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飛花逐月第四卷 第六章 恐怖分子   
  
第四卷 第六章 恐怖分子




坐下的林浩剛對蝶舞問了一句就感到一道劍般的眼神冷冷的盯著自己,如果目光能殺人的話他已經死了不下十次。

“你就是林浩!”短發男子生硬的問道。

林浩最受不了的就是這種自以為很酷的人,看都不看他一眼,笑眯眯的看向蝶舞問道,“美女什麼時候多了兩位護花使者,而且還是一文一武!嘻嘻∼我可是文武兼備哦!”完全的一副無賴像,靈動的目光不停的打量著英氣中透著幾絲嬌媚的蝶舞。

“去死!”蝶舞瞪了他一眼,伸手拉了拉正要發作的短發男子,說道,“師兄他就是這個樣子的,你不要和他一般見識!”然後對林浩說道,“這是我師兄蝶飛,這位是武朋,人家可是博士哦!”

“你師兄?你們是一個師父嗎?”林浩看了一眼對自己怒目而視的蝶飛問道。

蝶舞白了他一眼,說道,“我們換個地方說吧,你找個可靠的地方!”他們蝶組在安全局都是從小被幾個師父一起調教的,不分先後師兄師妹都是按年齡喊的。大家都是蝶字開頭,而且都是單獨住宿,行動很少有在一起的機會,所以雖然大家都是蝶組的但卻沒人知道那個神秘的‘鬼蝶’就是蝶舞這個俏佳人。

“干什麼?不會是想謀殺親夫吧?”林浩說完後連一邊的武朋都皺起了眉頭,滿臉的鄙夷。

“找死!”蝶飛憤怒的低吼一聲,並指如劍,閃電點向林浩胸口要穴。一邊的蝶舞剛要說話,蝶飛的舉動根本沒來得及阻止。

林浩隨手用指尖在飛點而來的手腕上不著痕跡的劃了一下,然後微笑的看著垂下手臂,一臉憤然而又驚詫的蝶飛。

“你把師兄怎麼了?”蝶舞急急的問向林浩,她知道蝶飛根本就不是林浩的對手。

林浩被蝶舞焦急的表情看的心里一陣的不爽,懶懶的說道,“你師兄只是太激動了而已,沒什麼事的,我們走吧!”說完起身離開了桌子向樓下走去,沒再看三人一眼。

看著林浩消失在樓梯口的身影,蝶飛活動了一下麻木的胳膊,恨聲說道,“依依,我們根本不需要這種人幫忙,有我和你在根本沒問題的!”在蝶組一直都以冷靜沉穩著稱的蝶飛,之從看到林浩後就很難冷靜下來,因為他已經嗅到了‘危險’。

‘依依’是蝶舞的小名,從小蝶飛都是這樣喊的。

蝶舞沒有說話,對這位從小都對自己很好的師兄她能說什麼,以前她一直認為自己喜歡蝶飛,兩人都處在那種似戀非戀的狀態。自從遇上林浩這個無賴後,蝶舞才隱隱發覺對蝶飛的那種喜歡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種。和林浩短短的三次接觸,每次都會出現臉紅的狀態,他那清澈無底的眼眸可以讓自己緊張的狀態松弛下來,雖然對他色狼般的眼神很氣惱,但如果放在別的男子身上,對方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她很想去更深的了解他,卻又害怕自己陷進去,畢竟她的工作是不能有感情的。

“我們走吧!”蝶舞對一邊的武朋說道。

武朋疑惑的問道,“你說的那個高手就是他?”

蝶舞笑笑,答道,“是啊,快走吧。他還不一定幫我們呢,我要想想辦法!”

