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仙武異能 飛花逐月第四卷 第八章 行動計劃   
  
第四卷 第八章 行動計劃




H市,偏僻的城市鄉村。

“查到了嗎?”聲音從光線黯淡的房間內的黑暗角落里發出。

屋里的另一個人站在門口陰沉的回答道,“沒有,正在查。我們現在的人手不夠了,十號他們在剛進入H市的當天晚上就全部被‘鬼蝶’殺了。現在帶上我就只有七人了,看來這次我們又要失敗了。”

“哼∼!”暗角里慢慢的走出個身材矮小的侏儒,沿著渾暗的光線看去,只能感覺到那對沒有絲毫生氣的眼睛,散發著死亡的光芒。

一邊站著的一人身子在此人的目光下抖動了一下,低著頭沒有敢在出聲。

“我們不會失敗的!繼續查那個武朋的下落,得不到就把他毀了!”

“那個武朋會不會已經不在這個城市了,我們的人只要出現就會被他們發現的,我們。。。。”站在門口的人咽了口吐沫使自己鎮定了一下,道,“是不是先回去。。。”

“撲!”的一聲。

侏儒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他的身邊,手已經插進了他的胸口,冷冷的說道,“你已經不適合再活在這個世上了!”說完把手從其胸口拔了出來,掌心里握著還在跳動的心髒,粘稠的血漿慢慢的滴向了地上。

好厲害的爪勁,竟然能輕而易舉的穿過肋骨直透心髒。

侏儒眼角掃了一眼還站的人,狠狠的說道,“鬼蝶,我一定要殺了你!”接著血肉四濺,還溫熱的心髒被他一下抓的血肉橫飛。

************************************************************

一個星期後,H市豐圓酒店。

“依依,我身體全好了。”蝶飛在房間里運功一周後發現真氣流動已經沒有了絲毫的阻礙,高興的開門出來告訴蝶舞。

蝶飛在林雅靜的調養下身體已經完全的恢複。

蝶舞聽後沒有對他言語而是對身邊的林雅靜說道,“謝謝靜姐姐,麻煩你這麼長的時間,我們也要准備走了,在這里耽誤太長時間了。”

林雅靜柔和的一笑,道,“你真的不要他幫你們了嗎?”

“不用了,我和師兄會解決的。”蝶舞搖了下頭說道。

“那好,我先走了!”林雅靜起身說道。

蝶飛對著要離開的林雅靜說道,“林小姐的救命之恩我蝶飛將永記心中,以後有什麼事用的上我的盡管吩咐。”

林雅靜笑了下沒有說話出門走了。

“依依,如果她能加入我們蝶組的話,我們的實力最少能增加一倍!”蝶飛若有所思的看著關上的房門。

蝶舞鄒起秀眉看著他問道,“你覺的她會加入我們?”

“不會!不過。。”

“她們姐弟三人,每個都是獨當一面的高手,誰惹了她們都不會有好下場的。”蝶舞好像是在自語又像是在警告蝶飛。

“她們的武功和你比怎樣?”蝶飛不以為然的問著,從上次的打斗中他已經知道了蝶舞就是他們安全局的‘鬼蝶’,對于他來說一直都認為‘鬼蝶’的武功連盟主張劍都輸上三分,何況是別人。

“我們還是想想怎麼引那些人出來吧,上面已經從國外得到他們的資料。一共來了二十五人,已經死了十八個,還有八人,要趕快的找出來。”蝶舞移開了話題,坐回了沙發上開始沉思起來。

現在關鍵是讓誰來拌成武朋引剩余的人出來,可是蝶飛和武朋的身材相差太遠了,向總部求援這可不是她‘鬼蝶’的作風。

如果林浩在就好了,他拌武朋正合適,可惜現在自己不想讓他參與進來了。蝶舞矛盾的心里擾亂了她的思緒,既想讓林浩幫忙又害怕見到他,‘鬼蝶’是不能動感情的。

傍晚,蝶舞和蝶飛沉悶的看著窗外,一下午的商討最後的決定還是讓蝶飛來拌武朋,雖然不是很理想但總還是有希望的。

“叮咚!”

