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飛花逐月第四卷 第四章 逍遙自在   
  
第四卷 第四章 逍遙自在




林浩打車到家時已經是九點多鍾,剛要拿鑰匙開門就聽到屋子里‘嘩啦∼嘩啦∼’的響了起來。

“完蛋,說不定今晚要很晚才能睡覺了。”他已經從聲音中聽出屋子的四位姐姐正在從事中華民族獨有的傳統精華娛樂項目———麻將。

開門進屋後,林浩對著正在客廳打的正酣的四女說道,“我回來了!”

四女看都沒看她一眼,只是‘恩’了一下算是答應,楊月這位一直都對林浩超級溫柔的姐姐這時也只顧看自己的牌,連聲都沒出。沒辦法,剛學會,有時連牌都看不住。

林浩換了鞋,坐在沙發上郁悶的看著正打的入神的四人,心道,“看來這個新年就這樣度過了,我現在還不如麻將的地位高。”

“嘻嘻∼我贏了!”楊月摸了張牌後高興的說道,然後又對左邊的李菲菲說道,“菲菲你看看我這個是不是自摸啊?” 一句話差點沒讓林浩從沙發上摔下來。

“是啊∼”李菲菲看了一眼說笑著說道。

林雅靜一邊說道,“想不到小月手氣這麼好,剛學會就贏了這麼多盤。”

林浩看著桌面上的麻將從上面陷進了桌子里面,一陣亂響後,已經擺好的四條長城整齊的從下面升了上來。

“自動麻將桌?”林浩自語的說道,然後問向四女,“我記得我們家以前可是沒麻將桌啊!”

“我們下午剛買的,你去玩電腦吧,不要打擾我們。”打了一張南風的林雅婷說道。

林浩無奈的進屋打魔獸去了,現在自己除了玩游戲還真沒事干。

經過幾個小時的奮戰,四女都伸了個懶腰,把疲勞的身軀松弛一下,曼妙的身姿如果被林浩看到估計又是一地口水。

“12點了,都早點睡吧。”林雅婷看了下牆上的時鍾說道。

四人嬉笑著去各自的房間換睡衣去衛生間洗漱去了,正洗當中楊月問道,“咦,這會兒怎麼沒見那個小壞蛋呢?”

李菲菲接道,“沒在你的房間打游戲嗎?”原來楊月搬來把林浩的房間給占了,但這也給了林浩以沒地方睡覺為理由來‘騷擾’眾女。

這時一邊的林雅靜俏臉微紅,輕聲的說道,“那個小壞蛋正在。。正在我床上睡覺呢!”

林雅婷嘻嘻一笑,說,“我就知道他今晚要往你房間跑,嘻嘻∼你還不快洗,不要讓你的小老公等急了。”說完和另外的兩人哈哈笑了起來。

林雅靜被三人嬉笑曖昧的眼神看的耳根都紅透了,爭辯道,“他都已經睡著了,再說我今晚要和大姐一起睡。”

“你可不要來我這里,我可不想讓他半夜再跑到我房間要人。我要先睡覺了!”林雅婷說完趕快的進屋把門給鎖上睡覺了。

楊月和李菲菲也是隨即進了各自房間,只留下林雅靜還在客廳。

進了臥室,林雅靜坐在床邊,單手撫上了林浩正熟睡的臉頰,低聲傾訴著這將近半年的相思。幾個月來自己時刻都掛念著他,當得知林浩那次住進醫院的事後心都要碎了,在自己心中林浩永遠都是個需要自己照顧的弟弟,小丈夫!

“死東西,睡的像豬一樣。”林雅靜輕罵一聲,在林浩臉上吻了一下。

林浩一個翻身把林雅靜摟進了懷中,像個小孩子般膩聲說道,“姐姐,我好想你哦!”

“你沒睡?”

“呵呵,我如果睡了,剛才就聽不到我最想聽的話了!”說完把頭鑽在林雅靜玉頸深處貪婪的嗅著久別了的芳香。

“恩,好香,好舒服啊!”林浩忍不住伸出舌尖在溫潤的玉頸上添了一下。

林雅靜也是情動異常,任林浩施為,嘴上卻說著,“你真是太壞了!”