說完帶頭走向樓梯,蝶飛冷著臉緊緊的跟在武朋的後面,生氣歸生氣,任務是不能忘的。

新云酒店。

林浩拿著鑰匙帶著三人來到了21樓的一間豪華套房,汪征給他的那張金卡還很是好用的。

進屋後,蝶舞皺眉傳音說道,“你和丐幫關系很好嗎?”有些事武朋是不能知道的。

林浩笑笑不答,從玻璃櫃里拿出了樣式高檔的茶杯,開始為三人沏茶。

“喝點什麼?這里有上好的‘龍井’‘冒尖’‘碧螺春’和‘鐵觀音’!”林浩看著坐下的三人,一掃剛才的無賴形象。

武朋和蝶飛用驚異的眼神打量著一臉微笑氣質非凡的林浩,這和剛才的那個林浩是一個人嗎?

“我要龍井,謝謝!”武朋客氣的說道。

林浩看向蝶飛,問道,“你呢?”

“一樣!”蝶飛雖然驚異于林浩的變化,對他還是沒有任何好感。

林浩看向蝶舞,蝶舞也要的‘龍井’,然後不滿的傳音說道,“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你怎麼會有他們的金卡,你們是什麼關系?”

不知道為什麼,蝶舞急著想知道林浩和丐幫的關系,因為上面對丐幫的態度她是很清楚的。雖然她知道林浩和丐幫的汪征有來往,但卻不知道會這麼密切,連新云集團很少送出的金卡都有。

“這個和你找我的事有聯系嗎?”林浩一邊傳音說著一邊開始沏茶。

“以後不許你和他們來往!”蝶舞傳音對林浩說道。

林浩將沏好的茶端到三人面前,同樣傳音說道,“你很關心我嗎?”

看到蝶舞臉微微紅了一下,林浩心底一笑,坐下說道,“你們找我有什麼事?現在可以說了吧!”

“哼!”蝶飛看著兩人眉來眼去的樣子,氣惱的將茶杯種種的放在的茶幾上。

蝶舞責怪的看了他一眼,慢慢的說道,“你還記得年前在新云商廈的那件事吧?”

“這個我怎會忘記,那次我差點掛掉!如果這次你還要我和你一起去拆炸彈,打死都不會去的,我還想多逍遙幾年呢!”

蝶舞白了他一眼,說道,“不到兩天就出院的人,能說差點掛掉,虧你也能說的出口!”接著說道,“這次雖然不是拆炸彈,但卻和那些人有關!”

“好吧,那我先聽一下!”

“簡單的說就是‘東突’組織派人來搶我國的一個研究成果,研究這個項目的是武朋的父親,他已經被殺害了,但事前武教授在我們的通知下已經把一切的資料都毀了,現在知道這些資料的只有武朋!”蝶舞一頓,看了下林浩。

接著說道,“這些人幾個月前就來了,我們開始不知道他們的目的,一直都在追查,結果我們死了很多人,商場的那幾個人的武功在進來的這些人當中只能算是中下等。在商場爆炸那件事後,我們才知道他們的真正目的,爆炸只是要引開我們的視線而已。”

“要我當保鏢∼?”林浩眯著眼看著眼圈有點紅的武朋問道。

蝶舞說道,“不用,明天北京就會派專人來接武博士,現在那些人還不知道我們的行蹤。我是想等武博士走後,找個人來拌他,把這些人都引出來消滅掉!”

“不干,那些可是恐怖分子,我惹不起。那天把我家給炸了,我哭都來不及!”林浩從聽到‘東突’心里就有了決定,不能參與。

蝶舞皺了皺眉頭,想不到林浩會這麼直接的拒絕自己,本來後面准備的話語都被堵在了心里說不出來,兩眼幽怨的看了他一眼。

“你應該幫蝶舞他們,這些‘東突厥’的分裂分子這樣藏身在內地,隨時都在威脅著國家和人民的安全,做為一個中國的公民你應該有這個責任!”坐著的武朋,一臉的正氣,說話間透著掩飾不住的激動。他的父親武錦庭就是被這伙人殺害的,怎能夠不激動!