門鈴響了,蝶飛起身走到門口停頓了一下,運功傾聽了一下,在確定沒有什麼事後把門打開了。

“你∼?!”

看著門口站著的武朋,蝶飛吃驚的說不出話來,趕快的把他讓了進來,然後眯著星目在背後仔細的打量著。

“怎麼不認識我了?”武朋看到同樣驚異的蝶舞,狡黠的問道。隨後又對身後的蝶飛說道,“我可是很討厭別人在我後面拿兵刃偷襲我的。”

“你是誰?”蝶飛停下了手中已經快要挨上林浩後背的一尺鋼針,沉穩而又吃驚的問道。

武朋笑嘻嘻的上下看著蝶舞,問道“你真的不認識我了嗎?”

“是你!!!”蝶舞已經從對方那種色眯眯的眼神和熟悉的聲音中猜出是誰了,話語里有著掩不住的喜悅,接著又道,“不是說不讓你來了嘛!”

“嘻嘻∼我定金都收了怎能不講信用!”

“定金?什麼定金?”蝶舞奇怪的問道。

旁邊的蝶飛從蝶舞的話中知道兩人是認識的,兩人的對話卻把他搞的一頭霧水,但手中的鋼針還是沒有離開武朋的背脊。

“你忘了?一星期前你送我出門的時候給我的定金。唉∼現在想起來好懷念啊!”

“我怎麼不知道。。。”蝶舞迷惑的想著,突然像想起了什麼俏臉紅了起來,拿起桌子上的電視遙控器對著他扔了過去,口里喊道,“林浩,你去死吧!”

林浩隨意的抓住飛來的遙控器,說道,“這里是酒店,你把東西摔壞了可是要陪錢的!”

“哼!”蝶舞生氣似的把頭扭到了一邊。

這時後面的蝶飛轉到了林浩前面,仔細打量了半天,歎服的說道,“好高明的易容術!”

“呵呵,過獎了,我。。。。”

蝶舞截住了林浩的話頭,說道,“你只見了武朋一面怎麼會做的這麼像?”

“嘻嘻∼還好網上有這個大博士的照片,沒想到這個什麼武朋那麼有名,網上關于他的資料都看不過來!”林浩懶散的坐到了一邊的沙發上,歎道,“這可是姐姐花了一下午的時間為我量身定做的,不過帶著不是很舒服。”

“雅靜姐做的?”

“不,是我大姐做的。我們什麼時候行動啊?”

蝶飛一邊黑著像是被驢踢了似的臉,說道,“你不能參加!”

林浩撇了蝶飛一眼,從自己進屋還沒正眼看過他呢,真是個令人討厭的家伙,如果不是因為他是蝶舞的師兄自己早就收拾他了。

“我可是收了定金的,要不這樣吧。你們不是人手不夠嗎?你可以去干別的事了,這里就我和舞丫頭就能搞定了。”林浩理都不理蝶飛要殺人一樣的目光,只是對著因自己一句‘丫頭’瞪自己的蝶舞壞壞的笑著。

“放屁!我師妹什麼時候給你定金了,我怎麼不知道!”蝶飛氣的幾乎是喊出來的。

林浩眯起了雙目,說道,“你吼那麼大聲干什麼?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成為安全局的人的,你應該學學人家詹姆斯.邦德,多紳士啊!”

“我宰了你!”蝶飛每次見到林浩總有這種沖動,很難保持平時的冷靜。

蝶舞一把拉住正要動手的蝶飛,生氣的說道,“你們兩個別吵了!”

“依依,你放開我,今天我要教訓他一下。”蝶飛不滿的抗議著。

蝶舞無奈的說道,“師兄你冷靜一點好不好?我們不是來和人打架的!”

“依依,連你也幫著他?”蝶飛憤恨的看著蝶舞。

林浩一邊看的直搖頭,蝶舞是害怕自己傷害到他才拉住他的,竟然好心當成驢肝肺,真是看不下去了,說道,“我們還是商量一下怎麼引那群人出來好了,我可不想和你打架。”

“你不能參加!”蝶飛氣惱的說道。

“為什麼?”

“你不是安全局的人!”