林浩順著玉頸向上游走,很快找到了香甜誘人的櫻唇,不停的吸吮著林雅靜滑膩的小舌尖,雙手自然輕巧的退著其身上的障礙。

在除掉林雅靜身上最後一件衣物後,早已不耐的火熱堅挺隨即進入了林雅靜的身體,雙手攀上柔滑圓潤的乳峰不停的讓它們在自己手掌中變換著各種形狀。

林雅靜時高時低的呻吟著,對愛郎釋放著自己全部的熱情,瘋狂的迎逢著愛郎的沖刺。

第二天,清晨

“我們該起來了,快放開我∼!”這已經是林雅靜說的第二十遍了,她可不想等其他人都起床了再起來。

林浩那里會聽她的,在被窩里把溫玉般的嬌軀在懷里又緊了緊,閉著眼舒服的說道,“還早著呢,起床那麼早干嘛。”

林雅靜在林浩肩頭輕輕的咬了一下,無奈的說道,“小色狼∼不許睡覺,把你這半年的事情都給我說一遍。”

“姐姐不是都知道嘛∼怎麼還要我說!”林浩睜開眼看著雨露過後顯的更加嬌豔的林雅靜,忍不住在濕潤的紅唇上又咬了一口。

林雅靜感受著林浩對自己的貪戀,笑意朦朧的嬌聲說了句‘小饞貓’,撒嬌似的膩在林浩懷里說道,“不嘛∼我要你親口說給人家聽。”

看到林雅靜嬌癡的模樣,林浩抱著她開始說起所發生的一切事情,聽的林雅靜時而緊張的抓著他的胳膊心疼不已,時而輕打他的胸膛嬌嗔吃醋。

幸福甜蜜的時光總讓你覺得那麼的短暫,不一會兒門口傳來林雅婷,楊月和李菲菲說話的聲音,另外的三人已經起床了。

今天是大年三十,當然要早點起床把一切都准備妥當等著過年了。

林家一直都是一脈相傳,幾乎沒有什麼親戚,三姐弟在還沒懂事時爺爺奶奶就得病去世了,外公外婆也在多年前架鶴西游,只有兩個已經很少來往的舅舅,逢年過節也只是打個電話問候一下。三人少了好多的繁瑣事情,過得倒也逍遙自在。

林雅靜穿好衣服出門聽到三女正在廚房忙活,趕快跑進了衛生間洗漱起來。

不一會兒林浩來到林雅靜身邊說道,“剛才你的那個高級追求者給你打手機,邀請你一起過新年。嘻嘻∼被我嚴辭拒絕了,還給我拽普通話,我幾句就把他說的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林雅靜一時沒明白過來他說的高級追求者是誰,半天後才白了他一眼,說道,“嘻嘻∼我老公真有本事,我去廚房幫她們了。”這種電話自己接都懶的接,但又都是在一起的同學,還好有林浩這個擋箭牌。

吃過中午飯後,沒事的四女又擺開了陣勢,開始了長城運動。

林浩坐在了楊月身邊當起了軍師,結果在楊月連輸了一圈的情況下被‘驅除出境’,郁悶的回房上浩方魔獸去了。

“媽的,一下午怎麼老是遇到高手,氣死我了!”經過幾個小時的戰斗林浩不爽的罵著退出了魔獸,誰讓他沒有這方面的天賦呢。

無聊的打開網頁看了些新聞,林浩走出了房間,來到林雅婷身邊從背後攬住了腰身,說道,“姐姐什麼時候做飯啊?我快餓死了!”已經快晚上六點了,再讓她們打下去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吃上飯呢。

林雅婷打了張牌,哄小孩似的說道,“寶寶乖,等姐姐打完這圈就去做飯。”

“不行,我現在就要吃。”林浩說完霸道的把林雅婷抱了起來向廚房走去,臨進門時對看著自己的三女說道,“嘻嘻∼你們等著,老公一個一個抱你們進來。”

三女俏臉微紅的啐了他一下,趕快的去洗手准備做飯了。

到了廚房,林雅婷羞急的對還沒有放下自己的林浩說道,“你還不放下我,不然怎麼做飯啊!”

