擊向林浩腦袋,如果被打實立即腦漿迸裂。林浩身軀突然的向邊倒下,然後身子貼地滑出了一丈多遠站了起來,但還是看著正和另外三人打斗的李菲菲,看都沒看一眼李淼。

“好小子,扮豬吃老虎!”李淼錯步跟上,蒲扇大的雙掌直攻林浩上身要害。

林浩腳踏‘迎風柳步’輕松的躲過李淼的攻擊,但還是不看他一眼,氣的李淼大吼一聲狂風暴雨般追著游走的林浩,每次攻擊都是看似要擊中卻偏偏落空了。

又是一陣的追打,林浩突然扭過頭來對李淼笑了笑,嚇的李淼沖上的身形猛往後撤,“小子,是男人就不要躲來躲去的。”

“嘻嘻,快看我老婆要贏了。”林浩笑嘻嘻的對李淼說道。

李淼心道,“媽的,這點小計量老子三歲就會玩了。”但還是用眼角瞄了一下,沒看到什麼情況發生,正准備再次攻向林浩就聽‘滋。。滋。。’兩聲,跟著是兩人的慘叫。

等李淼再扭頭看時,場上站著的就剩下李菲菲和一個拿著長劍直抖的峨嵋弟子了,地上躺著兩人痛苦的呻吟著,每人身上只有左肩有個指頭粗大已經被冰封了的血洞。

“賤人!我殺了你!”李淼還沒反應過來,那人提劍用盡全力向李菲菲咽喉刺去。

“滋!”又是一聲,一道清晰可見的寒氣從後退的李菲菲右手食指射出。來人大叫一聲倒飛丈遠倒在了地上,血紅的傷口竟然沒有鮮血流出。

林浩沒有理會旁邊驚駭不定的李淼,走過去一把把李菲菲抱了起來,高興的喊道,“菲姐姐你好厲害啊!”原來剛才林浩一直都在用傳音教李菲菲‘寒冰指’,因為自己也就會‘玄冰決’中的這一項武功,別的雖然知道些卻都沒記全,要等回去後才能教李菲菲。不過就這一項在玄冰勁氣的作用下已經顯出了不凡的威力。

李菲菲沒想到林浩這個時候會來抱她,羞的俏臉通紅,輕聲說道,“你還不放開!”

等林浩不舍的把李菲菲放下後,看著李淼說道,“李淼,劉文峰和黃曉晴是不是被你抓起來了?”

“是又怎樣?你們想救他們的話,明天來秀川山莊。”李淼看著林浩和李菲菲的親昵動作眼中燃燒著仇恨,恨不得把林浩給撕吃了。

林浩不等李菲菲說話,應道,“好!沒問題,明天就別怪我手辣了!”

“你?哈哈∼”李淼一陣的狂笑,在他心中林浩除了一套奇異的步法外簡直是一無是處,“好,我等著!”說完看都不看地上躺著的三人轉身走了。

等不見了李淼身影後李菲菲拉著林浩擔心的說道,“你明天能恢複嗎?”

“嘻嘻∼當然能了,只要姐姐幫我今晚就能恢複了!”林浩色眯眯的看著李菲菲誘人的腰身,兩人雖然已經有了肌膚之親但那次林浩那有時間仔細的品味啊。

李菲菲也沒注意到林浩的眼神,聽到後高興的問道,“你要我怎麼幫你?你快說啊!”

“這個。。嘻嘻∼姐姐晚上就知道了!”

“為什麼要晚上才能知道?”李菲菲又奇怪的問道。

林浩可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再說下去,轉開話題說道,“我們還是想辦法出去吧,明天總不能這樣去吧。”

李菲菲等林浩說完才注意到兩人滿身汙垢的衣服,隨後又覺得身上髒兮兮的好難受,立刻拉著林浩急說道,“我們快走吧!” 也不管地上還在呻吟的四人向李淼消失的方向走去。

很快的找到了那個碗口粗的麻繩,不過離崖低還有十丈距離。這段距離很多地方都能攀沿,很容易上去。兩人快速的來到繩端後,林浩抓著繩子使勁的拉了幾下,見沒什麼動靜後又抓著繩子不動的等了有半個小時沒發現有什麼情況,才肯定李淼應該是走了。

冬天的峨嵋山寒冷異常,游客很少的。林浩和李菲菲上到舍身崖後沒發現什麼游客,兩人展開輕功在偏僻的崖邊和山壁上快速的向山下飛去。一路上林浩教會了李菲菲不少的輕功技巧,使其速度轉眼提高了一倍有余。

酒店里,林浩舒服的躺在軟和的床上聽著李菲菲沐浴的水聲,心道,“還好來時帶的錢沒有在崖低丟掉,不然現在就不會躺在這了。

李菲菲洗完剛出浴室就羞怯的叫了一聲,對穿上沒穿衣服的林浩說道,“你。。你還不穿上衣服!”

林浩沒辦法拉過被子蓋在了身上,李菲菲穿著浴衣羞澀的來到他身邊坐下問道,“我怎麼幫你啊?”

“什麼?”林浩只顧留著口水看李菲菲隱約可現的誘人嬌軀了,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李菲菲指的什麼。

李菲菲這才注意到林浩還在自己身上不停打轉的眼神立即紅透了耳根,但卻沒有不悅,緩緩的俯在了林浩的懷里,然後傷感的說道,“我們的孩子沒有了。”眼中又現出了晶瑩的淚光。

“只要你沒事就好,我們以後還可以再生一個的。菲姐姐,你知道我聽到你的消息有多著急嗎?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林浩說著低頭吻著李菲菲的眼淚,慢慢的尋找著紅潤的櫻唇。

李菲菲動情的迎上,毫無保留的迎逢著林浩的索取。良久,唇分,李菲菲輕輕的喘息著,喃喃的問道,“你不在意過去我和南宮飛的事嗎?”

“在意!”

林浩看到李菲菲驚惶的眼神,笑笑道,“但我更在意我菲姐姐,我一輩子都不會要你離開我的。”

“恩∼”兩人又情濃的吻在了一起,是那樣甜蜜。

不知道什麼時候林浩已經把李菲菲抱進了被窩退去了浴衣,雙手貪婪的揉捏著粉滑的肌膚,貪吃的在其胸前留下了無數的痕跡。

“恩∼∼”李菲菲呻吟般的說道,“你還要練功呢,明天再。。。好嗎?”

“嘻嘻∼姐姐不是說要幫我的嗎?”林浩不舍的放開李菲菲胸前紅潤的櫻桃,趴在其耳邊說上了幾句話,又俯了下去。

“你。。。你這個小壞蛋∼!恩∼∼!”

滿室且春,溫度在不停的上升著,外面連老天都羨慕的又飄起了雪花!

“叮咚。。叮咚。。”門鈴響了兩下。

外面傳來了服務員的聲音,“先生,你要的衣服買回來了!”

“我靠,怎麼這個時候來啊∼”


上篇:第三卷 第十八章 情定舍身崖    下篇:第三卷 第二十章 劍挑峨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