林浩嘻嘻一笑,道,“還好我帶著證件,你看看這是什麼?”從口袋里掏出蝶舞給自己的證件在蝶飛眼前晃了晃。

蝶飛接過證件看了一眼臉色就變了,因為林浩的證件竟然是安全局特級人員才有的,加有T字符號的證件。

“依依,他是什麼時候加入的?”蝶飛疑惑的問道。

蝶舞瞪了一邊得意的林浩,說道,“我們還是商量一下明天的行動吧。”沒有解釋林浩加入的時間和原因,蝶飛知道這種事情是不能說的,自己剛才也是一時嘴快才問了出來的。

三天後,H市的天云機場。

林浩在大廳里的一個角落,傳音對一旁的蝶舞說道,“已經被跟上了,一共六個人。三天的辛苦沒有白費,按計劃進行吧。”

兩人起身走出大廳,上了蝶飛搞來的汽車,蝶舞說道,“走,他們已經著急了,肯定要在路上行動。”

蝶飛開著車子不快不慢的在路上行使著,不一會兒後面就有輛白色寶馬呼嘯而過,在經過他們的車的時候,林浩和蝶舞感到了一絲微弱的殺氣,兩人對視一笑。

果然,在不久後他們的車就被橫擋在路上的寶馬攔住了,路的兩邊沒有任何人,時間和地點挑的都非常的准確,這個時候這段路上幾乎見不到汽車。

從車上飛奔而來了四人,蝶舞和林浩一眼就認出了上次在商場跑掉的那個會忍術的日本人。

“你一定要小心了。”蝶舞關心的看了林浩一眼和蝶飛下車迎了上去。

林浩露出了個自信的笑容。

蝶舞在四人就要靠近的時候,玉手輕揮一串紙牌電般滑出,在內力的控制下長龍一樣向上次從她手下跑了的日本人卷去。

蝶飛上前抖出鋼針,一下攔住了三人,使出殺招,針針都刺向對方要害。

十招過後,三人中武功最弱的一個被蝶飛的鋼針穿喉而過,身體倒在了地上,喉管處血液如細泉般噴的老高。

雖然殺了一人,卻被另外一人的薄刀在後背上劃上了一刀,痛得蝶飛直咬牙,大吼一聲把功力提到了極限,鋼針的速度比剛才快了一倍。

這時那個日本男子,已經背蝶舞打的毫無招架之力,身上到處都是血跡淋淋,是被周圍滿天旋飛的紙牌‘照顧’的結果。

這次蝶舞一上來就用了招‘滿天蝶飛’將他圍在了中間,怎麼都沖不出去,防不勝防的紙牌一會兒功夫就把他打的筋疲力盡,每次旋飛而過都會在他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槽。

“OK!”蝶舞耳邊穿來了林浩的傳音,立即雙手翻飛。

日本男子正在躲又一輪的攻擊時,一張黑桃A從飛舞的紙牌中閃電飛出,滑過了他的喉嚨,鮮血隨著紙牌的痕跡噴出。

蝶舞一個美妙的翻身,飛旋的紙牌向突然出現的從車上抓下林浩的一人飛去。

被抗在肩膀上的林浩不停的叫嚷著救命,隨後就被來人在身上點了一下,停止了發聲。

來人躲過蝶舞的紙牌,飛快的竄上了後面的馳來的汽車,對著准備追來的蝶舞扔了顆手雷。

在爆炸過後,蝶舞擔憂的望了一眼遠去的汽車,喃喃的說道,“你一定不要有事!”轉身看到身上掛了幾道傷痕的蝶飛正關心的看著她,身邊躺著三具尸體。

一切都在三分中不到的時間內結束,遠處隱隱看到使來的汽車。

“依依,你沒事吧?”蝶飛上前問道。

蝶舞巧妙的躲開蝶飛准備扶自己的手,說道,“我沒事,我們快走吧,被人看見就麻煩了。”

蝶飛快速的將地上的四具尸體扔進了寶馬車里,從口袋里拿出了個東西粘在了車上,然後和蝶舞上車加速離開了。

“轟!”

寶馬被炸的四分五裂。




上篇:第四卷 第七章 玉人療毒    下篇:第四卷 第九章 簡單任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