“嘻嘻∼大姐,我們來做飯就可以了!”先進來的林雅靜換著圍裙說道,楊月和李菲菲也進來調笑的說著。這幾天林浩都沒有和林雅婷單獨在一起的時間,三女當然要為其創造一下環境了。

林浩笑嘻嘻的說道,“還是二姐做的好吃,我們出去休息一下,姐姐打了一下午牌一定累了。”說完也不理林雅婷的抗議,忍著腰間傳來的疼痛抱著懷中的佳人又回到了客廳。

“有什麼事,還不快說∼”林雅婷看著伏在自己懷里的林浩,溫柔的撫著其頭發,想起了小時候的林浩總愛這樣纏在自己懷里,眼中不由露出了濃重的慈愛。

林浩小孩般貪婪的吸嗅著林雅婷胸前的馨香,喃喃的說著,“沒事,我就想讓姐姐抱抱我。”記得小時候有一次自己生病了,自己不往床上躺非要纏在林雅婷懷里,林雅婷就整整抱了他一天,那種幸福的感覺直到現在還記憶猶新。

在林雅婷和林雅靜身邊時,林浩永遠都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看著還這麼愛粘纏自己的林浩,林雅婷甜蜜不已,輕聲說道,“好了,我的乖寶寶,你已經長大了,再這樣會被別人笑話的。”嘴上雖然這麼說,但自己還不是時常的把林浩當成小弟弟一樣的照顧。

“那晚上我要去姐姐那睡∼”林浩隔著薄薄的毛衣輕輕的咬了下乳峰的凸起,無賴的說道。唉,一會兒功夫又恢複了本性。

林雅婷被‘咬’的渾身如觸電般顫了一下,紅著臉把不老實的林浩推了起來,想狠狠的擰他一下卻又舍不得,嬌嗔道,“你個小色狼,真是越來越壞了,小心我讓她們都不理你。”

林浩知道林雅婷如果說句話廚房里的三位姐姐要是理自己那才是怪事呢,立刻換了一副可憐兮兮的面容,說道,“人家剛才是情不自禁嘛,以後不敢了。”林浩也就在林氏姐妹跟前會這樣,如果換了李菲菲等人,現在說不定已經早抱進臥室了。

林雅婷知道林浩說第一句話還可能是真的,至于後面那句‘以後不敢了’完全是在自己面前說習慣了帶出來的。

吃過豐盛的晚餐,林浩坐在沙發上打著飽嗝,一動都不想動。沒辦法,這是每次吃完林雅靜做的飯菜後的第一症狀,楊月和李菲菲今天也是破例的‘胃口大開’直誇林雅靜的手藝。

快八點了,中國十幾億人都在等的春節晚會就要開始了,林浩從四女談話的口氣中隱隱聽出又要‘開戰’的跡象,立即主動提出了自己的行動方案,就是去H市郊區的青云山玩。大年三十晚上去青云山玩,全H市也只有林浩有這個想法。

“也不錯哦∼”林雅靜贊成的說道,來到窗前看著寂靜的夜空和萬家燈火,高興的說道,“今天晚上我們就去青云山玩吧!”

來H市這麼久,家里除了林雅靜還真沒人去玩過,馬上統一了戰線。

都收拾完畢後,李菲菲見林浩從陽台上提出了一個大大的紙箱,奇怪的問道,“紙箱里裝的什麼啊?”

“呵呵,這是我早就准備好的東西,正好今晚用上!走吧,到地方了再要你們看!”林浩神秘兮兮的說著。

“那我們快走吧,我去把車開出來。”楊月高興的正要出門,被林浩拉了回來,說道,“跟著你老公怎麼能用那麼笨重的交通工具,我們飛著去∼!”

白茫茫的雪地上發出微微的銀光,居高臨下往去格外的漂亮。

“哇∼好美!回去你也要教我輕功,我也要像你們這樣!”這是楊月在空中飄飛的林浩懷里慢慢的掙開眼睛後的第一句話。

“呵呵,沒問題,不教我老婆我教誰啊!”林浩飄落在一座高層建築的避雷針頂端,看著從自己身邊飄飛而過的李菲菲,欣喜的說道,“菲姐姐用上飄渺身法後真像仙子一樣?”