林浩可不吃他那一套,這段時間自己還想留心應付靈教呢,年前他們刹羽而歸,年後肯定會再卷土重來,家里的幾位佳人如果有一個出了閃失,自己定會後悔終身的。

看了一眼言語激憤的武朋,微笑的對蝶舞說道,“你們武盟那麼多人為什麼非要我參加呢?”

“這是國家機密,不能讓那麼多人別人知道!”蝶飛斬釘截鐵的說,然後又威脅的看著林浩,“你既然已經知道了,就一定要加入,不然你和你的家人在沒有抓到這些人前會很不安定的!”

林浩眯著眼,兩道令人心顫的寒光直視的蝶飛沒來由的生出一種難言的恐懼,冷哼一聲掩飾著自己內心的感受,把目光轉向一邊的蝶舞。

“你們威脅我∼!”林浩慢慢的說著,看著不敢正視自己的蝶舞,從剛才蝶飛第一句的‘國家機密’他就知道自己從開始根本不應該聽這些的。

蝶舞平靜了一下被林浩看的散亂的心情,抬頭低聲說道,“我們的人手不夠,一般的人員根本沒辦法接近他們,這次師兄還是被臨時調來的。其實,你也是幫你自己的。劉瑩父親在國家的考察和認可後已經參加了這個研究成果的外圍生產計劃,那些人如果得不到武朋和這項成果的資料,肯定會去找這些參加外圍計劃的人,雖然外圍沒有什麼秘密可嚴,但他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不要再說了,到時你給我打電話就可以了。”林浩說完,就站起身來准備走人。

蝶舞將林浩送出門口後,隨手關上了門,小心的問道,“你是不是很生氣?”

一直沒有回頭的林浩突然轉過身來,看著輕輕的咬著嘴唇的蝶舞,邪邪的笑了起來,看的蝶舞渾身不自在起來。

林浩慢步的把不知所促的蝶舞逼的緊靠牆壁,說道,“你剛才是騙我的,瑩姐的父親根本沒有參加什麼外圍計劃,國家怎麼會讓他這種民營家族企業來參加這種高機密的事情。”剛才林浩也是一時生氣加緊張劉瑩的家人,沒有把這些考慮進去,出來冷靜下來後發現這些。

蝶舞抬頭看著林浩,感覺到他幾乎貼上了自己的身子,沒有了以往‘鬼蝶’的沉穩和冷靜,說道,“我。。。你走吧!我不會打擾你了,等這事完了以後我再找你調查吳飛云的死因。”剛才蝶舞也是心神被林浩看的亂糟糟的才編出了這個漏洞百出的謊言。

“嘻嘻∼我怎麼會讓你這個令我心動的可人去冒險呢!記著給我打電話,我可是個智勇雙全的護花使者呢!”說完看著蝶舞驚訝的表情,忍不住一下霸道的吻住了嬌俏欲滴的小嘴。

蝶舞被林浩的舉動驚的一呆,隨後掙紮起來,在房門打開前推開了壓著自己的林浩,羞怒的看著他,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滋味油然而生。

“依依,你怎麼了!”本來在房間里守護武朋的蝶飛聽到外面的響動,立即開門跑了出來,看到滿臉羞紅的蝶舞,沒有理自己的問話。轉身怒視林浩,說道,“林浩,你敢欺負依依,你找死!”

林浩笑眯眯的說道,“我可不像你一樣整天找‘屎’!”然後傳音給蝶舞,說道,“寶貝記著給我打電話,我走了!好甜啊∼嘻嘻!”

蝶舞聽著林浩的話語,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對旁邊准備出手的蝶飛說道,“師兄,我們進去吧,武朋還在里面呢!”

林浩走在滿天閃耀的星空下,心里還在回味著剛才自己霸道的一吻,品著還留著齒間的香甜,又色色的笑了起來,幫個忙能換回個美麗不輸于姐姐的小嬌妻,何樂而不為呢!