李菲菲扭頭白了他一眼,心中鵲喜,嘴上說道,“我和婷姐,雅靜比起來還差的遠呢∼!”從峨嵋回來後,除了‘玄冰決’里的武功外林浩還為李菲菲挑了很多適合她練的武功密技,其中‘飄渺迷蹤’和‘迎風柳步’這兩種絕世身法與步法怎會少的了。

“哎,快走了,站那麼高小心被雷劈啦!”林雅靜前面笑嘻嘻的說道。

林浩不滿的嚷嚷道,“好啊,你敢咒我,看我抓到你立即給就地正法了!”說完箭般射了出去,快要追上時被林雅靜一個凌空轉身繞了過去,因為抱著楊月林浩也不敢有太大的動作,真害怕把懷中的寶貝給掉了下去。

李菲菲落在一邊的樓頂羨慕的看著兩人的追逐,感慨萬千。從和林浩在一起後她才明白什麼叫真正的武功,什麼是失傳百年的絕技。

“菲菲不用羨慕,以你現在的功力只要勤加努力,半年以後雖然不能趕上他們但也會像他們一樣在空中自如換氣,凌空飛渡了。”林雅婷站在李菲菲身邊說道。

“真的∼!”李菲菲滿眼歡喜的看著林雅婷,雖然知道林雅婷不會騙自己但還是要問一下,練武的人終究對武功最感興趣。

“姐姐怎麼會騙你呢?”

林雅婷看著李菲菲欣喜的小女兒神態,逗道,“菲菲真漂亮,怪不得把寶寶迷的團團轉,嘻嘻∼!”

李菲菲羞澀的低下俏臉,道,“姐姐笑我,姐姐和雅婷才叫漂亮呢。只要他以後不忘了我,我就很高興了∼!”

“菲菲怎麼會這麼想呢,寶寶不是這種始亂終棄的人。如果他敢,看我怎麼收拾他,到時菲菲可不能心疼啊!”

“我才不心疼呢!”李菲菲說完撲在林雅婷懷里,泣聲說道,“姐姐,和你們在一起的這些天,我過得好開心,有家的感覺真的好幸福!”

“傻丫頭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這里就是你的家。嘻嘻∼如果你在別處安了家小壞蛋不把你搶回來才怪呢。”

這時林雅靜落到了兩人身邊,對遠處追來的林浩說道,“有本事我們看誰先到青云山頂∼!”

林浩把楊月放下,笑嘻嘻的說道,“好啊,但總要有點彩頭吧?不然多沒意思!”比輕功自己怕過誰∼!

“行啊,但是只要我們三人中的任何一人先到,都算你輸!。”林雅靜拉著林雅婷和李菲菲的手說道。

“哎,這不是欺負人啊?我可是還帶著一個人呢!”林浩不滿的說道,對于兩位姐姐的輕功他可不敢小睽。

李菲菲說道,“我們還帶著你的笨重紙箱呢?”

“行∼誰讓你們是我老婆呢,怎麼說都行!不過,你們輸了到山頂要每人親我一下!”林浩色色的說著,眼中已經閃出了勝利的曙光。

三女欣然答應,反問道,“要是我們贏了呢?”

“嘻嘻∼那我就吃點虧,親你們每人兩下吧!”說完裝出一副很大方的樣子,把身邊的楊月逗的直樂。

“那怎麼行?怎麼都是你占便宜!”李菲菲剛說出口,俏臉就紅了起來。

林雅婷開口道,“我們贏了,到時再想要求,現在走了!”

“哎,你們怎麼這麼不講規矩,我還沒准備好呢!”林浩說著抱起楊月向已經躍出五丈開外的三女追去。

“我們能贏嗎?”楊月把俏臉貼著林浩的懷里問道。

“呵呵,姐姐,親我一下,我們肯定能贏。”林浩剛說完,楊月就伸起頭來在其臉頰上吻了一下。

林浩低嘯一聲,把身法猛然提到極致,快如流星的向三女追去。楊月只能聽到耳邊呼呼的風聲,眼前的一切都變得異常模糊。

在經過拉在後面的李菲菲時,林浩放慢速度飛快的在她臉上啄了一下,在其耳邊說道,“菲姐姐,我等著你在山頂親我哦,嘻嘻∼”

李菲菲看著已經遠去的林浩,摸著剛才被林浩輕啄的臉頰,甜甜的一笑,提起紙箱追了上去。

不算太高的青云山已經映入眼目,林浩看了看和自己並肩馳騁的兩位姐姐,說道,“姐姐加把勁哦,我在山頂等你們!”