不過自己的一時沖動,卻把暗中虎視耽耽的靈教忘到了一邊,回去還要好好的計劃計劃,不能干得不償失的事情。

回家後看著一桌還熱著的飯菜,林浩心疼的對在家等自己吃飯的林雅婷,林雅靜和孫秀秀說道,“你們怎麼不先吃啊,以後我回來晚了,就不要等我了嘛!”

林雅靜給他拿著筷子,說道,“你回來不還是要給你做飯,等你回來一起吃,省的我麻煩!”

“嘻嘻∼來都多吃點!”林浩挨著為三女夾菜,在為孫秀秀夾完後,趴到其耳邊輕輕的說道,“我的秀秀多吃點,近來我抱著你感覺你瘦了,沒有以前豐滿了哦!”

孫秀秀聽了林浩的話後,低下紅的像熟透了的柿子一樣的俏臉,慢慢的吃著林浩為自己夾的葷菜,心底卻是像吃了柿子一樣的甜。

“小壞蛋,你又欺負秀秀了!秀秀,他給你說的什麼?”林雅靜看著孫秀秀紅紅的俏臉,就知道林浩沒說什麼好話。

“我是讓她多吃點,補補身子!整天都是你們欺負我,我哪敢欺負你們啊!”林浩吃著飯菜含糊不清的說著。

晚飯過後,林浩見三女都忙完了,笑呵呵的為每人都沏了一杯茶。

“今天怎麼這麼乖,有什麼事就快說吧?”林雅婷撥弄著茶杯里飄著的散開的茶葉輕聲問道。對于林浩,她和林雅靜可是閉著眼都知道他想干什麼。

“無事獻殷勤,這樣的待遇都是有代價的,秀秀以後一定要記住哦!”林雅靜笑著對一臉迷茫聽著她們說話的孫秀秀說道。

林浩不滿的說道,“姐姐怎麼能這樣的冤枉我啊,秀秀會被你們教壞的!”

二女各自白了他一眼,林雅婷說,“看在你還知道我們都喜歡喝什麼茶的份上,就趕快說吧!”

林浩笑嘻嘻的又討好了一陣,把蝶舞讓自己幫忙的情況說了一邊。

“那你自己小心點!”林雅婷喝著自己喜歡的清茶,慢慢的說道。林雅靜也沒有說什麼,只是說了句,“記著要消滅乾淨,不留後患!”只有孫秀秀擔心的看著自己。

林浩驚異的看著沒有任何反對的兩位姐姐,沒想到她們會是這個反應,問道,“你們怎麼不反對?”

“你已經決定了,我們怎麼反對!只要你記著家里還有我們在等著你,保護好自己就可以了!”林雅婷說話時,兩眼瞞是深情的目光。

林雅靜看著聽了大姐的話後不知所措的林浩,笑了下,說道,“其實我們都很擔心你,都不想你去,但是你已經決定了,我們都會支持你的。畢竟不是壞事,就是太危險了,過兩天你們開始後給我說一聲,我們請假幫你!”

林浩情動的把林雅靜摟在了懷里,對一邊的二女說道,“來,快讓老公抱抱!”

林雅婷和孫秀秀柔順的伏在了林浩懷里,感受著對她們的摯愛。孫秀秀趴在林浩胸前幽幽的說道,“老公,你一定要小心,不然秀秀會。。。”還沒說完眼角就濕潤了。

林浩看著貼在自己眼前的三女,每人香了一口,感受著孫秀秀壓在自己胸前那豐碩的乳峰,說道,“呵呵,我不會有事的,怎麼搞想我要去送死一樣!”

“不許這樣說!”林雅婷幽怨的說道。

林浩笑笑又把兩邊的林雅婷和林雅靜往懷里緊了緊,讓她們緊緊的貼著自己,一臉齷齪銷魂的模樣,舒服的差點叫出聲來。

三女低頭一看都明白過來怎麼回事了,三張如花的俏臉,都浮上了紅云。




上篇:第四卷 第五章 陰謀詭計    下篇:第四卷 第七章 玉人療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