林雅婷和林雅靜看著突然飛沖出三丈有余的林浩,駭然的對望了一眼,隨即又是一笑,林雅婷道,“想不到他輕功又進步了,看來我們要輸了!”

“恩,不知道寶寶的劍法練的怎麼樣了?”林雅靜問道。

“不知道,一會兒你和他試一下。”

“打傷了大姐可別心疼啊∼”

“嘻嘻∼只要你不心疼,我就無所謂!”

說話間兩人已經飄落在了青云山的頂端,看著笑眯眯瞅著自己的林浩,大方的上前每人在其臉上親了一下。

隨後林浩上前迎面抱住了飛馳而來的李菲菲,放下她手中的紙箱,心疼的用衣袖幫她擦著額頭的細汗,道,“姐姐就不要趕這麼急嘛!不會是等著吻我的吧?”

李菲菲羞怯的打了他一下,想從她懷里掙開卻被抱的緊緊的,低聲求道,“你快放開我,婷姐她們都看著呢!”

“姐姐還沒吻我呢。”林浩無賴似的的看著李菲菲,眼中露出狡黠的目光。在李菲菲要吻上自己的臉頰時,突然低頭捉住了翹麗的小嘴,深深的吻了下去。

唇分,李菲菲柔情萬種的看著林浩,深情的說了句,“你好壞∼!”聲音是那麼的柔,那麼的誘人,搞的林浩差點禁不住就要把她給就地正法了。

“一輩子我都會霸住你,不讓你離開我的。”

“反正人家現在也沒地方去,就先跟著你好了!”

林浩拉著李菲菲的手來到一邊正在看山中幽靜景色的三女身邊,大聲的對著山谷喊道,“我林浩好幸福啊!”響亮的余音不停的回蕩在空當的山谷之中。

四女都動情的貼在了其身上,享受著甜蜜的甯靜。

不久,青云山頂閃出了朵朵色彩繽紛的禮花,把銀白一片的山頂裝飾的亮麗非常。幾天後,三十晚上青云山頂的彩豔禮花成為了H市人們新年談論的又一話題。

“寶寶,接著!”林雅靜把找好的一根挺直樹枝扔給了林浩。

林浩隨手捏起了‘玄月劍訣’看著對面站定同樣手持干枝的林雅靜,說道,“姐姐要試我的劍法嗎?”

“嘻嘻∼讓我看看寶寶有沒有偷懶!”說完手中樹枝顫動著劃出道道劍影向林浩逼來,竟然能用樹枝舞出劍氣。

“哈哈∼看我‘劍點飛花’!”林浩旋步側舞,擋住攻來的無數劍影,隨後劍隨神走將自己領悟的‘玄月劍訣’施展開來。

兩人雖然都用的是‘玄月劍法’,但卻給人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

林浩的劍意剛勁霸道,舞出時猶如天神突現,劍劍透著王者之氣,無堅不摧。林雅靜卻是劍走空靈,飄渺無影,讓人找不到任何痕跡,每次現形都已經逼上對方要害。

旁邊楊月和李菲菲都緊張的抓住了林雅婷的胳膊,目不轉睛的盯著兩人。林雅婷笑笑安慰道,“不用害怕,他們沒事的。菲菲沒看出來他們都是劍氣不吐,點到即止,生怕傷到對方嗎?”

劍停,林浩欣然說道,“多謝姐姐手下留情,看來我還要再苦練幾天了。”

“還不錯,我已經快用上全力了,也沒讓你多少,要想打敗你也要在千招以後了。”林雅靜說完,走上前拿出手絹擦拭著林浩額頭的細汗,說道,“我們以後就要靠你保護了,要努力啊!”


上篇:第四卷 第三章 雪夜驚蝶    下篇:第四卷 第五章 陰謀詭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